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你是我的秘密

240浏览    7参与
半糖曼曼

你是我的秘密㊙️

小酒馆


第四话



Krist刚回到学生公寓,他那两个发小就迫不及待的夺走了了他手里带回的食物。


“Kit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们那个教头他好像不住这里了,这下咱们可以放心了。”说话的是Gen,他正在大口往嘴里送食物,声音模糊。


“你的消息可靠吗?”Apr停住了挖饭的勺子。


“绝对准确无误,我去外面打水的时候刚好听见他在打电话,好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要让搬回去住了。”


对此Krist倒是表示无所谓只是耸耸肩,走了更好,正好少接触了。


同在经济学院但是又不是同年级的,这次训练结束之后,本来就没那么容易天天见到了。如今也不是邻居了那就更是没什么碰面的机会嘛,Krist...

小酒馆


第四话



Krist刚回到学生公寓,他那两个发小就迫不及待的夺走了了他手里带回的食物。


“Kit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们那个教头他好像不住这里了,这下咱们可以放心了。”说话的是Gen,他正在大口往嘴里送食物,声音模糊。


“你的消息可靠吗?”Apr停住了挖饭的勺子。


“绝对准确无误,我去外面打水的时候刚好听见他在打电话,好像是家里出了什么事要让搬回去住了。”


对此Krist倒是表示无所谓只是耸耸肩,走了更好,正好少接触了。


同在经济学院但是又不是同年级的,这次训练结束之后,本来就没那么容易天天见到了。如今也不是邻居了那就更是没什么碰面的机会嘛,Krist想想还是有点小开心的。


——————————————————————

次日操场


“最近学校要为你们开迎新晚会,下午的训练就先暂停一段时间,等会儿大家把自己的特长都汇报给Fir学长,实在什么都不会的就去参加拉拉队,Singto学长会亲自指导你们,谁也不要想偷懒。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新生齐声说。


今天的新生训练Singto没有来,现在Ken正在台上给大家训话。


因为昨天就知道了一点,所以Krist对于今天Singto没有出现并没有感到太多惊讶,他大概猜到了可能因为昨晚的电话。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明明互相不待见,但是真的见不到了有总会想着。


“嘿,Krist你准备报什么?”


因为Ron的话Krist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


“噢,应该还是架子鼓吧。我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练习了,我一直都想在大学组一个自己的乐队,怎么样,你有兴趣加入吗?”


“哇!没想到你还这么有才,电吉他我还可以,但弹的不算特别好。”


“别担心,我们可以一起慢慢来。”Krist笑着边拍拍Ron的肩膀。


接下去的几天新生们陆陆续续开始了各自的节目练习,但始终都没看到Singto的身影。


负责新生乐队训练的是Fir学长,他本就是大大咧咧直来直去的人。平时也太不喜欢和新生差距,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和新生们更是打成了一片。


“Fir学长,最近怎么都没看到P’Singto?我们拉拉队什么时候开始排练呀?”拿着啦花的小女生看他们乐器组都在休息,就从对面台子上跳下来跑来问。


“噢……他有一些私事,回家处理一下。今天就能回来了。别担心你们的排练不会耽误的。”


女孩听后点点头。


“哈哈哈学妹,难不成你是对Singto学长感兴趣?别怕,告诉哥哥,我帮你呀。”Fir说不上两句正经话,又开始调戏起学妹了。不过他还算没忘了在开学之初,自己要帮Singto找个女朋友的承诺。


女孩被他的话羞红了脸,怔了一会跑开了。


Krist坐的位置离他们不远,他几乎听到了全部的对话。但是为了显得不刻意,还是凑过来故意问了一句“P’Fir,刚刚你们在说什么,那女生怎么跑了?”


“你不需要知道。好好练习去吧。”Fir以为Krist也看上了那个学妹,所以他并不想和他多说,毕竟这是给Singto物色上的,怎么能被别人截胡了。


“P’Fir不说也没关系,我只是想问问最近怎么没看见P’Sing呢?”Krist料到他会这么说,紧接着问了句。


“Singto今晚就回来了,怎么?你找他有事?”Fir有些狐疑地问,他知道这俩人不和,难不成Krist又想挑事。


“没什么事,就是随便问问。”


“别老打听学长们的事,这不是你们新生该管的,行了行了赶紧去练习。”


Krist本来对Singto这件事也没什么兴趣的,纯粹是出于一点好奇心,但是Fir学长越是这样三缄其口,他就越想要知道。


训练结束后Krist婉拒了Ron让他先回宿舍,自己则偷偷留下来,想要打探一点学长团内部的消息。一方面他觉得他们新生们一天天就像陀螺一样被这些教官们鞭策着,太被动了,想要通过点内部消息掌握一点主动权,另一方面他也想打探点关于Singto的事。


今天的学长团们没有像往常一样在结束之后开会,商谈第二天的训练计划,而是一行几人一起出校门了。Krist悄悄尾随着,怕他们发现,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见几人竟然最后竟然走进了一家小酒馆。要知道在新生训练期间所有人都是不允许喝酒的,学校对这方面有明确的规定。Krist感觉自己抓到了他们的这群人的把柄,心中一阵窃喜。


Krist正准备拍下他们这些人进去的画面留作证据,没想到这时竟看见Singto不知从什么方向过来的也走进店里了。


Krist等他进去了没多久,也跟着进去了。


酒馆内的装修并不豪华,通俗点说甚至显得普通。里面也没有卡座,只是三三两两拼起来的木桌子。里面的人倒是不少,喝酒划拳吵吵嚷嚷,Krist很快就看见了那几个学长所在的位置,但是怕别他们察觉,所以他就找了个稍微偏僻靠角落的地方坐下。隐隐约约能听见点他们的对话。


“Singto你可算回来了,新生拉拉队训练要抓紧了,其他项目都已经排差不多了。”


“Ken你就别抱怨了,Singto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来来来咱们先喝点。”Fir帮着打圆场声音也挺大。


“我们来这儿了不是为了喝酒的,你们别本末倒置。”Singto说这话的声音不大。Krist坐的太远听不清。他只听到了Fir说的。心想原来他们真是来这里喝酒的。一天天看着他们这些学长一个个本一正经恪尽职守的样子,原来也都不过如此。


“嘿,帅哥一个人来的?”有人来找Krist搭讪,是个穿着清凉的美女。


“没…没有没有,我在等朋友。”Krist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与陌生人周璇,准备把她打发走。毕竟自己又不是真来这里消遣的。


“帅哥你可别骗我,你这说词也太老套了吧。”美女媚笑着还用手勾着Krist弧度完美的下巴。


“别,别你别这样,请你自重。”Krist拍开了那女人的手。


“帅哥你别紧张嘛,我有这么可怕就不能陪我喝一杯吗?我保证喝完这杯我就走,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边说着那女人边往Krist面前的杯子里倒酒,一手拿着酒杯一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Krist。Krist被那人盯的心里有点发毛,想要好快摆脱她,正准备拿起桌上的酒杯。


突然有人闪现到了桌子边,一把就夺过了桌上的酒杯,把这杯中酒全数倒在了地上。“这位小姐,现在酒没了你可以离开了,他归我管。”那女人见来人不怒自威,气场如此强大,恐再惹出什么事端便悻悻地离开了。


“你现在很有本事嘛,才来学校几天就开始喝酒寻欢了。”Singto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Krist,眼神中透露的神态令人捉摸不透,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


“哎你这可是冤枉我了,我根本不认识她,况且我今晚到现在为止也是滴酒未沾。”Krist本能的解释道。突然他又想起来了“看看你们带的什么好榜样,一天天还好意思教导我们,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是伪君子。”Singto听后并没有生气,反而轻笑着对他说“有些事不是你们一年生该管的。赶快回去吧,今天就到此为止,这事闹大了对你也没好处。”Krist还想反驳点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


Krist快要离开时,Singto又在他耳边轻声说“下次如果我不在,你也不准喝。”Krist推开Singto从他挡着的路离开了酒馆。


Singto回到了学长团那一桌,什么也没有向他们解释,就像一切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开会。其他学长没有看清那桌的人是谁,只是面面相觑搞不懂一向对人冷淡的Singto怎么突然会去管别人的闲事,难道真是当教头上瘾了。


回去的路上Krist还是想不通,明明这次是自己占理的,怎么到头来搞得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事一样。那个Singto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到头来什么也没打探到,怎么感觉自己永远也赢不过他呢。

半糖曼曼

你是我的秘密㊙️

第三话


请客吃饭


“一年生们,很好!今天没人迟到,但是我并不会表扬你们。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按时   这也是我给你们定的第二条规矩。无论任何情况,只要约定好的时间都必须准时出现。明白吗?”


教头一脸冷峻地站在主席台上,从他的脸上读不出任何一丝情绪。


——明白了 台下稀稀落落的声音,毕竟经历了漫长的假期,突然早起,大家还是很不适应。


“你们的声音就这么小吗?”


随后新生们又喊了一遍但是显然还是没有让这位教头满意。


“好!既然你们想这样耗下去,那我陪你们慢慢玩。”教头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透露出绝不容质疑与反驳的...

第三话


请客吃饭


“一年生们,很好!今天没人迟到,但是我并不会表扬你们。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按时   这也是我给你们定的第二条规矩。无论任何情况,只要约定好的时间都必须准时出现。明白吗?”


教头一脸冷峻地站在主席台上,从他的脸上读不出任何一丝情绪。


——明白了 台下稀稀落落的声音,毕竟经历了漫长的假期,突然早起,大家还是很不适应。


“你们的声音就这么小吗?”


随后新生们又喊了一遍但是显然还是没有让这位教头满意。


“好!既然你们想这样耗下去,那我陪你们慢慢玩。”教头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透露出绝不容质疑与反驳的态度。


Krist站在这群新生里并不是很显眼的地方,但是还是很容易从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他。


可能还是起的太早了Krist的脑子还有点发懵,台上的人在说什么,他基本上都没听。他还在疑惑是谁在他的柜子里放了那些东西,因为那个柜子的钥匙是昨天才发下来的,他还没来得及上锁,也就是说只要愿意,谁都能打开他的柜子。但是在这个学校他也没有什么旧相识,除了还在宿舍里酣睡的那俩人,其他的都不认识。


噢,可能是那天一起贴横幅的同学吧。因为只有他们知道啊,Ron今早还叫了他,可能就是他吧。


Krist想通之后心里觉得暖暖得,昨天一切的不愉快也都淡了些,心情大好的Krist甚至莫名的觉得站在台上的那些教官们也不那么讨厌了。


“0062,0062,0062 ...” 


直到旁边的同学提醒了他,他才回过神来。Krist一激灵,才发现所有人都望向他,台上那个教头眉头微皱,并没有再说什么。


“到”


“你的耳朵如果忘记带,麻烦你回去取一下。”那教头依旧冷冷的说,不带一丝感情。


Krist愣了一下,还没等再开口,又听见那人说“看来昨天对你的惩罚还是不够,你自己说,今天又该请你做什么?”


“请客吃饭”Krist故意戏谑地说,反正那个教头总是如此针对自己,所以他故意不好好说话,就是想让那人难堪。


大部分新生不敢大声地笑,但还是能听见四周窸窸窣窣的笑声。


“今晚六点,校门口,准时。”


“但是在此之前,请你说出我讲过的所有规矩。”


大当家缓缓的说,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这事虽然不算难,但是由于Krist今天一直在走神,他什么也没听进去,只隐隐约约的记得昨天那一条。


“回答之前先说自己的名字和学号……不迟到早退……尊重师长……”


“还有呢?继续。”


“……”


除了第一条,其他都是他临场现编的。Krist想不出更多了。


“你就这点本事”那人冷笑道


“差不多就这些吧,小学生都会,我觉得你没必要在这里讲这些浪费我们的时间。”Krist破罐子破摔,决定和那人斗下去。


“好,非常好。今天我不会额外再罚你,但你对自己的惩罚今天必须履行,不然明天全体一年生连坐受罚。这同样也是我今天要教给你们的规矩——你们所有人都不只是独立的个体,而是整体。”


这话倒是没错,Krist脸上虽然还是表现出不屑一顾地样子,但是从心里还是认同教头这一番话的。


“Singto,你今天是在搞笑吗请客吃饭算什么惩罚?你怎么会让0062那个小子当猴耍啊。”刚刚结束集会Fir就对Singto嚷嚷起来,其他教官们也纷纷不满Singto今天的做法。


“这样下去还怎么管那些一年生。”


“我们作为教官不能让那个毛头小子牵着鼻子走啊,Singto你今天就该狠狠地罚他。”


“我看0062那小子就是个刺头,不能轻易放过,这种情况我们更应该杀鸡儆猴。”


教官们七嘴八舌的表达着对0062的不满。


“0062我会亲自调教的,你们不用插手了,我会让他知道农大经济学院不是那么容易混的。”


Singto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一个刺头给威胁到,但是这个0062果然有点意思。


晚上六点校门口,Singto已经站在那里了。他还是穿着那件红色的教官服,黑色的牛仔裤把他笔直纤细的长腿勾勒地很完美,黑色的皮鞋子一尘不染亮的反光。他的脸上还是不带任何表情,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Krist远远的走过来了,松松垮垮的纯色T恤配着一条短裤一双拖鞋,这样的穿着与那人的格格不入。


“你迟到了,还有你没穿制服。”


“哎呀,不就是吃个饭嘛,而且今天已经结束训练了不是吗?拜托你没必要太认真了吧。”Krist很无语,他本不想来了,但是他不想因此连累其他一年生,只能委屈一下自己。


“这不是吃饭,是对你的惩罚。”


“太迂腐了”Krist心里骂着小九九,脸上还是堆着假笑。


“教头大人您要吃什么?”


“冰沙”


“冰沙?这么晚了,你不吃晚饭吃冰沙?”Krist虽然不解,但是也稍微庆幸了一下,毕竟再怎么样冰沙也花不了多少钱。


Singto没有再理会Krist已经自顾自的先走了。他不想同Krist走在一起,一个吊儿郎当的一年生,一点自我要求都没有,不知道一天天在想些什么。


直到他走到一家甜品店门前停了下来。


“就这里吧”


Krist抬头一看心想您可真会选啊,这是整个曼谷最有名的甜品店,这里不止吃甜品,也吃一种格调,当然价格也不会让人轻松。心里暗骂那人一万遍但也只能认栽。


进门后店员很热情的迎了上去。


“欢迎光临,两位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Singto说


“那您可能需要先排队领个号,去外面等待一下,我们目前只有VIP包房还有位置,但是必须有卡的会员我们才能接待,实在不好意思……”店员的话还没说完,Singto已经把一张黑色VIP卡递了出来。


店员见状连忙领着他们坐电梯上了三楼。


Krist还没反应过来就跟着也进了电梯,但他已经知道的是今天自己的钱包要吃苦了。


三楼的每一个包房装修都不一样,共同点是私密性都很好,站在外面几乎听不见里面的人说话,服务员送餐也需要按铃,里面的人同意后,门会自动打开。


“就这里吧”Singto选定了一间黑白格调性冷淡风,里面有淡淡的木质香水的味道。


“你点吧,我不知道吃什么。”Krist没有来过这里,他不想在这里表现得漏怯,干脆就不说话了。


“给我两套K2,谢谢。”Singto并没有看菜单,在位置上坐定后就对服务员说了。


“好的,请您稍等。”服务员对他们合十礼以后,匆匆撤离了这个气氛冷冷的包房。


“我其实可以不吃的,你点自己的就行。”Krist本想阻止他,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服务员就没了踪影。


“看到了吗?”Singto突然来这么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让Krist摸不着头脑。


“药和绷带”


“嗯?我柜子里的东西难道是你放的?你是怎么知道的?”Krist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不对啊,自己同他也就有过一次比较近距离的谈话,可是并没有任何什么肢体接触啊,他怎么会知道。”


“我不希望你找任何借口不参加训练,所以你不要误会,这只是作为教头的责任,和杜绝你装病溜号的办法。仅此而已。”Singto说的这话也并没有解答他的疑问,只是边说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冰水,头也望向了窗外。


“嗬,我根本不需要这些,堂堂男子汉,你也太小看我了。”Krist并不领情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


“这是教头的命令你是想让我在这里罚你?”Singto的语气不容任何质疑。


Krist不再说什么,其实他也明白这个教头就是这样的,懒得计较了,虽然经过这两天的训练他对这个教头的看法有了那么一丝丝地改观,但是却不想让自己再和他继续扯上什么关系,最关键的是千万不能让他发现自己住在他隔壁,最好今天这顿吃完从此和他井水不犯河水。


叮咚,门铃响了,开门后服务员把两份冰沙端了进来。


“我没带钱,一会儿你付账我这份的钱会还给你,然后今天的晚饭才算是你请客的惩罚。”Singto边吃边说。


“啊?大哥你早说啊,我的那份就不用点了。”Krist无语了,今天又白花了自己这份冰沙的钱,这比他平时在外面吃两顿饭都贵。Krist也并不是小气而是他总觉得对于这种没必要的钱不愿意浪费。


“这是我最喜欢的,你也尝尝。”Singto漫不经心地边吃边说。


“那点一份就可以了啊,你分点给我不就得了。”Krist说完这话就后悔了。


“你确定要和我一起吃?”Singto说着便舀起一勺冰沙举到了Krist的眼前,他的勺子距离Krist的嘴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他的眼睛看着Krist,那眼神像是一口深井一般,Krist看不懂这个教头究竟怎么想的,只是呆呆的怔住了。


Singto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收回了勺子“快吃吧,要化了。”Krist听到这句话时才回过神来。


3000泰铢Krist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肉疼。他闷闷地跟在那人身后,心里盘算着不知道一会那人还会选择一个多贵的地方,反正他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他都不吃一口了。


没想到来到了一家街边小店那人就停了下来,然后径直走了进去也不管身后的Krist有没有跟上,这家店Krist倒是经常来,价格不贵味道也好,这让Krist松了一口气。


“要一份清汤丸子细粉,一杯冰咖啡。谢谢!”


“要一份金不换鸡肉炒饭加辣,一杯……不好意思我等会再点我去看看那边。”Krist差点就把粉红冻奶几个字脱口而出了,但是他才不想让那个教头发现他的这个特殊喜好,不知道又会被怎么嘲笑呢。等他再回来时Singto已经不见了,他倒也没在意也许去上厕所了吧,Krist正准备开口继续点饭,店员就把他的金不换炒饭连同粉红冻奶都端给了他。


“多少钱?咦,我好像还没点粉红冻奶啊?”Krist疑惑地看着店员。


“哦,刚刚和你一起来的那个人点的,他说就要一杯你平时经常买的饮料,他已经付过钱了。”店员说道


“那他人呢?你看到他去哪了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是打包走的。”


Krist不懂那个教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说让他请客又把钱付了,莫名其妙的带他去吃冰沙,让他白白花了那么多钱也不说什么时候还,什么都不说清楚,自己就这样被他牵着鼻子什么走。算了不管了,走了更好以后少接触。


Krist在店里吃完之后,没有忘记那两个在公寓里饥肠辘辘等他投喂的室友,又打包了两份提走了。


回去的路上经过教学楼,他还是决定把柜子里的东西也带回去,只是为了不浪费,不是其他任何的原因。他一直这样暗示自己。






半糖曼曼

你是我的秘密㊙️

别想对教头耍什么花样


第二话



Krist前脚刚迈进学校大门,校园喇叭里就发出了一个响亮的声音:所有新生请注意!请立刻按照各自学院的方阵位置到操场集合,你们的时间只有五分钟。想都不用想,这声音肯定是哪个杀千刀的教官学长发出的。Krist本来还有一点担心自己到底要怎么解释这次的迟到,不过此时心中倒是有了新的打算。


此刻新生们其实也都是一头雾水,那个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新生教官团队其实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真正露面过。明明大家前几天就接到了由学校官方邮箱发来的入学报到邮件,里面清楚的写着第一天的日程安排会有新一届的学长团来和大家见面为新生开展欢迎活动,怎么到现在却连一个学长的影子都看不...

别想对教头耍什么花样


第二话



Krist前脚刚迈进学校大门,校园喇叭里就发出了一个响亮的声音:所有新生请注意!请立刻按照各自学院的方阵位置到操场集合,你们的时间只有五分钟。想都不用想,这声音肯定是哪个杀千刀的教官学长发出的。Krist本来还有一点担心自己到底要怎么解释这次的迟到,不过此时心中倒是有了新的打算。


此刻新生们其实也都是一头雾水,那个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新生教官团队其实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真正露面过。明明大家前几天就接到了由学校官方邮箱发来的入学报到邮件,里面清楚的写着第一天的日程安排会有新一届的学长团来和大家见面为新生开展欢迎活动,怎么到现在却连一个学长的影子都看不到。这是欢迎新生应该有的姿态吗?这还不算完,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人给他们安排过什么方阵,什么位置,所以这到底是在欢迎他们,还是在整他们啊!怪不得传言都说那些学长们的招数是又多又古怪,难道这么快就要开始一一领教了吗?


虽说一脸茫然,新生们还是陆陆续续的走向操场。他们两两一组或是三五一群的聚在操场中央或是跑道边上,这个状态就像集体出来郊游一样。反正不要说什么方阵了,就连一个像样的横队或者纵队都是没有的。当然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在这种情形下把人弄到操场上,任谁也都是懵的。


殊不知这一切早就被学长团全部看在眼里。


此时Krist并不在这里。原来在刚进校门的时候他就发现旁边的侧门入口处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好像正在张罗着挂什么迎新横幅,如今也是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如果贸贸然地回去说不定就刚好被那些教官们抓个正着。迟到加上不穿新生制服,肯定会被那些教官拎出来当典型,还不如混迹在这群人之中把今天混过去再说吧。


这几个人的确都是新生,他们其实彼此之间也是第一次见面。以这样的先决条件,Krist想要混入其中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几个人本就是老师在开学前事先选定好的需要提前几小时来学校帮忙的学生而已,他们今天的确不需要参加训练,不过这些人的名单也早就掌握在了那群教官学长们的手中。对于这些Krist当然都是不知道的。


“你们好啊,不好意思来晚了点,这是要怎么挂上去吗?咱们一起来吧。”Krist总是有点自来熟和谁都能搭上话。他的话音未落,那几名新生自然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大家谁也不认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是谁,不过奇怪的是这人竟然没有穿新生制服,所以这不会是哪个学长冒充新生过来监督他们工作吧?他们心中虽有这样的疑虑,却又都不敢声张,只是面面相觑。Krist见没人搭话,便又自顾自的安排了起来,大家见状便又更加坚信了心中的猜测,全都听Krist安排。


Krist也没多想既然大家这么配合他,那就一定要把这项工作彻底完成好,也算是为了弥补自己刚入学就犯了两项错误。虽然Krist总给人吊儿郎当的感觉但是当他工作起来的时候又是那么得认真,这总会让人有一点错觉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吗。但单从这件事看来Krist的安排确实是十分合理的,他是一个极具组织和管理能力的人,懂得人员之间协作配合,取长补短。因此横幅裁剪装饰很快就完成了。


看似挂迎新横幅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真的要靠几个新生就把横幅挂好其实也不容易。首先大家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其次是手边可用的工具也是有限的,校门的高度虽说也不高,但是如果真的单凭一个人也是没有办法完成的。为何不能去后勤部借梯子呢?Krist在最初就问过这个问题,但是其中一个新生却回答道这些都是老师的安排好的,他们只能用手边现有的工具完成这个任务。眼看如今是真的没梯子了,Krist最终决定让大家以叠罗汉的方式把横幅挂上去。Krist虽也不属于身材健硕的那一型,但这次却甘愿在最下面当底座确,实是有一点私心的。因为他恐高。所以只要是离开地面的一切活动他都是从内心深处拒绝的。当然表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虽然是几个不相识的人,但是谁也不会愿意那么轻易地就在别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不过没想到的是,这次参与挂横幅的几人中比来比去也就Krist最为适合当次大任。别误会,不是底座,而是塔顶。


这一结论如同晴天霹雳,Krist心中即使有千万分的不情愿,但在事实面前还是妥协了。现在的他就如同一个视死如归的勇士,脸上虽还挂着一丝笑容但也是略显僵硬的。


就这样几个人踉踉跄跄的开始叠起了罗汉,只见身材最壮的那个男生半蹲着当起了底座,接着几个同学也依次上去了,现在轮到了Krist,如果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双脚还有一些轻微地颤抖,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向上攀爬,心中默默和自己说着:这点高度没事的,就算摔下来了也死不了。即便如此心中的恐惧还是随着他一步步地登高被一点点地放大。就差一步了,不要向下看,挂上去就行了,Krist心一横就完成了。左边这面墙的成功给予了Krist很大的成就感,但是轮到右边这面墙时Krist却遭遇了滑铁卢,让他对恐高又增添了更多恐惧。其实本来已经算彻底完成了,就在他下来地瞬间不知怎么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倒是也没受什么伤,只是他下落时条件反射的一抓使他右手的掌心被墙边的树枝划出了一条不算很深的伤口。也许是因为惊吓过度,他其实丝毫痛感都没有察觉到。反而庆幸自己幸好没什么大事。


其他的几个人都被吓坏了,赶忙都围过来查看Krist的伤势,Krist摆摆手说自己没事不用担心。就在这时学长团中的一员Ken走了过来。


早上发生的这一切其实都是教官学长们安排好的,当然除了乱入的Krist。其实今天负责教育新生的教官学长们一直都在学校后勤部的监视器前观察着新生们的一举一动。只不过校门口的这个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刚好不能完全覆盖到挂横幅的这个门,如果不是Singto派Ken来看看这边的情况,大家都快要忘了还有他们这几个人了。


“你们围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连挂横幅这种小事都做不好吗?我看你们根本就没有能力继续参加接下来的训练了,还是趁早收拾东西回家吧。”Ken学长对着他们吼道,几个人都被突然出现的这个学长吓住了,半天没有说话。


“学长听我们解释…”Krist正要说话,却立马被Ken打断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就算你们是老师特许不用参加今天的训练,但是我想也没有人告诉你们可以毫无组织纪律的在这里围成一团不干正事吧。”Ken继续严厉的大声说道。


“实在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因为我们没有经验,这次挂横幅开始进行的很不顺利,要不是Krist学长过来帮忙,我们还是一筹莫展呢。这次还害得Krist学长受伤,我们真的很抱歉。希望学长们能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其中的一名新生Ron连忙说道。


Ken没有想到自己如此严厉地指责他们,这些新生竟然没有立刻针锋相对反而态度诚恳率先认错。由此看来这届新生的综合素质着实不错。


嗯?不对,他刚刚说什么来着?Krist学长?


这是什么人,就是那个未穿着新生制服的男生吗?好啊!新生现在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说起慌来一本正经的,亏得自己刚刚还在心中赞许过他们。现在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你们竟然敢当着我的面撒谎!”Ken学长被气得不行。


“不好意思,我想大家好像是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学长,我也是今年入学的新生。只是今天不小心睡过了头,忘记穿新生制服了。看到他们在这里挂横幅我就想着过来帮帮忙,结果弄成这样了,对不起是我的错。”Krist这才找到机会,把该说的话都解释清楚了。


“你们既然这么爱解释,那我就成全你们,一会儿你们就去全体新生面前好好解释一下。所有人,排成一路纵队,跟着我走吧。”说完话Ken学长就头也不回的先走了。


这时在操场上的新生们早已整整齐齐地排成方阵,完全没有了早上三五成群混乱不堪的景象。只见学长团里的几个人全都站在了主席台上,最前面的那个就是Singto。


Ken学长让他们几人先站在主席台边等着,自己率先走了上去和上面的几名教官成员沟通了一番,紧接着就示意他们这几个从大门口捡回来的新生可以上台了。


“新生们你们好!我是Singto Prachaya Ruangroj,作为你们经济学院的学长,也是这次新生训练的教头。首先欢迎你们来到农大经济学院,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有义务要照顾你们并教导你们如何遵守学校里的各种规则制度,但是在此之前你们需要先通过我们的审核,不过目前看来你们中还没有人是合格的,所以接下来你们必须参加我们制定的每一次训练活动,只有你们做到让我们满意了,我们才会真正接纳并承认你们是经济学院的一员。你们明白吗?”


说话的那人身穿一身红色的教官服,阳光洒下来刚好照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微风吹拂起他额前的几缕发丝。


“明白了”下面方阵中的新生回答的虽不算整齐但却很洪亮。


那人又转过头来对着台上的几名新生说道“我听说你们这里还有一位‘新学长’啊,那麻烦请这位‘新学长’站出来和我们大家认识一下吧。我知道你们台上其他几位原本是并不需要参加今天的训练的,但是如今我决定提前开始教教你们规矩。”


第一条规矩:新生发言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和学号


“0062 Krist请求发言,对于这个误会我可以给出合理的解释……”Krist就把刚刚在校门口对Ken说得话又再说了一遍。


“今天的这次新生测试没有一个人合格,这我不怪你们,大家第一天来不懂规矩我可以理解,也不再追究,但是如果今后活动中再有人不遵守我们教过的规矩,我会严惩你们的。不过今天就先让这位‘新学长’给大家率先展示一下吧。”


Singto对着台下的新生说完后就转身走到向了Krist压低声音对他说“别想和我耍什么花样,我会盯牢你的,P'Krist。”


随即他伸出了右手看似是要和Krist握手一般,就在Krist微微伸开右手又紧紧握成拳头盯着他的双眼时,他又果断收回了手。就在这一瞬他看见了Krist手心的那一抹嫣红,也是这一瞬的红色让他的心有了一点触动。很多年后他也依然无法解释这次的触动。


“明天上午九点,所有新生必须准时到操场集合,你们的集合整队时间只有五分钟,所有人必须穿着统一的训练服佩戴姓名牌,这些东西都已经放进了你们所在教学楼的个人柜子里。”P’Ken说。Singto接着Ken的话补充了一句“明天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任何人出现状况。”


“0062今天你迟到了10分钟,所以作为对你的惩罚抱头蹲起100次,立刻。Ken你看着他做完,不要放水。其他人可以解散了。不允许有人在操场长时间逗留”Singto交代完这些以后就离开了。


毕竟这次Krist的确有错在先所以也不是那么硬气,但是被这个教头如此针对他还是一万个不满意。所以他在心中暗下决心,他绝不会就这样被这些教官学长随意摆布的尤其是那个教头。


Krist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了学生公寓,终于看见了他最好的两个朋友,还没等他向朋友们抱怨自己今天的遭遇。Apr和Gen就异口同声地对他说“我们这次完了!你们学院的那个教头就住在我们隔壁。”


啊???!这个学校真的有毒吧!怎么自从来到这里一件好事都没有。


“我们不能去申请换房间吗?”Krist问Apr。“Kit别想了,这次住学生公寓的新生比往年都要多很多,学校附近的几家公寓都被住满了,再说如果别人听说是要和那个经济学院的冷脸教头当邻居也都是避之不及的,没有人会愿意的。”Apr无奈的说。“算了算了,我不行了,今天真的太累了,明天咱们再想办法吧,我就不信我的美好大学生活会毁在这个教头手里。”Krist准备去洗澡睡觉了。


当Krist站在浴室的镜子前打开水龙头的时候,他才又想起自己右手掌心的伤口,虽然伤口不深,旁边渗出的血也早已凝固了,但是一不小心碰到水时还是有一阵强烈的刺痛感,这让Krist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这样他尽量悬空着右手,全程用左手完成了所有的洗簌工作。等他再次回到床上时,他那两位室友早已进入了梦乡。Krist为自己定了闹钟,慢慢闭上双眼,不久也沉沉地睡去。


“Kit, Kit, Kit~~Krist Perawat Sangpotirat !!” 伴随着Gen的呼唤声,Krist 猛然间清醒过来,一看手机已经早上八点了,幸好还来得及,Apr和Gen今天没有训练任务,但是却被Krist昨晚定好的闹钟早早吵醒了,Krist 对朋友们感到抱歉,决定晚上买点好吃的回来犒劳一下他们。


来到教学楼时差不多八点四十了,经济学院的新生们好多都已经换好了训练服,脖子上挂着姓名牌。“Krist,快点去换训练服吧,一会儿一起去操场,今天如果我们再迟到的话可真的就要遭殃了。”说话的人正是昨天在校门口和他一起贴横幅的Ron。


“好的Ron,这次我们绝不会迟到了,我倒要看看那些教官学长们这次还有什么招数。”


当Krist用钥匙打开他面前的小柜子,准备去换衣服时,眼前出现的不只有训练服和姓名牌,还有一卷医用绷带和一瓶外用药水。


sun
“如果这注定是个秘密,那就不要...

“如果这注定是个秘密,那就不要让风听见了。”

“如果这注定是个秘密,那就不要让风听见了。”

默吟

这一瞬间,我爱上了关乎情爱的诗句;这一刻,躁动已久的爱的灵感开始决堤,夺路而逃。我等待这样一个女子好久好久,为你写诗不再是一首过气的歌谣。我灵魂里关于诗人的渴望彻底的被这喷射的荷尔蒙所点燃,生命的自由在过往的失望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弥补。这完全是一种生命的意义得到倡张和安放所带来的幸福与愉悦。我真的想说一句我爱你,但是它是那么单薄,如果这一次还是一场幻境或是飞蛾扑火,我希望这个梦可以永远的不要醒来,就算为此粉身碎骨,我亦无怨无悔,满怀感动,向这样的生命致我最纯真的敬意。

这一瞬间,我爱上了关乎情爱的诗句;这一刻,躁动已久的爱的灵感开始决堤,夺路而逃。我等待这样一个女子好久好久,为你写诗不再是一首过气的歌谣。我灵魂里关于诗人的渴望彻底的被这喷射的荷尔蒙所点燃,生命的自由在过往的失望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弥补。这完全是一种生命的意义得到倡张和安放所带来的幸福与愉悦。我真的想说一句我爱你,但是它是那么单薄,如果这一次还是一场幻境或是飞蛾扑火,我希望这个梦可以永远的不要醒来,就算为此粉身碎骨,我亦无怨无悔,满怀感动,向这样的生命致我最纯真的敬意。

默吟

遥远的相逢

我们初逢于五月的夜晚

栀子花璇涌出爱的甘甜

撩拨的情弦慰藉隐隐啜泣的暖殇

多情的诗人在街角邂逅厄洛斯的笑脸

自由的空气    广阔的天

格格的笑   如水的媚眼

多么熟悉的画面

这是遥远的相逢

而不是初见...


我们初逢于五月的夜晚

栀子花璇涌出爱的甘甜

撩拨的情弦慰藉隐隐啜泣的暖殇

多情的诗人在街角邂逅厄洛斯的笑脸

自由的空气    广阔的天

格格的笑   如水的媚眼

多么熟悉的画面

这是遥远的相逢

而不是初见

                                                    ——默吟      5.2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