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侏罗纪世界

31.3万浏览    1188参与
Mbx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最好呆在一...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最好呆在一起,为了生存。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最好呆在一起,为了生存。

ER-A
:D不知道说什么……

:D不知道说什么……

:D不知道说什么……

榭了个祈

快乐截图
不知道第几刷就顺手截了几张,我想看维京忍者牛仔qnq

快乐截图
不知道第几刷就顺手截了几张,我想看维京忍者牛仔qnq

蔚海白帆

第三章《迅猛龙,迅猛龙,光耀如火》

注:第三章的剩余部分将在本篇更新完毕

------------

Part 1 目录


Blue痛苦地呻吟着,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侧躺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尾巴,动作像极了她先祖的某个化石——四只爪子全部都抓着自己的尾巴尖,保护性地让它贴近脸颊,发出委屈的呜咽。


Owen踉跄过篱笆,奔向她身边。他的耳朵还在因为刚才AK47的巨响而尖锐地嗡鸣。不难想象这种程度的枪响会对迅猛龙脆弱的耳膜造成什么样的刺激。


“Blue, Blue, Blue!”他叫道,“放松,Blue。一切都好,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


她还陷在迷茫之中,一时半会儿没有放开自己受伤的尾巴。Delta...

注:第三章的剩余部分将在本篇更新完毕

------------

Part 1 目录


Blue痛苦地呻吟着,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她侧躺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的尾巴,动作像极了她先祖的某个化石——四只爪子全部都抓着自己的尾巴尖,保护性地让它贴近脸颊,发出委屈的呜咽。


Owen踉跄过篱笆,奔向她身边。他的耳朵还在因为刚才AK47的巨响而尖锐地嗡鸣。不难想象这种程度的枪响会对迅猛龙脆弱的耳膜造成什么样的刺激。


“Blue, Blue, Blue!”他叫道,“放松,Blue。一切都好,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


她还陷在迷茫之中,一时半会儿没有放开自己受伤的尾巴。Delta俯身在她上方,发出温柔的鸣叫和呼噜。Owen赶紧把他湿透的背包甩下肩膀,掏出第一个他能够到的医药箱。


“让我们看看。”他哄道,“让我们看看。”Blue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和Delta的声音。她仍然用后爪保护地抓着尾巴,但她的前爪松开了,让Owen终于能判定尾巴的损伤程度。


那只鳄鱼的牙齿撕裂了她覆盖着鳞片的尾巴的最后六英寸——仅剩的六英寸。那漂亮的尾巴尖消失了,她正严重失血。他打开杀菌剂,往伤口上洒了一些,冲洗掉了血液,她长长的尾巴肌肉抽搐了一下。受伤的血肉还很敏感,血仍然在不停地流。他稍微停了一下,也往自己双手的割裂伤上洒了一些杀菌剂。尖锐的刺痛使他皱起眉头。


“施压。”他出声地说,“我们需要止血。”他抽出一卷绷带,撕开无菌包装,开始把它缠上Blue的尾巴末端。


“用绷带缠几圈,”他说,“包住。保持施压。止住出血。”


不知道用什么办法,Delta当时自己止住了血,但是Delta的伤只是撕裂伤。沿着Blue尾巴侧壁延伸的伤口在空气中会逐渐凝结——但那细窄的尾巴尖曾存在的地方不会。她可能需要缝针,但是他什么工具都没有,只能先这样凑合着了。他把绷带缠好,抽紧,然后固定住。


“刚才的那个东西是一条鳄鱼。”Owen一边干活一边说。他知道它们听不懂,但是对受伤的动物说一些安抚的话是他的老习惯了,很难改掉。“那是条鳄鱼!这就是招惹鳄鱼的下场!我知道你现在是Alpha了,但是我告诉你有些东西很危险的时候,你必须听我的。你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新玩意。外面的世界有能伤害你的东西!你是很健壮、很坚强,但是你才五岁。有些事情我明白,你不明白。我都三十五岁了。你才五岁。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很多东西。”


他得想办法阻止绷带从她越往后越细的尾巴上滑下来。他从工具箱里找到了一套无菌膏药,把它们全都撕开,贴在绷带的上边缘,就像许多方形的管道胶带一样。运气好的话,它们能起点作用。


Blue还像一只爬行动物版羊角面包一样蜷缩着,发出凄惨的嘶嘶声。现在她不是那只庞大吓人的Alpha迅猛龙了……如果他想要重新取回他的Alpha地位,这无疑是他唯一的机会。不管刚才填满她的生死攸关的愤怒是什么,现在都消失了。她的愤怒在对抗鳄鱼的过程中被消磨殆尽。Delta从他的肩膀上方探着身子,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哼鸣,仿佛一个巨大的蜂巢。


“她会没事的。”Owen说,“她就是吓着了,仅此而已。她会好起来的。”他把手掌覆上Blue的肩膀,感受到了她粗糙的皮肤下隐隐的颤栗。


自从她一岁起,他就再也没这么触摸过她了。Owen禁不住想,世界上还有没有人曾如此之近地坐在一只完全长成的迅猛龙身边,这样接触它而不瞬间缺胳膊断腿。他想知道,如果他像曾经轻抚她的下巴一样轻抚她的肩膀,Blue的反应会是什么。当然,前提是她仍然允许自己被爱抚。他让手掌顺着她的肩胛下滑,轻柔地抚摸着,体味指尖粗糙的兽皮触感。


“放松,Blue。放松,Blue。”


Delta仍在哼鸣,并低下了身子。她把头放到姊妹脸边,在她身侧哼鸣了一会儿,安抚性地用长吻拱着Blue的鼻子。Blue侧过头,向上看着Delta,但并不打算起身。她不放开自己的尾巴尖的话是没法站起来的,而她绝不会放开它。Blue和Delta你一言我一语地咕噜着,对话,交流。


Delta站起身。她走近篱笆,探头向下看去,然后发出一声嘶叫-猛咬,又转过身去。Owen猜想,那条鳄鱼现在一定正蹲在池子的底部,大为郁闷、满心愤恨,不过不再是个威胁。他的AK47还在下面,但他是绝对不会潜进水池里去找它的。


Delta走向Blue扯掉后丢到一边的告示牌,用前爪捡起它,小心翼翼地让它在指爪间保持平衡。对于没有相反方向的大拇指的迅猛龙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任务,但她总算是想办法把它弄了过来。木板被翻了过来,丢到了Blue面前的地上。Delta俯身其上,聚精会神地弯下脊背。它冲着木板低哮着,前爪抓挠空气,仿佛在深思。然后,慢条斯理地、小心翼翼地,她把爪尖顶到了木头之上。


Blue抬起头,冲木板咕噜着。


Owen作为见证者,被无比的惊叹淹没。


更多的奇怪行为?Blue今天已经做了一件他从不会想到的事情了。Owen挪了挪位置凑到Blue肩膀旁边以便观看,满心好奇。


Delta把指爪放到木板背面,那里的钉子已经被拔出来了。她弯起爪子,让针尖般锐利的爪尖刻入木头,在它上面划出了三道长长的印痕。然后她再次变换位置,做了同样的事情。又是那个标记:三条竖直的线,逐渐靠近收缩成第四条。


随即,她把头转向Owen,瞬膜滑动成一个眨眼。她发出一串嘶嘶的叫声,又一次弯起指爪。


四道竖直的刻痕,被另一道水平的划痕承接着,然后在底下伸出第五道。四根手指和一根大拇指。她画的符号和Blue画的那个一模一样。


相同的符号,仅被刻画过一次,现在又被精确地复制出来,Owen默默地告诉自己——这不是随机的乱写乱画,是符号。有意义的符号……他发现自己已经屏住了呼吸。是完全相同的符号,但又是改进版的:她画了两个“三指”的标记。两只迅猛龙和一个人类。


有那么一会儿她伏在木板之上,头转向一边,又转向另一边,努力思索着她的新谜题。她的尾巴在深思中像蛇一样扭来扭去。


Blue低哮了一声。Delta伸出一只指爪,极其缓慢而且抖抖索索地,在木头上添加了一道深深的刻痕。她的爪子刻出了一个粗糙的大圆圈,把两只“迅猛龙”和一个“人类”都圈在了其中。她从木板边退回来,近距离地审视着Blue和Owen,对他们两个发出一声响鼻-咆哮。


一个人类和两只迅猛龙,三个符号都被一个圆圈围绕着。


两只迅猛龙和一个人类,圆圈之内。被禁锢与否——至少他们同在。


Owen发现自己目瞪口呆地盯着,下巴脱臼一样悬在空中。他突兀地合上了嘴。


“聪明姑娘。”他出声地说。


公园最初的守卫声称这些迅猛龙从不应该被创造出来。它们太聪明了,他说,而这让它们无比危险。那可怜的家伙用血淋淋的方式证明了自己:被他自己的迅猛龙生吞活剥。Hoskins觉得只要有合适的驯养方式,它们的智商足以成就生物武器。他本就是被雇来测试、训练它们的,而不仅仅负责圈养……


说真的,它们到底有多聪明?


Blue发出一个满意的小声音,再次把头放到了地上。Delta看向他,又看向Blue,再看向告示牌,脑袋转来转去。Owen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审视。Blue放开尾巴坐起身来,也仔细地观察着。她一坐直就把尾巴从身侧甩向前,继续充满保护欲地握着它。


它们能有多聪明?他已经见识过它们逃出围场的各种高明手段……它们的确非常、非常聪明。


不,不。这太疯狂了。它们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智能。他和Barry已经检测过了,它们听不懂人类语言。迅猛龙连自己的名字都听不太懂,这是个他们已经证明的事实。它们对口语英语的理解只有不到二十个词组。


他疯了,就是这样。他在凭空臆造事实。压力和睡眠的极度缺乏在搅乱他的大脑。他倾向于认为他的迅猛龙们有智能,因此他就臆造出了这种幻境。没错,他正逐渐变成一个疯疯癫癫的驯兽师。那些家伙无休止地把他们的动物偶像化,以至于最后开始声称他们的马可以通过心电感应交流,或者他们的海豚能治愈自闭症。


没错。他的头脑开始不清醒了。这一事件也算姗姗来迟:他终于失去了他的理智。Barry要是知道了,会活活把自己笑死的。


Delta响鼻-咆哮了一声,Blue若有所思地咕噜着作为回复。她深沉的bom-bom-bom-bom的咕噜声在寂静的公园内回响着——怀疑——难以置信。Blue的瞬膜滑动着闭上了,当她再次睁开眼时,她的瞳孔正意味深长地盯着Owen。


不是一名专业动物训练师的人也完全可以读出那句沉默的“做点什么”。


他绝对是发疯了。完完全全疯了。但话说回来,刚刚与一只吃人的捕食者正面硬杠来拯救另一只吃人的捕食者……他干脆就沿着这条疯狂之路走下去算了。


据报道,大猩猩Koko能使用超过一千个手语手势;鹦鹉Alex能使用一百个词语,并且似乎可以理解它们的含义。歌鸟有地方口音,海豚有名字。而Owen和Barry进行了一千零一个实验来测试迅猛龙的智商有多高——除了这一个。


“迅猛龙。”Owen说,指着那三道竖直的刻痕。它们明白指示的手势。这是Owen和Barry证明它们比大部分狗聪明的依据之一。他指向Delta,然后是Blue,最后又指向那个符号。“迅猛龙。”


“人类。”他点着自己的胸膛,接着是地上的木板,“人类。”他依次指向Delta,Blue,最后又回到木板:“迅猛龙。”


Blue盯着他和Delta。


他必须真正证明,尤其是向他自己。他吹毛求疵的习惯根深蒂固,仅仅目睹一个事件是不够的。他必须百分之百地确定——否则就会永远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想入非非。


他把手向后伸去,从后腰的刀鞘内抽出刀来,让刀尖顶在五指的刻痕之下,划出了一个小小的“O”。


“Owen。”他说道,用另一只手指着那个符号,之后指向自己胸口,“那是我。Owen。”


他俯向离他最近的三指符号,在它旁边划出一个字母“D”。“Delta。”他说,并指向她,“Delta。那是Delta。那代表Delta。你是Delta。”


听到自己的名字,Delta微微偏了偏头。


“还有Blue。你是Blue。那是Blue。”


Blue低哮一声。


“啊,你可能是对的,姑娘。我在让自己出洋相。”他知道自己是孤身一人,但他还是有一种回头瞅一眼来确认没人在看他的冲动。他可不希望有人看见这个虎背熊腰的迅猛龙驯养师用洋泾浜语*和自己的迅猛龙交谈。


“Delta,Blue,Owen。”他重复,依次把手掌按在每个标示之上,“Owen,Delta,Blue。”他按顺序指向一人二龙,然后又指回木板,“Delta,Owen,Blue。Owen,Delta。Blue,Owen。Delta,Blue。”


Delta伸出爪子,把它正正地摆在标示她自己名字的符号上。她冲Blue发出嘶鸣。


有很长一段时间,Blue只是直直地盯着那块木板。她眨了眨眼。


然后,缓慢地,她松开一只紧握着尾巴尖的爪子,向前俯身,把那只前爪放在了标示她的名字的符号上。


“干得好。”Owen说,使用了一个迅猛龙可以理解的短语。多亏了多年驯兽给予他的保持冷静的能力,他得以不把内心的汹涌澎湃泄露到他的声音之中。“干得好。”他重复,“这太他妈好了。太他妈好了。”


Delta冲Blue响鼻-咆哮一声。Blue凝视着木板,回应了她。


它们在交流。它们在交流关于的事情——还有这块木板,和木板上的符号。


它们的确会交流。第一代公园的第一代驯养者就观察到过迅猛龙互相交谈。昨夜,他看见它们与暴虐霸王龙交流。他还看见Blue和暴龙交流。从未有人能理解它们的对话——不过话说回来,人们曾数十年地倾听海豚的声音,除了了解到海豚拥有名字这种简单的事实,也从没有人能翻译海豚的语言。迅猛龙会交谈是一个既定真相。


不,这不可能。他现在就要对自己证伪这件事,就现在,然后再回过头来嘲讽自己的愚蠢。


他捡起木板,把它翻了个个,向它们展示鳄鱼的照片。“这是一条鳄鱼。”他说,“刚才那种事情就是因为你和鳄鱼瞎混才发生的!糟糕的事情。又啃又咬,伤害Blue。鳄鱼,坏!”


然后他指着表示“危险”的骷髅头符号。“危险!可怕的东西,会咬、会吃、有杀伤力的东西。尖牙,痛苦,疼痛!危险!危险!”


Blue低哮起来。


“会咬的利齿!”Owen说,声音强硬,“会抓挠的爪子!危险!”他指着自己的嘴巴,露出牙齿,做出撕咬的动作。


Blue扑向那块木板,亮出前掌,勾起的指爪撕扯着骷髅头图片。


不是那只鳄鱼的图片,而是那个标识。在指爪的一阵狂乱袭击之下,标识表面的塑料层碎裂开来,很快就无法辨认了。Blue呲出牙齿,发出低沉的哮声,重新坐回到后爪上。


危险将被消灭。


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的。没有人。他需要拍个照片。不,他需要打电话给Clair。他需要打电话给Barry。他需要打给某个人,任何人,然后像个狂热追星的小姑娘一样发出刺耳的尖叫。


他摸了摸腰带,但只触到了湿透的衣服和同样湿透的手机。


他与世隔离了。

 ……………………

(第三章未完)


注:

1.洋泾浜语(pidgin),又称作“比京语”或“皮钦语”。在汉语交谈中,不时夹杂外语,这样的语言形式,最早流行在20世纪初的上海滩,当时被人戏谑的称之为“洋泾浜”。

知心萌叔腿毛七

之前画的 本来想搓帕帕十图 又跳坑了 发了算了 下次再搞帕帕就是jw3或者银护3了 有缘再见

之前画的 本来想搓帕帕十图 又跳坑了 发了算了 下次再搞帕帕就是jw3或者银护3了 有缘再见

翻转滚动向前

火箭:大意了 是替身攻击

摸个很潦草的鱼 刚补完侏罗纪世界立马想到的

火箭:大意了 是替身攻击

摸个很潦草的鱼 刚补完侏罗纪世界立马想到的

bellholmes

(JW原创长篇小说)(Clawen) Stick Together Forever_24 连载中

写在正文前:

各位读者,我是楼主的老友,也是楼主所著的STF(Stick Together Forever的缩写)的粉丝。

由于执行任务,楼主目前工作的地点登录lofter比较困难,导致较长时间停更,由我转达抱歉之意,让大家久等了。

首先祝贺本作的阅读量已近30万,感谢各位读者的长期支持和厚爱;此外,在楼主回来之前,由我协助更新(楼主会定期将手稿传给我,由我登录账号更新连载)。



第24章


转过身来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Claire的老同事,Dr.Wu......

自从上次Lockwood庄园非法拍卖恐龙的事件之后,他就失踪了。


当时他是怎么离开庄园的?谁带走了他?...

写在正文前:

各位读者,我是楼主的老友,也是楼主所著的STF(Stick Together Forever的缩写)的粉丝。

由于执行任务,楼主目前工作的地点登录lofter比较困难,导致较长时间停更,由我转达抱歉之意,让大家久等了。

首先祝贺本作的阅读量已近30万,感谢各位读者的长期支持和厚爱;此外,在楼主回来之前,由我协助更新(楼主会定期将手稿传给我,由我登录账号更新连载)。



第24章


转过身来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Claire的老同事,Dr.Wu......

自从上次Lockwood庄园非法拍卖恐龙的事件之后,他就失踪了。


当时他是怎么离开庄园的?谁带走了他?为何又来这儿?

Claire脑中疑问翻涌,然而还未待她发问,Dr.Wu已抢先开口。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但我来这儿,并不是想为自己辩解”他环顾众人,“但就像我一直说的那样,科学和研究没有对错,但实验有时确实存在隐患和未知的风险......”

他瞥了一眼Claire的拐杖,继续说,“既然使用了其他物种的DNA来补完缺失的DNA片段基因,就可能会导致某些环节出现......异常……你知道,将含有遗传物质的供体细胞的核移植到去除细胞核的卵细胞中,利用微电流刺激等使两者融合为一体,促使这一新细胞分裂这一过程中,某些不可控......”


“说重点!”Owen皱眉。

Dr.Wu看向一旁的Owen,略微向后退了一步,轻吸一口气说: “他们快要死了!”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Claire:“……你是指,迅猛龙?” 

“不,都是,所有的......”

“所以这是你个人的判断?还是实验结果?”Claire继续问道。

“我的生化模型,近期计算的结果......”


“模型!?”两个男人显然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

“我的模型结果不会错!” Dr.Wu激动的辩解道,“......只不过最初计算的时候有些参数的无法确定,必须随实验体的实际生长状态进行动态调整......”


“你的意思是,最初人工合成的母体基因存在缺陷?”Claire说。

“可以这么说,但不止是母体基因,总之,因为这个缺陷,导致细胞分裂后在某一时期出现了大量突变,细胞死亡率明显上升......”

“所以,你来这儿的目的就是告诉我们,之前我们豁出命的岛上救援,是白费力气?”Owen和Barry一人一边,抱臂而立将Dr.Wu困在了中间。

“不,不,这并不是死路一条,也许还有转机,我仍旧在进行实验...事实上,我从未停过”,Dr.Wu有些紧张的说道,“但是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胚胎细胞和基因样本大量丢失,所剩无几......”


“他这次,就是来请求你们的协助”,一旁沉默已久的Isaac突然发话。

“虽然样本不足,但个体实验的结果显示,如果提取后的细胞经过纯化,复制和培养,插入活体细胞,产生新的蛋白质编码DNA,回输体内即可诱导自体应答......”

“说人话!”

“我需要基因样本和活体!” 

“他需要恐龙”,Claire看向Owen,更加直白的解释道。

“他们不再是你实验的标本!”Owen怒不可遏。

“但这是唯一....可能救他们的办法......”Dr.Wu被Owen揪住衣领,显得说话有些困难。

“这一切本就不应该开始,一而再再而三的介入又有什么意义!”Owen愤然的说道。

Dr.Wu用求助的眼神看向Claire。


“恐怕我们别无选择”,突然开口的并不是Claire,而是Isaac,“因为不止是恐龙,还有Maisie。”

“Maisie也是基因改造和克隆技术的......产物,她的基因里有30%的迅猛龙的基因,呃,或者说,迅猛龙的部分基因也来自于她。”

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Isaac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而他的语气,与放出的信息量完全不匹配。

“因为思念爱女,Lockwood爵士决意再造了一个她,这才是一切错误的开始,也是Lockwood爵士和Hammond博士决裂的原因......”,像是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震惊一样,Isaac自顾自地陷入了回忆......


过去相处时的种种疑惑,如电影片段般掠过Owen脑海,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终于有了解释。


一时间,室内一片静默。


“我愿意配合你的...实验!”稍显稚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音量不大却语气坚定。

站在会客室的门口的,正是Maisie。



to be continued......


极寒之境
还是稿。 一张欧文爸爸! 好了...

还是稿。

一张欧文爸爸!


好了我现在出门去品品追龙。

还是稿。

一张欧文爸爸!


好了我现在出门去品品追龙。

眼淚Tear
最喜欢爸爸了.() 龙薄荷Ow...

最喜欢爸爸了.()

龙薄荷Owen该死的甜美.

最喜欢爸爸了.()

龙薄荷Owen该死的甜美.

苹果狐
拟人化!拟人化!!部分龙龙还有...

拟人化!拟人化!!部分龙龙还有性转!!!自行避雷!谢谢!
我突然翻到了自己去年的草图,扒出来补了一下细节直接发了_(:з」∠)_手写字丑的一批

拟人化!拟人化!!部分龙龙还有性转!!!自行避雷!谢谢!
我突然翻到了自己去年的草图,扒出来补了一下细节直接发了_(:з」∠)_手写字丑的一批

鬣狗R

猩红热2(暴虐/龙化欧文)

☆写1的时候侏罗纪世界2还没有上映,所以文中的暴虐是指电影1里的暴虐霸王龙

☆一切都是伪科学啦伪科学,不是考究党,各位担待

☆欧文的传输模式其实有点像阿凡达里那样,故事里的科技发展程度也……不要考究了吧(?)

☆链接是我心目中的标准异特龙,侏罗纪2里面的异特龙就体型来说好像不是很友好(评论里也会放)

http://img04.sogoucdn.com/app/a/100520146/f4927503cfc7c687fd06a2274d2ef58f

钱宁一个电话把欧文从床上叫了起来。

“快过来,dinosaur boy。是你工作的时候了。”

停下摩托刷卡进门,钱宁迎上来的热情就...

☆写1的时候侏罗纪世界2还没有上映,所以文中的暴虐是指电影1里的暴虐霸王龙

☆一切都是伪科学啦伪科学,不是考究党,各位担待

☆欧文的传输模式其实有点像阿凡达里那样,故事里的科技发展程度也……不要考究了吧(?)

☆链接是我心目中的标准异特龙,侏罗纪2里面的异特龙就体型来说好像不是很友好(评论里也会放)

http://img04.sogoucdn.com/app/a/100520146/f4927503cfc7c687fd06a2274d2ef58f

钱宁一个电话把欧文从床上叫了起来。

“快过来,dinosaur boy。是你工作的时候了。”

停下摩托刷卡进门,钱宁迎上来的热情就如同对待宝贵的商品。

“我们,呃,稍微操控了试验品的音猬因子。”他快活的气息随着鼻尖渗出的汗液飘散在空气里。“所以它们会长的很快,但这都是正常的。尤其你——你的异特龙,他已经是个成年体了,我们没太多时间可以等,我希望你今天就试一试融合。”

“嗯哼。”欧文点点头,对那张消瘦亢奋的脸提不起兴趣,他张望着实验室透明的玻璃墙,试图从绿油油的高大蕨类里找出什么。

“这里。”钱宁用手里的笔勾过欧文的下巴,欧文顿住了。就在他俩视线的尽头,那里有个无人能忽视的庞大家伙,披挂着鲜红粗糙纹路的流线身躯,头颅如戴着狰狞面具,这样一个硕大无比的玩具现在就静静搁在宽大草叶间。

欧文心底有着由衷的赞叹,那是纯粹的冰冷和美丽,等那家伙睁开眼睛后,在场的人类都会懂得毛骨悚然的感觉。

钱宁敲了敲操作台的面板,“你们间的关系就像硬件和软件,没有你的意识,他只是一个躯壳,换言之,这只大家伙没有自己的意识。你一旦载入进去,那就是你的身体,饿了痛了都得靠你自己解决。”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钱宁阴沉的眼里映出警告,“珍惜点用,明白吗?”

欧文尽量不让自己露出傻笑,但这不是骑着摩托和迅猛龙穿梭在树林中那种事,他将作为一头恐龙,作为大陆上的顶级掠食者来体验这个世界。

一个研究人员把他带到了椅子边,讲解了设备的运作方式。欧文尽可能的记住那些细节,即便这并不在他的工作范畴内。

看着其他人在他身边忙碌,欧文戴上面罩,粘牢了神经贴片。钱宁隔着黄色的塑制视窗跟他讲话,“第一次融合你可能会不舒服,我希望你克服,尽量的去适应它。”

比了个ok的手势,欧文在控制台边人的示意下按下了融合按钮。

欧文还什么都没来得及想。

没有他想象中的头痛,或者眩晕的感觉,他睁开眼,被吸进鼻孔的草渣呛到。

一个喷嚏打的他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迅速的看向周围,黑白分明的天幕向他推来。

异特龙的重叠视角只有区区20°,但欧文并没有觉得过于不适,或许是他们对这个新产品也做了不少基因改造。是为了配合他的脑电波吗?欧文丝毫不觉得他们会如此体贴。

轻微的转头,他可以看到更多东西,清晰,但是是只有黑白灰,短暂的适应后,欧文觉得这不会对他以后的工作造成困扰。他从地面抬起了自己的头颅,这是个自然又奇妙的动作,肌肉的运作方式和他作为一个智人时全然不同。

对于运动的东西他变得敏感很多,不需要特意关注他也可以精准捕捉到玻璃墙外钱宁挥动的手指。点了一下头作为反馈,他尝试着站起身。

思维还来不及跟上重心的改变,虽然依旧是靠两足行走,但前倾的身体和比想象中更沉重的脑袋让欧文一直在趔趄,狠狠的撞在了玻璃上,虽然在隔音的牢笼里听不见惊呼,但一群人大惊失色的脸他一个都没漏掉。

靠超长的尾巴保持了平衡,欧文来不及关照那些在胡乱挥舞间被他打断的树木。按照约定好的那样对着记录员的方向点了两下头,欧文的兴致已经彻底被点燃。

他转身,动作粗笨的分开浓密的树枝,开始向牢笼深处走去。

这个巨大的仿生态笼和几年前饲养I-REX的很接近,不过欧文不是被培育用来供人观赏的怪物,他比这些动物要了解更多。

在笼子北面的最顶端安置了一块液晶屏,上面可以投放研究团体下达的任务,好在,这里头只有欧文能看得懂那些闪亮的英文字母。

欧文披荆斩棘,在不知道毁了多少研究员精心培育的植被后,终于抵达了北面墙壁。

扬起脑袋,他感觉到一种充满了力量的快乐。

“紧急事件,欧文·格雷迪,去中心的造景石林,我们现在找人把蛋带进去。”

输入文字的人似乎想要解释,“我们的确想等你完全适应后再开始,但是就在刚才,I-REX的胚胎开始活动了。”

ok,欧文继续转头跋涉,既然他们给了他一个如此特殊的机会,他也不介意被多使唤几次,毕竟,他也算是被正式聘用的打工仔。

这个圆形笼子占地不如那些用作展厅的饲养室巨大,却也足够体长11米上下的欧文拔足狂奔。

欧文在逐渐调整自己的动作。与作为人类相比,他现在的速度和力量无比强悍,他将力量延伸到尾尖,笔直有力的尾巴给予他极大的稳定性和驱动力。拜鳞甲所赐,他体表的感受力降低很多,抽打在他身上的枝条就像轻柔的抚摸。不同于人眼在高速下的模糊,欧文依旧可以捕捉到四周的活跃动静。

除了他,这个拟态环境里还有一些小型的恐龙与啮齿生物,不同以往,欧文这次要作为一位恐龙老师来与I-REX接触——虽说实际上他自己都没搞清楚该怎么去做头合格的庞大的恐龙——这环境要尽可能接近野外。

几只在他雷鸣般的脚步声下流窜的小恐龙勾起了欧文无法忽视的饥饿感,他这副身体还从没进食过什么实在的东西,在培养箱内它一直靠营养液保持鲜活。

体型带来的优劣都是极明显的,要维持这样一副庞大的身躯运作,他必须每天进食大量的肉。作为拥有了完整意识的诞生者,饥肠辘辘是他不能忍耐的。

如果只是路上吃点零嘴……欧文觉得那些研究员门不会介意的,鉴于他们甚至可能会检查欧文此后的粪便的联想。

在狩猎这方面,他是个雏鸡,不过只为了吞下几只美额龙还用不到这种高明手段。他几乎用不着咀嚼,那些细小粗糙的生命被磨碎在他的牙齿之间。

血的气味让欧文兴奋起来,作为一个研究员和恐龙爱好者的同理心在这时候没起作用。他知道以后这样的日子不会少。

摆头甩掉沾在嘴尖的血迹,欧文出现在研究小队的视线内。他的动静太大了,也没有学会如何匿踪。

一个女博士放下了自己手里的东西,将便携保温箱里的东西取出来放置在临时建造的,铺满腐殖质的环形巢内,在给欧文打了几个手势后带队退了出去。

欧文明白就算知道他是自己人,也很少有人能忍受和一个眼神冰冷的庞大蜥蜴毫无防护的近距离接触。

没有太多在意这帮家伙,欧文的注意力早已被地面上白色的蛋引去。这小东西和他半个月前看到的没有差别,只是如今它不再是一个偌大的孩子,而是脆弱娇小的婴儿。

他可以听到颤动的蛋里生命在奋斗。欧文毫不怀疑自己一根爪子就能捏死这个小家伙。

复杂的情绪被新奇和期盼压了下去,从蠢动的蛋壳下一个白色的喙若隐若现。这场景不论多少次欧文都不会看腻,虽说很清楚这些幼崽出生的命运和未来,这并不妨碍他为新生感到喜悦。

和其他任何恐龙相比,它是不一样的,这头崭新的I-REX,无论它会遭遇什么,都将会是继布鲁后第二个特殊存在。他毫不怀疑那些玩上帝把戏的家伙们会赋予它完善的共情能力。

裹着蛋液,看似坚硬的蛋壳从内部裂成了几片,像从胎膜中坠地的小动物,I-REX从碎片里滑了出来,跌跌撞撞,冲这世界发出第一声稚嫩的叫唤。

阴影遮住了它在阳光下闪亮的白色身体,出于本能的仰头,它看见了一动不动盯着它的欧文。

介于某种恶劣的心思,欧文垂下合拢的大嘴,从鼻孔里发出嗤笑般的气声,用嘴尖顶翻了还没能站稳的小恶魔。

看着乳白的幼崽尖叫着在泥地上摔跟头,欧文简直乐不可支。

壮少Ares

瞎拍系列之《浩克与暴龙》

还没想好剧情

瞎拍系列之《浩克与暴龙》

还没想好剧情

伊万的伏特加

异能向。出场人物数量未定。

部分人设:


The Container(“容器”)


姓名:Peter Quill(彼得•奎尔,“星爵”)


年龄:23


恋人:Owen Grady


爱好:唱歌,跳舞,冒险,四处旅游,看Owen养小恐龙


异能:(可公开数据)

可以通过触碰别人来减轻对方的痛苦(但因为能力强大的缘故,即使不用触碰别人也可以达到此目的),但是每使用一次能力,就会对身体造成一些不可逆转的伤害。如果长时间高强度地使用能力,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因为本体自我调节能力十分强大,所以暂时状态还不错。


童年坎坷,父亲在Peter出生不久就抛下母子二人出国,不久母亲也因病去世,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

部分人设:


The Container(“容器”)


姓名:Peter Quill(彼得•奎尔,“星爵”)


年龄:23


恋人:Owen Grady


爱好:唱歌,跳舞,冒险,四处旅游,看Owen养小恐龙


异能:(可公开数据)

可以通过触碰别人来减轻对方的痛苦(但因为能力强大的缘故,即使不用触碰别人也可以达到此目的),但是每使用一次能力,就会对身体造成一些不可逆转的伤害。如果长时间高强度地使用能力,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但因为本体自我调节能力十分强大,所以暂时状态还不错。


童年坎坷,父亲在Peter出生不久就抛下母子二人出国,不久母亲也因病去世,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被Yondu收养。

大概在八岁左右发现自己的异能,自己将其称为“可以给人们带来快乐的能力”,却对它可能会造成的种种伤害只字不提。

生性乐观开朗,交际范围很广。非常重视友谊,甘愿为了挚友而献出生命。

偶尔会有些孩子气,会很在意一些别人看起来很幼稚的事情。

喜欢伴着音乐跳舞,把母亲去世前送给他的随身听看得十分重要。

喜欢Owen Grady,会悄悄使用能力帮他缓解压力与痛苦。但从未告诉过关于他自己的能力的真相。


*共情能力很强。



The Healer(“治愈之人”)


姓名:Owen Grady(欧文•格雷迪,“Alpha”)


年龄:24


恋人:Peter Quill


爱好:训练迅猛龙,研究动物行为学,观看与恐龙有关的视频资料,修木屋,看Peter唱歌跳舞


异能:(可公开数据)

异能主要为治愈,可治愈视线范围之内的“一切”人或物的身心创伤,但与Peter不同,他的能力可以越用越强大且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

能力具有双面性。

能力暴走时可以产生巨大的破坏力。<


*Peter的能力可以在Owen身上发挥巨大作用,但Owen的能力却对Peter无效。


*从表面上看,二人的能力都是帮助他人解除痛苦,但二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Peter的能力是强行从别人身上吸收痛苦,最后痛苦会转移到自己的身上,痛苦并没有化解,所以他十分清楚自己的结局。

Owen的能力是治愈痛苦,即完全将其化解。对自己没有伤害。


前美国海军军人,动物行为学专家,退役后来到这座岛屿上训练迅猛龙,与迅猛龙四姐妹有着很深的感情。

反对将动物当作赚钱的工具,认为它们也拥有着和人类同等的权利。

性格沉稳冷静,偶尔会展现幽默的一面。是个很靠谱的人,体术也非同一般。

衣着比较朴素,但本人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这个。

平时很喜欢对小屋敲敲打打。

为自己的异能而感到十分骄傲,曾经立下过“要治愈世间一切痛苦”的誓言,而且坚信自己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对于Peter的异能抱着很大的兴趣,刚开始并未怀疑对方对自己异能的解释,但经过一系列事件之后逐渐加深了怀疑。多次试探过对方但每次都会被搪塞回去。

后期在发现自己无论怎么使用能力也无法治愈Peter的痛苦时,直接导致能力暴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