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使徒行者

14.6万浏览    1834参与
嘉艺达剪辑
使徒行者:高燃打斗混剪,看兄弟二人如何协同作战
使徒行者:高燃打斗混剪,看兄弟二人如何协同作战
Зоя

《使徒行者》(2014)

爆seed哥要和钉姐HE啊😭

《使徒行者》(2014)

爆seed哥要和钉姐HE啊😭

Зоя

《使徒行者》(2014)

好喜欢卓sir和晴姐

《使徒行者》(2014)

好喜欢卓sir和晴姐

定心丸桃桃

使徒行者2X陀槍師姐2021 Ch2

  • ooc预警

  • 私设注意

  • 小学生文笔

  •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

香港国际机场

‘喂daddy,我架飞机因为落太大雨所以要在台湾停一停先,可能要今晚半夜先翻到......边架机,咪CX815咯......系呀,您去瞓先啦,唔好等我啦!'(喂爸,我坐的那架飞机遇到暴雨,所以要在台湾停一阵子,可能要在凌晨才回到家......哪条航线,就是CX815......对呀,您先去睡吧,不用等我了!) 


挂断电话后,魏德信满头大汗,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向自己老爸撒谎。要不是他深知自己老爸对查询自己航班资讯一窍不通,他也不敢从眼前的航班资讯板乱选一个的确由m国......

  • ooc预警

  • 私设注意

  • 小学生文笔

  •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2)

香港国际机场

‘喂daddy,我架飞机因为落太大雨所以要在台湾停一停先,可能要今晚半夜先翻到......边架机,咪CX815咯......系呀,您去瞓先啦,唔好等我啦!'(喂爸,我坐的那架飞机遇到暴雨,所以要在台湾停一阵子,可能要在凌晨才回到家......哪条航线,就是CX815......对呀,您先去睡吧,不用等我了!) 


挂断电话后,魏德信满头大汗,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向自己老爸撒谎。要不是他深知自己老爸对查询自己航班资讯一窍不通,他也不敢从眼前的航班资讯板乱选一个的确由m国飞来香港,而现在在台湾停降的航班告诉老爸。
 

‘oh god 千祈唔好比佢知道呢单野,pls’ (天哪,千万不要让他知道这件事!)


他抹去额上的汗珠,带上墨镜和口罩,并尝试混入前面那群从m国到香港交流的学生团。  


这时,他从眼角督到一个身穿白色襯衣,蓝色牛仔裤的男人在打电话。突然那个男人和他四目相对,然后便马上移开视线。或许是电话里传来不好的消息,男人急躁起来,紧皱眉头的他一边提高声量,一边用手指不停敲打着墙壁。一会儿,男人挂掉电话,瞪了一眼一直看着他的魏德信,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魏德信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接着他走出机场。外面的暴雨并没有丝毫想停的迹象。他伸手截下一辆计程车......

粉岭某工厦
‘你终于到啦,’本背对着门口的男人听到声响后转过身。‘魏德信。’

是方才在机场的男人。

他走向魏德信并伸出手。

‘你好,我系卓凯。不好意思要临时转地方见面,by the way恭喜你成功通过考验。’(你好,我是卓凯。不好意思要临时改地方见面,不过恭喜你成功通过考验。)

‘多谢你肯同我地合作,呢份系长兴呢几年黎发展既资料。’(感谢你愿意和我们合作,这是长兴这几年发展的资料。)

卓凯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魏德信一身黑的装束。‘睇黎你需要一个新既image’(看来你需要一个新形象)

于是,魏德信便在造型时顺便查看文件夹。越看那些资料,魏德信越发心寒,他从没有想过一直在自己心中形象高大的爸爸竟然做了如此之多不堪的gou当。他看着镜子中截然不同的自己,握紧拳头。

‘我一定要改变呢一切!’(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


最爱MICHAEL  MIU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柒拾

   洁白的天花板,带着一丝血迹的床是卓凯在恢复了一丝意识后看清楚的景物,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被送进了医院。病床边的仪器仍在鸣响,卓凯望向了窗外,窗外一棵瘦小的树正在狂风中摇曳着,小树的枝干上已经没有了一片树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一轮残月照在小树的树干上,小树的影子映照进了病房内。

    寂静而又黑暗的走廊,让人感到了丝丝的寒意,偌大的病房内仅有卓凯一个人,还有一些冰冷的仪器。输液架上挂着的点滴还在缓缓滴落着,刺鼻的消毒液充斥着整个空间。

   卓凯在隐约间听见了外面的对话…......

柒拾

   洁白的天花板,带着一丝血迹的床是卓凯在恢复了一丝意识后看清楚的景物,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被送进了医院。病床边的仪器仍在鸣响,卓凯望向了窗外,窗外一棵瘦小的树正在狂风中摇曳着,小树的枝干上已经没有了一片树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一轮残月照在小树的树干上,小树的影子映照进了病房内。

    寂静而又黑暗的走廊,让人感到了丝丝的寒意,偌大的病房内仅有卓凯一个人,还有一些冰冷的仪器。输液架上挂着的点滴还在缓缓滴落着,刺鼻的消毒液充斥着整个空间。

   卓凯在隐约间听见了外面的对话……

  “卓生的肺炎发生了病变的症状,而且引发了肺出血,这才是导致他一开始痉挛的根本原因。”

  “怎么肺积水也会引发肺出血的吗?”

   “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引发该疾病的,但是我们刚刚将他的血拿去化验时,发现卓生的血液中多一种酶,这种酶在特定的情况下,会诱发各种在早期不容易被察觉的疾病,严重的话……可能会引发恶性肿瘤。”

     莫羡晴拿着卓凯的血液化验单,忽然想起了在法庭上九指强对自己说的话,“好戏才刚刚开始,可惜我欣赏不了了,留给你自己欣赏吧!”

  “九指强,这肯定是九指强弄的!”莫羡晴喃喃自语道。

   “九指强?”梁sir忽然想起了些什么,立刻,朝着电梯暴走过去,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CIB总警司梁建邦,”梁sir举起了自己的工作证,激动的说“我现在要见九指强,快点把他给我带出来!”

     九指强不紧不慢,并且傲慢的走了出来,他仰着头用鼻孔对着梁sir的眼睛,有些不屑的问道“找我什么事呀,梁sir?”

     梁sir一把揪住了九指强的衣领,并且越攥越紧,瞪大眼睛气愤地问道:你究竟给阿凯注射的什么?

     九指强不屑的冷笑了一下,“这有必要告诉你吗?”

     梁sir拎着九指强的衣领,让他的双脚悬空,并且慢慢的将他逼到了墙角处,凶狠地瞪着他,咬牙切齿地问道:我再问你一遍,你究竟给他注射了什么?

     九指强朝着梁sir吐了口口水,“呵,呵,除非你打死我,不然我是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梁sir握紧拳头朝着着九指强的脸上用力的抡了一拳,使九指强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在地上,就在九指强与地面差点来个亲密接触时,梁sir一把揪住了九指强后颈的衣领,又用力的推了一把他,使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狱警见状,赶紧将梁sir和九指强分开了,紧紧的抓住了还想上去打九指强的梁sir,并且在他耳边大声的喊道:你可是警务人员,怎么能殴打犯人呢?你不知道这是违纪的吗?

     梁sir终于恢复了一丝残存的理智,他愤怒的挣脱开狱警的手,站在原地愤怒地指着九指强的鼻子狠狠地瞪着他说道:今天算你好运!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监狱。

    九指强用嘴舔干净了嘴角边的血迹,脸上露出了一副阴险狡诈的笑容,娇揉造作的说道:哇!我好怕怕呀,警察竟然打人。

    卓凯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同病相怜的弱小树木,他那深黑的双眸已经被泪水盈润的有了光泽。他轻声的喃喃自语道:Katie……回不去了……

最爱MICHAEL  MIU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陆拾玖

   莫羡晴看见了一群医护人员冲进了病房后,她缓缓的转过身,留意到躺在病床上已经气若神游的卓凯和他嘴边那摊鲜艳无比的鲜血。

 “心率飙升到150,血氧饱和度跌到了80以下,体温38.7℃。”

 “嘀——”心电图变为了一条平整的直线。

 “CPR 30:2!呼吸机转为手动。”   

“患者出现心房颤动,拿除颤仪过来!”

  洛羽元将卓凯捆绑在床边的手腕松绑开,派了一个护士死死抓住他的手腕。洛羽元将导电乳液涂在了卓凯那袒露的胸膛上,“第一次除颤200J,准备!......

陆拾玖

   莫羡晴看见了一群医护人员冲进了病房后,她缓缓的转过身,留意到躺在病床上已经气若神游的卓凯和他嘴边那摊鲜艳无比的鲜血。

 “心率飙升到150,血氧饱和度跌到了80以下,体温38.7℃。”

 “嘀——”心电图变为了一条平整的直线。

 “CPR 30:2!呼吸机转为手动。”   

“患者出现心房颤动,拿除颤仪过来!”

  洛羽元将卓凯捆绑在床边的手腕松绑开,派了一个护士死死抓住他的手腕。洛羽元将导电乳液涂在了卓凯那袒露的胸膛上,“第一次除颤200J,准备!”

    当一个电极板被置于卓凯的锁骨下胸骨右上方,而另一个电极中心在乳头左侧腋中线上时,洛羽元压紧手持的电极板,按下电流放电除颤后,卓凯的胸膛无力地起伏了一下后,又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洛羽元将除颤仪递给护士后,看着另一个医生在不停的为卓凯做心肺复苏,但他的心电图丝毫没有恢复一段正常的波段。站在病床旁边的护士拿着一根细细的导管,小心翼翼的插进了卓凯的喉咙内,导管立刻吸出了源源不断的鲜血。

  “第二次除颤200J,准备!”

  卓凯的胸膛仍是无力的起伏了一下后,又迅速的摔在了床上。第二次除颤过后的卓凯心电图已经画为了一条平滑的直线,站在他病床边的死神再次举起了镰刀。

    站在病房外,看着抢救全过程的莫羡晴早已哭成了个泪人,她用手不断的敲打着病房外的玻璃,几乎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喊道:卓凯!你不能就这样子抛弃我。

   莫羡晴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手还在不停的做敲击玻璃的动作,用哽咽的声音说道:你这个闷蛋!许下的承诺不给我兑现,信不信我以律师的身份告你上法庭?

    始终,时钟停在了 23:36:18,心脏停跳了30分钟的卓凯终于恢复了心率,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们无疑不为这位病人的抢救捏了把汗。护士将刚刚插在卓凯喉咙里的那条细管慢慢的拔出,正准备要为他换上无创呼吸机,拔到最后时,他的口腔内不知为何又涌上了许多鲜血,才刚放松警惕的医生看见了亮起红灯的生命监测仪,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这次,卓凯的心率一度飙升到了180,体温高达40℃,他那苍白如纸的脸,终于在这一刻透出了一丝的红润,痉挛的双手再次被绑到了床栏边,双腿也在不停的抽搐,半睁开的眼睛不停向上翻,昏迷的卓凯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快点给他注射氯硝西泮镇静剂。”一根细长的针管顺着卓凯手上的留置针慢慢的被推进体内,随着药物的逐渐渗透,他才慢慢的恢复平静。医生帮卓凯抽了两管血,细长的针口在穿透他皮肤的那一刹那,他半睁开了眼睛有了一丝的光泽。

    卓凯瞥见了站在玻璃前的莫羡晴,他缓缓的侧过头,虽在艰难的喘着粗气,但仍努力的露出了个微笑看向莫羡晴。卓凯那已经湿透的鬓角和微微颤抖的眉毛,足以证明刚刚那场无硝烟的战争打得有多激烈。

    肺腑和肝脏传来的阵阵如刀割般的疼痛,依旧折磨着卓凯的肉体,他微微的张开嘴,高流量的氧气汞进他的喉咙里,使他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因为高烧,他的意识有些模模糊糊的,模糊的意识再加上发热的体表,让他仿佛置身于滚烫和虚无的黑暗深渊中。

最爱MICHAEL  MIU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陆拾捌

   昏暗寂静的ICU病房走廊上,洛羽元经过对卓凯全面的检查后,向梁sir述说着卓凯的病情,“卓生,除了我们之前发现的急性肺积水之外,还发现他的肝衰竭已经引致了腹水的现象。现在我们经过胸腔穿刺排液和腹腔穿刺排液后,卓生的病情基本稳定,但他的身体情况还是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梁sir听完洛羽元的话后,望向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卓凯,他全身插满了管子,袒露的胸膛上除了两块格外显眼的白色纱布外,还连接了各种仪器。卓凯虽然昏迷着,但是身上的疼痛让他眉头紧皱,鬓角不断有汗水渗出。...


陆拾捌

   昏暗寂静的ICU病房走廊上,洛羽元经过对卓凯全面的检查后,向梁sir述说着卓凯的病情,“卓生,除了我们之前发现的急性肺积水之外,还发现他的肝衰竭已经引致了腹水的现象。现在我们经过胸腔穿刺排液和腹腔穿刺排液后,卓生的病情基本稳定,但他的身体情况还是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梁sir听完洛羽元的话后,望向了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卓凯,他全身插满了管子,袒露的胸膛上除了两块格外显眼的白色纱布外,还连接了各种仪器。卓凯虽然昏迷着,但是身上的疼痛让他眉头紧皱,鬓角不断有汗水渗出。

   “梁sir,怎么阿凯这几天都没有回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的莫羡晴焦急的问道。

     梁sir沉默不言,各种矛盾的心情痛苦地绞缢着他,矛盾的心情如同一条毒蛇在撕咬着他的五脏六腑,使他无比难受。

   “梁sir,你倒是说话呀!是不是真的出什么事了?”莫羡晴几乎带着哭腔恳求道。

   “我们在明爱医院3F6号病房。”梁sir故作冷静的说道。

   “嘟,嘟,嘟……”莫羡晴挂断了电话,心急如焚的驾车朝医院奔去。

   在去医院的路上,莫羡晴强忍在眼眶中的泪水,但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划过脸颊,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后,紧紧的咬着嘴唇,泪水一直在眼眶中打转,“阿凯如果醒了,肯定不想看见我现在这模样。”

   “怎么样?医生说阿凯的情况怎么样了?”

     梁sir一抬头便看见了正在自己面前红着眼眶,气喘吁吁的莫羡晴,他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看着莫羡晴,“肺积水和肝衰竭引起的腹水,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

     “怎么,怎么会这样?”莫羡晴不敢相信的边摇着头边往后退,直到整个人倚靠在了墙面,她无助的蹲在墙角,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莫羡晴的泪水止不住的滴落在地上。

    莫羡晴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卓凯病房外的透明玻璃边,她看着毫无意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的卓凯,他干到起皮的嘴唇上竟毫无一丝血色,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卓凯的手腕被绑在了床拦上。莫羡晴转过身,捂着自己的嘴。

    当卓凯有一丝清醒过来后,肺腑传来的阵阵疼痛犹如有一只大手在死死的拽扯他的肺部,闪电般的疼痛由前胸穿透到了后背,他的额头又冒出了密密匝匝的汗水,他缓缓的侧过头,看着外面站着的莫羡晴和梁sir,再看看自己被捆绑在床边的手腕,这一刻他感到无比的无助和迷茫。

    肺腑再次传来的疼痛如同囚禁已久的猛兽在他的体内想要穿破他的皮肤般疼痛,让他的胸口不断地剧烈上下起伏,喉咙中的血水从插着呼吸管的口腔中慢慢流出,洁白的床单瞬间被染上了鲜艳的红色,各种仪器几乎在同一时间开始鸣响,闻声赶来的医生和护士们一窝蜂的涌进了病房。

  警局里,那颗旧日生机勃勃的常青树如今变得病殃殃,老清洁工被迫剪掉了它的部分枝干,捡到几乎只剩下了树干的部分。老清洁工颇有感慨的抚摸着常青树的树干,“看来你也打算要和我一同退休。”

最爱MICHAEL  MIU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陆拾柒

  “卓凯!”刚回到CIB的梁sir看见倒在桌面的卓凯立刻奔了过去。

   梁sir轻轻地晃了晃卓凯,卓凯已经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他微微睁开了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光泽,如同死灰般望着梁sir。梁sir紧紧的握着卓凯那如同掉进冰窟窿里面般冰冷的手,卓凯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犹如刚刚从水中出来。在卓凯意识残存的最后时刻,他轻轻地握紧了梁sir的手,然后模模糊糊的说了句:Katie,痛……

    在救护车上,梁sir赶紧给洛羽元打电话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洛羽元在接到的电话后,疾飞的脚步无奈的停在......

陆拾柒

  “卓凯!”刚回到CIB的梁sir看见倒在桌面的卓凯立刻奔了过去。

   梁sir轻轻地晃了晃卓凯,卓凯已经不能做出任何反应,他微微睁开了眼睛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光泽,如同死灰般望着梁sir。梁sir紧紧的握着卓凯那如同掉进冰窟窿里面般冰冷的手,卓凯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犹如刚刚从水中出来。在卓凯意识残存的最后时刻,他轻轻地握紧了梁sir的手,然后模模糊糊的说了句:Katie,痛……

    在救护车上,梁sir赶紧给洛羽元打电话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洛羽元在接到的电话后,疾飞的脚步无奈的停在了医院的大门口。

    医护人员麻利的为卓凯解开衣服的纽扣,然后在几乎没有起伏的胸膛上接上了各种仪器,“患者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洛羽元将吸痰器一根细小的管子插进了卓凯那已经红肿的喉咙里面,“通过管子吸出来的液体看见,患者已经出现了黄浓痰。”

    “穿刺针拿过来给我,我们现在对患者进行胸部穿刺,拿他的胸液去化验。”

   “嘀,嘀,嘀……”生命监测仪上亮起了红灯,急诊间里面的各种仪器开始纷乱的响了起来,卓凯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不受控制的手一直在乱拔连接的仪器,护士赶紧将他抽搐的手绑在了病床的栏杆上,用毛巾堵住了他的嘴,以防他因意识模糊咬到舌头。细长的针管扎破了卓凯的皮肤,一直深深扎进他那清晰可见的血管里面,澄澈透明的药物被慢慢的推进他的体内,他体内的“猛兽”终于平静了,但卓凯的身体也越发的虚弱。

     卓凯发生抽搐,再加上一项项高危的检测报告,证明了卓凯病情的严重性。

  “患者的心率在120次每分钟,血氧饱和度已经跌到了80以下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情况刚刚好转了三秒的卓凯生命体征断崖式下降。

  “快点进行气管插管,患者出现了缺氧的现象。”

   洛羽元将卓凯的头微微往后仰,双手将下颚向前向上托起,使得他的口腔张开,然后拿出了喉镜,将喉镜片由左口角放入他的口腔中,将舌体推向左侧后缓慢的推进,洛羽元看见会厌软骨后,将会厌软骨挑起。将一条8 MM的气管内插管伸进了卓凯黑黑的呼吸道内,洛羽元看着他的血氧饱和度不断的在缓升,终于松了口气,但一天查不出卓凯的病因,他的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处于危险的状态。

   “洛医生,病人的胸液检查结果出来了。”

    洛羽元一把夺过了护士手中的报告,眉头紧皱,

“渗出胸叶稍草黄色稍浑浊,比重大于1.018,排除脓性胸液,渗出液白细胞数超过五百乘十的六次方每升,初步怀疑是由肝硬化引起的肺积水。”

    “给病人先打个留置针口,然后先注射利尿剂,再注射一些吗啡。”洛羽元叮嘱完护士后便走出了急救间。

    细长的留置针打在卓凯那骨瘦如柴,血管根根分明的手臂上,留置针穿过他那微微泛黄的皮肤,深深地扎入血管,细长的留置针软管在血管中清晰可见。

     洛羽元看着忧心忡忡的梁sir,表情十分凝重的走了过去,“卓生如果再送晚一分钟他可能就不行了。”

   梁sir听到这话后,脸色瞬间惨白,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不在的这些天卓凯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洛羽元看见梁sir面色难看,拍了拍他的肩膀,重重的叹了口气,强行咽下了刚到嘴边的话,“建邦,唉……”转身又进了急救间。

    医院外面狂风大作,风如同猛兽般在空中嘶吼着将无数黄叶卷入空中,刚刚还有一丝太阳的天,再次被乌云一层一层的遮盖住,乌云如同一张大网笼罩在天空之上,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定心丸桃桃

使徒行者2X陀槍師姐2021 Ch1

  • ooc预警

  • 私设注意

  • 小学生文笔

  •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看着窗外那若隐若现的城门河,Diana 知道她是时候进入Scarlett的角色。她拉下挡光板,再次阅读她那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资料...


(三星期前)

‘Ok Agent Diana we would like you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vestigation on international ...

  • ooc预警

  • 私设注意

  • 小学生文笔

  •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看着窗外那若隐若现的城门河,Diana 知道她是时候进入Scarlett的角色。她拉下挡光板,再次阅读她那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资料...

 

(三星期前)

‘Ok Agent Diana we would like you to participate in the investigation on international money laundering…’

(Agent Diana 我们希望你可以参与我们这次对国际洗hei qian集团的调查...)

                              

‘Sorry to interrupt, but may I ask a quick question? I remember that the board has already greenlighted my resignation, so why am I in this operation?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我记得董事会已经批准了我的辞职,所以为什么我会参与这次的行动?)

 

‘Oh Agent Diana, we are very sorry to hear your resignation as you are always an intelligent and meticulous agent that we never met .We strongly believe that you are a second to none agent in our operation and your engagement is of utmost importance to us.So lend us a helping hand please!’

(Oh AgentDiana,我们很遗憾听到你的辞职,因为你一直都是一名前所未有的聪明而细心的特工。我们深信你在这次行动中是必不可少的。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请不要拒绝我们!)

 

当Diana走出会议室的那一刻,她脑海有无数个不同语言的脏话飞过。里面的那群老狐狸总有能力让她无法拒绝,现在如此,三年前也如此。

 

但没办法,她已经答应了。在她的词典里从没有反悔二字。她只好打开刚接收到的文件夹,仔细地了解她这次要卧底的目标——长兴。

 

‘长兴是香港最大的社团,由魏长兴创立,现任龙头为魏松山。魏松山有两任妻子,并各拥有一个儿子。分别是魏德信和魏德礼。长子魏德信现为m国海军陆战队上尉...’

 

‘棱智财务集团为长兴旗下业务,表面为正规放债公司。但我们怀疑长兴正打算加入国际洗hei qian集团,并将会把棱智财务暗地里转为接收hei qian以及洗hei qian的一大中转站。’


看着照片上那留着寸头、皮肤黝黑、脸上露着灿烂笑容的魏德信,Diana怎样都很难将其与hei社会有所联系。但‘Never judge a book by its book cover’,这是她第一天进入MI6老师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毕竟历史上总有不少犯罪者长相是我们从来都不会相信他/她会犯法,只有亲自接触后我们才可以了解对方。到底魏德信是个怎样的人,Diana 决定自己亲自看看。



醉卧君映剪辑
法律的底线不容触犯,贪婪的尽头是灭亡,即使你后台强硬
法律的底线不容触犯,贪婪的尽头是灭亡,即使你后台强硬
肥仔大视界
使徒行者2:用信仰打开使徒行者,自己选择了自己要的人生
使徒行者2:用信仰打开使徒行者,自己选择了自己要的人生
最爱MICHAEL  MIU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陆拾陆

   卓凯突然兴奋地冲出了办公室,对着外面的伙计大声的说道:五分钟之后,我们前往中帼大厦,现在快点前往后勤部拿好防弹衣和备好三发弹夹,及一支满弹的手枪。

    原本还满脸疲惫的伙计,听到这消息后,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一窝蜂的涌去了后勤部。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在云层的缝隙当中露出了一丝的阳光。

    中帼大厦楼下在不知不觉中多了一样白色的面包车。

     “各单位注意,target走向了灯柱和便利店的位置。......

陆拾陆

   卓凯突然兴奋地冲出了办公室,对着外面的伙计大声的说道:五分钟之后,我们前往中帼大厦,现在快点前往后勤部拿好防弹衣和备好三发弹夹,及一支满弹的手枪。

    原本还满脸疲惫的伙计,听到这消息后,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一窝蜂的涌去了后勤部。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在云层的缝隙当中露出了一丝的阳光。

    中帼大厦楼下在不知不觉中多了一样白色的面包车。

     “各单位注意,target走向了灯柱和便利店的位置。”

   “灯柱和便利店收到。现在目标人物正在上楼梯请304号房注意。”

  “咳,咳,咳,噗!”卓凯急忙捂住被血染红的嘴唇,连忙抽了数张纸巾,擦干净了显示屏上的鲜血,然后望向了站在旁边错愕的阿胜,无力地解释道:我没事,不,不用担心我。快点继续看显示屏。

    卓凯死死的盯着显示屏,喉咙几次有甜腥涌上,但又被他活生生的咽了下去,他轻声的呼吸着,生怕颤抖的呼吸声被旁边的阿胜听见,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微微发抖。

    “Action!”卓凯一声令下,显示屏那边的伙计一脚踹开了房门,“警察!不许动,举起手来。”

    这一套动作连贯下来弄得嫌疑人来了个不知所措,六神无主的他正准备逃窜,扫视一了一下房屋周围,发现只有窗口可以用来逃跑,刚从窗户英勇的跳下楼,在垃圾堆里屁股都还没有坐热,被下面的两个警员反手摁倒在地上,“这次看你还往哪逃?”

   卓凯看着被押上警车的嫌疑犯,看了看表离约定时间还有十秒,他看着渐行渐远的警车,咧着嘴露出了无力的微笑,干裂的嘴唇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血色,苍白得吓人。这时,阿胜拍了拍卓凯的肩膀,在他耳边叮嘱道:卓sir你身体情况都已经这么差了,要不现在立刻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卓凯捂着胸口,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还要回警局处理完这起案件剩下的事处理完了,我再去。”

   “我们这些伙计可以帮你处理呀,你现在还是快点去医院吧!”阿胜看着步伐已经有些踉踉跄跄的卓凯,心头不由得一紧,无比担忧。

     卓凯笑着拍的拍阿胜的肩膀,“这种后期工作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吧,不然等一下关sir又要说我们B team了。”

     回到办公室后,卓凯将伙计们聚集在了一起,“呐,现在重案已经攻破了,大家回家休息一下,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心情,下午再回来办公。”

     伙计们欢呼雀跃着,纷纷拿起东西就离开了办公室,硕大的办公室内仅仅只有卓凯的办公室仍亮着灯。

    卓凯写完了卷宗的各种报告后,吃力的抬起手擦了擦头上刚冒出来的冷汗,他忽然感觉身体渐渐的发凉,眼前的景象左摇右晃并且渐渐模糊,他呆滞的望着前方,头却不听使唤的直往桌上撞。

    “砰”卓凯的头重重的落在了桌面上,他的脸色开始发青,眉头皱成了“川”字形,时不时的发出低沉的呻吟声,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停在发抖的身体,用几乎失去控制的手紧紧的捂住疼痛难忍的腹部。

     卓凯无力的眼神,望着漆黑一片的办公区,空洞的瞳孔泛着灰色,发白的嘴唇微抿,他第一次感到无助,桌面上的手机在不停的振动,而他的双手却仿佛被人控制一般,根本不听大脑使唤,连最基本的抬手动作都做不了。

    卓凯感到身躯渐渐在发凉,身体抖动得越来越厉害,头脑昏昏沉沉的,仿佛有无数颗星星在头上打转,他的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完全堵住了,根本无法呼吸,他的眼皮越来越重,重到如同灌了铅似的,让他的眼前化为了一片虚无。

逸

【方展博x叶志帆】家变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先看预警!先看预警!先看预警!

❗️《大时代》剧透有 改剧情有

ooc有 

——

这年头自行车也不好过。

被屏到没脾气,直接走吧 


或wb镇秋待宇生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先看预警!先看预警!先看预警!

❗️《大时代》剧透有 改剧情有

ooc有 

——

这年头自行车也不好过。

被屏到没脾气,直接走吧 


或wb镇秋待宇生

最爱MICHAEL  MIU

使徒行者三之逆转乾坤

陆拾伍

   “一大帮人去医务室干什么?怎么,医务室有1028案件的新线索呀?”关sir黑着个脸,对着伙计们就是一顿指指点点。

   “报告,sir.”卓凯瞥了一眼喊报告的那位伙计,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讲。

   “喊报告干什么?有事快讲!”关sir显得有些不耐烦,用眼睛死死的瞪着那位伙计。

    伙计咽了咽口水,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我,我们有人刚刚崴到脚了!刚送去医务室。”

    关sir重重的叹了口气...

陆拾伍

   “一大帮人去医务室干什么?怎么,医务室有1028案件的新线索呀?”关sir黑着个脸,对着伙计们就是一顿指指点点。

   “报告,sir.”卓凯瞥了一眼喊报告的那位伙计,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讲。

   “喊报告干什么?有事快讲!”关sir显得有些不耐烦,用眼睛死死的瞪着那位伙计。

    伙计咽了咽口水,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我,我们有人刚刚崴到脚了!刚送去医务室。”

    关sir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说些什么,而是将目光集中在了卓凯的身上,指着他蹬鼻子骂脸的说道:你,你,你作为B team的队长,怎么能让这么多人去医务室呢?1028的案子破了吗?还这么悠闲,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队长的!

   “噌”卓凯不屑的瞪着关sir,看了看表,指着表上的时钟,气质轩昂说道:现在是北京时间十点整,我可以在48小时内破案。

    “哟,卓凯,你当了队长,长本事了是吧?刚回警队,你就飘了,”关sir不屑的说,“这起案件可是之前没有破的悬案,我真的不相信你,只用两天就可以把这起案件攻破。”

     卓凯嘴角上扬,走到关sir的耳边,轻轻说道: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你就好好见证一下奇迹吧!然后不屑地笑了一声后,带着队员们离开了,只留下了站在原地牙齿咬得“格格”作响,双手握得关节发白,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的关sir。

     回到办公室里的伙计们,全都围着卓凯,脸上不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卓sir,这个案件可是五年未攻破的悬案,你确定我们能用二天攻破吗?”

    “对呀,卓sir。而且你现在的身体这样,不要为难自己了吧?快点去关sir那卑微的认个错。”

    “……”

   “好啦,好啦。大家不要担心,我有信心四天内破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大家也赶紧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吧,我们只剩下46个小时57分18秒了。”

   “嘀嗒,嘀嗒,嘀嗒……”一转眼,离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了12个小时。办公室内的伙计个个都开始打哈欠,伸懒腰,一副疲惫的样子油然而生。

  “咖啡来了!”卓凯提着从自家店里现煮的咖啡回来了,并开始鼓舞士气,“再坚持一会儿胜利就在眼前!”

    不少同事虽然睡眼惺忪,但一看见卓凯的脸色着实是有些被吓到了,卓凯面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血色,面色蜡黄眼窝深陷纯色惨白如血,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憔悴,而又虚弱。

   回到办公室内了卓凯疲惫的倚靠在椅子上,长期熬夜工作,让他的眼皮感到无比沉重,充满血丝的眼珠不停的在颤抖,他的喉咙如同有东西堵塞一般,让他感到呼吸困难,他努力的呼吸着,呼吸的声音如同猛兽低沉的嘶吼,苍白的脸色再配上微微发紫的嘴唇,让人感觉他下一秒就会因窒息而死亡。

     卓凯无力的抬手看了看表,离约定时间尽剩下五个小时01分,他扶着腰,挺直了背,望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犹如蒙上了一张无形的网,散发着诡异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感觉,那感觉让人窒息。

定心丸桃桃

悄悄问一下,如果现在开坑会有人看吗?

其实都有一个vs的大纲在我脑海中形成,大概是说施嘉丽和魏德信都是卧底,然后就会把使徒行者2的情节连到陀枪师姐,奈何没有时间写🤦现在终于差不多考完试了,悄悄问一下,如果现在开坑有人会看吗?😂

其实都有一个vs的大纲在我脑海中形成,大概是说施嘉丽和魏德信都是卧底,然后就会把使徒行者2的情节连到陀枪师姐,奈何没有时间写🤦现在终于差不多考完试了,悄悄问一下,如果现在开坑有人会看吗?😂

逸

【舅妈组】八十秒的爱 2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养成系(?

文笔烂 ooc有

——


5.

落日将天空染成粉红,光打在方展博身上,而少年坐在校门口长椅上,落寞的看着夕阳。


光线一点点暗下去,叶志帆没有来。而方展博死倔地不肯走,任凭保安和玲姐又劝又拉,他就是赖在学校门口,怎样都不离开。


“他会来的!他答应我了!”方展博带着哭腔开口。


此时玲姐已经气到失声:“鬼上身啊!”她颤抖着转身,“我随便你!”


天色彻底暗下来。方展博抽着鼻子,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可叶志帆还是没有来。


6.

可叶志帆也从来不想失约。本来他昨天答应小孩子就是因为他今天...

大时代 方展博x使徒行者2 叶志帆

养成系(?

文笔烂 ooc有

——


5.

落日将天空染成粉红,光打在方展博身上,而少年坐在校门口长椅上,落寞的看着夕阳。


光线一点点暗下去,叶志帆没有来。而方展博死倔地不肯走,任凭保安和玲姐又劝又拉,他就是赖在学校门口,怎样都不离开。


“他会来的!他答应我了!”方展博带着哭腔开口。


此时玲姐已经气到失声:“鬼上身啊!”她颤抖着转身,“我随便你!”


天色彻底暗下来。方展博抽着鼻子,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可叶志帆还是没有来。


6.

可叶志帆也从来不想失约。本来他昨天答应小孩子就是因为他今天下午休假,但今早过来他就莫名其妙被推了各种工作,小警员没有话语权,只能敢怒不敢言地照做。


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蓝金探长笑着拍了他的肩膀,告诉他年轻人还是要多锻炼。叶志帆不明所以,只好埋头工作。


办公室的钟表时针指向九,叶志帆才忙完这一切。小孩的学校都已经放学四个小时。他想着小孩应该已经和家长回去,但直觉却让他急哄哄赶到小学门口。


香港街头路灯一闪一闪昏暗不明,但他一眼就看到小孩半低着头坐在木椅上,脸上挂着晶莹的泪。


7.

叶志帆大脑当即就死机了,他放下单车飞奔到男孩身边,几乎要把男孩吓一跳。


“你怎么还没回家?”叶志帆擦去男孩脸上的眼泪。


“你说过你会来。”男孩的哭腔被极力掩盖,可浓重鼻音却又那样明显。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两人的呼吸交错。男孩豆粒大的泪珠仍在滚落,叶志帆沉默了。他抱起方展博,一下一下地轻轻拍着他的背,任凭泪水和鼻涕弄脏他新洗的警服。


“对不起。”良久的沉默过后叶志帆开口,“今天蓝探长在,我被要求加班。”他抱着方展博往单车的方向走去。


方展博被放在后座上,叶志帆让人抱住自己,然后开始蹬动踏板。方展博靠在叶志帆背上,风在他耳边呼啸,很冷,可是叶志帆的背又是那样温暖。他抱的更紧了些。


拐过弯弯绕绕的街坊,在夜晚时仍有不少街贩在吆喝。于是当方展博被送到家时,手上已经被塞了各种小零食和超人玩具。


“我不要的。”方展博说。


看着被推回来的小包大包,叶志帆哭笑不得。方展博分明很喜欢这些的,眼睛都还不舍得离开。他笑着,一股脑塞回到男孩怀里:“买都买了,你带回去给妹妹吃也行啊。”


方展博还是摇摇头,但叶志帆没留给他拒绝的余地,哄他:“拿好,乖啊。”


到了家门口,叶志帆想敲门,被方展博拉住了。


“怎么了?你不想回家?”叶志帆弯下腰问他,又想说几句,却被方展博打断了。


“如果我说打我的人是蓝金的儿子,你还会救我吗?”方展博望着他,他想要得到答案。


而叶志帆却想要装傻:“?哪个蓝金?”


这就属于废话了,这么点大的香港,还能有其他蓝金吗。但其实叶志帆早上就看到那个小孩了,跟在蓝金身后,指着自己不知说了什么。


他不是傻的。他当然能猜出小孩身份。


可方展博也不是傻仔,他不说话,只是看着叶志帆。


楼道空荡,心跳声轰鸣。叶志帆叹口气,也是装不下去了,摸着小孩子的脑袋回答他:“会。真的。有权势不代表能欺人,就算我知道他是蓝金的仔,我也会去救你。”


方展博的眼睛一下亮起来。他牵住叶志帆的手,小心翼翼地,带着点希冀的语气:“那你明天能不能还来接我啊。”


“……”叶志帆顿住了。


“可以吗?”方展博踮起脚去看他清澈的眼睛。


“好。但是你知道,蓝探长可能会针对我,我就不能按时下班……”叶志帆犹豫着开口,却被方展博打断。


“我可以等你的!”


叶志帆无奈地笑,告诉他小孩子不能太晚回家的,要早点回家学习和休息。


听到这里,方展博委屈地低下头,想甩开叶志帆的手。


“但你可以每天多等我半小时,我要是来了就骑单车带你走,要是没来你就自己乖乖回去,好不好?”


“真的吗?”带着点沙哑哭腔。


“真的。”叶志帆笑着揉男孩的头发,“那么现在可以回家了?”


“嗯!”


8.

开门就见到玲姐憔悴面容,她着急地把方展博拉进来,好似想要怪罪几句,却被叶志帆打断:“对不起,是我来晚了。我今天本来是休假的……”


玲姐摇摇头,说这不怪你。她转头去骂躲在叶志帆身后的方展博,叶志帆也不打断,等人说完了,拍了拍男孩脑袋后开口:“是该骂。但阿博以后不会再这样晚归了,他已经和我说好了。”


“希望吧。”玲姐对他投以感激的一笑。


而方展博此时勾住叶志帆的小拇指,低声说:“说好了。”


“嗯。”叶志帆的小指反勾住他的,“说好了。”


TBC.

慕容·港圈养老·缤缈

处处吻填词—港圈cp版2.0

有港基也有bg

用了谐音()

处处吻填词—港圈cp版2.0

有港基也有bg

用了谐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