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佛剑分说

15.3万浏览    2031参与
阿蒙阿蒙233

鬼麒主:孩子跟吾学,‘儿砸,我是你爹!’😏😏


道友:(ノ=Д=)ノ┻━┻  系来!!!


鬼麒主:孩子跟吾学,‘儿砸,我是你爹!’😏😏


道友:(ノ=Д=)ノ┻━┻  系来!!!

無霜

佛問萬歲\\^^// 雖然過年大和尚蹦迪沒帶上小果子~但還是可以在期待下下次~

視頻感謝:蝴蝶太太


佛問萬歲\\^^// 雖然過年大和尚蹦迪沒帶上小果子~但還是可以在期待下下次~

視頻感謝:蝴蝶太太


三川素
  金鳌奖贺年里没有出手金银净...

  金鳌奖贺年里没有出手金银净琉璃菩萨,有点遗憾,摸个鱼

  金鳌奖贺年里没有出手金银净琉璃菩萨,有点遗憾,摸个鱼

上官恒山

P1  多才多艺一起蹦迪

P2  可爱瞬间

P3  素还真仗着分身当众行凶

P4  梵天见义勇为,给了袭灭天来7个大比兜

P5  可爱瞬间

P6  素还真逗师弟

P7  师兄弟读书,谈谈打瞌睡

P8910   aka人间核武暨物理超度讲师,感谢支持

P1  多才多艺一起蹦迪

P2  可爱瞬间

P3  素还真仗着分身当众行凶

P4  梵天见义勇为,给了袭灭天来7个大比兜

P5  可爱瞬间

P6  素还真逗师弟

P7  师兄弟读书,谈谈打瞌睡

P8910   aka人间核武暨物理超度讲师,感谢支持

無霜
新春DJ擔當的大和尚怎麼沒帶小...

新春DJ擔當的大和尚怎麼沒帶小果子出來玩玩呢😂

希望榜上有果子~

新春DJ擔當的大和尚怎麼沒帶小果子出來玩玩呢😂

希望榜上有果子~

阿蒙阿蒙233

  鬼麒主:为何吾会是搞笑担当,而不是智者担当?🤔🤔🤔

  鬼麒麟:算了吧你。自称“八部之智”的你,首次单独行动之时,就被君奉天给做掉了。

  鬼麒主:既然鬼者被打上了tag,那鬼者就去找嗤罗显摆。至少在同志面前,我是个胜利者。

  

  

  ps:好怕鬼爹又被嗤罗打哦,默默为他祈祷。

  

  这名道友内心os:_(:з」∠)_

霹雳的坑,这辈子我是跳不出去了😂😂😂


  鬼麒主:为何吾会是搞笑担当,而不是智者担当?🤔🤔🤔

  鬼麒麟:算了吧你。自称“八部之智”的你,首次单独行动之时,就被君奉天给做掉了。

  鬼麒主:既然鬼者被打上了tag,那鬼者就去找嗤罗显摆。至少在同志面前,我是个胜利者。

  

  

  ps:好怕鬼爹又被嗤罗打哦,默默为他祈祷。

  

  这名道友内心os:_(:з」∠)_

霹雳的坑,这辈子我是跳不出去了😂😂😂

阿蒙阿蒙233

  ps:自从看来了霹雳惊涛之后,一提到“佛剑”,脑子里就自动播放佛剑的武曲。

  然后,佛剑踏着坚定的步伐,念诗号“杀生为护生,斩业非人”。

  然后的故事,如下

  

     ≡ ∧_∧  ∧_∧ 

     ≡(#`Д´)⊃ ;;;)Д`)

      ≡/つ  /  ⊂ ⊂ ...


  ps:自从看来了霹雳惊涛之后,一提到“佛剑”,脑子里就自动播放佛剑的武曲。

  然后,佛剑踏着坚定的步伐,念诗号“杀生为护生,斩业非人”。

  然后的故事,如下

  

     ≡ ∧_∧  ∧_∧ 

     ≡(#`Д´)⊃ ;;;)Д`)

      ≡/つ  /  ⊂ ⊂ 

       / 

阿蒙阿蒙233

  最近接二连三出现的这些标语,被苦境居民频繁投诉。

  德风古道表示,会尽快查出“罪魁祸首”。

  

  (\-_-)\  ┯━┯  (〃′o`)

  玉离经:看来,德风古道又要忙一阵子了

  云忘归:我同皇儒前辈请了长假,打算去云游了

  玉离经:可否试着定下来?就算是…为了吾……和德风古道

  云忘归:好,这次吾会留下来陪你

  

  最近接二连三出现的这些标语,被苦境居民频繁投诉。

  德风古道表示,会尽快查出“罪魁祸首”。

  

  (\-_-)\  ┯━┯  (〃′o`)

  玉离经:看来,德风古道又要忙一阵子了

  云忘归:我同皇儒前辈请了长假,打算去云游了

  玉离经:可否试着定下来?就算是…为了吾……和德风古道

  云忘归:好,这次吾会留下来陪你

  

無霜

伽藍‧星動-08

近距離盯著問菩提小臉,任憑他那些不痛不癢的拳打腳踢在自己深黑廣袍上,看著完全不怕自己的問菩提,隳魔此時有個極荒謬的念頭劃過心中。


六道眾生皆謠傳說吃下因果之子能增長道行靈力,吞了他只是瞬息之事,但那片令自己舌尖感到甜美解渴的小小金葉卻要從此消失天地間。


不吞下他,亦不可能放任他跑回村莊讓那些魑魅與自己手下生吃活吞,不如困在自己掌心上好好玩弄一番,身為隳魔總是喜愛看人類崩潰或失控的表情,那可有趣得多。況且今天這番女娃娃打扮著實讓人覺得……趣味而且想要捏碎。


勾......

近距離盯著問菩提小臉,任憑他那些不痛不癢的拳打腳踢在自己深黑廣袍上,看著完全不怕自己的問菩提,隳魔此時有個極荒謬的念頭劃過心中。

 

  

六道眾生皆謠傳說吃下因果之子能增長道行靈力,吞了他只是瞬息之事,但那片令自己舌尖感到甜美解渴的小小金葉卻要從此消失天地間。

  

 

不吞下他,亦不可能放任他跑回村莊讓那些魑魅與自己手下生吃活吞,不如困在自己掌心上好好玩弄一番,身為隳魔總是喜愛看人類崩潰或失控的表情,那可有趣得多。況且今天這番女娃娃打扮著實讓人覺得……趣味而且想要捏碎。

 

  

勾起那綰得整整齊齊,漂亮且長及腰後的柔軟金辮,突然就很想試試看,弄哭這個傳說中的因果之子。

  

 

唔啊────!』似乎聽見了自己手臂骨節移位的碎裂聲,生生被隳魔枯爪折彎了右臂的問菩提,彷彿能感受到方才那只兔子死前的深深恐懼。

  

 

劇烈疼痛衝腦而上,從來沒有受過此等疼痛折磨的問菩提,痛得抽氣低呼瞬間腦識空白一片,秀氣小臉此時緊緊擰在一起,牙關緊咬著的同時,問菩提左手掌心應聲抓住隳魔爪臂,瞬息間菩提金葉流曳旋繞,佛氣聖芒自掌心燦現!

 

  

喝────』闃黑的模糊身影狠狠晃動了好大下,瞬間狠狠將問菩提往地上摔去!

 

  

只見問菩提猶如破碎的布娃娃般被擲丟在塵土中,半响一動不動,亦無半點哭鬧。

 

  

被菩提金葉所傷的尊貴隳魔,體內那股惡念直往天靈蓋上湧,太陽穴一跳一跳的牽連著額角代表正在忍著疼痛與極度不悅。甚至能聽見自己流動在血液中憤怒咆哮聲,想要狠狠捏碎眼前人生命,嗜殺本能在靈魂深處被瞬息喚醒。

 

  

我皇隳從來就沒有得不到的。』隱於廣袍中的蒼白雙爪再度現出,將倒落塵埃的問菩提再度捉提而起,以輕蔑冷眼注視著那雙早已紅了眼眶的清澈圓眸,滿意地感受到那小小身子不住輕顫。

 

  

你到底想做什麼?』眼前這只魔叫做皇隳?問菩提不願讓眼前這隳魔看出自己心中怯意,垂下雙眸強忍疼痛地呼吸著,暗暗記下這個名字。

 

  

想做什麼?因果之子問得好……』勾玩擺弄著問菩提那只被自己生生折彎後,失去知覺的嬌嫩右臂幾下,隨即伸向那尚有知覺的左臂,強硬地以枯指用力捏住,彷彿下一個動作就能折斷。

  

 

問菩提不得不慌張地抬起頭,沉默瞪視著眼前看不出表情的墮魔皇隳,那雙幽暗眸心像是要燒穿問菩提的靈魂般可怖。

 

 

 『對了,就是這種可愛眼神。』粗糙枯指扳弄著問菩提細嫩肩頭,搖了好幾下。『你沒哭,亦不懼怕我,是因為你背後有梵宇?還是那個道行深厚的佛劍分說?

 

 

 此刻的問菩提鬢髮全亂,本該耀金柔軟的髮辮鬆脫垂下了肩掉落頰邊,像極了被蹂躪過後的破碎娃娃,令人亟欲撕扯開來看看,這具身體的耐痛度能到什麼程度。

  

 

散亂佛氣在四肢百骸當中一點一滴往身體丹田聚攏,問菩提拚命地想要將心神專注,面對眼前危機唯有借助母親大樹的力量才有可能保住自己,所以當那沙啞邪惡的嘲弄聲傳進問菩提耳中時,佛劍分說名字讓問菩提的耳膜鼓震,方寸亦亂,需沉下氣才能穩住自己心神。

 

  

大和尚!他必須撐著回去見大和尚,或者等待大和尚來救自己────終究還是發現自己脆弱得不夠堅強,問菩提暗暗咬牙,將內心翻湧而上的驚懼與淚意壓下,守住本心同時等待著時機。

  

 

唔!』問菩提悶悶痛哼了聲,歪著頭鬢角發疼,只見骷爪直拉扯著他的髮辮幾下後,殘忍地利落截斷幾縷。

 

  

你身上的香甜味,是被哪個禿驢壓制了吧。』感覺自己的腦殼兒被眼前隳魔使勁扣住,那低沉枯啞嗓音蕩進耳裡,伴隨著天靈封印解開,震得問菩提全身體膚隱隱發麻。

  

 

頭一遭嘗到天靈內熾熱佛氣與惡寒魔氣相交衝突之感,問菩提難受地亟欲反胃嘔吐,肺腑開始像被制住無法呼吸,絲毫不得動彈之外幾乎要失去意識,但問菩提內心明白自己不能昏倒,定要抓準時機施勁反擊。

  

 

說話。

  

 

嗜血魔性氣息逼近讓問菩提難受地睜開雙眼與其直視著,只見詭譎紅光從近在咫尺眼前的隳魔雙瞳中映出自己一臉的蒼白冷汗。感覺自己正在淌著冷汗的臉頰像是被甚麼濕黏冰冷的軟舌舔舐著,問菩提回憶起那是動物間會有的親暱舐犢情深,眼前隳魔既惡且邪,這般過份行為只讓問菩提感到非常不舒服,於是略略偏過了頭想閃躲,卻無論如何都躲避不了。

 

 

 告訴自己不能害怕,問菩提深吸了口氣。被隳魔打開天靈封印後雖被魔氣所染,但同時更能與遙遠梵宇之中的聖菩提心意靈力相通連,只要他能借助母親大樹力量,問菩提甚至認為擊退眼前隳魔都不成問題。

 

  

嗡─────』眼前這只惡魔要自己開口,他便念咒給他聽!於是不驚不懼地,問菩提張嘴輕喊出薩埵心咒首言,剎那間自眉心隱隱有片片金葉旋飛而出。

 

 

 『想用梵宇禿驢們的箴言制我?

 

  

意識到問菩提竟能隱隱牽引著遠方某股巨大能量湧上,皇隳反手便是一枯掌用力掃過問菩提左頰,將人狠狠地打得偏過頭去。

 

  

班─────』倔強地轉回臉瞪著隳魔,問菩提忍著臉上那陣陣傳來的刮裂疼痛,再度用著嬌嫩嗓音喊出第二音。

 

  

只見問菩提每喊一字,體內熱氣與菩提聖氣奔騰旋合,菩提聖樹千萬年來所累積的清聖氣息猶如取之不盡般的湧入,問菩提丹田之氣瞬息層層上提,眉心金葉已然完全形成護主態勢,逼迫得隳魔不得不放手。

 

  

原本該鬆脫的枯爪此刻遭到問菩提以左手握住,隳魔枯臂不但粗壯且佈滿血筋甚是恐佈,問菩提小手連想抓住都無法牢牢圈住,但仍是固執地用力抓錮著,誓言要眼前此隳魔感受薩埵心咒威力所在。

 

  

該死!』遭充滿正氣的菩提金葉旋飛襲身而來的皇隳,枯萎乾燥的表皮瞬間感覺到猶如火燒針刺,而刻紋在禁世輝煌血肉與膚面上的隳魔斑斑白紋瞬間發亮,令握在其上的問菩提掌心感覺到灼熱難當。

  

 

兩人皆遭如火燒燙水滾灼的折磨,卻是一場誰也不肯先放手的拚搏。

 

  

薩─────』來到第四字的嬌嫩嗓音再無害怕。瞬間,問菩提耳中傳來似人似獸的咆哮,尖銳異常得貫入腦海意識中,問菩提連忙閉眸不看,守神不聽,小手強忍著陣陣灼燙感固執不放開那只枯臂。

 

 

 最後一字喝出,梵宇聖樹之力量已完全受問菩提召喚,莊嚴燦亮菩提巨樹寶相瞬降於這妖氣充盈的覷黑之夜中,聖樹散發出道道金束耀目,將眼前隳魔鎮壓得再也無力逃脫。

  

 

只差片刻,就能完全消滅眼前隳魔。問菩提再度睜眼想確認眼前的隳魔狀況,怎料已伏倒在地的皇隳竟抬頭對著自己邪魅一笑,接著毫無預警地對著自己張嘴就噴出一團污液而來!

 

  『啊………!


隳魔污液既腥且黏灼,問菩提下意識地舉起還能動的左手保護自己,深怕被這口污液染了自己雙眸視力,卻也因此鬆開了對皇隳的壓制,只是一鬆手,眼前隳魔便虛晃著黑影鑽遁入地底,瞬間再也察覺不到氣息。

 

  

感覺自己像是暫時安全了,於是倒地跌坐,問菩提力盡氣竭般低頭猛喘氣,雙眸禁不住泛起酸酸淚意,只是還在喘息的問菩提,連忙用左手衣袖擦拭著自己臉上污液。

  

 

不能讓大和尚擔心……我得……趕快回去。』低頭看著自己彎曲成不自然角度的右臂,問菩提試圖動一動指尖,卻只換來更多窒息般的疼痛感。

  

 

調息好內息,問菩提勉力起身舉步往村莊裡走去,不知為何他總有不好的預感壓在心頭,沉甸甸地讓自己心驚,小小步伐想跨大來走卻幾次欲跌。

 

  

終於回到熟悉的老松院落,問菩提再次抬頭揚睫,鎮守在此的老松已遭火焚呈枯枝,火勢逐漸蔓延開來,平凡不起眼的院落彷彿經過一場無形殺戮,現場彌漫著一股濃厚的血腥味。

  

 

幾具熟悉的小小身形橫倒在幾步外的老松樹底。

 

  

問菩提震懾地目睹著眼前所有一切,早上才玩在一起的童伴全數失了氣息,個個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大娘!千千!妳們在哪裡!

 

  

小小身影衝進榮家那甫遭火勢所侵襲的屋內,問菩提不慎被倒散一地的桌椅所絆倒,吃痛躺在地上的問菩提終於看見他要找的人────

 

  

向來對自己慈愛有加的大娘早已橫躺在地,滿臉淌著血淚看著自己,那張容顏染著淡灰色死氣,雙手卻仍是緊緊護著已遭外力狠心剖開的肚子,原本該是充滿生命能量的胎動早已止息。

 

  

大娘撐住,菩提救妳,菩提能救妳!』問菩提叫出了聲,七手八腳連滾帶爬地的爬過去,以滿手污血的左手握住那只逐漸冰涼的掌心。

 

  

聖菩提之光芒再度盈滿了整個小小空間,卻再也無法挽回任何生命,感覺彼此相握的掌心逐漸失去知覺,問菩提任由逐漸靠近的火舌捲身卻毫無痛覺,直到被趕來的佛劍分說抱離已遭火噬的現場。

 

  

─────菩提!』心疼叫喊,只因問菩提此時的表情是佛劍分說從未見過的。

 

  

彷彿靈魂整個抽離,不在那具身軀裏,小小心靈兀自承受著這排山倒海而來的悲傷與痛苦,幾欲崩潰。

 

  

菩提,看著吾。』小心翼翼地張臂抱住問菩提癱軟受傷的身子,佛劍分說那向來低沉能讓人安心的嗓音陣陣傳進問菩提耳裡,卻入不了心。

 

  

吾是大和尚,看著吾。』察覺問菩提那被折斷手臂與慘不忍睹的掌心傷痕,佛劍分說看著心若刀割,但首要必須讓問菩提回過神來,只能耐心再度輕喚著。

 

  

問菩提失神的空洞眼神終於轉向看著自己最喜愛也最信任的師兄臉上,本該澄淨開朗的圓眸中,此刻淚水潰堤,放聲痛哭。

 


沐月长安(大鸽子,但不能炖汤)

欢喜过甚番外(二)

  人物OOC警告

  男主佛剑分说

  

  写的很垃圾,都是瞎编的。

  

  

  阳光正好,僧人给路边的无名孤坟念往生咒,可贞在不远处扑蝴蝶。


  僧人笑了,想起她说,蝴蝶只有飞着好看,捉在手里便瞧见它不过是只虫子。


  他摇摇头,感慨她仍是孩子心性。


  “大师,”可贞跑出一头汗,浑身衣裳沾了不少灰,她道:“我想泡水了,哪里有河呀!“


  遇事不决找大师,不懂的也要问大师,大师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僧人略有些苦恼,“前方再走大约半日路程,那里有条河,你若想水了,就快些走吧。”


  可贞靠在他身上,一副累得要死的模样:”好累呀,我......


  人物OOC警告

  男主佛剑分说

  

  写的很垃圾,都是瞎编的。

  

  

  阳光正好,僧人给路边的无名孤坟念往生咒,可贞在不远处扑蝴蝶。


  僧人笑了,想起她说,蝴蝶只有飞着好看,捉在手里便瞧见它不过是只虫子。


  他摇摇头,感慨她仍是孩子心性。


  “大师,”可贞跑出一头汗,浑身衣裳沾了不少灰,她道:“我想泡水了,哪里有河呀!“


  遇事不决找大师,不懂的也要问大师,大师什么都会,什么都懂。


  僧人略有些苦恼,“前方再走大约半日路程,那里有条河,你若想水了,就快些走吧。”


  可贞靠在他身上,一副累得要死的模样:”好累呀,我走不动了,大师,我要脱水了……”


  “莫要如此娇气,”他点了点她的脑门:“也不要痴缠,男女有别,我教过很多次了。”


   她哼了一声,说道:“我才没有,我走累了嘛!才不是故意的……”


  他总是拒绝不了她,她也总是能得偿所愿。


  趴在僧人背上了,她得意洋洋的晃着腿,看着前方仿佛没有尽头的树丛,抱怨着:“咱们都走好久了,怎么还是没有人烟呢?”


  僧人也在想这个问题,他安慰她:“很快了,很快就能离开这里了。”


  “你累不累呀?”


  “不累。”


  他笑起来,笑容好像山间的流水一般清亮。


  前方的路越来越短,茂密的树林也逐渐稀疏,流水潺潺,可贞兴奋得从僧人背上跳下来,向前跑去。


  “大河!大师,真的有大河!你快来!”


  她跑得飞快,一溜烟就不见了,僧人赶忙上前追赶,却见她已脱了鞋袜,赤着脚站在河边。


  她要下水,僧人是不担心的。


  他无奈的笑着,真不知道这个刚学会走路没多久的鲛人是怎么跑那么快的。


  她下了水,妖相展现,那种不属于人类的妖异美丽让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她回头朝他笑了笑,一头扎进水里去了。


  僧人默默打算,以后若是到了人多的地方,可不敢叫她轻易下水了,倘若再惹来有心人的贪念,又是一场是非。


  可贞张着大嘴,追着鱼咬,锋利的牙齿,飞驰的速度,凶相毕露。她吃饱了,把自己的牙齿刷好,浑身都洗的香香的,闻不到一丝鱼腥味才作罢。


  她在水中游泳,漂亮的大尾巴像花一样展开了,开在僧人眼中,也开在他的心头。


  瞧了几眼,他忽而低头,有些怔愣。他为何看她,为何欣喜,为何情难自制?


  因为爱吗?


  他们顺着河又往前行走,不远处,他们找到了一个村庄。


  当了那么久的野人,终于见到活人了,


  可贞不喜欢人,她决定在河里待一晚。


  僧人和村民交谈的时候,她就在水下瞧着他们的影,波光粼粼,那抹白却比别的任何颜色都要亮眼的多。


  他又瞧她一眼,跟着村民进了村子里。


  趴在冰冷的河水中,可贞略有些苦恼,明明水温适宜,周围也很安静,可她偏偏睡不着。为什么离开了他,她就这样的不安呢?


  可贞忍了半晌,又悄悄起身,抖干尾巴上的水,化出双腿就往村子里去了。


  嗅着空气中遗留下来的味道,她游荡在村里的小路上,寻找着僧人的足迹。


  顺着气味,她轻车熟路的摸到了僧人的屋子里。


  从窗户翻进去的时候,僧人原本已经睡了,听到动静又赶忙起来。


  “可贞?你不是不进村吗?”


  可贞理直气壮的说道:“我不见人类,但是我想你想的睡不着,就来找你了。”


  明明语气很嚣张,说出的话却这样可爱,僧人笑了笑让出床榻:“那你来这里睡吧。”


  她伸着头在屋里瞅了一圈,迟疑道:“……那你睡哪?”


  “我不睡也可以,就在这打坐一晚守着你,等到天亮之前喊你起来。到时候你再回村外去,别叫人瞧见了。”


  僧人盘好腿,微弱的诵经声缓缓响起,平静又安心的感觉再次涌上来,她便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沉沉入睡。


  许是坐久了眼花,僧人瞧见了一个怨气所化的可贞虚影,她的唇一张一合,好似说着什么,但他什么也听不到。


  天边泛起微光,僧人赶忙将可贞叫醒。可贞倒是没闹脾气,她揉了揉惺忪睡眼,跟他约好子时之前还来找他。


  一天没有她的时光过去了。


  僧人坐在屋里,子时之前,可贞从窗边冒了头。


  她神秘兮兮的招手:“我在河边看到一朵很漂亮的花,快跟我来!”


  那双古灵精怪的眼睛瞧着他,他就昏了头一般,跟着她走了。


  河边果然有朵花,在月光下美的像仙子。


  “你瞧,我不曾骗你吧!”


  她不曾骗他,从不。


  僧人便微笑道:“这是昙花,又称韦陀花。”


  “韦陀?韦陀不是你们佛门一个尊者吗?怎么又成了花呢?”


  她蹲在地上,看看花,又抬头看看他,脸上是几乎凝实的疑惑不解。


  满头微卷的发落在了地上。


  僧人垂眸道:“相传昙花原是天上一个小花仙,后来凡心私动喜欢上了韦陀。玉帝得知后大怒,把昙花变做一朵小花,让她在每天里只有一个时辰的开花期。


        昙花非常痴情,她算好韦陀每天晚饭后下山挑水的时间,并选在此时盛开,只希望能借此见心上人一面,于是就有了“昙花一现,只为韦陀”的传说。”


  “是痴情人啊……”可贞有些期待的问:“那他们在一起了吗?”


  话一出口,她便萎靡了,有些难过:“是了,韦陀是你们佛门的,那他自然没办法和昙花在一起了。”


  僧人想安慰,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那张美丽的脸露出一抹哀凄,她忽然站起来,紧紧的拉着他的手:“你是谁,你是谁啊?”


  “什么?”僧人整个懵住,脑子当机。


  “你是谁?”


  “我?”


  什么意思?什么是谁?我是谁?


  水一样的月光打在女妖身上,美得让他移不开眼,昙花一现为韦陀,她为谁?他又为谁?


  可贞走近,踮着脚抱着僧人的肩膀。


  太近了,这个距离,可他不想分开。


  “大师,你是谁?”


  一向什么都会、什么都懂的僧人此刻却不明所以,一头雾水。


  距离很近,她的唇几乎碰上他的,却又在咫尺之距停下。


  他喉结微动,忽然很想吻她。


  “我就是我,就在你的面前。你分不出吗?”


  可贞沉默,如深海一般的眼眸里只有他的倒影:“我当然认得出,可你呢,你认出了吗?你是谁?你是昙花还是韦陀?”


  “昙花?韦陀?”


  他下意识想说自己是昙花,却又觉得哪里不对。


  此时时空如水纹波动,像是脆弱的壳要破了。


  天光大亮,昙花谢了,花托萎靡不振低下头去。


  忽然间纷纷扰扰,许多村民出现在四周。


  那些人手中拿着农具,目光有惊愕有鄙夷。


  “佛门大师竟与妖物厮混在一起,真是有伤风化!”


  “我佛慈悲,怎会有这样淫乱的僧人!”


  “那妖杀过人的!她要杀人的!”


  “她杀人!”


  “她杀了人!”


  “杀人了的妖物不该活着!”


  “人人有罪,圣行者斩罪之路上却不舍斩杀此妖么?”


  “杀了她!”


  “杀了她!”


  “杀了她!”


  ……


  僧人面对着自己心中最不愿面对的场面。


  当他看向可贞,却看到她妖化,那些对她指指点点的的村民她一爪子一个,干净利落。


  她道:“看我做什么?杀呀!”


  “杀?”


  “杀!”


  “不能杀!”


  可贞微笑,听话的收敛锋芒。


  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村民们便一拥而上,将可贞五花大绑捆起来。


  这个场景很眼熟,眼熟到僧人的头隐隐作痛,他好像看见可贞如同一条鱼一样,在砧板上被人一刀一刀片成片,有人举起斧子,一刀砍下她的头颅。


  美人头落下,落在地上的泥污里,那之中不知是血还是污水,占满了她海藻般的长发。


  “不!不能!不能啊——!”


  可贞不能死,不能死,他不能再让她死一次了。


  僧人拦住村民,他问:“这妖如何处置?”


  “当然是杀掉了!你一个大和尚不杀生,别站在这挡路。”


  杀掉……


  杀?


  谁对?谁错?


  谁在杀谁?


  可贞杀人了。


  人又要杀她。


  罪孽……人人有罪……众生皆罪……那他究竟是为何而来呢?


  圣行者,圣行者……


  “啊————!”


  他奔过去抱住可贞,疯了一般仰天长啸。


  可贞挣开绳子,抚摸着他的脸颊,不断的流泪:“你醒来吧,醒来吧……”


  醒?


  悟?


  可贞吻着他的眼睛,虔诚的祈祷,“吾就此彻底消失,祝愿你都路畅通无阻,祝愿你永远能坚守本心,祝愿你彻底跨过我这一关,成为德高望重的高僧。若我在天有灵,护你一生平安……”


  她的泪滴进他口中,结成一颗珍珠。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谁?!”她嘶吼着喊出声。


  “……我……我是……”


  “我是佛剑分说!”


  “分说,不分说,不由分说。圣行之路,佛剑分说!”


  话音落,眼前忽然白光闪过,他的耳边出现了别的声音。


  剑子呼喊着他的名:“佛剑!你醒了?!”


  疏楼龙宿从外面进来,身后跟着端着药碗的穆仙凤。


  “汝可算醒了,吾与剑子这几天眼都没合过,生怕汝醒不过来了。”熟悉的儒音絮叨着:“谁能想到那抹小小的怨气竟能进入汝的身体,导致你陷入心魔无可自拔。”


  龙宿选择性隐瞒了大夫说也有可能是佛剑分说暂时自己不想醒来的事。


  佛剑分说坐起身,一张嘴,口中掉落一颗拇指大的粉红色珍珠。


  很美。


  但他却莫名觉得,这是一种血泪流尽了才呈现出的斑驳。


  剑子问道:“这是什么?怎么会在你嘴里?你梦到什么了吗?”


  “吾……吾想再看看那件鳞甲。”


  疏楼龙宿眯着眼,好似捕捉到了什么:“你来吾此处已看了许多次了。”


  佛剑分说接过药碗一口饮尽,口中喃喃着:“缘尽了,缘尽了……”


  疏楼龙宿让人把鳞甲搬来,瞧着佛剑分说把鳞甲翻了又翻,摸了又摸,最后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瞧见了鳞片下刻着的含章二字。


  ——完——

沐月长安(大鸽子,但不能炖汤)

欢喜过甚番外(一)

  人物OOC警告⚠

  

  纯白的世界,思绪纷纷扰扰。


  他一睁眼,就看到可贞在他面前,脸上带着微笑。


  “大师,你醒啦!”


  她捧起几个通红的野果,献宝似的送到他的面前:“这是我刚才找的,很甜!”


  他愣了愣,很快便回过神,微笑着,目光温柔。伸手去,只拿了一个果子:“多谢你了,不过我不饿,你吃吧。”


  “不行,要吃。”


  可贞有些生气的把果子都塞进他手里,转身离开了。


  他愣了一下,笑便止不住了。


  终于离开了海边,他打算带可贞四处云游。


  可贞虽然是妖类,但到底是个妙龄女子,若是随他在寺庙中修行,于礼不合,......


  人物OOC警告⚠

  

  纯白的世界,思绪纷纷扰扰。


  他一睁眼,就看到可贞在他面前,脸上带着微笑。


  “大师,你醒啦!”


  她捧起几个通红的野果,献宝似的送到他的面前:“这是我刚才找的,很甜!”


  他愣了愣,很快便回过神,微笑着,目光温柔。伸手去,只拿了一个果子:“多谢你了,不过我不饿,你吃吧。”


  “不行,要吃。”


  可贞有些生气的把果子都塞进他手里,转身离开了。


  他愣了一下,笑便止不住了。


  终于离开了海边,他打算带可贞四处云游。


  可贞虽然是妖类,但到底是个妙龄女子,若是随他在寺庙中修行,于礼不合,也……于名有损。


  只好四处游历了,不知她能吃得这样的苦不能。


  也许是能的吧?


  他们在路过的破庙中休息,庙中神像落满灰尘,可贞接了水来,僧人一点一点把尘埃拭去。


  他奉上贡品,虔诚的跪在佛前。


  可贞不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情,瞧见他要开始做功课,她就开始走神。


  一只蝴蝶,一只蜘蛛,哪怕是随风飘零的落叶,也能轻易的把她引走。


  僧人无奈嘱咐道:“莫走远了找不到你。”


  她应都不应一声,等到僧人不再敲木鱼,她的小脑袋就从门外探出来,眼睛亮晶晶的,身上都是灰。


  比没打扫的佛像还脏。


  但她手上一定捧着什么让她很喜欢的东西。


  这次的,是只半个手掌大的毒蜘蛛。


  僧人一惊,“把蜘蛛放下!”


  受到呵斥,可贞委屈屈的,还是放下了,蜘蛛走之前,却咬了她一口。


  流血了。


  僧人皱着眉,将那蜘蛛送远,任它逃离。


  他捧着她的手,看着那泛着青乌的伤口,在伤口周围按压几下,泛出的血是乌黑的。


  “把血吸出来。”他教她。


  “……疼……”她哭唧唧的,冒出了眼泪。


  “吹吹就不疼了。”


  女孩的眼睛泛着水光,可怜可爱,只顾着委屈的瞧他,却吝于亲自吹一吹受伤的伤口。犹豫片刻,他叹了一声,俯身吹了两下。


  污血一点点被他吸出,吐在一边。他漱了口,牵着她找了草药,又嚼碎给她敷上,语重心长的教育她好几天。


  她从海里来,鲛人在那片海是霸主,哪有什么动物敢伤她,上了岸满心好奇,什么都想见见,却不能我行我素横行霸道了。


  可贞不服气:“大不了我下次小心点嘛!”


  僧人点着灯,回头笑她:那下次可莫要寻我哭鼻子。”


  可贞瞧着他,脸便红了,喏喏应声:“是是是,我知道了。”


  她暗地里腹诽,才不会哭鼻子呢。


  暖色的光照在他脸上,他手中佛珠不停转动。


  她看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


  僧人闭着眼笑了笑:“睡不着吗?”


  可贞歪着头笑,“我不用再听故事了,我不是小孩子,能自己睡觉。”


  天黑了,只有他的身边是光明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睡着了,一脑袋歪倒在他怀里。


  破庙里只余一盏孤灯,久久无语。


  第二日起来赶路,他们好似误入了森林深处,走了半天都看不到人。


  可贞一路走一路拿着僧人认出的能吃的野果做零嘴。


  忽然间,她神色凌厉起来。


  空气里有野兽的气息……


  她挡在僧人面前,前方很远的地方出现了乌黑的一团,到了面前才看出是头熊。


  感受到了威胁,她张牙舞爪的就冲了上去,这里虽然不是她的主场,但黑熊照样被打个半死,正当她要利落割喉时,手却犹豫了一下。


  他……他见不得杀生吧?


  “小心!”僧人忽的喝道。


  黑熊眼见可贞注意力转移,为求保命,奋力一击。


  僧人瞬息向前,挡住那一击,干脆利落将黑熊击昏。


  “对战之中怎么走神?!”他难得斥责她:“若是你面前的是别的高手,瞬息之间,足以使你丧命了!”


  可贞知道自己这次大意了,也不敢反驳。她从前在海中根本不会有此差错,不过是因为在意他才……


  思及此处,可贞满心羞愧,低着头,咬了咬牙,越发不敢看他。


  “……我错了,你莫要生气,我、我只是想,出家人见不得杀生……”


  他的气也消了,不知名的感觉盈满内心,再瞧她,更觉可爱。


  “莫哭,”他接住她掉的小珍珠,安慰道:“我方才看到树丛里有龙葵果,你莫哭,咱们去摘果子吃。”


  她拉着他的衣袖,轻轻扯了扯,小声道:“今晚还要听故事。”

無霜

蝴蝶太太蒐來的💗💕

小果子的各樣神情和散髮都好美

大和尚果然還是正裝最爲莊嚴!


蝴蝶太太蒐來的💗💕

小果子的各樣神情和散髮都好美

大和尚果然還是正裝最爲莊嚴!


雪菜鱼

  【三先天原剧向】如是我闻

  

  

  

  

  

  没改线if向

  龙宿杀剑子,佛剑杀龙宿,最后退隐大雪原

  第一次尝试剧情向剪辑    剪的不是很好 请原谅我渣剪

  剪辑有参考【三先天    一念即苦BV1Gs411r7sP  太太剪的特别好  是我入坑三先天的启蒙


  感谢

  【三先天原剧向】如是我闻

  

  

  

  

  

  没改线if向

  龙宿杀剑子,佛剑杀龙宿,最后退隐大雪原

  第一次尝试剧情向剪辑    剪的不是很好 请原谅我渣剪

  剪辑有参考【三先天    一念即苦BV1Gs411r7sP  太太剪的特别好  是我入坑三先天的启蒙


  感谢

赤欲千金酒

原来佛剑分说的眼睛是紫色的,好漂亮喔。

其实他身上带的还不少,耳钉啊扳指啊,是酷和尚。

这个偶看上去嘴唇微嘟,肉肉的很好亲的样子,叶小钗这部的偶也是,都是下唇肉肉的,脸也肉肉的。

原来佛剑的飘带也有那么长。

原来佛剑分说的眼睛是紫色的,好漂亮喔。

其实他身上带的还不少,耳钉啊扳指啊,是酷和尚。

这个偶看上去嘴唇微嘟,肉肉的很好亲的样子,叶小钗这部的偶也是,都是下唇肉肉的,脸也肉肉的。

原来佛剑的飘带也有那么长。

太虚隐没

【佛书】一些小故事


梦凡的工作室在田边,养了很多很的猫。

有一天梦凡在整理一页书的偶的时候,一只猫从他和偶中间蹭过去,梦凡转头想看看是哪个小淘气这么皮呀,结果什么也没看到,在转头回来,连木偶也不见了。

梦凡问你究竟是我的猫还是一页书,一页书看着他不说话,转头噌的一下消失在黑夜里。

然后那个不知道是他们家的猫还是一页书的一页书跑jh家去了

“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一页书,会自己跑的”“……你有病吧。”

结果jh一转头,就看到了梦凡说的那个玩意儿。这个一页书不说话,你靠近他他就盯着你看,虽然小小的但站得笔直,没有怯生的样子,你想再靠近一点,他就噌的跑走了。“歪,刘梦凡,你到我家来一下,我他妈好像也病了”

然后......


梦凡的工作室在田边,养了很多很的猫。

有一天梦凡在整理一页书的偶的时候,一只猫从他和偶中间蹭过去,梦凡转头想看看是哪个小淘气这么皮呀,结果什么也没看到,在转头回来,连木偶也不见了。

梦凡问你究竟是我的猫还是一页书,一页书看着他不说话,转头噌的一下消失在黑夜里。

然后那个不知道是他们家的猫还是一页书的一页书跑jh家去了

“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一页书,会自己跑的”“……你有病吧。”

结果jh一转头,就看到了梦凡说的那个玩意儿。这个一页书不说话,你靠近他他就盯着你看,虽然小小的但站得笔直,没有怯生的样子,你想再靠近一点,他就噌的跑走了。“歪,刘梦凡,你到我家来一下,我他妈好像也病了”

然后这个一页书在Jh家找啊找,结果找到的佛剑只有一个头,然后就很生气的拍打jh的头。

然后梦凡跟jh就找啊,找他为什么就能动了,想办法让佛剑也动起来,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想了很多办法,佛剑还是一尊木偶啊,一页书就抱着佛剑不说话,有一天早上,他们发现这个一页书不动了,也变回木偶了。后来梦凡的工作室里多了一只猫,这只猫从来不叫,也不亲人,只喜欢蹲在车床边看梦凡车偶头。



有个和尚在雪山上遇见了一只雪豹,雪豹很虚弱了,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上山的村民,正要吃掉他。和尚说众生有情惜命,你不要吃他。雪豹说我不吃他我就会死,我不是众生吗。和尚说那你放了他,我给你吃。

雪豹就把和尚叼到山洞里,然后和尚看着雪豹坐着等着被吃,风雪呼呼的吹着和尚困过去了又醒来,雪豹还是没有吃他,只是缩在一旁看起来就要死了,然后和尚就开始在雪山里找各种照顾它,雪豹看见和尚冷,就把和尚卷进自己毛绒绒的身体里。慢慢地豹子居然也好了。

和尚看到雪豹好了就打算离开,雪豹却突然说你答应要给我吃的,你说话不算话吗。和尚想也罢,还是兽性难改,就脱了衣服等着它来吃掉自己。

结果这个吃法跟他想得不一样就是了。

日了许久豹子觉得和尚吃它吃得太辛苦,红着脸水淋淋的喘不过气来看起来就要撑不下去了,就变成了一副银发的人形模样。

和尚说你是野兽也就罢了,既然你已经修出人形,那我也没法回寺院了,你还是吃了我吧。雪豹说我不懂。我只想你留下来陪我。和尚说你不需要懂,你的世界是纵欲而行,我的世界不是。业力轮转,你吃了我,我们倒还会有机会再见。希望你下一次不再是畜生,而我也有更大的能力选择。

雪豹在第二个冬天来临的时候把和尚吃了。很多次轮回之后,和尚生为梵天,雪豹成为了佛剑,天佛尊赐他无杀生罪,但他命里有一道过不去的劫,出佛身血。



有一位小姐要过桥。

小溪并不宽,但溪水深且急,小木桥不知道什么时间断了。溪涧对面有一个和尚,和尚看到小姐,就解下袈裟铺在溪涧中间,请她过桥。小姐说袈裟代表你们佛门的如法,你让我用脚踩着过去,不是不敬吗?再者即使它代表了如法,也依然只是一块布料而非桥,我走上去,不是依然会落水吗?和尚说是如法是布料还是桥,只看小姐信不信佛。

小姐说是你解下袈裟让我过桥,我不信佛,但我信你。说着踏过了袈裟。

后来小姐思念和尚,早早离世。和尚来到小姐的墓前,解下袈裟盖在她的墓碑上。



依然是一位小姐。这位小姐生在代代奉佛的家庭,每天清晨都会怀抱着大把的莲花,去城中寺庙供花。

小姐在寺庙前看到一个乞丐,每天她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匍匐在寺前,她供完花出来后就已经离开。

有一天小姐终于忍不住去问他,你有什么要祈求的,为什么不去佛前说呢。乞丐说我没有供品,我不能进去。小姐就从怀里拿了一朵花给他,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乞丐在佛前供上花伏拜之后,小姐又问,你祈求了什么呢。乞丐说我发愿这世上不再有像我这样的人。

小姐看了看乞丐,从怀里再拿出一朵花递给他,乞丐接过手中说,我希望我们来生再见。



这个故事说的是梵天多年苦修,已接近圣人,却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临死前他跟净琉璃说,让佛剑分说来,吃了他的身体,就能通晓一切。佛剑分说捧起梵天的身体,第一口,他知道了所有过去的事,第二口,他知道了所有正在发生的事,第三口,他知道了所有即将发生的事。

这时候佛尊现身阻止他,说即使是梵天,你吃他身体依然是不对的。并且要他发誓,不可泄露他知道的东西。


结果佛剑分说知道了一切却不能说出来。他知道战争必然发生,他知道每一个人的结局,他知道苦集灭道最终的归宿,他得到了预知能力,却无法阻止任何事。

他知道他爱他,却无法再回应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