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余生

14178浏览    2665参与
寻风

余生(十)

    “行了行了别闹了。”黄少天把叶修推开,都没人样了,叶秋实在没眼看了,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去上班了。”

    叶修摆摆手,黄少天说:“路上小心啊。”

    叶秋比划一个ok,刚要走,门铃响了。

    几人面面相觑,这是谁啊这么早过来,叶秋过去开门,是王芸熙。

    王芸熙抱着一个公文包,后面跟着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男人,应该是她的助理。...


    “行了行了别闹了。”黄少天把叶修推开,都没人样了,叶秋实在没眼看了,起身:“时间差不多了,我去上班了。”

    叶修摆摆手,黄少天说:“路上小心啊。”

    叶秋比划一个ok,刚要走,门铃响了。

    几人面面相觑,这是谁啊这么早过来,叶秋过去开门,是王芸熙。

    王芸熙抱着一个公文包,后面跟着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男人,应该是她的助理。

    “哟,叶总裁还没走啊,正好。”王芸熙笑着晃晃公文包,“我们把近期要签的合同核实一下。”

    叶秋说:“去公司不行吗?这里又不是办公的地方。”

    “省的再麻烦叶总了,合同也不多,很快的。”王芸熙坚持要在这里核实合同,说话时还不时瞄一眼黄少天。

    叶秋知道王芸熙这是想干什么,她来核实合同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报复黄少天,前一天可是让黄少天怼的不行。

    “我们的合同可都是要经过多方确认的,我的助理不在身边。。。”

    “没关系的,我相信叶总,您一个人看就可以了。”王芸熙铁了心要把叶秋留住,叶母说:“算了小秋,就在这里核实吧,我们不打扰你们就是。”

    叶秋没办法,只好回到沙发旁边,王芸熙故意挑了靠近黄少天那边的沙发坐下。合同打开,黄少天好奇地看了一眼,王芸熙啪的一声把文件夹合上,生气地说:“这是商业机密,你一个外人看什么看!”

    黄少天气的不行,看一眼又不会掉块肉!切,不看就是了。

    王芸熙不依不饶:“喂,你有没有常识啊,核实合同很重要,不能有外人造成干扰,躲开!”

    “你!”黄少天有心怼回去,可王芸熙这话也没错,毕竟这是商业机密,他作为外人的确不应该在场。

    但王芸熙这一副吃了枪药的样子明摆着是借这个机会损黄少天一顿,叶母皱起眉,想说什么,这时叶父推开书房门出来了。

    “怎么这么吵?”叶父下来,叶母说:“芸熙过来找小秋核实合同。”

    “合同?公司里的事怎么跑来家里弄了?去公司解决不是更好吗?”

    王芸熙说:“伯父,我这正好顺路过来看看,顺便让叶总把合同签了,不耽误他工作时间。”

    黄少天嘀咕着:“还不是故意跑来刷存在感的。”

    王芸熙没听到黄少天在嘀咕什么,不过能猜出来不是什么好话,当即发飙:“你怎么还在这儿啊!我都说了不能有外人干扰了!”

    黄少天斜了她一眼:“那其他人也在啊,就不算外人了吗?再说了,我坐这儿又不出声又不动,怎么打扰你们了。”

    “他们怎么能算外人?”王芸熙一挑眉毛,“毕竟我现在是叶修的未婚妻,将来就是一家人了,怎么能是外人呢?”

    叶秋翻合同的手一顿,黄少天说:“什么叫现在是未婚妻,伯父伯母答应这门婚事了吗?”

    “怎么没有?现在整个商圈,谁不知道我王芸熙是叶修未来的妻子?”

    叶秋心里吐槽:诶嘿,我还真不知道,脸呢?

    黄少天懒得理她,王芸熙却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倒是你啊,没事就往这边跑,打扰别人正常生活不说,现在又在这儿妨碍我们工作,你知不知道合同这个东西有多重要?出一点差错很可能就是几千万甚至更大的损失!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旁边的助理轻蔑地一笑:“王总,您和他说这个有什么用啊,他听得懂吗?”

    王芸熙一愣,随后做出一副懊恼的样子:“是啊,一个打游戏的,眼光能有多远?我跟他说也是对牛弹琴,浪费我口水。”

    黄少天握紧了拳头:“王芸熙,你说话最好想清楚,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这是在别人家里,伯父伯母他们都在,我不想和你吵。”

    “在别人家里又怎么样?我说的都是事实。你是缺钱还是怎么?总缠着叶修做什么?”王芸熙玩味地看着黄少天,“还是说,你就这么喜欢当小三?”

    黄少天脸色煞白,蹭的站起来:“你!你再说一遍!”

    “怎么?被我揭穿恼羞成怒了?死皮赖脸纠缠不休,还插足别人的感情,这不是小三是什么?”

    黄少天瞪着王芸熙,咬紧牙关,他碍于叶父叶母他们一直没有发作,但是再这么让下去的话。。。

    叶修没有说话,叶秋看了叶修一眼,发现叶修的手微微颤抖。

    这是要发火了啊。

    叶秋翻了一页纸,再看叶父叶母,叶母低着头闭着眼,脸色很难看,叶父看着黄少天和王芸熙,紧皱双眉,不过看黄少天的眼神远没有看王芸熙时冰冷。

    王芸熙用手托着下巴,看着天花板:“没词了?你不是挺会说的吗?呵呵,见过上赶着当小三的,没见过你这么。。。”

    “够了!”

    叶修忽然站起来,脸色冷得可怕,他一把抓住黄少天的手腕:“走。”

    “去哪儿?”

    “去找老王,别在这儿待着了,我可不想大清早的让某个人坏了心情。”

    叶秋放下合同:“我送你们去吧。”

    “不用了,我让老张送我们去,你接着看合同吧,别一个不小心让王大小姐损失几千万。”叶修把王大小姐四个字咬的很重,“少天我们走。”

    叶修瞥了王芸熙一眼,迈步出门,黄少天只好跟着叶修离开,临出门又朝叶父挥挥手:“伯父伯母我先走了!叶修你慢点我跟不上了。。。”

    王芸熙恨恨地看着房门被叶修重重地拍上,哼了一声,随后看向叶秋,脸上堆满笑容:“叶总,合同还有什么问题吗?”

    叶秋揉揉眉心:“你们这一闹腾我脑子都乱了,要重新看一遍了。”

    “啊是是是,都怪那个黄少天,说话不合时宜,还总死乞白赖缠着别人。。。”

    叶秋抬起头:“你别太过分了,他再不会说话,有一点也很正确,这里是我家,说话注意点,否则,我随时可以请你出去。”

    王芸熙赶紧闭上嘴,叶秋继续看合同,却是怎么也看不进去了,真想不到王芸熙这一番挖苦,黄少天竟然忍住没有和她互撕,换做自己,动手都是有可能的,你说话这么难听,触碰到我的底线,我管你是谁,管你是男是女,给你一耳光都是轻的。

    王芸熙觉得无聊,想找叶母聊天套套近乎:“伯母。。。”

    没等她说完,叶母起身回房间了,叶父周身的气场让王芸熙害怕,都不敢正眼看他,更别提说话了。

    “张大爷,送我们去王家。”叶修拽着黄少天上车。

    黄少天低着头,一句话不说,叶修揉了他脑袋一下:“你也是,王芸熙这么说你,你不生气啊?怼回去啊,你以前怼王杰希的本事呢。”

    “伯父伯母都在呢,我好不容易在伯父那边建立起一点形象,我可不想毁了。”

    “那就委屈自己啊?你不怼王芸熙,王芸熙就会得寸进尺接着气你。”叶修把黄少天揽入怀中。

    感受到叶修的体温,所有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黄少天把脸埋在叶修的肩膀,死死地抓着他的衣服。

    叶修低头看,发现黄少天哭了,伸手把他的脑袋按在肩膀上:“觉得委屈就哭吧,诶一会儿到了老王那儿可别哭了啊,不然你们队长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黄少天没说话,点点头。

@网瘾少年馒啾桑@随风念尘@不出烤鸭不改名

——————————————————————

我自己看着都想手撕王芸熙。。。

紫霞狼running

明后天有雨,一早起来跑步五公里,年前最后一次晨跑,做了简单的早餐,杂粮粥,阿姨做的萝卜丝团子,龙叔的辣椒馅馕,元气满满的一早。

明后天有雨,一早起来跑步五公里,年前最后一次晨跑,做了简单的早餐,杂粮粥,阿姨做的萝卜丝团子,龙叔的辣椒馅馕,元气满满的一早。

香草马芬

【早餐玉米汁】

一个很久没有聊天的朋友突然找我了,他问我“在吗?”


我感觉很疑惑,我们还算是朋友吗?还是只是当时朋友圈里没有选择的选择?差不多十年没有说过话的我们,为什么他会突然联系我呢?


我甚至忍不住问了一下我的朋友们,如果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突然来找你,会是因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专业,想要拜托你帮忙。我通常会遇到这种。”

“或者,推销保险?”

“又或者说,突然想起了你?”


我想了想,最可能的也许是要删好友了所以群发信息。


第二天他回我信息了,没有说明来意,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他问了许多我的近况,而我却有点害怕,谈话时一面很放松,一面又感觉很微妙。“我们还算朋友吗?”...

一个很久没有聊天的朋友突然找我了,他问我“在吗?”


我感觉很疑惑,我们还算是朋友吗?还是只是当时朋友圈里没有选择的选择?差不多十年没有说过话的我们,为什么他会突然联系我呢?


我甚至忍不住问了一下我的朋友们,如果一个很久没见的朋友突然来找你,会是因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专业,想要拜托你帮忙。我通常会遇到这种。”

“或者,推销保险?”

“又或者说,突然想起了你?”


我想了想,最可能的也许是要删好友了所以群发信息。


第二天他回我信息了,没有说明来意,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谈着。他问了许多我的近况,而我却有点害怕,谈话时一面很放松,一面又感觉很微妙。“我们还算朋友吗?”这个问题始终萦绕脑海,我也察觉到我的疑心病让我逐渐远离可能的交际圈。


该怎么去重新认识一个人?怎么正常地跟“朋友”来往?一直都想知道的问题,因为这件事而又忍不住思考起来。


晚安⭐️

香草马芬

【暖起来】

坐久了就会觉得很冷,最适合喝杯热茶,吃顿热饭,或者去洗个热水澡。身体就能渐渐暖起来了。


今天看到一位歌手几天前写的信,信里面说了一些内心的感触,比如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安好,最多他还对支持他的粉丝说:“比起关注我的幸福,希望大家更能在意自己的幸福。”因为这种真挚而觉得有些温暖,不是祈祷着大家都能坚守着位置支持自己,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先关注自己的需求,真的难得。


“不要觉得可以随便约我去街,就算我有时间可以浪费。”我有可以用来睡觉,看书,听歌的时间,唯独不想拥有让自己产生“无用功”的时间。我有感觉自我的需要,也有感受自己的盼望。最近,我越发觉得这虽然是由我开始的一个想法,但是从根源来说,...

坐久了就会觉得很冷,最适合喝杯热茶,吃顿热饭,或者去洗个热水澡。身体就能渐渐暖起来了。


今天看到一位歌手几天前写的信,信里面说了一些内心的感触,比如希望周围的人都能安好,最多他还对支持他的粉丝说:“比起关注我的幸福,希望大家更能在意自己的幸福。”因为这种真挚而觉得有些温暖,不是祈祷着大家都能坚守着位置支持自己,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先关注自己的需求,真的难得。


“不要觉得可以随便约我去街,就算我有时间可以浪费。”我有可以用来睡觉,看书,听歌的时间,唯独不想拥有让自己产生“无用功”的时间。我有感觉自我的需要,也有感受自己的盼望。最近,我越发觉得这虽然是由我开始的一个想法,但是从根源来说,是为了给父母描述一个故事。描述他们儿时所见的缘由。


晚安⭐️

香草马芬

【少还一本书】

即使前一天晚上将所有书搜集到一起,我依旧没有想起这本书。


我甚至还想起了放在遥远处工作室的书,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印象过于强烈,所以反而忘记了近处的书。


背着沉重的书走了几近一天,只是因为不想将这份沉重带回家而勉强前往还书。这大概是最戏剧性的一幕,一天的工作当然疲累,然而更好笑的是,最后这还书的过程,达到了疲惫的高峰。


所以,为什么会唯独忘记了这一本?哈哈。

即使前一天晚上将所有书搜集到一起,我依旧没有想起这本书。


我甚至还想起了放在遥远处工作室的书,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印象过于强烈,所以反而忘记了近处的书。


背着沉重的书走了几近一天,只是因为不想将这份沉重带回家而勉强前往还书。这大概是最戏剧性的一幕,一天的工作当然疲累,然而更好笑的是,最后这还书的过程,达到了疲惫的高峰。


所以,为什么会唯独忘记了这一本?哈哈。

紫霞狼running

黄桥烧饼在常州真是遍地开花,但是每家的风味各有各的不同,比如今天偶遇的这家陈记,寒冷的天气,来一块,真的是小小的满足。。。

黄桥烧饼在常州真是遍地开花,但是每家的风味各有各的不同,比如今天偶遇的这家陈记,寒冷的天气,来一块,真的是小小的满足。。。

紫霞狼running

腊月二十四日,趁着今天没有浓雾,一早出去慢跑了五公里,感谢昨天龙嫂送我的礼物,两块美味的辣椒馅馕,一早给自己的奖赏,是一碗自己做的的爆鱼汤面。😄

腊月二十四日,趁着今天没有浓雾,一早出去慢跑了五公里,感谢昨天龙嫂送我的礼物,两块美味的辣椒馅馕,一早给自己的奖赏,是一碗自己做的的爆鱼汤面。😄

香草马芬

【如故】

之前有一个喜欢的歌手,每到冬天的时候就会翻一翻他们的歌曲来听听。前年因为过于忙碌没有认真地听新歌,连他们开演唱会也错过了。去年因为大家都淡出了公众视线,我也刻意让自己不去了解他们相关的消息。


他们唱得歌不算特别好听,新颖,帅气,却十分真挚。这是多么难得的特色,我们喜欢一个歌手好像总是被他们的才华或者气质所吸引,而非他们努力的模样。他们总是深情地唱着自己的故事,很高明的是他并非刻意说着自己有着某种情绪,而像是跟你分享自己的故事,听众自然而然地就被吸引,引发共鸣。


今天又久违地听了这首歌。初听时惊艳的部分现在依旧惊艳,听到歌曲的最后,它又成功地让我觉得心中仿佛空了一块,如鲠在喉。...


之前有一个喜欢的歌手,每到冬天的时候就会翻一翻他们的歌曲来听听。前年因为过于忙碌没有认真地听新歌,连他们开演唱会也错过了。去年因为大家都淡出了公众视线,我也刻意让自己不去了解他们相关的消息。


他们唱得歌不算特别好听,新颖,帅气,却十分真挚。这是多么难得的特色,我们喜欢一个歌手好像总是被他们的才华或者气质所吸引,而非他们努力的模样。他们总是深情地唱着自己的故事,很高明的是他并非刻意说着自己有着某种情绪,而像是跟你分享自己的故事,听众自然而然地就被吸引,引发共鸣。


今天又久违地听了这首歌。初听时惊艳的部分现在依旧惊艳,听到歌曲的最后,它又成功地让我觉得心中仿佛空了一块,如鲠在喉。


晚安⭐️

紫霞狼running

“奔向你的时候,途经的一切事物都觉得很可爱”

“奔向你的时候,途经的一切事物都觉得很可爱”

香草马芬

【停水的夜晚】

从今天晚上十一点开始到明天早上十一点,住处停水。


上一次说是停电,上上次是出乎意料的停水。总之,不管是提前告知与否,都让人莫名焦虑,甚至难以决出是没有电更害怕一些,还是没有水更害怕一些。两者我都害怕。


12小时,我有想过可以今天晚上十一点一睡,第二天十一点醒来,这样就不会察觉到屋子里曾经有过停水的麻烦。加上几天前也没能早早睡觉,我想现在的我正是缺乏睡眠的时候。


忽然想起来,小区里很多人都收拾行囊准备回家,小区的树上挂着喜庆的灯笼。离愁别绪都是由这样特定的小物件提醒出来的。咯啦咯啦拖动箱子的声音,联想到回家时火车哼哧哼哧的声音,或者飞机引擎的声音,或者路上起床喇叭的声音。我们需...

从今天晚上十一点开始到明天早上十一点,住处停水。


上一次说是停电,上上次是出乎意料的停水。总之,不管是提前告知与否,都让人莫名焦虑,甚至难以决出是没有电更害怕一些,还是没有水更害怕一些。两者我都害怕。


12小时,我有想过可以今天晚上十一点一睡,第二天十一点醒来,这样就不会察觉到屋子里曾经有过停水的麻烦。加上几天前也没能早早睡觉,我想现在的我正是缺乏睡眠的时候。


忽然想起来,小区里很多人都收拾行囊准备回家,小区的树上挂着喜庆的灯笼。离愁别绪都是由这样特定的小物件提醒出来的。咯啦咯啦拖动箱子的声音,联想到回家时火车哼哧哼哧的声音,或者飞机引擎的声音,或者路上起床喇叭的声音。我们需要被提前预告这种情绪吗?还是自然而然地让它发生?


今天,一个和我们一起开学的师姐学满回家了,给大家都留下了礼物。感叹“好暖!”之余,也联想到自身,会对别人释放善意的状态感觉开心与喜悦。这都是分享的美妙之处。


“感谢照顾。”她说。这样想想,大家还真的就是很淳朴的人呢。


晚安⭐️

紫霞狼running
冬雨日,读到一句俳句 飴玉の最...

冬雨日,读到一句俳句

飴玉の最後の固さ寒の雨

糖块最后的硬度,寒雨


口中硬糖渐渐被含化,最后剩下薄薄一片,有冰刃般的凉与锐,也有消融时的失力和脆弱,作者用这么敏感的一瞬来形容寒雨。

冬雨日,读到一句俳句

飴玉の最後の固さ寒の雨

糖块最后的硬度,寒雨


口中硬糖渐渐被含化,最后剩下薄薄一片,有冰刃般的凉与锐,也有消融时的失力和脆弱,作者用这么敏感的一瞬来形容寒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