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佩德罗巴拉莫

144浏览    7参与
深红

胡安·鲁尔福《佩德罗·巴拉莫》摘录

我就睡在多年前我母亲去世的这张床上,睡在同一条褥子上,盖的是我们母女俩睡觉时一起盖过的那条黑羊毛毯,那时,我就睡在她的身边,睡在她胳膊下腾出的一小块地方。

我认为我还能感觉到她那不慌不忙的阵阵呼吸,感到心脏的搏动和她用来哄我入睡的叹息声。我认为我仍感到她死去时的痛苦……

但这一切都是假的。

现在我却在这里,仰面躺着,想着那时的情景,以忘却我的孤寂。因为我在这里不仅仅只躺一会儿,也不是躺在母亲的床上,而是躺在人们用来埋葬死者的黑箱子里,因为我已经死了。

我能感到我在哪儿,我想起……

我想起那柠檬成熟了的时刻,想到那二月的风,它在欧洲蕨因缺乏照料而枯干前就折断了它的茎;想起了那些成熟...


我就睡在多年前我母亲去世的这张床上,睡在同一条褥子上,盖的是我们母女俩睡觉时一起盖过的那条黑羊毛毯,那时,我就睡在她的身边,睡在她胳膊下腾出的一小块地方。

我认为我还能感觉到她那不慌不忙的阵阵呼吸,感到心脏的搏动和她用来哄我入睡的叹息声。我认为我仍感到她死去时的痛苦……

但这一切都是假的。

现在我却在这里,仰面躺着,想着那时的情景,以忘却我的孤寂。因为我在这里不仅仅只躺一会儿,也不是躺在母亲的床上,而是躺在人们用来埋葬死者的黑箱子里,因为我已经死了。

我能感到我在哪儿,我想起……

我想起那柠檬成熟了的时刻,想到那二月的风,它在欧洲蕨因缺乏照料而枯干前就折断了它的茎;想起了那些成熟了的柠檬,整个老院子都充满着它们的气味。

二月的清晨,风从山上向下吹,云彩则高高在上,等待着有一个好天气,让它们降临山谷。这时,碧空下,阳光普照,与风嬉闹,在地上卷起阵阵旋风。尘土飞扬,使柑橘树的枝条摇晃起来。

麻雀在欢笑;它们啄食着被风刮下来的树叶,欢笑着;从雀儿身上落下来的羽毛残留在树枝的毛刺上,它们追逐着蝴蝶,欢笑着。就在这样的季节里。

我记得二月里每天早晨都有风,到处是麻雀和蓝色的日光。

我记得,我母亲是在那个时候去世的。

说什么我那时应该哭喊,说什么我的双手应该因紧紧抓住她那绝望的心而粉碎!你原本是希望我当时是这个样子的。然而,难道那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早晨吗?风从敞开的大门吹进来,折断了常青藤的枝条。我腿上静脉之间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的双手一碰到我的胸部就轻微地抖动起来。雀儿们在戏耍,山丘上麦穗在摇晃。令我伤心的是她再也不能看到风儿在茉莉花丛中嬉闹;另我伤心的是在白天的阳光下她也闭上了眼睛。不过,我为什么要哭呢?

你不记得吗,胡斯蒂娜?你把椅子排在走廊上,让来看她的人依次坐着等。这些椅子都没有人坐。我母亲孤单地躺在烛影下,脸色苍白,她深紫色的嘴唇因青紫的死亡而变得僵硬,从中微微露出洁白的牙齿。她的睫毛一动不动,心脏也停止了跳动。我俩呆在那里,没完没了地祈祷着,但她却什么也听不到,你我也什么都听不到,一切都消失在夜风的巨响中。你熨了熨她那件黑衣,给衣领和袖口上了浆,让她那两只交叉安放在已经冷了的胸口上的手看起来像是干净的。我曾经在她年迈的温暖胸脯上睡过觉,它曾哺育过我,也曾跳动着哄我入眠。

谁也没有来看她,这样倒更好。死亡并不像什么好事那样可以分发。谁也不会来这里自找悲伤。

有人敲门,你出去了。

“你去看看,”我对你说,“在我眼中的人们的脸都是模模糊糊的。你让他们走吧。他们是要格利高里弥撒的钱的吗?她死时一文钱也没有留下。你把这个情况告诉他们吧,胡斯蒂娜。不给她做这样的弥撒是不是她就出不了炼狱?审判的人又是谁呢,胡斯蒂娜?你说我发疯了?发疯就发疯吧。”

你排在走廊上的那些椅子,直到我们雇人将她的遗体埋葬的那一天仍然没有人来坐过,我们雇来的人对他人的痛苦无动于衷,他们汗流浃背地扛着与己无关的一件重物。他们以其职业所特有的耐心慢腾腾地放下棺木,用潮湿的沙土堆起了一座坟墓,凉风吹得他们振作了精神。他们的目光是冷冰冰的,漠不关心的。他们说,该付多少钱,于是,你就像一个购物的顾客那样付款给他们。你摊开泪珠沾湿的手帕,这块手帕拧了又拧,挤了又挤,它现在包着送殡用的钱。

雇来的这些人一走,你就在她脸部安放过的地方跪下来,亲吻着这块土地。要不是我对你说,“我们走吧,胡斯蒂娜,她已经在另一个地方了,这里只是一个死去了的尸体。”不然,你会把那块土地吻成一个小土坑的。

Mapko-Q的小屋

你走的那天我就明白,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你走时晚霞将你全身映得通红,半边天都给染成血红色了。你微笑着,将这座村庄抛在身后。你曾经多次跟我谈起过这个村庄:"我爱这个村庄,那是因为村庄里有你在;除此之外,我恨村庄里的一切,甚至我恨自己出生在这个村庄里。",我当时就想:"她不会再回来了,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佩德罗·巴拉莫》胡安 鲁尔福

你走的那天我就明白,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你走时晚霞将你全身映得通红,半边天都给染成血红色了。你微笑着,将这座村庄抛在身后。你曾经多次跟我谈起过这个村庄:"我爱这个村庄,那是因为村庄里有你在;除此之外,我恨村庄里的一切,甚至我恨自己出生在这个村庄里。",我当时就想:"她不会再回来了,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佩德罗·巴拉莫》胡安 鲁尔福

一梦黄初无八年

你躲藏在几百公尺的高空里,躲藏在云端,躲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苏珊娜。你躲在上帝那无边无际的怀抱里,躲藏在神灵的身后。你在那里,我既追不上你,也看不到你,连我的话语也传不到你的耳际。

你躲藏在几百公尺的高空里,躲藏在云端,躲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苏珊娜。你躲在上帝那无边无际的怀抱里,躲藏在神灵的身后。你在那里,我既追不上你,也看不到你,连我的话语也传不到你的耳际。

各种笔记囤
过度解读系列:天空广袤但空旷,...

过度解读系列:
天空广袤但空旷,因而可见任何于其中飞翔的东西。大地拥挤且广袤,因而任何事物落于大地便形同堙灭。
在天堂,你是上帝,只你一个,万众瞩目。在凡尘,你是万物生灵中的一个,泯灭众生

过度解读系列:
天空广袤但空旷,因而可见任何于其中飞翔的东西。大地拥挤且广袤,因而任何事物落于大地便形同堙灭。
在天堂,你是上帝,只你一个,万众瞩目。在凡尘,你是万物生灵中的一个,泯灭众生

Mapko-Q的小屋
我想为我看过的每一本书画一幅画...

我想为我看过的每一本书画一幅画。

《佩德罗·巴拉莫》,读这本书的时候,就感觉一片破碎的玻璃向你袭来,每一个碎片都折射着不同的光芒。对话、回忆、独白、叙事、现实纵横交错,模糊了时间,模糊了空间,也模糊了次元的界限,拼凑出了一个走不出去的村庄。
万恶之人,万恶之源,万恶之始,却让人恨不起来。最后让人的身体一部分一部分死去的,不是复仇,不是革命,而是爱情。

“我是在想念你,苏珊娜,也想念那座绿色的山岭。在刮风的季节里,我俩总在一起放风筝。”

“你的嘴唇十分湿润,好像经过朝露的亲吻。”

“你躲藏在几百公尺的高空里,躲藏在云端,躲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苏珊娜。你躲在上帝那无边无际的怀抱里,躲藏在神灵的...

我想为我看过的每一本书画一幅画。

《佩德罗·巴拉莫》,读这本书的时候,就感觉一片破碎的玻璃向你袭来,每一个碎片都折射着不同的光芒。对话、回忆、独白、叙事、现实纵横交错,模糊了时间,模糊了空间,也模糊了次元的界限,拼凑出了一个走不出去的村庄。
万恶之人,万恶之源,万恶之始,却让人恨不起来。最后让人的身体一部分一部分死去的,不是复仇,不是革命,而是爱情。

“我是在想念你,苏珊娜,也想念那座绿色的山岭。在刮风的季节里,我俩总在一起放风筝。”

“你的嘴唇十分湿润,好像经过朝露的亲吻。”

“你躲藏在几百公尺的高空里,躲藏在云端,躲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苏珊娜。你躲在上帝那无边无际的怀抱里,躲藏在神灵的身后。你在那里,我既追不上你,也看不到你,连我的话语也传不到你的耳际。”

感谢这本书,也感谢它造就了马尔克斯!

刘水

摘 | 佩德罗·巴拉莫

那正是孩子们在村庄的道路上进行戏耍玩乐的时候。傍晚,四处传来他们的嬉闹声,污黑的墙上映射着淡黄色的夕阳余辉。此情此景我至少在萨约拉见到过,甚至就在昨天这个时候。我还见到鸽子在展翅高翔。它们扇动着双翅,划破静寂的长空,仿佛试图摆脱自昼。它们时而升空,时而落到了屋顶上;孩子们的欢笑声在空中盘旋,在黄昏的天空中这阵阵欢笑声好像被染成了蓝色。

那正是孩子们在村庄的道路上进行戏耍玩乐的时候。傍晚,四处传来他们的嬉闹声,污黑的墙上映射着淡黄色的夕阳余辉。此情此景我至少在萨约拉见到过,甚至就在昨天这个时候。我还见到鸽子在展翅高翔。它们扇动着双翅,划破静寂的长空,仿佛试图摆脱自昼。它们时而升空,时而落到了屋顶上;孩子们的欢笑声在空中盘旋,在黄昏的天空中这阵阵欢笑声好像被染成了蓝色。

炭烤盐猫

佩德罗巴拉莫:大地啊,你这个人间的愁泉泪谷

佩德罗巴拉莫对苏萨娜的缅怀:


“你走的那天我就明白,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你走时晚霞将你全身映得通红,半边天都给染成血红色了。你微笑着,将这座村庄抛在身后。你曾经多次跟我谈起过这个村庄:‘我爱这个村庄,那是因为村庄里有你在;除此之外,我恨村庄里的一切,甚至我恨自己出生在这个村庄里。’我当时就想:‘她不会再回来了,她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你躲藏在几百公尺的高空里,躲藏在云端,躲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苏萨娜。你躲在上帝那无边无际的怀抱里,躲藏在神灵的身后。你在那里,我既追不上你,也看不到你,连我的话语也传不到你的耳际。”

神父的忏悔:

(背弃信仰的人都很...

佩德罗巴拉莫对苏萨娜的缅怀:


“你走的那天我就明白,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你走时晚霞将你全身映得通红,半边天都给染成血红色了。你微笑着,将这座村庄抛在身后。你曾经多次跟我谈起过这个村庄:‘我爱这个村庄,那是因为村庄里有你在;除此之外,我恨村庄里的一切,甚至我恨自己出生在这个村庄里。’我当时就想:‘她不会再回来了,她永远也不会再回来了。”


 “你躲藏在几百公尺的高空里,躲藏在云端,躲藏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苏萨娜。你躲在上帝那无边无际的怀抱里,躲藏在神灵的身后。你在那里,我既追不上你,也看不到你,连我的话语也传不到你的耳际。” 
 



神父的忏悔:

(背弃信仰的人都很惨(T▽T))


 雷德里亚神父一个一个地捡起金币,走近神龛。   

“这都是给你的,”他说,“他是可以用金钱买到拯救的。是不是这个价钱,这你自己知道。至于我么,上帝,我拜倒在你的脚下,求你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公道还是不公道,这一切都可以求得……上帝,为了我,请你判决他吧。”  

说完,他关上了祭坛。   

他走进法衣室,偎身在一个墙角里伤心地哭了起来,一直到哭干了眼泪。   

“这样也好,上帝,你赢了。”他过了一会儿说。 



骨科兄妹cp:

(看得我心如刀哥)

 “这种事是不能宽恕的,’他对我说。   

“‘我感到羞愧。’   

“‘这不是补救的办法。’   

“‘您让我们结婚吧。’   

“‘您们应该分开!’   

“‘我是想对您说,是生活将我们撮合在一起,生活将我们圈在一起,将我们中间的一个人放在另一个人身边。我们在这里也太孤单了,除了我俩再也没有别的人了。我们也总得设法让村子里人丁兴旺起来。这样,当您下次来这儿时,就有人施行坚信礼了。’   

“‘您们分开吧,这是唯一的办法。’   

“‘可我们往后怎么过呢?’   

“‘像别人一样过呗。’   

“他骑着骡子,板着脸,像在这里甩开了这种放荡行为似地头也不回地走了。此后神父再也没有来过。正因为如此,这里才到处是幽灵。那些没有得到宽恕便死去的人们只能在这里游荡,往后他们也得不到宽宥了,想靠我们更办不到?



苏珊娜的回忆:

(最喜欢的两种炫技写法之一:乐景写哀)

 我想起那柠檬成熟了的时刻,想到那二月的风,它折断了虽遭遗弃却还未枯干的羊齿植物的幼茎;想起了那些成熟了的柠檬,整个院子都充满着它的气味。   

二月的风从这座山上刮到另一座山上,云彩则仍留在天空,等待着有一个好天气,让它们降临山谷。这时,蓝天碧宇,阳光普照,卷起阵阵旋风,尘土飞扬,使柑桔树的枝条摇晃起来。   

麻雀在欢笑;它们啄食着被风刮下来的树叶,欢笑着;从雀儿身上落下来的羽毛残留在树枝的毛刺上,它们追逐着蝴蝶,欢笑着。就在这样的季节里。   

我记得二月里每天早晨都刮着风,到处是麻雀,蓝天,阳光灿烂。 我母亲就是那个时候去世的。




渣男的执念:


总会结束的吧,他等待着。万事都有个尽头。任何一种回忆,不管怎样强烈,总有一天会消失。


最后的遗言:

“……那时世间有个硕大的月亮。我看着你,看坏了眼睛。月光渗进你的脸庞,我一直看着这张脸,百看不厌,这是你的脸。它很柔和,柔过月色;你那湿润的嘴唇好像含着什么,反射着星光;你的身躯在月夜的水面上呈透明状。苏萨娜呀,苏萨娜·圣胡安。” 




一个蜜汁笑点:

 雷德里亚神父在很多年后将会回忆起那天晚上的情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受到了马尔克斯的痴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