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余污

16.7万浏览    602参与
城南烟胧
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就做起摘抄来了...

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就做起摘抄来了……

果然肉老师就是肉老师

我也想有个像肉包这样的老师呜呜呜我好爱啊

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就做起摘抄来了……

果然肉老师就是肉老师

我也想有个像肉包这样的老师呜呜呜我好爱啊

怀皌
茫儿~❤ ——“回家吧。”

茫儿~❤

——“回家吧。”

茫儿~❤

——“回家吧。”

两泪

【熄茫】初雪

为了证明窝是个甜文选手👈

狂摸熄茫无脑甜


     “长老——!” 


      “清光长老他他他——” 


      “掉水里去啦——!” 


      屋外寒风啸叫,半染霜花半挟风尘浸透了霭霭寰宇,极目远望,一片银装素裹,澄澈远阔。...

为了证明窝是个甜文选手👈

狂摸熄茫无脑甜



 



     “长老——!” 



      “清光长老他他他——” 



      “掉水里去啦——!” 




 

 

      屋外寒风啸叫,半染霜花半挟风尘浸透了霭霭寰宇,极目远望,一片银装素裹,澄澈远阔。 

 


       屋内温暖如春,半人高的壁炉正心潮澎湃地跳跃着橘黄的火舌,浮动的火光潋滟一面墙,映在扇风的慕容怜的阴沉的脸上。 

 


        慕容怜扇风的动作飞快,将火焰摇得绰绰约约噼啪作响;而身后叠的犹如粽子的棉被里忽地钻出一个人头来,一双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他,却猝不及防,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啊嚏——!!!” 

 

 


      慕容怜听见更是烦躁地啧了一声,气堵在胸腔里头,终究还是憋不住,不免有些气急败坏地拿蒲扇去连连敲他的头: 

 


       “大冬天的你去下什么水,啊?本来身子就没好,要不是墨熄赶到及时,你这条小贱命,怕是早下去见阎王爷了!” 

 


       顾茫瘪了瘪嘴,虽冻得小脸苍白,却还是笑得没心没肺的模样:“唉知道错了,再说我哪知道那湖面的冰那么薄啊……” 

 


       闻言,慕容怜一双刻薄三白眼里的神色更是骇人,硬是把神坛落汤鸡吓得噤了声,只弱弱地叫了声:“怜弟……” 

 


       慕容怜咧了咧嘴:“干什么?” 

 


     “你太凶了,以后这样是找不着媳妇的。”顾茫一本正经地说道。 

 


       慕容怜:“…………”



       ……这短命鬼! 

 


       慕容怜被他气得面色涨红,张张嘴正欲骂个一两句,身后木门却一声轻响,有人来了。 

 


        墨熄端着一盅药,苦涩的味道隔着白瓷的碗似乎都闻得出来,顾茫眉头皱了皱,忙往里头缩了缩,隆起一团。 

 


       墨熄不做言语,只是淡淡地瞥了慕容怜,慕容怜当然也不会愿意留在这儿做发光体,狠狠地瞪了顾茫一眼,搁下蒲扇,骂骂咧咧地就推门远去。 

 


     “怜弟慢走——” 

 


     墨熄:“……他骂谁?” 


 

      顾茫笑着耸肩。 

 


    墨熄也不追究,他将碗搁在炉前,坐在床边,一双浓黑深邃的眼眸看着他:“先把药喝了再睡。” 

 


      顾茫露出头来,对着药盅溢出的苦味充满抗拒,他只是为难地憋憋嘴,将脸埋进棉被:“闻着味儿就觉得苦。” 

 


       墨熄垂下纤长的睫毛,滞了一瞬,便不由分说地伸出手臂将顾茫一下捞出半个身子,将一脸震惊的他捞到自己身边,试图让他不那么冷,一面声音低沉:“良药苦口,喝下去了身体就不会这么冷了。” 

 


        顾茫对着墨熄这不会哄情人的正直方刚再次无言以对,而墨熄更是已将药碗凑在他面前,苦味儿和着氤氲的水汽扑面而来。



        顾茫只得皱皱鼻子闭上眼睛,舌尖触上棕色的药汁,闷声仰头,一饮而尽。 

 


        “咳咳咳——”苦味猝不及防地呛进肺腑,一下就遏制不住地开始用力呛咳,呛得泪都翻出花儿来。 

 


       墨熄也没料到顾茫一鼓作气之势如此迅猛,忙蹙了眉,一双大手覆上他的背,一下一下地给他顺着气,待他顺好气了,才将一双关切的眼眸放在了他泛着绯红的脸:“可还好?” 

 


       顾茫连连摆手,眉眼下意识挑开一点郎朗笑意:“没事没事。” 

 


        墨熄又盯了他一会儿,见果真是没事了,又将被褥严严实实地裹了上去,将顾茫揉进棉被: 

 


      “早些睡,着了寒先修养个两三天,学宫里的事,我先代你看着。” 

 


      顾茫探出头,墨熄眼神不自觉柔软一片,伸手去揉了揉他的脸:“睡吧,我等你睡着。” 

 


      “墨师弟,外头下雪了?” 

 


       墨熄抬头,向结着霜花的窗外望去:“嗯,早上就下了,倒也意外,本以为会晚个几天……” 

 


        话音未落,就听顾茫忽而幽幽地叹了口气:“唉——” 

 


        墨熄不明所以:“怎么了?” 

 


        “本想着还能共赏重逢后的第一场雪呢。”顾茫面露惋惜,翻了个身,“身子真是不争气。” 

 


墨熄看他同自己怄气的模样,心里被戳了下,嘴角皆染了暖意。 

 


“无妨。” 

 


“我们还有很多场这样的冬雪。” 

 




end

以后熄茫这俩就是我的小甜饼啦俺绝对不虐他俩


余生寄江海

木逢春(一)

因为做梦梦到了小晚宁所以巨无敌想写1555551白面团子可太可爱了awsl,借了余污的设定并且有余污剧组人物出没(打tag警告)

成仙设定,瞎几把写剧情ooc警告。

沉棠:孩大留不住jpg.

墨燃:有些人,刚出场就要便当/恰烟


『一』

慧光元君沉棠偶然间在神农遗迹得了一截海棠灵木。

小海棠枝似是因缺水显得颓靡枯槁,却又突然在沉棠的掌心里抻出了一节幼嫩的新叶,并用薄薄的叶勾住了沉棠的指尖。

“你倒是有灵气。”​沉棠温和的笑着,用指腹细细的抹去了灵木上的浮灰,“那我恐是不能拂了你的意了。”

于是沉棠召来本命剑,带着这枝碰瓷成功的小海棠走上了前往九重天宫的路。...

因为做梦梦到了小晚宁所以巨无敌想写1555551白面团子可太可爱了awsl,借了余污的设定并且有余污剧组人物出没(打tag警告)

成仙设定,瞎几把写剧情ooc警告。

沉棠:孩大留不住jpg.

墨燃:有些人,刚出场就要便当/恰烟






『一』

慧光元君沉棠偶然间在神农遗迹得了一截海棠灵木。

小海棠枝似是因缺水显得颓靡枯槁,却又突然在沉棠的掌心里抻出了一节幼嫩的新叶,并用薄薄的叶勾住了沉棠的指尖。

“你倒是有灵气。”​沉棠温和的笑着,用指腹细细的抹去了灵木上的浮灰,“那我恐是不能拂了你的意了。”

于是沉棠召来本命剑,带着这枝碰瓷成功的小海棠走上了前往九重天宫的路。





沉棠是九天上众仙的教化之尊,每日事务繁杂,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会抽出时间来陪这海棠说说话,心情好的时候更会召来一把有年头的古琴弹出悠扬的曲,清幽的弦音飘向九天十地的任一角落,令人心旷神怡。

海棠木在这日复一日的灵力滋养和沉棠的爱护下茁壮成长,逐渐地长成了一棵小树,小小的花苞躲在层层叠叠的叶片之下——竟是马上要开花了。

沉棠清楚,这是它化形的预兆。

“你这个小家伙,可不要让我等的太久了。”沉棠戳戳海棠树,“要好好吸收天地灵气,不能只贪着我的琴了。”

海棠树的叶子随即就扑梭梭地掉了几片,像是在证明自己听见了。

“好了好了,再掉叶子化形就要变成小和尚了。”

小海棠这次连枝干都在晃动,看样子是生气了。

沉棠安抚了一会儿躁动的海棠树,随即就去处理仙魔之间的一个大麻烦:最近升上天宫来的、一个仙魔混血的“仙” 。





仙君名叫墨燃,是当年一位女仙下凡时与蝶骨美人席生下的孩子。

这墨燃同样是名蝶骨美人席,但他却是和当年的化碧仙君宋星移一般的特殊美人席,自身能力极为强悍,只是在身份的问题上吃了不少亏。扪心自问,沉棠自是不愿将这等人才拱手让与魔界,且墨燃心性纯良,并无魔族恶癖。奈何持相反态度的仙人众多……以致连封号都未能定下。

糟心的事太多,照料海棠神木的时间就被大幅度缩减,没有办法,沉棠只得唤醒了一抹附着在无数机甲卷轴上的澄澈魂灵来替自己守候小海棠——最起码安全和教育得到了双重保障。

那魂灵已经记不清自己姓甚名谁,冷冰冰的不大好相与,和他完全是两个类型,这是沉棠从海棠树的反应上解读出来的。

真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小孩子啊,一直长在甜蜜罐里也不大好,沉棠这样想着,手里还编着一根给海棠的祈福链。

只望,一切顺遂。





只是众仙对于墨燃的偏见依旧无止无休,沉棠蹙眉,墨燃自己可能不在意,但他却不能坐视不理。

沉棠踏日月而来,身上拢着一层薄辉,气质一改往日的温和儒雅变得有些锐利,葱白的手还攥着一把戒尺——泛着血色,怕是刚训诫了几个不识好歹的仙。

作为教化之尊,沉棠有权处理任何一个言行不当的仙,固然没人敢讲沉棠的毛病,哪怕那是为了给墨燃出头。众仙瑟缩,再无翘脖子挑墨燃刺的念头,这样一来,浮于表面的流言蜚语暂时安定了下来。

可只有沉棠知道,他哪是教训了几个仙,分明是挑出了几个真正的魔!

事关重大,沉棠立即禀告仙帝,却意外得知仙帝准备对魔界出兵的消息。

……

沉棠总觉得事情有些许不对劲,但却找不出问题所在。

墨燃确有拉拢的价值,但不论是否以他为名义宣战,都显得别有用心且站不住脚,更何况……

他下意识的觉得,仙帝又在下一盘大棋,继续玩着之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戏码。

是他想多了么?还是……

就在他缓步离开天帝宫时,倏地听到一声巨响,混着无数仙人的哀鸣消湮在天宫的鸿蒙灵气中,无数模样诡异的精怪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黑乎乎的精怪密密麻麻的覆盖着不远处金碧辉煌的宫殿群。沉棠召出佩剑,剑指东南方,浑厚的剑意倾泻而出,几名隐藏在精怪之中的巫师瞬间化为齑粉。

从惊噩中清醒的仙人们也逐渐加入了战局,局势顷刻间逆转,突然出现的精怪好似开了神智又如潮水般退离,集体朝着某一方向涌去……

不对,那个方向是……墨燃的居所?!

同样意识到的仙人们迟疑了一瞬,但再思索是墨燃遭此劫难后便再无回援之心,刚想离去,就再听到一声清脆的“喀”,一名女仙就被一只极小的精怪夺走了修为——是“噬”,一种见人夺命见仙夺力的魔界物种,但已绝迹多年。

“啊啊啊啊啊啊——”那女仙刺耳的尖叫声凌迟着一众的耳朵,更令人吃惊的是,她竟从内部逐渐被妖物啃噬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一枚无灵力波动的灵核静静的掉在云雾上,昭示着这残酷的现实。




接下来的一切,沉棠已经记不起多少了,只知道漫天都是残尸,大量浓烈的妖魔精血味道闻的人头昏脑涨。

破军仙君一剑清出了一条血路,沙哑的声音传至沉棠耳边:“慧光,去找墨燃!”说罢又吐出一口殷红的血。

沉棠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他艰难地在魔物之间掠过,却被早已接近墨燃居所的摇光仙君告知墨燃刚才与一名魔族缠斗,现已不知所踪。

摇光抹去脸上的血迹,“那魔族参与过百年前的入侵!我们一同去找!”说罢召出自己的神武,暂时地隐去了他们的身形。

沉棠大范围的散开自己的神识,心中不详的预感愈发浓烈——

……

怎、会、这、样???!!

沉棠猛地用力握住佩剑剑柄,带着摇光冲向了他栽种海棠的禁地。




让沉棠焦心不已的海棠眼下正在化形,海棠精白皙的小手被一只伤痕累累的手包住,不断被输送灵力加速着化形。

刚刚海棠骤然开花化形,周围灵力波动剧烈,引来了与墨燃相斗的魔族的注意。墨燃升上天界尚早,对魔族认识不深,竟吃了极大的亏,一枚漆黑的铁钉扎入他的胸口,擦心脏而过。

那灵力波动墨燃还是认得的,生怕哪株不世仙草遭此厄运零落成泥——早年间,他确实受过一只草木精怪的恩情,而他还没来得及还清这份因果那草木精怪就因人祸魂魄都难以保全。

可待他追上魔族,发现他居然看着一株将要化形的海棠……愣神?

海棠身侧有大型阵法即将结成的印记,而结印的却是一抹魂魄,那魂魄瞥了墨燃一眼,也将他包裹在结界内。

墨燃会意,先拔掉胸口诡异的钉子,后握住海棠已化成的手,送去了自己的灵力助它化形。

那魔一看到魂灵的模样就如遭雷击,颤抖着手想去碰触,手还未探出多少,便失了力气般垂落。

他连嘴唇也是颤的,样子无措且极端狼狈。

魔族低声呢喃:“你……我不会对他们下手的……”声音带着无尽的讨好。

魂魄下的阵法连魔族都攻破不了,于是魂魄觉得他好像是个傻子,无视之,转身去看海棠的状况。

海棠已化形大半,剩下的躯干同海棠枝干粘连在一处,稚嫩的面庞仿若蘸水的花苞一般灵秀,他正神色无措地盯着那个陌生的、给自己输送灵力的仙。




在海棠的印象里,连最疼爱它的沉棠都未曾给它输送过灵力,而且这样还很痛,它不想化形了。

于是他开始努力抽出自己的手,却被握得更紧更用力。

它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浅淡的水色,好似氤氲着一蓑烟雨,而这双盛放着痛苦的眸子死盯着墨燃,似乎想让他放手。

墨燃皱眉,用另一只手按住胸口,那里的血色蔓延的极快,不过眨眼睛的时间又润透了一大片衣料,手指如同浸在温水里。

今天怕不是要搭在这儿了,墨燃想。

做好事还被人嫌弃的滋味不大好受,墨燃和海棠拉大锯扯皮扯得胸口愈发疼痛,不过显然海棠精也想明白长痛不如短痛这一道理,老实了许多。

海棠单薄的身躯已经从枝干中脱离出来,可唯独一头泼墨长发还扎在层层掩映的棠花深处。墨燃已经没有力气握住它的手,姿势也从半蹲改为坐姿,乍一眼像是海棠搂着疲惫不堪的墨燃并在投怀送抱……




沉棠和摇光仙君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g.host

好时光

(渣文笔,慎点)


  距离望舒宫建立已七年有余,是年初春,南燕回归,莺飞草长。

  新一年的风吹起又吹落,望舒宫离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弟。

  新春又是望舒宫招生的时节,青涩懵懂的孩童幼子们踏入金碧璀璨的学宫,和着清晨的鸟鸣和耀目的晨曦,迎接着由旭风送来的新的开始。

  浮绘着阴阳图的大校场上满是学子,个个都拘谨的四处探瞧,角楼钟声响过十六,迎楼上是宫主和各位长老。

  顾茫笑着看着下方的新入弟子,眉目里满是期许和怜惜。

  入学的规矩和声...

(渣文笔,慎点)

  

  距离望舒宫建立已七年有余,是年初春,南燕回归,莺飞草长。

  新一年的风吹起又吹落,望舒宫离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弟。

  新春又是望舒宫招生的时节,青涩懵懂的孩童幼子们踏入金碧璀璨的学宫,和着清晨的鸟鸣和耀目的晨曦,迎接着由旭风送来的新的开始。

  浮绘着阴阳图的大校场上满是学子,个个都拘谨的四处探瞧,角楼钟声响过十六,迎楼上是宫主和各位长老。

  顾茫笑着看着下方的新入弟子,眉目里满是期许和怜惜。

  入学的规矩和声明都已讲完,接下来是发派服饰安排住寝,长老和宫主们自然而然的下场,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拜师和教学。

  顾茫和墨熄顺着公园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突然在拐角撞到了一名幼童。

  那小娃身上还穿着补丁衣裳,发髻歪歪的搭在脑门上,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轻不重的诶哟一声。

  顾茫惊了一下,生怕自己这孩童摔坏了,立刻就蹲到了地上拉了他一把。

  “没事吧?”顾茫替孩子拍拍裤腿,上下打量着。

  “没事,”那孩子借着顾茫的力站了起来,任顾茫替他拍灰,咧着一口大白牙,指着自己的小屁股冲顾茫笑道,“皮厚,耐摔。”

  这笑容晃了顾茫一下,那张稚嫩小脸上带着些许故人的味样,使得顾茫一时没回来神。

  那孩童见顾茫愣着不发话,抓着脑袋嘿嘿的笑了几声。

  “你是新来的弟子?”一旁的墨熄见顾茫神游天外,便捏捏他的手,让他回神,一边朝着那孩子问。

  “诶,对!”那小男孩怔了下,“你怎么知道?”

  墨熄指了指他的衣服,“没穿学宫衣饰。”

  小男孩拉了下自己的旧衣服,又瞄了瞄墨熄和顾茫两人,喃喃呐呐的哦了一声。

  墨熄也不啰嗦,冲男孩点了一下头,准备带着顾茫离开,却被男孩匆匆的拉住了。

  只见男孩红着张小脸,急急慌慌的从二人解释,“我我本来是想去解急的,但走一半忘路了,就在这迷路了。”男孩抬手指了周遭一圈,“刚刚想找路就走快了,还撞到了你们…”

  男孩低着头,脖颈红红的,不好意思的道了句歉。

  “嗐,没事没事,”顾茫被捏的回了神,不甚在意的挥挥手,发扬了活学活用的好精神,当场将那孩子刚刚的话套了一下,扬着张笑脸对他说,“皮厚,耐撞。”

  男孩闻言呆了呆,随即又反应过来捂着肚子大笑。

  稚童清脆银铃般的笑声在空中荡啊荡,忽的就荡到了顾茫的记忆里,和某个记忆深处的人重了合。

  顾茫看着孩童青嫩的脸颊,黑白分明的眼眸,正在放肆大笑的红唇白齿,都那样像已故多年的陆展星。

  两张相似又不相似的面庞交互重叠,伴着花香的风和笑在顾茫意识深海旋转清晰。像是突然被翻起的古旧相册,明明蒙了一层又一层的灰,历了一年又一年的时光,却好像还是透过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东西,看到了曾经最清晰又明朗的照片——还有记忆中的他。


  那孩子停下,擦了擦眼角笑出的眼泪,蹭了蹭自己的小手,突然跳起来拍了下顾茫的肩膀。

  顾茫垂眼看他,“怎么了?”

  “我我....”男孩踮了踮脚尖,有些不自在的问道,“你能带我回去吗? 我记性太差,完全不记得路了。”

  肩膀上的余感还在,那带满温度的小手仿佛将热度拍进了顾茫的心里,温温的,暖洋洋的。

  顾茫突然就笑了起来,垂眼将眼中的神色盖去,应道,“当然没问题。”

  “那就好!”孩童松口气,又伸出小手给顾茫拉着,“那你带着我吧!”

  顾茫笑着应了。


  阳光顺着树梢枝丫向下漫去,树中间隙里洒下的光刚好照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大手牵小手,正如当年陆展星牵着顾茫向那未知的理想道路狂奔的模样。

  只不过当年漫无边际的迷茫暗影变成了现如今的春风暖阳,那遍布荆棘的路化成了庭园小道。周遭也没了那些明枪暗箭,讥嘲谑讽,而是南燕归家,草木正盛。

  当年的模样当年的人在无数日夜与磨难中消逝,又在期待和希望里新生。

 

  顾茫将那孩子送到大校场附近,冲他挥挥手。

  那孩子也朝顾茫挥手,转身跑走。没跑几步却又突然蹦着折了回来,牵着顾茫的袖子巴巴的问道: “你是长老吧?”

  顾茫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那孩子耶了一声,遂即俏皮的朝顾茫眨眨眼,开心的道,“那我明天选师就选你啦!你一定要记住我哦!”

  顾茫反应过来,温柔的笑了笑,跟他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你叫什么啊?”那孩子又问,“什么长老?”

  “顾茫。”他回答。

  “…顾茫长老?”那孩子挠挠头,“有这个人吗?”

  顾茫蹲下来揉揉孩子的头,“不是顾茫长老,是我叫顾茫。”

  “哦哦,”那孩童点了点头,“我记住啦!你叫顾茫!!”

  “嗯嗯。” 顾茫笑笑,冲孩子挥手告别,却在走了几步路时突然听见身后的大喊。

  他回头,见男孩双手并靠在嘴边,大声喊的道:

  “我也有名字!”孩子蹦起来叫道。

  “我叫陆展星!!你一定不要忘!!”

 

  时光荏苒,看着孩子逆光奔跑的背影,顾茫突然想起久远之前,学宫即将开张时他在望月塔的夜空下,仰望着漫天星斗,于灿烂银河中许下的小小愿望。

  是什么愿望来着?顾茫想来想去,突然想起,是了——

  那些曾经与他并辔而行的那些兄弟,或许终有一天会回到他们身边。或许会成为望舒学宫某一年新收的弟子,从昏暗的过去,回到今日的好时光里。





  陆展星和顾茫还有那七万英魂真是我的意难平,所以渣成这样我还是写了。

  最后一句是照搬肉包原文qwq。


籽逸

继续搞表情包哈哈哈哈哈

(我一边画茜茜的沙雕,一边感叹他好可怜我好心疼,我脑子有坑实锤==

继续搞表情包哈哈哈哈哈

(我一边画茜茜的沙雕,一边感叹他好可怜我好心疼,我脑子有坑实锤==

Kayaaaa_

堆一堆最近的🐟w

p1小晚宁

p2燃晚

p3小墨燃和小萌萌

p4是熄茫(余污也超好看555

(0202年了我依旧是个辣鸡

堆一堆最近的🐟w

p1小晚宁

p2燃晚

p3小墨燃和小萌萌

p4是熄茫(余污也超好看555

(0202年了我依旧是个辣鸡

西妥昔沉
是刚出场的我们顾茫茫 亲友问我...

是刚出场的我们顾茫茫

亲友问我,你怎么不给眼睛加高光

我说,他是个傻子,不配有高光

然鹅我是很心疼他这个状态的

是刚出场的我们顾茫茫

亲友问我,你怎么不给眼睛加高光

我说,他是个傻子,不配有高光

然鹅我是很心疼他这个状态的

Judy

余污--有感【2】

明明是背负着使命的忠臣, 却要深埋进污脏泥潭里不得脱身。

明明知道所有的真相, 却要打碎牙齿和血吞落。

明明是想要温暖人间的火,却要被你一脚我一脚地踩灭,踩熄,碾成残灰...

--余污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希望主角反叛,我甚至希望他死去,我希望他不再受到折磨,墨熄一碗碗的苦药,让他想起过去零星的碎片,一切都让他痛苦不堪,为什么啊,要让他再经历一次!而当年的他就像宇智波鼬一样,为了那所谓的所有人,背负着全世界的骂名,一个人,负重前行,凭什么啊?到了最后又有谁会感激你啊!真是太蠢了...

明明是背负着使命的忠臣, 却要深埋进污脏泥潭里不得脱身。

明明知道所有的真相, 却要打碎牙齿和血吞落。

明明是想要温暖人间的火,却要被你一脚我一脚地踩灭,踩熄,碾成残灰...

--余污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希望主角反叛,我甚至希望他死去,我希望他不再受到折磨,墨熄一碗碗的苦药,让他想起过去零星的碎片,一切都让他痛苦不堪,为什么啊,要让他再经历一次!而当年的他就像宇智波鼬一样,为了那所谓的所有人,背负着全世界的骂名,一个人,负重前行,凭什么啊?到了最后又有谁会感激你啊!真是太蠢了...

绾璞萍

熄妹生贺

熄妹生贺来咯!

肉包说原先是个穿书文(参照彩蛋),然后因为触线就成了古耽,我就二者结合一下有了这篇生贺,会有ooc......QQ同步,欢迎三连(脸呢你的)!

以及,熄熄最棒!

今年第一场雪落下时,顾茫已经沉冤得雪并且顺利出院了。组织曾问他卧底归来的打算,他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留在办案一线。局里上下都知道点顾茫卧底的事,所以这位副支队长虽然是空降,依然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况且顾茫甚至凭借颜值留下了队里唯二的实习女警,决定下来时,他立马就被队里那几个常年单身的小子拉去喝酒,如果不是墨队突然驾到,哥几个都快要结拜了!

据知情民警说,墨队以前绝对不是冰山似的人儿,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顾茫出现...

熄妹生贺来咯!

肉包说原先是个穿书文(参照彩蛋),然后因为触线就成了古耽,我就二者结合一下有了这篇生贺,会有ooc......QQ同步,欢迎三连(脸呢你的)!

以及,熄熄最棒!

今年第一场雪落下时,顾茫已经沉冤得雪并且顺利出院了。组织曾问他卧底归来的打算,他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留在办案一线。局里上下都知道点顾茫卧底的事,所以这位副支队长虽然是空降,依然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况且顾茫甚至凭借颜值留下了队里唯二的实习女警,决定下来时,他立马就被队里那几个常年单身的小子拉去喝酒,如果不是墨队突然驾到,哥几个都快要结拜了!

据知情民警说,墨队以前绝对不是冰山似的人儿,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顾茫出现,墨队就像换了配置一般,对顾茫冷冷淡淡。或许是因为墨队前女友差点就开枪打死顾茫,所以墨队不好意思?反正不管怎么说,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墨队的生日。

“曜灵东君的生辰礼在七天前就由清光长老和学宫弟子完成,以及,哦,并且由不是那么想透露姓名的某学宫宫主出资赞助。可惜的是,生辰那天曜灵东君和清光长老因为帮海棠镇义务除妖当晚来不及赶回学宫,所以某种程度上学宫里的生辰礼就作废了。好在他们二人并未觉得有多可惜。吃过海棠镇村民精心做的饭菜,墨熄和顾茫沿着村子散步。此时大多村民都已归家,一户户人家都亮起了橘黄色的暖光。“真好啊!”顾茫由衷的赞着。墨熄知道顾茫是什么意思,就握紧了顾茫的手。墨熄想,师哥有一个家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回想往昔,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过来的,好在他还在。墨熄唇角微翘,接着说道:......”

墨队看到这里时刚好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却是一名外卖小哥。自己明明没点外卖呀?只见那小哥的脸隐在灯阴影下,着实看不清。小哥将手里的蛋糕礼盒递给墨熄,自己却不离开。“你?”墨熄更加疑惑了。然后看到小哥缓缓抬头,墨熄看到了那双满是笑意的眼睛。“你......”墨熄一下子攥紧了礼盒的袋子,可他还没来得及发出第一个音节,队里的几名同志堪堪赶到,嘴里说道:“墨队生日快乐”“墨队要不是顾副队提醒我们还不知道你生日呢”“墨队快拆蛋糕哇,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调休的机会,局里的那几个还苦等着现场转播呢!”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声音也更加嘈杂,墨熄一下子成了人群的中心,更是不知不觉喝了几杯酒,可他的目光从未离开顾茫。因为知道身为警察要面对各种紧急情况,所以几名队员在吃完晚饭后都早早回家了。墨熄送完那几名同事,回到客厅后就一直静静盯着收拾垃圾的顾茫。“顾副,不用了,你......早点回家吧。”顾茫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一样,继续干着。墨熄突然有些难过,自从顾茫恢复后他就没和顾茫单独相处过,他一直想问问他的误会是不是让顾茫很不开心,问问顾茫还记得书中岁月吗,也想问问顾茫为什么一声不吭的去卧底,完全没和他商量过,一点也不顾及自身的危险,也不顾及他。他......可他墨熄算是顾茫的什么人呢。正想着,顾茫已经将客厅收拾干净,开心的坐在沙发上。冲着在发呆的墨熄一笑,“这样才有家的感觉呀!”然后不好意思的靠近墨熄有些难以置信的脸,“我想有个家。墨帅可否收留在下啊,墨帅生辰......我把自己送给你好不好?”墨熄花了大概一秒才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然后他颤抖的把小媳妇样的顾茫拥到怀里,亲吻着他柔软的短发。“好。可是......”

“下次冒险,我陪你,别自己一个人去承担那些了。”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那篇墨熄没读完的生贺,据菜包口证,当晚是原作者大佬亲自写的,但不知为何,又坑了!所有读者都记得,那上面只用寥寥几句说西芒cp在海棠镇度过了一个不可描述的夜晚。

嗯......难以描述。

怀皌
——“我的公主殿下,生日快乐~...

——“我的公主殿下,生日快乐~!”❤

🍃 学宫夏日的午后,那段最清澈的时光,石阶前树影斑驳里,岁月静好,一眼万年。

——“我的公主殿下,生日快乐~!”❤

🍃 学宫夏日的午后,那段最清澈的时光,石阶前树影斑驳里,岁月静好,一眼万年。

爆浆小汤圆
熄妹生日快乐!!! 菜鸡选手送...

熄妹生日快乐!!!


菜鸡选手送上祝福!

熄妹生日快乐!!!


菜鸡选手送上祝福!

空一

“你就说是我派去的人,给他们看这个玉佩,他们不敢拦着你”

“行,那我就说我是你的人”





这一段我觉得超级超级温馨的😭

可能因为这是刚虐完后少数甜的时候😭


📝第四次


2020年01月08日

氦,文件老是丢失…重新改了下细节再发一遍,我也不知道哪个图更丑了就这样吧

“你就说是我派去的人,给他们看这个玉佩,他们不敢拦着你”

“行,那我就说我是你的人”









这一段我觉得超级超级温馨的😭

可能因为这是刚虐完后少数甜的时候😭


📝第四次


2020年01月08日

氦,文件老是丢失…重新改了下细节再发一遍,我也不知道哪个图更丑了就这样吧

Judy

余污

如若有人抱着慕容楚衣哭,慕容楚衣只会将对方推开拂袖而去。如若有人抱着江夜雪哭,江夜雪会好心好意地陪着那人难过,听那人诉苦。

而顾茫呢?

如果有人抱着顾茫哭,顾茫一定会逗那人破涕为笑的。

--余污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是最惨的那个...


如若有人抱着慕容楚衣哭,慕容楚衣只会将对方推开拂袖而去。如若有人抱着江夜雪哭,江夜雪会好心好意地陪着那人难过,听那人诉苦。

而顾茫呢?

如果有人抱着顾茫哭,顾茫一定会逗那人破涕为笑的。

--余污

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是最惨的那个...

   

怀皌
“……顾茫。你知不知道,你自己...

“……顾茫。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脏!”

😭😭😭

(这里真的是想按住墨熄暴捶一顿。。。你怎么可以打茫茫。。。这样的帛带他本来就应该得到的😭😭😭墨姓男人是都有家暴倾向吗。。。)

“……顾茫。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脏!”

😭😭😭

(这里真的是想按住墨熄暴捶一顿。。。你怎么可以打茫茫。。。这样的帛带他本来就应该得到的😭😭😭墨姓男人是都有家暴倾向吗。。。)

怀皌
顾帅,不是你的错,请你,不要再...

顾帅,不是你的错,请你,不要再难过了。😔

顾帅,不是你的错,请你,不要再难过了。😔

苗疆大祭司忆无心

余污(以及求文)

滴滴边吐槽边阅读

⚠️涉嫌剧透警告

对不起打扰了,看完挖坟挖出鬼后以为要剧荒了结果遇到昨日如死(ps昨日如死的同人曲今日如生在荔枝fm可以听到南风ZJN的版本哦);看了昨日如死以为要剧荒了结果遇到了铁马冰河入梦来(其实几年前在金牌助理里面就看到了这个名字但是不知道发什么疯就是不愿意看最近又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就看了);看完铁马冰河入梦来以为要剧荒了结果又遇到了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然后我翻了下其他各种类似的师徒文,就硬着头皮看了一半反派有话说,讲真挺好看的但由于有前者,导致看不下去了哈哈哈哈OTZ;现在又找到了同作者的余污,个人是看剧看小说必须被剧透的,所以看到贴吧里说是虐文以后开心得要死...

滴滴边吐槽边阅读

⚠️涉嫌剧透警告

对不起打扰了,看完挖坟挖出鬼后以为要剧荒了结果遇到昨日如死(ps昨日如死的同人曲今日如生在荔枝fm可以听到南风ZJN的版本哦);看了昨日如死以为要剧荒了结果遇到了铁马冰河入梦来(其实几年前在金牌助理里面就看到了这个名字但是不知道发什么疯就是不愿意看最近又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就看了);看完铁马冰河入梦来以为要剧荒了结果又遇到了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然后我翻了下其他各种类似的师徒文,就硬着头皮看了一半反派有话说,讲真挺好看的但由于有前者,导致看不下去了哈哈哈哈OTZ;现在又找到了同作者的余污,个人是看剧看小说必须被剧透的,所以看到贴吧里说是虐文以后开心得要死,好了我开始了!🌹🌹🌹

🧧福利:想要资源私聊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