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你好旧时光

33.6万浏览    1513参与
阿白白_

“那就祝你万事胜意吧”

“那就祝你万事胜意吧”

咩🐑

每一段青春都有迷茫

每一道光都在远方,

跌跌撞撞向着光亮那方,


谁的青春不迷茫,

还好有你在身旁。

每一段青春都有迷茫

每一道光都在远方,

跌跌撞撞向着光亮那方,


谁的青春不迷茫,

还好有你在身旁。

Pluto

Chapter17

“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周周,但是周周妈妈的事情呢?这个坎,你们真的能过去吗?”

林杨喝了一口酒,胃里似乎要烧起来,陌生的灼热感觉:“我很自责,为这件事情。但周周她说她不怪我,也愿意原谅我。我…我会努力疼周周的,我也一定会好好呵护她不让她受伤害的。如果命运让我把厄运带给周周,那我一定会尽力补偿。”

“周周没有妈妈了,你的父母真的能接受吗?我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我很清楚感情不是两个人的事。”余乔的大半瓶酒已经下肚,眼眶发红,“周周的身世有些特殊,我…我不知道周周有没有和你讲过…但你要做好准备。”余乔艰难地吐着话,余周周经历的苦太多了。

“我知道。周周的爸爸,还有周沈然,我都认识。”林杨的话到嘴边......

“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欢周周,但是周周妈妈的事情呢?这个坎,你们真的能过去吗?”

林杨喝了一口酒,胃里似乎要烧起来,陌生的灼热感觉:“我很自责,为这件事情。但周周她说她不怪我,也愿意原谅我。我…我会努力疼周周的,我也一定会好好呵护她不让她受伤害的。如果命运让我把厄运带给周周,那我一定会尽力补偿。”

“周周没有妈妈了,你的父母真的能接受吗?我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我很清楚感情不是两个人的事。”余乔的大半瓶酒已经下肚,眼眶发红,“周周的身世有些特殊,我…我不知道周周有没有和你讲过…但你要做好准备。”余乔艰难地吐着话,余周周经历的苦太多了。

“我知道。周周的爸爸,还有周沈然,我都认识。”林杨的话到嘴边却好像打了个结,讲不出来。“我知道周周的一切,其实我们很小就认识了。那时候所有人都让我远离周周,可我还是想和她一起玩。我想,我真的很喜欢她。外界的流言蜚语我都不在乎,只要周周和我在一起就好。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尽力处理好的。”

林杨闷了一口,自嘲地笑笑,满脸无奈:“其实我爸妈都很喜欢周周的,但是周沈然妈妈永远在挑拨撒泼。有什么办法啊?”摇着头苦笑。

余乔说不出话,只喝酒。良久,才悠悠叹了口气:“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打我电话。我没有大出息,可能帮不了多少,但一定会尽力。”突然语调一下子提高,“不过如果你欺负周周,我不会客气的。”

“嗯,您放心。”林杨仰头,抹了把脸大笑,“不会有这个机会的。”他将酒瓶与余乔碰了碰,一饮而尽。

余乔望着眼前的少年,意气风发的轻狂模样。可他愿意相信,林杨一定会保护好余周周。

余周周,哥哥帮你审过了。林杨是个好男孩,放心爱吧。


画座小船

九月与四月

五一入坑暗格里的秘密周斯越…

林杨和周斯越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真的真的好喜欢他们啊!


关于林杨和周斯越在清华的故事,一个小小脑洞,全文2600+


清华的校门口人头攒动,乳白色的石校门俨然矗立其间。道路的两侧树木葱郁,林荫之间光点斑驳。此时正是夏末,九月的热意尚未完全退去。


又一群人捧着稚嫩的热意跨入校园,阳光暖洋洋地照下,给这些人的不安与期待加了些催化剂。

林杨背着个纯黑色书包走在紫荆路上,他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短袖衬衫,扣子没有扣上,里面是纯白色的T恤。周周说,她喜欢这个蓝色,就像是清晨大海上的天,有一种让她可以畅快呼吸的舒适感。
看着周围拖着行李四处乱逛的学生,林杨忽然...

五一入坑暗格里的秘密周斯越…

林杨和周斯越就是我心中的白月光,真的真的好喜欢他们啊!


关于林杨和周斯越在清华的故事,一个小小脑洞,全文2600+




清华的校门口人头攒动,乳白色的石校门俨然矗立其间。道路的两侧树木葱郁,林荫之间光点斑驳。此时正是夏末,九月的热意尚未完全退去。


又一群人捧着稚嫩的热意跨入校园,阳光暖洋洋地照下,给这些人的不安与期待加了些催化剂。

林杨背着个纯黑色书包走在紫荆路上,他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短袖衬衫,扣子没有扣上,里面是纯白色的T恤。周周说,她喜欢这个蓝色,就像是清晨大海上的天,有一种让她可以畅快呼吸的舒适感。
看着周围拖着行李四处乱逛的学生,林杨忽然想起一年前的自己。

那时的他拉着行李箱急匆匆地入校,一步并作两步地到宿舍放了行李,喝了口水,又转身想跑出门。
室友一个叫周昀,一个叫程献,两人都是自来熟,看着满头大汗的林杨,忙问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行李多他俩可以帮忙拿。
谁知林杨一句话倒让他俩语塞:“我要去找我女朋友。”

女朋友。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以女朋友的身份向他人介绍周周。林杨有时很想向全世界宣告他与周周的关系,周周终于不再是他的四皇妃,也不再只是他的同学。他有一个新的身份,而这个身份允许他光明正大地关心她、喜欢她、拥抱她。林杨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让自己轻飘飘的不真实感落了地。

“他们北大人也多,我过去帮她提行李。”少年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滑下,他接过程献递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带着笑。

程献和周昀大概不会想到,这样被喂狗粮的日子,会持续他们整整大学四年,甚至还要包括更长更长的以后。就此,余周周这三个字,成为他们二人耳朵里的老茧。

刚开学时,余周周和林杨常见面,只要有空他们就会去北京的各个景点打卡。林杨没晚课时常去北大找周周吃晚饭,余周周有时也到清华来。
周周说,找林杨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她希望能在她愈发感性的空间里寻找到科学始终存在的真理。

周周喜欢在清华寻找真理,因为那里有着她可以视为真理的人。

谁也没有意识到,一年时光就这样在指缝间流逝。他们一起在通往成年的隧道中探索,所幸这一路光明坦荡,相拥而过,也不孤单。
一年,不长也不短。在这一个可伸缩的时间维度中,有些人漫度如一生,有些人欣喜,一年不过一刻。
显然,林杨属于后者。


阳光穿梭于一年四季,夏冬照常。

刚进宿舍门,就看见程献反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对周昀生动描述些什么,抬头看见林杨,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愿意从实验室回来了?”

林杨新学年的项目时间安排很吃紧,刘教授特地嘱咐他提前一周回校,把各个细节点对接好。这一周每日早出晚归,程献和周昀几乎就没有见到过活的林杨。今天新生入学,实验室的工作也算是暂告一段落。

“你们干嘛呢?”林杨很习惯他俩没个正形地插科打诨。
“听说了吗?计算机系有个女生,大一的,在男生宿舍楼下喊了半天。”
程献顾不得林杨惊讶,没有8等到他回答,又说:“你猜猜喊的是谁的名字?”
“我怎么知道?不是程献,你一个物理系的,怎么知道人家计算机系的事?”林杨看着他,仿佛看见他们家楼上买菜回家的阿姨,他伸手推了推程献的肩膀,力度不大。
“喊的是周斯越。”程献一脸泄露机密的模样,“怎么样,想不到吧?”
”斯越?”林杨确实心中奇怪,但说实话,他不意外。
“斯越知道吗?”林杨心中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可以开玩笑的事。
“知道,那个女生已经被斯越带走了。”
“那就好。”林杨埋头把书包拉链拉开,将电脑拿出来顺势摆在桌上。“人斯越的私事咱就别议论了,你有这个八卦的空还不如帮我把实验室的招生流程书给搞了。”
迎来程献一个你最牛的眼神。

去年入学不久,林杨加入了刘教授的物理实验组。林杨学习能力强,上手快,很多事刘教授一点就通。正巧当时实验室需要更新网络系统,刘教授跟计算机学院的叶教授联系好后,就让林杨过去和他们对接。
就这样,他认识了周斯越。

两人思想行为都高度一致,一拍即合。

其实之前林杨不是没有听说过周斯越的事。校内怀春的少女说他长得像四月的春风,教授老师说他不可多得,看似与他同行的人却说他故弄玄虚,说一个学术造假的家庭出来的儿子,一定也不会光明正大。
他一天好像有48个小时,在为实验室投注巨大的精力后,他需要完成学业,需要去打工,需要去医院,需要照顾卧床的爸爸,与那个像小女孩一样的妈妈。

周斯越与他人是不同的,从林杨看见他的第一眼,他就知道。
彼时的他似乎不知疲倦,他眼中有着对计算机对科研无穷的热望,可当他从这个崇高而纯粹的世界抽离时,他只剩他自己,躲在巨大的光影之中。

他原本应该是一个耀眼夺目的人吧。
其实现在也是,只是他自己不肯承认了。

他不愿意正视他身上的光。正如他不愿意正视过去那个自如的自己。周斯越很少跟林杨谈起他的高中,好像他不知应从哪里谈起。

是啊,周斯越的整个高中都是她,他不知道,除了她,他可以说些什么。

可林杨跟他相处越久,便越能发觉这个人身上那股被挫败的傲气。那个被周斯越藏起来的三年,总是会在不经意间露出端倪,提醒他她没走远,想念与在意已在他心里长成参天大树。

那天下午,林杨去实验楼跟周斯越对接网站的事,两人一起吃饭时,正巧周周打电话来,问他过几日清明节调休回不回家,她刚刚翻到了米乔以前送给她的圣斗士星矢,忽然很想回去看看她。
林杨对着电话里的声音,落下满地的温柔:“你想回去的话,我就陪你回去。我也挺想她的。”
坐在对面的周斯越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女朋友?”
“嗯。”林杨眼含笑意,看着刚刚挂掉的电话,仿佛余周周就站在自己面前。

“你们家在同一个地方?”

“嗯,我从小和她一起长大。”

林杨也许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刻的周斯越。他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但眼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瞬间崩塌,短短几秒内他将那些碎片拾起重新筑回原样。周斯越低头往嘴里塞了一口大大的饭,盯着纯白色的桌面,嚼了几口之后,才挤出两个字:“挺好。”
周斯越平日里为自己堆砌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城堡,他也总是有能力,将这座城堡筑造得近乎无懈可击。只是城堡崩塌时,谁都没有能力立马将它完完全全修缮得如原来那般模样,地上留了几块碎屑。周斯越大约不知道,他难过时,眼眶总会变红。

周斯越埋头吃了几口饭,眼神又如同熄灭的烟花一般恢复平静,他开始同林杨说起他们正在计划的项目合作……

林杨知道,不想说,不代表不记得。就如同小时候的周周,独自在一所不为人知的初中扮演自己的女侠。她不曾提及林杨,但她永远记得,年幼时的他牵起她的手,让她心中向阳。

窗外的夕阳撒遍大地。嫩绿的草地微微散出光来。

四月到了,万物破土而出肆意生长,而有些东西,仍被紧紧地按在泥土之中,向下蓄积着力量。木棉花絮不知何时飘到了地上,一阵风来,又去向了远方。

周斯越与林杨走出食堂的大门,一阵暖风微微吹来,扬起少年额前的刘海,明黄色的衣襟轻轻摆动。

周斯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他有没有闻到,四月的味道。

周斯越
春天正在向你赶来
你有没有准备好迎接?

星月与海螺【摆烂达人版】

【校园混剪】人间骄阳正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校园混剪】人间骄阳正好,风过林梢,彼时他们正当年少

doctorbean2005——守护幸福时光

阳光伊人——汤梦佳!!!


❤❤❤❤❤❤❤❤❤❤

阳光伊人——汤梦佳!!!


❤❤❤❤❤❤❤❤❤❤

zhou-

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爱自己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Pluto

Chapter16

余乔带着林杨去了小区旁边的小酒馆。一路上两人无言。林杨心里很是忐忑,殊不知余乔心里也有些无措。

可终归要面对的。两个人心里都明白。

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余周周受伤了。

相熟的老板见他们进门边迎了上来。余乔让老板带他们去了酒馆角落的僻静位置。

“喝酒吗?”余乔咧嘴,“喝酒也算成人第一步吧?”

“嗯。”林杨点点头。有些事,可能真的需要酒精,他才能直面。

余乔点了三瓶烧酒。烧酒端上来,余乔对着酒瓶猛灌了一大口,直到感受到喉咙口的那一阵辛辣才开口:“林杨,我见过你。在周周妈妈去世的那一天。”

余周周妈妈去世的那天,一干亲戚忙着操办各种事宜。争抢,推脱…炒闹声不绝于耳。只剩余乔陪着余周周,沉默...

余乔带着林杨去了小区旁边的小酒馆。一路上两人无言。林杨心里很是忐忑,殊不知余乔心里也有些无措。

可终归要面对的。两个人心里都明白。

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余周周受伤了。

相熟的老板见他们进门边迎了上来。余乔让老板带他们去了酒馆角落的僻静位置。

“喝酒吗?”余乔咧嘴,“喝酒也算成人第一步吧?”

“嗯。”林杨点点头。有些事,可能真的需要酒精,他才能直面。

余乔点了三瓶烧酒。烧酒端上来,余乔对着酒瓶猛灌了一大口,直到感受到喉咙口的那一阵辛辣才开口:“林杨,我见过你。在周周妈妈去世的那一天。”

余周周妈妈去世的那天,一干亲戚忙着操办各种事宜。争抢,推脱…炒闹声不绝于耳。只剩余乔陪着余周周,沉默地望着窗外的雨。

余乔看着一个个子高高的男孩一直站在楼底下,没有打伞,任由雨打在身上。他神情绝望地拨着电话,脸上满是焦灼。伴随着的是余周周的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可是余周周只是静静坐着,没有表情。

那样的冰冷,那样的淡漠,使余乔害怕。他无心找楼下的男孩攀谈,只是死死盯着余周周的一举一动,生怕她有什么想不开。后来他的爸爸说要接余周周回家一起住,他一点都没有反对。不知是不是因为成长的足迹相似,总之,余周周是他最疼的妹妹,他愿意尽自己所能呵护余周周的成长。他损她,骂她,直到她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他才彻底放下了心中的不安。

余乔以为余周周妈妈的车祸流下的阴霾渐渐远去了,直到他又一次见到林杨。当时只觉得这个男孩面熟,可后来仔细回忆,又联想到亲戚间的闲言碎语,便明白了林杨和余周周之间的纠葛。他一直在等机会,想处理好这件事。可今天真的开始谈话,他反而有些难以开口。迟疑了许久,才总算找到方法:缓着解决。这种事情,只能慢慢来。


ps:整理文档时发现这篇同人还没有更完

钮祜禄·甄嬛·pluto回来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