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依赖性人格

22浏览    3参与
璇美书社

十几年心酸暗恋,苦尽甘来

[已完结]

第一章

深冬,鹅毛雪随风而落。

码头上,林知意冷得直跺脚。

她看了眼手机,快五点,傅司白搭坐的客轮马上就要靠岸。

没一会儿,呜鸣声响起,客轮靠岸。

林知意穿过拥挤的人流,直直奔向出口站。

她踮着脚,朝那朝思暮想的身影用力挥手“小叔!小叔!”

傅司白见林知意被挤得东倒西歪,大步流星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将她带离了人群。

停下时,他才打量起林知意。

女孩脸颊被冻的通红,清秀恬静的脸却还挂着笑。

傅司白弯下腰为她拢了一下围巾:“怎么穿得这么单薄出来,手都快冻成冰了。”

林知意虽然冷得不行,但仍然不想换下这条快要褪色的围巾。

这是傅司白出国前送给她的,因为私心,她想......

[已完结]

第一章

深冬,鹅毛雪随风而落。

码头上,林知意冷得直跺脚。

她看了眼手机,快五点,傅司白搭坐的客轮马上就要靠岸。

没一会儿,呜鸣声响起,客轮靠岸。

林知意穿过拥挤的人流,直直奔向出口站。

她踮着脚,朝那朝思暮想的身影用力挥手“小叔!小叔!”

傅司白见林知意被挤得东倒西歪,大步流星地过去抓住了她的手,将她带离了人群。

停下时,他才打量起林知意。

女孩脸颊被冻的通红,清秀恬静的脸却还挂着笑。

傅司白弯下腰为她拢了一下围巾:“怎么穿得这么单薄出来,手都快冻成冰了。”

林知意虽然冷得不行,但仍然不想换下这条快要褪色的围巾。

这是傅司白出国前送给她的,因为私心,她想戴着他曾经送给的围巾过来,却没想到给冷成这样。

林知意看着他,轻声问:“医学研讨会还顺利吗?”

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

“司白,抱歉,我来晚了。”

她一怔,转头看见一个缠着白色大衣的女人走来。

女人越过自己,径直走向了傅司白,挽起了他的手臂:“你没有等很久吧?”

傅司白摇摇头,眉眼温润如玉。

女人笑了笑,转头间似乎才发现了林知意的存在:“这位是?”

“师兄的孩子,林知意。”傅司白解释道。

“你就是司白提到的那个小侄女,长得可真好看,你好,我叫楚婷。”楚婷莞尔一笑。

林知意怔怔看着他们挽在一起的手,呼吸发窒。

因为楚婷的出现,她突然觉得自己和傅司白的距离远了很多。

可她到底是傅司白什么人?为什么这么亲密?

林知意想问,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傅司白神色从容:“楚婷开了车过来,一起走吧。”

最后,傅司白坐在了副驾驶位上,而林知意被安排到了后座。

她看着前面交谈的两人,慢慢握紧了手。

楚婷看着傅司白的眼神,有着毫不掩饰的甜蜜。

这时,楚婷突然将话题扯到她身上:“知意今年多大了?”

“22岁。”林知意低声回答。

“看起来还很小呢,没想到已经是大女孩了。”

听着楚婷含笑的声音,她有些不自在。

楚婷又问:“有男朋友吗,你这么的漂亮,一定有很多人追吧?”

林知意下意识看向傅司白,抿唇摇摇头。

无言一阵后,她才开口:“小叔,你这几年在国外过得怎样?”

“很好。”仍旧是风轻云淡的回答。

傅司白并没有再跟她继续说下去,反而和楚婷聊了起来。

他们每句话都涉及到极为专业的术语,这些都让林知意感到陌生,甚至觉得多了道屏障,让自己离他们很远很远……

在盼望着傅司白回来的日子里,她每晚都兴奋得难以入睡。

她想着怎么向他表白,怎么告诉他自己爱了他六年,那份炽热的爱和按捺不住想要去见他的心。

可现在,那些话只能被卡在心头,一切都无从下口。

林知意看着傅司白的侧脸,语气忐忑:“小叔,你们是同事吗?”

傅司白眸光微沉,没有回应。

楚婷噗嗤笑出声:“知意真是太可爱了。”

说着,她话锋一转:“司白,等我们结婚时,让知意来做我的伴娘好不好?”

第二章

听到楚婷的话,林知意整个人都愣住了:“小叔,你要结婚了吗?”

傅司白声音低沉:“最近忙,一直没有机会你说。”

林知意的心霎时揪紧,在喜欢了六年的人面前,她第一次感到了如坐针毡般的感受。

她怎么也没想到,傅司白回来的同时,还给了她这样一个消息。

林知意攥着衣角,咬紧的下唇微微泛白。

半小时后,车停在了小区外。

楚婷并没有下车,她看向傅司白:“我学校还有事情,就不去打扰你们团聚了,改天再来好好拜访林大哥。”

傅司白点点头,又嘱咐了一句:“雪大看不清路,开车小心。”

楚婷打了个ok的手势。

情侣间亲昵而甜蜜的小互动,在林知意看来却是像一把把刀子扎进自己的心。

她清楚意识到,傅司白此刻乃至以后的温柔,都不再是她的了。

林知意望着傅司白,见他凝着远去的车子,眸光不觉暗了下去。

“走吧。”傅司白拂去她肩上的雪。

林知意嗯了一声,与他并肩而行。

好长时间的沉寂后,她才闷声问:“小叔,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为什么不告诉我……

傅司白眉目淡然:“一年前,她跟我在同一家医院工作。”

林知意僵硬地扯了扯围巾,此刻脖子上的它反倒有些可笑。

她忍着眼眶的涩意,强扯嘴角:“你……很喜欢她吗?”

话一问出口,林知意心中不免自嘲。

自己还嫌的心不够痛吗?非要自找难堪。

傅司白没有回应,但那双眸中漾着的笑意已经有了答案。

雪越下越大,整个城市也笼罩在浓雾中。

为了庆祝傅司白回国,林父已经摆了一桌子菜等他们。

见他们进了门,立刻热情地招呼:“回来啦,赶紧来吃饭吧”

等傅司白和林知意坐下后,林父拍了拍他的肩:“一路奔波辛苦,这些菜都是知意做好的,你尝尝味道怎样。”

傅司白看了眼林知意,夹起块鱼肉尝了一口:“很好吃。”

然而他这句夸奖并没有让林知意心情有所好转。

她低着头,默默盛汤。

吃着自己精心做的饭菜,也感到食不下咽,口中苦涩。

林父和傅司白寒暄着,时不时笑着说到林知意,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琐事,林父倒是津津乐道。

这样熟悉的场景,林知意如今却觉得格外陌生,因为楚婷的出现,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时,林父突然问:“司白,你是不是交了女朋友,怎么不带回来看看?”

林知意手一顿,只觉心里堵得慌。

原来爸爸也知道这件事情,原来只有她一个人蒙在鼓里……

傅司白似是没有察觉身边人的微妙:“本想回家再说这事,下次会带她一起来见您的。”

林父笑了笑,看了一眼林知意后叹了口气:“其实我想过,要不是这丫头不定性,我真想把知意托付给你,让你帮忙照顾她。”

听到这话,林知意一噎:“爸……”

不可置否,她想过也许傅司白喜欢的是她,她可以成为他的妻子,而不是突然出现的楚婷……

可下一秒,傅司白清冽的嗓音在她耳畔如雷轰响。

“知意很好,我一直都把她当亲妹妹。”

第三章

亲妹妹。

林知意的耳边不停地围绕着这三个字,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吃完饭,傅司白便要回去了。

离开前,他摸了摸林知意的头:“好好休息。”

林知意强扯出一个笑容,目送他离开。

一旁的林父终于忍不住问:“知意,你今天怎么了?”

以往傅司白回来,女儿脸上眼里都是笑,可今天却一句话也不说。

林知意敛去眼底的落寞:“没事,我回房休息了。”

回到房间,她从抽屉里拿出日记本,一页一页地翻着,眼眶也不觉湿了。

里面都是有关傅司白的回忆,虽然他是爸爸的师弟,爷爷的得意门生,但她从没把他当做长辈看过。

她爱他,希望以他恋人的身份,站在他的身边,

但这份喜欢,似乎不可能再表达,两人之间早已有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林知意将日记本贴在胸口,仰头深吸了口气,逼回那难抑的泪意。

次日。

林知意醒来时,只觉喉咙在火烧一般的疼,脑子也昏沉。

她强撑起身体,想去倒杯水。

正要去医院的林父看见她苍白的脸,目露担忧:“生病了?”

林知意哑声道:“没事,就是有点头晕。”

林父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烫!

“发烧了,抽屉里的药你吃了吗?”林父更加担心起来。

林知意白着脸摇摇头,刚才吃进去的药全都吐了。

习惯很可怕,没有傅司白陪着,她总是很难吃下药。

“我让司白过来,你先回床上躺着。”

说着,林父就要给傅司白打电话。

林知意眼底划过抹无措,慌忙阻止:“不……不用了,我休息会儿就没事了。”

林父拗不过她,只能放弃。

深夜,林知意意识昏沉。

迷糊中,她梦见了小时候傅司白哄她吃药的样子。

那样的温柔就像海水,慢慢将她包围。

可黑暗突然袭来,她只觉自己掉进了深渊,一直下坠……

“小叔!”

林知意惊坐而起,微红的眼中泛着未褪的恐慌。

“醒了,感觉好点了吗?”

额头传来一阵温热的湿润感,她怔怔转头,见一身白大褂傅司白坐在身侧,正帮自己擦汗。

林知意愣了愣,才发现自己在医院的病房里。

看着傅司白深邃的墨眸,她心绪微动:“好多了……”

傅司白给倒了杯水:“喝点水,小心烫。”

关心的模样让林知意心里更加不舍,曾经他也是这样陪在她的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她。

“抱歉,麻烦你了……。”

傅司白眉眼柔和:“刚好楚婷也在这里做调研,我来这给她送份资料。”

闻言,林知意眸光如蜡烛一下暗了下去。

原来他并不是为自己专程来的……

这时,傅司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通时,那边传来楚婷的声音。

林知意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只见他应了几声:“我马上过来。”

他挂了电话,给林知意捻了捻被角:“我先走了,你要好好休息,记得吃药。”

说完,傅司白转身便离开了。

“小叔……”

林知意抬起的手僵在半空。

为什么,他们连话都不能再多说几句了……

等打完点滴,林知意便准备出院。

刚下楼她便停住脚,犹豫再三,转步去了就诊楼。

心理咨询室。

陈然皱着眉,翻着手中厚厚的一叠的纸。

林知意坐在沙发上,慢慢攥紧衣角:“陈医生,我的病能治愈吗。”

陈然推了推眼镜:“依赖型人格障碍,童年的亲情缺失,才会导致你如此依赖某一个人。”

林知意微垂眼帘,只想到那个人,心脏才会疼到麻木。

她鼻尖有些发酸:“如果有一天我还是摆脱不了,麻烦医生帮我做个催眠。”

“为什么。”陈然有些诧异

“他要结婚了。”林知意看着窗外飞雪,苦涩一笑,“我想忘记他。”

第四章

从医院出来,林知意漫无目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任凭雪花堆满肩头。

她拂去发际旁的雪,抬头看向漫雪飘落的天空,心中不免酸涩。

曾经有多少这样的雪天,他与她漫步在街上谈笑风声,一起回家。

可现在,这些回忆竟已成了奢望。

林知意叹了口气,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她拿出来一看,是发小许洺的短信。

“知意,猜猜我在哪。”

林知意抿抿唇,回了句“学校”便把手机放回口袋。

许洺在高中转学后,两人只是网络交流,除了偶尔发来的节日问候外,再没有什么话题了,也不知这次是找她什么事。

雪逐渐停住,在路过一家商城时,林知意忍不住走进了一家围巾店里。

正当她拿起一条红色围巾在反复试戴时,一道女声传来:“知意?”

林知意转头看去,是楚婷。

楚婷款款走来:“真巧。”

说着,她看了眼围巾:“给你小叔买?”

林知意立刻放下,目光闪躲:“没有,只是随便进来看看。”

楚婷像是没有察觉她的局促,亲昵搂住她的手臂:“正巧我也要买点东西,一起逛逛吧。”

林知意还没拒绝,就被她拉着上了楼。

一家母婴店前,楚婷忽然停住脚。

她拿起件婴儿的小衣服,朝林知意笑了笑:“可爱吗?”

林知意生硬地点点头。

楚婷摩挲着衣服,眼中淌过甜蜜和向往:“将来我和司白的孩子穿上这样的衣服应该更可爱。”

闻言,林知意眸光一黯。

楚婷和傅司白的孩子……

隐隐的,心底升起难以言喻的凄凉。

那样的幸福,应该不再属于她。

林知意待不下去,找了个借口便回了家。

回到房间,她扑到床上,平复着混乱的心绪。

即便很困,林知意也不敢入睡,因为梦里全是傅司白离开时的背影。

她揪着被子,压着眼眶里的肿胀感。

次日。

林知意整理衣服时,发现衣架上多了一件黑色的大衣。

这才想起是傅司白上次来吃饭时落下的。

她捏着袖口,犹豫了会儿好仔细叠好,用袋子装着出了门。

医院,医生办公室。

林知意敲了敲门,听见里面传出一声“请进”,才推门进去。

穿着白大褂的傅司白正在看资料,他戴着金边眼镜,整个人透露着清冷文雅的气质。

见是她,傅司白愣了瞬:“你怎么来了?”

林知意回过神,掩去眸中的依恋:“你的衣服,我给你送来了。”

傅司白起身接过,目光落在她脸上:“你病还没好,衣服我可以自己去拿。”

虽然是责备,但话语间依旧晗带着关心。

林知意心底不觉一片温暖:“没关系,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转身便要走。

“等等。”傅司白叫住她,拿起围巾围在她脖子上,“我送你。”

淡淡的柠檬香钻进林知意的鼻内,拨动着她的心弦。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同处密封的空间,却只有沉默。

林知意看着傅司白的侧脸,心里又有堵了的沉闷感。

楚婷的出现,让两人的距离隔得越来越远,哪怕站在彼此的对面,却也相顾无言。

“知意。”

傅司白突然开口,让林知意心一顿:“怎么了?”

他抿着唇,眼神深沉的让人无法捉摸。

就在傅司白准备说些什么时,电梯门开了,一大束玫瑰花赫然出现在两人面前。

随后,许洺的脸从玫瑰花后出现,他深情望着一脸诧异的林知意。

“知意,我回来娶你啦!”

第五章

林知意错愕不已,等她回过神,那束玫瑰花已经被塞进了她怀里了。

许洺捏了捏她的脸:“好久不见,想我吗?”

林知意拧眉躲过后看向傅司白,下意识地想要解释:“小叔……”

可傅司白神色淡然,甚至都没看她一眼。

反而是许洺冲着他爽朗地喊了句:“小叔好!”

傅司白颔首算回应。

林知意眼神微凝,许洺从小一直嚷嚷着要娶她,但林家人都只当它是个玩笑。

那傅司白呢,他会当真吗?会介意许洺这种玩笑吗?

傅司白看了眼玫瑰花:“许洺,要想娶知意,就得好好对她,不要让她受委屈。”

闻言,林知意呼吸猛地一窒。

许洺拍了拍胸脯:“我保证!”

林知意看着傅司白,声音沙哑:“你希望我结婚?”

傅司白终于把目光放在她身上,却多了分微不可察的疏离:“许洺是个好男孩,小叔也希望你幸福。”

明明是这么温柔的语气,可林知意的心像被刀子狠狠扎了一刀。

真的好痛……

林知意强忍着泪意低下头,竭力挤出四个字:“谢谢小叔。”

说完,把玫瑰塞回给许洺就跑了出去。

“知意!等等我啊!”许洺连忙追上去。

林知意拒绝许洺送她回家,自己一个人打车回去了。

一进房间,她看着书桌上那叠诊断报告,依赖型人格障碍几个字显得格外刺眼。

林知意捂着双眼,泪水涌出眼眶:“你要我嫁给别人,可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根本不可能……”

之后几天,许洺对林知意的追求更加上心。

林知意总是能收到他的短信,要么是吃饭,要么是去玩,而且每天都变着样给她送花。

她起初是不胜其烦,但在许洺的再三邀请下,最后终于答应和去看电影。

星期六,连日来的雪难得停了。

林知意来到电影院外,远远的就看见许洺拿着束粉色玫瑰向她招手。

阳光下,她有一瞬间把他看成了傅司白。

许洺跑过来,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发什么呆呢?电影快开始了。”

林知意回过神,拘谨地抽出手:“走吧。”

说完,她转身准备进去,却看两道熟悉的身影走来。

是傅司白和楚婷。

林知意步伐一滞,怔怔看着他们相挽的手。

“知意?你也来看电影啊。”楚婷依旧带着优雅的笑容。

她打量着许洺和他手中的玫瑰,调侃道:“原来是约会啊。”

林知意没有接话,不由自主地在意着傅司白的表情。

他眉目淡漠,好像周遭的一切都和他无关。

气氛微妙见,楚婷突然提议:“既然这样,不如我们来一场四人约会吧。”

林知意很想拒绝,没想到和他们竟然是同一场电影,而且还坐在他们后排。

原本是部喜剧电影,周围的人都笑的合不拢嘴,可她却觉得压抑无比。

她能清楚看到楚婷与傅司白耳畔厮磨的样子,那亲密的模样一点点剐着她的心。

察觉了到林知意的异样,许洺关心地问:“不舒服吗?”

林知意摇摇头,面色如土。

她只想等着电影结束,赶紧离开。

这时,电影中响起了激扬的音乐,荧幕中的男女主开始深情拥吻。

林知意看见理整家獨費付楚婷靠在傅司白的肩上,傅司白转头看着她。

楚婷抬起头,作势就要吻上去。

这一瞬,林知意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猛地起身,沙哑的大喊在整个电影院里回荡。

“不可以!”

刹那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朝林知意投了过来。

第六章

四周的目光汇聚在林知意身上,让她感到四肢僵硬,脸颊发烫。

尤其是来自傅司白注视,那道目光仿佛火一般灼穿了她的身体。

许洺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知意,你……”

林知意无措地握紧拳,在泪水溢出前跑了出去。

电影院外,冷风吹得人脸生疼。

许洺气喘吁吁地追上,抓住她的手:“你到底怎么了?”

林知意只觉喉咙堵了团棉花。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当着那么多人失态。

林知意懊恼地叹口气:“抱歉,我有点头晕,先回去了。”

“那我送你。”

“不用,我想一个人走走。”

告别许洺,林知意独自走在街上。

不一会儿,空中飘起了细雪。

她脑子里不断重现着刚才的场景,眼眶酸涩。

她该怎么解释刚才的行为,傅司白又会怎么看自己。

他会不会发觉自己喜欢他,会不会讨厌这份感情,从此远离她。

一想到这,林知意的心猛地揪紧。

头上的雪慢慢融化,湿了她的头发,风一吹,她不禁冷得发抖。

林知意找了个公交车站,环抱双臂坐着。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停在路边。

一片阴影落在身前,林知意抬起头,撞上傅司白深沉的眼神。

“小叔?”她眸色微怔。

傅司白脱下大衣,披在林知意身上:“都已经长大了,还这么任性。”

闻言,林知意鼻尖忽的一酸:“对不起……”

傅司白摸了摸她的头:“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还是记忆中那么温柔,以至于让林知意怎么和他告别的。

她凝着薄雾中的高楼,无力叹了口气。

正当林知意准备进门时,手机突然响起。

是医院的李护士。

她刚按下接听键,李护士焦急的声音就传了出来:“知意,院长出事了!”

等林知意赶到医院,医生正好从病房出:“院长需要尽快接受化疗,不然……”

“什么化疗?”她怔了瞬。

看见她来了,医生犹豫片刻才回答:“其实院长一个月前就被查出患有晚期胃癌了。”

这话如雷在林知意脑子里炸响。

胃癌……

难道说爸爸要像妈妈一样离开她了吗?

林知意坐在病床边守了一整夜,见林父醒了,黯淡的眸子才有了光:“爸爸。”

林父看着两眼血丝的女儿,知道瞒不住了,只有满心的愧疚疼惜:“对不起,爸爸……要先去找你妈妈了。”

林知意心狠狠一抽:“不会的,爸爸一定会好起来的!”

林父摸着她的头:“知意,你一直都是个坚强的孩子……”

林知意用力摇摇头。

她一点也不坚强,她依赖爸爸,更依赖傅司白。

林父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只是没到你成家,我没办法向你妈妈交代。”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许洺从小就喜欢你,那孩子虽然油嘴滑舌,但对你是真心的。”

林知意神色一凝:“我和许洺……”

话还没说完,林父就剧烈咳嗽起来。

他白着脸,一字一喘:“爸爸只想在走之前,把你托付给一个值得终生依靠的人。”

林知意咬咬唇,一时语塞。

可回绝的话,在看到林父那双祈盼的眼睛时,再难说出口。

半晌,她哽咽点头:“我都听您的。”

听见这话,林父才欣慰地舒了口气,然视线却停在她后方。

林知意顺势转过头,不偏不倚撞上傅司白深海般的目光……

第七章

林知意僵硬起身,只觉手脚冰凉。

刚才的话,他全都听到了……

傅司白很快移开视线,面色如常地走上前:“师兄。”

林父余光看了眼表情别扭的林知意:“手术做完了?”

傅司白点点头:“治疗方案我会和主任……”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林父就摆摆手:“司白啊,你觉得许洺这孩子怎样?”

闻言,林知意呼吸不觉放轻,开始注意着傅司白每一句回答。

傅司白低眉一笑:“挺好的,认真开朗。”

“我想把知意托付给他,可是也不知道这身体还能撑多久……”林父微仰起头,叹了口气,“如果我走了,她的事就只能拜托你这个小叔了。”

林知意攥紧了衣角:“不用,我自己……”

“师兄放心,知意的婚礼,我一定会亲自操办。”

她紧缩的瞳孔颤了颤,不可置信地望着身边的男人。

他的脸庞依旧是温柔的,但那双眼睛却满是让她窒息的责任感。

等林父休息后,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病房。

眼见傅司白要走,林知意无法控制地跟上前:“小叔。”

傅司白停住脚,终于把目光停在她身上:“许洺会是个好丈夫,你嫁给他会幸福的。”

听到这话,林知意心头一窒。

她突然觉得自己没说出口的话是那么无力。

沉默了很久,林知意才扯出一个生硬的笑容:“嗯,我知道了。”

说完,她转身朝电梯走去,泪水却无声地掠过脸颊。

“知意。”傅司白叫住她。

林知意停住脚,却没有回头。

良久,她才听见身后的人低声说了句:“我也希望你幸福。”

林知意心颤了颤,险些哭出声。

她快步离去,生怕暴露自己一丝情绪。

她无法想象暗恋了十几年的男人要把自己嫁给别人,还是他来操办婚礼,这该多么痛苦。

他会一直见证着她被别的男人带上戒指,许下诺言,深情相吻吗?

林知意浑浑噩噩回了家,没想到看见许洺站在门口。

寒风里,他的鼻子被吹的通红。

一看见她,便跑了过来:“你去哪了?怎么不接电话?眼睛怎么也肿了?”

林知意目光渐暗:“爸爸他,得了胃癌……”

闻言,许洺脸上闪过抹愕然。

他一扫曾经的圆滑,有些笨拙地安慰:“没事,我会陪着你。”

林知意抿抿唇,从包里興興付費獨家拿出钥匙开门:“我回来拿些衣服,你也喝杯热茶暖暖吧。”

许洺正色道:“我一会儿陪你一起去。”

林知意也没有拒绝,给他倒了杯热水后便回房找衣服。

许洺走了进去:“要我帮忙吗?”

林知意心不在焉地整理着背包:“帮我把充电器拿过来吧,在抽屉里。”

许洺上前拉开抽屉,拿出充电器时,一本画册让他瞬时愣住。

林知意半天不见许洺把充电器拿过来,反而有翻页的声音,便转身看去。

当看见许洺正翻着画册,她呼吸一凝:“许洺!”

林知意一把抢过画册,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不为其他,只因为这本画册全是傅司白素描像,而且全部都出自她之手。

而许洺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打击,半天才回过神,眼神又是惊又是怒。

“知意,你竟然喜欢傅司白!?”

第八章

不可置信的质问像巴掌拍在林知意脸上,她紧抿着唇,把画册塞回抽屉。

许洺激动地抓住她的双肩“你为什么会喜欢上他?他可是你小叔!”

“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林知意下意识反驳了句,反应过来后别过脸,嗓音发哑:“那都是过去的事。”

说完,她拿起背包,落荒而逃般地离开:“我先去医院了。”

“知意!”

许洺看着林知意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

出租车上,林知意看着窗外倒退的雪景,满心惆怅。

那些记录着傅司白情绪和神色的画面,每一帧都刻在了她的心里。

她爱他,虽然现在拼命否认着,可她没办法欺骗自己。

这份感情自始至终,都只是一个秘密,也无法成为过去……

来到医院病房,林父正在看书。

他摘下老花镜,语气遗憾:“司白刚走你就来了,你俩见见面,多说句话也好。”

林知意苦笑:“或许就是没有缘分吧。”

没有缘分,所以多一句话便成了多一分的伤害。

几天后的晚上,林知意来到了饮水机旁,准备接一杯水。

夜里的医院安静无声,只有一旁抢救室还亮着灯。

她拿起杯子刚要回去,却见转角处有一人正趴在椅子的扶手上熟睡。

尽管挡住了脸,但林知意还是认出那是傅司白。

应该是结束了一场大手术,他趴在椅子上睡得正熟。

可走廊没有空调如果睡一夜,第二天肯定会感冒。

林知意犹豫了一会,叹了口气,上前扶起了傅司白:“进去睡吧,躺这里会着凉。”

傅司白累的睁不开眼睛,跟着惯性靠在了她身上。

又是那股淡淡的柠檬香,温暖清新的让林知意心绪翻涌。

她压住那分悸动,扶着傅司白朝办公室走去。

好在办公室并不远,走几步就到了。

傅司白坐到椅子上,意识才清醒了几分。

他撑着额头,抬眸看向身边的人:“知意?”

林知意看着他憔悴的模样,眉目间划过抹心疼:“我去给你买些吃的回来,你吃完再好好休息。”

傅司白愣了瞬,而后点点头:“嗯,麻烦你了。”

林知意去外面买了碗热粥,又买了瓶热牛奶才回医生办公室。

没想到傅司白又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林知意本想叫醒他,可见他睡得那么熟,一时不忍心起来。

看着傅司白安静的睡颜,她忽然想起了自己画的那些素描。

当时的自己甚至可以请他当模特,或者在家时偷偷给他拍照画。

可自从他回来,她就再没动过笔。

他现在该是什么样的,该怎么画呢?

林知意忍不住伸手,隔空描摹着傅司白的眉目。

或许瘦了些,又或许再成熟些……

他确实变了很多,可以后见证这些变化的人,却不再会是她。

林知意心中一酸,险些落下来泪来:“你知道吗?其实我最想嫁的人是你啊……”

沙哑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可回答她的,只有窗外簌簌风声。

林知意垂眸沉叹了口气,正要收回手时,傅司白忽然睁开眼。

以往温柔的深眸此刻噙着许寒冰,目不转睛地地盯着她。

第九章

“小叔……”

林知意被烫了般收回手,窘迫地地解释:“我,我只是想叫醒你……”

傅司白直起身,目光仍旧是那特有的温和,刚刚的冰冷仿佛是她的幻觉。

林知意放下东西:“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她起身就要走。

没想到傅司白抓住她的手:“你也没吃晚饭吧,一起吃点吧。”

“我不饿……”

“吃完再去病房。”

他的语气不容拒绝,林知意只好坐下。

傅司白将粥推到她面前,自己打开牛奶喝了起来。

“这是给你买的。”林知意皱起眉。

傅司白揉了揉眉心,语气平和:“你身体不好,需要抵抗力。”

林知意心绪微动,欲言又止。

刚刚的话,他没有听见吗?

一时间,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

次日。

林知意准备去帮林父买饭,却在电梯口碰上了楚婷。

碍于傅司白的关系,她也只能打了招呼:“楚婷姐。”

“昨晚我来找他,全都看到了。”

楚婷开门见山的话让她面色一滞。

面对林知意错愕的眼神,楚婷语气冷淡:“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你也应该清楚,司白一直只把你当他的亲人,你不该用错感情。”

林知意咬着唇,慢慢握紧了拳。

亲人吗?

如果是亲人,自己的关心算是越界了吗?

楚婷语重心长似的劝道:“知意,你继续这样只会伤害司白、伤害你自己,所以早点放手吧。”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她缓缓走了进去。

林知意僵在原地,像是遭受到了什么沉重打击。

放手……

她真的要放手了吗?

之后一段时间,林知意故意避开傅司白,哪怕他来看林父,都找借口出去躲着。

夜晚,窗外又飘起了大雪。

林知意洗了把脸缓解疲倦,心情仍旧低落。

她深吸口气,缓和好后才准备回病房。

可刚过拐角,发现医生和护士推着已经陷入昏迷的林父朝急救室奔去。

林知意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爸爸!”

护士拦住她,耐心劝慰:“家属请在外等候。”

“嘭”的一声,急救室门关闭。

林知意靠着墙,缓缓滑座在地。

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压住那排山倒海的恐惧。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才出来。

林知意踉跄上前,可还没开口,医生就摇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

无力的话像把刀扎进林知意心脏,痛的她险些瘫倒:“不……不会的……”

她疯了般冲进急救室,看到的却是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林父。

“爸爸……爸爸!”

听见林知意带着哭腔的呼唤,林父缓缓睁开眼:“好孩子,不哭……”

他竭力抬起手,抚着她满是泪水的脸颊:“没能好好照顾你长大,是爸爸这一生的愧疚……”

林知意拼命摇头:“爸爸,你不要走,不要留我一个人,我求求你……”

她已经失去了妈妈,不能再失去爸爸。

没有爸爸,这还算是个家吗?

林父含着泪水,气息越渐微弱:“答应爸爸,以后……要快乐……的活下去。”

林知意点着头,泪水大颗大颗掉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林父苍白一笑,眼神逐渐涣散。

他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轻轻叫了声:“知意……”。

下一秒,贴在林知意脸颊旁的手重重垂落。

心电仪也响起冗长的滴声,刺耳而绝望。

林知意紧缩的眸子颤抖着,终于崩溃大哭起来。

“爸爸——!”

…………………

后续戳戳私聊哦😘😘😘

www.zxgj.cn

什么是依赖型人格障碍?如何改变依赖型人格?

什么是依赖型人格障碍

依赖型人格障碍顾名思义,是指一个人无论做什么选择还是说你,什么观点都需要依靠他人,在一定的时间内,依赖型人格,可以让人们不用思考某些问题,但是如果一直用这种方式和他人相处的话,会让一个人失去主动性和创造性,严重时,会让人们害怕选择,会让人变得越来越消极,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还未动手之前,就已经有一种压抑感了。

重点说明: 人格障碍是一种长期的,稳定的人格特征,是极难改变的,后文提到的关于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均指的是这种人格形成的早期阶段,如果确实属于人格障碍稳定期,那么建议积极就医,如果你对自己的状况不甚了解,那么建议你先试试人格障碍量表,和 MMPI量表,......

什么是依赖型人格障碍

依赖型人格障碍顾名思义,是指一个人无论做什么选择还是说你,什么观点都需要依靠他人,在一定的时间内,依赖型人格,可以让人们不用思考某些问题,但是如果一直用这种方式和他人相处的话,会让一个人失去主动性和创造性,严重时,会让人们害怕选择,会让人变得越来越消极,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还未动手之前,就已经有一种压抑感了。

重点说明: 人格障碍是一种长期的,稳定的人格特征,是极难改变的,后文提到的关于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均指的是这种人格形成的早期阶段,如果确实属于人格障碍稳定期,那么建议积极就医,如果你对自己的状况不甚了解,那么建议你先试试人格障碍量表,和 MMPI量表,scl-90。


关于心理健康的检测和筛查,还可以参考:SCL-90量表,对于精神疾病方面的检测筛查,可以参考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关于人格障碍的检测筛查可以参考 PDQ-4+量表


scl-90症状自评量表

https://www.zxgj.cn/g/scl90


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https://www.xmcs.cn/x/mmpi


人格障碍测试筛查PDQ-4+量表

https://www.xmcs.cn/x/pdq4





造成依赖型人格障碍的原因

1、家庭教育的宠爱养成了性格上的软弱

人是不断向前成长和进步的,因此人格会越来越独立,然而依赖型人格,就是从始至终都过分依赖父母,而父母也始终没有提出反对,久而久之在孩子的心中,父母可以满足他的一切要求,进而产生了一种过度依赖的心理。

2、缺失勇气

做什么事情都畏手畏脚,往往让一个人失去闯劲,更不敢尝试新鲜事物,渐渐地就产生了喜欢依赖他人的性格。

3、做事情没有规划

一个人做事情没有规划,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渐渐地就丧失了主动性,就养成了依赖别人的心理。

4、生活中缺乏他人的反对、质疑

当一个人已经开始依赖他人了,那么就不能任由这种性格向前发展,但是如果一直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的话,这样的依赖性格会逐渐发展成依赖心理,更会发展成依赖型人格障碍。


mbti性格测试 https://www.zxgj.cn/g/mbti28

艾森克人格测试 https://www.xmcs.cn/x/ask48

九型人格测试 https://www.xmcs.cn/x/jxrg36


如何改变依赖型人格


1、重新建立勇气

遇到新鲜事物或遇到陌生人,不敢去尝试,不敢去交往,只会让自己陷入一个死循环。如果一直不懂得突破自己,不敢做一些能做到的事情,不敢主动和别人交流,只会让自己逐渐丧失更多的信心。重建自信并不难,只需要自己在心里头默念自己可以,给自己一种潜意识,让自己放开手去做。

2、给予适当的鼓励

陷入依赖型人格障碍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是畏手畏脚的,而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缺乏别人的鼓励,这个时候,如果是懂自己的人,他一定会热情的鼓励,如果你能将这件事情完成的更好的话,还会给你更多的赞美。因此,要想改变依赖型人格障碍,既需要自己肯定自己,也需要别人鼓励自己。


找回自信心

个人优势能力测评 https://www.xmcs.cn/x/ysnl

24种人格力量测试 https://www.xmcs.cn/x/via


3、提升自我意识

陷入依赖型人格障碍的人,只要一遇到事情总是会联想到过去的经历,总是会觉得在接下来的某个瞬间,一定会有同样的人帮助自己,所以在更多的时候进行被动选择。因此,摆脱被动,让自己变得主动起来,给自己灌输一种主动观念,让意识先于行动,让行动紧跟意识。


4、制定计划

做什么事情都需要计划,改变依赖型人格障碍也同样需要计划。要想从一开始就改变依赖型人格障碍是具有一定困难的,因此需要一步步完成计划,每完成一个目标,就给自己增添了一份的自信,因此做事情要一步一步,循序渐进。


无言

救命🆘

你有没有这样的情况?一旦被告知有工作或者任务要完成,就内心莫名的恐惧害怕,只想逃离,什么都不想想,我不知道怎么摆脱这种情绪,我觉得自己过于怯懦,没有安全感,总是期待有人依赖,这该怎么办呢?我也想成为可以被依赖的人? 

你有没有这样的情况?一旦被告知有工作或者任务要完成,就内心莫名的恐惧害怕,只想逃离,什么都不想想,我不知道怎么摆脱这种情绪,我觉得自己过于怯懦,没有安全感,总是期待有人依赖,这该怎么办呢?我也想成为可以被依赖的人? 

www.zxgj.cn

依赖型人格障碍测试

依赖型人格障碍 以过分的依赖为主要特征,无法独立处理事情,对自我能力没有肯定感,没有主见,将自己的一切事务托付他人,接受别人对自己生活的指导和干预,同时依赖型人格障碍者也害怕自己承担不利的责任及后果,过度容忍他人,也害怕失去依赖关系。

关于依赖型人格障碍

其特征为过分依赖于他人,这里的过分依赖表现在三个方面:

①请求他人为自己的大多数事情做出决定;
②将自己的需求依附于他人,且容忍依赖对象的一切;
③ 害怕自己独立生活,害怕失去依赖对象;

[图片]

依赖型人格障碍测试https://www.xmcs.cn/x/ylx

人格障碍测试筛查PDQ-4+量表完整版...

依赖型人格障碍 以过分的依赖为主要特征,无法独立处理事情,对自我能力没有肯定感,没有主见,将自己的一切事务托付他人,接受别人对自己生活的指导和干预,同时依赖型人格障碍者也害怕自己承担不利的责任及后果,过度容忍他人,也害怕失去依赖关系。

关于依赖型人格障碍

其特征为过分依赖于他人,这里的过分依赖表现在三个方面:

①请求他人为自己的大多数事情做出决定;
②将自己的需求依附于他人,且容忍依赖对象的一切;
③ 害怕自己独立生活,害怕失去依赖对象;

依赖型人格障碍测试https://www.xmcs.cn/x/ylx

人格障碍测试筛查PDQ-4+量表完整版  https://www.xmcs.cn/x/pdq4

依赖型人格障 是一种严重影响个人生活和事业发展的人格障碍类型,同时依赖型人格障碍者也经常陷入恐惧和焦虑之中,给个人带来极大困扰,由于这种人格障碍产生的错误认知,其人际关系,学业、事业和家庭必定无法正常进行。

关于心理健康的检测和筛查,可以参考 SCL-90量表,对于精神疾病方面的检测,可以参考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

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https://www.mmpi.cn

scl-90症状自评量表 90题 https://www.zxgj.cn/g/scl90

依赖型人格障碍的成因

父母的溺爱是主要因素,在儿童期父母是万能的存在,依赖也是人的天性,如果在成长的过程中父母过度的溺爱,甚至鼓励儿童对父母的依赖,那么儿童也就失去了独立的机会,失去独立探索和对抗挫折的能力,这种溺爱不仅仅是体现在生活照顾方面,还有对事物的判断决策,父母以权威命令的方式、或打骂批评来使儿童屈从,使得儿童失去了自我判断能力,缺乏自信心,从而也甘心依赖他人。

这种性格历经时间的固化,也就形成了依赖型人格障碍,即使是成年后,也只能依赖他人来做决定,无法独立生活,无法自我照顾,在工作中也无法承担责任,也被称为“巨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