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佣占

794.9万浏览    16186参与
雨竹崽啊【约稿吗康康我ᐕ)⁾⁾
非常遗憾,并非本愿。 佣:不会...

非常遗憾,并非本愿。


佣:不会吧不会有人没有老婆8【划

非常遗憾,并非本愿。


佣:不会吧不会有人没有老婆8【划

H的平方
内容与题无关( 因为明天返校所...

内容与题无关(

因为明天返校所以今晚匆匆做个饭💔

我的占占肉眼可见的敷衍🤧


(感觉之后要变手绘战士了

内容与题无关(

因为明天返校所以今晚匆匆做个饭💔

我的占占肉眼可见的敷衍🤧


(感觉之后要变手绘战士了

殊几道
佣占CP观↓ 就要纯爱! 就要...

佣占CP观↓

就要纯爱!

就要在夕阳下的街道,并肩时手背轻轻碰撞都让人心跳不止,

就要在绚烂的烟火下偷瞄,被发现后害羞的笑,

就要在寒冬中,初雪时,为你围围巾,对视后的拥抱和发烫的耳尖!

就要!纯爱!

佣占CP观↓

就要纯爱!

就要在夕阳下的街道,并肩时手背轻轻碰撞都让人心跳不止,

就要在绚烂的烟火下偷瞄,被发现后害羞的笑,

就要在寒冬中,初雪时,为你围围巾,对视后的拥抱和发烫的耳尖!

就要!纯爱!

waning

灾后重建

     *是前一篇的一点后续 不过不看前一篇也是可以看的 

  *写的比较短 ooc预警,还没太弄懂这个软件的操作hhh

  *欢迎大家看小情侣甜甜蜜蜜~

  *看的开心 

  

  

  自从伊莱成为鸟之后,可恶的雇佣兵简直天天都能遇上事故 

    比如被人不小心突然碰到于是转身来了个过肩摔之类。 以及从庄园逃出来完全没有钱……或者经常被坑这种事,真是愚蠢的雇佣兵!

    伊莱抖抖羽毛,果然如他预计的一......

     *是前一篇的一点后续 不过不看前一篇也是可以看的 

  *写的比较短 ooc预警,还没太弄懂这个软件的操作hhh

  *欢迎大家看小情侣甜甜蜜蜜~

  *看的开心 

  

  

  自从伊莱成为鸟之后,可恶的雇佣兵简直天天都能遇上事故 

    比如被人不小心突然碰到于是转身来了个过肩摔之类。 以及从庄园逃出来完全没有钱……或者经常被坑这种事,真是愚蠢的雇佣兵!

    伊莱抖抖羽毛,果然如他预计的一样,掉出了两三片羽毛,于是勤勤恳恳的把羽毛卖了换成金币。

     奈布下工回来摸摸伊莱“是不是瘦了”,现在比庄园好太多了,当然除了伙食,要说起来还是奈布瘦了一点。

    他们一路兼职,奈布还热衷买了许多纪念品——特色美食,在一家味道不错的饭店举报的大胃王比赛里奈布以压倒式的数量取胜。

    “真厉害”伊莱偷偷说“你以前怎么好像没吃怎么多?”奈布沉默了一下回答到“呃……我知道庄园的储藏食物的位置。”

   伊莱突然想到之前游戏的一个晚上,他因为神劳头晕乎乎胃口不好,奈布以为他饿了(好吧,可能有这个原因),深夜爬窗户来了,还带来些食物。

   当时他还疑惑,怎么有有股焦糊味,应该是放太久了吧。可是奈布不应该没有剩饭么,然后他就睡着了,现在想来应该是雇佣兵亲手做的。

    “伊莱……”奈布说“要不要烤肉”伊莱回了回神,他们回家之路不是只有城市,还有在野外,这对拥有人类智慧的萌禽——猫头鹰还有身经百战的雇佣兵不算什么。

     今天,奈布就捕到一只小野鸡,伊莱刚把一些柴叼回来就下雨了,“你还好么,伤口怎么样了”伊莱担忧地看向奈布, “不……不是很好”奈布心虚的是随即又把脸贴到伊莱身上

     “你发烧了么,奈布”“没有啊”奈布回到“好吧,可是你的脸太烫了”奈布没回话。一会后“啊,更烫了 你真的没事吗?”

   奈布露出红红的脸“伊莱……我们结婚!”之后伊莱就被不太清醒的雇佣兵拉着进行结婚利益。奈布举起伊莱“不论说呃……什么来着……”

     伊莱叹口气“无论是富贵贫穷,健康还是疾病,我永远爱着你。”奈布凑上来偷亲了一口伊莱的喙,随后就被条件还是很狠的啄了一口 。

    奈布红着脸再三的确定没事之后,伊莱还是让他去烤肉了。虽然有点焦但是撒上调理味道还不错。

    吃饱了,大雨也停了,雨后的森林格外清新,伊莱啄啄露水,带来一些浆果给奈布吃。走着走着他就看到了几株矮矮的蘑菇,森林里面的小精灵总是要更可爱一些,“啾……”感觉不会有事,吃一口。

     当奈布回来找的时候,就看见了一只晕乎乎的鸟和了一半的蘑菇。

    “伊莱……”话还没说完伊莱急急忙忙说“没吃蘑菇,我只是在和要吃他的动物战斗,真的”奈布无奈到“好吧,那下次小心哦。”

    路途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几个月后他们才赶到目的地,一个小镇。

    也许是近乡情怯,奈布突然有点走不动路“伊莱先生……”奈布先去领了一些作为退休佣兵的钱。

      “奈布,你家应该是下面一点,我看见了,你妈妈和你很像。”伊莱朝那个小院子飞过去。“哎呀……怎么有只鸟……”随着伊莱的碰瓷,奈布也只好鼓起勇气敲门。

     “谁呀……”开门的妇人穿着传统服饰 在看清门后的人之后逐渐红了眼眶。

      “妈妈……”


伊莱·养鸟大师·克拉克
  之前看到的一个梗,代了  ...

  之前看到的一个梗,代了

  无脑小甜饼

  之前看到的一个梗,代了

  无脑小甜饼

极圈贫农
“来一杯吗,侦探先生?” 是没...

“来一杯吗,侦探先生?”


是没有萨贝达的推独场景设想,感觉两个人的初见面应该偶然任务中在酒吧撞见对方。

“来一杯吗,侦探先生?”


是没有萨贝达的推独场景设想,感觉两个人的初见面应该偶然任务中在酒吧撞见对方。

审核君快点啊

佣占——我的味道

  “我们三个谁受欢迎……”艾玛自信地叉起腰笑道:“肯定是唯一女生的我啦!”

  “哎,这是又要搞什么‘活动’了吗?”伊莱苦笑道。

  “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研究研究……”奈布还没说完艾玛就打断道:“案件,案件是吧?这几天这么安分,我们就好好的放松一下嘛!”

  “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见两个人要吵,伊莱急忙说道:“毕竟萨贝达的颜值一直很受女孩子们的喜欢,我觉得应该也不比艾玛你的名气低。”

  “……”奈布不说话了。

  “那我们比试一下?不穿侦探装了!各自穿上其他样式的服饰。”艾玛提议着。

  “哈哈哈……”见拗不过艾玛伊莱也只好是点点头:“我觉得不错……大概。”

  “嗯哼哼......

  “我们三个谁受欢迎……”艾玛自信地叉起腰笑道:“肯定是唯一女生的我啦!”

  “哎,这是又要搞什么‘活动’了吗?”伊莱苦笑道。

  “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研究研究……”奈布还没说完艾玛就打断道:“案件,案件是吧?这几天这么安分,我们就好好的放松一下嘛!”

  “其实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见两个人要吵,伊莱急忙说道:“毕竟萨贝达的颜值一直很受女孩子们的喜欢,我觉得应该也不比艾玛你的名气低。”

  “……”奈布不说话了。

  “那我们比试一下?不穿侦探装了!各自穿上其他样式的服饰。”艾玛提议着。

  “哈哈哈……”见拗不过艾玛伊莱也只好是点点头:“我觉得不错……大概。”

  “嗯哼哼,天使那里有不少漂亮的衣服,我先走一步啦~”说完,艾玛拿着一直不让别人动的工具箱跑开了。

  “那我们……”伊莱很明显感觉尴尬,奈布也只好起身:“走吧。”

  这么说起来,推理先生都没见换过衣服呢。伊莱倒也换过几件。

  “去新买吗?”伊莱不解的问。

  “不……”奈布叹了口气:“为什么要管她啊,我们接了一个案子,帮忙找到一位小女孩。”说完奈布把照片递给伊莱:“就长这样。”

  伊莱拿着端详了一会:“这个女孩我前几天见过……怎么说呢,她是这个镇上卖品牌阿姨的女儿。”

  “我知道,我了解过了。”奈布思考了一下:“你说你那天看到她,是在店里看到的吗?”

  “不是,是在店外,一个男子拉着她的手。”伊莱忽然自责起来:“我当时看他跟女孩玩的很好也就没去管,我真应该问问的,阿姨的那个性格不可能有关系好的人在这边……”

  “因为这个事她的脾气好多了……”奈布望去远处的蛋糕店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至少不会随便就骂。”

  “那个小女孩!在前面!”喊完后,伊莱率先跑了过去。

  奈布反应过来伊莱已经跑了很远。

  肯定又是因为自责想泥补了。

  奈布追了上去。

  当奈布赶到的时候,伊莱只剩下道歉了。

  “他是女孩的叔叔啦!是女孩偷偷打电话给他让他带女孩出来玩的。女孩也承认了,主要是女孩的母亲没时间带她……”

  最终伊莱和奈布被女孩缠住也陪着一起去玩了。

  送回小女孩的时候不明真相的母亲还在激动的感谢两个人。

  “对了!”女孩的母亲似乎是想到什么,回到房间里寻找,找到后将一个大袋子塞给了伊莱:“我这边一直都有一个侦探装,是我自己设计的,送给你们吧!”

  伊莱拆开后,里面的侦探装还很新,跟奈布的没什么差别,只是扣子掉了一个,所以会露着胸怀。

  看着奈布的模样伊莱有些犯愁:“坏掉了啊……以后找个裁缝修一下好了!还能穿!”

  奈布换回侦探装忍不住揉了一把伊莱的头:“不用了,不习惯。”

  “你要是喜欢自己留着穿吧。”奈布愣了一下又说道:“这是我们一起以来第一个一起收到的礼物……上面有我的味道,如果以后想我了,可以穿上它……”

  伊莱听后莫名脸红了。

  明明是很简单的几句话,明明是两个男人根本不可能。

  “嗯。”

  “不过……我们似乎把艾玛小姐忘了呢。”

  (实际上艾玛也没有真正想比,见到她的天使之后也全部都忘光了~好不容易的独处时光你们两个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纯/)

呆毛胆橘

《联合狩猎》

狼奈✖️夜行


就要修狼和修鸟!(尖叫)


《联合狩猎》

狼奈✖️夜行






















就要修狼和修鸟!(尖叫)



白兰兰兰兰兰

一些摸鱼贴贴ꉂ(ˊᗜˋ*)后两张是原模板

一些摸鱼贴贴ꉂ(ˊᗜˋ*)后两张是原模板

事故规范
水晶球说今晚吃火锅 哦

水晶球说今晚吃火锅

水晶球说今晚吃火锅

一只迅儿~

[番外] Birthday

·很短 速写 佣占向 伊莱性别转女→伊乐艾

是伊乐艾的生日~

小学生文笔

与主线剧情联系不多 可跳过

主奈布视角

————————————————————————

  “明天好像是那个新人的生日啊”不知是谁无意间提了一嘴,奈布却有心地听到了。明天,10月31日,是她的生日啊,他悄悄地记下了。


        生日的话,要送什么好呢?奈布苦思冥想。对于这种事情,他毫天头绪,只好偷偷地去问自的好哥们,......


·很短 速写 佣占向 伊莱性别转女→伊乐艾

是伊乐艾的生日~

小学生文笔

与主线剧情联系不多 可跳过

主奈布视角

————————————————————————

  “明天好像是那个新人的生日啊”不知是谁无意间提了一嘴,奈布却有心地听到了。明天,10月31日,是她的生日啊,他悄悄地记下了。


        生日的话,要送什么好呢?奈布苦思冥想。对于这种事情,他毫天头绪,只好偷偷地去问自的好哥们,


         “送女孩礼物?!奈布·萨贝达,你不会真喜欢上她了吧!”诺顿乍乍呼呼,引来不少他人的目光。


         "我艹nnd你小点声会死吗”奈布慌忙捂住他的嘴,辩解道:“只是送个见面礼啊,再说人家生日,不送个礼物多不礼貌啊。”

         “诶呦,我怎么就没觉得不礼貌呢~这才几天啊奈布,挺着急啊”诺顿阴阳他

        “tm滚”

        “害,也不知道是谁刚来找我问'生日要送她什么好’,现在又让我滚,啧啧,太不靠谱了。”

奈布懒得搭理他,扭头走了。然而他走后没过多久,诺顿这个大嘴巴很快就把消息散播出去了。

       诺顿:"我跟你们说,奈布好像喜欢新来那个占卜师”

        众男生:“哦~~~(起哄)”

        凯文:“奈布深得爷真传啊”

        诺顿:"谁tm像你,哪个妞都泡”

        埃米尔:“奈布终于算是开窍了,我和艾达祝福他俩”

        诺顿:".…..秀恩爱死的快”

        卢卡:“话说你怎么知道的”

        诺顿:“(大言不惭)他亲口说的”(奈布:听我说谢谢你)

——————————————————————

        奈布脑子里一团浆糊,送什么呢?他绞尽脑汁。送小玩偶?太幼稚。送鲜花?显得过于亲密了。“送什么啊!”他开始逐渐没了耐心。突然,他灵光一闪,占卜师?那么,水晶球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吧!他飞奔向商商店,与店员交谈了一番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去到商店。精美的包装与定制的水晶球令他十分愉悦。按耐着激动的心情,奈布悄悄走到伊乐艾房间门口,轻轻将礼物放下,故意地没有留下姓名。


        晚上的生日party,奈布混在人群中,眼神却不断向伊乐艾的方向看去。不知是不是多想了,他总觉得伊乐艾眼罩下的目光也一直在投向自己。


        舞会时间到,大家都去找了各自心仪的舞伴,奈布想去找伊乐艾,却看到她正在女生堆里聊得不亦乐乎。他只好无聊地坐在一边,看着别人跳了一支又一支双人舞。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不去跳舞吗?”不知何时,伊乐艾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


        奈布笑了,绅士地伸出手“那么,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邀请您一起跳支舞?”


         “我的荣幸”她的脸上平添了一抹粉红。

奈布轻揽她的腰,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酒精让步伐越发暧昧摇晃,偶尔轻撞到一起,又不时磕碰一下脚尖,彼此的呼吸若有似无地交缠。


         一舞终了,两人松开手,脸蛋却都红得发烫。有些尴尬的对视了几次,还是伊乐艾先开口缓解:”今天的那个水晶球,谢谢你,我很喜欢。”

         他有些纳闷:“我没有留下名字啊,你怎么会知道是我?”


        伊乐艾笑而不答。毕竟,又有什么事情能逃得过预言家的眼睛呢。

Nokou猫七
  朋友给我拍的粉红色夕阳🌇...

  朋友给我拍的粉红色夕阳🌇

  

  朋友给我拍的粉红色夕阳🌇

  

陌念念

翻墙被发现了

——原主是一个劣迹斑斑的校霸,抽烟、喝酒、打架,无恶不作,是让老师头疼的一把手。

因为其极强的打架本领“威慑一方”,但同时也招来了不少仇。

原主的父亲是学校最大的投资人,所以校长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主角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高二学生会会长,比原主大一届。

在他未来的路上会遇到很多坎坷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大概身份了解后,奈布拿起身旁的挎包走出小巷朝着学校走去。

看得出来原主刚打过架。

奈布甩甩手上经过擦洗后还留有的血迹,不甚在意地抬头看着大门。


下一秒,奈布拐进大门右边的墙边,三两下就翻了过去。

他站在墙上,意外地和一个高个男生对上眼。

高个男生看着他,一言不...

——原主是一个劣迹斑斑的校霸,抽烟、喝酒、打架,无恶不作,是让老师头疼的一把手。

因为其极强的打架本领“威慑一方”,但同时也招来了不少仇。

原主的父亲是学校最大的投资人,所以校长也不敢拿他怎么样。


——主角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高二学生会会长,比原主大一届。

在他未来的路上会遇到很多坎坷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大概身份了解后,奈布拿起身旁的挎包走出小巷朝着学校走去。

看得出来原主刚打过架。

奈布甩甩手上经过擦洗后还留有的血迹,不甚在意地抬头看着大门。


下一秒,奈布拐进大门右边的墙边,三两下就翻了过去。

他站在墙上,意外地和一个高个男生对上眼。

高个男生看着他,一言不发。

很明显奈布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


【宿主!这是主角!伊莱·克拉克!】

33的声音本就尖,现在激动起来就更吵了。


闭嘴。

能听到宿主内心声音的33立刻乖乖地闭了嘴,生怕又惹恼了这个大魔头宿主!


奈布从高处跳下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像是没看到伊莱一样径直擦身而过。

33开始着急。

【宿主您不去刷存在感吗?您可是要帮助他幸福的!】


奈布的脚步顿住,回头看着伊莱,突然微笑起来。

“同学,迟到翻墙,就当没看见。”

下一秒,奈布露出了十分阴沉的脸色。

“不然打断你的腿。”

伊莱没有说话,奈布也没打算听到他的回应,离开了那个地方。


【啊啊啊啊啊!宿主您怎么能恐吓主角?!还没有帮助主角幸福就先霸凌主角了啊啊啊!】

奈布看着前方,“我乐意。”


回到教室的时候是语文老师正在上课,奈布连门都没敲,大摇大摆地从前门进去。

语文老师吓得不敢吭声,其他同学也都避之而不及。

奈布就像没注意到一样坐到座位上趴着睡觉。


下课铃声吵醒了奈布,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看到有个女生畏畏缩缩地走过来。

奈布投去疑惑的目光。

女生胆战心惊地开口,“奈...奈布同学,巴尔扎克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

奈布点了点头就走了。


巴尔扎克和奈布爷爷是好友,两人关系非常不错,所以就让作为老师的托巴尔扎克好好看管自己的孙子。

好巧不巧的是巴尔扎克不仅是教导主任,还是奈布的班主任兼化学老师。

整个学校要问谁能管住奈布、奈布最怕的是谁,扎克老头要称第一,没有人称第二!


奈布猜到肯定要听老头的无意义大道理,已经提前有了心理准备,谁知道刚踏进办公室就迎面砸来一本化学书!


奈布反应极快地接住,送到了巴尔扎克桌边。

“怎么火气这么大啊老头?”

巴尔扎克火大地看着他,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星来。


“你又迟到翻墙?!知道这是第几次了吗?!”

迟到翻墙?

奈布望向身边一直站着没动的人,伊莱平静地鞠躬。

“扎克老师,我先走了。”


“......”

这主角还找我麻烦?

嗯嗯

遗忘

    “咚咚咚……”连续不断的敲门声惹得奈布一阵烦躁,他不得不睁开眼,翻身下床,就这样裸着上半身去开门。 

  奈布开门一看,是约克,他的“中间人”。 

  “好久不见啊,萨贝达。”约克微笑着向奈布打了个招呼,“不请我坐坐吗?” 

  “嗯,好久不见,进来吧。”奈布面无表情地回道,转身走向茶几,摸起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叼在嘴里,歪斜在双人沙发里吞云吐雾,一幅颓废的地痞样。 

  约克走过,将一个密封严密的牛皮纸袋扔在了奈布的怀里,来到阳台处,一把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现已接近正午,仍没有太阳。外面虽是阴天,但好歹给这昏暗的房间......

    “咚咚咚……”连续不断的敲门声惹得奈布一阵烦躁,他不得不睁开眼,翻身下床,就这样裸着上半身去开门。 

  奈布开门一看,是约克,他的“中间人”。 

  “好久不见啊,萨贝达。”约克微笑着向奈布打了个招呼,“不请我坐坐吗?” 

  “嗯,好久不见,进来吧。”奈布面无表情地回道,转身走向茶几,摸起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叼在嘴里,歪斜在双人沙发里吞云吐雾,一幅颓废的地痞样。 

  约克走过,将一个密封严密的牛皮纸袋扔在了奈布的怀里,来到阳台处,一把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现已接近正午,仍没有太阳。外面虽是阴天,但好歹给这昏暗的房间带来一点光亮。 

  奈布一只手夹烟,另一只手掂了掂纸袋:“脏的?” 

  “干净的, 出了那事后我怎么再敢给你找脏活?” 

  ”那我看看。”奈布猛吸一口烟,然后精准地将烟头弹进了垃极桶内,粗暴地撕开纸袋,一边慢悠悠地吐出烟雾,一边浏览着纸袋里的文件,“嗯……科学团、密林……这是让我去探路?” 

  “嗯,一个科学团要去密林做什么科学研究,不熟悉野外环境,所以想雇人去探探路什么的。” 

  “多久?” 

  “六天后在欧蒂斯咖啡馆会有人接你,坐船去非洲,得有一段时间。出发前一天,他们会把酬劳的一半作为定金给你,干完活后再付剩下的。” 

  “报酬。” 

  约克朝奈布比了个五。奈布见此挑了挑眉:“五百英镑?” 

  “五千。” 

  “这么多?真够大方的。” 

  “主要是没什么人愿意去,所以他们才把价钱抬得这么高。谁知道那密林里有些什么牛鬼蛇神呢?听说那密林还有诅咒什么的,而且来回的时间也比较长,所以没有人愿意去。别小看这科学团,有好几个富豪出钱支持,还有皇家那边的。”    

  “那你找我?” 

  “这不想着你厉害嘛,还懂些野外生存。” 

  “……” 

  “怎么样?接吗?” 

  “还行,接。” 

  约克站在阳台处抽烟,奈布窝在沙发里翻着资料,两人安静了一会儿,约克又问道:“你一周前就回来了,怎么没跟我讲?” 

  “没必要,也不是什么大事。” 

  “你这出去半年多,还好吧。” 

  “嗯,还好。” 

  “那你好好准备,我先走了。” 

  “拜。” 

  约克走后,奈布又点燃一根烟夹在指间,瘫在沙发上,两眼无神。 

  他好了吗?没有,自从那件干了“脏活”出意外后,他就一直陷入一种窒息的境地。 

  干那件脏活的,不止他一人,还有好几个雇佣兵。原本可以顺利地干完活儿,却没想到有人走漏了风声,被对方倒打一耙。 

  奈布永远忘不掉,身边的人是如何被不知在何处的狙击手一个个地精准击杀,也永远忘不掉那种侵袭全身而又无能为力的恐惧。 

  但真正让奈布刻骨铭心的,是迎面射来的子弹和最后那一刹那的鸮鸣。 

  太清晰了!真的太清晰了!即便已过去半年之久,但那天的恐怖记忆仍未被时光磨损分毫,反而越发清晰!他甚至可以回想起子弹向他飞射过来的轨迹和那声鸮鸣带来的心悸。 

  他活下来了,只有他活下来了。众人都说他是受到上帝的保佑,让他活了下来。 

  奈布自己也很诧异,他不认为他能从百发百中的狙击手手下捡回条命,更何况当时那颗子弹距离自己不过十公分,但事实就是如此,他捡了条命。 

  事后,奈布虽觉得自己捡回了命,但他好像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可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他觉得自己的心头被狠狠地挖出了个洞,这个洞还时不时的灌风,而且时时刻刻被一种空虚失落的感觉紧勒着,让他喘不过气来。 

  这种感觉一直让奈布处于焦躁烦闷、颓废之中,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精神上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他有时觉得自已似乎从这个身体分裂了出去,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他的身体购买两人份的食物,准备两个人的生活用品,出门时会说“我出去了”,回家时会说“我回来了”,会在点餐时点几样自己完全无感的菜品。 

  这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如此地自然,似乎一直有个人陪着他,与他一同生活。可是,他,奈布•萨贝达一直都是一个人,孤独的一个人。 

  可每当他面对腐败变质的食物,多出来的生活用品,奈布都会有一种或许真的有人一直陪我的恍惚感,而自己可能是得了失忆症吧。 

  真的有这样的人吗?如果真的有的话,那我一定要抓住他,好好问问:“你是谁?”奈布常常这样想道。

嗯嗯

遗忘(2)

  奈布潦草地吃过早饭,叫了个马车慢悠悠地赶去郊外。

  已经有半年多了,自己离开这里已经有半年多了,曾经熟悉的一切变得有些陌生了。当初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自从侥幸活下来后,他发现自己曾日日夜夜生活的地方变得如此诡异。

  阳台上被精心培育的花草、被悉心照顾的猫味,精致用心的收纳机关……这些绝不可能是他做的,这一切都在证明另一个人存在的, 可奈布他从未有过有关这人的记忆,这个人似乎在一夜之间蒸发了,只留下曾存在的一些零散的痕迹。

  可他难以忍受这些痕迹,这些痕迹使他发疯,让他出现了幻视幻听,他常常看见一个红色的人形浓雾在这房间里飘荡,常常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喃呢。

  奈布曾在精......

  奈布潦草地吃过早饭,叫了个马车慢悠悠地赶去郊外。

  已经有半年多了,自己离开这里已经有半年多了,曾经熟悉的一切变得有些陌生了。当初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自从侥幸活下来后,他发现自己曾日日夜夜生活的地方变得如此诡异。

  阳台上被精心培育的花草、被悉心照顾的猫味,精致用心的收纳机关……这些绝不可能是他做的,这一切都在证明另一个人存在的, 可奈布他从未有过有关这人的记忆,这个人似乎在一夜之间蒸发了,只留下曾存在的一些零散的痕迹。

  可他难以忍受这些痕迹,这些痕迹使他发疯,让他出现了幻视幻听,他常常看见一个红色的人形浓雾在这房间里飘荡,常常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喃呢。

  奈布曾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把整个屋子里不该存在的东西全部都搜罗了出来,堆放在客厅的中央,看着那小小的杂物堆,他忽然没有了扔弃这些东西的勇气。他不敢,他不忍心。

  然后,他头枕着杂物堆在客厅的地板上睡了一下午。

  在那之后,他跑了,离开了里克斯,到处流浪,走遍了西欧,直到一天晚上,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晚上。

  深夜,奈布一人躺在旅馆的床上,在恍惚之间他听在有人在耳边轻轻地说:“我想你了。”

  奈布一下子惊醒,醒之后只能发神地盯着空荡荡的天花板,难以再次入眠。他没有拉窗帘,稍稍偏过头便可以看见窗外的月亮,那晚的月亮很圆,周围萦绕着淡淡的冷黄色的光。似乎就在跟眼光触及到月光的那一刹那,一股悲伤思念的情绪,如同烟雾飘散开来,像窗外遮在月亮的黑云一样渐渐地笼上了他的心头,使得他一瞬间无法呼吸。

  他突然很想念里克斯,很想念那个不存在的人。

  第二天清晨,奈布•萨贝达登上了回到里克斯的火车。

  终于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庄园——弗埃威尔庄园。与那些富豪贵族的庄园相比,这座庄国真的太小了,只有两栋小房子,一个花园和几亩农田。

  “您终于回来啦,萨贝达先生。”小男孩威德看见从马车下来的奈布,高兴地喊道,蹦蹦跳跳地跑向他。

  “嗯。”奈布点点头,将手里的零食袋递给威德,向庄园内走去,“回来看看。”

  威德兴奋地跟上去:“波斯菊都开啦,真打算给您送过去呢!没想到您今天就回来。”

  奈布笑了笑,摸摸威德的头:“谢了,对了,劳克先生还好吗?没看见他。”

  “他身体还不错,昨天他才出发去了罗托城参加一位老友的葬礼,得花些时间。不知道先生您这次会待多久?”

  “大概4、5天。”

  “哎!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这就去给你收拾房间。”

  “嗯,好。”话音未落,威德就不见了人影。

  似乎是在本能驱使下,萨贝达三步并作两步直径走向了那小小的花园。说是花园,不过是几个小小的花圃,在花园的边缘有个小阳亭,亭子里面摆放着两把木制摇椅。多亏了威德和劳克老先生的打理,才不至于让这两把木椅落满灰尘。

  奈布脱了鞋,整个人蜷在摇椅里,如母亲摇动婴儿的摇篮,轻轻晃动着。不知是盛开的波斯菊的若有若无的花香,还是摇椅的轻晃太过惬意,让一向警惕的他竟有些昏昏沉沉,淡薄的睡意慢慢地裹住他的神经,迷迷糊糊之间,萨贝达似乎听见有人对他说:

  “好久不见。”

  这莫名熟悉的声音化成了一根针,狠狠地扎进了他的大脑,萨贝达几乎是从摇椅上弹起,突然的精神刺激让他双手发颤。

  粗喘几口气后,萨贝达转身疾步离开了花园。

  说实话,奈布•萨贝达他十分后悔回到这个快要被他遗忘的小庄园,本是为逃避那个公寓里无处不在的怪异而回到这里的,却没有想到这里也满是那个不存在的人的痕迹。

  “威德,跟我说实话,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来过吗?”萨贝达放下手中的刀叉,冷冰冰地盯着正在狼君咽虎口咽的威德。

  “啊?”突如其来的质问把威德吓得不敢动弹。“先生,绝对没有!照你的吩咐,我和劳克老先生从未让人踏足过这里。”

  “……恩,那样最好。”萨贝达叹了口气,微微着头,“威德,你不觉得这里有些奇怪吗?

  “没有啊,哪里奇怪了?”

  “总觉得……在我周围有个类似幽灵一样的东西在飘荡。”

  “天啊!先生不会被恶魔缠身了吧!对了,教堂里神父可以帮到先生的,明天就……”

  “好了,威德,这不是什么么大事。”萨贝达猛地起身走人,失去平衡的椅子砸在地板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如果那真的是恶魔,萨贝达想要的绝不是十字架与圣水。

嗯嗯

被喜欢的人发现自己变成女生了怎么办?(2)

    伊莱悠悠转醒,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发现……咦?!这是哪儿? 

  伊莱有些慌张地打量这个房间,当看见不远处的书桌上放着一对皮革护腕时,伊莱的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很明显,这是奈布·萨贝达的卧室!伊莱来不及思考他为何会在奈布的卧室里,只想着趁这房间没有人赶紧跑! 

  伊莱连忙从被窝里爬出来,跳下床,胡乱地整理了一下胸口大开的衣服,戴上兜帽,正想戴眼罩时,却发现自己的眼罩不见了!伊莱又跑到床边掀起被子摸索一番,又翻了翻枕头下面,都没有找到! 

  “咔嚓"是门锁转动的声音,伊莱被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背对着...

    伊莱悠悠转醒,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揉揉眼发现……咦?!这是哪儿? 

  伊莱有些慌张地打量这个房间,当看见不远处的书桌上放着一对皮革护腕时,伊莱的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很明显,这是奈布·萨贝达的卧室!伊莱来不及思考他为何会在奈布的卧室里,只想着趁这房间没有人赶紧跑! 

  伊莱连忙从被窝里爬出来,跳下床,胡乱地整理了一下胸口大开的衣服,戴上兜帽,正想戴眼罩时,却发现自己的眼罩不见了!伊莱又跑到床边掀起被子摸索一番,又翻了翻枕头下面,都没有找到! 

  “咔嚓"是门锁转动的声音,伊莱被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背对着房门蹲下,以此藏住自己丰满的胸部,深深地埋着头,用力地把兜帽往下拉,试图遮住自己的脸。 

  “醒了?”是奈布的声音,随后是门被关上的声音,“还难受吗?伊莱。” 

  怎么办!怎么办!伊莱真想借安德鲁的铲子挖个抗把自已埋了! 

  “恩?怎么不说话?饿了吗?我带了早餐,就在这儿吃吧。” 

  “……我、我不是伊莱,你认错人了。”说着伊莱小步小步地挪动,想要离奈布更远一点。 

  “噗 !”奈布忍不住笑出声来,走到伊莱身后蹲下,左手轻轻压着伊莱的头顶,“你当我是傻子吗?伊莱·克拉克。” 

  说罢,奈布起身,端起书桌上的一杯水“咕咚咕咚”地喝了个精光,然后转身走进了卧室自带的卫生间。 

  伊莱听见卫生间门上锁的声音后,才微微抬起头看了看,确定奈布不在了,直起身准备跑掉时,瞥见了放在书桌上的空水杯。 

  嗯……是奈布喝过的……嗯……自己再碰一下就可以变回男身了……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伊莱带着窃喜拿起那空水杯,嘴唇刚要碰到奈布碰过的杯沿时,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伊莱僵硬地转过头,看见了刚出卫生间的奈布。 

  四目对视,两脸茫然,一个世纪的沉默。 

  “……我口渴,喝口水。”伊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咳咳,书桌上那水壶有水,温的。”奈布佯作咳嗽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指了指放在水杯一旁的水壶。 

  伊莱见此,故作镇定地拿起水壶倒了一整杯水 ,又假装自然地一口气喝完了。其实他差点被呛住。 

  “伊莱,我还有比赛,先走了。那个我想着你不太方便去餐厅吃早饭,所以我给你带来了,就放在这儿。对了,呆这儿别乱跑,我等会儿还有事要问你。”说着,奈布作势拉开卧房门走人,“不会太久,半个小时。” 

  "哎!奈布!”伊莱突然想起件重要的事,叫住了奈布,“我、我的眼罩呢?” 

  奈布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这个我不知道,可能是你昨晚挣扎时掉走廊上了吧,要不我帮你找找?” 

  “啊……谢谢你了,奈布。” 

  “不客气。” 

  “叭嗒”卧室门又关上了,伊莱羞得又蹲在了地上。 

  从求生者的生活区到游戏场地要走一段很长的通道,得花上稍许时间,加上给伊莱送早饭,时间有些不够了。为避免迟到,奈布不得不一路小跑过去。 

  赶去场地的途中,奈布脸上一直挂笑,还时不时地从裤兜里摸出一块深蓝色的长布条,嗅一嗅,亲一亲。等到了游戏场地时,奈布才将那块布放进自己胸口处的衣服内包里 

  而那块布,正是伊莱的眼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