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佩利

37.6万浏览    14265参与
xx说我名字取得不够长

看了新闻后我急速摸鱼。

然后,口罩只能预防传染,并不能阻隔细菌。

建议多吃蔬菜水果多喝热水,增强免疫力。

看了新闻后我急速摸鱼。

然后,口罩只能预防传染,并不能阻隔细菌。

建议多吃蔬菜水果多喝热水,增强免疫力。

戒苦
摸一只金毛(误) 就算没有帕洛...

摸一只金毛(误)

就算没有帕洛斯,我也要打帕佩!

(屑人发言)

摸一只金毛(误)

就算没有帕洛斯,我也要打帕佩!

(屑人发言)

口工君名潇澈√

#长沙acc场照#


有一说一   场照磕cp我爽了 帕洛斯我可以!!!!!!!!!

最后4p是单人  p7大图肉眼可见帐篷顶起(???)

佩帕真好 我爽了

(单人拍完才发现jiojio歪了)

佩利:工口君潇澈(原po)

帕洛斯:查尔


#长沙acc场照#

 

有一说一   场照磕cp我爽了 帕洛斯我可以!!!!!!!!!

最后4p是单人  p7大图肉眼可见帐篷顶起(???)

佩帕真好 我爽了

(单人拍完才发现jiojio歪了)

佩利:工口君潇澈(原po)

帕洛斯:查尔

 

鬼瞳执笔

我说你是我的光(贰)【佩帕】

虽然咱不知道帕洛斯跟雷总聊了什么,当然咱也不敢问,反正雷总对帕洛斯还挺放心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总太强了压根不在乎。还是海盗团确实少个打杂的……可能还真就因为这个……帕洛斯刚来的第一天暗影使者们都快忙炸了(恨不得直接在雷狮面前爆炸!)

  拜托啊老大,你们以前船上都是怎么过的,啊?这么好的船没有自动打扫系统吗?(卡米尔表示太耗能源所以关了,毕竟现在咱有帕洛斯)衣服穿一件扔一件,你们船上怎么只有焚烧炉没有洗衣机啊!!

  不过想想也是哦,他们可都是海盗哦!话说你见过海盗会洗衣服吗?洗衣机洗了也懒得晾吧帕洛斯如是想。帕洛斯觉得买洗衣机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了...

虽然咱不知道帕洛斯跟雷总聊了什么,当然咱也不敢问,反正雷总对帕洛斯还挺放心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雷总太强了压根不在乎。还是海盗团确实少个打杂的……可能还真就因为这个……帕洛斯刚来的第一天暗影使者们都快忙炸了(恨不得直接在雷狮面前爆炸!)

  拜托啊老大,你们以前船上都是怎么过的,啊?这么好的船没有自动打扫系统吗?(卡米尔表示太耗能源所以关了,毕竟现在咱有帕洛斯)衣服穿一件扔一件,你们船上怎么只有焚烧炉没有洗衣机啊!!

  不过想想也是哦,他们可都是海盗哦!话说你见过海盗会洗衣服吗?洗衣机洗了也懒得晾吧帕洛斯如是想。帕洛斯觉得买洗衣机是一件非常必要的事了。实在忍不了!他们这群非名牌不穿,穿了就扔,却连卫生都要我来打扫,让帕帕一颗守财奴的心如同刀割。算了算了,反正又不是他的钱。

  但是虽然这个海盗团天天花钱如流水但是生活确实不错。这是让帕洛斯颇为舒适的一点。

  讲真,自从帕洛斯加入海盗团以来这小生活啊过得还真挺不错的。这海盗团的事啊无非就是吃吃睡睡,钱花光了就出去烧杀抢掠,有钱了又回来吃喝玩乐,没啥事儿了唠唠嗑追追剧,偶尔还能看看雷卡cp卿卿我我(我呸,狗男男)。要打架就喊佩利,要策划就喊卡米尔,要威慑就喊雷狮,打杂就喊他帕洛斯。

  偶尔度个假也不错啊,帕洛斯由衷的感叹。​

萘邇吃不得辣的

接上篇搞个设定(?)

爱搞事打架佩九岁&老妈子帕十七(划掉)帕洛斯

设定佩利是狼

我字丑hhhhh

上篇

接上篇搞个设定(?)

爱搞事打架佩九岁&老妈子帕十七(划掉)帕洛斯

设定佩利是狼

我字丑hhhhh

上篇

自来火㈱

咸鱼进步史  (多少我也忘了…_(:з」∠)_)


好久没发了,填了坑_(:з」∠)_

咸鱼进步史  (多少我也忘了…_(:з」∠)_)


好久没发了,填了坑_(:з」∠)_

自来火㈱

好久没发了_(´ཀ`」 ∠)__ 

咸鱼进步史  (多少我也忘了)

好久没发了_(´ཀ`」 ∠)__ 

咸鱼进步史  (多少我也忘了)

帕莉斯  洛柯德

似水年华,佩帕向(1)

              似水年华

燕京城郊的甘露湖畔山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帕洛斯透过房车的窗子望去,那儿简直就是像一个妖怪的庙会,茫茫黑夜中像星云一样明亮。

    “哥哥,那里就是甘露山,父亲母亲安排的目的地。”帕洛斯的妹妹,帕莉斯看到哥哥在看那片灯火,如是说“父亲他们在那边等我们。”渐变色的眸子里没有一点情感。...


              似水年华

燕京城郊的甘露湖畔山上,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帕洛斯透过房车的窗子望去,那儿简直就是像一个妖怪的庙会,茫茫黑夜中像星云一样明亮。

    “哥哥,那里就是甘露山,父亲母亲安排的目的地。”帕洛斯的妹妹,帕莉斯看到哥哥在看那片灯火,如是说“父亲他们在那边等我们。”渐变色的眸子里没有一点情感。

    帕洛斯瞟了一眼帕莉斯扎着护手的地方,一条如蚯蚓的红色伤痕探出头,帕洛斯撩开自己小西装的袖口,同样的红色伤口如蛇,蜿蜒而上。

    “把饰品带好,东西露出来了。”帕洛斯说,“别怪我没提醒你。”

    “是,哥哥。”帕莉斯小心地整理好手上的护手,帕洛斯别过头,继续望着那簇灯火。

  不久,车到了,几个保镖提下兄妹两人的行李,此时像瓷娃娃两个人脸上都挂上了完美的笑容。但是瞳孔深处依旧如一潭死水般冷漠。

    “少爷,小姐,到了。”

    “嗯,您辛苦了。”两个孩子齐齐回答,甜美的笑容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有几个大一点的少爷想去搭话,但一看到他们身上的家徽便罢休了。

    “是盘蛇……”    “什么,盘蛇家的?”   “可惜了……”   “惹不起啊,那可是和雷王家族建交的家族之一……”

    帕洛斯静静听着,和妹妹快步跟在保镖后面,金色的灯光闪的他眼睛酸痛,但却依旧要保持微笑。

    “少爷,小姐,到了。”

    保镖终于在一个大厅前停下,拉开门,帕洛斯看见,自己的父母和其他的几个大人坐着一起,他们身边都有两个孩子。

   “可算来了,你们太慢了。”父亲放下酒杯,指责兄妹。

    “我们对我们的错误表示抱歉和忏悔,父亲。”两个人对着父亲鞠躬,脸上满是谦恭。

    “犬子,犬女让各位见笑了……还不快来和长辈打招呼!”父亲命令到。

    “哎呀老毒蛇,孩子这是第一次参加聚会,别这样啊。”一个金发金眼的太太这样说到“小小年纪不要管那么紧。”那位太太站起身,后面跟着她的两个孩子“你们好哦,我是狂犬家的太太,因为家主有事来代替他参加联谊,你们是很可爱的孩子呢。”说完还摸摸两个人的头,转身对两个孩子说:“佩利,布佩,把弟弟和妹妹带到你们那去吧,别欺负人家。”

     那两个孩子点点头,拉起两个人的手,把他们带了出去,帕洛斯是由一个长金发的男生带着的,比帕洛斯高了不少,手也大。帕洛斯就任由这这个男生把他牵出来。

     出了房间,男孩子突然转身,开了口。

     “本大爷叫佩利!以后你就跟着我了!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说完,,向帕洛斯笑了一下。

   第一章认识终于码完了,我是第一次写文,文笔很差的(卑微)

   但是还是希望有人可以喜欢这个文章,如果可以的话,请留下评论!谢谢了!

云丘

占TAG致歉!

如图,我要出这个[福袋开出的]原价15+6,我7.7+邮费(会根据邮费调价格,反正绝对比官爸便宜)

另有瑞哥笔记本和二代吧唧[我男朋友,你如果想要的话可能不太便宜,但还是会低于官爸吧应该]

雷总手账本[有点舍不得额]

主角团(金凯瑞幻)金属吧唧,做工挺好的,感觉很贵。格瑞不出!!!

有意向的宝贝咸鱼见,mua

占TAG致歉!

如图,我要出这个[福袋开出的]原价15+6,我7.7+邮费(会根据邮费调价格,反正绝对比官爸便宜)

另有瑞哥笔记本和二代吧唧[我男朋友,你如果想要的话可能不太便宜,但还是会低于官爸吧应该]

雷总手账本[有点舍不得额]

主角团(金凯瑞幻)金属吧唧,做工挺好的,感觉很贵。格瑞不出!!!

有意向的宝贝咸鱼见,mua

二哈本哈

我简直就是破画画家本人。

我简直就是破画画家本人。

温欣

(凹凸乙女)我穿成了帕洛斯的姐?!(番外下)

我真傻…才发现之前的番外下有问题(不完整),还好我有备份,完整版来了

假如遇到狗

(有私设)

[图片]

我真傻…才发现之前的番外下有问题(不完整),还好我有备份,完整版来了

假如遇到狗

(有私设)

胸唧碎大石

【无cp】鬼灭凹凸(二)

上一篇见合集。


不死川兄弟和雷卡均是亲情向,不是cp向!!!


ooc有,别ky


蛇恋是蛇柱单箭头,因为正番里两人没有在一起。(为cp的tag来的谨慎观看)


无刀,无角色死亡


OK?


GO!


“说吧,为什么要炸人家房子”雷狮没好气的看着佩利,此时的佩利和炭治郎,伊之助以及我妻善逸并排坐着,不过佩利脑袋上有个包。

“这些小老鼠说这里有我的同伴,但想想,雷狮老大怎么可能怂包一样住在别人家,所以我就假装跟他们走,想把这里夷为平地,但没想到……雷狮老大真的……”佩利指着炭治郎他们几个委屈的说。


啪!脑袋又多了一个包。...



上一篇见合集。



不死川兄弟和雷卡均是亲情向,不是cp向!!!


ooc有,别ky


蛇恋是蛇柱单箭头,因为正番里两人没有在一起。(为cp的tag来的谨慎观看)



无刀,无角色死亡


OK?



GO!







“说吧,为什么要炸人家房子”雷狮没好气的看着佩利,此时的佩利和炭治郎,伊之助以及我妻善逸并排坐着,不过佩利脑袋上有个包。

“这些小老鼠说这里有我的同伴,但想想,雷狮老大怎么可能怂包一样住在别人家,所以我就假装跟他们走,想把这里夷为平地,但没想到……雷狮老大真的……”佩利指着炭治郎他们几个委屈的说。


啪!脑袋又多了一个包。


“他们救了卡米尔,我是为了还人情才留下的,这下好了,你又给我惹事。”

炭治郎开口了:“原来你们真的是同伴啊!能够团聚实在太好了!”

“哈?同伴?我是他老大好吧?”

“不行!他是我的小弟!你不许和我抢!”伊之助跳起来指着佩利说。雷狮瞥了他一眼,没和他计较。

“说说吧,佩利,你来这之后有没有遇到别的什么人。”

“唔……我醒来的时候被这几个小老鼠照顾着,他们几个看我醒了,拉着我非要带我来这个地方,至于别的什么,没遇到。”佩利托着下巴说。


“噢,走了。”


“啊?噢!老大真的要留在这听弱鸡差遣吗?”


啪!又多了一个包。


“弱鸡倒不至于,强者还是有的,但留在这,主要因为你和卡米尔欠的人情,尤其是你。明明来到这里,技能都有削弱,你还给人家花园炸成那样。”

“老大……要不咱们跑路好了,以他们的能力,一时半会肯定也抓不到咱们。”


雷狮看着佩利,打都懒得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岂不是证明咱们雷狮海盗团是欠人情不还的小人?”

“噢。”

“而且,你和卡米尔惹下的祸事,被他们抓住,他们以此留住咱们,肯定是需要你我的力量,虽然不知道要咱们的力量干什么,但最近还是要小心点。”

“哈?还有这么麻烦吗?”

“大哥说的没错,就算安迷修是个烂好人,嘉德罗斯也不会因为一个他认可的人,就留在这里听别人差遣,更何况雷德祖玛还在身边,他们却不警惕嘉德罗斯。”

“对哦……他们让嘉德罗斯他们几个聚在在一起,就不怕……”

“好了,不用想太多了,既然他们愿意咱们留在这,咱们就待着,”雷狮打断他:“都说好还人情,那就说到做到。但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刻找我汇报。”

“是,大哥。”

“我倒想看看他们能怎样。”




此时,在雷狮等人离开后,真正的柱合会议开始了。

“主公大人,他们说的话真的可信吗?万一是鬼舞辻无惨的手下……”时透无一郎说。

“没事的,时透先生,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他们有的人实力差不多匹敌上弦,没道理眼睛里没数字,而且他们都不是鬼,也没必要听从鬼舞辻无惨的。”蝴蝶忍笑着回答他。

“嗯,那位雷狮我看见了,使用雷电,十分华丽!傲气的样子也十分华丽!”音柱接着说。

“哈哈哈,没错,我能感觉出来,安迷修那孩子发自心底为他人着想,好想收他做继子啊!”炼狱杏寿郎感叹。

“但是嘉德罗斯和他的手下,一直住在我的宅邸,我还是不放心,主公大人,要不要把他们仨拆开。”悲鸣屿行冥难得开口说话了。

“没事的,嘉德罗斯他们三个不像会无故惹事的人。”主公说。

蛇柱伊黑也说话了:“是啊,咱们早就和他摊牌了嘛,他对鬼舞辻无惨很有兴趣。”


原来,在嘉德罗斯刚来时,他们就说明需要嘉德罗斯的力量,打倒鬼舞辻无惨,而嘉德罗斯也乐意,毕竟有强者在自己面前,而且还是连北冥屿都难以匹敌的强者,自己当然愿意一探究竟。


“但那个雷狮,应该很快也会察觉,咱们想利用他打倒鬼舞辻的事。”蛇柱补充道。

“有什么关系,他们欠了咱们这么多,他就算察觉也不会有事,该还的还是要还。”

“那那个嘉德罗斯呢,他真的会帮咱们?而不是坏咱们好事?”实祢还是不相信,毕竟都是些来路不明的强者。

“安啦,不死川,嘉德罗斯只是好胜,他也是个好孩子,没那么坏!炭治郎和我说了,他们都没有谎言的味道,确实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炼狱杏寿郎回答他。

“嗯,既然如此先散会吧,嘉德罗斯他们住在北冥屿那里,雷狮他们三个应该也拆不开,让他们住不死川那里吧,都住北冥屿那里不太好,安迷修还是跟着炼狱,好了,大家散会。”


正在不死川要离开时,主公又说:“不死川,不要和他们吵起来,尽早把咱们的目的告诉他们,不要让他们觉得咱们是利用他们,咱们是合作。”
“是。”


晚上,还没入睡的雷狮在屋外的花园瞎晃悠,毕竟从紧张的大赛来到这,难免不适应。怪不得昨晚自己与怪物战斗时感觉不对,原来是技能被削弱了。

突然,雷狮察觉有人靠近,但他们说过,这附近不会有鬼出没,他也没多想,以为是下人过去。但他背后的人突然拽住他的头巾:“你是谁,怎么在我大哥家里?!”

雷狮本来不想理,但你拽我头巾就过分了吧?!我头巾要是掉了,卡米尔会六亲不认的啊!雷狮回头,瞪了那人一眼,那人迅速后退,拿出一把枪指着雷狮。

“你……你是谁?!”眼前的莫西干不停问着这一个问题,“哈?小鬼,你手都在抖了吧?!”

真是,雷狮现在也是相当无语,连枪都拿不四直,还不快跑。这时,卡米尔温声赶来:“把枪放下。”

语气沉稳冷静,“快。”卡米尔催促。雷狮知道卡米尔很有可能下一步就动手,便拦住他:“卡米尔,别急着动手,咱们现在负债累累,不能再打伤人了。”

说着召唤锤子,吓唬着对面的人。“玄弥!”不死川实祢本来想找雷狮,没想到看到这一幕,不能用刀,主公交代过。但看到玄弥被雷狮拿锤子威胁(他自认为)他也只能拳脚相向。

“操!你这家伙犯什么毛病!”雷狮没有打他的意思,不停躲闪。“你这海胆混蛋!居然敢欺负我弟弟!”“什么玩儿??”雷狮还没反应过来,一个子弹从他脸庞飞过。

“放开我哥!”“我靠,你们一两个什么视力!我没打这个白毛啊!是他自己过来的!”玄弥看到雷狮攻击实祢掐架(他自认为)以为雷狮是坏人,当即就开了一枪。

“大哥!”卡米尔坐不住了,发动无定之躯,跑过去摁住玄弥,将他手中的枪夺过来后,卡米尔迅速拿枪抵住玄弥的脑袋:“别动!”

实祢回头,看到玄弥被当做人质,只能停手。












“所以说……你到底是怎么当上柱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雷狮的眼睛被实祢打了一拳,有点肿,但好在自己躲闪的灵活,没有受别的伤。

“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们是主公的客人……”玄弥先起身道歉了。但卡米尔只是幽怨地瞪着他。

“算了,我不和小孩计较。”雷狮摆摆手道。

“那你之前早干什么了,为什么不早点解释。”实祢不耐烦地开口。

“我要解释的时候,你个杀千刀的上来就揍我!我哪有空解释!!”雷狮指着自己肿的眼睛大声质问。

“总之,我有话和你说,至于你,臭小子,我不想看见你,哪来滚哪去吧。”实祢让雷狮留下与自己谈话,接着让玄弥滚蛋。

“大哥……我是来……”“快滚!”实祢打断他说话,将他赶走。

“是……”

“卡米尔,你先回去睡觉吧,我一会儿就来。”

“是,大哥。”


待玄弥和卡米尔离开后,雷狮先开口了:“他……是你弟弟?”

“不是。”很决绝的回答,可惜是假的。

“噢,那你应该好好对他。”像没听见实祢的否定一样,雷狮自顾自地说。“喂!你这混蛋!都说了我不是他哥!”实祢大喊着。

“那你刚才那么激动,还叫我海胆混蛋。”雷狮漫不经心的说,“没事,我和你都是当哥哥的,我理解你……”说着,拍拍不死川的肩膀。

你理解个屁,你神经病吧!实祢在心里想着。但这时雷狮开口了:“虽然不知道你俩有什么过节,让你这么不待见他,但你们两个是互相在乎的。”

实祢听了以后,心头一颤,刚要否定就被雷狮抢先:“哎哎,不说什么才没有,我才不信。那小子刚才手都在抖了,却还开了枪保护你,而你呢,就算主公有命令不能用刀,也用拳脚给了我一拳……”

“如果不是我不想打,那小子在开完枪后,他的手就会被我劈断。”听完这句话,不死川拽起雷狮的衣领,“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你看你看,生气了吧?”好像在雷狮预料中,雷狮也不做反抗。

“你呢,把你弟弟推那么远,小心以后再也看不见他。”雷狮又说,但实祢开口了:“那又怎样,我只希望他过普通人的日子,不想让他涉足这些争斗。”

“他……他会死的……”实祢松开雷狮。

“你觉得这样他就会离开?”雷狮反问。

“我要是你,就对他好一点,既然无论态度他都不走,那就好好对他,万一他哪天离开这个世界了,也不会有什么遗憾。”雷狮耸了下肩说。接着,站起身来拍拍他:“卡米尔很听我话,设身处地为我考虑,但我不希望他这样,我不想让他觉得他低我一等,但他不明白。”雷狮苦笑着。

“我想让他把自己当做我的家人,而不是我的用人。但我知道,他不会明白,我也就不奢求他明白了,他为我做这么多,如果我像你这样,为了让他不再自卑,就将他推开,那反而是对他的不尊重。”

“而且即便伤害了他,他也不明白,他也许会恨我,会讨厌我,但我这么做,并不能让他认为他与我平起平坐。”

雷狮向门口走去:“所以,既然推开他无法解决,那就抱紧他,不要让唯一的家人,一辈子活在不解或遗憾中。”

实祢低着头,不做回应,他握紧了拳头,他不想承认,但他必须承认,眼前这个人,就哥哥这个职位,比自己称职。多年不见所以产生了隔阂吗?我和玄弥越来越远了吗?他尝试走进我却被我推开了,我不尊重他啊……

“所以……”雷狮唰的一下拉开门,偷听的玄弥和卡米尔被发现了。“现在补救还来的及……”雷狮看着不死川实祢,摸摸卡米尔的头。

“那个……大哥……我不是故意偷……唉?”实祢也摸摸玄弥的头,对不起,玄弥……





第二天早上,蛇柱还没醒,突然感觉什么东西才拆他的绷带,猛一睁眼,发现是富冈义勇。在自己阵容曝光之前,蛇柱一脚把富冈踹的老远。迅速缠上绷带。

“富冈……你特么一大早来找打吗!”蛇柱抄起枕头就扔向他,被富冈躲过去后,也不理他,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就溜之大吉了。

“神经病啊……这家伙……”只留下蛇柱一人幽怨……


“啊啊啊啊啊啊啊!!!”甘露寺!听到甘露寺的尖叫,蛇柱衣服都不换,迅速冲了出去!

该死,不会又是富冈那混蛋……





吧……事实证明,是的……

此时的富冈正在像狗狗一样和甘露寺玩儿,为什么比喻成狗?因为此时的富冈像狗一样在甘露寺面前坐着,任由甘露寺摸摸头,“好可爱啊~富冈先生!”

此时,宇髄天元走过来“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富冈今天起来就特别怪,早上还跑到我的宅邸蹭吃蹭喝……”拍拍蛇柱的肩膀“平常心,至少甘露寺现在很开心嘛~”

蛇柱可不跟他平常心,跑过去拉开了富冈“甘露寺,我和富冈有事要谈,不好意思了。”尽管很生气,但要保持形象。“唉~那好吧……”甘露寺和富冈摆摆手,与其道别。

“伊黑先生!那不是富冈前辈!”说话的是炭治郎。

“哈?你在说什么胡话?”蛇柱有点不爽了,他本来也不是真的找富冈,只是想让两人拉开距离而已。

“他的身上有一股硝烟的味道,和富冈先生的味道不一样!”炭治郎大声说。

就在得到消息后,北冥屿和嘉德罗斯他们几个也赶来过来,“渣渣——”嘉德罗斯说着,挥着变大的大罗神通棍就打向富冈。

“啊啊啊!杀人啦!”甘露寺尖叫起来。“甘露寺,别看!”蛇柱捂住甘露寺的眼睛。

就在众人都以为富冈被砸成肉泥,却发现,那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闹够了吗!”雷狮一声呵斥,一个人影从树上跳下来。

“雷狮老大,没想到您也在这啊……”

“帕洛斯……”

驼老儿

海盗团就算最终无法像以前那样待在一起,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够活下来!

海盗团就算最终无法像以前那样待在一起,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够活下来!

沈贰
把佩利推给他然后我vip席位看...

把佩利推给他然后我vip席位看他俩搞

完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把佩利推给他然后我vip席位看他俩搞

完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柠檬可乐

[凹凸乙女]失眠 6

△单人向

△佩利x你

△巨ooc预警

△最近两章内的时间跨度会比较大

△经不起深度推敲,但欢迎吐槽

△if ok,let's go


       “对于这件事还请保密。”

       “他会造成威胁吗?”

       “……”

       “我不会说乱说,只要你没...

△单人向

△佩利x你

△巨ooc预警

△最近两章内的时间跨度会比较大

△经不起深度推敲,但欢迎吐槽

△if ok,let's go




       “对于这件事还请保密。”

       “他会造成威胁吗?”

       “……”

       “我不会说乱说,只要你没事。”

       “……”

       谢谢。

       我的哥哥。





       熟悉地睁开双眼,熟练地打量周围的环境。很明显,这次苏醒的地点与以往不同。

       平地上存在着一栋栋简陋的木屋,不时有人穿梭在房屋间的通道上。估计是因为这里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零零散散的人在离着木屋坐落区恰当的位置生火。

       估计佩利也在这不远的地方吧。

       “喂!”刚刚这么想,佩利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既然来了那就过来帮忙。”

       你没有回答他,只是站起身向他出声的方向走去。而在路上,你能发觉到周围的人的眼光紧跟着你,说不清是好奇还是其他什么。

       “今上午去你平常出现的地方打猎的时候没有见到你,干脆就回了部落,反正你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佩利像是解释一样,“不过看这样子我在哪你就会出现在哪。”

       你不置可否。

       而且就算遇到了什么危险,佩利也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吧。

       你如此猜测到,嘴里也对他说到:“为什么要我帮你?”

       佩利将手中的木柴放到指定位置后就来到你跟前。

       “你没别的选择。”说完,佩利直接把你扛在肩上,即最初见面的姿势。

        当初是你受伤被如此对待,那现在是要怎样?你挣扎起来,但佩利的力气比你大了许多,牢牢的把你控制在肩上,最终你也只能做到双腿在空中晃动。

       算了,反正他又不能把我吃了。你如是想到,放弃了挣扎。

       同时,佩利也把你放下。

       “这次你来的太不巧,活都干完了,下次肯定让你做苦力。”

       你默默向他翻了个白眼。

       “佩利,给。”远处跑来了一个人,手里拿着几条考好的鱼,递给佩利几根,之后向着你说:“这是你的。”

       “谢谢。”你点头致谢,对方摆了摆头,笑着指了指佩利说到:“毕竟是佩利带回来的人。”说完便离开了。

       你静静地吃着手里的烤鱼,期间不时有人路过与佩利交谈。

       “这次丰收不错啊,佩利。”

       “佩利,这是刚采到的果子,饭后吃吧。”

       “佩利,和我们玩吧!”

       佩利笑着和那些人交谈,并把他们赶去吃饭。

       “你还挺受欢迎的。”你有些惊讶的说。

       “这可是我的族人啊。”说不准是什么感觉。

       大概是骄傲吧?

       你大概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感觉。

       你自嘲的笑了笑,继续吃着手中的鱼。

       不得不说,味道还是相当不错的。

       “那你是族长?”你过了一会,突然问到。

       佩利正在吃鱼的动作顿了顿,并不明显,紧接着说,“当然是啦!”

       佩利爱护这个部落,这个部落拥护佩利。

       这是显而易见的。

       那佩利这样的人,又会因何而悲伤呢。

       两人默契的不再说话。

       佩利吃的虽然多,但他却比你吃的也快,吃完后也没有离开,只是坐在原地看着周围他的族人们的活动。

       “吃完的话,我带你去其他地方吧!”

       见你吃完,佩利紧接着兴奋的说。

       “饭后运动不好……”

       “婆婆妈妈的干什么?”佩利说完,直接抓起你的手向着离开部落的方向走。

       “我晚上会尽快回来。”佩利又对部落的人喊到。

       “注意安全!”听到的人放下手中的活动,笑着向他挥着手。

       你很羡慕。

       你羡慕佩利的生活,佩利所处的的环境,佩利的部落。

       这些是你不曾拥有的。

       你整理了一下情绪,也没有抽走佩利拉住的那只手,发出疑问:“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佩利回头对你说。

       啊啊……

       你发现你喜欢佩利脸上那带有一丝炫耀,自豪的笑容。

       “嗯。”

       大概是听进去你之前的话,你们一开始只是以正常的散步的速度前进,但不久佩利就显得有些着急了,拽住你的手越发用力。

       “果然还是太慢了。”

       听完你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说完佩利猛的用力,你一个踉跄到了佩利的跟前,紧接着佩利松开你的手,反而撑住你的腰将你举起搁置在他的肩上,不等你反驳便开始奔跑起来。

       “喂,佩利!”

       “别说别的,体力差的不行的小老鼠。”

       佩利的一句话把你想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拜托,我一个在科技非常发达的时代还能有这种体力已经是非常强的了好吧!怎么样也不能和你这个在原始社会生活的人的体力比吧?!

       “你保持不要再睡过去就可以。”

       如果再睡过去就到了自己的时代了吧?

       你点了点头,又发觉他根本看不见,就此作罢。反而观察起了周围地上次错过的景色。

       但你敏锐地感觉到这里的湿度比起之前重了不少,那这次的目的地?

       “是不是海洋?”你突然开口。

       “嘁,提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啊。”那么说着,佩利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你已经可以问到空气淡淡的腥味。

       这是海洋的味道吗?

       “啊,到了!”佩利兴奋地喊道,冲出了森林。

       被突然强烈的日光刺伤到眼睛,你眯起眼睛,等微微适应后,你睁大眼睛。

       随着一声海鸥的鸣叫,海浪声也在你的耳边清晰起来。你怔怔地跳下佩利的肩膀,靠近海洋。

       因为刚刚过了饷午没多久,阳光直冲冲的照在海平面上,随着海浪一波波的将其推向你,似是馈赠,似是安慰。远处又有海洋生物跃出海面,又潜入海中,迸出水花。即使那距离你很遥远,在你的眼中很渺小,但它真的存在。

       真的存在啊。

       真的不是梦啊。

       忍住想要再次流泪的冲动,你转头看向佩利。

       不是梦啊。

       “会游泳吗?”

       佩利此刻也跑过来,经过你时拉住你的手继续跑向海洋。在最接近大陆与海洋的交界线之处,放开了你的手,冲入海洋,不一会,不见了踪影。

       你的手停在空中没有收回,微留的余温在海风的慰问中离开。

       过了一会,你收回手,蹲下脱了自己的鞋,试探性的伸出自己的脚踏入海水。

       凉凉的。

       那种感觉冲入大脑,使你思维更加清明。

       你鼓起勇气向更深的地方走去,过了一会,猝不及防脚腕被人拽住一拉,你重心不稳跌在水中,不小心呛了几口海水,挣扎站起。

       幸好你在的地方水还不是很深,你成功站了起来。

       “你真不会游泳啊?”罪魁祸首佩利也从水中钻出来站好,有些惊讶地说。

       “因为游泳在我们那里是一项没有丝毫用处的技能。”你淡淡的说。

       连湖泊、池塘都不存在,饮用水都是由冰川采集的时代,为什么要学习游泳?

       “真无趣。”佩利残忍的做出评价。

       你还没有说话,一个喷嚏打断了你的动作。

       “这就感冒了?”佩利有些兴致缺缺,似乎是想要教你游泳,但这情况似乎是不允许了。

       佩利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你走向沙滩。

       “佩利?”

       “这附近有个山洞,”佩利似是解释道,“而且天也快下雨了。”

       你这才发现天不知不觉已经变暗。

       “看来你经常来这里。”

       “说真的类似于这种地方我不可能有没去过的地方。”佩利得意的说。

       “是是是。”你有些敷衍地说。脑袋有些混混沉沉的。

       这套衣服不会没有防水的功效吧?暗戳戳地想,这么一淋水就发烧了?

       又在沙滩上走了一段时间,抵达了山洞,其中有一些一看就是人为手机的木柴。

       佩利松开你的手说:“找地方坐。”一边说着一边到木柴附近准备生火。

       你没有听他的,反而看了看深处的山洞,决定去看看。

       既然之前佩利来过,那么里面应该没有危险。你那么想着,向深处走去。

       走了很短的时间,就在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时候,墙壁上突然有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散发出淡淡蓝光,你这才发现这里竟已是尽头。但尽头处的物品你却无比熟悉,你本苍白的脸显得更加惨白,嘴里喃喃道:“怎么会……”

       “喂,火生好了!”

       听到佩利的声音,你回过神,转身离开,那背影怎么看也像是落荒而逃。

       “你怎么了?”佩利转过头看你,见你惨白的脸色,出声问到。

       你自顾自的坐到佩利对面,靠近火源,冰凉的身子喂喂回暖。

       “你是不是知道洞的最里面有什么东西?”

       “知道啊,”佩利理所当然的说。

       “不就是你们的飞行器吗?”







写这篇文的时候就已经确定给佩利一个归属,部落是他的归属。我希望他有归属。






       

  

       

萘邇吃不得辣的
打架打输的佩利(? (没画伤口...

打架打输的佩利(?

(没画伤口见谅)

私设佩利9岁

打架打输的佩利(?

(没画伤口见谅)

私设佩利9岁

Lamb.&

【凹凸乙女】祝福之吻

☞这里是“下一篇”  瑞/幻/佩/安


☞只看到27集的某只,雷总和卡卡要撑住啊啊啊啊啊啊


☞ ฅ( ̳• ◡ • ̳)ฅ自行带入〖 〗食用愉快


♦格瑞

     面前的少年望着自己的右手掌心依旧无法使出力量而出神,身边还环绕着那块来自黑暗力量的物体。而你站在他的远处:

     “格瑞!”


     “……”虽是沉默,可是他的紫眸看...

☞这里是“下一篇”  瑞/幻/佩/安


☞只看到27集的某只,雷总和卡卡要撑住啊啊啊啊啊啊


☞ ฅ( ̳• ◡ • ̳)ฅ自行带入〖 〗食用愉快




♦格瑞

     面前的少年望着自己的右手掌心依旧无法使出力量而出神,身边还环绕着那块来自黑暗力量的物体。而你站在他的远处:

     “格瑞!”


     “……”虽是沉默,可是他的紫眸看向你的时候,竟有些无助和不甘。在走向这个少年的每一步,都伴随着他小时候的回忆,那些不好的回忆在你奔跑的一瞬都被抛之脑后,继而碎散开来,


     取而代之的是大家一起为了活下去而一起奋斗的记忆,尤其是他与金的记忆,和与你的记忆……


     格瑞张开了双臂,你被他接住在了他的拥抱里,你捧住他的额头将吻落在了他的眉心——


     愿你的眸中始终是温柔紫


     “…〖 〗”格瑞在你做出这个举动后,还是红了耳朵,闭上了眼睛,紧紧地拥抱着你。


     谢谢你们。


    那块“煤”也一瞬粉碎,因为他相信着他的朋友。



♦紫堂幻

   你捡起地上小小的小斯巴达玩偶,站起身,和那个身处黑暗的少年对视。

   “幻…幻……”

   “别再玩拙劣的游戏了,〖 〗”

   你摇摇头,他的红色眼睛里明明还有以前的蓝绿色!!!

    你紧握着小斯巴达的玩偶,看着因为你的泪水而愣住的紫堂幻,伸出手将他拉出了黑暗,你闭上了眼睛吻上了他的脸颊——


     愿你的自信和自我永在


    你感受到了他的拥抱,你听见他说:“我不知道我是谁了…”


    “可是我知道,你一直都在…”


    是啊,无论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会一直等着你,幻。



♦佩利

    “为什么呢…”将一旁砸了个大坑的佩利恼怒的说,“为什么卡米尔总是这样!”

    你叹了口气,摸了摸他蓬蓬的头发,看着他此时抬头望向你的眼神:什…什么啊,怎么那么可怜巴巴的啊////

     “佩利,人都是有自己目的的,难免会有利益冲突啊。现在好好养伤……!!!”


      突然被坐着的他抱住了腰,把头都埋在你的腹部:这…这是什么撒娇的大狗子!!!(๑°⌓°๑)暴击—999999

 

     你捧住他的脑袋将吻落在他的头顶——


      愿你的狂放不羁一直都充斥着你的笑容。


      感受到头顶的动作,佩利立马抬起了头,问你刚才干嘛了,然后眼睛亮亮的,就差摇晃的尾巴了。


      我…/////



♦安迷修

    戳了一下这位骑士先生的背,然后似乎不小心戳到了他的伤口,“嘶…”

    “啊!安安!我…我没注意,你没事吧?”你蹲在他的旁边担忧的神色尽收他的眼底。


    安迷修笑起来,看向你的眼神里连自己都没注意的温柔:“没事的,小姐,在下……”

     “可是,我会…很担心啊…”你注意到安迷修还按着他右手的绷带处,你知道这个眼睛澄澈的骑士背负了他永不放弃的誓言。

      在安迷修沉默的时候,你牵起他的右手,拉向自己。


      “小…小姐!?”安迷修疑惑地看向你,却没有阻止你的动作,直至……


       “!!!”

       你的吻落在了他手上绷带的位置——


        愿骑士握剑带来曙光破除诅咒


      “〖 〗”安迷修的声线牵引着你的思绪,在你抬起头的时候,安迷修的左手附上你的脸,距离逐渐拉进,


       在唇附上的前一刻,


       “你也是我的信仰啊”


       请允许我独占一会儿我的信仰吧…


     


【作者】安哥怎么能输给雷狮(前篇)!


           (((o(*°▽°*)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