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余笛

15.2万浏览    982参与
今天不麻烦

《朝沪旧闻》第四十六章

谢谢微博@虫子觉得男人好难画 大大画的民国人设图!鞠躬~

这是第四十六章!!!

《朝沪旧闻》的第四十六章来啦![偷笑][偷笑][偷笑]

本文涉及感情向,但戏份不多。主角戏份多,其他成员有穿插出现。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


《朝沪旧闻》已在微博同步更新,与lof同名。

————————

《朝沪旧闻》
第四十六章.
        沉沦的炮火跨过万千山水,于此相遇。
.
        泷野凉广五十大...

谢谢微博@虫子觉得男人好难画 大大画的民国人设图!鞠躬~

这是第四十六章!!!

《朝沪旧闻》的第四十六章来啦![偷笑][偷笑][偷笑]

本文涉及感情向,但戏份不多。主角戏份多,其他成员有穿插出现。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


《朝沪旧闻》已在微博同步更新,与lof同名。

————————

《朝沪旧闻》
第四十六章.
        沉沦的炮火跨过万千山水,于此相遇。
.
        泷野凉广五十大寿当天。
.
        上海东郊戏园内,周深身着戏服,在戏台子上咿咿呀呀地唱着京剧。
        红唇青丝,绣鞋一勾,云袖甩去了座儿半个心神。
        板胡合着鼓声,响亮得直上云霄。
        整个戏园内,人群络绎不绝,谈话声混着笑声,一副喜气洋洋的景象。
        假山小亭上到处贴着红色的寿字,一些彩带随风飘着。政府军士兵提枪站着岗,在对进入戏园的人进行搜查。
.
        台下一桌一桌满满当当坐着人。有政府军的将士,有上海数得上名号的达官贵人,有各家的公子小姐,也有挂着佩刀的日本军官。
       桌子上摆满了瓜果美酒,几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穿梭在桌与桌之间,往男人的怀里靠着,打情骂俏。
.
        泷野凉广坐在前方最大的圆桌子边,正对着戏台。阿云嘎和余笛与他同在一桌,各怀心事地看着周深的表演。
.
.
        “——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
        言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
        周深翘着兰花指,小碎步走台。一个亮相博得满堂喝彩。
        泷野凉广露出满意的笑,又端起了酒杯隔空敬了敬阿云嘎。
        “多谢款待,这个生日我很高兴。”
.
        “泷野将军客气了,这是为尽地主之谊该做的。”阿云嘎面不改色,一口干掉杯中的酒。
.
.
        “人言洛阳花似锦,偏奴行来不是春——”
.
        “将军阁下!这是下官给您准备的寿礼!”小泽川从斜旁走过来,后面跟了几个日本兵,抬着一幅大字画。
        “这是支那明朝画家所画,我前些日子得来,就想着送给将军贺寿!”小泽川奉承地鞠了一躬。
.
        “这画好是好,可这画的是枯木,这时候送这个寓意怕是不太好。”余笛往后靠了靠,眼神轻蔑地说道。
        “……你!”小泽川色厉内荏,反唇相讥,“这字画本就实属难得,我倒想知道,你们支那人能给将军阁下送出什么东西!”
.
        阿云嘎笑了笑,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泷野凉广跟他来。
.
        周深唱完一曲正往台下走,阿云嘎招了招手,他便随了过来。
        “我们准备的寿礼是周深托他苏州的朋友千辛万苦寻来的,泷野将军可要好好谢谢他啊。”
        “是吗?”泷野凉广揽上周深的肩,把他往怀里压了压。
        周深皱了皱眉,又朝阿云嘎笑了笑:“您就不用跟过来了,我准备的礼物只想请泷野将军一个人随我去看。”
.
        泷野凉广听了这话哈哈大笑,挑了挑周深的下巴,摩挲着涂了油彩后精致的脸蛋儿。
        “真是有心了。”
.
        阿云嘎心里有数,拦住了想要跟着去的小泽川,看了周深一眼。
        周深眼中跳动着兴奋与希望,像新生的弯月一样银辉遍地。
        阿云嘎朝他点了点头,背过身去给他身后的小少尉使了使眼色。
        少尉转身离去了。
.
.
        周深拉着泷野凉广在戏园子里七拐八拐,走进湖心的小亭子内。
        一块红色的布蒙着一个半人高的东西,泷野凉广迫不及待地掀开。
.
        白玉雕的仙桃树映入眼帘。白玉活色生香,通透无瑕,把泷野凉广的眼睛都看直了。
        “好看!真是好看!”
.
        泷野凉广正对着周深,视野所及有限。孰不知小少尉带着两个人已经摸到了他身后。
.
        “唔——!”
.
        泷野凉广突然被从后面捂着嘴按倒,那两个政府军士兵马上冲上来把他五花大绑。
        “这……?”周深瞪大了眼睛。不是说好的击毙泷野凉广吗?怎么成了这样?
        “周老板快些离开吧!”小少尉急切地说道。
.
        “离开?去哪?”
.
        “哪里都好!师长为了不使枪声惊动余先生临时改了计划,让您悄无声息地出戏园去!您快走吧!余先生发现就来不及了!”
.
        泷野凉广被捂着嘴,瞪着眼睛呜呜叫着,脖子上青筋暴起,不可置信地看着周深。
        “余先生?为什么?他跟你们师长不是朋友吗?”周深皱着眉头,拉住小少尉轻声问。
.
        “您就别问了!快些走吧!”
.
.
.
        阿云嘎转着手腕上的表,估计着时间。
        周深和那个日本猪应该已经到湖心亭了,还没听到枪声……看来一切顺利。
.
        旁边余笛倒是如坐针毡,额头上都沁出了汗。
        “怎么还没动静?”他站起来像是想要过去看看。
        “哎,急什么!”阿云嘎手一伸把他拉住,“不会出岔子的。”
.
        “你……?”余笛眯了眯眼,直视着他的眼睛,起了疑心。
.
        “……”阿云嘎心虚地笑笑,果然,他还是难以扛住刀尖上行走的特务的威胁。
.
.
.
       “嘭——!!!”
       “——嘭!!!”
       两声枪声响起,打破了戏园的一派祥和。
.
       “哼!”余笛听见枪声,甩开阿云嘎的手,坐了下来。
.
        阿云嘎指节泛白,眼睛失焦不知道该望向何处。
        怎么会?周深没走掉吗?少尉失手了?怎么可能?
        他全身抖得像筛糠。日本兵已经往湖心亭的地方冲去了。
        他一脚踢翻了桌子。瓜果美酒撒了一地。
.
.
.
        “将军阁下!将军阁下!”
        日本话大吼的声音越来越近。
        周深眼前越来越模糊,生命都随着血液从他身体中抽走了。
        小少尉惊恐地拍着他,不停地叫着“周老板!周老板……”。
.
.
.
        那一座白玉仙桃熟了,桃子红得在滴血。





淼淼不言情已至

飞鸟的声音

一个更新

笛龙

惯例

都是架空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笔渣渣见谅

逻辑渣渣见谅


    之后郑云龙忙于排练,拿到了票也没有时间特意跑一趟给余笛送过去,等他不用排练的时候,已经是快两周后了。

    余笛收到郑云龙短信的时候,正在包扎伤口。龚子棋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又回想起之前自己开车的事故。在用最快的速度结束包扎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慢慢穿上衣服,划开锁屏键,考虑了一会儿,才回复。

  “明天一天都可以。”...


一个更新

笛龙

惯例

都是架空的。请不要上升真人

文笔渣渣见谅

逻辑渣渣见谅









 

 

    之后郑云龙忙于排练,拿到了票也没有时间特意跑一趟给余笛送过去,等他不用排练的时候,已经是快两周后了。

    余笛收到郑云龙短信的时候,正在包扎伤口。龚子棋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又回想起之前自己开车的事故。在用最快的速度结束包扎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慢慢穿上衣服,划开锁屏键,考虑了一会儿,才回复。

  “明天一天都可以。”

  “如果你有空可以一起吃个饭。”

    连着两条消息让正打算回消息的郑云龙把打好的字都删了。上一次跟余笛吃饭还是自己被误打误撞的当成了他们要抓的人。这次应该不会有什么不愉快了吧。思考了一下,郑云龙还是答应了。

    第二天郑云龙难得起了个大早,作为一个没有工作就会睡到自然醒的人,让他早起不是件容易的事。洗漱完,来开冰箱发现只剩下一个苹果。又打开柜子,上星期买的方便面也已经消耗殆尽。一日之计在于晨,对郑云龙来说早饭是最重要的存在。虽然周边有早餐店,但能省则省的他(不如说是抠门)又怎么会出这么多钱。打开手机,翻了翻微信,想着谁能给自己蹭一顿早饭,最后停在了自己十多年的好友阿云嘎的对话框上。正打算出门,一摸口袋,票没拿,又折返回去,也没仔细看到底点进去了哪个对话框,按下语音键就说了一长段话过去。等拿了票再出门看阿云嘎有没有回复的时候,才看清楚自己把语音发给了余笛。而早已超过三分钟不能撤回的消息让郑云龙巴不得在家门口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平复了一下情绪,郑云龙考虑了措辞之后,决定直面自己发错人的事实。但消息还没打完,余笛发了一张照片过来,点开一看是一盒小笼包和一杯豆浆,边上还有一杯清咖啡跟一个三明治。图片下面跟着一句话:以后记得备好早餐。

    郑云龙看了好久,最终没有把那句“对不起我发错人了”发出去。按照余笛之前发的地址,在对比了坐公交和坐出租车之间的花费的钱和时间之后,郑云龙咬咬牙叫了出租车。当然他不会承认是因为自己是在是太饿了,坐公交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他可以承受的范围。

    上车之后,郑云龙戴上了耳机,虽然不排练,但是之前合过的曲子还是要继续练习,他也就会随身备着耳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忘掉刚才的种种尴尬。

  “子棋,一会儿他到了你直接带上来。”余笛在收到郑云龙误发给自己的语音之后,就让龚子棋顺路带了点早餐回来。听对方那语气显然是不可能发给自己的,“还有,中午定的餐厅你先去看一下,以防万一。”

  “是。Boss”龚子棋没有多问,只是有些担心余笛的伤势,虽然做了包扎,但是并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加上Boss叮嘱自己要去餐厅看一眼,就格外不放心他们两个人中午一起吃饭。

郑云龙下车之后多少有些心疼自己的钱包,但至少省下了今天的早餐和午餐费。 

  “郑云龙先生,Boss已经在等您了。”龚子棋刚到门口不久就看到郑云龙从出租车上下来。

    跟着龚子棋进了门,郑云龙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脑补过度。之前那次不愉快的见面由于是在晚上,所以并不知道到底是在哪里。但现在这个和其他商务楼没什么区别的地方让郑云龙觉得自己可能对余笛这个人过于警惕了。

    随着电梯一层层往上,郑云龙愈发觉得自己快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电梯最终停在了21楼,好在他不恐高。不然还真没法上来。

  “Boss就在里面。”龚子棋并不打算带郑云龙进去。

  “啊好,谢谢。”道谢之后郑云龙直接去这一层唯一的一个房间。

    举起手正打算敲门,门就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这是郑云龙第三次见余笛。还是一如既往的穿着妥帖的深色西装,左胸的袋子里放着一块叠好的丝巾。虽然没有打领带,衬衫扣子也没有扣到头,但却是恰到好处的精致。之前也许是没有那么近,对方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并不浓烈,但让人很是舒服。

    “请进吧。”余笛侧过身,让郑云龙先进来。再轻轻把门关上,“早餐是我让子棋顺路带来的,也不知道是否合你胃口。”整理了一下袖扣,抬头就看到郑云龙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茶几上的包子,显然没有听自己说话。笑意再次出现在嘴角,转身从咖啡柜里拿出一套餐具,放在了茶几上,示意对方不用客气。

    郑云龙也没打算和余笛客气,拿了筷子就开始吃,等几个小笼包下肚才有些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过于自然了。手里的筷子突然间就有些烫手。默默放下筷子,假装只是吃得有些噎着,拿起温热的豆浆喝了一口。

    在一边看着的余笛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笑容要是被手下看到了得有多可怕。用龚子棋的话来形容就是一个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笑得嘴巴咧到耳朵的傻笑。

    本以为余笛会说点什么,郑云龙提心吊胆地又夹起一个小笼包,就连边上的醋都没蘸。结果直到咽下,边上的人都没有说话。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余笛的眼神。

    半靠在窗户上的余笛身体微微向前倾,右腿微曲,重心靠在左腿上,双手半叉在裤袋里,卷过的头发正好被阳光晒到,加上今天他戴了一副金丝框的无镜片眼镜,郑云龙一时间有些愣神。 

 


是柘不是拓.R.G

第一次摸起马克笔画的好像…还能看到过去

第一次摸起马克笔画的好像…还能看到过去

幻想家肆月

耳边轻唱part2

🎵圣权/仝卓/余笛出没
🎵圣权唱的那首可能否真的是我的白月光了,小哥哥笑起来甜甜的样子也好看,虽然节目里出来不是特别多,但可以看出他性格真的很好,谦谦公子的样子,还有北方男生那种酷劲儿都特别喜欢。
🎵余老师已婚预警

————————————————————————

【金圣权】

微风轻巧地滑过耳边的发丝,乡间小路的两旁是无边无垠随风摆动的金色麦田。北方的初秋阳光还有些晒,风却清爽了不少。你穿着他明显大了好几个size的男士针织衫,坐在自行车后座。

他和你一样骨子里是个爱美到极致的人,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般景色,不知不觉就勾起嘴角哼唱起来:“♫春天的风,能否吹来夏天的雨。秋天的月,能否照亮冬天的雪。夜...

🎵圣权/仝卓/余笛出没
🎵圣权唱的那首可能否真的是我的白月光了,小哥哥笑起来甜甜的样子也好看,虽然节目里出来不是特别多,但可以看出他性格真的很好,谦谦公子的样子,还有北方男生那种酷劲儿都特别喜欢。
🎵余老师已婚预警

————————————————————————

【金圣权】






微风轻巧地滑过耳边的发丝,乡间小路的两旁是无边无垠随风摆动的金色麦田。北方的初秋阳光还有些晒,风却清爽了不少。你穿着他明显大了好几个size的男士针织衫,坐在自行车后座。

他和你一样骨子里是个爱美到极致的人,此时此刻看着眼前这般景色,不知不觉就勾起嘴角哼唱起来:“♫春天的风,能否吹来夏天的雨。秋天的月,能否照亮冬天的雪。夜空的星……”男孩的声音带着一点倾诉的意味,好像在向你讲述一个专属于年少时期的青色的故事。

“金圣权儿你说吧你是还没遇见那个她还是没忘掉那个她?”你没好气地嘟囔道。

他“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转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的你,突发奇想想逗你一下:“你猜?”

“卧槽?行金圣权你行,来啊互相伤害啊,分手!分手三秒,不,五秒!”你也知道他在跟你闹,但这口气还是不能忍对不对?

“五、四、三、二、一……”他憋着笑小声倒数着,然后又开始哼唱起来:“可能我偏要一条路走到黑吧,可是我已经遇见……那个她啦……”

男孩是典型的北方大高个,肩也宽阔。此时你把头靠在他的背上,贴着他纯棉的白T听他呢喃着哼唱,配合着他心脏的鼓点,突然觉得岁月应该在此刻定格。






【仝卓】

无奈被朋友拉来聚会,结果朋友把你丢在一边自己high去了。你本来就不擅长社交,在这种场合更是显得格格不入,便只能百无聊赖地在角落里一个接一个地给小蛋糕照相,然后一口一口吃掉它们。

来聚会的人里貌似有人会唱歌,一直被大家起哄,一会唱美声一会唱民歌的。好听是好听,但一首接一首的,你都为那个人觉得累。

没过一会儿,有个大个子晃晃悠悠窝到了你旁边的椅子上。你刚转头看了他一眼,对方马上摆摆手:“我唱歌跑调儿。”

你马上懂了,大概也是和你一样不喜欢社交的同道中人。这么一想,在这个角落你突然产生了一种地主之谊的感觉,递给他一个小蛋糕:“喏,这是今天十五种小蛋糕里我觉得最好吃的口味,你尝尝。”

仝卓愣了一下接了过来,吃进去的瞬间口腔里满口奶香,却不会太腻,还有一股淡淡的不易察觉的橙花清香。就像这个他注意很久的坐在角落摆弄小蛋糕的少女,烟火不沾却一定拥有自己的五光十色的世界。

“你一个人在这儿无不无聊啊?我来给你唱首歌儿吧,”说着他冲着你笑出月牙形的笑眼,然后轻轻开口:“小乖乖哎小乖乖,我们说给你们猜……”你听出是民歌,却又没那么嘹亮,反而像是低语,像是呢喃。

“你不是跑调吗?”他唱完你不解的问。

“呃……”一米八四的好用人工卓,突然窘迫得说不出话来,脸却是慢慢红了。

新的故事就此展开。





【余笛】

“同学,请问319教室怎么走啊?”眼看就快要上课了,你急急忙忙拦住一个同学问。

戴眼镜的男生歪头看了你一眼,然后露出可爱的小兔牙:“就在前面那个转角,正好我也要去那个教室,一起走吧。”

进了教室,你急急忙忙跑到后排坐下,才发现刚才那个人一直站在讲台上。于是整整一节课你都是石化着听完的。

“你不是我们班的吧?”下课的时候余笛教授拦住了想要开溜的你。

“哦我其实…其实是上外的,就特别喜欢音乐所以想来…听听…”你知道这种艺术系的课都是严禁旁听的,这下死定了。

没想到他却没斥责你:“哦?上外?什么专业的?”

“意…意大利语。”完了,不会要找到自己系上去吧?

“噢…行,那下周别忘了交五百字的心得分享。”他说完透过小小的镜片看了你一眼,甚至嘴角还微微上扬了一下。

所以他这是……默许了?

整整大学四年,你都会在每周五下午来上戏听余老师的课。因为是每星期最后一节课,课后你都会忍不住继续问他问题,从音乐史到歌剧赏析。你从小就喜欢唱歌,虽然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但总是有事没事哼哼两句。有时候你说得兴奋了会忍不住自我陶醉地唱起来,唱着唱着才回过神发现他正看着你,眼神温柔得不像话。

可你也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

大学的最后一堂课,你红着眼睛去上的。放学后,你最后一次晃晃悠悠地走到他的身边。

“下周要回家了?”他低着头整理着讲台上的教案。

“嗯。”你咬着嘴唇几乎说不出话。

他看着你,突然有些感慨地笑了:“你看,你第一年来的时候期末考才27分,可是最后这次考了全班第一,比那些专业的学生都厉害,这四年真是没白来旁听。”

听到这里你再也忍不住呜咽起来。

“傻姑娘。”他叹着气摸了摸你的头,“我给你唱首歌,不哭了好不好?”

“E ma, mi piace quando la canti tu. E tu di piu, tu puoi cantarmi il cielo al blu……(可是我啊,我喜欢你唱歌的样子。而你,你的出现,把我的天空都染成了蓝色)”他笑着,像是在倾诉,像是在叹息,像是在挽留,像是在告别。

泪眼唏嘘中你转身走出那间太过熟悉的教室。

再见了我的四年。



———————————fin————————————

🎵最后这个被自己虐到了ಥ_ಥ

萧萧Shawn

自存mxh系列


图源自网络 



绝美佳佳 音乐会能感受到哥哥弟弟们的爱了 有绝美黄佳马德里 黑糖马棋朵 余笛老师也很宠溺

自存mxh系列


图源自网络 




绝美佳佳 音乐会能感受到哥哥弟弟们的爱了 有绝美黄佳马德里 黑糖马棋朵 余笛老师也很宠溺

叄酒。

西幻設定集(2)

  蔡程昱是一條小水晶龍。

  據說鄭雲龍撿到他的時候他還只是一顆蛋,看起來像顆水晶球,龍某人覺得挺好玩就留了下來而不是當做口糧。後來鄭雲龍有事回峽谷了一個多月,把蛋丟給了阿雲嘎,阿雲嘎也不知道拿什麼法術把蛋給孵化了。

  看著和蔡程昱混得不錯的阿雲嘎,鄭雲龍陷入了沉思。

  鄭雲龍:阿雲嘎你牛啊,現在怎麼辦?

  阿雲嘎:……那啥,送回去?

  鄭雲龍:來不及了。他肯定不想回去了。

  阿雲嘎:那就留下唄,反正身邊的龍已經有一個你了。對了,他說他叫蔡程昱。

  鄭雲龍確實聽說過有的小龍的名字是印在血脈裡的沒想到就碰到了一個。

  “可是你不是得出門遊歷來著?帶幼龍……有點危險。”

  “這個好辦。”

  魔導師...

  蔡程昱是一條小水晶龍。

  據說鄭雲龍撿到他的時候他還只是一顆蛋,看起來像顆水晶球,龍某人覺得挺好玩就留了下來而不是當做口糧。後來鄭雲龍有事回峽谷了一個多月,把蛋丟給了阿雲嘎,阿雲嘎也不知道拿什麼法術把蛋給孵化了。

  看著和蔡程昱混得不錯的阿雲嘎,鄭雲龍陷入了沉思。

  鄭雲龍:阿雲嘎你牛啊,現在怎麼辦?

  阿雲嘎:……那啥,送回去?

  鄭雲龍:來不及了。他肯定不想回去了。

  阿雲嘎:那就留下唄,反正身邊的龍已經有一個你了。對了,他說他叫蔡程昱。

  鄭雲龍確實聽說過有的小龍的名字是印在血脈裡的沒想到就碰到了一個。

  “可是你不是得出門遊歷來著?帶幼龍……有點危險。”

  “這個好辦。”

  魔導師余老師獲得[水晶幼龍]x1。

  余笛疑惑地牽著蔡蔡的手站在門口,看著遠去的一人一龍陷入了沉思。

  我剛剛有答應幫他們帶孩子嗎?余笛疑惑。

  

  等到阿雲嘎他們拖著四個見習騎士回來的時候,蔡程昱都已經長得和成年男子一樣高了,然而對於極其長壽的龍族來說,在鄭雲龍面前他還只算個小孩。

  在蔡程昱的印象裡,單論相處時間顯然阿雲嘎的地位比赤龍前輩要重要一點。龍看到財寶會想佔領,看到比較喜歡的人也一樣。但是一般也不會打起來。

  於是當天晚上這個愣頭愣腦的小龍舉著酒杯喊著什麼“我今天就要讓鄭雲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酒量”的時候,阿雲嘎有放心大膽地讓這倆人自己協調。

  最後的結果是蔡程昱醉成了小龍蝦,差點沒認出來還是條龍。

  阿雲嘎:?

  鄭雲龍:(無辜)我沒勸酒,真的。


十六不是石榴

【甜甜的恋爱】综艺第五弹·多cp预警

【甜甜的恋爱】综艺第五弹 ooc是我的

我终于又来了

想我没哈哈哈哈哈!

超朋是m大音乐系作曲系的,龚方是音乐剧系,卓代是表演系的 一个恋爱日常向的综艺节目的文走起!


时间突然就跳到了夜里,毕竟被指导老师抓走的那一段镜头里,超朋二人除了录音室和食堂就没去过别的地方。“我好困……”朋朋伸了个懒腰,手顺势一伸,整个人挂到了张超身上。张超搂过他的小朋友在怀里揉了揉:“哪里累?”

“这里……这里这里……”安心靠在大哥怀里的某人闭着眼在头上乱指一气,“用脑过度,脑袋累死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等我这半边音轨推完,渲染一下就好了,那边有躺椅,...

【甜甜的恋爱】综艺第五弹 ooc是我的

我终于又来了

想我没哈哈哈哈哈!

超朋是m大音乐系作曲系的,龚方是音乐剧系,卓代是表演系的 一个恋爱日常向的综艺节目的文走起!







时间突然就跳到了夜里,毕竟被指导老师抓走的那一段镜头里,超朋二人除了录音室和食堂就没去过别的地方。“我好困……”朋朋伸了个懒腰,手顺势一伸,整个人挂到了张超身上。张超搂过他的小朋友在怀里揉了揉:“哪里累?”

“这里……这里这里……”安心靠在大哥怀里的某人闭着眼在头上乱指一气,“用脑过度,脑袋累死了……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等我这半边音轨推完,渲染一下就好了,那边有躺椅,你先去睡一会,好了我叫你吧。”梁朋杰已经彻底睁不开眼睛了,也不知道听没听清楚张超在说什么,迷迷糊糊只顾着黏在他身上不愿意动弹,“啊!”

张超把朋朋打横抱起,三步并作两步抱到躺椅上放下。“你看看你那黑眼圈都多重了?乖乖睡一会好不好,过一会我们就回家了。”迷迷糊糊的四月小孩子心性发作硬是不肯撒手,抱着张超脖子撒娇卖萌不让走:“哥……我一个人怕……”“不怕不怕,哥哥在……”张超揉着朋朋的脑袋,声音不由自主的放轻了。

梁朋杰在生气的时候会叫张超张大鹅,开心的时候会叫超儿,超超,撒娇的时候会叫学长,乖乖,但只有很软弱很无助的时候,才会回到哥哥这种幼年时的称呼。张超心里酸酸软软,更舍不得松开手,直到显示屏发出了滴滴的提示音。






“喂你家老幺撒娇了~”王晰笑着看着郑云龙说,“遗传的,撒娇又怎么啦?吃你家饭挡你家WiFi啦!”郑·绒绒·云·可甜可盐会的一匹·龙抬眼乜了王晰一下。余笛强忍着上手rua猫的冲动拍拍郑云龙的肩:“那是遗传你还是遗传嘎子啊?”郑云龙突然陷入静止状态【以下场景为真实拍摄状态】

OS:猫猫不知道但猫猫觉得这是个好问题。

“我赌五毛钱阿云嘎。”王晰转转狐狸眼,给余笛使了个眼神,余笛再也管不住rua绒绒猫的手,一边应和王晰一边蠢蠢欲动。郑云龙毫无知觉,五分钟后。

“对,我也觉得是阿云嘎。”说完还特别肯定的点了点头。【猫猫说的一定对!】

至于为什么耳朵红了……别问,这脑子里的东西,问就是,不能播,哔哔哔。







点完渲染,张超回到眼巴巴看着他的小朋友身边,“你给我唱个歌好不好~唱个歌我就乖乖休息……”

张超低头,亲亲四月的泪痣,开口:

“我的宝贝宝贝,给你一点甜甜,让你今夜很好眠。我的小鬼小鬼,逗逗你的笑脸,让你喜欢整个明天……”

醇厚的但又带着少年气的声音在录音室蔓延。录音室吸音墙吸走了大部分的杂音,显得张超的声音特别干净。张超一边唱着歌一边握着小朋友的手,看着那双眼睛一点一点的眯上。解下自己的领带塞进逐渐放松的手心里,张超挠了挠头,坐到电脑前。









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甜了吧       kdlkdl     超朋szd!!!    哈哈哈哈哈余老师怎么的又开始变态了?     我也想要超超唱歌哄我睡觉    做个men给你   怎么可以这么甜 我想要一个睡前故事      猫猫怎么又不动了?       现在空气中都是旺仔牛奶的甜味了  哥哥弟弟也太好了吧  好温馨  甜甜甜!!!  不许欺负我的猫猫     前面的你打得过那个内蒙人吗?   在吗?我有个盆友想看看郑云龙在想什么……      某阿姓艺人日场被que    虽然嘎子不在江湖,但江湖一定有他的传说       众所周知,阿云龙是一个人     果然撒娇是遗传的,完蛋也是……    老云家的少年组正在跟父母看齐





张超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梁朋杰怀里。屋子里的灯关掉了,只有在不断往前走的进度条亮着。哦,搞完合成的时候,就熬不住睡了过去。

梁朋杰眯了一会儿就醒了过来,身边没有张超,怎么睡都睡不踏实。迷迷糊糊抬起头,看到靠在电脑椅上已然睡死过去的张超,心里糯叽叽软的一塌糊涂。

大傻子……

梁朋杰把张超的脑袋搂到怀里,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叮-的提示音,那是他们可以回家的讯号。







“代代!你看这个!”仝卓把一个毛茸茸的帽子带到头上,晃了晃,“我觉得超级可爱啊!”是一顶网红的兔耳朵帽,捏一捏垂下来的两个手柄,兔耳朵就会一上一下的跳。代玮看着带着耳朵给自己献殷勤的仝卓,忍不住咧开嘴笑了笑,上手给他扶正。“嗯……很可爱”

“代代要不要来一个?”不由分说,仝卓就把另外一个白色的扣到了代玮的头上,笑出了两颗虎牙。“干嘛啦……”两个人说说笑笑,也不避讳,在大街上闹着。



演播室里,刚被腻歪的超朋cp甜齁了的所有人非常统一的露出了姨母笑。“以代玮为圆心,仝卓的手臂长度为半径画一个圆,就一定能抓到一只人工小可爱。”余笛老师推了推眼镜,“太粘人了,这真的太黏糊了。”王晰瞟了一眼郑云龙:“喏,这里不是也有一个成天到晚黏在一起的嘛……”“你的手还不是每天都长在深深身上??”睡醒了的大猫毫不客气的反击,“要说腻歪咱们得五五开。”


何老师&大华:我们做错了什么要和这一群婚姻美满生活幸福的优秀中青年代表上同一台节目??


看到那个比脸还大的鸡排广告,卓代二人根本挪不动腿,仝卓掏出手机付钱,“要放酸梅粉!!孜然多放不加辣!!对!”

代玮拿了鸡排比在仝卓的脸上,“真的有你两个脸大诶……”

“那只能说明你老公脸小好吗?”仝卓忘记了那块巨大的鸡排还横在他的面前,张嘴说了一句话,酸梅粉和孜然粉争着往他鼻子里钻……



后期:感谢仝卓小同学为我们提供了本期的表情包素材~



m大校园的街就这么几条,却怎么逛都逛不腻。薛定谔的饺子馅,栗子土豆胡萝卜,你永远都猜不到下一杯奶茶会起一个什么样的奇奇怪怪的名字。鱼香肉丝,糖醋里脊,芹菜炒牛肉……杯杯惊喜。

转眼,仝卓手上已经提了满满一整袋各色各样的吃的,代玮左手一杯糖醋里脊,右手还不忘了定时给劳动人民朋友投喂个虾球鸡块什么的,腻歪的紧。





弹幕:我好好奇糖醋里脊是什么味道的……       在校生告诉你,那是加了百香果的蜜桃乌龙    小情侣求投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想吃    鱼香肉丝是肉桂茉莉茶,番茄炒蛋是西红柿胡萝卜的蔬菜汁,我在线等一个喝过炝拌腐竹的姐妹告诉我是什么味道的。   仝卓投喂员:代玮   代玮饲养员:仝卓      炝拌腐竹一股豆腐味,别喝    那不就是豆浆吗?   何老师和大华彼此抱紧紧    我荷花组合没有姓名吗?  甜甜甜~      9 9 9 9 9





夜深了,街道上的夜生活很快开始了,昏黄的路灯下,手挽手走的哪一对爱人,拥有那个叫人间烟火气的名字呢?







龚方明天补~会长一点~补完龚方就到佳昱和小凡高啦~不要急不要急我没屯文让我慢慢给你们熬糖嗷~

糖搞得太快会变焦的【努力不变成咕咕精】

评论一下好吗,想看什么情景什么桥段我们评论见!

记得三连,爱你们哦~

【还有从点赞数目上看你们就是喜欢看我开车对不对,婴儿车还香呢?乐啥啊这就乐(马佳式相声发言)】

今天不麻烦

《朝沪旧闻》第四十三章

谢谢微博@虫子觉得男人好难画 大大画的民国人设图!鞠躬~

这是第四十三章!!!

《朝沪旧闻》的第四十三章终于来啦![偷笑][偷笑][偷笑]

本文涉及感情向,但戏份不多。主角戏份多,其他成员有穿插出现。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


《朝沪旧闻》已在微博同步更新,与lof同名。

————————

《朝沪旧闻》

第四十三章.

        黑暗的暮色笼罩着落难的耶稣。

.

        林海雪原上的红狐露出脆弱的脖颈动脉,向狼王俯首称臣。

  ...

谢谢微博@虫子觉得男人好难画 大大画的民国人设图!鞠躬~

这是第四十三章!!!

《朝沪旧闻》的第四十三章终于来啦![偷笑][偷笑][偷笑]

本文涉及感情向,但戏份不多。主角戏份多,其他成员有穿插出现。

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切勿上升真人!


《朝沪旧闻》已在微博同步更新,与lof同名。

————————

《朝沪旧闻》

第四十三章.

        黑暗的暮色笼罩着落难的耶稣。

.

        林海雪原上的红狐露出脆弱的脖颈动脉,向狼王俯首称臣。

        他们没有对错,不分强弱,甚至王晰心中苦涩难言,但他迫于形势,也为了能给他的挚爱多一分曙光,放下了所有的骄傲。

.

        阿云嘎看着他的发顶,竟心头发堵。

        心头涌上一股热流,烧得他湿了眼眶。

.

        他突然感到愧疚。

        如果不是他意愿定了周深,也许王晰不用经受这些。

.

        他伸手将王晰扶起来,有些无所适从。只是低声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

.

.

.

        公馆里一片灰暗,只有二楼高杨的房间亮着灯光。

        桌上有凉了的饭菜,是留给他的。他无奈地笑笑,拿起筷子默默吃饭。

.

        楼上噼噼啪啪地传来轻微的爆炸声,混杂着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大吼。

        “——啊啊啊!”

.

.

        “高杨?高杨!”

        阿云嘎把筷子一撂,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踹开高杨房间的门。

        “你没事——?”

.

        他戛然止住了话头。

        高杨伏在桌子上,肩膀剧烈地颤抖着。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

        “——我成功了嘎子哥!”

        他猛然站起来,力气大到打翻了椅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入魔般地说道:“改良的高爆炸弹!不仅威力增加,而且兼具定时爆炸功能!”

.

        青年的衣服上满是黑色的火药脏污,灰头土脸的,但眼中散发着火焰一样的光芒。

        阿云嘎心中说不出的骄傲,漩涡滔天中,一个更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中形成……

.

        他惊的喘不上来气。

.

.

.

        高杨无梦地睡了一觉。

        最近太累了,精神高度集中,几乎把他弄得快要透支,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

        他是被楼下的敲门声吵醒的。

.

        阿云嘎早就走了,高杨迷迷糊糊醒来,下楼去开门。

.

        “——啊,是余老师。”

.

        余笛戴了一顶绅士帽,伸手取下,对着高杨笑了笑。

        “余老师找我有事吗?”

        余笛侧身从高杨身边穿过去,坐在正厅的沙发上。

        “我来拜托你一件事。”

.

        桌上的热茶氤氲着雾气,茶叶漂浮在水面上,久久不愿下沉。

        高杨回房洗了脸,打理好了头发和穿着,又恢复成了干净学生的模样。

        余笛一手端着茶座,另一只手拿着茶盖刮着茶叶,水汽蒸腾上来,微微蒙了他的眼镜。

.

        巨大的落地窗迎着太阳,金光熠熠的。

        “计划就快要开始了。”余笛开口,把茶杯放回了桌子上。

        “嗯。”高杨点了点头。

.

        “你父亲不想你趟这趟浑水。”

        “——凭什么!”

        高杨一巴掌拍上桌子,声音也变得有些大。

        “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余笛耸了耸肩,“如果你不想回去,我交代你个事,你办成了,我会介绍你去委员长那边。”

        “真的?”

        高杨挑了挑眉。

.

        这些年他一腔热血想做些什么动静出来,可是家中高堂总有手段掣肘。似乎铁了心思让他安心学习,不想让他参政。

        他的父母都是党国元老,话语权很大,他一个人也翻不起什么风浪,又有阿云嘎护着,许多心思只能压在心底。

.

        “当然。”

        余笛向他承诺。

.

        “你想让我干什么?”

.

.

        “杀了周深。”

.

        “嗯?这不是计划中的事……?”

.

        “我怕阿云嘎下不了手,所以交代给你来办。多点余地,成功率会大些。此事关系重大,你不要让阿云嘎知道了,谨慎为好。”

.

.

        “我知道了。”

.

.

.

        驻上海日军司令部。

        “将军阁下!卑职觉得此事不简单!还请将军三思!”

        小泽川站在泷野凉广面前,低头道。

.

        桌上放着大红色的寿帖,上面烫金色的大字昭示了不言而喻的重视。

        这是政府军驻上海第七十九师师长阿云嘎送来的。

.

        庆泷野将军五十大寿,鄙人为尽地主之谊,特请当日于东郊区戏园一聚,共享长乐。

.

.

        “当然,这件事我会好好想想。”泷野凉广说道。

.

        北平已战得不可开交,时至今日,任何一个微小的念头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先不谈这个了。”泷野凉广扶了扶眼镜,“今日抵沪的帝国精英你都安排好了吗?”

.

        “安排好了!这一批大多都是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的,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将才!”

        “嗯,你一定要上心。北平往下就是上海,我们要尽快增强战力,为大日本帝国早日攻破南京建好契机。”

.

        “是!将军阁下!”

.

.

.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

        只觉苍天方溃溃,欲凭赤手拯元元!







淼淼不言情已至
余笛图源微博id: HARMO...

余笛图源微博id:

HARMONY1102_MXH 


最近拼图上瘾了乁(•౪• 乁)


大家看着玩就好

不妥删

余笛图源微博id:

HARMONY1102_MXH 


最近拼图上瘾了乁(•౪• 乁)


大家看着玩就好

不妥删

十六不是石榴

【甜甜的恋爱】综艺第四弹·多cp预警

【甜甜的恋爱】
综艺第四弹 ooc是我的
超朋是m大音乐系作曲系的,龚方是音乐剧系,卓代是表演系的 一个恋爱日常向的综艺节目的文
走起!


上完了能虐死人的期末表演课,仝卓和代玮打算歇一歇就去运动一下。
“走,打球去!”仝卓搂过代玮,打算去m大新造的篮球馆耍一把
“你打不过我的。”代玮推了推眼镜,淡定的说。
仝卓听到代玮的挑衅,不服的要命:“打一把!看谁打的过谁哦!”两个人你追我赶的往球场跑,一路上仝卓还不忘跟学校里的各种老师打招呼。只是苦了我们摄像大哥。

摄像大哥:你们跑慢点……我还有机器……

后期:心疼摄像大哥一秒,下次不会是要请跑男的摄像了吧?


到了...

【甜甜的恋爱】
综艺第四弹 ooc是我的
超朋是m大音乐系作曲系的,龚方是音乐剧系,卓代是表演系的 一个恋爱日常向的综艺节目的文
走起!





上完了能虐死人的期末表演课,仝卓和代玮打算歇一歇就去运动一下。
“走,打球去!”仝卓搂过代玮,打算去m大新造的篮球馆耍一把
“你打不过我的。”代玮推了推眼镜,淡定的说。
仝卓听到代玮的挑衅,不服的要命:“打一把!看谁打的过谁哦!”两个人你追我赶的往球场跑,一路上仝卓还不忘跟学校里的各种老师打招呼。只是苦了我们摄像大哥。

摄像大哥:你们跑慢点……我还有机器……

后期:心疼摄像大哥一秒,下次不会是要请跑男的摄像了吧?



到了球场,仝卓和代玮打算以爬乌龟的形式来决定这场关于家庭地位的战争,这是一场赌上尊严的战斗,是一场严肃的比赛。



演播室里的气氛也紧张了起来,几位“家长”朋友们已经开始了激情的解说和盲目的猜测。
郑云龙:仝卓绝对打不过,仝卓连黄子都打不过。
何老师:他们真的好热血好青春,我仿佛在看青春爱情校园励志剧。
余笛:其实代玮打球应该还行吧,我觉得。
王晰:我觉得他们俩半斤八两……
大华:半斤八两是什么意思?
余笛:就是指这两个人水平差不多,不相上下。
大华:那我们……要不要来猜一猜是谁会赢?
郑云龙:代玮,肯定代玮
王晰:不一定,我觉得是仝卓。
郑云龙:你傻呀,仝卓有那个胆子跟代玮动真格的吗?上次那个神奇的汉字的泄洪现场你是忘记了吗?
余笛:但是卓卓可以撒娇啊~(突然变态)




弹幕:
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突然激动的搓手手       代玮干他!!     前面的文明!       请问湖南台我预定了梅溪湖男子篮球比赛什么时候到?       我也是我也是我想看马嘎龙g7李总打篮球!!    操,我好激动。        所以现在是要开始打架了吗?      前面的你怎么这么认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     发出鸡叫啊啊啊啊       阿同桌,我爱你同bhcudigbwfvwgucwyd       前面的键盘也很激动吗?       现在最难过的并不是对手有女朋友,而是你连对手的对象都打不过。          这个时候最适合的b GM难道不是声入人心男团的好想大声说爱你吗??




代玮默默无视了仝卓的撒娇打滚,走到了爬乌龟最开始的位置,开始投篮,一直爬到了罚球线才停下来。“轮到你了。”仝卓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咋滴你是偷偷练了嘛嘤嘤嘤……”
仝卓明显认真了,也爬到了罚球线的位置。两个腻腻歪歪的人一扫从前的不正经(特别是仝卓),赛况一度焦灼,比分节节攀咬,气氛十分紧张。
最后,仝卓以一个完美的三分跳投结束了这场比赛。
“啊……输了,那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代代亲我一口!”
“……”
“不……不可以吗?那那那抱一下也行啊……”
仝卓在脸上感受到了代玮嘴唇的触感,还有一句“抱什么抱啊一身臭汗的。”





把菠萝送回家,朋朋和张超终于有了短暂的空闲,两个人窝在沙发上。
“晚上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嗯?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要写歌啊?”“……我忘了。”
张超无比庆幸自己还没有做什么安排,或许这就是学霸的苦楚吧,永远都在被老师抓来抓去当苦力。
张超把脑袋窝在朋朋的头发里,“还好我们在一个学校,工作也能一起做,不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朋朋揉了揉张超的头发,“你这么离不开我呀?”
“嗯……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来,给你看个好东西。”
朋朋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视频。




演播厅里的气氛也静了下来,长辈们都不太想说话,但是又一定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王晰清了清嗓子:“超儿终于有人陪了。”

大华走到钢琴前,弹了一个不知名的温柔的小调,

“张超之前真的是跟谁都好,特照顾人,但那次就落了单,然后我就说来,晰哥带你去玩,就去了密室,还落了个晰high c的名字,但是呢。但是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小孩很会做人,可就是骨子里有点寂寞。”
“所以我特别乐意看朋朋宠他的样子,就真的特别好,真的,虽然朋朋小啊……就乐意。”郑云龙薅了一把头发。
“所以恋爱关系的互相给予并不是完全平等,因为无论如何你都应该保护好你生命里最重要的那另一半,这种互相给予应该是我撑起一个家,而你又能让我歇一下,让我放松,懂得我,欣赏我,这种互相补漏,互相依赖的状态才是细水长流的。”何老师总结道。




弹幕:何老师上价值了,朋友们画重点!!        啊啊啊晰爹的话我一个爆哭!     前面的湖女别走呜呜呜……       之前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上完这些价值就想宠他      哦,好甜啊!      我也要摸头发!!       我超太甜了啊!    啊,哭死了     明明是糖,我为什么开始掉眼泪了?        我1975的大哥终于有主了我的天泪目。        对,要相互支撑。     好,我学完重点了,请问张总这样的男朋友哪里领?     你做梦吧,张总是朋朋的,我已经把民政局搬来了!         朋朋真的好爱张超啊。          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着跪榴莲的男朋友有点心虚……     哈哈,前面的你怎么回事?         其实说白了这两个都有点性格缺陷,但是正好找到了彼此的药。        前面的站住笔给你。



视频里是张超跟朋朋表白的那天,朋朋答应之后,张超牵着他无意识哼的歌,自己瞎编的,只有哼哼唧唧的调调,里面还掺杂着,朋朋说你唱什么呢,张超说不知道瞎唱我高兴。
视频仿佛把大家带回了声入人心的那时候,背景音里还有1975,马佳,蔡程昱,郑云龙一帮子人的说话声,突然画面一转,出现了坐在midi前的朋朋的背影,试了几个音乐开始响了起来,朋朋把那个调调写成歌了。

写成一首属于我们两个的歌吧。

张超的耳朵迅速开始变红,“你怎么回事啊?我……我的天”弹幕已经疯掉了,满屏都是魂穿虎定情现场!!我酸掉牙了!!!朋朋也太会了吧!!!啊,我疯了!!
“本来是想留着当新年礼物的,但是好像越来越喜欢你啦,什么好东西都想给你。”朋朋还在说着,张超只想更紧更紧搂紧他的小朋友。
于是这一段大约是超朋在全集中第1个,也是唯一一个不太能播的镜头。






“为什么要看鬼片啊?!”
方书剑觉得自己干的最沙雕的事情,就是答应龚子棋看鬼片,他现在脸上写满了欲哭无泪几个大字。后悔,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其实这并不是一部很吓人的鬼片,影片的前大半部分都没有鬼出现,主要是以go Pro和手持摄像拍摄的角度比较真实,故事讲述了的一队人马为流量和金钱夜闯废弃精神病院的故事,除了女a女b之外,其他所有人都知道里面不干净,并抱着为了流量和钱的目的吓唬女a和女b,在一系列人为事件中,真正的鬼所做的事情并不明显。
当然,这个程度吓吓方书剑是够够的了。



弹幕:
拍他们可以,但是请不要拍视频。       方方到妈妈怀里来。     龚子棋你是不是想趁机揩油?      方方不怕方方勇敢!       我鬼片爱好者速速赶来!       哦,是这部片子啊。        但凡龚子棋在全程中露出一个微笑,我就判他早有预谋。           算了,前方再甜我都惹不下去了。        我等一个女鬼rap     这一部好像叫昆池岩。        请问有剧透吗?我只想看他们谈恋爱,我不想看鬼片……       就是女b被抓了,然后大家都以为他在吓唬女a,然后女b鬼上身女鬼rap,然后就开始天黑请闭眼杀人模式。     可以在这里求一个前方高能吗?     抱紧我的方方。    这样的男朋友是时候打一顿了。



龚子棋买的是情侣座,别人看不见是谁,某人故作淡定的盯着屏幕,默默感受着他家方方一厘米一厘米,把屁股往自己身边挪,不能不说,这种等小白兔一点一点跳进自己的陷阱的感觉真好。
方书剑全程拿手挡着屏幕只看字幕,但是光听声音就吓得发抖,在女b把手伸进柜子被抓出几道血痕的时候彻底崩溃。

“啊啊啊啊啊啊龚子棋你抱抱我!!你抱抱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龚子棋强忍笑意,搂住方方抱了一会儿,觉得也不是个办法,默默掏出了一副耳机。

前方记者拍摄到龚子棋让方书剑戴上耳机,点开某音乐APP的抽卡歌单,单曲循环好运来……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好运来我们好运来 迎着好运兴旺发达通四海……”

龚子棋,河间一嫩的……

方方宝贝在喜庆欢乐的bgm中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头一转,目光聚焦到一个工作人员身上,发现他极慢极僵硬的向自己靠近,画面突然黑白一片,伴随着雪花……
“……”


3,2,1……


“啊啊啊啊啊啊龚子棋你抱抱我!!那是什么啊啊啊啊啊你抱抱我啊!!!啊啊啊啊啊什么鬼啊啊啊!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什么这里没有演播厅里的环节了呢,因为这个时候郑云龙已经以一个极其优雅的姿态把视频给切掉了。


后期:据考证那位大哥可能只是腿麻了。




废话:大家好呀,我回来啦!

想跟大家唠一唠关于这一篇,一开始写的是乙女向,然后是在本子上写给同学看的。后来觉得可以把它修改一下,关于大家想看的佳昱户晓,跟小凡高呢,已经在写啦,而且已经写到提纲中去了,现在就是征集在一个稍微相对年轻一组的cp,然后也不放到第二季去了,我们就以天数来算,嗯,第一组三对cp还有一旦就大概能结束这一天。大家想看什么cp都在评论里跟我讲哈……

嗯,放假啦,更新的会勤快一点,所以你们的评论我都会看到!

记得三连爱你们哟!

落墨Joanna

一些魔改的表情包(有参考原图的附在后面)

兔兔笛&金毛光
板绘逐渐真香(˶˚  ᗨ ˚˶)
新一年继续翘首盼望合作( ˙-˙=͟͟͞͞)( ˙-˙=͟͟͞͞) (望眼欲穿.jpg)

一些魔改的表情包(有参考原图的附在后面)

兔兔笛&金毛光
板绘逐渐真香(˶˚  ᗨ ˚˶)
新一年继续翘首盼望合作( ˙-˙=͟͟͞͞)( ˙-˙=͟͟͞͞) (望眼欲穿.jpg)

楚凌夕

“唯独是颠倒众生。”

——

20200104 《Flames 火焰》 晚场

“唯独是颠倒众生。”

——

20200104 《Flames 火焰》 晚场

不姓Z的Y

shindanmaker测试——你是什么做成的(第三弹)


这只是个小测试,里面一些词语如果不太好姐妹们不太在care呀

shindanmaker测试——你是什么做成的(第三弹)


这只是个小测试,里面一些词语如果不太好姐妹们不太在care呀

Melody

是学会嘲讽脸的余老师【bu】

其实是看了眠狼太太画的萍萍之后随手摸的,因为脑子里有太太的画于是余老师的眼睛画得ooc了xxx

p3改了、

本来想画个余光,但不会画光哥的头发啊啊啊啊啊orz

私心打tag不妥删x

是学会嘲讽脸的余老师【bu】

其实是看了眠狼太太画的萍萍之后随手摸的,因为脑子里有太太的画于是余老师的眼睛画得ooc了xxx

p3改了、

本来想画个余光,但不会画光哥的头发啊啊啊啊啊orz

私心打tag不妥删x

浮生若梦

脑洞

火焰末场洪之光没有告诉余笛自己买了票坐在下面看余笛演出,和下面一起合唱。在演出结束后去后台打算给余笛一个惊喜,然后余老师抛弃了在剧院门口等他的鱼儿们和光哥走了,回到家洪之光为了庆祝余笛演出顺利结束做了大餐?反正最后余老师把自己送入虎口,而光哥也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鱼

火焰末场洪之光没有告诉余笛自己买了票坐在下面看余笛演出,和下面一起合唱。在演出结束后去后台打算给余笛一个惊喜,然后余老师抛弃了在剧院门口等他的鱼儿们和光哥走了,回到家洪之光为了庆祝余笛演出顺利结束做了大餐?反正最后余老师把自己送入虎口,而光哥也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