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侑沙

340浏览    14参与
呆小丘

《养猫记》贰

世界上有什么是比灵感断掉更令人悲伤的吗 o(╥﹏╥)o 


——————————————————————


part.2


“嗯⋯⋯”


好亮⋯⋯要瞎了⋯⋯


“唔⋯⋯这里是⋯⋯唉?”


这里是⋯⋯我家⋯⋯


我不是被小糸同学带回家了么⋯⋯现在是什么情况,是做梦了吗?


镜中的沙弥香与往日并未有何不同,如果除去那一脸疑惑的神情的话。


“是梦?”


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梦⋯⋯不对,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想起侑那副撩人的姿态,沙弥香就觉得脸有些发烧。


“唔⋯⋯”把热的发烫的脸蒙住,羞耻心让沙弥香有了不想去学...

世界上有什么是比灵感断掉更令人悲伤的吗 o(╥﹏╥)o 




——————————————————————





part.2


“嗯⋯⋯”


好亮⋯⋯要瞎了⋯⋯


“唔⋯⋯这里是⋯⋯唉?”


这里是⋯⋯我家⋯⋯


我不是被小糸同学带回家了么⋯⋯现在是什么情况,是做梦了吗?


镜中的沙弥香与往日并未有何不同,如果除去那一脸疑惑的神情的话。


“是梦?”


怎么会有这么真实的梦⋯⋯不对,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想起侑那副撩人的姿态,沙弥香就觉得脸有些发烧。


“唔⋯⋯”把热的发烫的脸蒙住,羞耻心让沙弥香有了不想去学校的冲动。


‘没脸见人了⋯⋯但是⋯⋯’


必须去确认一下那到底是不是梦。


⋯⋯⋯⋯⋯⋯时间分割线⋯⋯⋯⋯⋯⋯


“小糸同学,外面有人找你。”


“唉?”


侑往门口看去,是沙弥香一贯柔和又生人勿近的身影。


“佐伯前辈,怎么了吗?”


“嗯⋯⋯有些事想找你谈谈。”


“啊⋯⋯请讲。”


“就是⋯⋯我最近准备搬家,可以把我家的猫暂时寄养在小糸同学家吗?”


“⋯⋯猫?”


又是一次明显的嘴角抽搐啊。


“可是⋯⋯我家也有养猫,虽说是昨天刚养的。”


“那还真是⋯⋯不凑巧呢。”


“抱歉了,前辈。”


“小糸同学给猫起名字了吗?”


“?!”


“嗯?”


“这⋯⋯这个⋯⋯”


笑脸莹莹的看着小糸同学因为心虚不断躲闪的眼神,讲真我不太觉得她有勇气把这个名字讲给我听。


“暂时⋯⋯是叫'佐伯前辈'的⋯⋯”


“⋯⋯”


意外的勇气可嘉。


呆毛都垂下去了,头也是耷拉着的,时不时抬眼看看我的反应,两手的指尖摩擦着,明显的不安啊。


“⋯⋯为什么和对我的称呼一样?”


“因为⋯⋯长得很像嘛。”


“改名和换称呼,你自己选一个吧。”


看着沙弥香那温度降至零下冰点的笑容,侑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那就⋯⋯”


像是把全身的力气都要抽尽一般,小糸同学大吸了一口气。


“沙弥香⋯⋯前辈⋯⋯?”


不确定的看了看我,似乎是在征询意见。


“⋯⋯你是在叫人还是在叫猫?”


虽然是同样的灵魂。


“人⋯⋯吧⋯⋯”


“这不确定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总感觉前辈会生气唉。”


“⋯⋯所以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形象。”


“总感觉⋯⋯挺严厉的。”


‘已经完全把视线移开了哦,小糸同学。’


“呼⋯⋯”


‘总之确定不是梦了。’


“既然小糸同学没办法的话,那我只能另外找人了。”


“嗯!啊,前辈可以帮我个忙吗?”


“嗯?”


“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就找不到猫了,也不知道是跑去哪里了。”


“?!”


天知道沙弥香是费了多大劲才控制住自己逐渐扩大的瞳孔的,总不能告诉小糸同学她自己就是猫吧!


“是⋯⋯是吗⋯⋯会不会是去到原先的地方了?”


“没有呢,我是在放学路上见到那孩子的,今天特意起早在周围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呢。”


“这样啊⋯⋯那说不定晚上她会自己回去呢。”


“但愿吧,如果前辈有见到请通知我可以吗?”


“好⋯⋯”


‘让我通知你找到了自己吗,不太能做到。’


“话说⋯⋯”


“还有什么事吗?”


“我应该没跟前辈你说过⋯⋯‘佐伯前辈’是母猫吧?”


“⋯⋯唉?”


貌似,遇到了不得了的大危机。



呆小丘

《养猫记》壹

这是残余脑洞,人设有些ooc,小新人请多指教(灬°ω°灬)


—————————————————————————


part.1


佐伯沙弥香在昨天还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但是,由于她家的其中一只猫不知道为什么在某天发神经咬了她之后⋯⋯


“喵⋯⋯喵?!”


本应躺在家里睡觉的她,现在居然在大马路上,不对,这还不是重点。


‘为什么我会变成猫啊?!!!!’求沙弥香心里阴影面积。


‘不慌,就算变成猫我也是高贵优雅的猫。’内心安慰着自己,顺便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


不算陌生,是放学回家的岔路口,会想起那天小糸同学为了接力赛的合作请我吃饭的事啊。...

这是残余脑洞,人设有些ooc,小新人请多指教(灬°ω°灬)


—————————————————————————



part.1


佐伯沙弥香在昨天还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但是,由于她家的其中一只猫不知道为什么在某天发神经咬了她之后⋯⋯


“喵⋯⋯喵?!”


本应躺在家里睡觉的她,现在居然在大马路上,不对,这还不是重点。


‘为什么我会变成猫啊?!!!!’求沙弥香心里阴影面积。


‘不慌,就算变成猫我也是高贵优雅的猫。’内心安慰着自己,顺便观察了一下周遭的环境。


不算陌生,是放学回家的岔路口,会想起那天小糸同学为了接力赛的合作请我吃饭的事啊。


“猫?”


‘这熟悉的声音,不会吧⋯⋯’沙弥香愣愣的转过身,然后意料之中的看到了刚刚回忆中提到的小糸侑,为什么这个人大晚上的会出现在放学路上!


“啊⋯⋯”借着路灯看清了沙弥香的“猫容”,小糸侑有些惊讶的样子。


“这眼神⋯⋯”可以明显的看到小糸同学嘴角在抽搐,“还真是跟佐伯前辈一模一样。”


⋯⋯


“喵喵喵?!(小糸侑你给我讲清楚你几个意思啊喂!)”


“唉?难道你也认识佐伯前辈吗?”


“喵喵喵喵喵!(我自己我当然认识,还有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的话!)”


“嗯⋯⋯”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然后很果断的掏出了手机,“妈妈,嗯嗯,是我,路上看到一只好有意思的猫我可以养吗?会的啦,嗯,我知道了,那就这样,现在就回去,拜啦~”


⋯⋯


“喵喵喵?!(小糸同学你是认真的吗?快点住手啊啊啊啊!!)”


“妈妈虽说答应了让我养,但是得自己照顾呢⋯⋯哇哦,你和佐伯前辈还真的是超像的啊,毛色也跟她的头发一样的耶,眼睛也是哦,话说猫的眼睛有这种颜色的吗?”


‘⋯⋯我选择放弃抵抗。’


“本来是作业落学校了,不过这也算是意外收获?”


“喵喵?!(这个时间校门不是关了吗?你是怎么进去的啊!!)”


“话说回来⋯⋯我记得佐伯前辈,好像也喜欢猫吧⋯⋯”


“喵?(为什么会记得我的爱好?)”


“说实话我还挺想看佐伯前辈撒娇是什么样子唉,不知道七海前辈有没有看过,杀伤力应该很强啊⋯⋯”


‘快给我打住!这种事是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


⋯⋯⋯⋯⋯⋯时间分割线⋯⋯⋯⋯⋯⋯


“来嘛,就洗个澡而已。”


“喵!!(你个色狼!变态!离我远点啊!)”


小糸侑体育特长生的身份不是盖的,不论你是多皮的猫都能治住,更别说沙弥香的大小姐教养根本让她皮不起来。


‘小糸侑我记住你了⋯⋯’


沙弥香觉得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她现在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佐伯前辈,我们睡觉吧。”


完成作业的侑转头看着趴在桌子上的某猫。


‘我的身份被发现了?’


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沙弥香已经被侑抱到了床上。


“我睡觉不会乱动的,你可以放心哦。”


台灯把侑本就温柔的面容映的更加柔和,这是沙弥香第一次看见侑有这样的表情,一人一猫侧躺在床上对望着。


‘小糸同学在灯子面前都是这样的吗?’


想起了挚友曾向自己提到过的“侑真的是很温柔呢”这件事,说这话的时候还一脸害羞啊。


“叫你佐伯前辈会不会和佐伯前辈搞混啊⋯⋯”


‘已经搞混了好吧⋯⋯’


确认自己没被识破的沙弥香总算安下心来,仔细端详着现在的小糸侑。


虽说是睡衣但是根本不像,松松垮垮的白色连帽衫,头发随意的垂落在枕头上,一只手枕着头,另一只正摸着沙弥香的小脑袋,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但却带些宠溺的意味。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友视角吗!’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沙弥香确实是被眼前这个一直被自己当成情敌的学妹给——撩、到、了!


这个人明明有一副盛世美颜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普普通通啊!


佐伯女士的内心是抓狂的,这是来自颜控的呼吁啊。


“佐伯前辈,那我们现在睡觉了哦,我要关灯了。”


‘关吧关吧,再看下去我要疯了。’


啾~


‘唉?’


“晚安,佐伯前辈。”


‘⋯⋯报警,我要报警,这人非法撩人、啊不,非法撩猫了!’


房间归入一片黑暗,侑抱着沙弥香,均匀的呼吸撒在她的颈间。


‘完!全!睡!不!着!’


向来不熬夜的沙弥香有生以来第一次失眠了。


‘小糸同学⋯⋯还请放过我吧⋯⋯’



茶しば@Chashiba

【佐侑】醉酒现行犯②

②祖父祖母,您们在老家过得还好吗?我在东京过得很好,工作上很顺利,生活上也没有什么不便利的地方,人际关系也有好好地处理好。

……不过,现在,这样有点一成不变的生活可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我和还是大学在读的学妹同居了。

 以上。

 是不可能报告给家里人的,就算家里人能够毫无障碍地接受,我也要先心理建设一段时间。

 那天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小糸さん的要求之后,理性无力地敲击着我的脑袋提醒我不应如此,但答应之时就已成为定局。……事到如今还说什么“理性”呢。 

这其中深入下去的究竟是什么,我不想也不敢深究细想下去。擅自妄想太多的话绝对...

②祖父祖母,您们在老家过得还好吗?我在东京过得很好,工作上很顺利,生活上也没有什么不便利的地方,人际关系也有好好地处理好。

……不过,现在,这样有点一成不变的生活可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我和还是大学在读的学妹同居了。

 以上。

 是不可能报告给家里人的,就算家里人能够毫无障碍地接受,我也要先心理建设一段时间。

 那天鬼使神差地点头答应了小糸さん的要求之后,理性无力地敲击着我的脑袋提醒我不应如此,但答应之时就已成为定局。……事到如今还说什么“理性”呢。 

这其中深入下去的究竟是什么,我不想也不敢深究细想下去。擅自妄想太多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一点在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已经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了。

 而小糸さん像是一早就预谋好了一般,第二天就把所有行李搬了过来,行动力异常的高,甚至都不给我心理准备的时间,刚下班回家的我只能在震惊之余,故作冷静地无言跨过小糸さん还没来得及搬进去的行李箱。差点摔跤也绝不是因为我没有戴眼镜,我的视力还没差到那种地步。

 从以前开始就是惊人的高行动力,该说真不愧是小糸さん吗?但是这次也太快了吧!? 

“……我回来了。” 

“沙弥香前辈,欢迎回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在这个家里说“我回来了”后有人回应“欢迎回来”了,但一想到这是已经和我同居的后辈所回应之时,内心的小人就开始不断地想要跳进冷水湖里冷静一下。

 ……这股莫名涌上来的心情是什么呢?……或许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而已,我很希望我察觉错了。

 “需要帮忙吗?” 

“谢谢前辈,但是不用,很快就会收拾好的,占用了玄关的位置很抱歉——啊,我做了沙拉放在冰箱里,就当做是同居第一天的礼物吧。” 

这是哪门子的礼物啊。略有些哭笑不得地打开了冰箱门,果然如小糸さん所说的那样,不过现在并不是吃沙拉的时间,还是请这个礼物好好地待到稍晚的时间吧。

 我走到正在成为小糸さん的房间的门口前,双手抱臂侧靠着门框边,“话说回来,小糸さん有和家里人说过这件事吗?”

 “听说是沙弥香前辈所以就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小糸さん头也不抬地继续收拾东西,确实收拾的很快。 

“真的假的,太相信我过头了吧?”

 小糸さん收拾东西的手顿了一下,“前辈,”她抬起头看向我,有些无语道:“麻烦对自己的个人魅力再认知清楚一点。”

 “……我觉得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有时候却完全看不出来。” 

“已经搞不懂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了。”

 “绝对是在夸前辈,是认真的。” 

“是是,虽然说现在小糸さん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来是在夸我的样子,那么就好好收拾吧,晚餐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都可以。” 虽然被这么回答了,但是两人这几年因为上学和工作地点意外的接近,所以也有不少的来往,饮食方面的喜好能清楚个大概,就做两人都比较喜欢的菜好了。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 

“啊,上次有个学妹跟我告白了。”

 吃完晚饭后自然是休闲的聊天时间,但是也不是一下子就要爆出来这么劲爆的消息啊——劲爆的原因不是因为别的,是我在小糸さん的嘴里不知道听了第几次类似这样的话。 

“上大学后就更加受欢迎了啊,这是第几次了,小糸侑同学。

 “这时候叫全名反而像是在讽刺我了,大概是10次了,加上外校的是12次,有9次是女孩子,佐伯沙弥香前辈。” 

“彼此彼此。” 

……居然有12次之多,这不是比大学时候的我还要受欢迎吗?而且跟我告白的大部分都是男生——因为我看起来特别像是异性恋世界的居民吗?所幸也有女孩子告白,不然我绝对会为我的大学经历感到沮丧的,各种意义上。

 并不是觉得小糸さん不好看,小糸さん的好看与我和灯子的好看方向不一样,她是属于可爱兼顾帅气的类型,难道说现在的大学生都是属于“可爱派”的吗? 

“……而且很有意思的是,那个学妹的头发颜色和沙弥香前辈的头发颜色简直一模一样,连发型都和高中时的前辈一样,差点以为是哪来的高中的前辈过来吓唬我的。” 

“那是什么‘cosplay过去的自己’般羞耻的恶趣味行为啊?……光是想象了一下就起鸡皮疙瘩了,所以还请打住。”

 “那沙弥香前辈呢?”小糸さん就像只好奇的小绵羊般,往我这边凑近了一些。 

“一如既往,毕竟公司里对我有意思的都已经拒绝过了。”

 “唔哇——有够无情。”

 “没资格这么说吧你,没大没小。”我欲图一记手刀过去,因为并非真想打人,所以很轻易就被躲过去了。

 “要是前辈一直都谈不到恋爱的话,岂不是要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前辈了?”小糸さん双臂将她自己的双膝拢抱在一起,转过头去看正在播放的大河剧。 

“我谈不谈恋爱为什么会牵扯到小糸さん啊。” 

“因为要是前辈一直谈不到恋爱的话难道不是很可怜吗?” 

“绝对会比你更早找到女朋友的。”

 听到这句话的小糸さん忽然“呼呼”地笑了出来,“怎么,是觉得我会输给你吗小糸さん?” 

“不不不,没有的回事。”她一边这么说却一边笑得更大声了,搞什么啊这个后辈,她绝对是这么想的吧?

 小糸さん并没有笑多久,很快就停了下来,并将身子转过来面向我,脸上的表情是异常的严肃认真。 

“我衷心地祝愿沙弥香前辈早日找到女朋友。”

茶しば@Chashiba

【佐侑】醉酒现行犯①

严重OOC注意,文笔非常烂

八百年没写过东西了……(安详

醉酒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借口,但对于同样心照不宣的两人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借口。 

不负责任吗,过分吗? 

清晨醒来时自己对于怀中温暖柔软的触感自然是没有回过神来的一惊,快速思考了一会儿后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借着酒劲和小糸さん做了。

 啊……,做了。 

倒不如说并不是很意外,该怎么说呢,昨天晚上我和小糸さん彼此之间对于这件事绝对是心知肚明的。说到底毕竟也是成年人了,双方现在也没有男女朋友关系,有性方面的需求是非常的合理。对,非常的合理。 

大概高中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现在会发生这...

严重OOC注意,文笔非常烂

八百年没写过东西了……(安详

醉酒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借口,但对于同样心照不宣的两人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借口。 

不负责任吗,过分吗? 

清晨醒来时自己对于怀中温暖柔软的触感自然是没有回过神来的一惊,快速思考了一会儿后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借着酒劲和小糸さん做了。

 啊……,做了。 

倒不如说并不是很意外,该怎么说呢,昨天晚上我和小糸さん彼此之间对于这件事绝对是心知肚明的。说到底毕竟也是成年人了,双方现在也没有男女朋友关系,有性方面的需求是非常的合理。对,非常的合理。 

大概高中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现在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吧。 

话说回来,小糸さん的睡颜是这样的啊,意外的可爱,让人不难回忆起在做的时候她那可爱却又淫靡的模样。唔,稍微有点狡猾了啊,这个后辈。

 其实什么时候都很狡猾吧?本人却毫无自觉,真是可怕。 

就连脸也如草莓大福般柔软。糟糕,因为手感意外的好,忍不住就又多戳了几下,欸,这未免有点太过狡猾了?要是被突然醒来的小糸さん发现了,就“前辈失格”了吧?

 昨天的事情不是已经完全“前辈失格”了吗?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的身体相性很好,这我是没想到的。可能这话会有点伤前女友的心,但昨晚我确实非常舒服、享受,完全……完全没法忘记啊,甚至还能在脑内回放那多年来几乎是第一次体验到的绝妙余韵……事情的后果可能会比我想象得要更糟糕也说不定? 

小糸さん的身体小小的,很容易抱住,软乎乎的、暖暖的,抱起来的感觉很好;还有跟我家的猫咪一样摸起来很舒服的头发,小小的脸蛋也很好,眼睛也很好看,尤其是带上了情欲意味的、湿润的,像是要哭了的一样的那种,看到的了话理性绝对会灰飞烟灭的。对,还有那薄薄的嘴唇,柔软到让我彻底上瘾,昨天晚上绝对有亲了很多次;那张让我上瘾的嘴里的小虎牙也很糟糕,长得很可爱很好看,我还是第一次对人类的虎牙这么迷恋,自己还特意把手指放在了小糸さん的虎牙那边……还有就是…… 

不是,对后辈出手怎么说都已经很糟糕了吧,倒是给我清醒一点啊佐伯沙弥香,怎么事后醒来首先想到的不是对后辈的无尽愧意,而是继续用女同性恋的“看女人”的想法去继续想着糟糕的东西啊。

 稍微有点对现在异常冷静的自己感到震惊了。 

嘛,不管怎么说,还是等小糸さん先醒了再说——今天是休息日,对于上班族来说真是帮大忙了,稍微再睡一会儿吧,只有小糸さん到现在还在安然熟睡着反而感觉这人更过分了,这样可不行。 

躺回床上的时候脚稍微移动了一下,却没想到碰到了小糸さん那有些温温的柔软小脚,光是用脚的轻微接触,就已经能够再度明白这人的肌肤真的是不得了。是是,我已经完全体验到这家伙的肌肤有多么“软乎乎”了喔?倒是不禁让我想起了之前在商场里看中的那手感不错的泡沫塑料靠垫了,啊,明天有时间的话就去买回来吧。 

……就是不知道现在终于意识到“小糸さん也是全裸状态”的我能不能好好地睡着呢…… 

………………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是肚子饿了开始抗议了吗……?还是什么东西咕噜咕噜烧开的声音?这次回笼觉睡得有点久……头有点晕乎乎的。

 阳光有点刺眼……什么时候拉开了遮阳帘了?一手撑起上半身,闭着双眼深深吸气,再然后像是要把全部睡意都赶跑般吐气…… 

“佐伯前辈?醒了吗?”

 世界瞬间清醒了,还真是帮大忙了啊,小糸さん特效药。

 “啊啊、是的,话说回来小糸さん在做什么?” 

“早餐,虽然已经11点了,还请快点起床。” 

走进房间的小糸さん身上套着我家的围裙,欸?有点过分犯规了,这么娇小的身材套着略为宽大的围裙的话,这不是过分到没边吗?又可爱又色……打住,我是个笨蛋吗?为什么人家已经好好地穿好了衣服还做好了早餐还要被我用这种下流的目光看待啊?太冒犯了,真是过分呐,佐伯。

 

“真的很抱歉!”

 “……欸?” 

坐在对面正在吃早餐的小糸さん愣住了,稍稍歪歪头,头上的呆毛也跟着一晃一动的,两道细细的眉毛也跟着主人的表情皱了起来。看样子完全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道歉。不过这样子的小糸さん也意外的可爱。 

“昨天晚上的事情……” 

“佐伯前辈是觉得我是‘因为很温柔所以连和前辈做爱都没法拒绝掉’的那种人吗?”

 生气了……? 

“不……不是,但是小糸さん你……真的不要紧吗?”

 “因为前辈的脸很好看所以我原谅了。”

 “欸?”

 “骗人的。但是佐伯前辈是美人这点没法否认。”那两条细眉反而皱得更深了,表情已经写在脸上了噢,小糸さん。

 绝对是生气了吧!

 “如果我可以给佐伯前辈定一个罪名的话,那大概是,醉酒现行犯。”

 “对不起!”

 真是又精准又浅显易懂的罪名,我懂了,我会认罪的…… 

“经历这次事件之后,我对前辈的酒力有了更深的了解……”小糸さん随手拿起热牛奶喝了一口,“……佐伯前辈,我可以说一个比较过分的要求吗?” 

“只要不是太过分,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话。” 

“我打算搬过来和前辈一起住,前辈家还有一个空房对吧?”

 与其说过分倒不如说已经把我完全给震惊到了吗?真不愧是小糸さん,这场原本该是你来我往的战争里又是她的瞬间胜利,这已经是擒贼先擒王了。 

我听到小糸さん的手指不重不轻地一点一点在餐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法庭上的法官在“笃笃”敲响法槌准备宣判,“沙弥香前辈觉得如何?” 

这一句话不是“佐伯前辈”,而是转为了更加亲昵的“沙弥香前辈”,有点糟糕,又被将了一军,这次战争是我的大完败。

 已经有点搞不清这快而有有节奏的“笃笃、笃笃”声是来自于小糸さん的手指敲桌声还是来自于哪里了。

笮笙
这是我第一次交党费,但绝不会是...

这是我第一次交党费,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真的就很屑的贺文,有一段字体不一样,
凑合着看吧
最后,发出卑微宣群声
佐侑神教:364776031
欢迎来玩!

这是我第一次交党费,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真的就很屑的贺文,有一段字体不一样,
凑合着看吧
最后,发出卑微宣群声
佐侑神教:364776031
欢迎来玩!

晨辉~

假如沙弥香变成了一只扁面蛸抱枕系列

前面部分在合集里
  等一下放个链接吧

请点前篇

……………………………………

(接前文)

牙白……

侑的额角已经开始冒汗了,脸颊粉粉的,不知是羞还是怒。

沙弥香在旁看着胆战心惊,只能努力的以一只扁面蛸抱枕的形态正襟危坐,期盼着侑不要给她太严重的惩罚。

看着沙弥香那怯生生的面容以及那颤抖的小小扁面蛸身躯,小糸侑心一软,也不忍心责怪沙弥香的隐瞒。

毕竟假如是她突然变成一只抱枕,即使是变成世界上最最可爱的扁面蛸,在陌生的环境下也会觉得慌乱和惶恐。

她的沙弥香前辈已经够勇敢了。

想到这里,小糸侑忽然庆幸自己心血来潮去了商场,遇到沙弥香并将她带来回来,否则后果不堪...

前面部分在合集里
  等一下放个链接吧

请点前篇

……………………………………

(接前文)

牙白……

侑的额角已经开始冒汗了,脸颊粉粉的,不知是羞还是怒。

沙弥香在旁看着胆战心惊,只能努力的以一只扁面蛸抱枕的形态正襟危坐,期盼着侑不要给她太严重的惩罚。

看着沙弥香那怯生生的面容以及那颤抖的小小扁面蛸身躯,小糸侑心一软,也不忍心责怪沙弥香的隐瞒。

毕竟假如是她突然变成一只抱枕,即使是变成世界上最最可爱的扁面蛸,在陌生的环境下也会觉得慌乱和惶恐。

她的沙弥香前辈已经够勇敢了。

想到这里,小糸侑忽然庆幸自己心血来潮去了商场,遇到沙弥香并将她带来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

小糸侑想起刚刚沙弥香挂在窗台上的惊险场景,禁不住吓出了冷汗。

“沙弥香,”小糸侑一脸后怕,“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吗?”

如果一不小心,掉下去怎么办呐

如果她没有听到她的呼救及时上来怎么办呐

那样的话,她可能就再也见不到沙弥香了。

越是深想,越是心痛,像是有一只大手攥住她的心脏,呼吸不畅。

“我知道。”沙弥香蜷坐着,低头认错,没有人比她更明白,就在刚刚那一刻,直面死亡的恐惧。

看着沙弥香一下子变得沉闷的样子,小糸侑微叹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将沙弥香抱起放在膝盖上,温柔的抚摸着沙弥香的脸颊,语气尽量放缓放柔。

“是不是很害怕?”

“没有”沙弥香偏过头,不愿意承认。

“那就是害怕了。”小糸侑拥她入怀,紧紧的,不放松。

沙弥香靠在小糸侑的怀里,闷闷的不说话。

“不用担心我会看低你,也不用有前辈的包袱。”小糸侑将下巴抵在沙弥香脸上,“我们是恋人,你可以更信任我多一点,再多一点。”

“无论如何,我都会相信你,陪在你身边。”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她心底的酸涩反而更深了,但当那滚烫的眼泪划过脸颊时,自己的这些天来的惶恐,不安又像是得到了一个发泄口潺潺流出。

也许是因为自己变成了小小的扁面蛸,也许是小糸侑的拥抱如此温暖,使得她,沙弥香,一个宁愿担负着无法倾诉的苦楚,不停向前方跋涉奔跑的人,可以在这里停留、尽情的哭泣和发泄。

毫无疑问,她丢脸了,丢弃了她成年人,年长者的成熟和稳重,但,她也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觉得安心。

等沙弥香哭累了,睡着了,小糸侑就抱着沙弥香,将她放在床上,细细的为她盖上被子。然后侧躺在旁边,静静的凝视着沙弥香那作为最可爱的扁面蛸的究极可爱的睡容,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沙弥香变成扁面蛸的?

有没有办法变回来呢?

虽然小糸侑也很喜欢沙弥香作为扁面蛸的样子……嗯,当然,无论沙弥香变成什么样子都会喜欢……

但是总归来说,沙弥香还是得恢复常人的身体去生活,被发现失踪的话后果也会很严重。

不过眼下,找不到具体方法的情况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抛弃沙弥香的。小糸侑边想着,忍不住摸了摸沙弥香的脑袋。

哇,扁面蛸的样子是真的很可爱啊。

摸着那软软的耳朵和绒毛,小糸侑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

等沙弥香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侧卧在床上看书的小糸侑。

因为小糸侑刚洗过澡的缘故,那牛奶味的沐浴清香顺着脖颈处传来,隐隐带着点甜意。

这几天沙弥香都住在小糸家,对这股气息已经很熟悉了,但仍然感到羞涩。

“沙弥香,你醒啦?”一直分神注意着沙弥香的小糸侑很快就发现了沙弥香脸上的红晕,那红晕很浅,但混着扁面蛸原本的色泽,看着却很明显。

“嗯。”沙弥香低应了一声,不敢直视小糸侑脸上的笑意。

“对了,沙弥香。还没有跟你说呢”小糸侑忽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头上的小呆毛一抖一抖的。

“嗯?”沙弥香有些愣神。

“欢迎入住小糸家!还有……”

“同居愉快!”小糸侑笑容有些狡黠,露出的大白牙晃的沙弥香发懵。

“诶诶诶?”

侑的意思是?

她们不知不觉已经……同居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沙弥香险些又晕了回去。

“这不是已经住了很多天了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小糸侑边刷着碗,边和被摆坐在架子上的沙弥香聊着天。

“当然会不好意思啊。”小扁面蛸绷着一张脸,气鼓鼓的沿着架子左右摆动,就像人类因紧张而踱步的样子。

“你看,我住进你们家,也没有带些什么给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姐姐他们,不会很失礼吗?”沙弥香已经开始思考自己作为女婿上门的礼节问题了。

“不会失礼啦”小糸侑将盘子的水滤干,又用干净的毛巾擦了擦手,这才抱起沙弥香往客厅走去。

“爸爸妈妈他们不会在意那么多啦,而且你现在不是特殊情况吗?难道你要以扁面蛸的身份和他们打招呼,然后让他们把女儿交给你吗?”小糸侑一阵坏笑,说着还模拟了一下扁面蛸沙弥香的语气。

“虽然我是一只扁面蛸,但还是会对你们女儿好的?类似这样的话?”说到最后小糸侑自己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啊啊啊,侑,你嘲笑我。”沙弥香又开始脸红了。

“不,这不是嘲笑,这是调戏。哈哈哈哈!”小糸侑越来越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调戏沙弥香的游戏。

沙弥香也越来越表露出与平常不一样的一面,虽然没有那么成熟,但是万分可爱。

尤其是小糸侑发现,沙弥香前辈居然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前辈,因为每一次给她抱抱的时候沙弥香都挣扎,可是到最后挣扎来挣扎去也躲不开她的怀抱,就只能放弃抵抗脸红着让她抱,那个时候就很可爱。

还有就是现在,努力用脚脚按遥控器的样子。

敲可爱好吗!?

还有谁敢说扁面蛸不可爱的吗?还有谁敢说扁面蛸沙弥香不可爱的吗?

简直是难以置信!

我宣布,我的扁面蛸沙弥香是最可爱的生物,没有之一。

……………………………………………………

还有一部分是沙弥香怎么样从扁面蛸沙弥香变回人的,喘口气考完试再写。咳咳咳,有想法的话,也可以分享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