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佛罗伦萨

54053浏览    3106参与
山崩心跳yu

绘画好像比雕塑更容易被夹啊(冒汗)🌚💦🙈

绘画好像比雕塑更容易被夹啊(冒汗)🌚💦🙈

一只爱干饭的狮院girl+爱非

你好,再见(四)功贝/伦萨

意大利 下午四点

“Dylan,”萨沙紧紧跟着钟逸伦,“我们要去哪啊。”

小家伙蹦蹦跳跳的,像只小兔子。钟逸伦忍住了笑容,摸摸萨沙的头发,“去见一个人。”

“谁啊?”

“一个……有故事的人。”

萨沙知道他是来干嘛的,刚开始,他一心都扑在立功上,他想在地狱有一席之位。可现在,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打仗,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温暖的家,为什么不能一直呆在Dylan身边……

他还太小,其中的利益关系,他不懂。

“Dylan…”萨沙一下挂在钟逸伦身上。

他不懂战争里的原因,他只知道,如果打仗,就不能呆在Dylan身边了。

所以,他用自己的方法,留下家的感觉,钟逸伦的感觉。

“好了...

意大利 下午四点

“Dylan,”萨沙紧紧跟着钟逸伦,“我们要去哪啊。”

小家伙蹦蹦跳跳的,像只小兔子。钟逸伦忍住了笑容,摸摸萨沙的头发,“去见一个人。”

“谁啊?”

“一个……有故事的人。”

萨沙知道他是来干嘛的,刚开始,他一心都扑在立功上,他想在地狱有一席之位。可现在,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打仗,为什么不能有一个温暖的家,为什么不能一直呆在Dylan身边……

他还太小,其中的利益关系,他不懂。

“Dylan…”萨沙一下挂在钟逸伦身上。

他不懂战争里的原因,他只知道,如果打仗,就不能呆在Dylan身边了。

所以,他用自己的方法,留下家的感觉,钟逸伦的感觉。

“好了,萨沙,快下来。”

“我不~”

“好了,我们到了。”

萨沙抬头,面前有一位抱着吉他的男人,男人大约三十,生了一副好样貌。

“Dylan,你又来了。”男人笑着开口,“这位是……”

“朋友。”

“你好,我叫Mark.”男人笑了笑,眼里闪过了一丝光。

“萨沙。”

“唱首歌吧,Mark。”

“好。”

男人弹着吉他,低下头,好像沉浸在爱里。

“It's been a long time that I've been on my own

And I can't take no more

But these winds are changin'

They'll blow me through the storm until I see the shore

And I'm prayin' for someone to show me I'm not done

Sometimes I see your face

You've got everything I need

When I'm lost  it's only you I seek

You've got wings to set me free

When I doubt  you're makin' me believe

That angels can fall  angels can fall

And I'll cross the ocean

I'll walk the desert sand

I'll find those hills to climb

And I'll keep on searchin' 'cause I know you want to land

Into these arms of mine

On this road that I'm walkin'  I hear you talkin'

I know I'll find you soon

You've got everything I need

When I'm lost  it's only you I seek

You've got wings to set me free

When I doubt  you're makin' me believe

That angels can fall  angels can fall”

一曲唱完,男人露出了微笑,好像回忆着什么。

“他的爱人离开了,”钟逸伦转过头,看着萨沙说,“从此以后,他每天来这里唱歌,因为这里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他坚信,如果他每天都来这里唱歌的话,他的爱人就可以回来。”

“他的爱人呢?”

“三年前的一场车祸,带走了他。”

萨沙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男人笑了笑,说:“我的濑濑说过,如果我唱歌,他一定会来。”

他不知道是什么支持着他唱了三年,他只知道,他爱他。

他疯了吗,对,他疯了,可我这么爱你,为你疯了也又如何。

钟逸伦带着萨沙离开了。

“Dylan,”萨沙拉着钟逸伦的袖子,低下头说,“你也和给我唱歌吗?”

钟逸伦摸了摸萨沙的头,缓缓说到。

“会的,Sasha,会的。”

只要你开心,我可以为你唱一辈子。

伦敦 晚上八点

“啊,好累,”功必扬扑在床上,鞋子也没有脱,“你都不累吗?”

“不累。”贝乐泰翻了个白眼,“你不行啊,才走了多少。”

功必扬的白眼要翻上天了。

“我本来还想带你去看烟花,如果这样的话……”

“去去去!”贝乐泰的眼睛亮了,拉着功必扬就往外走。

“我的费用你包。”

“行……”

“伦敦的夜景好美。”贝乐泰心想。

伦敦街头到处都是灯,发着光,像星星全部聚集在了这里。这里,是最繁华的地方,酒馆街头的喧嚣,从歌剧院出来的少女发出铃铛般的笑声,街旁的小店打着的昏暗灯光……好像都在说,这里是伦敦,英国最繁华的地方。

“去吃点东西?”

“你要不听听你在说什么。”贝乐泰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你让我在英国吃东西?”

“开个玩笑嘛。”

“可以喝杯咖啡。”

“我要冰美式。”

“行……”

“英国的咖啡还可以。”功必扬一边喝着冰美式,一边评价,“这起码是英国唯一可以喝的东西。”

“……”

“去买点东西吧,你来伦敦可不能什么都不买吧?”

贝乐泰内心大骂,大哥,你又不付钱!!!!

“走了!”

“行……”

没办法,谁叫自己喜欢他。

“英伦风?”功必扬把贝乐泰拉进一家店,“你穿上一定好看。”

“可我不确定……”

“试试看!”

贝乐泰拗不过功必扬,还是去试了。

“不愧是我挑的,穿上真好看。”功必扬把手搭在贝乐泰的肩上,看着镜子里的精灵。

“真自恋。”

不过,他穿上真的很好看,像极了20世纪英国的公子。

“你呢?”

“我再看看。”

付了钱后,功必扬把贝乐泰拉进一家小店,小店是卖眼镜的。

“嘿,这副怎么样。”

贝乐泰转头,看见功必扬带了一副金框眼镜。

该死,他好帅。

贝乐泰发誓,他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显得你更加斯文败类。”

“我不管,反正我喜欢。”功必扬把眼镜放在柜台上,“结账。”

“好……”贝乐泰任命了。

“嘿,你看,”功必扬指着天空,“烟花。”

烟花在天空是上,画出了一幅画,画下,映出一对少年。

“对啊,好美。”

如果死亡也又如何,我已和你共赏烟花。

“快十二点了。”功必扬笑着说。

“对啊。”

“如果我在烟花下表白,会不会很俗套?”

“什么……”贝乐泰猛一转头,正好撞上功必扬如绿宝石般的眼睛。

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

“我是说,我爱你。”

“好巧,我也是。”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在大本钟下,功必扬送给他的小精灵一个吻。烟花在他们身后绽放。

如果我终将与你为敌,那现在,我们一起享受这个吻。



山崩心跳yu

有那么一次,我就站在钟楼下面,结果它突然开始敲……🌚💦

在它下面听脑子真的会被震没,不过也怪不得方圆几十里都能听到😂

这玩意真不扰民的哈其实我感觉隔远一点的话还是蛮好听的,但是隔太近声有时候真的会很大😂😂😂

有那么一次,我就站在钟楼下面,结果它突然开始敲……🌚💦

在它下面听脑子真的会被震没,不过也怪不得方圆几十里都能听到😂

这玩意真不扰民的哈其实我感觉隔远一点的话还是蛮好听的,但是隔太近声有时候真的会很大😂😂😂

一只爱干饭的狮院girl+爱非

你好,再见(三)功贝/伦萨

伦敦 早上八点

“唔…睡得好舒服…”功必扬揉了揉眼,看向身旁的贝乐泰,“嗨,小精灵,起床啦!”

贝乐泰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晚上根本没睡好!你到极速入眠,可我根本翻不了身啊!”

“好了,抱歉抱歉啊,”功必扬窜下床,穿上他的毛衣,“今天要了解什么?”

“爱情。”

“哈?”功必扬满头问号,“你才多大啊…”

“我想知道它是什么。”

“行吧。”(自己的精灵自己宠

“去街上吧,边吃边聊。”

“好”

功必扬带着贝乐泰去买了几个面包,点到喝的时候,他转头去问,“你要什么?”

“冰咖啡。”

“一杯冰咖啡,一杯冰美式。”

在街头的椅子上吃饭时,贝乐泰发誓,这绝对是他吃过的最...

伦敦 早上八点

“唔…睡得好舒服…”功必扬揉了揉眼,看向身旁的贝乐泰,“嗨,小精灵,起床啦!”

贝乐泰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晚上根本没睡好!你到极速入眠,可我根本翻不了身啊!”

“好了,抱歉抱歉啊,”功必扬窜下床,穿上他的毛衣,“今天要了解什么?”

“爱情。”

“哈?”功必扬满头问号,“你才多大啊…”

“我想知道它是什么。”

“行吧。”(自己的精灵自己宠

“去街上吧,边吃边聊。”

“好”

功必扬带着贝乐泰去买了几个面包,点到喝的时候,他转头去问,“你要什么?”

“冰咖啡。”

“一杯冰咖啡,一杯冰美式。”

在街头的椅子上吃饭时,贝乐泰发誓,这绝对是他吃过的最难吃的面包,他把面包掰断,喂给鸽子。

“别嫌弃了,”功必扬边喝美式边说,“这已经是英国最好吃的面包了。”

贝乐泰内心问了一万遍:英国人的口味都那么独特吗?!

“你说你到哪儿提升阅历不好。非要来英国,”功必扬叹了口气,“天下谁不知道英国的饭难吃,就不怕被饿死。”

“……”贝乐泰内心骂了无数遍精灵脏话,拿起冰咖啡开始喝。

“走吧。”功必扬站起来,摸了摸贝乐泰的头发。

“嘿!”贝乐泰抬起头,怒气冲冲地看着功必扬,“别摸我头发!”

“为什么?”功必扬弯下腰,一脸坏笑地看着贝乐泰,“你的头发很软。”

他弯的很深,再近点,就可以吻上贝乐泰那柔软的唇。

小精灵,你真美。

“会秃的……”贝乐泰脸红了,功必扬的气息扑面而来,打在他的脸上。

“不会啊~”

他们去问了一位老妇人,老妇人笑了,满满的幸福。

“爱情……”老妇人望着远方说,“是一杯有备注的奶茶。”

贝乐泰刚想追问,一位老人走来,老妇人的眼睛亮了。

“一杯热奶茶,两份椰果。”老人掂着奶茶,像个小孩子在邀功。

“对了!”老妇人摸摸老人的苍白的头发,满脸宠溺。

“他患了阿尔茨海默症,忘记了所有人,只计记住了我,和我爱喝的奶茶,”老妇人接过了奶茶,亲了亲老人的脸,“奶茶的口味,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我给他说的,五十年了,他还记得。”

“这是我觉得,爱情的样子。”老妇人摆了摆手,带着老人离开了。

贝乐泰沉思着。

“啊,这是爱情最美的样子。”功必扬感叹道,“和梦一样。”

“对啊……”

我也想和你,白头偕老,一起面对世事无常……

意大利

“Dylan,家是什么?”萨沙歪着头,笑嘻嘻地问。

钟逸伦冲咖啡的手愣住了。

家,多么陌生却熟悉的字眼。

“家是一个…”钟逸伦忍住泪水,缓缓说到,“温暖,自然,舒适的地方。”

他没有家,从父母那里,他没有获得因有的温暖,所以,刚刚成年的他,立马离开了他的家。

可自己的家里,也没有温暖。

他更喜欢住同学家,因为那里,起码有人关心他。

萨沙的到来,让他感受到了温暖,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家像个家。

“那…你这里,是一个家吗?”

“应该…是吧。”钟逸伦端来了咖啡,放在萨沙面前,“喝吧,别想了,想那么多,不怕累。”

“我不怕,”萨沙跑过来,挂在钟逸伦身上,“累了不还有你抱我。”

“你会……一直抱着我吗?”萨沙低下头,弱弱的问。

钟逸伦的心都要化了。

萨沙的拥抱,让他想到了家。

“会,无论怎样,只要你累了,我就会抱着你。”


山崩心跳yu

发点雕塑


气不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画连续两次被夹qwq😭

发点雕塑


气不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画连续两次被夹qwq😭

山崩心跳yu

美第奇家族的一些珍宝✖️2


圣洛伦佐教堂内部的一个小博物馆

美第奇家族的一些珍宝✖️2


圣洛伦佐教堂内部的一个小博物馆

山崩心跳yu

教堂的钟声

老实说远远的听倒是感觉还蛮好听的也不觉得它这是扰民但是隔它一条街真的有感觉大脑突突跳耳朵都要被震没了🌚💦

不过小一点的教堂倒是没觉得有这事我家转个弯就有一个小的,大概是因为大教堂钟多吧🙈

教堂的钟声

老实说远远的听倒是感觉还蛮好听的也不觉得它这是扰民但是隔它一条街真的有感觉大脑突突跳耳朵都要被震没了🌚💦

不过小一点的教堂倒是没觉得有这事我家转个弯就有一个小的,大概是因为大教堂钟多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