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66804浏览    7945参与
zaoshku
“东京真是富贵迷人眼”

“东京真是富贵迷人眼”

“东京真是富贵迷人眼”

甜甜虫

小萌佛 附过程 太喜欢我的本命佛啦。

小萌佛 附过程 太喜欢我的本命佛啦。

韫祺
哇哇鸽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韫祺
谛灵

【CH城拟/穗佛】与我一同沉沦

穗佛亲情向,有聪明伶俐的佛X腹黑狡诈的穗√


*此处穗为穗心中的第二人格——过往的伤痛


真是又甜又虐的文章,不喜勿喷,希望能有小红心_(:з」∠)_


“唉,还是怀恋宝安呢,还有原来软软的季华乡,都是我的宝...”


“姐...”


“你到底想干什么...”


“哦?”穗对佛轻轻一笑。


“像阿鹏一样,永远,死心塌地爱上我,与天地共长存!”


死一般的宁静...


“好,”佛坚定地说道,“但是我有条件。”语气坚决而不可拒绝。


“好啊,这才是我的季华乡。”


“那究竟是什么呢?”


“广州,”佛盯着对方的眼神,“我要你。所以,放弃粤...

穗佛亲情向,有聪明伶俐的佛X腹黑狡诈的穗√


*此处穗为穗心中的第二人格——过往的伤痛


真是又甜又虐的文章,不喜勿喷,希望能有小红心_(:з」∠)_


“唉,还是怀恋宝安呢,还有原来软软的季华乡,都是我的宝...”


“姐...”


“你到底想干什么...”


“哦?”穗对佛轻轻一笑。


“像阿鹏一样,永远,死心塌地爱上我,与天地共长存!”

 

死一般的宁静...


“好,”佛坚定地说道,“但是我有条件。”语气坚决而不可拒绝。


“好啊,这才是我的季华乡。”


“那究竟是什么呢?”


“广州,”佛盯着对方的眼神,“我要你。所以,放弃粤家吧。”


“认真的?”穗脸色一黑,冷冷地说道,“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几乎是在一刹那,佛的身体就暴露在空气中,可怜的衣服被人愤怒地撕烂,之后佛被人狠狠地摔在地上,那人质问他:


“你在挑战我的底线,佛山,你叫我怎么忍心做出这样的事来!”


“所以,那就对了,为什么要束缚弟弟妹妹们?难道只是为了所谓的‘兄爱’,又或者是为了粤哥,也可能是你为了自己。穗,你忘了,保护一个人并不是拿着装置监控他们,也不是因为某人的不情愿而控制他,更不是因为一个人在发现这些秘密后想强迫他做与事实违反的事情!”


佛山没有反抗,只是平静地说道。是的,越往人的内心深处前进,就越能抓住人的把柄。


“你...”穗从佛的身上下来,眼神不知所措。


“穗,你变了。以前,你会叫上兄弟姐妹们一起打卡,上班,之后用自己的爱包裹着他们的心。煲汤,沏茶,早茶的手法也绝对是一流的。一直以来,穗会把自己伪装成讨人喜欢的大哥哥,将自己的一切献给了这个家庭。可是,现在,你变了,完全变了,你只是他的其中一个变体,一个被人侮辱过后内心扭曲的他。承认吧,你不是他,现在是和平年代,以前的事情早已过去,我们需要的是坦然面对新的生活,永远幸福地活下去,难道不是吗?穗?”


“阿佛...”


“对不起...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之前的伤痛,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再也无法逆转了啊...”穗眼中的猩红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以前那清澈透明的眸子。她茫茫地看向佛,愧疚感涌上心头。


“没事,我们能继续接纳你,”佛紧紧抱住了眼前的穗,“穗,伤痛是无法抹平的,但是我们都要向上看,只要一直保持这样,美好的世界总会降临在我们身上。”


“对啊,嗯...”穗流下了久违的泪水,佛渐渐松下一口气,他心中的大哥,终于回来了啊...


真的是这样吗?


“阿佛...”穗蹭了蹭神志不清的佛,“差点就让她醒过来了呢,可惜,事情还未过去,她的力量仍不足抵抗我。伤痛,永远也无法忘记呢...”


“只是,你太可爱了,我的季华乡,我们永远都是相爱的,所以,像阿鹏一样不分畛域地爱上我吧,阿佛,永远匍匐在我的脚下...”穗宠溺地抚摸着佛的头,在他的脸庞留下一抹红印。


永生永世爱恋我,与我一同沉沦


END


后续To be continue...

铁血

茶 思 [原]

这些天来,一直都感觉不是很好,总是无端的感觉很虚弱,有点眩晕的感觉。无端地就流鼻血。
学校放假以来,我也一直在给自己放假,虽然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做完。但我总是感觉很眩晕和劳累,每每想静下心来看书的时候就开始头痛。我都感觉不到成功地希望了。好像在一时之间完全的否定了自己。
龙井的香味在紫砂杯的炮制中显得格外的沁人心脾,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喝茶过后的那种轻松。近来火气很重,流鼻血就是一个铁证。屁股上也似乎有一盆火,烧得人心烦意乱。对于对于自己的事业和自己的生活我都失去了自信,不明白明天将是什么样的日子。虽然一直相信命运对我的眷顾,但是我也知道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的道理。毕竟,明天是不可知的,命运......

这些天来,一直都感觉不是很好,总是无端的感觉很虚弱,有点眩晕的感觉。无端地就流鼻血。
学校放假以来,我也一直在给自己放假,虽然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都没有做完。但我总是感觉很眩晕和劳累,每每想静下心来看书的时候就开始头痛。我都感觉不到成功地希望了。好像在一时之间完全的否定了自己。
龙井的香味在紫砂杯的炮制中显得格外的沁人心脾,但是我已经感觉不到喝茶过后的那种轻松。近来火气很重,流鼻血就是一个铁证。屁股上也似乎有一盆火,烧得人心烦意乱。对于对于自己的事业和自己的生活我都失去了自信,不明白明天将是什么样的日子。虽然一直相信命运对我的眷顾,但是我也知道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的道理。毕竟,明天是不可知的,命运也许明天就对我残酷。对于自己也开始有那种恨铁不成钢的遗憾。我觉得自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变得不认识自己了,失去了自我。
原来一直相信命运的我现在也开始怀疑。我自己做错的那些,自己的那些随意的习惯,自己的那些性格,都给了我应有的惩罚。那便是我现在的生活。从生活上、工作上、感情上无一不透着种瓜得瓜的付出与收获成正比的哲学理论。那是一种论证。
我知道即使是那些伟大的人们也不知道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的道理,当然我也不能够明白,但是我现在几乎有种要出世的那种心态,我开始感觉生活中很多的东西都没有意义。我开始像那些伟大的人们一样,有了一种佛家的心态。似乎自己生来就有佛缘。
就像我看《杨度》,一种无比的崇拜,同时在作者的笔下也的确是一个旷代逸才。但是他的生活,他的生命历程,同样充满了坎坷,看是一呼百应,小小年纪誉满四海。大家都恭维,都赞赏。他为袁世凯作了那么多的贡献,但是他却不给他功名。也没有给他全力去施展他自己的抱负。他只是一颗棋子。等我冷静地思考,发现他的结局也同样是一种必然,自古以来高谈阔论,而没有抓住实际权力和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的人,貌似华丽、美艳无比,实则虚无,像浮萍一般。即使是蔡锷这样起先没有什么盛名的人,后来因为组建了自己的军队,成为政坛不可或缺的人物,也是任何人都不能小看的。由此想起毛泽东的话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通俗而且精辟!
回顾自己生活和成长,好像有那么杨度的味道。不过比他却还有很大的差距。杨度的确有旷代的文才,同时也有远大的志向和抱负,只不过那样的一个时代风云变幻,他不得天时而已。而自己也同样的是那样的自负,喜欢幻想,喜欢做些貌似高深实则不能带来实在基础的东西。所以现在是一种看来不错,实则自己不如意的生活状态。这些经历,这些读书,我都看过、思考过了,对于我认识这样的一个世界,有很大的帮助,我也开始明白寄禅大师说的人生其实是一个圆圈。你走了大半辈子,又站到了原来的地方,但是这也只是一个假象。其实你已经变了,你已经不再是哪个没有走动过、没有经历过一直站在原地的那个你了。你是经历过后的你。一个是愚昧无知,一个是大智若愚。
生活的路很长,就如同品茶,初来感觉有为,实则不知其味;再感觉无味,其实已解其中味……

铁血

[原]关于拜佛的一些思考

       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是因为昨天想去拜佛。来长沙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去过开福寺。朋友都说应该去看看。最近的工作比较忙,忙得没有时间去思考和发呆,也常常感觉到有些茫然,所以也就有了拜佛的一个想法。


    我是个喜欢思考的人,一天之中如果全然没有一些思考,我总会感觉有些浮躁,感觉青春被无顾地浪费一般。但是,自从工作以来,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少,被一些细小的琐事绊住了脚步,感觉如同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所以希望去净化一下自己的心灵。去感受一下那种佛教的文化沉淀带给人的安静和从容。......



       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是因为昨天想去拜佛。来长沙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去过开福寺。朋友都说应该去看看。最近的工作比较忙,忙得没有时间去思考和发呆,也常常感觉到有些茫然,所以也就有了拜佛的一个想法。


    我是个喜欢思考的人,一天之中如果全然没有一些思考,我总会感觉有些浮躁,感觉青春被无顾地浪费一般。但是,自从工作以来,思考的时间越来越少,被一些细小的琐事绊住了脚步,感觉如同被关在笼子里的鸟。所以希望去净化一下自己的心灵。去感受一下那种佛教的文化沉淀带给人的安静和从容。


    但是后来竞没有去,原因有很多,但关键的是心境的问题。我知道自己并没有佛家的那种修养,可以做到宠辱不惊,可以做到得失不怒。但是我依旧认为修心养性并不一定要注重一种形式。我对于佛的教义不曾真正的研究,虽然很多人说我有佛缘,认为我在某种程度上有一种佛家的气质,但是我一直认为所有的修炼者最终追求的还是一种自然。一种回归自然、回归本真、发现世界的真义和大道。不同的宗教、宗派采用的方法不同而已。佛家称之为“佛”,道家称之为“道”,基督找寻“上帝”......归根结底,只是走的路不同而已。我认为这所谓的“真义”和“大道”其实每个人生来就具备,不过被种种现实的生活细节和欲望蒙蔽了眼睛,人就看不到了、就迷茫了。人只要能够静下心来去听听自己的心跳和自己体内那无声的声音,就可以豁然开朗。这种心态是人的经历和思考达到一定高度的产物,是不可强求的。刻意的去追求这样的一种心态反而会使自己走的越来越远。因为,追求本身就是一种欲望。


    我并不认为自己已经理解了世界的真义,但是我常常在思考中觉得世界的深奥,我感觉到某种东西的存在,但是说不出那是什么。我也曾感觉自己离他近了一步,但是同时我会生出一种高兴出来,一种“有所得”的高兴。这种高兴往往将我送回了原来的位置。我知道那就是佛家修炼的时候要戒除的“欢喜心”。


    依旧想起泰国的那个“活佛”来,见他的时候他正盘坐在一个蒲团上。很安静、坦然地表情,那种表情里面包含很多的东西,让你觉得一种深度,同时他又是宽容的,他的眼神没有愤怒、仇恨、欢喜、骄傲......似乎世间的一切都被他看透,他的眼神充满着安详,有一种包容万物的深邃。短短的几句交谈,就感觉到他声音中有种让人平静的力量......

    几年过去了,我依旧在某些时候想起他来,我在想:在他的世界里是什么都有,还是什么都没有呢......

风沉_t

佛&优昙华

新人写手,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嘎嘎嘎。

——正文开始——

“佛前有花,名优昙华,一千年出芽,1一千年生苞,一千年开花,弹指即谢,霎那芳华。”

佛前长了枝花,佛左等右等,几百年,不长芽,一千年过去了,长芽了。佛自成佛后,情绪没有过大的波动了,但是在这时,佛得承认他动了佛心。又几百年过去了,佛尽心照料,花在西方梵境有灵气,仙水的日日滋养下,修出了灵识,但此时他也仅仅只是有着灵识罢了。又一千年过去了,生苞的花能化形了,化成了十二、三岁的少年,对着前来浇水的佛打招呼。佛呆楞了下,走了过去,摸摸他的头,“名字为何?”“不知。”“名优昙华,可好?”“好。”

几百年的时光陪伴下,佛古井无波的心上......

新人写手,第一次发文,有点小紧张,嘎嘎嘎。

——正文开始——

“佛前有花,名优昙华,一千年出芽,1一千年生苞,一千年开花,弹指即谢,霎那芳华。”

佛前长了枝花,佛左等右等,几百年,不长芽,一千年过去了,长芽了。佛自成佛后,情绪没有过大的波动了,但是在这时,佛得承认他动了佛心。又几百年过去了,佛尽心照料,花在西方梵境有灵气,仙水的日日滋养下,修出了灵识,但此时他也仅仅只是有着灵识罢了。又一千年过去了,生苞的花能化形了,化成了十二、三岁的少年,对着前来浇水的佛打招呼。佛呆楞了下,走了过去,摸摸他的头,“名字为何?”“不知。”“名优昙华,可好?”“好。”

几百年的时光陪伴下,佛古井无波的心上荡出了一丝涟漪。佛想“我是爱他的,是普度众生的爱。”优昙华很爱佛,他见众生日日朝拜心道“我很爱佛,是恭敬如众生的爱。”又一千年,忽的一天,佛照例端着仙水,却见优昙华向他奔来“佛,我好像要开花了。”两人此时都不明白将会发生的事意味着什么。忽然的,少年现出了本体,那骨朵儿一下子绽开,艳丽又清冷,如同那冷冷清清的风风火火。刹那间,花谢了,渐行渐远的少年声“佛,我爱你。再见了。”

佛的心口缺了一块,他不明白为什么,每日端去仙水,却不知该给谁。

那日的万仙众会,月老同太上老君叨叨着他新研制出的红线“爱,牵上不离,生死相伴。”千万年来未曾向人搭话的佛向月老讨了红线,又去药仙出找寻花种。

“为你,再等千年,心甘情愿。”

而幸得,千年所待,不负己,亦不负你。

“佛,我回来了。”

红线入指,情牵绵绵。

“优昙华,年年长伴。此外,我爱你。”





“我不想普度众生,我只想爱你。”

                                                 ——佛


                                             ——end。

谛灵

【CH/穗深城拟】压迫/调情黑暗系

本篇为【CH城拟/粤家人·穗中心】梦境 穗深番外,梦境原文详见:https://www.lofter.com/lpost/73fe531e_2b5633b8c


“广州,你在干什么!”深圳怒吼道,用危险的眼神直视着穗,但这只不过引起了穗的好奇心。

“干什么?”穗笑了笑,深感到脖子上项圈的猛地收紧,全身脱力地倒在地上,窒息感令他干呕,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直至放弃。

“当然是干你啦,我亲爱的深,我要好好惩罚你,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佛和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阿深,我是说,我的狗

“坐好,不要乱动,我可不想让你难受,毕竟...”

我们可是要做一辈子......

本篇为【CH城拟/粤家人·穗中心】梦境 穗深番外,梦境原文详见:https://www.lofter.com/lpost/73fe531e_2b5633b8c


“广州,你在干什么!”深圳怒吼道,用危险的眼神直视着穗,但这只不过引起了穗的好奇心。

“干什么?”穗笑了笑,深感到脖子上项圈的猛地收紧,全身脱力地倒在地上,窒息感令他干呕,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直至放弃。

“当然是干你啦,我亲爱的深,我要好好惩罚你,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佛和你不会有好下场的,阿深,我是说,我的狗

“坐好,不要乱动,我可不想让你难受,毕竟...”

我们可是要做一辈子的恋人的

“你,不,是,广,州!你个疯子,放开我!你不要用他的皮囊来同我说话!你这个畜...咳咳咳!”深气竭声嘶地喊道,穗见状沉下脸色,把深狠狠从地上拽起来,再丢到地上,深倒吸一口凉气,忍气吞声。

“阿鹏,你这个样子一点儿也不听话...”

“看来需要我来调教一下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穗轻轻一笑,说着慢慢化成女体,之后不紧不慢地褪下深的衣物。

“你要做什么?别动我!”鹏挣扎起来,但奈何穗在他的上方,根本没用。穗看都不看他一眼,自顾自地将一件件衣服丢在一旁。

“知道吗,阿深,”穗在深的耳旁吹气,“我要干你,让你乖乖听我的话,”

“等等,你不能这样做!混蛋!你这是在犯法!”深无力地挣扎着。

“犯法?拜托了阿鹏,这不是犯法,这叫勾引,好吧?况且我现在是女人,碰一下你男人怎么算是犯法?这只能算私生活啦Darling,我真的好喜欢你...”说着穗用力地咬着深的脖子,直到出血为止,她才收回了尖牙利齿,笑嘻嘻地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深,更加高兴地安抚着他可怜的身子。

“阿深,你好可爱,你说,让我永远拴着你好不好?我会很轻对待你的...”

“你这个死变态!穗不是这样的人!他是...”深逐渐停顿下来,其实自己也说不准和穗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绝不是指现在这个暴虐的‘穗’。

“他是什么啊?你说啊深,不过是一个软弱无能的所谓的大哥,他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现在的我开放兼容。你就从了我吧,没用的,你已经不属于他了,阿鹏”

“我会让你听话的,孩子,就像最初时的那样”看着深绝望的眼神,穗扯出一个阴森的笑容,随后顾不上别的,她只想让身下人好好地待在他身边,眼神倒映的只有她一人,独属于她一人的。

“不要...”

“穗,你忘了,粤哥吗?!停下来!”穗突然放下手,眼神惊慌失措地看着深,“我做了什么啊...”

“不...粤哥...哼,阿鹏,很坏的孩子,只能继续欺负你了...”穗的眼神本是清澈透明,随后一股暗红色涌入她的眼眶,暴力,前进,夺回他!

“穗...啊!”

“穗,穗,不要,不要...”

“求你了,阿穗,想想粤哥...”听到粤哥,穗并没有停下,反而是更加发泄似地像更深处探究,血液,涌出来了...疼痛...遍布全身...

“为什么要提及他,为什么要提及他啊!阿深!为什么你不去注意我!”

“穗...”

“别这样,我好累啊...”

“想想弟弟妹妹们,阿穗,你不是现在这样的...嗯啊!”更狠心地捣弄,深浑身颤抖着,眼泪不自觉掉落下来,阿穗...回来啊...

“阿穗...”

“阿穗...”

“回来...”

“您想想,京爷,沪爷,冀爷,弟弟妹妹们,清远,潮州,湛江啊!”

“穗...”

“我爱你...”说完后深两眼发黑晕了过去,脖颈上还有着一个针眼,穗手里的空针筒证明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她邪恶地笑道,用手轻抚他的脸颊。

“还是现在听话呢,阿深,我喜欢你这样”穗自言自语道,“从今以后,你只会服从我的命令,永远也不会反抗了,我也爱你呢”

穗抱住了早已昏厥的鹏,亲吻着他的唇瓣,他们十指相扣,紧紧挨在一起,永远成对,不离不弃。

“阿穗啊...”佛靠坐在门上,胆战心惊地心想着,“阿穗已经把鹏哥给控制了吗...看来,很快就要到我了...”

“阿穗啊...你会怎样把我置于水深火热之中呢...我一定要让那个原来的你回来,完整无损的回到我们——整个粤家人,种花大家庭中的,等着我!阿穗!”佛暗暗下自决心,随后起身离开,他不知道的是,穗正对着门口微微一笑。

“阿佛啊,下一个目标,就是你咯!等着我吧,阿佛。”


作者:稍稍说一句,穗佛的后续已经写完,到时陆续会发送,请及时查看!谢谢各位_(: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