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余晓欣

72浏览    1参与
白白胖胖陸春紅

【癲兜招辛魚】一人之境(上)

【癲兜招辛魚】

年前寫的,在這裏補個檔

剪完片的無聊腦洞

這章是蔡演員個人向,角色群像,沒有cp上線

下章cp大亂燉(也可以燉別的

註:有些原著設定由劇情需要可能有變動,OOC我的,美好是姐姐和她的角色們的。

。。。。。。。。。。。。。。。。。。。。。


1.

招喜悅退出了重案組。


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是貪生怕死——太多太多的離別,所以她面對死亡從來不懼怯——只是任務裏的一場小意外,讓她再也無法執行職務。


畢竟誰都沒有聽說過,一個半身不遂的警察還可以在大馬路上奔跑著追捕重犯的。


真是挺丟臉的,半包白粉都...

【癲兜招辛魚】

年前寫的,在這裏補個檔

剪完片的無聊腦洞

這章是蔡演員個人向,角色群像,沒有cp上線

下章cp大亂燉(也可以燉別的

註:有些原著設定由劇情需要可能有變動,OOC我的,美好是姐姐和她的角色們的。

。。。。。。。。。。。。。。。。。。。。。

 

1.

招喜悅退出了重案組。

 

沒有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是貪生怕死——太多太多的離別,所以她面對死亡從來不懼怯——只是任務裏的一場小意外,讓她再也無法執行職務。

 

畢竟誰都沒有聽說過,一個半身不遂的警察還可以在大馬路上奔跑著追捕重犯的。

 

真是挺丟臉的,半包白粉都弄不死她鐵血女探員,誰知道原來一顆小小的子彈就能把她打癱了。

 

招喜悅拒絕了上司要調她到文職部門的提議,安心地離開了警隊;她想,也許是她的正義任務完成了,接下來,她終於可以為自己名字裏帶的使命活活。

 

程sir最後看她的眼神始終有些放不下,不知道是不是在透過她在看許多年前的自己。

 

但她沒有多想,她生疏地推著輪椅轉身離開載滿回憶的西九龍總局,拿著補償金在離西九龍很遠很遠的大澳開了家咖啡店。

 

離島的租金要便宜不少,除了她出入小島有些不方便,她對一切都尚算滿意;咖啡店就在對著海的一面的最盡頭,有時熱鬧有時冷清,生意不好也不差。

 

招喜悅沒有自怨自艾,對生活還很有熱枕,彷彿習慣了命運的毒打。她每天都會在咖啡店的小窗框旁邊放一束小雛菊,紫色藍色黃色天天地去換,但她最喜歡的還是白色的雛菊。

 

門口搖曳的風鈴聲和大澳的海水咸味奇妙地融合,時代和自然的肆意交流,配上咖啡頗讓人傾向於回憶往事和過去的歲月,但她始終不想再戴起那條刻了兩個字母的手繩。

 

好多好多的客人來來往往,但招喜悅想,這世上大概不會再有第二個像他一樣的人。

 

子彈帶來的傷痛一直灼熱,金屬曾經穿過脊椎的感覺實在不好受。這種時候,她會推著輪椅坐到窗前,任由或月亮或陽光或雨點灑在她的臉上,整個人看來通透。

 

但她腦子卻沒有人那麼清楚,她會糾結,糾結他死去的時候,是不是也這般痛苦。

 

還是也像她一樣,左胸口的傷口更痛呢。

 

招喜悅不願多想,對於她這個剛過完小前半生的人來說,似乎是想想要怎麼過好下半生更重要——她雖然一切都好,但總有一些事情,是老天爺鐵定了心腸要為難她這個等於沒有腿的小姑娘的,例如將上百磅重的咖啡豆放到比人高的架子上,例如去掉天花板角落的蜘蛛網。

 

歎了口氣,她刪掉筆電裏的草稿,手寫了一張招聘啟示,也不到處貼貼,就寫了一張貼在本來就不太顯眼的店面的門玻璃上。

 

該發現的人總會發現的,需要的人會找到同樣有需要的人。

 

 

 

2.

招喜悅的咖啡店其實真的不太賺錢,所以她薪酬開得不高,卻不曾想,找上門來的人並沒有讓她等太久,幾天後就在一個雨天裏帶著濕潤的水汽推響了風鈴。

 

來人蓄著一頭灰色的短髮,看著挺時尚的,就是那雙琥珀色眼睛裏的心事重重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黯淡無光。招喜悅對窺探別人的心事沒有興趣,她和她交換了姓名,灰頭髮的女孩說她叫竇亞希,招喜悅說喜歡她這個充滿希望的名字,竇亞希甜甜地笑道她也喜歡喜悅。

 

招喜悅對員工沒有太多要求,四肢健全光明磊落就可以,所以她們的見面比起面試更像是一場午後的閒聊;帶著泥土氣味的空氣縈迴進鼻腔,招喜悅沒有問竇亞希為什麼要停掉警察的工作來到鄉下賣咖啡,竇亞希沒有問招喜悅為什麼寧願在這麼角落的位置也要對著海。

 

竇亞希的語速挺快的,能聽出來她非常機靈。她端了一杯熱咖啡給招喜悅,自然地蹲下來抬起頭看她——僅這個動作招喜悅就能肯定這個女孩子不會有壞心眼兒,至少心腸不好的人不會有那麼純粹的眼神。

 

「我不需要工資,」竇亞希抿了抿唇,看起來有些緊張。「但是我⋯我現在沒有地方去⋯」

 

「那就住下來吧,如果你想,當是自己家就好。」招喜悅也不笨,接過話安靜地對她笑,恒久的雨聲在背景裏為這句承諾打上金色的火漆。

 

她們最後的決定是,招喜悅堅持只扣除竇亞希薪水的一小部分作為租金,雖然引起了新員工的小小罪惡感。

 

「⋯⋯總不能讓你當義工。」招喜悅這麼說。

 

而且她也能感覺到,竇亞希的罪惡感不是由她而起的,不是對她這個老闆的不好意思,是更深層的愧對和內疚——不知道是對誰的,總之竇亞希似乎是更想懲罰自己。

 

招喜悅一笑置之,她更在意竇亞希會不會睡不慣她選在客房的硬板床。

 

竇亞希才不嫌棄,她說她可是當兵的料。

 

竇亞希是個很會逗別人開心的女孩子,漂亮的笑容和可愛的肢體動作經常讓客人乃至招喜悅都感覺到一股無來由的幸福感,看著她嘴角就會自然地上揚。 

 

如果忽略掉她努力哄別人笑了之後眼裏偶爾閃過的苦澀,招喜悅真是覺得人們喊阿兜阿兜時的尾音都應該是甜出蜜來的笑意。

 

所以,多了一個人的日子除了多了快樂,也還是一成不變。綣成一團入睡的招喜悅晚上還是會做夢,夢裏有漫空氣都在飄揚的白色粉末混著血,有幽暗密閉的可怕空間,有規律的三連聲敲擊,子彈到處飛的戰壕後躲著一個面容模糊的身影。

 

一夢華胥的故事誰都聽說過,每每到這個時候,她就會醒來,看著空無一人的簡陋房間思考,要是他真的知道要躲起來多好。

 

扭頭就是大海,轉眼就是天亮,大澳就是這一點好。聽見清晨開始逐漸喧鬧的離島市集,招喜悅的心慢慢平靜下來,然後在窗邊看見遠遠坐在海岸邊的一顆灰腦袋。

 

灰頭髮的女孩子就靜靜地靠著冰冷的鐵欄杆,一個海浪就能拍走那般脆弱。

 

招喜悅知道,竇亞希心中可能也藏著旁人無法觸及的東西,或人或事,讓她在給小雛菊澆水時皺緊了眉,讓她在泡咖啡時嗅著苦味就落下眼淚。

 

——竇亞希就像一尾迷失在北冰洋的灰海豚。

 

多了一個人的帳目竟然也出奇地沒有太多變化,這證明是生意變好了。關店後在整理帳目的招喜悅睜大了眼睛,看向角落在看書的竇亞希,感歎甜美的服務生果然還是非常重要的。

 

竇亞希也抬起頭來看招喜悅,她眼睛掃過她坐著的輪椅上,想起一個故人,但那人可不像招喜悅那樣終日帶著溫柔的笑。

 

招喜悅似乎是個很柔軟很柔軟的人,她總是笑著,不是像她名字那樣是喜悅的笑,但不是勉強擠出來的,她笑得很舒心,活得很豁然——這點從招喜悅放在店裏的書也能看出來,一頁頁略微泛黃的啞粉紙上印刷著『星星』、『海灘』和『暖洋』等等的字眼,還有好多好多,字字都能勾起竇亞希去幻想最浪漫的遠航。

 

字字也都提醒著她如何親手砸碎了這個她與別人共同編織的夢想,那個如暖洋一般的人。

 

有時候竇亞希也會難以抑制類似思念一般的情感,比如就在這一刻,她終於向招喜悅開口問,「阿招?」

 

她用別人稱呼自己的方式來喊招喜悅,後者不覺得彆扭,甚至有點親切。「嗯哼?」

 

「你的腿。」

 

竇亞希在招喜悅的客房看過了許多,似乎是主人不想看見又捨不得丟棄的東西被全都被一股腦兒地塞到了原來沒人的角落。所以她也知道了許多:比如照片裏的招喜悅是站著的,比如她胸口掛著警員證,又比如她旁邊站著一個偷偷在看她的男警官。

 

招喜悅沉默了一下,她看向竇亞希的頭頂,彷彿要被她小小的髮旋卷進旋渦。竇亞希好像看懂了她的意思,過去蹲到她身前,招喜悅立刻就被逗笑了,笑著輕輕拍了拍送上門來的灰腦袋。

 

她笑著將人拉起來,看見竇亞希坐下來,才擦了擦眼角不知道是不是笑得太用力而流出來的半顆眼淚,開口:「與持槍匪徒對峙駁火——因公受傷,那是用來寫在file上交給上頭的解釋。」

 

「⋯⋯我當時走神了。」招喜悅低下了頭,竇亞希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總是柔柔的聲音此刻聽起來有些悶悶的。

 

「你在想那個男警官?」

 

「Matt,他的名字是Matt。」

 

招喜悅的語氣突然嚴肅了起來。

 

「我們從很小的時候就在一起,他到哪裏我要跟著,他考警察我就考警察,他當Handler我就當他的UC,他怎麼說我都還是要黏著,我反正就挺像怨靈了。」

 

竇亞希碎了碎嘴,說沒有那麼好看的怨靈。

 

「在NB那段時間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因為我知道他就在那裏。」招喜悅笑了笑,接著說:「我們每次的meeting他都不太理我,但是會給我帶他泡的咖啡,很難喝,我都會笑他,笑著笑著任務就好像變得沒有那麼可怕了。」

 

竇亞希垂下了眼,她知道毒品調查科的臥底行動不是她說的那樣輕描淡寫,至少泡咖啡要簡單得多。

 

「我追著他跑好久好久,一直都沒結果。本來都放棄了,誰知道他突然就說他也喜歡我。」

 

竇亞希愣了下,想起來她在客房看見的那張照片,那個男人眼裏的牽掛眷戀,豈止是一句喜歡可以概括的;但她沒有打斷招喜悅,依舊安靜當個聆聽者。

 

不過招喜悅似乎也不想再多說,她直接將故事拉到結局:「然後他死了,被脫逃的target行刑式槍斃。」

 

她自嘲地笑了笑。「——我不想這樣,但大概是我的PTSD又犯了。每次聽到槍聲我都忍不住去想,要是我知道結果是這樣,我那時候一定不會放手,我不會讓他去。」她攤開手掌,彷彿陷入了某種回憶裏。

 

「但Matt會去的,就算他知道,他也會去;」她頓了幾秒,「⋯⋯因為他是個好警察。」

 

雖然如此,但竇亞希從這句裏聽出來了好多她聽不懂的東西。

 

不捨,責怪,怨懟,感慨,愛。

 

「⋯⋯我很抱歉。」竇亞希艱難地回答,哽在喉頭的刺痛讓她幾乎要吐出來。

 

這份正義感到底給她們帶來了什麼。

 

「沒關係,都過去了。」招喜悅又揚起溫和的笑容,她推著輪椅退到櫃子前,拒絕了竇亞希的幫助,自己掂著將帳本放回櫃子。

 

「阿兜,沒有什麼是過不去的。」

 

關掉不停收到信息的手機,竇亞希覺得,招喜悅回房間之前最後這句話意有所指。

 

像是在對她說的。

 

 

 

 

 

3.

『呯——』

 

又是一天快關門的黃昏,一聲不小的悶響驚醒了拍烏蠅拍到快要睡著的兩個人。

 

竇亞希連忙蹬著腳步去到門口,看見一個人影在門外靠著玻璃倒下了坐在地上,模糊間也能看見她的高級洋裝被泥土蹭花了,這人身上戴的手上拿的全都是和這條小漁村格格不入的奢華。

 

竇亞希只愣了一小會兒,很快就反應過來,打開門先把人扶進來,和放心不下也出來看看的招喜悅撞上視線,兩人對看一眼,最後一個站著一個坐著也一人一邊將滿身酒氣的女人搬到了後廳的沙發上。

 

不太在意女人嘴裏一直唸叨的幾個詞,招喜悅去廚房給她倒溫水,留下竇亞希一個人陪她。

 

「你怎樣喝得這麼醉?」竇亞希忍不住好奇地問,她撥開女人額前的頭髮——這個女人可是她見過最好看的醉婦了——就算是如此這般,端莊大方的妝容仍然牢固地貼在美艷的五官上,認真勾勒的紅唇甚至沒有花。

 

還在研究女人的妝容,她卻突然跳起來推了竇亞希幾下,口齒不清地罵道:「你現在知道管我了?早幹嘛去了?你怎麼哪裡都不在?哪裡都找不到你!」

 

但在竇亞希因為被她推得差點要倒下之前,女人又緊緊地抱住了竇亞希,彷彿很擔心她真的會跌倒一樣,醉得矇矇矓矓的眼睛竟然還能載滿擔憂。

 

女人抱住竇亞希的脖子,本來惡狠狠的凌厲眼神軟化下來,眼睫依戀又悲傷。她小聲地在竇亞希耳邊又來了句,「⋯⋯盲俠對不起。」

 

竇亞希被她耍得徹底沒了脾氣。

 

她僵硬地將女人掄開,拿著溫水出來的招喜悅見她怎麼巴也巴不下女人抱住她的手,笑道:「你就讓她抱一下吧,她力氣可大了。」

 

竇亞希最後洩氣地跟着女人一起坐到沙發上,任她抱著的同時嗅到了招喜悅話裏的線索,「她之前來過?」

 

「我認識她喔,」招喜悅雙手放在肩上托着下巴,神情看起來有點得意,「你搞情報的可能不知道,我搞重案的可是經常都能看見她。Deanie Chiu呀,舌燦蓮花趙大狀,出了名的死的都能讓她說活了。」

 

律師啊。

 

竇亞希眨眨眼,她想,那她們執法部門和司法人員現在濟濟一堂真是衰埋一堆了。

 

她聽說過趙正妹,不過那時候她應該還不是律師,她只記得道上的人提過癲姐這個名字。

 

她看了看女人的眉角,上面沒有她聽說過的刀疤。

 

「她常常這樣?」

 

「偶爾一次吧,她應該也挺忙的,不過她和你一樣。」

 

「我?」

 

「嗯,」招喜悅點頭,「她也喜歡看海,坐在岸邊看。」

 

竇亞希臉紅了紅。

 

「——不過她比你厲害一點,」招喜悅把趙正妹翻過來,小心翼翼地扳開一點點她巴住竇亞希的手,騰出位置來給她喂水,「她會出海,有時候在那裏租條小船。」

 

收起杯子,招喜悅指向了碼頭方向。然後,她的手指又動了動,指到碼頭旁邊的小棚子上,「她以前好像常常來,那間餐廳的老闆和老闆娘也認識她,每次見到她都很開心。」

 

竇亞希沒有回答,不知道是在發呆還是在思考。直到咖啡廳老闆娘宣佈今晚要讓趙律師和竇警官一起睡她才回過神來,然而招喜悅早已經鎖好門窗拉好閘門,轉過身就回了房間。

 

就沒見她兩個輪子跑得那麼快過。

 

竇亞希低頭見醉醺醺滿臉通紅的美女律師還死死地抱著她,心想她們兩個要不要一起睡沙發算了。

 

還有覺得那個叫盲俠的傢伙真是多少有點不知好歹。

 

第二天趙正妹早早就醒了,竇亞希醒來的時候懷裏已經空了,一睜開眼睛就看見紅唇烈焰的律政女郎坐得直直地背對著她,早就整理好儀容,渾身都散發着要興師問罪的氣息。

 

招喜悅恬靜的笑容還是不變,她這次從廚房端來的是熱咖啡。將杯子放到律師面前,看熱鬧不嫌事大地說:「我和阿兜說過的了,讓你們回房間睡覺,誰知道她還是抱著你睡沙發。」

 

竇亞希揉揉眼睛,好傢伙,小輪椅還有兩副面孔。

 

趙正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回頭瞧了竇亞希一眼,後者被她冷艷的眼神看得正襟危坐,下意識地準備好被銀舌頭教訓,她卻又回過頭去,冷著臉一言不發地喝咖啡。

 

她看起來已經沒有了昨晚那個可憐又脆弱的樣子,就是個女強人,比她們都強多了的那種。

 

「那麼酷。」招喜悅撅起嘴嘟嚷著,她悄悄往律師剛放下的咖啡裏倒她自己煮的楓糖,換來一記眼刀,她不怕,笑嘻嘻地接著說:「不知道誰昨晚上還哭哭來著。」

 

竇亞希想招喜悅肯定是瘋了,幾秒內她連她們兩個人要被埋在哪裏她都想好了,卻聽見傳聞是黑白通吃的律師故作清冷的聲音,「Jill Chiu,你知不知道我一堂律師費就可以買了你整家店?」

 

「哇,你買了我的店不就沒有人給你煮咖啡了嗎?」招喜悅順著趙正妹給的桿子往上爬。「那樣的話我和你都很可憐耶。」

 

「看在大家都姓Chiu的份上就放過她吧。」竇亞希去洗了把臉,也加入了求和大軍。畢竟老闆娘失業,就是她也會失業。

 

趙正妹看了竇亞希一眼,這次溫和了不少。

 

她們也交換了姓名。

 

趙正妹在聽到竇亞希名字的時候頓了頓,招喜悅注意到了,「你認識阿兜嗎?她也是警察,不過和我不同部門的。」

 

「也許是聽說過吧。」趙正妹笑笑,沒有說是在哪裏聽說的。

 

「對了,Deanie,」竇亞希不著痕跡地垂了垂眼睫,扯開話題,「你是不是來找人的?」

 

趙正妹露出不解的眼神。

 

「你昨晚說你找不到他,那個盲⋯⋯」還沒說完就被招喜悅捂住了嘴,老闆娘打斷她們尷尷尬尬的談話,拉著員工回到廚房忙活,說是要準備開門做生意。

 

日一上三竿時間就會過得越來越快,一開門,客人逐漸增多,竇亞希和招喜悅都忙著招待客人,都沒有注意到趙正妹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日月輪轉,過了幾天,琉璃風鈴又在黃昏時段被搖響,招喜悅向門外看過去,正是幾天前不辭而別的趙大狀。

 

除去她拿着的小型行李袋,她的裝束明顯地輕便了很多,看來這次出大澳不是為了買醉和喝咖啡。

 

「歡迎。」竇亞希笑著對她說,彷彿兩人是已經認識多年的好友般熟稔。

 

律師向灰頭髮的女孩回以禮貌的微笑,回頭問老闆娘:「我想放幾天假,你樓上那家民宿還開著嗎?」

 

長髮的老闆娘從抽屜裏拿出了樓上民宿的主人去環遊世界之前交給她的鑰匙,笑得非常開心。

 

——原因很大部分是因為她最近和她的員工在研究菜譜的時候,對一道英國菜都非常感興趣,所以想著既然律師是在英國讀書回來的,那吃一吃當個顧問什麼的應該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的吧。

 

然而在趙正妹第32次拒絕吃仰望星空派之後,招喜悅和竇亞希終於放棄了,最後只是搞了個燴羊內臟和炸鰻魚凍吃吃。

 

律師看著她們露出了嫌棄家裏拉稀的貓的表情。

 

她真的非常嫌棄,但是肚子也是真的餓,其實她們燴羊肚做得也還挺好吃。

 

招喜悅在趙正妹吃下第一口飯之後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關心民生,兩個人看見畫面之後都不約而同地卡了卡痰。

 

竇亞希看向畫面,是法院門前的喧騰,內容大概就是一個大律師又打贏了什麼官司又為民除了什麼害又怎樣維護了公義,那個資深大律師還被親切地稱呼為盲俠。

 

她記得這個稱呼她在誰那裏聽說過。

 

還有上次快要說出來時差點被捂死的窒息感覺。

 

搶過遙控器轉了台,竇亞希說海綿寶寶快要開始了。

 

趙正妹說她幼稚。

 

竇亞希卻收到了招喜悅一個讚賞的眼神。門外,夜幕降臨,月出星沉。

 

趙大狀其實休假也還是很忙,不斷有文件寄過來這裏讓她簽,她也不斷在審視完案件之後打了無數個電話開了無數個線上會議。

 

比起被迫退休剛創業的老闆娘和放自己大假的半桶水服務員,她是真的大忙人,所以沒有人理解她跑來這鳥不生蛋的地方到底是為了逃避什麼。

 

但竇亞希和招喜悅都沒有問。

 

她們都理解,總有一些回憶或現狀,就像腥紅色的瑪姬酒,甜蜜又殘忍,takes a life to even just mention it.

 

 

 

4.

招喜悅很喜歡竇亞希和趙正妹。

 

就算她們兩個的嘴皮子都很厲害,就算她們兩個會為看海綿寶寶還是看新聞吵架,就算她們兩個還會為今天誰該洗碗這件事情展開長達兩個小時的辯論,她還是很喜歡這兩位參與進她破碎人生的客人。

 

但這不代表她還能handle第三個。

 

不過顯然老天爺對沒有腿的小姑娘的考驗還遠遠未結束。

 

第三位參與者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晨間來到的。

 

竇亞希那時候正靠在收銀枱旁邊發呆,看著地板數著地磚,想起了也是一個早上,那個人拿著她為了交功課求來的平安符,他溫柔深情的神情,那明明是她不該毁掉的美好。

 

但是這樣的美好竟然還摻雜了她刻意製造出來的假象。

 

所以風鈴聲響起時,她只來得及草草擦去臉上的眼淚。

 

來人一頭比她長一點的栗色短髮,帶著蒼白的臉色打破界限蹁躚而至——一切都有些詭異,例如她漂亮慘白的臉上卻有艷紅欲滴的唇,例如她如此虛弱的樣子卻有精靈舞蹈一般的腳步。

 

招喜悅推着輪椅出來,拿了包面紙給竇亞希,說廚房的櫥櫃有點髒了,讓她去擦擦。

 

來人只是搬到這裏靜養,聞名過來買些咖啡豆的。

 

招喜悅轉頭去拿,問起她是哪裡來的。

 

「我叫余曉欣。我以前好像是飛虎隊隊員,我頭撞過,記不太清楚了。」栗髮女子說,「除此之外,我還是個被剛commit的男朋友拋棄的可憐蟲,和被醫生宣告死刑的腦梗病人。」

 

「這裏——」余曉欣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表情雲淡風輕,「有塊大大的血塊,醫生說我清不清都要死的。」

 

「我就來這等死啦。」

 

招喜悅停下手上的動作,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只是在很漫長很漫長的一段沉默之後,她又拿出來樓上民宿的備用鑰匙,讓余曉欣考慮考慮搬到這裏來。

 

「——我天天給你泡咖啡喝,免費的喔。」老闆娘非常落力地幫民宿主人宣傳。

 

余曉欣只想了一下,很快就點頭同意了,「也好,這樣我也不用買咖啡豆了,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喝完。」

 

招喜悅一整包1200克的烘焙咖啡原豆塞到余曉欣手裏,說是入住的客人都會送一包。

 

余曉欣愣了愣,在暖和的陽光下洋溢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和道謝。

 

——所以趙正妹不明所以地剛剛開完會就得到了一大包咖啡豆。

 

趙正妹吃了一口Fusilli,批評basil加得太少,順道用叉子在空氣中揚了揚,向余曉欣說:「你前男友可真是個人渣。」

 

「就是,正仆街。」竇亞希附和。

 

余曉欣本來想忍住,最後也沒有忍住,嘴角抽了抽,算是在笑。

 

這兩個小姐妹還挺有趣的。

 

「你的⋯真的治不好了嗎?」招喜悅用叉子攪著盤子裏的面,沒有什麼食慾,她似乎還不能接受很快又會有人離去的事實。

 

「嗯。」余曉欣點點頭,醫生說了,風險太大,拿不拿出來她都是要顱內大出血的,時間問題。

 

所以他竟然就為了這個事情跟她大吵了一架,最後還丟下了她,去找那個她昏迷前明明還應該只是目標的女人,離開時的背影決絕且毫無留戀。

 

她本來的想法就是對的,她不應該對別人抱有任何期望。

 

所有人都會拋棄她的。

 

——竇亞希的感想還是,數數她們現在還有什麼特別執法部門是還沒有集齊的。

 

——而趙正妹當晚也作了一場夢。

 

夢裏一個高瘦的男人用手撫過她的臉,他的手很大,一隻手掌就能覆住她半張臉。她忍不住自己眷念地將臉靠近他的手心,他手背在略過她的唇時停下了——她在那一瞬間,還在習慣性的責怪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做錯了。

 

下一秒,男人就離開了,他穿着黑色的資深大律師袍,戴著假髮,在觀眾的嘩然聲裏指住她的鼻子罵她不是個好律師。

 

她試圖上前解釋,但話都被一陣劇痛梗在喉嚨,有什麼東西正在汩汩往外流。

 

摸了摸脖子,滿手都是滾燙的鮮血。

 

她想求救,但唯一在夢裏聳立的男人只是離她越來越遠,身邊越來越多模糊的或男或女的人影,多得像是天上的繁星。

 

他們之間的距離從來都隔著星河宇宙,和牙齒和疤痕和身份都沒有關係,就是從來沒有縮短過。

 

趙正妹驚醒的時候正是破曉,她想這應該剛好是北冰洋的俄羅斯白鯨躍出水面的時分。

 

卻不曾想會遇見了靠在窗旁的灰海豚。

 

「你是太早醒,還是沒有睡?」趙正妹沒有控制住自己問了這個老掉牙的問題。

 

「你做惡夢了?」竇亞希很不給面子都不打算回答她,她看見趙正妹滿額的汗,「我給你倒杯水。」

 

「竇亞希,你不打算說說嗎?」

 

趙正妹在身後叫住了她,看向她的背影,沉靜地說道:「你和龐浩洋的事。」

 

竇亞希過了很久才轉身回頭,眼眶微紅。「⋯⋯你知道。」

 

「只是聽說過,有個臥底將他賣了。」趙正妹自己動身去廚房倒了杯牛奶,想想給竇亞希也倒了一杯。「都是我去英國之前的事了。」

 

現在她都畢業了,還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據她經驗來看,龐浩洋差不多也該出來了。

 

果然,竇亞希接過趙正妹手裏的牛奶,喃喃地低語:「他要出來了。」

 

「所以你逃來這裏了?怎麼?你怕他找人追殺你?」

 

竇亞希搖搖頭,「我只是覺得自己沒有資格見他。」

 

之前一直好好的,明明說好了要等他,但日子越近,她就越有實感,她等待了好久終於要面對的早就不是那個美好夢境了——他是一個被她折磨得破碎掉了的水晶玻璃球,滿滿的玻璃碎片將會在他被釋放的那一刻全數捅進她的心臟。

 

⋯⋯但是她怕的不是這個。

 

她怕的是碎掉的水晶球還會不會痛,他會不會割傷自己。

 

「我每次看見他像是在心疼我的眼神,我就覺得我不如他疼。」

 

「噢我的老天——你們為什麼不乾脆去結婚算了。」趙正妹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顯然是被噁心到了。

 

「Deanie。」

 

「嗯?」

 

「文申俠知道嗎?」竇亞希的側臉在清晨第一縷光線下顯得很柔和漂亮,趙正妹看著她出了一會兒神,心想龐浩洋和這個冰洋冰山一般美得透明的女孩子哪哪都不般配,又是那麼契合。

 

這下換趙正妹沉默了,她知道竇亞希不是為了報仇,她應該也只是藉著睡眠不足時莫名的勇氣去戳破了那度脆弱的防線。

 

「他呀,」她坐下緩緩開口,是竇亞希從來沒有聽過的柔軟聲音。「我認識他很多年了,他眼裏只有過Yanice和法律。大家都以為他盲,其實他不瞎,他就是不把人放在眼裏。」

 

「我走錯路了——我一直說服自己我不是為了他去改變的——但我騙不了自己,我做的所有都是為了成為一個更接近他的人。」

 

「我是真的有那麼一瞬間想過,要是我變得像她們一樣,他會不會多看我一眼。」

 

趙正妹沒有妝容的臉很乾淨,像原始森林裏只被麋鹿親吻過的清泉——竇亞希彷彿能透過泉水看見,當年那個極度自卑卻又毅然決然允決了自己所有的愛戀給了那個男人的癲姐。

 

「⋯⋯他沒有。」

 

「我昏迷醒來,他讓我走;我打贏官司,他讓我走;我開律師樓,他直接到處打點讓同行避諱我。」

 

「可是他明明趕過我一次了呀。」

 

竇亞希陷入了思考,這超出了她的理解範圍。

 

「⋯⋯他在躲我。我三個月沒有見到他了。」趙正妹坐在躺椅上突然抬頭,晨光就琳琅地灑進她眼底,亮閃閃的像淚光。「竇亞希,你來告訴我,他知道不知道還重要嗎?」

 

竇亞希當然沒有答案,他們都是在逃避的人罷了。

 

緊緊揣住那個筆劃或簡或繁的名字,逃避藏海花和沙海,只是不願意看見一個曾經溫暖如陽光的故人不復當初天真快樂。

 

也許文申俠也是這樣。

 

 

 

5.

四個人的生活沒什麼不好。

 

從竇亞希和趙正妹一起出門被認為是同性情侶雙雙炸毛,到趙正妹在別人過來搭訕小甜妹時自動自覺直接伸手攔腰抱過來說句:『我的』,這樣的變化只用了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

 

余曉欣抱著爆米花跟在後面冷眼看戲,見慣見熟地後退了幾步,避免別人覺得她是前面那對『情侶』的電燈泡或是第三者,心想招喜悅怎麼不出來一起,至少能來個Double Dating她不至於那麼尷尬。

 

是萬萬的沒想到,剛退幾步,她就和一輛極速開過來的自行車迎面撞上,本來該不是什麼事兒,但一直沒有訴說過的病痛,的確讓她這個前特別任務連隊員反應慢了很多。

 

自行車的反應反而還比較快,車主在距離她幾厘米的地方成功煞停了,余曉欣只是失了平衡往後摔,手裏的爆米花散落一地。

 

虛弱的病人摔跤也是可大可小的,小小的傷口流出來的血還是觸目驚心,尤其是當這個傷口破在臉上的時候。

 

回頭看見的竇亞希和趙正妹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驚得僵在了原地。

 

所以事情還是要靠自行車車主解決。

 

女車主從揹包掏出急救包,細心快速地為余曉欣處理好顴骨處的傷口,非常熟練的樣子。直到包覆好傷口,她提起余曉欣輕飄飄的身體,單薄的重量和生命都讓她皺起眉,她非常抱歉地開口:「對不起,我一時沒注意到你,我帶你去醫院檢查下。」

 

聽見車主大有要負責任的意欲,余曉欣笑著擺擺手,「是我自己不看路。而且這種小傷無所謂的,以後留疤了我再找你算帳吧。」

 

這句話喚回了趙正妹的注意力,她和竇亞希對視了一眼,大概都在想同一個問題。

 

就是余曉欣還能有多久的以後。

 

女車主似乎是個堅定又富有責任感的人,她拒絕了趙正妹她們要把余曉欣接過去的要求,堅持親自將受傷的余曉欣送回了咖啡店裏。

 

正在分切Cheesecake的招喜悅看這浩浩蕩蕩的陣勢,連忙放下長刀出來,再瞧見余曉欣臉上的傷,心簡直就是提到了嗓子眼。

 

「——都是她們,」余曉欣見到靠山就開始肆無忌憚地告狀,指著竇亞希和趙正妹,「顧著拍拖害我被車撞了。」

 

趙正妹想罵人,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竇亞希則嘿嘿嘿地笑了出聲。

 

女車主主動跳出來再一次承認了錯誤,好在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是想賴上她的人,尤其是溫婉嫻熟老闆娘,在聽說緣由之後還把人留下來吃飯了。

 

吃飯的時候,女車主說她名字叫辛凱晴,之前做過PTU和ASU,現在是EOD的拆彈專家。

 

竇亞希一拍手——喲,得了,現在所有特別部門都齊了,這辛凱晴最牛,一個人還佔了仨。

 

「辛仔,那你來這裏做什麼?」招喜悅一邊問一邊挾走余曉欣碗裏的牛肉,第26次提醒她有傷口不能吃牛肉。

 

「啊?」辛凱晴看來也是個直來直往的人,她撓了撓頭,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就真的說不出來什麼。

 

最後,她看了看屋子裏神色各異,卻都帶著同樣悲傷色彩的人,說了句,我來的原因大概就和你們一樣吧。

 

 

 

辛凱晴的答案其實也在夢裏。

 

夢境裏有一場是湖畔又是海灣的爆炸和死亡,浪花濺到身上,她卻寧願波及到身上的是火焰和詛咒。遙遠的水域,吞噬了好多生命。

 

兒時的記憶太痛苦,她不想回憶,除了塊裝巧克力的那一點點甜。

 

那個名叫山丘的男人眼裏種滿了向日葵,葵花從來只是自顧自地向日傾,所以註定了她和他之間的沉默,有的全都是沒有說出口的愛。

 

他要結婚了,新娘不是她。

 

她靈魂的歸途不能是張景山。

 

 

 

——余曉欣做的夢裏沒有花也沒有安穩,有的只是無止境的爭吵和絕望。

 

醫院的角落裏,名字有快樂的人明明上一秒還握住她的手,下一秒卻鬆開,飛快地攔截住路過的醫生,瘋了一般地紅了眼睛。「醫生,沒有別的方法可以救她嗎?」

 

醫生搖頭,余曉欣懸著的心又墜入了深淵。

 

這個答案聽過了多少次,多少次都還是能讓人失望。

 

她開始倦怠了這種感覺。

 

高子樂不是個容易放棄的人,這一點體現在了他逼她嘗試所有治療方案的堅持上。但她其實好累好累了,她確實堅信他們沒有為此爭鬥下去的必要。

 

所以他們兩個的分歧是在所難免的。

 

高子樂終於推開了她,留下一句:「余曉欣,我真是受夠你了。」

 

是啊,余曉欣很同意,她也快受夠她自己了。

 

可是能怎麼辦呢?她習慣了逃避。

 

沒有期待就不會失望。綵排過失望,就不會真的失望。為什麼他不懂。

 

這樣也好。等到她真的要走時,他也不至於太難受。

 

 

 

第二天起來時,余曉欣陪著竇亞希一起和常來的熟客聊天,臉色紅潤了些光澤,空氣中的微塵在她眼睫前浮泛,泛起一種脫世的美感。

 

——她看起來明明不像個生命快到盡頭的人啊。又來到咖啡廳拜訪的辛凱晴這麼想。

 

招喜悅端出新菜色讓大家嘗嘗,順道打了無數個內線電話催促樓上的大律師下來合合群,她看向窗外的船、海和青山,希望好天氣和陽光能繼續天天和群山回響。

 

要是能一直這樣下去,那該多好。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