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9527浏览    5826参与
WW

《毕雯珺\\你》

—新坑。短文(甜向)

—要虐文可以评论(其实我不太会写虐)

————————————————————

《毕雯珺\\你—上集》


话说起来,你和毕雯珺算是在学生会竞选期间认识的。他是全校女生喜欢的对象,身高180+ 帅气学习又好。而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按理说,竞选你是不可能会赢的,但是不知怎么地就赢了,也许是毕雯珺自己放弃了吧。


自从那次竞选之后,你就开始忙着学生会的东西,到了高考又开始忙着高考。所以几乎那段时间没有见过毕雯珺,后面还是听一直爱慕他的同学们说他一直在做练习生,准备出道。也对,他那种资质做明星,唱歌跳舞也很容易吧。


你一直是一个很少看电视剧,...

—新坑。短文(甜向)

—要虐文可以评论(其实我不太会写虐)

————————————————————

《毕雯珺\\你—上集》


话说起来,你和毕雯珺算是在学生会竞选期间认识的。他是全校女生喜欢的对象,身高180+ 帅气学习又好。而你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按理说,竞选你是不可能会赢的,但是不知怎么地就赢了,也许是毕雯珺自己放弃了吧。


自从那次竞选之后,你就开始忙着学生会的东西,到了高考又开始忙着高考。所以几乎那段时间没有见过毕雯珺,后面还是听一直爱慕他的同学们说他一直在做练习生,准备出道。也对,他那种资质做明星,唱歌跳舞也很容易吧。


你一直是一个很少看电视剧,新闻和综艺节目的人,但是你总会情不自禁的上网去查关于他的一切。大学毕业之后,你就开始做着你自己喜欢的事情—幼师。


直到一次同学聚会,你的那些同学都叫你要去,原因是你之前已经推了很多次同学聚会了,所以这次不去感觉是很不给那些同学们面子。那次聚会,毕雯珺也来了。他依旧闪闪发光,而你也依旧普普通通平平凡凡。你身边有很多朋友从高中就很喜欢毕雯珺,知道毕雯珺来了之后,自然也是非常地激动。你一个很不爱凑热闹的人,很显然的已经快边缘了。


毕雯珺透过人群中看到你,他看见你坐在哪里玩手机,发着呆。毕雯珺浅笑。他走过去,坐在了你的旁边。和你打了个招呼。


你表面其实不是特别想理他,(内心也是挺激动地)你本来就是一个有社恐的人,毕雯珺一坐在你旁边,那一大群女生应该也会在你身边围绕着你了吧。


吃完聚会饭过后,有人推荐玩真心话大冒险,毕雯珺抽到的是和你旁边那个告白,而你抽到的是,无论对方说什么都要答应他。你心想:“天啊!这个是什么情况啊怎么办!?”


毕雯珺脸红着转过来面对你,说:“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你吓到了,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就随随便便说了句:“嗯。”全场沸腾。


完了之后,毕雯珺好像很高兴很高兴。喝了很多酒,还命令你一会要送他回家。聚会结束,毕雯珺牵着你的手,跌跌撞撞走出了酒楼门口。你问他他家在哪里,但是他一直迷迷糊糊的说不清楚。你还是决定把他先送回自己家。


到了你家,进了家门。他突然抱住你说:“你以为我的酒量会那么差吗?”你又被他吓到了。转身过去,看见毕雯珺那双清澈的眼睛。也不知道是怎么地,你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吻了上去。毕雯珺浅笑并且回应着你的吻。


其实,其实。你很早很早就喜欢毕雯珺了。

他,他也一样,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了。


——上集END——



辞

习惯

  习惯很致命,就像已习惯了你是我最美的风景,习惯了沮丧失落时你温柔的鼓励……

  习惯很致命,就像已习惯了你是我最美的风景,习惯了沮丧失落时你温柔的鼓励……


冬理柿子

睡不着

实在是睡不着啊—

就想到说要是lof这边什么时候满了1kfo就开无偿抽奖吧

不知道明年能不能达成这个目标呢(*´﹃`*)

实在是睡不着啊—

就想到说要是lof这边什么时候满了1kfo就开无偿抽奖吧

不知道明年能不能达成这个目标呢(*´﹃`*)

叮叮---ve

退游后(佛跳墙和你,双向暗恋)(女少主)(三)

故事设定是走完第八章以后,你退游了

部分私设,慎入,主要是佛跳墙和女少主专场


接上文:

该是晚饭时间了,你跟着佛跳墙踱回食堂去。

空桑的走廊弯弯曲曲,接近傍晚,夜色撒下一层薄纱,本来因为新年的到来而挂上的红灯笼一路亮着,显出红色喜庆的年味。

可惜现在许多食魂不在,少了热闹。

该把他们召回来了,包括鹄羹。


至于福公,关于你们的这段关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还要像以前那样继续逃避吗?

以前他是怎么说的呢。


“美便是纯粹的美,与外物无关。一如少主的美般,于我而言,永远是`可爱而不可信`之事,不应受世俗功利之情所沾染。”


你记性不好,可唯有这段话,这段明里暗里都是拒...

故事设定是走完第八章以后,你退游了

部分私设,慎入,主要是佛跳墙和女少主专场


接上文:

该是晚饭时间了,你跟着佛跳墙踱回食堂去。

空桑的走廊弯弯曲曲,接近傍晚,夜色撒下一层薄纱,本来因为新年的到来而挂上的红灯笼一路亮着,显出红色喜庆的年味。

可惜现在许多食魂不在,少了热闹。

该把他们召回来了,包括鹄羹。


至于福公,关于你们的这段关系,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还要像以前那样继续逃避吗?

以前他是怎么说的呢。


“美便是纯粹的美,与外物无关。一如少主的美般,于我而言,永远是`可爱而不可信`之事,不应受世俗功利之情所沾染。”


你记性不好,可唯有这段话,这段明里暗里都是拒绝的话,你记住了。


跟在福公身后,你显得单薄又娇小。一路上你根本没心思看路,眼睛牢牢黏在你们两人牵着的手上。

刚刚离开谷场时,他特别自然牵了你的手。你着实吃了一惊,愣愣地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牵走了。你甚至在离开时看到扬州本来的捧花姿势换成捏着的。

福公我跟你讲要是锅包肉他们在,你会见到吓哭烤乳猪的锅式笑容的。你老实讲你是不是诚心支开他们的。


你抬头看他——绿衣琇莹,环佩玎珰,依旧是以前那个锦衣公子。

这样美的人,他愿意为某个人停留吗?


他之前拒绝过你,还要再试试吗?


想了想你开口问他:“福公,你去哪找我了?”

他低头看你。灯光经红纸一浸添了旖旎。眉目温柔的美人被暖融融地打上一层阴影。

“你平日里喜欢去的戏院、糕点房、图书馆,还有…”


还有你们重逢后第一次见面的聚春园


“还有?”

他摇头,“没什么。我想着就算不知道你去了哪,去这些地方总能寻见你的身影。”

你暗道不愧是福公,把你的小心思明白地清清楚楚的。退游之后你的确也常去这些地方,可惜那是在现实世界里。


那么会不会,你们在两个世界里曾经擦肩而过呢?你稀里糊涂地想。


“那要是一直找不到我呢?要是一直找不到,你会怎么办?”


“继续找,找不到你,我的寻找就不会停止,我想其他食魂也是这样想的。”他顿了顿,“我只是很担心,你会不会给我时间找到你;你会不会在那之前嫁人生子,或者是…”


或者你等不到他,已经离开人间了。他想你终究只是半神,还是会生老病死。


你明白他及时停住没说出口的话是什么。可惜事实上你连半神都算不上,究竟只是他们眼里最脆弱的人类罢了。



你捏紧另一只手,打算鼓励着自己再向他打个直球,此时一道看不清的气流向你奔来。佛跳墙身形一闪将你护住,另一只手臂伸出向前,发出“嘭”的一声,似是接住了什么东西。

你努力垫脚想去看看那是什么,奈何身高差过大,你瞧了半天没瞧见什么。倒是那团东西先闷闷地开口

“佛跳墙你干嘛呢喵?!”

你赶紧抱过陆吾。它刚刚飞地太快,突然间被挡下也没个急刹车,现在脑子有点懵。

“陆吾大人横冲直撞的,会吓到美人的。”

佛跳墙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好似受了委屈的是这位。

陆吾脖子上挂了个布袋子,里面有厚厚一沓纸,颜色显得颇为粉嫩。你好奇抽出一张看,上面写着:


寻人启事:

当家少主狠离家,众人合力来寻她。

少女正值妙龄年,厨艺才艺皆排前。          

若有缘者给线索,必有重金答酬谢。

有线索可致电:吉利虾########或发送邮件至:########@www.126.com


你惊惑——原来吉利虾的打油诗才华不局限于招亲启示上吗?


(未完,本来想今天完结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辞

惜言

  不可说,你是最后的温暖了……我不想亲眼看见,毕竟我惹人嫌。

  不可说,你是最后的温暖了……我不想亲眼看见,毕竟我惹人嫌。


叮叮---ve

退游后(佛跳墙和你,双向暗恋)(女少主)(二)

故事设定是走完第八章以后,你退游了

部分私设,慎入,主要是佛跳墙和女少主专场


接上文:

你翻开手机的日期界面仔细看了看。


没错的,你是2019年11月离开的,现在是2020年1月份,怎么算,满打满算着算,翻来覆去天花乱坠着算,也该只有两个月。

难不成是官方最近搞活动太多了导致食物语时间线加快?或者其实是手机日历没跟上,现在的确是两年后?还有可能是业火幻君骗了你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骗你呢?

除去这件事,最重要的是要唤回鹄羹,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食神呢?

你闭眼胡乱想着,耳朵捕捉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你微睁眼,瞥到走近你距离两步远的扬州炒饭。

他依旧双手抱着他的梅花...

故事设定是走完第八章以后,你退游了

部分私设,慎入,主要是佛跳墙和女少主专场


接上文:

你翻开手机的日期界面仔细看了看。


没错的,你是2019年11月离开的,现在是2020年1月份,怎么算,满打满算着算,翻来覆去天花乱坠着算,也该只有两个月。

难不成是官方最近搞活动太多了导致食物语时间线加快?或者其实是手机日历没跟上,现在的确是两年后?还有可能是业火幻君骗了你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骗你呢?

除去这件事,最重要的是要唤回鹄羹,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食神呢?

你闭眼胡乱想着,耳朵捕捉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你微睁眼,瞥到走近你距离两步远的扬州炒饭。

他依旧双手抱着他的梅花,皎皎君子兮。此刻没有穿你送给他的那套新衣服,与你走时那模样一毫不差,只是眼睑是微微红着的。

有人欺负你的扬州美人?

易牙吗?还是彭铿?他们趁你不在的时候又来过?

你站起身去擦他的眼。扬州的手有些粗糙,是因为在农场工作的原因。勤劳是美德,可若是双手因此粗糙就不好了。看来得让师兄回来帮着扬州轮班几日,可是今早到现在一直没见着他。

你拉着扬州的手,真诚问他:“扬州,可是受什么委屈了?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少主,您当真回来了?”

“是。”

“还会走吗?”

你沉默,他等了许久等不来你的承诺,好似明白了什么。

“我在农忙时常常想,要是少主在就好了,可以再告诉我些外面的新鲜见闻。一枝乍放雪初霁,不负明月能几人,可空桑的明月终究要离开。”

你哄他:“可少主我现在就在这里阿,与你们在一起阿。”

他点点头,“往后里少主也要回来看看我……我们。一年不行,那就两年,两年不行,少主记着回来也是好的。”


美人戚色实在让人心疼,你想转移话题。

“一品锅、北京烤鸭他们呢?今天一天没见着了。”

“他们去了凡间,”他眼角还带着淡红,定定看着你,“去找你。”

“找我?”

“少主离开时与我们说,您回到您的世界里去了,于是他们想用万象阵去大千世界里寻您,期间回来看望您几次,后又离开了。”

“那……距上一次他们回来过了多久了?”

“差不多三个月。”

你张了张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们找不到你的,不论他们有多努力,有一道清晰的界限横亘在他们与你的世界中。

“那……佛跳墙…他…?”你终于找到个可以问的问题。他选择留在这吗?他没去找过你吗?他不想你回来吗?

“福公是最先决定去人间找您的,这两天正巧回来看您。”

“锅包肉他修了一整天的万象阵了,是因为这个吗?”

他点点头。

这才是锅包肉总是在维修万象阵的原因,因为总有食魂需要使用它,他们带着薄薄的希冀穿过它,盼望着找到一个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


你张了几次口,吐不出任何字来,一阵熟悉的馥郁芬芳袭来,你转头,是福公。

他穿着那身绿色的孔雀明王,还是没有抱花,向你的方向踱来。


(未完)



叮叮---ve

退游后 (佛跳墙和你,双向暗恋)(女少主)

故事设定是走完第八章以后,你退游了

部分私设,主要是佛跳墙和女少主专场


正文:

即使是在冬季,空桑还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样子。


你就是在这样的生机中醒来的。


准确来说,因为两个月前现实生活中实在有些必须马上解决的事,你暂时性离开了空桑。现在事情完美解决,你想着回来看看他们,那些食魂们。

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还有独属于清晨的鸟雀的叽喳声。你闭眼胡思乱想都这个点了锅包肉怎么还没来叫你起床。

你睁眼四下扫了扫,果然还是躺在空桑你舒适的大床上。


一切如旧


除了守在你床边正在睡觉的佛跳墙。奇怪,怎么说他也不应该只是守在床侧吧。

佛跳墙还是穿着你送给他的衣服,那套绿色的...

故事设定是走完第八章以后,你退游了

部分私设,主要是佛跳墙和女少主专场


正文:

即使是在冬季,空桑还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样子。


你就是在这样的生机中醒来的。


准确来说,因为两个月前现实生活中实在有些必须马上解决的事,你暂时性离开了空桑。现在事情完美解决,你想着回来看看他们,那些食魂们。

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还有独属于清晨的鸟雀的叽喳声。你闭眼胡思乱想都这个点了锅包肉怎么还没来叫你起床。

你睁眼四下扫了扫,果然还是躺在空桑你舒适的大床上。


一切如旧


除了守在你床边正在睡觉的佛跳墙。奇怪,怎么说他也不应该只是守在床侧吧。

佛跳墙还是穿着你送给他的衣服,那套绿色的孔雀明王。唯一不同的,他一向抱在怀里的那束花不见了。

他一手支头闭眼休息。你直起身来,想着也是许久未见他了,于是轻轻地抚了下他橙色的头发。

你发誓,你真的只是轻轻地,轻轻地,只摸了一下!

他马上就惊醒了,漂亮的异色双眸中带着因困意而泛着的迷茫,这迷茫在看到你后又加厚了一层。

他看着你,刚醒时眼里本就几不可察的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完全黯淡,直至现在更像在看着迷幻不可得之物。

你本想故作咳嗽一声打破沉默,此时他却先伸出手来抚摸你的脸颊。


你挑眉看他,断定是大早上的意乱情迷。

这家伙以前虽然一副放浪样子,但是最多也就口上叫着“美人”“美人”的,逾矩的事究极是一件也没干过。以前你抓心挠肝想要他对你做点什么的时候,他偏偏君子风度的很,最后还以一套“不完美的美”这种狗屁言论来拒绝你。看来你不在的这两个月里他长进不少。

他一只手温柔地放在你一侧的脸颊上慢慢摩挲,面上的神情很平静,至少在你看来是这样的。你摸不清他想干嘛,于是陪着他不出声,良久,他兀自叹口气,“果然还是幻觉吗?”

你及时抓住他要放下的手,试探道:“佛佛?”

他的手连带着表情一滞。于是你用两只手合拢了他的那只手,用以前最常对他用的笑容说:“佛佛,是我啊,我回来了。”


下一瞬,你直直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反握住你的手,稍一使劲将你拉入怀中,小心翼翼将你圈住。

你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你开口想说些什么

他下颚轻轻抵在你发顶,缓缓地,缓缓地呢喃:“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佛跳墙暂时出去了,他说你刚醒可能肚子正饿着,要去厨房帮你找些粥喝,并且顺便得把饺子带来给你检查检查身体有没有什么差错。


你本来就不是真的在这躺了两个月,当然不饿。当时你走的时候给厨房下达了最后一次烹饪任务,说起来做好的菜品早该搬进餐厅里去了,可恶,你不在的时候损失了多少订单阿。


不多久佛跳墙就回来了,后面跟着饺子。饺子的脸上没有带着他一贯悬壶济世自称老年人的笑容,反而眉头紧锁。在看到斜靠在床头无聊地在翻杂志的你后,眉头才慢慢舒展开来。他的眼角又变得弯弯的了,似是带着些潮意。他嘴角弯弯,将一碗小米粥小心翼翼从他的药柜里捧出来给你,“少主醒了阿。醒了就好。这是我熬了半个时辰的粥,刚恢复的人喝这个最好了”

你抿了口白粥,这次没有奇奇怪怪的药材。

任由饺子给你号脉,看舌苔,等等一系列的看诊操作。结论就是你的身体很不错。


少主觉得身体不仅不错,就算待会糖葫芦青团他们拉你出去爬山踏青什么的也没问题。



喝完粥,你擦了擦唇角,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锅包肉呢?”

“他在万象阵。”佛跳墙帮你梳理头发

可能是万象阵又得维修。

“那鹄羹呢?”

早晨这么久了,他没道理不来阿。

“他……”佛跳墙梳发的手微顿了顿,“他回到食物语的封面里去了。”

?!

你赫然望向他,直直看着他的眼睛,迫切希望看出一丁点他在说谎的端倪。

可惜没有,他很坦然。

“你走后不久,他将你拜托给我和锅包肉照顾,就请求食神大人将他再次封印。”

“然后呢,食,我爹就同意了?”

他点点头,“鹄羹本来就因为再一次对兄长下手心力憔悴,你又离开了,他不想再看到这个世界,所以请求再回到食物语里去沉眠。”




午后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你搬了把椅子在空桑农场眯眼晒太阳。

自早晨开始你就自觉地进行空桑一天的管理,其中包括且不限于听宫保鸡丁喋喋不休两个小时严谨的报告、安排众人外出探险事宜、殴打业火幻君拿那点可怜的珍品膳具碎片。


一切都很自然,但是你隐隐觉得有些什么不对,除了鹄羹不在,还有些东西变了。

直到你站在业火幻君面前,他愣着说了句:“你回来了?”

你感觉好像抓住了某样东西,皱眉反问他:“干嘛一副这么陌生的样子,我走了没多久吧。”
“不久,两年罢了。”他又摆出那副扑克脸。

你被这个消息砸得眼冒金星


两年?!


不是两个月吗?!



(未完)



德云白日梦

确定关系 秦霄贤x你10

接上一篇,

禁止一切形式转载!禁止上升真人!

确定关系,开启甜甜蜜蜜小生活~

———————————

这一夜,秦霄贤把你翻来覆去,

你的身上已经一塌糊涂,你累的昏睡过去,

再有记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阳光洒进房间,你缓缓睁开眼睛,

秦霄贤从背后抱着你,睡得很香,

“啊,完了,今天周一!” 你赶紧起身,感觉浑身酸疼,你顾不了这么多,拿被子一角遮住身体,坐在床边慌忙找着衣服,

秦霄贤也被你弄醒了,他从背后抱住你,头放在你的肩膀上,“算了吧,今天请假吧” 他用鼻子蹭着你的耳朵,

你看了看时间,就算现在冲出去也肯定是赶不上了,况且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是出不了门的,...

接上一篇,

禁止一切形式转载!禁止上升真人!

确定关系,开启甜甜蜜蜜小生活~

———————————

这一夜,秦霄贤把你翻来覆去,

你的身上已经一塌糊涂,你累的昏睡过去,

再有记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阳光洒进房间,你缓缓睁开眼睛,

秦霄贤从背后抱着你,睡得很香,

“啊,完了,今天周一!” 你赶紧起身,感觉浑身酸疼,你顾不了这么多,拿被子一角遮住身体,坐在床边慌忙找着衣服,

秦霄贤也被你弄醒了,他从背后抱住你,头放在你的肩膀上,“算了吧,今天请假吧” 他用鼻子蹭着你的耳朵,

你看了看时间,就算现在冲出去也肯定是赶不上了,况且自己现在的样子也是出不了门的,

你拿起电话放在耳边挡住秦霄贤,他转而低头轻咬你的肩膀,

你装出虚弱的声音,“领导,我今天早上突然发高烧了,能不能临时休一天年假?”

“好,谢谢领导!”  

秦霄贤身体貼上你的背,

“现在,我们的关系是不是就不奇怪了?是不是明确多了?”

你不知道怎么回答,岔开话题 “你昨天晚上怎么突然来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唉,我的衣服都去哪儿了” 你假装找着衣服,

他猛地从后面把你拽到在床上,翻身压上你,看着你的眼睛,

“回答我,我们的关系是不是明确了?” 声音温柔的让人发疯,

“算…算是吧” 你有些害羞地避开看他的眼睛,

他开心的像个啄木鸟一样不停的亲你的脸,

“哎呀,先别开心太早,你现在只是试用期,能不能转正我可不知道”

“随便试用,包您满意” 他说着吻上了你,手又开始在你身上不安分起来,

你伸手隔开他的唇,“你要是再来,我可就要被你弄散架了”

“那好吧” 他不舍地亲了一下你的额头,“那我给你买小包子去,补充一下体力”

他迅速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你起来拉开窗帘,今天海河的景色格外漂亮。

洗漱好,穿上了昨天他的那件白色卫衣,

坐在窗边看着楼下花园,

不一会儿你就看到了他提着袋子走了过来,头发还乱糟糟的没有整理,花园里有个人估计是看他奇怪,一直注视着他直到进了楼栋。

你去到餐桌上双手托着脸等他,

他打开门,看到你还穿着他那件衣服,

“今天咱们去逛街吧”

“你这么大明星,能上街吗”

“只要不在德云社周围,其实还好,而且今天周一,年轻人都去上班上学了”

“好啊,你要买什么”

“买情侣装” 他说着拿出手机贴着你的脸和你自拍,“这个是咱们第一套情侣装,咱们再去添置几件”

“这哪是情侣装,明明是你自己一款买了两个颜色”

“咱们现在是情侣,又同时穿了同款,这当然叫情侣装” 

“你现在还是是实习,才不是情侣”

“那就是实习情侣装”他拿起一个包子塞进你的嘴里,自己也吃了起来。

他吃起东西来像个小仓鼠,可爱极了。

—————————

果然,周一的商场很冷清,

你们试着各种男女同款的衣服,鞋子,饰品

对着镜子疯狂自拍,

打卡了网红餐厅,逛了超市,

吃饱喝足拎着大包小包回了家。

进楼道的时候刚好在楼道里又碰到了早上在花园一直看着秦霄贤的人。

进屋刚放下东西,秦霄贤的电话响了,

“喂,姐” 

你轻轻走到厨房把买的吃的放进冰箱。

“凯旋,你最近都住哪里啊?”

“怎么突然问这个?”

“爸说你前几天在天津找刘叔要了个房子,他跟我打听你怎么回事儿呢,你是不是最近都住天津了?”

“啊,是”

“你们天津分社开了吗?我看你网上的视频都还是在北京的园子啊”

“我女朋友在天津,我每天过来陪她,姐,你可别和爸妈说啊”

“女朋友?你确定是女朋友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别的?”

你放下手里的酸奶,竖起耳朵听。

“当然确定啦,” 他走到你身边,摸着你的头,“非常确定,女,朋,友”

“嚯,出息了啊”

“怎么交个女朋友就叫出息了”

“那我先和爸说你帮朋友弄的?”

“好,谢了姐” 


他挂了电话正要去拿酸奶,

你捏上他的脸,“来,解释下乱七八糟的别的都包括什么?”

“哎呀,什么也没有,我姐瞎说的,她总是觉得我身边有一大群女孩子”

你用力捏了捏他的脸,“我怎么觉得我被你骗进狼窝了”

“明明是你把狼生擒了好不好”

“切,那也是一色狼,是一大尾巴狼” 你嘟起嘴。

他坏笑着挑着你的下巴,

“这倒是没错,就是又色又大” 他故意把大字托长了音,把你壁咚在冰箱上,吻上了你的唇,他已经想吻你很久了。

他柔软湿润的唇瓣,瞬间占据了你的所有感官,昨晚被开发了一整晚的你很快就沦陷了,双手搂上他的脖子紧贴上他的身体,你感觉他挂腰上的扇子硌到你的小腹了,你伸手去拨开,却发现那坚硬的东西并不是扇子,而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你猛然知道了什么,迅速缩回了手,脸红到了耳根,不知所措。

“看来,色的不止我一个啊” 他玩味的笑着,

“乖,把手放回去” 

他轻轻引导着你的手,腰紧贴上你,你的手被挤在中间和那个坚硬的东西有了全方位的接触,

他靠在你的耳边,

“转过去,手举高” 

秦霄贤低沉的命令似的声音从耳朵传送到了你身体的每个毛孔,你就像被催眠了一样照做了…

他把你的两个手按在冰箱上,另一只手拽下你下身的两层遮挡,手覆上你的腿间,

“宝贝儿,看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他把沾在手上的汁液擦在你的臀尖,

紧接着就是拉开拉链的声音,

这个情境有些熟悉,同样是狭小的地方,同样是这样的拉链声,同样被按住的姿势,

秦霄贤长驱直入…

你闭上眼睛,呼吸开始变快,思绪被拉回到了德云社进门处那个昏暗的地方,现实和回忆在你的脑子里错叠着,现实的喜悦满足和那晚的恐惧无助交替着闪回在脑子里,不知道心理还是生理的原因,你的眼角莫名流下了眼泪,

秦霄贤看到一滴泪滑过你的侧脸,

赶忙停了下来松开你的手,把你转过来捧着你的脸擦掉你的眼泪,“怎么了?是不是让你想到那天了,对不起…” 

你的眼睛泛红,没有说话,把他拉了过来贴在你的身上,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接收到了你的信号,

抬起了你的一条腿,看着你的眼睛,挤了进去…

闭上眼睛,几乎相同的角度,相同的动作,白色裙子的你和白色卫衣的你,两个时空的你在意识里合并到了一起,随着一波一波的撞击,你感到了来自身体深处的喜悦,那个白色裙子的你似乎也从恐惧变成了享受,记忆里你一直恐惧的情境也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秦霄贤把你抱到了吧台上,你双腿紧紧缠在他的腰上,两个身体紧紧连接着,吧台上倒挂着的酒杯们随着你们振动的节奏发出了风铃般的响声…

直到一股温热注入,杯子的们的演奏才渐渐停了下来。

秦霄贤抱着毫无力气的你进了卧室,

拥着你,帮你盖好了被子,睡了过去。

—————————

老福特改版了,不小心用别的软件的时间长了再回来就白弄了。。

前几天快写完了,刷了会抖音,点回来临时保存路上就变成空白了(ノ=Д=)ノ┻━┻
以后用备忘录写…

终于确定关系啦!

虽然还在实习期,但是老秦可以有亲亲抱抱爱爱的权利啦~

可是他怎么业务那么熟练啊!是不是渣过好多人?
感谢大家的喜欢~我会努力把这个系列写好哒~

爱你们呦(ɔˆ ³(ˆ⌣ˆc)




韩笙

我喜欢你不是说我一定要你为了我改变你原本有点生活习惯,而是希望你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社交圈,不为喜欢我变得卑微

我喜欢你不是说我一定要你为了我改变你原本有点生活习惯,而是希望你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和社交圈,不为喜欢我变得卑微

辞

  想你夜不能寐,不愿后退,倾听心碎。

  想你夜不能寐,不愿后退,倾听心碎。


珍珠今天喝奶茶了吗

一度怀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可是你真的表现出了很多喜欢我的样子


又做出了很多从来没有喜欢过我的事

一度怀疑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可是你真的表现出了很多喜欢我的样子


又做出了很多从来没有喜欢过我的事

辞

你说

  你告诉我,失望到绝望总会有希望,可我连你都未曾拥有过。

  你告诉我,失望到绝望总会有希望,可我连你都未曾拥有过。

韩笙

想过离开以这种方式存在

是因为那些旁白

那些姿态

那些伤害

不想离开

当你说还有你在

忽然我开始莫名期待

想过离开以这种方式存在

是因为那些旁白

那些姿态

那些伤害

不想离开

当你说还有你在

忽然我开始莫名期待

困困的小猫咪
[蔡徐坤×你] “...

[蔡徐坤×你]


“坤坤,我饿了!”


批改文件的手微微一顿,温和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里:


“要吃什么?”


你看着蔡徐坤完美的容颜,脸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告诉他自己想要吃的东西,接着他放下自己手中的钢笔,揉了揉你的脑袋。


“好,我的小祖宗……”


爱你并不需要各种的甜言蜜语……

[蔡徐坤×你]


“坤坤,我饿了!”


批改文件的手微微一顿,温和的声音传入你的耳朵里:


“要吃什么?”


你看着蔡徐坤完美的容颜,脸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告诉他自己想要吃的东西,接着他放下自己手中的钢笔,揉了揉你的脑袋。


“好,我的小祖宗……”



爱你并不需要各种的甜言蜜语……

是皮皮鲁没错了

致我曾喜欢的少年

我还是在人群中能一眼看到你

只是你不再是我喜欢的少年了



我还是在人群中能一眼看到你

只是你不再是我喜欢的少年了


辞

天空

  每天在清晨匆匆的街头,邂逅一场天空,都不由自主地想你到失控。

  每天在清晨匆匆的街头,邂逅一场天空,都不由自主地想你到失控。

辞

你的将来

  过往与现在都无法禁锢你的将来,请守护好你眸中神采。

  过往与现在都无法禁锢你的将来,请守护好你眸中神采。

默默(原●身殘志堅)

關於跨年

2019步入尾聲

上一次台中跨年彷彿還在眼前

這一年裡,你忙,陳先生也忙,詭異的是你們各忙各的,感情卻沒有疏遠。

你早早就知道這次跨年的場地,又是桃園,又是娘家場,又是你回不去的娘家場...

“小智障,我們剛結束台北的開場,要去桃園了哦!ฅ'ω'ฅ”

手機的line提醒響起,是他,末了還附上可愛的顏文字。但是你在高雄義大,人多,你還在跟朋友聊天,並沒有注意到他的訊息。

“小智障,怎麼不理我...(。•́︿•̀。)”

“啊!對不起,我剛剛跟朋友聊天,沒看到...”

“我生氣了!(。ŏ_ŏ)要小智障哄才會好!”

“別鬧啦!你路上注意安全!有空替我回家看看,我要10號才能回去...”

“好啦!知...

2019步入尾聲

上一次台中跨年彷彿還在眼前

這一年裡,你忙,陳先生也忙,詭異的是你們各忙各的,感情卻沒有疏遠。

你早早就知道這次跨年的場地,又是桃園,又是娘家場,又是你回不去的娘家場...

“小智障,我們剛結束台北的開場,要去桃園了哦!ฅ'ω'ฅ”

手機的line提醒響起,是他,末了還附上可愛的顏文字。但是你在高雄義大,人多,你還在跟朋友聊天,並沒有注意到他的訊息。

“小智障,怎麼不理我...(。•́︿•̀。)”

“啊!對不起,我剛剛跟朋友聊天,沒看到...”

“我生氣了!(。ŏ_ŏ)要小智障哄才會好!”

“別鬧啦!你路上注意安全!有空替我回家看看,我要10號才能回去...”

“好啦!知道~有空我就去看岳父岳母,順便哭訴小智障是怎麼欺負我的!ฅ'ω'ฅ”

“誰欺負你了!明明是你欺負我!”

“好啦!我要去工作了,你跟你朋友在外面小心哦!”

“知道啦!嗯嘛!愛你!”


當晚,他陪著團員和粉絲跨年,而你又一次趕不回娘家所以和朋友待在高雄跨年。

跨年煙火很美,不論是他那裡的還是你這裡的。

你拿著手機拍努力拍,想給他看,他在台上沒辦法拍,所以只能拿工作人員拍的圖給你。

你們在一個島上,兩個地方,兩場煙火,一顆心。

雖然距離很遠,但感覺很近。所有修辭、詞藻都不足以形容,不論哪個詞彙都不夠貼切。

“謝謝你,小陳先生!2020也請多指教!”

“謝謝你,小智障,陳太太!2020也麻煩妳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