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你的名字

15万浏览    2868参与
ZY学神
君の名は 2019年跨年作,2...

君の名は

2019年跨年作,2020新年快乐!

君の名は

2019年跨年作,2020新年快乐!

Qingchen
三叶~可能有些地方不太对哈

三叶~可能有些地方不太对哈

三叶~可能有些地方不太对哈

九祁酒器.
好像晚了点,不过没关系w!】...

好像晚了点,不过没关系w!】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所愿皆可得,所行皆坦途!出门记得戴口罩w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٩(ˊωˋ*)و✧*。

好像晚了点,不过没关系w!】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所愿皆可得,所行皆坦途!出门记得戴口罩w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٩(ˊωˋ*)و✧*。

杉浬.
私心最喜欢的一副三叶 这竟然是...

私心最喜欢的一副三叶

这竟然是我画的!!💦💦💦夸夸我

惊了,果然三叶是真爱。👍

有参考。

私心最喜欢的一副三叶

这竟然是我画的!!💦💦💦夸夸我

惊了,果然三叶是真爱。👍

有参考。

来一个弹幕

【你的名字x尤长靖昨日青空】你听见吗这一句喜欢你!


––

我觉得是2019年镜头衔接最流畅的一个频!

【你的名字x尤长靖昨日青空】你听见吗这一句喜欢你!


––

我觉得是2019年镜头衔接最流畅的一个频!

宛

でやった夢はいつも思い出して、ただ、何か消えた喪失感、目覚めてもずっと存在している。

でやった夢はいつも思い出して、ただ、何か消えた喪失感、目覚めてもずっと存在している。

99伴奏网

你的名字伴奏--戴玉强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25823.html


你的名字 戴玉强 Yu Qiang Dai
词:石顺义
曲:杜鸣
你的名字和满天星星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和遍地
和遍地小草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很普通
每一个孩子都认识你
你的名字很普通
每一个孩子都认识你
你的名字和一面旗帜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和一个
和一个时代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很伟大
每一座高山都仰视你
你的名字很伟大
每一座高山都仰视你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你说过...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25823.html


你的名字 戴玉强 Yu Qiang Dai
词:石顺义
曲:杜鸣
你的名字和满天星星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和遍地
和遍地小草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很普通
每一个孩子都认识你
你的名字很普通
每一个孩子都认识你
你的名字和一面旗帜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和一个
和一个时代写在一起
你的名字很伟大
每一座高山都仰视你
你的名字很伟大
每一座高山都仰视你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你说过你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每个中国人都把你记在心里
把你记在心里

Dr.hate.k
【旧图】你的名字。也是去年画的

【旧图】你的名字。也是去年画的

【旧图】你的名字。也是去年画的

雾羽是Alpha

垃圾画质 轻喷(つД`)ノ

欢迎提建议a!

垃圾画质 轻喷(つД`)ノ

欢迎提建议a!

行かないで
产粮地:Pixiv 作者:sn...

产粮地:Pixiv   作者:snatti

链接 已授权✔️

产粮地:Pixiv   作者:snatti

链接 已授权✔️

Oran

补小说


网购不了在实体书店买了你的名字。和天气之子

一共80(标价),有赠品(君名是卡套,天气之子是海报),相比其他书店价格还算实惠……吧

里面注释好可爱

补小说


网购不了在实体书店买了你的名字。和天气之子

一共80(标价),有赠品(君名是卡套,天气之子是海报),相比其他书店价格还算实惠……吧

里面注释好可爱

凉城三里

(突发奇想系列)无脑剪辑1

(文在写了,文在写了)

(突发奇想系列)无脑剪辑1

(文在写了,文在写了)

橘暖温茶

16和17年看的《你的名字》和《声之形》。


当时在电影院里,周围的小姐姐甚至阿姨都有哭。


我:“有啥好哭的吖,完全不觉得虐吖。”


昨晚和同学窝在家一起看,看到凌晨两三点。


还是我:“京阿尼!诚哥!我的眼泪不值钱吗!啊!!”


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16和17年看的《你的名字》和《声之形》。


当时在电影院里,周围的小姐姐甚至阿姨都有哭。


我:“有啥好哭的吖,完全不觉得虐吖。”


昨晚和同学窝在家一起看,看到凌晨两三点。


还是我:“京阿尼!诚哥!我的眼泪不值钱吗!啊!!”


真香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Q.fancy
又重新看了一遍 决定自己画一个

又重新看了一遍

决定自己画一个

又重新看了一遍

决定自己画一个

锦鱼枕

彴华 第二章

【逢魔篇】第二章

 

宫水神社。

 

来到系守镇后,周予熠成了宫水神社的常客。

 

宫水一叶已经帮周予熠倒好了茶。

 

周予熠一边品着茶一边看宫水一叶编绳。

 

“你晓得啥叫‘结’吗?”

 

“‘结’?”周予熠喝茶的动作一顿,她略加思索。“这个定义很广呢。绳结是结,人与他物的联系也可说是结。”

 

“系线叫‘结绳’MUSUBI,与人产生联系叫‘结缘(MUSUBI)’,形容时光消逝同样叫‘终结MUSUBI ’——用的都是同一个词。这是神灵的名字,拥有神圣的力量。聚拢成形,扭转缠绕,时而回转,切断,再...

【逢魔篇】第二章

 

宫水神社。

 

来到系守镇后,周予熠成了宫水神社的常客。

 

宫水一叶已经帮周予熠倒好了茶。

 

周予熠一边品着茶一边看宫水一叶编绳。

 

“你晓得啥叫‘结’吗?”

 

“‘结’?”周予熠喝茶的动作一顿,她略加思索。“这个定义很广呢。绳结是结,人与他物的联系也可说是结。”

 

“系线叫‘结绳’MUSUBI,与人产生联系叫‘结缘(MUSUBI)’,形容时光消逝同样叫‘终结MUSUBI ’——用的都是同一个词。这是神灵的名字,拥有神圣的力量。聚拢成形,扭转缠绕,时而回转,切断,再重新连接——这就是组纽,同时也是时间,也是‘结(MUSUBI)’。而我们编的组纽,便是神灵赐予的技法,能够显现出时间的流逝。”

 

夕阳西下,暑气渐退,周予熠似乎听见了潺潺的流水声,似山泉流过。

 

[据说逢魔之时容易看见某些超现实的事物——魔物、亡者……]

 

亡者。

 

“这么说组纽很神奇啊。”高石岳聚精会神地看宫水一叶编绳。“对吧,熠酱。”

 

“……”周予熠瞪了一眼笑得灿烂的高石岳。

 

碍于有宫水一叶在场,她不好发作。

 

念及她又睨了一眼高石岳。

 

高石岳问道:“那‘MUSUBI ’还有其他含义吗?”

 

宫水一叶继续说道:

“指的是土地神,古语称之为‘产灵(MUSUBI)’。不过这个词咧,有好些种深刻的含义。”

 

周予熠认真地听着。

 

“这也是‘结(MUSUBI)’。”

 

宫水一叶指着周予熠捧着的茶杯说道。

 

“哎?”

 

周予熠顿时愕然看向宫水一叶。她未曾想过食物入肚后也会产生‘结’。

 

“你不晓得吗?水也好,米也好,酒也好,所有送进肚子里的东西都被称作‘结(MUSUBI)’。因为一旦进了五脏六腑,就会和灵魂相‘结合(MUSUBI)’。”

 

 

“你要听着线的声音,你要想那样一直绕着线,人与线之间就会慢慢的产生感情。线里面凝聚着系守镇上千年的历史,距今有200年。”

 

宫水一叶让周予熠坐到她身旁。

 

“你来系守镇是为了编结也是为了解结。”

 

周予熠苦笑。“您发现了啊。”

 

她忽觉一阵发冷,她一下子失去太多重要的人了。她很后悔当时的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救人,没有珍惜那些相处的时光。

 

“你身上有股力量,神圣而强大。”

 

宫水一叶引出绳线给周予熠。

 

“但好像在做梦。”周予熠仿着宫水一叶的操作编绳,呢喃道。“我好像不是这个世界。”

 

“当老身还是个女娃儿的时候,曾经做过不可思议的梦。与其说是梦,倒不如说是别人家的人生。当时老身来到了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变成了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

 

“但从某个时间点开始,这种梦就突然终结了。如今只记得这梦过于不可思议,但早已不记得在梦中是变成了啥人物喽……”

 

周予熠心中咯噔一下,仿佛被判下死刑一般。她一双眼睛黯然无神,她喃喃道:“终结……”

 

宫水一叶见周予熠这般模样,满是皱纹的脸上也出现寂寥,她叹气。

“所以你要珍惜如今的‘自己’,以及看到的一切。因为无论有多特别,梦始终是梦,一旦醒来就会消失不见。”

 

周予熠自嘲道:“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宫水婆婆可以教我编结吗?”高石岳诚恳地请求宫水一叶。

 

“你该不会是想借这个结去结识更多的——女、朋、友吧?”周予熠在后面几个字上加了重音。

 

“哎?熠酱是吃醋了吗?”

 

周予熠听到这个称呼,编结的动作停了下来,她咬牙切齿地对高石岳说:“……说了不要叫我——”

 

“熠酱?”宫水一叶复述一遍这个称呼。她念了几遍说:“很好啊,熠酱。”

 

周予熠:“……”

 

高石岳:“熠酱这个称呼是不是很好听啊,宫水婆婆——”

 

高石岳的声音突然变调,他伸手去阻拦周予熠继续捏他腰间的肉。

“宫水婆婆都觉得好听,熠酱你不用害羞啊。”

 

周予熠对笑着的宫水一叶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她靠近高石岳的耳朵,低声威胁道:“你再这样叫我,你信不信我咬死你啊高石岳?”

 

“熠酱~熠酱~”高石岳给周予熠一个完美的wink。他的样子十分得瑟。“那你咬我啊~”

 

“我回来了!”

 

宫水四叶放学回家见到在宫水三叶所在学校担任教师的周予熠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发现有个陌生的异性也在宫水神社,加之从她的角度看去——

 

周予熠的手和高石岳的手交叠在一起。

 

“予熠桑的男朋友吗?”

 

周予熠:“……”

 

她立刻缩回手。

 

高石岳眼疾手快握紧周予熠的手。“你好,我是熠酱的朋友高石。”

 

周予熠气鼓鼓地看高石岳,她的手在高石岳的手心里作妖,又是抠又是挖,以此泄愤。

 

约八张榻榻米那么大的工作间里,不断回荡着珠串相互碰撞的声音。

 

“要试着倾听纱线的声音。像这样一直挽线,时间久了,人和纱线之间便会产生情感交流。”

 

“是吗?纱线可不会说话哦。”

 

“我们的组纽呀——”宫水一叶没理会四叶的抱怨,继续说道。

 

宫水祖孙三穿着和服,正在准备明晚仪式上会使用的“组纽”。

 

编组纽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传统工艺,简单来说就是将多根细纱线组合成一根粗绳。完成后的组纽可以用来编织各种色彩斑斓的可爱图案,不过制作者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经验和技巧。

 

宫水祖孙三人在前方编绳,周予熠在一方角落安静地和编绳作斗争。

 

她来到系守镇那天,她鬼使神差地来到了宫水神社。她和宫水一叶熟悉起来后,她便向宫水一叶请教如何编绳。

 

周予熠不擅长手工活,她打游戏时候手速可以很快,也可以很灵活,可是她一遇上手工活,就跟个手残似的。

 

高石岳坐在她身边,在她忘记怎么编织时候给她提示。他也会在她编织绳线进入苦手期时候出手帮助。

 

周予熠问在认真帮忙编绳的高石岳。“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想知道啊?”

 

“不想。”

 

周予熠是好奇高石岳怎么找到她,但她见高石岳脸上的表情,立即失去的好奇心。

 

“真的不想知道?”

 

“你连黑暗之海都能去,你来这里有什么奇怪的。”

 

“熠酱果然还是吃醋了吧。”

 

高石岳言罢,伸手去顺周予熠打结的发尾。

 

“说了没有吃你的醋。”

 

宫水一叶突然转头对在角落的两个人说道:

 

“这里有一个故事。”

 

“卖草鞋的山崎茧五郎家,浴室突然起火,把这一带烧了个精光。宫殿、古籍全一点不剩,这就是人们常说的——”

宫水一叶突然看向宫水三叶。

 

“茧五郎大火。”宫水三叶快速回答道。

 

“嗯。”

 

“因为这场大火,我们组纽纹样的含义、舞蹈动作的寓意都成了谜,只有形制本身流传了下来。不过即便无从解释内涵,形制也绝不可以失传。铭刻在形制上的内涵总有一天会再次苏醒。”

 

宫水三叶说话有一种唱着小曲般的独特韵律感。

 

铭刻在形制上的内涵总有一天会再次苏醒,这便是宫水神社的——

 

“这便是我们宫水神社的,重要职责。多年前系守镇曾经出现过几位大人。那位大人和熠酱有几分相似。”

 

*

粗体以及有关‘结’的叙述来自原著。

粗体以及有关‘结’的叙述来自原著。

粗体以及有关‘结’的叙述来自原著。

锦鱼枕

彴华 第一章

食用指南:本文多男主,但不是NP不是NP不是NP!(重要事情说三遍=。=

存在平行时空,以四个平行时空为主线。即每一条支线最终结局1V1。

全文名为《琢华》,“琢”为刻画加工之意。刻画年华

全文四线分别为彴华、汋华、灼华、濯华。

彴华线微黑化警示。


*


得知2020年剧场版出来就准备了这个。首发三章以示本文不坑嘎,但会是缓更(doge狗头保命


*


【逢魔篇】第一章

 

流年倥偬,黑夜倐地转换迎来清晨第一缕阳光。

 

有人说,第一缕阳光象征着希望。

 

“当我看到第一缕阳光时,我也曾幼稚的以为看见了希望。”

 ...

食用指南:本文多男主,但不是NP不是NP不是NP!(重要事情说三遍=。=

存在平行时空,以四个平行时空为主线。即每一条支线最终结局1V1。

全文名为《琢华》,“琢”为刻画加工之意。刻画年华

全文四线分别为彴华、汋华、灼华、濯华。

彴华线微黑化警示。


*


得知2020年剧场版出来就准备了这个。首发三章以示本文不坑嘎,但会是缓更(doge狗头保命


*


【逢魔篇】第一章

 

流年倥偬,黑夜倐地转换迎来清晨第一缕阳光。

 

有人说,第一缕阳光象征着希望。

 

“当我看到第一缕阳光时,我也曾幼稚的以为看见了希望。”

 

粗糙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张褪色的相片,那是他们家人唯一的一张合照。看到这张照片,时光似乎变得十分冗长。

 

这相片的背后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黄昏的光线总是会和地平线形成45°的交角,光年之外蓄意闯入的不速之客带来了冷冰冰的型求里彻骨的凄冷。

 

周予熠举起相片看,回忆起过往的事情。

 

“周老师?”

 

“周老师!”

 

“啊?抱歉。”

 

周予熠正呆滞地看相片,并没有听到有人在呼唤她。

 

一直到有人敲她的桌子。

 

现年20岁的周予熠终于发现面前有一个人。

 

十八岁的高中男学生被周予熠直视后立刻羞红了脸,他机械地复述今日早晨的新闻。

“1200年才出现一次的彗星,终于将在一个月之后到来。估计这几天彗星可以肉眼可观测。周、周老师您听说了吗?”

 

“啊,彗星啊。”

 

周予熠转头去看桌面的台历。这日历的页数停留在流火的七月。

 

“是的!”男生激动地应声。

 

而后他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同学还有什么事情吗?”

 

“阿诺……”学生的目光不小心一瞟,他看到桌面上的照片后,脸顿时像被燃烧一样,火热火热。“老师对不起!”

 

“哎?”

 

周予熠不知所以,呆愣地看那学生跑走。

 

“周老师还是很受欢迎呢。”

 

办公室的另外一名女老师说道。

 

周予熠没明白老师所说。“哎?”

 

“周老师来系守镇也有三个月了呢。”

 

“啊是!谢谢各位前辈关照。”

 

“呀。难得肉眼可见的彗星,周老师可要好好欣赏呢。”小雪老师悄悄对周予熠说,“周老师和学生们差不多的年纪,一起去看彗星也是很浪漫的事情啊。”

小雪老师是这所学校的美女古文老师。

 

小雪老师对她温柔的笑着。

 

周予熠明显没有太多的心思在被邀请去看彗星上,她心不在焉地模糊回答。“……啊,或许吧。”

 

周予熠,20岁。四个月前来到系守镇担任一名普通的高中教师。

 

青草与柠檬混搭的青涩时代已如转瞬即逝的朝露,在阳光下蒸发。

 

她伸手去拨动钟表上的指针,逆时针旋转的指针划出一道弧线。

 

“周老师你说什么情况下,一个学生会忘记自己的名字呢?”

 

“哎?”周予熠怔住。“睡迷糊了吧。

 

“周老师真可爱呢。”小雪老师听后一笑。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啊,我要去上课了。”

 

“那我不耽误小雪老师去上课了。”周予熠低头,腼腆一笑。

 

“予熠。”

 

现下办公室只剩下周予熠一个人。妖狐兽在周予熠背后显出了身影。

 

“到时间去宫水神社拜访了。”

 

周予熠将相片小心翼翼的放入书包夹层,再将被拆卸下来的钟表丢入书包。

“好。妖狐兽我们走吧。”

 

系守镇的地方远离吵闹的市中心,周予熠第一次自己离开家人,离开朋友,独自一个人在外面打工生活。

 

她在教学楼的走廊走过,听见方才在与她说话的老师在科室讲道:

彼谁乃(KATAWARE)之时,就是黄昏(TASOGARE)之时的语源。是指傍晚,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就是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据说此时容易看见某些超现实的事物——魔物、亡者,也可以是心心相印的人……所以就有了‘逢魔之时’的说法。不过在更久远一些的时候,人们通常称其为‘彼谁为(KARETASO)之时’或者‘彼乃谁(KAWATARE)之时’。”

 

小雪老师清亮的声音从教室传出来。

 

小雪老师又写下了“彼谁为(KARETASO)”“彼乃谁(KAWATARE)”几个大字。

 

黄昏,逢魔时刻。

 

周予熠在教室外面停下,她此时所在的位置可以看见外面那清澈的湖泊。一阵风吹过,湖泊在阳光下泛起粼粼星光。

 

她时刻关注这1200年一遇的彗星,在这深山乡间的小町等待一个奇迹。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九月授衣。

 

终于要来了吗?

 

[彗星一个月后到来。

周予熠]

 

[收到。已在系守镇察觉到异常。

竹千帆]

 

忽然又有一封邮件穿越了遥远的距离来到她的手机里。她看见邮件结尾的署名,险些把手机摔在地上。

 

[你在学校吗?]

 

[???]

 

[看来是在学校呢。]

 

周予熠收到这封莫名其妙的邮件,忽感这几个月的灰暗时光渲染了彩色。

 

她忙回了邮件,但是对方没有回复。她心情复杂地走下楼,她不敢多想,生怕这是自己多心了。她来到系守镇,并没有和任何人提起。

 

她对家里人的说法是:出来散心。

她对自己好友的说法是:去调查竹千帆失踪的原因。

 

她来到系守镇并没有和在这个国家的好友联系,并没有透露她在什么地方。

 

她在哪里,只有一个人知道。

 

“我找到你了。熠酱。”

 

如果说才见到这个男生心情是可察觉的愉悦,听到他说话后就变成了恼怒。

 

“请不要这样叫我,Takeru!”


忍迹99
瞧我发现了什么🌚🌚🌚

瞧我发现了什么🌚🌚🌚

瞧我发现了什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