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佳木斯

8669浏览    7145参与
辞玖

谁能告诉我,卡琳为什么不吃饭?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了?丫的,自从那个新老师来了以后,我的小天使就他娘的没一天好过!不洗澡,不吃饭,事也不和我说!我他娘的杀了他!f**k

谁能告诉我,卡琳为什么不吃饭?是不是学校里有什么让她不开心的事了?丫的,自从那个新老师来了以后,我的小天使就他娘的没一天好过!不洗澡,不吃饭,事也不和我说!我他娘的杀了他!f**k

涵涵不是妖

木叶未来小村长是个O!(1)

手抖又开了个坑

脑袋有点儿脱线

私设巨多

☆☆☆☆☆☆☆☆☆我们是阔耐的小星星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了

有人走了

也有人回来了


[哦!对啊!小樱说我最近要分化了今天要去她那边呢!]忍界英雄漩涡鸣人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

[唉,真麻烦,你还能记得点儿啥?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木叶天才军师鹿丸,无奈的摇了摇头。

[嘿嘿!你就别天天麻烦麻烦的了,我听着都心烦,话说鹿丸你是beta的吧。]鸣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对啊,话说鸣人你能分化成什么样,我还是有点儿期待呢。]鹿丸也站起身。[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我实在有点儿不放心。唉,麻烦死了。]

[切!鹿丸你嫌弃我你就别陪我去啦...

手抖又开了个坑

脑袋有点儿脱线

私设巨多

☆☆☆☆☆☆☆☆☆我们是阔耐的小星星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了

有人走了

也有人回来了


[哦!对啊!小樱说我最近要分化了今天要去她那边呢!]忍界英雄漩涡鸣人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

[唉,真麻烦,你还能记得点儿啥?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木叶天才军师鹿丸,无奈的摇了摇头。

[嘿嘿!你就别天天麻烦麻烦的了,我听着都心烦,话说鹿丸你是beta的吧。]鸣人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对啊,话说鸣人你能分化成什么样,我还是有点儿期待呢。]鹿丸也站起身。[我陪你去吧,你一个人我实在有点儿不放心。唉,麻烦死了。]

[切!鹿丸你嫌弃我你就别陪我去啦!话说本大爷这么厉害,一定是个顶级alpha啦!]鸣人走到门口回头,自信地抹了下鼻子。

[这不一定啊,毕竟分化成什么样谁都不能确定。]鹿丸一边说一边和鸣人一起瞬身到了医院。

咚咚咚,敲门声响了。

[进来!]一道柔和的女声响起。

[小樱酱!我来啦!]一个宛如一只黄色大金毛的身影破门而入,后面还跟着一个黑色的菠萝头,嘴里正念叨着麻烦麻烦。

[鸣人,你来啦。]小樱微笑着走了过去[你这笨蛋!迟到了一个小时啊!还想不想分化啦!]咣当一拳捶到了鸣人的头上,此时这位看似美丽的樱粉色头发的女性,蜕下了自己的表皮,恶狠狠地对着鸣人说。

[哎呀小樱酱,我错了嘛!这次只是一时忘了,下次绝对不会的!]鸣人捂着头上的包,双手合十。

[哈?下次?这可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啊!漩涡鸣人,要不是今天看着你分化的面子上,老娘现在就想把你丢出去!]小樱威胁的挥了挥拳头。转而对黑色菠萝头说[鹿丸,你也来啦,进来坐。]


此刻,鹿丸头上有几条黑线。

以后绝对不能惹这个暴力的女人。

鹿丸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小樱貌似也消气了,拉出了三把凳子,指着其中两把说[你们俩,过来坐下]

他俩无比乖巧的坐了下来。

小樱则是站起身,走到配药柜前,取出早就调配好的一瓶药,拿出一根针头较粗的针,吸了一点药液晃了晃。

[鸣人,把手臂伸出来。]

[哦,给。]

[在注射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注射之后你把你的反应告诉我,我就能准确的告诉你你是alpha还是beta或者omega。如果觉醒为alpha,各方面属性就会略略有点提升,不过因为提升实在太小,可以忽略不计,但你会拥有一种属于你自己的信息素,你可以运用信息素压制omega或者beta。omega可以无条件压制,但是如果要压制beta的话,那这位beta就必须要比你弱。但你如果运用信息素压制omega,就等于是在刺激他们,他们就会(哗--消音),然后你就必须对他们(哗--消音)还有就是,你会遇到易感期,关于这个易感期我也不太懂,反正就是时不时都会有一次,会对omega信息素特别敏感。]顿了顿,小樱接着说。[如果觉醒为beta你将不受omega的信息素影响,各方面属性不会上升也不会下降。最后,如果觉醒为omega,每个月就会经历三到五天的发情期,不过不用担心,到发情期上头不会给你安排工作,有一星期的发情假,每三个月的发情期可以用抑制剂抵消,但在第四个月的时候,你就必须找一个alpha让他对你(哗--消音)这样就会缓解下来。不过只是暂时性的缓解。还有就是身体机能会稍稍变弱一点。会拥有生育能力,不过只能生alpha的后代。如果觉醒为omega你可能这辈子都不用愁吃穿了,因为omega极其珍贵,都要当掌中宝来宠着的。]


[呃,小樱酱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鸣人表示自己的胳膊都快举酸了。

[现在我说的话你要记住了,如果注射完这一针之后,你爆发出属于自己的信息素,那你就是alpha了,信息素越强烈,证明你作为alpha就会越强。如果注射完你什么感觉都没有,那你就是一位beta。如果注射完你觉得浑身燥热,而且略微喘息,还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那么你就是一位omega了。]小樱一边说,一边把针推送进鸣人的胳膊,把药液注射了进去。

[好好好,我明白啦。]鸣人表示听了小樱这么长一段话,终于要开始了。

[现在你去那个房间里老老实实待着。十分钟后我会去看你的反应。]小樱把针拔出来,指了指左边的那个房间。

[哦,好。]鸣人坐起身,把椅子推了回去,走向左边那个白色的房间,把门推上了,在推门之前,他还笑嘻嘻的说[等着我成为最厉害的alpha吧!]

嘎吱,关门的声音。

小樱把椅子转了过来,面对鹿丸[你觉得他会分化成什么呢?]

鹿丸耸了耸肩[这我怎么能知道,就等十分钟以后吧。]

[哎?我还以为你这IQ高达200的天才肯定会猜出一些什么呢,原来什么都不知道啊……]小樱表示很失望。

鹿丸内心疯狂吐槽[拜托,小樱,我的IQ不是用来猜别人性别的好不好?]

静静的等了一会儿,差不多八分钟过去了。

鹿丸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声巨响,咣当!和一声惨叫,嘶!好痛!


小樱猛地站起身,鹿丸也站了起来。

走到门前,嘎吱一下推开了门。

然后惊呆了。


只见鸣人四仰八叉的坐在地上,后颈有一小块儿微微凸起,散发着清香并且诱人的橙子味儿,脸还特红,正在轻轻地喘着气,上身的衣服半穿不穿,隐隐的露出浅蜜色的肌肤。房间里的吊针还缠在他的腿上,吊杆好像砸到了他的脖子上,正委委屈屈的捂着那一块儿揉来揉去。鸣人长得本身就特别可爱,现在更是让人欺负了一样。


新鲜的像一个令人宰割的橙子。

这是后来回忆起此事的鹿丸的唯一感受。


[我靠。]小樱直接骂了出来。

她徒步走过去,一把把鸣人扶了起来。

[唔!你轻点儿!我疼。]鸣人一边唧唧歪歪一边站了起来。

不过还有点儿腿软,一滑差点儿又摔了个狗吃屎。不过有小樱那怪力,想摔都难。

小樱表示自己快把持不住了,此时脑海中一遍一遍播放着佐助的一颦一笑,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

她把鸣人扶到床上,让他坐了下来。

[鸣人,你怎么摔成这样的?]

小樱强忍着笑,问道。

[我……我……]鸣人有点儿委屈。[我就是坐着坐着突然感觉特别热,然后就想把衣服脱下来,挂到吊杆上。谁知道刚才站起来的时候,突然腿一软就要往下倒,手就习惯性的抓住了那根吊杆。但是它太细了,直接被我掰倒了。上面的吊针就缠我腿上了,然后那个杆子就砸我脖子上了,我刚喊了声疼,你们就进来了。]

小樱本来一直在笑,但突然回想起来一进门时鸣人的样子,就明白了点儿什么。听到鸣人说杆子砸在他脖子上的时候,她瞬间就不淡定了。

急忙问道[现在还热吗?还难受吗?]

鸣人被小樱突然认真的样子吓了一跳[不……不了!刚才就好了。]

小樱急忙对他说[你转过来,我看看你脖子。]

[嗯,好]鸣人乖乖的转过身。

小樱戴上可以隔绝她alpha气息的皮手套,仔细的摸了摸鸣人后颈上的腺体,顿时松了一口气。[呼,还好腺体没事。]

听到没事之后,鸣人转过来了,激动地问道[小樱酱怎么样?我是不是最强的alpha?]

[alpha你个头!]小樱怒吼道。

[啊?不是alpha那是啥啊?]鸣人表示自己现在有点懵逼。

[鸣人,你现在应该庆祝]小樱清了清嗓子[你是一位,信息素是橙子味的omega!]小樱得意的说道。

(哔--鸣人的脑袋当机了)

一直站在门口的鹿丸也有点儿懵逼。

忍界英雄漩涡鸣人,这TM是个omega!


☆☆☆☆☆☆☆☆☆我们是阔耐的小星星


现在你如果往一乐拉面走的话,就会看到一个奇异的景象,一直乐观向上治愈人的漩涡鸣人,此时一边唉声叹气一边直摇头。还嘟囔着,这下我只能吃得下五碗拉面了。


唉……


由于鸣人反应过来自己是omega时,喊得太过大声,导致整个木叶村都知道他们的英雄漩涡鸣人是个O了。那欢呼声,一阵比一阵响。都在祈祷,鸣人大人,求求您嫁给我吧!

他是个O还不要紧,关键他是整个木叶村唯一一个男性omega。

外出出任务的佐助听到这个消息,只是暗暗的高兴了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由于木叶村闹得震天响,所以漩涡鸣人是个O的事,整个忍界差不多都已经知道了,连平民都知道了……


☆☆☆☆☆☆☆☆☆我们是阔耐的小星星


你们就当我手欠吧,一直想写ABO题材好久了,写得烂,别介意哈。


依旧就是和我上一个合集一样

是个超长篇😂



@龄爹最白♛

老福特下架了?

咋了这是?

名字改不了?

老福特还下架了?

😳😳😳😳

老福特下架了?

咋了这是?

名字改不了?

老福特还下架了?

😳😳😳😳

凉城旧梦

第七章 风起

  自洪家一事后,东江的天下是前所未有的太平。人人都在议论许家大公子看上了洪家二当家,跟沈家大当家抢人,结果让人扒光了衣服,扔到了自家警局的门口,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沈夜就接到了来自公司以及医院的电话。

  沈夜到达医院时,罗浮生已经在手术室里了。沈夜转头看向把罗浮生送来医院的洪澜和林氏兄妹三人,不禁将手中的皮鞭攥紧了几分,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帮你们说。”“你什么意思啊你不会要把罗浮生出事怪到我们头上吧!”林若梦对这沈夜怒吼道,一晚上的提心吊胆全在此刻爆发出来,可她忘了,面前这个男人才是最不能惹的人。等林若梦反应过来时,林启凯已经把她护在身后,而沈夜手里...

  自洪家一事后,东江的天下是前所未有的太平。人人都在议论许家大公子看上了洪家二当家,跟沈家大当家抢人,结果让人扒光了衣服,扔到了自家警局的门口,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沈夜就接到了来自公司以及医院的电话。

  沈夜到达医院时,罗浮生已经在手术室里了。沈夜转头看向把罗浮生送来医院的洪澜和林氏兄妹三人,不禁将手中的皮鞭攥紧了几分,他一字一句的说道“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帮你们说。”“你什么意思啊你不会要把罗浮生出事怪到我们头上吧!”林若梦对这沈夜怒吼道,一晚上的提心吊胆全在此刻爆发出来,可她忘了,面前这个男人才是最不能惹的人。等林若梦反应过来时,林启凯已经把她护在身后,而沈夜手里的鞭子也指向了林启凯。

  “小妹年少不懂事,冲撞了您,还请您高抬贵手,饶她一次,林家上下感激不尽。”沈夜听着林启凯的话,不由得冷笑一声,说道“不懂事吗?我看她懂得很啊!”“林大哥,你对他那么恭敬干嘛啊!我就不信他敢同时得罪洪林两家。”洪澜终于压不住自己的火爆脾气,冲着沈夜吼了出来。沈夜闻言鼓了鼓掌,“既然软的你们不吃,那我只好来硬的了,”说罢,沈夜转身吩咐手下道“把这三位请回沈家暗牢,直到洪林两家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沈夜话音刚落,李茜就指挥着人带走了他们。

  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对着沈夜说道,“夜总,医院血库告急,没有可以给罗少爷用的血了。”“我已经找到血源了,正在来的路上,你一定要救他!”沈夜的语气很轻,但这几句话似乎用尽了沈夜全身的力气。这是沈夜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脆弱,杀人很容易,而救人却是如此的艰难。“夜总,还有一件事,就是罗少爷有了您的孩子,但已经出现了流产的迹象,我们可能保不住孩子了。”医生说罢,就垂下头来,等待着暴风雨的降临。可沈夜只说了句“我知道了,进去救人吧。”在医生进入手术室后,沈夜就一拳打在了墙上,似是没有泄愤一样,又在墙上打了几拳。

  等沈巍处理好公司项目被迫停止接受检查的事情,到达医院时,看见的就是沈夜在捶墙,手上墙上一片鲜血淋漓。沈巍上前,拉住了沈夜还要继续的手,并用手帕包扎好。问到“发生了什么事?”沈夜发泄后似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两眼无神,目光涣散。无论沈巍问他什么,他也不说,就只是反复的说着孩子两个字。沈巍见状,对着沈夜就是一巴掌。然后,抓住沈夜的衣领问道“清醒了吗?”沈夜好似才会过神来,他拿开了沈巍的手,缓缓的说道“我和浮生的孩子,保不住了。”

  而刚抽完血匆匆赶来的罗允卿在听到沈夜的话后,承受不住刺激而晕倒了。又是一阵儿兵荒马乱的抢救,罗允卿醒来时,已经在病房里了。他抓住迟瑞的手,问道“浮生的孩子保不住了,是吗?”虽是疑问,但却是肯定的语气。迟瑞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把罗允卿的手放回被子里,替他掖了掖被角。“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担心他,可你总要养好自己的身子,才能去照顾他。你现在过去了,也只会让浮生担心。”罗允卿想了想便点头应下。

  罗浮生脱离危险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了,沈夜看着从手术室推出来的罗浮生对着手下吩咐道“看好浮生,他醒来立刻通知我,另外,孩子的事情,谁也不许告诉他。”说罢,就拎着鞭子,去了洪家。

  与此同时,许星程领着一队警察进了井氏集团,说是井沈两家的合作出了问题,需要和井然详谈。在办公室里处理项目的井然听到这个消息后,长叹一声,不由得感叹自己眼光独到,找了一个最优秀的omege。他看向自己的秘书说道“把人领去会客室,我随后就到。”

  许星程跟着前台去了会客室,他看着井氏集团训练有素,遇事不慌的样子,他就知道能凭一己之力在意大利站稳脚,又能把公司从意大利移回国一定不是什么善茬,而井然的背后还有沈家。许星程不禁苦笑起来,他这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多强大的对手啊。

  井然到会议室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许星程拿着杯子,看向远方沉思。“不知许副局长光临寒舍,有何指教啊?”井然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的喝了起来。“不好意思啊井总,有人举报说您负责的项目在拆迁的时候,闹出了人命,现在家属在警局里找我们要个说法。所以只好委屈井总暂停项目,配合调查了。”许星程脸上笑容满面,生怕井然不知道是他在针对他。闻言,井然放下茶杯,说道“既然许副局长这么说,那我一定全力配合。下个月我和巍巍举办婚礼,不知许副局长有没有兴趣参加啊?”听到婚礼两个字时许星程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无表情以及眼底的那一抹不甘和嫉妒。

  “好啊,我很期待。”许星程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来,递给井然说道“瞧我这记性,这是兴隆馆托我交给井总的,他们还让我给你带句话,要办婚礼也要先找到未婚夫才行啊!”井然听到许星程的话,一把抓过信封打开,是沈巍被绑的照片和一张纸,纸上写着见面的地点以及时间。井然看过后,低声说道“许副局长,我还有事,恕不远送。”

  许星程闻言放下茶杯,起身把帽子戴上,“既然井总有要事,那我就先行告辞了。”许星程刚出会客室井然的电话就打到了沈夜那里,“沈夜,你在哪?许星程刚才来我公司跟我说兴隆馆把小巍给绑架了!”刚到达洪家大门口的沈夜就接到了井然的电话,他刚想吼一句别妨碍老子办正事就听到了沈巍被绑的事,沈夜周身的气压更低了。“他想要干什么啊!”井然看着纸条说道“他要我和你去城东郊区一个荒废的厂房里,时间在三个小时以后。”知道时间以后,沈夜不禁笑了笑,还真是狗咬狗,一出戏啊。“哥夫,我让李茜去接你,两个小时后去东郊。”井然应了声好就挂了电话,而沈夜则是在吩咐完李茜后,就拿着鞭子进了洪家。

我趙地獄長眠

《终于平凡,死于不甘》

明天会更新,我快码完了

明天会更新,我快码完了

我趙地獄長眠

《终于平凡,死于不甘》番外

嗯……这是一个粉丝视角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赶上升,我就顺着网线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文笔不好,新手上线,不喜勿喷

——————————————————————

我叫林念霄,一名大三的学生,我的命子很好听吧,思念秦霄贤,秦霄贤,在我心里他是不可代替的存在,明天是他的生日,而今天,是他的忌日


我在昨天的时候,抢了明天的票,和姐妹们定了一个大蛋糕,想去给老秦庆祝生日,可是没想到呀,上一次《反七口》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老秦了


我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老秦自杀的天台


打开了手机...

嗯……这是一个粉丝视角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赶上升,我就顺着网线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文笔不好,新手上线,不喜勿喷

——————————————————————

我叫林念霄,一名大三的学生,我的命子很好听吧,思念秦霄贤,秦霄贤,在我心里他是不可代替的存在,明天是他的生日,而今天,是他的忌日


我在昨天的时候,抢了明天的票,和姐妹们定了一个大蛋糕,想去给老秦庆祝生日,可是没想到呀,上一次《反七口》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老秦了


我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老秦自杀的天台


打开了手机,看向热搜的评论,那些黑粉都在道歉,都在说我错了,可是,还有用吗,那个眼里满是星星的秦霄贤已经回不来了


人呀,都是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想着想着眼睛就流出了一滴眼泪


我伸手擦了擦,老秦不想我们哭,不想


可是,为什么,眼泪止不住了呢


老秦呐,他们都知道错了,他们道歉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你回来,我们给你唱声声慢好不好,你回来吧,好不好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稀泥”


“山花蕉叶暮色从”


“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


“在哪里……”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


“月夜乌啼月牙落孤井”


“……”


一声声凄凉还带着一丝丝嘶哑的嗓音穿了出来


一曲完


“老秦,我们想你了”


“你回来吧”


“我们给你过生日,给你唱声声慢,好嘛”


……

后来呀,我去听了相声,去了德云七队,听着听着就可以了,旁边的德运女孩问我说“阿姨,你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却早已泪流满面,老秦,七队的人都成了角儿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们吖,他们都在等你,我们也想你了,你知道吗,每年的1月5号,我们都会给你过个生日,一场没有寿星的生日会,我知道,你回来了,就是不想让我们看见你,对不对)



再后来,我结了婚,生了子,给孩子取名——江思贤

—————————————————————

不要失去了,才会懂得珍惜✨


因为,失去的东西有可能永远都回不来了✨


孤独是生命的常态✨

——————————————————————

好了,番外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觉写的不是很好,我尽力了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赶上升,我就顺着网线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文笔不好,新手上线,不喜勿喷


你们的三连是我的动力







病気 がちである💔

公告

今天博君一肖文休息,辉辉,等周日更两话。哈哈哈。

今天博君一肖文休息,辉辉,等周日更两话。哈哈哈。

铁柱

番外

OOC渣文笔预警

是个小番外

交代一下都是怎么进局子的


tako苦命的娃:

“妈!凭什么妹妹高考要我去!?”

“你怎么不能去?给你妹妹整个好大学”

“当年我的大学都是我自己一点点打零工整的学费,凭什么啊”

“凭她小!凭什么?你这么大了还想怎么样?帮帮你妹妹不行吗?”

“不帮!让她自己学”

“今天你要是不帮你妹妹,你就不是我女儿!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妈……”

“滚!”张语格愤怒摔门而出,她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她的妈妈从小就有些重男轻女,不想让她上学,还是社区人员做了好久的工作才可以上学,而现在又开始大的让着小的了,张语格有些伤心但更多的是失望

“关不掉,对...

OOC渣文笔预警

是个小番外

交代一下都是怎么进局子的




tako苦命的娃:

“妈!凭什么妹妹高考要我去!?”

“你怎么不能去?给你妹妹整个好大学”

“当年我的大学都是我自己一点点打零工整的学费,凭什么啊”

“凭她小!凭什么?你这么大了还想怎么样?帮帮你妹妹不行吗?”

“不帮!让她自己学”

“今天你要是不帮你妹妹,你就不是我女儿!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妈……”

“滚!”张语格愤怒摔门而出,她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她的妈妈从小就有些重男轻女,不想让她上学,还是社区人员做了好久的工作才可以上学,而现在又开始大的让着小的了,张语格有些伤心但更多的是失望

“关不掉,对你的……”手机铃声响起,那边是妈妈哀求的语气,不管怎么样妈妈还是妈妈,妹妹还是妹妹,到底她还是去考试了


本院认为被告人张语格代替其妹妹参加高考,其行为已构成代替考试罪,应予惩处,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张语格犯有代替考试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鉴于被告人张语格系初犯,且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可依法比照给予减轻处罚,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八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张语格,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罚金3万元(敲锥),本判决为口头宣判,判决书将在五日内向你送达,如不服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河源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述的应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被告人你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


“语格……妈妈对不起你”

“没事,照顾好妹妹,让她好好学习……”

“语格,妈妈错了……妈妈也没想到考个试要判八年,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妈妈……”

“好了妈妈,我要走了,我枕头底下有一张卡,差不多有三万,去交罚款吧,密码你生日……”

“妈妈再见……”




莫莫单纯让人坑了:



“老板,您找我”

“莫会计,咱们公司要倒闭了,这些账本都拿去烧了吧”

“好的老板”

“哼……单纯就是好骗”



“法院传票?我没犯罪啊?”


“莫寒犯因为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根据刑法修正案条文第一百六十二条之一判五年有期徒刑罚款十万元,有异议吗?”

“有异议,我完全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根据老板的要求销毁这些账本的”

被老板买通的院长瞎解释一通还是定下了罪,罚款的十万元倒是分了个干净,其实主要是莫寒在公司心直口快,做人老实总是有人看不惯她,老板女儿的男朋友倒是对莫寒挺赶兴趣,女儿便吃醋了吵着要爸爸把莫寒开除还要让她不好过,爸爸倒是宠着女儿,搞搞关系就把莫寒弄进了局子里





KIKI的解释过了,tako和莫莫也弄完了,慢慢的三哥会出场的,然后门和五折还有络络进来的原因是有联系的 ,在被窝里真的很难码字啊,累出汗了都

辞玖

夏目攻&斑受

*此为夏斑

*冷cp

*严重ooc 

*进来前请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能接受的请进行观看

    今天有一个重大消息,斑幻化成人形了,不靠玲子的模样,也不靠夏目的模样……

    夏目略带惊讶看着坐在榻榻米上,睡眼朦胧的美人,一头银色长发垂到腰际,金色的兽瞳染上浓浓的睡意,有那么一点衣衫不整,额头上有一个很熟悉的纹理,指甲很长,像巴卫一样<好像混进去了什么怪怪的东西?>,身穿着一身银白色的和服,但是没有木屐,仔细一看,好像……是个男的……...


*此为夏斑

*冷cp

*严重ooc 

*进来前请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能接受的请进行观看

    今天有一个重大消息,斑幻化成人形了,不靠玲子的模样,也不靠夏目的模样……

    夏目略带惊讶看着坐在榻榻米上,睡眼朦胧的美人,一头银色长发垂到腰际,金色的兽瞳染上浓浓的睡意,有那么一点衣衫不整,额头上有一个很熟悉的纹理,指甲很长,像巴卫一样<好像混进去了什么怪怪的东西?>,身穿着一身银白色的和服,但是没有木屐,仔细一看,好像……是个男的……

    “老师?”夏目试探性的叫了一下,结果榻榻米上的美人朝他这边看过来了,“唔?怎么了?夏目……”美人磁性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不说话了,忽然,夏目朝他那边缓缓的凑过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斑的脸红了,随后嘴与嘴的触碰让斑彻底承受不住,自己的“猎物”竟然吻了自己!!!

    斑猛的推开夏目,朝外面跑去,夏目坐在地上,一脸玩味的看着斑远去的方向,而楼下的塔子看到夏目的房间忽然冲出一位美人,额……衣衫不整的美人,<虽说是个男的>,脸色瞬间变了,丢下手中刚要拿去晒的衣服匆忙的朝夏目的房间跑去,结果房间里空无一人,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塔子阿姨,我先出去一趟,不用担心我

    塔子看到这张字条松了口气,不过依旧担忧着,夏目随着斑进入了茂密的树林,到了深处,夏目一把抓住斑,而斑一个不稳就压在了夏目身上,实际上斑化成人形外表看起来和夏目的年龄一样,所以压在夏目身上也并没有太重

    后知后觉的斑慌忙从夏目身上下来,而夏目则被斑顺手拉了起来。“老师,你跑什么啊?”夏目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无害”的问,“额……就是你突然就亲上来有点慌”斑红着脸说,夏目看到这幅模样忍不住笑了,于是又凑过去亲了他一下,这下斑的脸更红了,夏目想,如果做点什么是不是更好玩呢?



第一章只能先更这么多了,是个新手小白,话说,有没有人能练练我如何在评论区发链接?????蟹蟹,嘿嘿,操作步骤尽量详细一点,蟹蟹蟹蟹💕


五叶·幽灵

第十五章 插画

        结束了。

        地面上千疮百孔,唯独空出一个人形,那是一句染血的尸体。

        尸体身边,站着一个低着头的身影,伞剑在手中垂下,亦已千疮百孔。

        张锐抬头,瞳孔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


        结束了。

        地面上千疮百孔,唯独空出一个人形,那是一句染血的尸体。

        尸体身边,站着一个低着头的身影,伞剑在手中垂下,亦已千疮百孔。

        张锐抬头,瞳孔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

        ‘这些……真的是我做的吗。’

        (你这家伙,总算是活过来了。)

        【你还在啊,有什么感想?】

        (感想是你最好你看一下那个空冥。)

        张锐张望一下,果然看到了一身刀痕的空冥戒备的看着自己。

        【你想说这也是我做的?】

        (废话!突然就黑化,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有什么力量?)

        【…………关于黑化,我很抱歉。所以可以安静一下吗。】张锐低头看向地上的尸体。

        (……)脑海里的声音知趣的闭嘴。

        地上的尸体,从身材可以看出来是一个有点平胸的女孩,一头长发本应是扎成双马尾,此时有一侧的头发已经被外力硬生生撕下来。一侧的眼眶浑浊,似乎是被什么扎穿。

        ‘终究没有妥过去。’

        张锐缓缓蹲下,牵起尸体变形的左手,放到胸前。

        ‘没有第一时间来找你。我的错,鬼姐。不,你不喜欢这个称呼。那,对不起,鬼女天师。’

        (你就不能说一下她的原名?)

        【闭嘴。】

        (……)

        “你为什么,就死了呢?”嘴里说着,张锐抬头看向天空,并不是为了掩饰泪水。早就忘记了,黑化之外的方法。

        “……”一旁的空冥见张锐神智已经恢复,也收起了戒备,踌躇着想要靠近又不敢打扰张锐。

        张锐其实也在用余光关注着她,自然发现了她这种表现。原剧情里也有这一段,遭受“日蚀”的罗耀阳无差别爆发,结束后的沉默中她也是同样的表现。

        可惜我不是罗耀阳,不会哭出声让你安慰,也不会理所当然的享受你的膝枕。很抱歉我不是罗耀阳,虽然罗耀阳是我想要的模样。

        深呼吸一下压抑住胸口像是要撕裂一般的疼痛,他捡起鬼女身上的笔记本。

        那是真正的插画本。每一个重点剧情,在她的插画本里都有体现。甚至包括此时这一幕。

        仔细比对一下,居然有无数个相同点。无论是张锐与空冥的方位,还是地面与左侧墙的位置,一模一样。

        不一样的只有他身前鬼女的尸体,还有手中的插画本。

        ‘好烦……为什么我要有情感啊……’

        (就是因为做不到,我才会出现的啊……)

        【闭嘴。】

        继续翻着插画本,后面都是草图了,没有上色只有轮廓,有的甚至只有几个圈。

        这样的草图再认真看就没有意义了,张锐本打算草草翻一下,却被后面一幅上色的异常精美的人设图吸引了视线。

        想起来了。鬼姐曾经让我写一个她的人设,就在这个本上。鬼姐,很重视这个人设呢。

        人设……

        张锐突然回头看着空冥。

        人设的召唤。

        【你和我想的一样吗?】张锐从衣服里掏出一块能量豆方块。

        (但愿如此。)

        破碎的地面上,浮现黑色的魔术帽。

        【借你吉言,但愿如此。】

铁柱

不是吧阿sir,写成这样也限流

OOC渣文笔预警


“嘿!阿爸,听说……咱牢房来个小美女?这狱警可是挺照顾咱们啊”

“肤浅……”吴哲晗摇摇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许佳琪在地上看着她竟感觉有些可爱!?她打断自己的想法

“你好,我叫许佳琪”

“你好,徐子轩,可以叫我络络”

“我说,隔壁的美女可是好看?”吴哲晗在床上慢悠悠的打趣道

“诶!别瞎说奥,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吴哲晗听到猛地坐起直接磕到了天花板

“哎……疼”

“咳咳……处女朋友了不告诉你阿爸一声?”

“刚几天嘛,还没来得及”

“那个秃头狱警知道吗?”

“怎么会让他知道,他个猥琐大叔”

许佳琪有些蒙...

不是吧阿sir,写成这样也限流

OOC渣文笔预警




“嘿!阿爸,听说……咱牢房来个小美女?这狱警可是挺照顾咱们啊”

“肤浅……”吴哲晗摇摇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许佳琪在地上看着她竟感觉有些可爱!?她打断自己的想法

“你好,我叫许佳琪”

“你好,徐子轩,可以叫我络络”

“我说,隔壁的美女可是好看?”吴哲晗在床上慢悠悠的打趣道

“诶!别瞎说奥,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吴哲晗听到猛地坐起直接磕到了天花板

“哎……疼”

“咳咳……处女朋友了不告诉你阿爸一声?”

“刚几天嘛,还没来得及”

“那个秃头狱警知道吗?”

“怎么会让他知道,他个猥琐大叔”

许佳琪有些蒙,几乎听不懂她们在交流什么,只能自己一个人在床上尬尴的坐着。吴哲晗笑了好久才发现许佳琪微妙的情绪,坐在她的床边慢慢介绍这里的人和有趣的事,许佳琪在旁边仔细的听,她想融入这个新的环境,可是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她盯着吴哲晗的脸

“嗯……好好看,有点帅诶,嘿嘿嘿……”看着看着就有些花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吴哲晗也在盯着她

“那个……我怎么了?为什么一直盯着我啊”

“啊……不是不是,没有”许佳琪脸刷一下红了,偏过头不和她对视,倒是吴哲晗还一脸懵逼的盯着许佳琪

“你……你不要看着我啊”

“啊?不是你先看我的吗?”

吴哲晗彻底懵了,在狱中呆了这么多年,早就忘了怎么和女孩子相处,向徐子轩投去求助的目光

“咳咳,阿爸你过来”

徐子轩趴在吴哲晗耳边说

“人家明明是害羞了,你不要总是盯着人家好不好啊,你要察言观色,别在这待几年女朋友都找不到”

“谁要找女朋友啊,我是侄女!侄女”

“一脸正直,一头短发,一身功夫,哪个男的敢要你?都怕你撒个娇捶死他”

“那我也是直的!”

“好吧好吧,你是直的”

许佳琪在一旁无聊早就睡着了,红扑扑的脸颊和均匀的呼吸让戴萌看的都羞羞了

戴萌逃回自己的床铺调整着呼吸

“啊这……不合适吧”

吴哲晗看见她呼吸这么急促

“咋了?没见你出去怎么这么喘?”

“你看看新来的”

“心动了!?信不信我告诉莫莫去”

“别啊,不是心动不是好不好,淡定奥”

“你这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啊,这可不行”

“你别说话了,滚回你的床去”吴哲晗嘲笑了几声就回床睡觉了,戴萌起来朝隔壁走


“莫莫?莫莫?”她试探轻轻的敲门,门慢慢的打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探出来

“姐姐找谁?”

“嗯……你是tako吧?我找莫莫”

“姐姐,有个人找你诶”



“莫莫~今晚在你床上睡好不好嘛”

“不好,滚回去”

“为什么嘛”

“上回被狱警发现了,你扫了一周的地,你忘了?”

“我不怕嘛,我自己睡怕”

“……抱一下,快回去睡吧”

“好吧……”戴萌有些失落,慢慢的挪回了自己的牢房

“被撵回来了?hhhhhhhhhhh”

“吴哲晗你不要幸灾乐祸!莫莫是心疼我好不好”

“哦呦~是心疼”

戴萌白了她一眼就不搭理吴哲晗了

“络络?新交的女朋友是不是隔壁的tako啊?”

“你怎么知道?还有,你不要一脸猥琐好吗戴叔叔”

“啊……还挺可爱的”

“戴萌!我儿媳妇你都惦记!?”

“没有没有,人家有莫莫了好吧,就是随口一说”

“劝你老实一点”

“我可老实的很!不然莫莫怎么看上的我?”

“咦~有个女朋友就天天在我这秀?”

“喂!那个屋子快点关灯睡觉!”

“……”





“哎呦吓死了,快睡吧”

“睡了睡了”






Hao

明日方舟新人来问一问,这个游戏难吗?

我是朋友推荐来的,他跟我说游戏很简单,我担心他坑我,所以来问一下。

我是朋友推荐来的,他跟我说游戏很简单,我担心他坑我,所以来问一下。

我趙地獄長眠

关于《终于平凡,死于不甘》2

关于这篇文的第二季,我刚才看了一下评论,有人想看,那我就从明天开始更新第二季,如果时间充足的话,还有第三季,二三不是完全虐,是甜虐甜虐的,如果有想投稿的,可以单独和我说,就这样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赶上升,我就顺着网线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文笔不好,新手上线,不喜勿喷


就这样,


你们的三连是我的动力

关于这篇文的第二季,我刚才看了一下评论,有人想看,那我就从明天开始更新第二季,如果时间充足的话,还有第三季,二三不是完全虐,是甜虐甜虐的,如果有想投稿的,可以单独和我说,就这样


勿上升   勿上升   勿上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赶上升,我就顺着网线咬你,我咬人可疼可疼了


文笔不好,新手上线,不喜勿喷


就这样,



你们的三连是我的动力

傲雪凌霜

您家哥哥的粉丝ex到我了

[图片]我们美人的老婆怎么了?长得比你家哥哥好看几倍了好吗?本来你家哥哥的事消停点了宁又来逼逼?逼逼你妈呢?我告诉你,周翔在怎么普通也比你家哥哥好看不知道几倍,别他妈用你饭圈的哥哥来比我们周翔真以为你家哥哥多好看?就算他是纸片人在我眼里不知道比你哥哥帅多少倍,请尼玛不要把宁家哥哥来比我们周翔,本来就对您家哥哥有点恶意现在特么粉一个一个个儿的都他妈有你家哥哥,要妈吗?还想搞出上回那事儿在那装可怜?

三次元的傻逼粉丝请不要来祸害二次元好吗

还有我脾气不好有点暴躁,你温柔我就温柔你暴躁我就暴躁,就酱

我们美人的老婆怎么了?长得比你家哥哥好看几倍了好吗?本来你家哥哥的事消停点了宁又来逼逼?逼逼你妈呢?我告诉你,周翔在怎么普通也比你家哥哥好看不知道几倍,别他妈用你饭圈的哥哥来比我们周翔真以为你家哥哥多好看?就算他是纸片人在我眼里不知道比你哥哥帅多少倍,请尼玛不要把宁家哥哥来比我们周翔,本来就对您家哥哥有点恶意现在特么粉一个一个个儿的都他妈有你家哥哥,要妈吗?还想搞出上回那事儿在那装可怜?

三次元的傻逼粉丝请不要来祸害二次元好吗

还有我脾气不好有点暴躁,你温柔我就温柔你暴躁我就暴躁,就酱

kira
懂的自懂…… (举刀) 用意大...

懂的自懂……

(举刀)


用意大利打字机打的

原谅我打错了一个字母(*꒦ິ⌓꒦ີ)


有什么想打的英文歌可以call我呀

ヾ(✿゚▽゚)ノ

懂的自懂……

(举刀)



用意大利打字机打的

原谅我打错了一个字母(*꒦ິ⌓꒦ີ)



有什么想打的英文歌可以call我呀

ヾ(✿゚▽゚)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