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侍神令

16.3万浏览    677参与
电影幕后喵
《侍神令》幕后:中韩美日4国合拍,5位女性角色全都是大美女!
《侍神令》幕后:中韩美日4国合拍,5位女性角色全都是大美女!
神羊电影
陈坤版阴阳师,《侍神令》精彩来袭,特效炸裂。
陈坤版阴阳师,《侍神令》精彩来袭,特效炸裂。
大李影视
前世你用修行救我 今世换我来守护你 #侍神令
前世你用修行救我 今世换我来守护你 #侍神令
南笙

【侍神令】是我心上人呀(八)

*原创男主X晴明

*截止第七章少年篇结束,进入青年篇

*文笔极差,私设如山,涉及主要人物叛逃+黑化,不适者注意避雷


热烈的阳光透过被放下的三重白色纱帐,顺着门扉推开的缝隙一路盛放到了于屋中端坐的人的脚下。


“唔,什么啊,未经允许私自破门而入可不是君子所为哦晚竹。”屋中人略显不适的抬手阻断过于刺眼的光线,慢悠悠的开了口。


“你…是你啊,又出来了吗,果然。”


“听起来你似乎很失望?”


“是有一些。”木屐迈过门槛进入屋中,踏碎一地金黄,一袭青衫的青年的声线沉稳:“毕竟比起死者,和生者的交谈才更令人心生欢喜。”


“这说法可真是让人伤心~”身着月白长衫的青年坐在桌...

*原创男主X晴明

*截止第七章少年篇结束,进入青年篇

*文笔极差,私设如山,涉及主要人物叛逃+黑化,不适者注意避雷


热烈的阳光透过被放下的三重白色纱帐,顺着门扉推开的缝隙一路盛放到了于屋中端坐的人的脚下。


“唔,什么啊,未经允许私自破门而入可不是君子所为哦晚竹。”屋中人略显不适的抬手阻断过于刺眼的光线,慢悠悠的开了口。


“你…是你啊,又出来了吗,果然。”


“听起来你似乎很失望?”


“是有一些。”木屐迈过门槛进入屋中,踏碎一地金黄,一袭青衫的青年的声线沉稳:“毕竟比起死者,和生者的交谈才更令人心生欢喜。”


“这说法可真是让人伤心~”身着月白长衫的青年坐在桌旁单手支着脸望向来人:“明明那只老爱冲动行事,狂妄自大,行事随心所欲又不顾后果的小鬼才更不讨人喜欢吧。就比如。”青年伸出手指隔空点了点自己的脸。


“他不是…”晚竹下意识反驳,但在看到那缠着布条的右眼时还是偏开了些许视线,声音也戛然而止。确实,如今回想起那日,依旧只能用‘冲动’二字形容。


他们的相遇是在很多年前,在那只自称彻郎的狐狸将他从暗无天日的阴阳寮封妖库里救出的那夜。作为报答,他与他签订侍神令,成为他的影子,多年来一直藏身暗处完成他的期望。闲暇之余,也看着他玩闹式的、温柔的领着那个被驱逐的半妖阴阳师一步步搭建出一个安身之所,立身成名,并引来了不少侍神,形成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家庭。阳光下那人安逸的表象几乎模糊了初见时居高临下望向他的那双眼中那似是怀念似是厌恶的寂寂深潭。


只因妖的身份便被平白封印百年,出来后又因彻郎的缘故见了不少光明下掩埋的龌龊事,说对那群伪善的阴阳师们没有一丁点憎恨和杀意是不可能的,晴明能得另眼相待也不过是因为他半妖的身份和狐狸的再三维护而已,但这又何其可笑,明明在阴影中,最讨厌阴阳师的就是彻郎。


明明已经厌恶到了那种程度,每天却都在笑脸相待的放过那些人呢。这样一个妖,这样一个可以隐忍十几年的妖,他不明白那天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他不惜惊动那个领队的女掌教都要急不可耐的将那群阴阳师毙于掌下?他分明知道晴明就在附近,也分明知道那个女掌教与晴明间颇有些幽微之思,但他还是出手了,甚至不惜将后背暴露给敌人,以半只眼失明为代价出手重创晴明,随后和自己一同脱身藏到妖域。这绝不符合他一贯隐忍的作风。


或许……


“不过少年意气罢了。”像是看穿他所想,对面冷嗤一声:“不自量力。”


“阁下聪慧,不也至今没将这毒解开吗?”晚竹嘲讽。


“哦?”青年慵懒的抬起眼皮,扬起的笑容无懈可击:“那晚竹又怎么认定,自己所见的一切都是真实呢?眼睛会欺骗自己,耳朵会欺骗自己,心也会欺骗自己,晚竹又怎么知道,所谓的真相不是我故意呈现给你的谎言呢?”


晚竹哑口无言。


“呵~别这么紧张,不过是些胡言乱语罢了。”青年含笑起身,月白袍袖晃动,施施然走了出去。


“彻…”擦肩而过时心中没来由弥漫的巨大危机感让晚竹本能唤了对方的名。


“叫我溪树。”青年声音淡漠:“彻郎这个称呼让我恶心,下次若再在我面前唤此名…心情不好的话一不小心杀了晚竹也是有可能哦~”尾音的调子微微上扬,就像心情很好的在午后谈了件稀松平常的事。


不再理会陷入沉默的青衣侍神,青年脚步未停,很快消失在隐隐传来丝竹箜篌与锣鼓叫骂混杂之声的走廊的另一端。


他要等的人,不,是最关键的那枚棋子,也差不多该来了。


一别经年,故人再次重逢时,竟是犹如隔世般,那些曾经以为刻骨铭心的伤感遗憾再寻不到半丝痕迹。


“我大概,确实成为了一个糟糕的大人啊。真是抱歉,不过你也不会对此有什么意见不是吗?”自言自语似的喃喃几句,溪树用扇子轻轻撩开挡在眼前的红色软纱,垂眼观察着下面那个混乱无序,充满欲望的地方,还有那个拿着扇子站在角落里状似在看好戏的人。


在那人若有所感的抬眼看来前及时放下纱幔隐去了身形。


至此,这出好戏,才正要开场。



喵哩喵气

《无罪之庭》系列-桃花涧上香之四(完)

妖物虽然被封印了起来,它的低喃依然在四周回响。珠子也在地上震颤不已,仿佛随时都能挣脱。晴明弯腰,用手指捏着符把珠子捡了起来,眼底微微红光闪过,垂死挣扎的妖物终于安静了下来,四周的雾气也瞬间退散开来。

阴冷的湿意缓缓褪去,地上的桃花微微颤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神十分迷离,仿佛刚从梦境中苏醒,过了一会才缓缓的抬起头环顾四周。

晴明把妖物收进了怀里,转身在桃花的面前蹲下,轻声的询问:“姑娘,你还好吗?”

桃花的脸上闪过惊慌的神情,但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她慢慢的撑起了上半身,斜斜的坐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长叹。

“公子……我想起来了。”她轻声啜泣了起来,“其实我早...

妖物虽然被封印了起来,它的低喃依然在四周回响。珠子也在地上震颤不已,仿佛随时都能挣脱。晴明弯腰,用手指捏着符把珠子捡了起来,眼底微微红光闪过,垂死挣扎的妖物终于安静了下来,四周的雾气也瞬间退散开来。

阴冷的湿意缓缓褪去,地上的桃花微微颤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她的眼神十分迷离,仿佛刚从梦境中苏醒,过了一会才缓缓的抬起头环顾四周。

晴明把妖物收进了怀里,转身在桃花的面前蹲下,轻声的询问:“姑娘,你还好吗?”

桃花的脸上闪过惊慌的神情,但随即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她慢慢的撑起了上半身,斜斜的坐在地上,发出了一声长叹。

“公子……我想起来了。”她轻声啜泣了起来,“其实我早已经死了。那日被土匪追赶,摔下悬崖,我的胸膛被桃枝穿过,一腔热血全都融入了这千年古桃,魂魄也依附其上。这桃树本是天上异种,落入这寒山阴泉,吸天地灵气,早就有了精魂,加上我的肉身,终于修炼成形。它虽然是无法移动的树木,但凭着我的肉体,便可在一日内穿行于这桃花泉水所涉及的所有地区。”

晴明安静的听着这个不幸女孩的述说,有些事情他来之前早有推断,如今为祸这片山岭的罪魁祸首已经伏诛,与他所猜测的果然出入不大。

“怨恨和不甘让我无法平静的接受死亡,我还没有见过未来的夫君,我的家人也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那些作恶的土匪还在逍遥自在,我好恨!”桃花握紧了拳头,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向屋外。原本插在她发髻上的桃枝,花瓣纷纷飘落凋零,落在地上后瞬间化作了尘土,仿佛预示着本体的衰弱。

晴明跟在桃花的身后,出了桃树伸展出的木屋。他们前脚刚刚迈出门槛,木屋的墙壁屋顶地板全部开始扭曲收缩,最后在吱吱呀呀的声响中变成了桃树上的一个巨大结瘤。

原本环绕在桃树边的溪流,现在变得清澈无比。花毯一样的落花已经完全溶于水中,那层厚厚的水雾也跟着散去,唯有一丝淡淡的桃花香气还残留在夜色中。古老桃树的花瓣如同鹅毛大雪一样纷纷落下,不曾落地便消散于空中。满树华冠居然在短短的几分钟消失殆尽,仿佛燃烬的火炬。

“我与那泉水相依而生,这山阴冷僻,若不是它供我天地精华,此树早就枯死多年。现在你已经收了泉水,不如也收了我这身枯骨。这么多年,它们虽然从未直接让我面对,但我也隐约知道一些,它们利用我酿造的桃花涧上香,夺人魂魄。这酒会让饮用者一点一滴遗忘往事,失魂落魄,最终不可自控的来到这座山谷,葬身溪水之下。”

桃花虚弱的依靠在树上,纤细的手抚摸着粗壮的树干,把额头抵了上去:“一开始,我只是想要复仇,去找到那些土匪,杀了他们。但后来,吃人的感觉太好了,所以猎物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我早已经堕落成为比土匪还要可怕的妖魔,每天浑浑噩噩的苟延馋喘。”

她抬起头,用泛红的双眼看向面前的年轻人,请求道:“你是阴阳师吧,我刚才虽然肉体昏迷,但意识还能听到外面的交谈。我作恶这么多年,也到了该伏法的时候了,只请求你能把我的遗物送回家乡,在我父母的坟边埋下,让我这孤苦伶仃的女子能够回家。”

晴明微微歪了歪脑袋,露出了一个有点困惑的笑容。

“我想姑娘误会了,我来捉妖并非为了他人所托,而是我相中了你。坊间传闻,这莽莽云山之中有桃花妖,能幻化庭院,能酿造美酒。我一介游民,四处漂泊,想要寻找一处青山绿水之地,携灵秀聪慧之朋共筑家园,不知姑娘可愿与我同行?

“……”桃花瞪大了眼睛,“你不是阴阳寮派来抓我的?”

“不啊,他们不来抓我就不错了。”晴明嘴角勾出了一个迷人的弧度,可笑意并没有深入到眼睛里。

“……为什么?”桃花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晴明只是微微的笑着,给她吃了一个软钉子。知道眼前之人实力远超自己,问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桃花干脆放弃了追问,而是专注目前自己遇到的难题。“我的本体扎根于此,如今滋养我的灵泉已经被你封印,我正在枯萎,要不了半个时辰,就会完全消亡,你又如何带我离开?”

晴明刷的一下掏出了刚才封印水妖时的折扇,挑眉笑道:“这有何难。”

他单手结印,一个巨大的光圈以他为中心往四周扩散开来,一下子把桃树覆盖的范围全部笼罩住。折扇在他手中翻飞了一下,啪的一下散出了星尘一样的光芒,这些法力形成的咒语把整片土地包裹了起来,化作光带飞向天空。

“准备好去新家了吗?”晴明把手掌拍在地面之前轻声问道。

桃花紧张的握紧了衣角,毅然的点了点头。眼前的人虽然正邪难分,自己也没有什么选择,但相比较毫无声息的消亡,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是谁都无法拒绝的。

“金光千里,通!”随着一声清脆的咒令,整片土地都开始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古老的桃树和它脚下沉重的岩石土地全部在咒语种化作了轻盈的金色光点,涌向天空,飞往全新的家园。

“你会喜欢我的庭院的,桃花。”晴明握住了桃花妖的手,如此承诺着。


喵哩喵气

《无罪之庭》系列-桃花涧上香之三

桃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仿佛忘了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屋子里的光线突然阴暗了起来,原本金色的火苗变成了诡异的青绿色,蚕豆大小的火焰却逐渐的拉长。一丝丝的黑色烟雾从四周的木料缝隙中渗出,先是如同发丝般垂落到地面,然后又汇聚起来,变成一股股的粘稠液体,颜色愈发的浓黑,最后竟然像蛇一样扭动起来。

那雾气所凝结而成的妖蛇逐渐把屋子里的两个人包围起来,发出沙沙的响声不断逼近。桃花垂着头,喃喃自语,对周围的一切变化毫无反应。那些黑蛇也顺着她垂落的衣角攀缘而上,把她一点一点包裹了起来。

晴明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把折扇,此刻微微打开,遮在了面前。他微微眯起了双眼,凤目更显修长,长长的睫毛掩盖之下,一丝暗红色闪...

桃花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仿佛忘了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屋子里的光线突然阴暗了起来,原本金色的火苗变成了诡异的青绿色,蚕豆大小的火焰却逐渐的拉长。一丝丝的黑色烟雾从四周的木料缝隙中渗出,先是如同发丝般垂落到地面,然后又汇聚起来,变成一股股的粘稠液体,颜色愈发的浓黑,最后竟然像蛇一样扭动起来。

那雾气所凝结而成的妖蛇逐渐把屋子里的两个人包围起来,发出沙沙的响声不断逼近。桃花垂着头,喃喃自语,对周围的一切变化毫无反应。那些黑蛇也顺着她垂落的衣角攀缘而上,把她一点一点包裹了起来。

晴明不知何时掏出了一把折扇,此刻微微打开,遮在了面前。他微微眯起了双眼,凤目更显修长,长长的睫毛掩盖之下,一丝暗红色闪过。那些黑蛇竟然视他如无物,在他的脚边游动翻滚,仿佛在寻找什么,却并不往他的身上攀附。

片刻之后,除了晴明立足之处,整个屋子已经被这似蛇非蛇似雾非雾的黑色物质布满。被整个包裹起来的桃花看上去就像一尊黑漆打造的雕像,只是那雕像的表面一直在微微的流动变化,被桌上青绿色的火光一照,像是有无数的磷火在那片黑暗中闪烁。

空气里的湿意更重了,那种盛夏午后暴雨将至的压抑感,让人几乎喘不上气。然而晴明单手执扇,双目微微垂下,脸上一片平静淡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那黑色烟雾在整个屋子里盘旋了一会,突然往桃花的身上聚拢,眨眼的功夫已经变成了一个高约十尺的模糊人形。它烟雾状的轮廓慢慢的收拢,首先化出了一个人的头部,接着是高大魁梧的身躯。那巨人发髻如同水流,往四面八方漂浮,发髻之中一团红色的微光环视着四周,最终终于锁定在了屋子里镇定自若站着的年轻人身上。

『你……是什么……』那巨人胸腔震动,发出汩汩的声音,仿佛水流淌过狭小的水道,但也能勉强听清说的是什么。

“在下晴明,受人之托,来找一杯忘魂酒。”青年微微抬起了眼睛,似乎笑了笑。“可让我好等,你总算出来了。”

『来了……就不要走了……咯……咯……咯……』巨人作势抬手,却整个人像潮水一样扑了过来,大有一举把晴明吞没的意思。

晴明左手微抬,手指轻拢结印,口中吐诀,一面无形之盾瞬间包裹住了全身,黑色的流质狠狠的撞在了这面护盾之上,碰撞之处激起了刺眼的亮蓝色的光芒。巨大的法阵和咒文也一闪而过。

『阴阳师!』整个屋子都随着那黑潮的怒吼而震动着,『你居然是个阴阳师!』

如同退潮一样,那团黑色的物质刷的一下褪去,缩到了屋子的一角。桃花倒在她刚才站立的地方,脸色苍白如纸,就连衣服也开始慢慢的褪去颜色,变得皱巴巴的。

“想逃?”见猎物想要渗入木屋,晴明刷的一下完全展开了扇子,在空中迅速的挥舞了五下,一片光幕从他指间扩散,瞬间穿过木屋,在整颗桃树的范围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角星形的封印。

金色的符印瞬间向上向下扩展,直入夜幕,若有人在远处看到,必定会为这一幕奇景而感到惊叹。

那团黑色的物质撞上了封印之后,化为烟雾向上腾起,结果升到了三十丈,依然被封的死死的,没有办法只好化作坚硬的冰棱以身为矢砸向控制着结界的猎人。

晴明不屑的笑了笑,右手折扇敲往左手掌心,啪的一下合起了扇子。四周的光印瞬间收缩,像绳索一样把冰棱牢牢的锁在了一起,重重的砸穿了屋顶,插在了地板上。

妖物还想再变形,然而一道轻飘飘的纸符紧跟着落了下来,牢牢的把它锁在了这个形态,再也无法动弹。

“只要你现出了真身,就再也别想逃出我的手心。”晴明淡淡的丢下了一句,然后转身去检查桃花的情况。

“她是你控制的傀儡?”

『咯……她三魂七魄只余一魂,要不是我用精元日夜滋养,让她依托在这棵桃树上,她早就化为白骨了……』

呈现黑色冰棱状的妖物微微震动,发出模糊的声音。『我救了她,她成为我的眼睛我的喉舌,报答我……』

“恐怕她并不知道成为你害人的帮凶,这三百年来,有多少人在这山谷拿了忘魂酒,成了断肠人?”

『这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有什么好说的?』冰棱发出喀嚓喀嚓的摩擦音,让人更加难以听清说的内容了。

『反倒是你,我总算感受出来了,你明明也是个妖怪,却为什么要给人卖命?出卖我们同类?』

“很遗憾,我和你不是同类。”晴明的表情愈发的冷淡。“这也不是为了人卖命,而不过是我的生存之道。”

说完他双手结印,纸符瞬间明亮了起来,符下的妖物宛如被热力蒸发了似的,消失在空气之中,最后只留下一颗漆黑的水滴状珠子。


喵哩喵气

《无罪之庭》系列-桃花涧上香之二

“秦公子,请。”桃花素手轻抚,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年轻人挑了挑眉,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轻快的走到了小屋前,进门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木屋结构纹理浑然天成,竟仿佛是从旁边的桃花树干上长出来似的,只额外加装了门扉和窗户。

那盏引路的油灯,此刻在唯一的桌子上摇曳着,蚕豆大小的火焰居然把不大的房间照的十分明亮,也难怪老远就能穿透迷雾看到。铜绿在灯盏底座上斑驳点缀,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只有浅浅的一点点油,灯信是一种淡粉色的棉线,烧的十分稳定,晚风吹拂过窗沿,火苗居然丝毫没有动摇。

一进到屋里,桃花和水汽的香味更加浓郁了,地板上氤氤氲氲的一层薄雾,人走过的时候被戴起一层层的烟波,若不是...

“秦公子,请。”桃花素手轻抚,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年轻人挑了挑眉,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他轻快的走到了小屋前,进门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木屋结构纹理浑然天成,竟仿佛是从旁边的桃花树干上长出来似的,只额外加装了门扉和窗户。

那盏引路的油灯,此刻在唯一的桌子上摇曳着,蚕豆大小的火焰居然把不大的房间照的十分明亮,也难怪老远就能穿透迷雾看到。铜绿在灯盏底座上斑驳点缀,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只有浅浅的一点点油,灯信是一种淡粉色的棉线,烧的十分稳定,晚风吹拂过窗沿,火苗居然丝毫没有动摇。

一进到屋里,桃花和水汽的香味更加浓郁了,地板上氤氤氲氲的一层薄雾,人走过的时候被戴起一层层的烟波,若不是在这荒郊野外,倒是有几分仙境的韵味。

桃花站在桌前,不知道从哪里端出来一个托盘,上面是两只小小的青瓷酒杯,薄薄的杯壁,远山雾霭一样素淡的颜色。当碧清的酒液注入杯中,杯底更是荡起浅浅的波纹。虽然只有方寸大小,观之却如同一汪泉水,灵气流动。

“好香啊!”晴明轻轻的摸了摸鼻子,忍不住大声赞道。“如此美酒,居然有幸品尝,真是多亏我这一趟迷路啊。”

“山野之中,别无他物。小女子闲来收集这棵桃树的花蕊,用门前溪水酿造,再沉于溪水之中窖藏,三年而成。”桃花自己端起面前的一杯,见晴明只是拿着欣赏并不饮下,微微一笑也不在意,低头自己抿了一口。

“我有好些年头不曾离开山里,日日在此采药酿酒,失了礼仪分寸,让公子见笑了。”她姣好的面容上带着一丝苦涩,眼波低垂,欲语还休。

年轻人似乎有点无奈,但又不能不表示点什么,连忙把手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辩解道:“没有没有,是我失礼才对。这酒香令人迷醉,我一时沉迷,想要多闻一会,舍不得就这么喝下去。”

桃花立刻转悲为喜,给他重新满上一杯。

“公子不嫌弃就多品几杯,我平日独自一人,喝了也甚是乏味。”

“恕我冒昧,姑娘为何一人在此深山采药酿酒呢?”晴明接过新的一杯酒,两根手指捏着在鼻子下缓缓的转动,似乎沉醉在酒香之中,不经意的问道。

“我本是隔壁山下陶家庄人士,祖祖辈辈开药铺,我从小和祖父进山采药,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桃花倒也不避讳,慢慢的说起了她的故事。

“这里的山川河流一草一木,我都特别熟悉。什么地方有什么药草,什么时候采摘效果最好,哪里有最甜美的野果,哪里有最鲜嫩的蘑菇我都一清二楚。”桃花看着油灯,唇边勾起一丝微笑。

“我在这里无忧无虑的度过了整个童年,后来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家里人让我回去准备结婚。给我说了一门亲事,就在山对面的万家集。那时候我挺淘气的,就穿了我弟弟的衣服,悄悄的翻过了山头,到我未来夫婿的家乡去打探。想看看他是怎样的人品,若是个粗鄙之人,我宁可在这山里待一辈子也绝不嫁人。”

晴明见她说的专注,也不打断,只默默的品着手里的美酒,当好一个听众。

“但我没能走到万家集……那天,我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伙土匪,撞见他们杀人越货。土匪的狗发现了我,狂吠不已,土匪为了灭口,派人追杀我。我逃啊逃啊,慌不择路,摔下了悬崖。醒来以后,我就在这里了……”

桃花叹了口气,摸了摸身后的墙壁:“我当时摔伤了腰,挂在这棵桃花树上,每天只能吃点花瓣,喝点露水。过了好久,我才能动弹。等我可以下树的时候,我发现我怎么都离不开这个山谷。”

“既然走不出去,我就只好在这里住了下来,一日又一日,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岁月。偶尔有迷路的人会路过这里,我就会像今天招待公子一样,请他们喝酒。然后恳请他们帮我送信给家里人报平安。”

“所以姑娘希望我也帮你送信吗?”晴明轻轻的放下酒杯,一脸诚恳的问道。

“是的,请帮我把这封信还有这瓶酒送到万家集万府,告诉他们我在这里。”桃花转过身,从墙上的浅柜里拿出了一份折成桃花模样的信笺,还有一支细长的青瓷酒瓶。

“那么这么多年,有人来找你吗?”晴明接过信和酒瓶,淡淡的问道。

“……”桃花突然捂住了胸口,痛苦的喘息了一声,然后呜咽着回答,“没有……从来没有……他们忘了我吗?是忘了我吗?”


Akius

侍神令的真意不就是苦乐相随,生死与共,永不背叛的吗?


《归处》截修

侍神令的真意不就是苦乐相随,生死与共,永不背叛的吗?


《归处》截修

喵哩喵气

《无罪之庭》系列-桃花涧上香之一

这个系列其实是侍神令电影的离了很远的同人,当原创看也无所谓啦。说的是晴明离开阴阳寮之后,自己怎么到处收集(收留)妖怪,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庭院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桃花妖,都是中短篇故事。

薄雾丝丝缕缕从草木之间升起,西垂的阳光无法照到的地方被笼进这样的轻纱之中,从对面山崖反射过来夕阳把这雾气染上了点绯色。

这条人迹罕至的山道,就算是正午也没多少人会经过,日暮时分就更不会有人的踪迹了。不规则的青石上爬满了苔藓,杂草和爬藤几乎遮住了一半的道路,路边偶有柴刀砍断的枝条,那是樵夫每次经过留下的痕迹,很快这些残枝断叶也会融于荒草之中。

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通常这是夜晚活动的小兽出没的...

这个系列其实是侍神令电影的离了很远的同人,当原创看也无所谓啦。说的是晴明离开阴阳寮之后,自己怎么到处收集(收留)妖怪,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庭院的故事。第一个故事是桃花妖,都是中短篇故事。

薄雾丝丝缕缕从草木之间升起,西垂的阳光无法照到的地方被笼进这样的轻纱之中,从对面山崖反射过来夕阳把这雾气染上了点绯色。

这条人迹罕至的山道,就算是正午也没多少人会经过,日暮时分就更不会有人的踪迹了。不规则的青石上爬满了苔藓,杂草和爬藤几乎遮住了一半的道路,路边偶有柴刀砍断的枝条,那是樵夫每次经过留下的痕迹,很快这些残枝断叶也会融于荒草之中。

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通常这是夜晚活动的小兽出没的时间,然而这一次从半人高的灌木里冒出来的是一只纸做的小人。圆圆的脑袋,简单的四肢,因为沾上了露水变得皱巴巴的,它用力的甩开缠在身上的细藤,却被扯掉了半条沾湿的腿,最后只能啪的一下跌在地上,颤颤巍巍拍打起地面,发出轻微的震动声。

“原来在这边……”片刻之后,一个青色的身影循着纸人的踪迹从荒草里钻了出来,一脚踩在了半掩的山道上,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他低下头把还在挣扎的纸人从地上轻轻捡起,掸了掸让它恢复成纸片的模样,然后揣进了怀里。“还好在天完全黑之前找到下山的路了,不然在这荒郊野外待上一晚,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

那是个十分俊朗的年轻人,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脑后,额前一缕发丝被树枝勾了出来,轻飘飘的斜挂在飞扬入鬓的剑眉上。因为姿态气质十分从容,本该有些狼狈的形象却丝毫不见窘迫。

他完全站到了山路上,拍了拍身上粘的尘土树叶。除了一袭洗的有点发白的长衫,唯一的行李就是肩上挎着的小小布包。

“到底该向上还是向下啊?”年轻人看看山路延伸的方向,一边蜿蜒往上,但那边树木繁茂,不出十丈已经密的看不到天空。往下不远处似乎有一条溪流,紧贴在山路边,按理说沿着水源肯定可以找到住户。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猜想,粉紫色的雾霭深处突然亮起了一盏灯。小小的橘色的光团在山路的尽头忽隐忽现,让人一下子联想到温热的饭菜和暖洋洋的炉火。

年轻人立刻做出了决定,大步的走了起来,眼下虽然还能看清道路,但山里天黑的很快,要不了一刻钟,这里就会变的漆黑一团,各种野兽精怪出没。就算运气好没有被豺狼虎豹吃掉,掉下山崖,摔断腿也会死的很难看。

随着山路蜿蜒向下,四周的雾气也愈发的浓了,带着淡淡粉色的水雾从刚才看到的小溪上袅袅升起,在人走过时卷成若有似无的万种形态,隐约的香气在薄雾中浮动。年轻人嗅了嗅,轻轻皱眉摸了一下鼻子。

那不单纯是自然山泉的清爽味道,而是一种香甜但不腻人的花的芬芳。如果他没认错,应该是桃花。

果不其然,当他随着山路转过一个尖锐的拐角,绕开挡住视线的巨大角岩,立刻就看到了香气的源头——一棵巨大的宛若山谷之主的桃花。

粗壮的树干几乎有七八人合抱,遒劲的枝干舒展生长,覆盖了十几丈的空间。一间小屋就靠在桃树之下,一门一窗,刚才远处看到的灯光就是从这里透出来的。

此时已经是初夏,山下的桃树早早都挂上了拇指大小的毛桃,而这一棵因为长在深山阴僻之地,居然还在盛开。满树繁花,灿若星河,在清风吹拂之下,撒下万千朵花瓣,将四周的地面都铺成了深深浅浅的粉色。那条溪流更是变成了一条花毯,水汽和花香在这里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条色香味的洪流,让人一阵恍惚。

“这位公子?您是迷路了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年轻人从眼前美景中惊醒,这时他才发现小溪旁一块突出的青石上,坐着一位身着粉色衣衫的佳人,肤白胜雪,乌发如墨,黛眉似颦非颦。

她起身,拎起了原来浸在溪水中的酒瓶,微微侧过头,警惕的上下打量眼前闯入自己家的陌生人。

“冒昧打搅了……这位姑娘,我着急赶路,却在山中迷路,本想顺着溪流下山,却来到了这里。可否给我指个方向?我想去万家集。”年轻人并没有继续往前,原地作了一个揖,解释了起来。

“原来如此。小女子乃山中药农,熟悉山路,您现在的位置已经偏离大路三四里,今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越过前面的山岭抵达万家集了。公子如果不嫌弃,可以在我这小屋暂住一晚,明早我带您回大路,给你指明方向。”

“不太方便吧?”年轻人还有些犹豫,他看向小屋,透过窗户,对屋内几乎一览无遗,只有简单的一塌一桌一椅,怎么看也是没法招待客人的样子。

“公子如不嫌弃,可以打个地铺,我有草垫若干,聊胜于无,总比这种天气露天睡在山里好点。”

“而且我有自酿好酒,最能驱寒。还是公子你……有什么顾虑?”见年轻人驻足不前,那人又补了一句。

“没有没有,既然姑娘不介意,我自然不会辜负姑娘一片美意。”年轻人轻快的从山道上走了下去,一边走一边问道:“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姑娘?”

“我姓桃,你可以叫我桃花。”桃花站在桃花树下,微笑着回答。“不知道公子怎么称呼?”

“这个么……你可以直接叫我晴明。”年轻人走到了桃花树下,同样微笑着回答。


伟路肩影视
侍神令第一段花了六块买了这个片老规矩
侍神令第一段花了六块买了这个片老规矩
伟路肩影视
侍神令第四段晴明原来是半人半妖周迅为晴
侍神令第四段晴明原来是半人半妖周迅为晴
伟路肩影视
侍神令第五段周迅竟然打酱油了反派终于露
侍神令第五段周迅竟然打酱油了反派终于露
伟路肩影视
侍神令第三段妖皇即将问世陈坤前往妖界借
侍神令第三段妖皇即将问世陈坤前往妖界借
伟路肩影视
侍神令完结终于更新完了别催了吃饭去了
侍神令完结终于更新完了别催了吃饭去了
伟路肩影视
侍神令第二段磷石问世暗藏最终竟能
侍神令第二段磷石问世暗藏最终竟能
惜年影视
这些妖怪也太可爱了晴明庭院都装不下了侍神令
这些妖怪也太可爱了晴明庭院都装不下了侍神令
纳兰部落

《侍神令》:庭院尽焚,不留后路。

1、主人在哪儿,哪就是我的归宿。

2、庭院尽焚,不留后路。

3、你心中虚空,如何配的天下?

4、晴明,你答应过我,要与我生死与共永不背叛的。

5、缔约结盟,同生共死,绝不背叛。

6、与我合一,彻底成妖。

7、宁可自身消散,也绝不能让相柳上身。

8、你很快就要拜服于他了,普天之下都要拜服。

9、人妖两界,若不归顺于我,都要死。

《侍神令》:庭院尽焚,不留后路。

1、主人在哪儿,哪就是我的归宿。

2、庭院尽焚,不留后路。

3、你心中虚空,如何配的天下?

4、晴明,你答应过我,要与我生死与共永不背叛的。

5、缔约结盟,同生共死,绝不背叛。

6、与我合一,彻底成妖。

7、宁可自身消散,也绝不能让相柳上身。

8、你很快就要拜服于他了,普天之下都要拜服。

9、人妖两界,若不归顺于我,都要死。

冰酱影视
国产良心特效两版阴阳师你更看好谁晴雅集侍神令
国产良心特效两版阴阳师你更看好谁晴雅集侍神令
孟潞影视
侍神令这样可也想养一只。
侍神令这样可也想养一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