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你可能觉得对江澄不友好

48浏览    3参与
我欲成仙

同人影响正主之金刚不坏之身

  “魏无羡,你想清楚了吗?”直到最后,温情依旧在问。

  魏无羡沉重的点头:“我想清楚了。”

  魏无羡将麻沸散一饮而尽,陷入昏沉。温情无奈的烧着刀子消毒,再给丹田部位敷上麻药。

  温宁结结巴巴:“姐……姐姐,真要剖……剖魏公子金丹吗?”

  温情冷笑:“这愚蠢的家伙要把金丹送人,我又能怎么办?”

  温宁叹气:“魏公子,就是,就是太好了。”

  温情眼底掠过无奈,只是那江晚吟,或许不值得魏无羡如此付出。不过这都是别人家的事情,温情不想管太多。

  眼见魏无羡陷入深沉的睡眠,温情掀开他的衣服,拿刀子划过魏无羡的丹田……嗯???

  温情讶异的看着魏无羡的肚子,她锋利的手术刀...

  “魏无羡,你想清楚了吗?”直到最后,温情依旧在问。

  魏无羡沉重的点头:“我想清楚了。”

  魏无羡将麻沸散一饮而尽,陷入昏沉。温情无奈的烧着刀子消毒,再给丹田部位敷上麻药。

  温宁结结巴巴:“姐……姐姐,真要剖……剖魏公子金丹吗?”

  温情冷笑:“这愚蠢的家伙要把金丹送人,我又能怎么办?”

  温宁叹气:“魏公子,就是,就是太好了。”

  温情眼底掠过无奈,只是那江晚吟,或许不值得魏无羡如此付出。不过这都是别人家的事情,温情不想管太多。

  眼见魏无羡陷入深沉的睡眠,温情掀开他的衣服,拿刀子划过魏无羡的丹田……嗯???

  温情讶异的看着魏无羡的肚子,她锋利的手术刀划过,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

  温宁瞪大眼,还以为自家姐姐下不了手。

  温情皱眉,伸手按了按魏无羡的肚子,软软的,暖暖的,普通男人的肚子。她左手按着丹田,右手举刀,用力划下去——依旧没用,魏无羡的肚皮明明软乎乎,可坚硬的刀子划下来,却好像划到了钢筋铁骨,它就是伤不了分毫。

  温情研究了很久,直到魏无羡清醒,都没有在他身上弄出任何一个伤口。

  魏无羡捂着腰坐起来,惊奇的没有感觉到疼痛,他苦笑着:“岐黄神医,不愧是岐黄神医温情,你剖丹的技术很好啊,我都没有感觉到痛苦。”

  温情正仔细端详她的手术刀,随口回道:“还没剖。”

  魏无羡一愣,掀开衣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金丹确实还在。

  “温姑娘,为什么……”

  温情道:“你有金刚不坏之身,我的手术刀压根伤不了你。”

  魏无羡皱眉:“温姑娘,别开玩笑。”

  温宁结结巴巴说:“魏公子,姐姐,没开玩笑。你真的,刀枪不入。”

  魏无羡不信,他夺过刀子就往身上划。锋利的刀子划过皮肤,肌肤凹陷,但就是没伤口,刀子一离开,肌肤恢复原状。

  “这……这怎么可能?!”魏无羡惊讶极了,他狠狠的捏了自己一把,肌肤上留有痕迹,可刀子划过,肌肤反而如初。

  温情惊奇道:“我真想研究研究,魏无羡,你是个奇迹。”

  魏无羡失魂落魄的坐在床上:“不能剖丹,江澄怎么办?”

  温情耸耸肩:“只是没金丹,又不是断手断脚。魏无羡,不是我不帮忙,是你情况特殊,我们走了。”

  魏无羡拉住温情:“你能想想办法让江澄继续修行吗?”

  温情摇头:“金丹都废了,做个普通人吧。”别说温情没这个能力,就算有,她也不乐意为江晚吟耗尽心神。他们姐弟救了江晚吟,提供庇护所和治疗,不指望你报恩,可你也别看见恩人就咒骂呀!我们姐弟难道欠了你?温情能理解江晚吟痛恨温氏的心情,可他们和温氏,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退一步说,他们姐弟是温氏的,还背负着背叛家族的罪恶感救了你,不指望你感恩,但不知好歹就愚蠢了。至少温情是因为江晚吟对她弟喊打喊杀不想理他。

  温情姐弟离开了,整个山头只有魏无羡和隔壁江晚吟。

  魏无羡苦笑着,走到江晚吟身边,默默的看着他。大概一两个时辰,江晚吟醒了,第一时间摸自己的丹田——金丹没有。

  江晚吟疯癫了,他抓住魏无羡摇晃,咆哮:“你说了抱山散人可以修复我的金丹的,我金丹呢?金丹呢?!”

  魏无羡苦着脸,安慰他:“江澄,别这样,我们还有别的办法。”

  江晚吟捶着床板,嗷嗷哭着:“还有什么办法,还有什么办法!”

  没有人会无怨无悔的接受别人的负能量和怨恨

我欲成仙

锦鲤江澄

  锦鲤很难杀死,但他可以被杀死。

  忘羡两人近不了江澄的边,主要是两人无法做到虚与委蛇的讨好江澄,得到他的好感度再杀人……这不是他们的风格。何况,他们俩这修为,这容颜,江澄肯定嫉妒啦。再加之,忘羡两人针对江澄的目的性不要太强,锦鲤可能会预知危机。

  两人就默默的在江澄周围,一边救助被他无知无觉针对的人,一边看江澄的最终结局。

  不过在此之前,魏无羡依旧希望给少年的江澄一次活着的机会。

  “江公子,你觉得你的运气好的正常吗?”

  “你觉得你讨厌的人各种霉运,你喜欢的人各种走运正常吗?”

  魏无羡忍着锦鲤针对的不适应,化作算命先生,提醒了江澄这些。

  江澄愣了一下,冷...

  锦鲤很难杀死,但他可以被杀死。

  忘羡两人近不了江澄的边,主要是两人无法做到虚与委蛇的讨好江澄,得到他的好感度再杀人……这不是他们的风格。何况,他们俩这修为,这容颜,江澄肯定嫉妒啦。再加之,忘羡两人针对江澄的目的性不要太强,锦鲤可能会预知危机。

  两人就默默的在江澄周围,一边救助被他无知无觉针对的人,一边看江澄的最终结局。

  不过在此之前,魏无羡依旧希望给少年的江澄一次活着的机会。

  “江公子,你觉得你的运气好的正常吗?”

  “你觉得你讨厌的人各种霉运,你喜欢的人各种走运正常吗?”

  魏无羡忍着锦鲤针对的不适应,化作算命先生,提醒了江澄这些。

  江澄愣了一下,冷笑:“胡说八道!”

  魏无羡叹息一声,脑海里响起救世系统的声音:“警告警告……锦鲤霉运发动……救世系统已经吸收,主人不必担心。”

  蓝忘机从算命的大布后转出来,收好东西,执着魏无羡的手:“魏婴,你愿意给他机会,可他不需要。”

  魏无羡摇头:“他应该有所察觉,可他放弃不了心想事成的美妙。”

  蓝忘机心说,江晚吟岂非一直这样?

  忘羡两人放弃了救江澄,或许江澄也不需要被救。锦鲤毕竟是锦鲤,金光善带着强大的恶意接近云梦江氏,哪怕他笑容满面,哪怕他送上儿子,哪怕他给予江氏巨大的利益……江澄依旧不喜欢他。

  金光善满面笑容下满是脏话。江澄这人,拿了好处也讨厌你。走了好几次霉运的金光善终于没了耐心,忽悠金子轩给江家下毒……

  魏无羡看到了这一切,如果金光善只是针对江澄一个人,他肯定不会管,可金光善丧心病狂,想把整莲花坞化作死地。魏无羡不得不换掉了毒药,苦笑着说:“我竟然也是锦鲤气运的一部分了。”

  蓝忘机握着他的手:“魏婴,你在救人。”

  整个江家在生死边缘走了一圈,无知无觉。唯有金光善惊恐的回金陵,他觉得自己做了万全准备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败,可见锦鲤的可怕。当然金光善并没有放弃,他在想更好的办法。

  江瑶看到了这一切,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江澄,收敛了恶意,继续讨好江澄。

  魏无羡并不想干涉这个世界太多,所以他在救了莲花坞之后没做什么了。一脸懵逼的金子轩被父亲提溜到莲花坞和江厌离培养感情,又很快跟着父亲回去,他什么都不懂。

  江瑶懂了。

  从此江瑶再没有害死江澄的想法,因为他清楚锦鲤会改变必死局面。但江瑶知道该如何让江澄一步步自己走向死亡。

  江澄,肖母,高高在上,心性狭隘,心想事成的他,会把别人放在眼里吗?不会。

  要想他死去,必先让他疯狂。

  江澄很有疯癫的潜质。

  正当江瑶做着佞臣的时候,蓝曦臣说服了蓝启仁来到了云梦。

  泽芜君在游玩,并不是专门来找江澄。最高端的猎人,往往以猎物的姿态出现。

  聂怀桑,江瑶,蓝曦臣,某种程度上合作了

  

我欲成仙

锦鲤江澄

  锦鲤是不是无敌?

  这个问题,救世系统也不知道。按照它的调查,大部分锦鲤都心想事成,也有那么几条锦鲤被人杀死。

  “被杀死的锦鲤……嗯,可能算不上真锦鲤吧。”

  魏无羡问:“死的锦鲤怎么死的?”

  救世系统说:“锦鲤运气逆天,引起当权者注意,分食了他。”

  金光善邀请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家主,觥筹交错中笑谈:“你们有没有看过《江大米飞升成神记》?”

  众人目光交错,诡异莫名。

  “据说……锦鲤食之可走运?”

  “不知我等,能否趁着这逆天气运飞升成神?”

  众人举杯,笑说:“一切听从金宗主吩咐。”

  “锦鲤无视别人的感情,无视别人珍之重之的一切,他只管掠夺...

  锦鲤是不是无敌?

  这个问题,救世系统也不知道。按照它的调查,大部分锦鲤都心想事成,也有那么几条锦鲤被人杀死。

  “被杀死的锦鲤……嗯,可能算不上真锦鲤吧。”

  魏无羡问:“死的锦鲤怎么死的?”

  救世系统说:“锦鲤运气逆天,引起当权者注意,分食了他。”

  金光善邀请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家主,觥筹交错中笑谈:“你们有没有看过《江大米飞升成神记》?”

  众人目光交错,诡异莫名。

  “据说……锦鲤食之可走运?”

  “不知我等,能否趁着这逆天气运飞升成神?”

  众人举杯,笑说:“一切听从金宗主吩咐。”

  “锦鲤无视别人的感情,无视别人珍之重之的一切,他只管掠夺,不管他人痛苦,被痛苦绝望的工具人反杀。”

  蓝曦臣陷入了矛盾中。

  理智告诉他,你不爱江澄。感情告诉他,你爱江澄。理智告诉他,你爱弟弟爱家族,感情告诉他,为了江澄你可以抛弃一切。

  蓝曦臣时刻带着《江大米飞升成神记》,他要提醒自己,你和江澄不是天命姻缘,你只是工具人,你只是他挑选的工具人!你的一切,都要为他奉献。你愿意吗?蓝曦臣!!!

  我不愿意!

  蓝曦臣咬牙,忍受着不受控制的爱意。他眼底泛着冷光。如果,江澄一直这样影响着他,那么,这锦鲤,还是死了吧。

  我要我弟弟好好的,我要家族好好的,我要世界好好的。

  江澄喜欢的,幸运。

  江澄讨厌的,霉运。

  蓝曦臣嘴唇咬出血,他沉沉的想:你竟然看上我?你竟然说喜欢我?江澄,江晚吟,我就是你的死劫!

  “锦鲤因为心想事成过于大意,总以为一切都会顺他的心意。于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欺骗感情,在得到他全部信任的时候背叛他。”

  孟瑶化名江瑶,在某次江澄夜猎中被救,楚楚可怜的江瑶少年打着报恩的旗号,什么都不要的成为江家家仆,兢兢业业的服务着,和每一个江家人,云梦人,述说自己对江晚吟的感激,述说着自己对江晚吟的崇拜。

  江晚吟确实心想事成,确实会让讨厌的人倒霉,确实只要一个念头就能吸取别人气运。

  可江晚吟没有涨智商,没有读心术。

  孟瑶这个人,长的好看,却是那种一装就能楚楚可怜的小白花,毫无威胁感。他嘴巴又甜,他眼神真诚,他全心全意崇拜你讨好你的时候,没人能逃脱。

  江晚吟很喜欢这个报恩的仆人,他机灵好看,又事事依靠自己,带出去挺方便。江瑶很快成为江晚吟最信任的下人,也成为江家最讨喜的下人。

  不知不觉中,江晚吟的一举一动,都在江瑶眼里。

  随着救世系统的述说,魏无羡心里冒出一种古怪的想法。也许不用他们,江澄就会出事?

  “系统,能直接带走江澄的逆天气运吗?”

  救世系统摇头:“江澄是锦鲤,锦鲤是江澄。”

  魏无羡沉默了。也就是说,锦鲤要破,江澄必死。果然,宝贵的东西,上天都标好了价格。江澄前半生顺风顺水,后半生就得偿还。魏无羡并不想杀死如今还没有做下大恶的少年江澄,(毕竟这会儿江澄还不知道自己的锦鲤有多厉害,也没有刻意利用)但他不会阻止别人夺回自己的人生。从写下预言话本那一刻,他本就预测到了如今的情况。

  ……但锦鲤,能轻易杀死吗?

  蓝恶婆看到话本,发现侄子的问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