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侦探

61134浏览    2816参与
陆壬啊

给祖宗挪个窝(06.邻里闲话)

小雨缠绵了两天后终于放晴,久违的太阳重新降临这个小山村,明亮又炙热的光线蒸腾着湿漉漉的地面,很快污泥便结成了干硬的泥块,仿佛前些天的大雨不曾发生过一般。

这天李若风刚吃过早饭,父母趁着天气晴朗双双进城办事,本想带着他一起,谁知道可能是前夜受了凉,他从半夜就开始拉肚子,直到早上稍微好了点,喝了点稀饭。

见他快虚脱的样子,父母商量之后决定,干脆让他在家好好休息,以免奔波劳累更伤身体。

因此李若风才又得了机会,准备下山找唐芥再去探险。谁知道父母早已拜托了他小叔好好看住他,不准他下山乱跑,算是彻底断了他的小心思。他正在家闷着,却听见门口小叔跟邻居大声说着什么衣服都上霉了之类的闲话,这才想起来母亲...

小雨缠绵了两天后终于放晴,久违的太阳重新降临这个小山村,明亮又炙热的光线蒸腾着湿漉漉的地面,很快污泥便结成了干硬的泥块,仿佛前些天的大雨不曾发生过一般。

这天李若风刚吃过早饭,父母趁着天气晴朗双双进城办事,本想带着他一起,谁知道可能是前夜受了凉,他从半夜就开始拉肚子,直到早上稍微好了点,喝了点稀饭。

见他快虚脱的样子,父母商量之后决定,干脆让他在家好好休息,以免奔波劳累更伤身体。

因此李若风才又得了机会,准备下山找唐芥再去探险。谁知道父母早已拜托了他小叔好好看住他,不准他下山乱跑,算是彻底断了他的小心思。他正在家闷着,却听见门口小叔跟邻居大声说着什么衣服都上霉了之类的闲话,这才想起来母亲临走前让他把家里的被子衣服拿出去晒上。

明明还不到十点,屋外已经金光灿灿,热浪逼人。他在门前找了个平坦的位置,搬出晒衣架放好。又将家中的被褥拿去二楼的阳台一一铺好。

从阳台往下看去,恰好可以看见小叔有些略秃的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反着光,只见他捧着茶杯,面对着邻居李奶奶大笑着说:“我就说搞不起来吧!咱们的李大村长非不信,非要搞出点花样来!这下可好,祠堂都修不成了!”

李奶奶反驳道:“李村长本来就没打算要大家迁坟,是那些带头的人嚷着要他组织全村集体迁坟的。就连那个祠堂,他也准备跟上面申请一笔钱来修呢,听说也没打算要我们出钱。”

李若风听见小叔冷哼一声,继续道:“那还不是碰壁了才说这话,一开始闹得全村风雨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说啊!”

“哈哈哈哈,这里面学问可就大了,当官的肯定比我们强啊!”

李奶奶笑着附和着,转身进了屋子。李若风见小叔还在门口站着,拿着茶杯把的手指关节微微发白,便笑着打趣道:“小叔,当心茶杯被你捏碎咯!那可是爷爷最喜欢的杯子!”

小叔这才发现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被这个小子看了去,顿时脸上有些发烫,嘴里叫唤着:“年纪小小的就不正经,当心我告诉你爸爸去!看他不揍你!”

说着骂骂咧咧地也进了屋,剩下李若风一个人趴在阳台上,看着远处晴空如洗,绿树苍翠。隐隐约约还能望见自家老祖宗的小土包,在满目绿色中露出一小片的黑影,微风轻摇,仿佛那片黑影也随之晃动。

“不对!那就是在动!”李若风紧盯着那一小片黑影,发觉那似乎是一个人影。心下顿时一惊,按理说那片墓地基本没有损坏,就算有些轻微的损伤,打算趁着雨后修缮,也不会连声招呼都不打就默默去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下楼换上防滑的球鞋,刚准备出门便被小叔叫住:“你个臭小子又准备出去做什么?你爸爸可告诉我你生病了要在家休息,不准你出门!”

李若风急忙说道:“小叔你看那边,咱们家老祖宗那片地方好像有个人影,不知道在做什么,你不去看看?万一谁家缺砖少瓦的来咱们家‘借’,到时候再来一次大雨,坏的只怕是咱们家老祖宗的小房子了!”

小叔一听,也急了,踮起脚尖往那方向看去,只可惜位置较低,什么都瞧不清楚,只能再次确认道:“你看清楚没有?真的有人在那边?”

见李若风一脸认真,他沉吟了一会,也转身回家换了装备,拿着铁锹扛在肩上,跟着李若风一起往那山里走去。

经过一段毫无遮挡的土路,便到了林子口。俩人早已热得汗流浃背,太阳毒辣,光线亮得两人都只能眯着眼睛走路。

但一进入树木茂盛的地方,温度就变得适宜起来,好像进了空调房一样,湿润又凉爽的空气笼罩着这片树林,点点阳光穿透树叶在地上投下一块块光斑,仔细看去便能发现那光线中正冒着丝丝白汽。

山中枯叶烂枝的腐败夹杂着山中草木清新的气味,不断地刺激着鼻腔。两人穿行半日才走到那片墓葬区,一眼望去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

李振北转头骂道:“人呢?大白天的你不要告诉我看见老祖宗现身了?”

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时不时传来几声鸟鸣,提醒着人们山林已经恢复往日的生机。李若风四处查看一番,终于在某处松软的地方找到一些残缺不全的脚印,指给小叔说道:“你看,这脚印看着像刚留下的,要是大雨前留下的估计早被冲平了吧?”

李振北也蹲下仔细查看起来,喃喃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陆壬啊

给祖宗挪个窝(05.少年意气)

细雨如丝,李若风摘下斗笠抱怨道:“早知道就跟你学习就穿一件雨衣了,戴这玩意儿太挡事儿,一点都不方便!”

唐芥摘下雨衣帽子,蹲下来仔细检查地上的落叶,沉思不语。李若风见状只好在四周转悠,一会摸摸树干,一会拽拽野草。一滴雨水顺着柞木叶子溜进他的脖梗后面,瞬间凉透心扉,李若风大叫一声:“这什么东西!爬进去了!”

唐芥连忙起身查看他的脖颈后方,发现除了一道水渍再无其他东西,忍不住轻拍他的后脑勺,骂道:“就你这胆子,早知道不带你来了!”

李若风悻悻的反驳道:“我这不过是活跃一下气氛。再说了,不带我一起,你一个人连地方都找不到!”

天色愈暗,唐芥招呼李若风快走,要是天黑还找不到那座塌了一块的老墓,...

细雨如丝,李若风摘下斗笠抱怨道:“早知道就跟你学习就穿一件雨衣了,戴这玩意儿太挡事儿,一点都不方便!”

唐芥摘下雨衣帽子,蹲下来仔细检查地上的落叶,沉思不语。李若风见状只好在四周转悠,一会摸摸树干,一会拽拽野草。一滴雨水顺着柞木叶子溜进他的脖梗后面,瞬间凉透心扉,李若风大叫一声:“这什么东西!爬进去了!”

唐芥连忙起身查看他的脖颈后方,发现除了一道水渍再无其他东西,忍不住轻拍他的后脑勺,骂道:“就你这胆子,早知道不带你来了!”

李若风悻悻的反驳道:“我这不过是活跃一下气氛。再说了,不带我一起,你一个人连地方都找不到!”

天色愈暗,唐芥招呼李若风快走,要是天黑还找不到那座塌了一块的老墓,可就算白来一趟了。

两人加快脚步往山林深处走去,脚下落叶枯枝都已被水泡软,踩上去如同踩在了棉花上,发不出一丝声响。往日天晴的时候,时常还能听见各种野鸟山雀的啼声,现在周边一片死寂,除了自己的浊重的呼吸声再无其他。

李若风在前面带路,循着记忆找着方向。这条小路他虽然走过多次,但是山里杂树众多,一不小心就会走错路。更何况这根本算不上路,不过是在树林中左插右绕,走的人多了,形成的一条小路罢了。

突然脚下一滑,李若风惊呼一声,整个人摔进一个大坑里。唐芥连忙后退几步,定眼看去,才发现前方树木之间出现一个大坑,靠左边整个塌下去一块。只是被树叶树枝挡着,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他找来一根手腕粗细的树枝,递给坑里的李若风,将对方拉出来。两人围着这坑仔细观察起来,唐芥用树枝拨开那坑周边的遮挡之物,对李若风说道:“这坑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倒像是人工挖掘出来的,你看这坑的四周,是不是太平整圆滑了。”

李若风伸手在坑边扣了一块土,在手里掂了掂,回道:“这土摸着很硬,而且哪有路中央平白无故出现深坑的。虽然这边上故意挖开了,做成塌方的样子,但是周边的土没挖松,这作假也不认真啊!”

两人搬了几块碎石在坑周边做了标记,然后往上方重新找了一块平整的区域穿过去。往前走了大约十几分钟,终于找到了那座老墓。

这座墓外表看着就有年代感,墓的外侧是一圈长满青苔的石砖,墓身久经风雨早已斑驳不堪。碑上的文字已经看不清楚,左上角还缺了一块。正面看去倒还算完整,两人从左侧绕到后方,才发现这座墓的后面堆了一地的青石砖,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来。

阴雨天光线很暗,唐芥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往洞里照着,隐约能看见一个棺材的黑影。这时李若风也凑过来,伸长着脖子往洞里瞅着,身子渐渐靠在唐芥身上。

唐芥转过脸看他一脸专注,心中一动,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举着手电筒为李若风照着,左脚逐渐外移,见距离差不多了,整个人往左闪去,李若风正借着唐芥的肩膀的力,一下子失去重心摔在地上。

李若风挣扎着起身,嘴里骂道:“你这人就是缺德,早晚被雷劈!”唐芥笑着走过去拉他一把,回道:“放心,老天爷要这么灵,早劈死你了。”

两人你来我往互骂了几句,见这墓也不过如此,没什么特别,心里暗暗觉得失望。眼见天色已晚,再不回去只怕逃不过一场骂,便打定主意再转个两圈就下山回家。

谁知道此时竟然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唐芥见李若风重新戴上斗笠,想起书上那句古诗,‘孤舟蓑笠翁’,心里觉得好笑,见雨大了,也戴上雨衣的帽子。

两人找到一棵树叶茂密的水杉树,躲在那下面避雨,准备等雨点小了再下山去。空中响起阵阵闷雷,李若风发愁道:“完了,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了,怎么办?要不要现在下山啊,再等下去天就真的黑了。”

唐芥心里也正焦急,他舅舅一家只怕已经在路上,再不回去恐怕会惹他们担心,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于是把心一横,冲李若风说道:“走吧,小心一点就是了。刚刚小雨下着我们不也上来了。下山的时候注意点就是了。”

李若风心底发颤,苦着脸说:“下山更比上山难,何况这山已经塌方了好几块地方了,等会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拉着我,要真的发生什么事情记得拉住我啊!”

雨水打在斗笠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唐芥拿着那根捡到的树枝,跟李若风分别抓着树枝的两头,在树林中穿行。

不一会便走到那处深坑附近,唐芥走在后面不经意间往那坑的方向瞥了一眼,突然停住脚步。走在前面的李若风见拉不动后面的人,便回头问道:“怎么了——”

话音未落,差点被眼前的人吓到,只见唐芥嘴角含笑,满脸兴奋,眼睛直直地盯着前面某个虚无的点,像是被人定住。

李若风觉得后背渗出一层冷汗,牵动着嘴角问道:“老唐,你可别吓我,怎么了这是?”

唐芥这才回过神来,笑道:“没什么,走吧。”

说完便催促对方继续往前走,两人在水泥路口分别,各自回家。唐芥快步往回跑着,见家中灯还黑着,暗自松了口气。
厄运理奇德

补的生贺,昨晚点了上传就睡了结果怎么没传上来啊,(怒

御手洗君请一直活跃下去~

补的生贺,昨晚点了上传就睡了结果怎么没传上来啊,(怒

御手洗君请一直活跃下去~

jokerlogic

毫无底线——白城 第四卷 所谓英雄 第五章 本色尽显 第十四节

第五章更新中!

同人奇幻风各种梦幻联动!

这一部分比较短,是底层反派配角菲克斯的一点招黑片段啦!


(14)

      (“来了,lz的机会来了。”)

      菲克斯伫立在波本酒馆门前……的井盖前。

      光看那蒙了灰尘还被扒了皮的招牌,他就明白这店主同他一样是离光与暗又那么近又那么远的不伦不类。他朝里面望了望,没有人影,但有翻倒的椅子和剩个壳的镜子,在暗巷中反而掩盖了几分突兀。......


第五章更新中!

同人奇幻风各种梦幻联动!

这一部分比较短,是底层反派配角菲克斯的一点招黑片段啦!



(14)

      (“来了,lz的机会来了。”)

      菲克斯伫立在波本酒馆门前……的井盖前。

      光看那蒙了灰尘还被扒了皮的招牌,他就明白这店主同他一样是离光与暗又那么近又那么远的不伦不类。他朝里面望了望,没有人影,但有翻倒的椅子和剩个壳的镜子,在暗巷中反而掩盖了几分突兀。

      他不想买酒也不想趁火打劫。他邂逅这个酒馆只是因为脚前的井盖…一样的东西。他搬开硬邦邦的圆盘,爬了下去。

      哪里的下水道都是一个样,都是底层文学、暴力美学、恶党美学很爱描述的地方。白城的下水道倒还是很清洁,尽管老鼠蟑螂蝙蝠等阴沟常客照样找地方安家——据说这一带还有被谁饲养着的疑惑鳄鱼以及不清楚是否是人类的奇怪生物——菲克斯摸索着在暗巷下方蜗行了一段距离,还好没被偶尔进下水道里的清洁工、巡警或机器人发现。

      他爬了二十几米后摸了摸下水道的一块墙壁,凭借机械记忆找到了墙壁,那墙壁突然一下子就打开了——这种机关以如今白城的科技倒也不难实现。菲克斯大踏步走进去,拿出一张卡片,定住了举枪对准他的一帮形态各异的人。

      “把枪放下,是中间人。”

      那坨人中逼格相对高一点的胡茬大叔微笑着向穿破旧平价西装的侦探低头,“有什么命令?”

      “这会,你们是不是在外面杀人的?”

      “是的,命令我们杀了五个名字以J开头的人?”

      “尸体呢?”

      “有三个路上被拦截了,还有两个已经喂鳄鱼了。”

      “嗯——嗯?——这一带真的有鳄鱼?!”

      “对啊,——其实是三个学生定期来这里喂鳄鱼,他们也没发现我们我们也没管。”

      “操蛋,杀人的人呢?”

      “回来了两个,剩下的几个……可能阵亡或暴露后被抓捕了。”

      “这两个人杀人时有同伙在一旁吗?”

      “有的,有同伙,准备处理尸体。”

      “这些人还活着吧?有没有并没有接触尸体的?”

      “有的 ,我们现场肢解了尸体。有几个人负责联络,没有碰尸体。参与肢解的有一个回来的。”

      “很好,把那个肢解者叫过来,再叫一个杀手来,把这个拷上。”菲克斯拿出两副自己从外面买到的手铐,“把那个联络的叫来。”

      “冒昧的问一下,中间人,这是要干什么?”

      “上级的命令,你不用管。”

      “是。”

      阴暗的房间里,穷困的恶人们穿来挤去,带有烟酒味的呼吸让这闭塞的囚笼愈发闷热。无情的水滴坠落而下,隔开死亡般的静寂,而外围的光,地上的光,永远不会照亮这孤立的暗星。

      菲克斯自有其拙劣卑贱的阴谋。

      他本来是要揭开暗面的侦探,但他自身也是暗影的一环。在知道案子是由紫罗兰所为的情况下,他就可以通过下部组织找到“凶手”、“目击者”、“证据”。

      毕竟下部组织是不能违抗中间人的命令的,否则整个下部都会被肃清,违令者自己会被折磨到生不如死。

      用废弃的坏人换钱,还是他自给自足的己所不欲的生存方式。






菲克斯与下部的对话,其实是有点冰山文学在里面了。这段对话中满满的都是麻木的气息,其实也反应了暗巷以及下部组织中存在的明显社会问题呢……而且菲克斯似乎可以对这个下部组织颐指气使?

同样的这一节中埋了个坑,就是下水道里被饲养的鳄鱼……说到鳄鱼大家会先想起ACG领域里的哪个作品呢,三个喂鳄鱼的学生原型又是谁呢,是带有魔改因素的大家可以猜猜看啦……





洋流说动漫
《关于我在飞机上被白毛侦探拐去当老公这件事》侦探已死
《关于我在飞机上被白毛侦探拐去当老公这件事》侦探已死
乐卡撩剧
汤唯蕞新电影, 侦探爱上蛇蝎美人
汤唯蕞新电影, 侦探爱上蛇蝎美人
Monologue.澈澈
“谢谢你救了我的鸽子,我的侦探先生”
“谢谢你救了我的鸽子,我的侦探先生”
库可大视界
密案1922:恐怖剧情跌宕起伏,侦探与恶鬼在阴阳两界相互角逐
密案1922:恐怖剧情跌宕起伏,侦探与恶鬼在阴阳两界相互角逐
星君笑影视
密案1922:超神侦探的高光时刻,离奇案件之难,他要如何破解
密案1922:超神侦探的高光时刻,离奇案件之难,他要如何破解
陆壬啊

给祖宗挪个窝(04.山中探险)

闲聊了一会高考志愿以及对未来的期望,已经到了中午。见雨势太大,上山也不安全,李若风只好答应留下吃午饭。两人一个烧火,一人炒菜,也张罗出来三样,荤素搭配着炒熟了。

盛饭时,李若风发现锅巴没人动,以为唐芥不吃,便将所有的白米饭堆到锅边,拿着锅铲对着铁锅一通乱铲,弄了一大碗微黄发焦的脆锅巴,乐呵呵地捧着碗到桌上吃起来。

唐芥白了他一眼说道:“回头铁锅要是破了,你得负责给我换个新的。”

刚夹起一块南瓜塞进嘴里的李若风听他这么说,鼓囊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辩驳着。唐芥皱着眉头嚷道:“你能不能把嘴里东西吃完了再说话,别把口水喷得到处都是!”

好不容易咽下去,李若风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家这铁锅少说也有好...

闲聊了一会高考志愿以及对未来的期望,已经到了中午。见雨势太大,上山也不安全,李若风只好答应留下吃午饭。两人一个烧火,一人炒菜,也张罗出来三样,荤素搭配着炒熟了。

盛饭时,李若风发现锅巴没人动,以为唐芥不吃,便将所有的白米饭堆到锅边,拿着锅铲对着铁锅一通乱铲,弄了一大碗微黄发焦的脆锅巴,乐呵呵地捧着碗到桌上吃起来。

唐芥白了他一眼说道:“回头铁锅要是破了,你得负责给我换个新的。”

刚夹起一块南瓜塞进嘴里的李若风听他这么说,鼓囊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辩驳着。唐芥皱着眉头嚷道:“你能不能把嘴里东西吃完了再说话,别把口水喷得到处都是!”

好不容易咽下去,李若风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家这铁锅少说也有好几年了,今天我就用一下还能给它戳破咯?就算真的破洞了,那也是你家这锅的问题!”

唐芥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自顾自吃着饭,突然想到了什么,压低声音问道:“听说山东头那座老墓破了个口子,那片不是风水宝地吗?你家祖上的墓地也选在那块了吧?”

刚夹了几根韭菜放进嘴里,李若风边嚼边说:“对啊,我家坟地倒是没事。不过你说的那个墓的位置比较靠下,旁边陷下去一大块,刚好把那墓带出一个口子。”

见唐芥所有所思的样子,李若风接着问道:“你该不会想去盗墓吧?那块地方听说闹鬼呢,今年清明节我去上坟,老爸都不让我下去看看,说那墓不干净。你最好别打那主意。”

唐芥眉头紧锁,一脸无奈的说:“大哥,现在什么时代了还盗墓!再说了就算那墓里真的有好东西,这么些年过去了还能轮的上咱们?更何况早些年闹旱灾的时候,山头上那些墓早就被翻过一遍了,就算以前真的有什么宝贝,现在估计只剩下一地鸡毛了。”

他慢条斯理的吃完饭,端着碗去接水漱口,然后将碗筷放在水池子里,倒了点洗洁精热水泡上,才又接着说:“我是打算,要是村长准备组织村子里的人去修坟的话,我也去报名,赚点零花钱。马上要上大学了,总不能继续靠舅舅家了。”

李若风这才知道他的真正意图,暗自叹了口气,表面仍旧装作毫不在意,慢慢说道:“我听说村长准备带人修那个祠堂,还打算把那些山里的坟迁到祠堂后面统一管理呢。不过我叔叔说这个肯定行不通,毕竟还有很多家坟好好的,肯定不愿意换地方。”

唐芥回到桌子上托着下巴喃喃道:“俗话说,一动不如一静啊。这小地方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呢。村长想干点实事也不容易啊!”

这时李若风也吃完了,将碗筷放进水池里,顺手洗起碗来。唐芥则将桌上的没吃完的菜收进橱柜,摆放好后又问道:“你说那地方真的闹鬼吗?”

李若风洗完碗筷后,顺手拿起抹布擦干净手上的水,沉思了一会说:“我倒是没见过。但是听隔壁邻居说,有一次晚上七八点的时候,他从隔壁村回来,见那块有道白影子在晃悠,把他吓得差点尿裤子,连滚带爬地逃了。当然到底有没有尿裤子还待定啊,看他说话那样,也不像是假话。跟我们说的时候声音都颤悠悠的,腿肚子还在打架呢。哈哈哈哈!”

像是回忆起当时邻居的模样,李若风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看向屋外,见雨又变成毛毛细雨,唐芥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试探地问道:“那你想不想去见识见识?”

正值十几岁,青春年少的时期,加上日常生活循环往复,李若风早已觉得无趣至极。此时见好友有去山中冒险的意思,心里难免跟着蠢蠢欲动。

李若风父母一大早便赶去城里查看装修进程,顺便为孩子买些东西以备上大学之用,所以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恰好今天两人的家长都不在村里,如此大好机会,错过了可能再也没有了。李若风立刻答应,兴奋地说道:“我装备都带好了,斗笠、雨衣一应俱全,你赶快换上雨衣,我们现在就能上山。回头被人看见了就说是去我家玩,反正也没人知道。”

唐芥见他高兴的样子,忍不住跟着笑了,马上找出自己的雨衣、靴子换上。两人偷偷摸摸出了门,将大门锁上,竹篱的小门扣好,并拜托邻居赵奶奶帮忙看一下,借口则是要去李若风家去一趟,商量填志愿的事宜。

赵奶奶从自家楼房右侧的小屋子缓缓走出,脸上由于日晒而显得有些黑红,她皱起五官笑着问道:“你们都是大学生,是村子的希望,要好好学习啊,以后带着村子好好发展!”

然后又嘱咐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别乱跑等等,两人听话的应和着。见赵奶奶训话结束,两人对视一眼,小步往外马路上走去。

走到水泥路的尽头两人才放声大笑起来。沿着山路走了一会便拐进一条积满枯叶的小路,攀着滑溜的树枝,扶着爬满绿色青苔的山石,拐过不知道几个弯,终于到了有坟墓的地段。

不远处坟包林立,灰色的墓碑有新有旧,写着看不懂的字样,在山林中静静的矗立。碑后是堆得高高的坟茔,四周摆满了石块,阻止黄土被水冲走。

远处有几座坟似乎被冲散了一些,坟包塌下去一块,不再是标准的圆锥形。不过因为这里是新坟区,只埋着火葬后留下的骨灰,所以并没有棺材露出来。

此时一阵凉风吹过,林间树叶沙沙作响,两人行了半天山路早已汗流浃背,此时却只觉得脊背生凉。

李若风尴尬地笑道:“这平时跟着老爸一起来到不觉得什么,我们自己过来还真有点瘆得慌。”

唐芥跺了几下脚下的土地,说道:“清明节都过了这么久了,加上连日大雨,这山里应该没什么人来啊。怎么这些落叶踩着这么板实呢?”

陆壬啊

给祖宗挪个窝(03.山下风景)

水泥马路两旁都是新开垦的农田,庄稼早在台风来临之前已经收割完毕,现在田里只剩下一茬茬光秃秃的秸秆根子。时不时跳出几只青黄色的蚂蚱,在杆子上蹦来蹦去。

本打算考完试就搬走的李若风一家,由于突然来临的暴雨而暂时搁置。这让本就舍不得离开的李若风有了正当理由来拒绝搬家。

对于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小村子,他内心充满了不舍。不管是崎岖的山路,破旧的教室,被虫蛀得快烂了的书桌,都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这些儿时玩伴虽然有时十分讨厌,却也相伴了十数年。

一路走来,多少伙伴的家从山上搬到山下,虽然也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罢了。但是他要是搬到城里,那就不是几个小时的车程那么简单了。

唐芥跟他虽然是初中才...

水泥马路两旁都是新开垦的农田,庄稼早在台风来临之前已经收割完毕,现在田里只剩下一茬茬光秃秃的秸秆根子。时不时跳出几只青黄色的蚂蚱,在杆子上蹦来蹦去。

本打算考完试就搬走的李若风一家,由于突然来临的暴雨而暂时搁置。这让本就舍不得离开的李若风有了正当理由来拒绝搬家。

对于这个住了十几年的小村子,他内心充满了不舍。不管是崎岖的山路,破旧的教室,被虫蛀得快烂了的书桌,都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这些儿时玩伴虽然有时十分讨厌,却也相伴了十数年。

一路走来,多少伙伴的家从山上搬到山下,虽然也不过半个小时的路程罢了。但是他要是搬到城里,那就不是几个小时的车程那么简单了。

唐芥跟他虽然是初中才相识,高中同班,性格却十分投缘,逐渐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再加上听父母偶然间提起,他才知道唐芥是因为父母意外去世才寄养在舅舅家。这也让从小正义感爆棚的李若风对这个新加入的伙伴更加照顾。

不远处一间两层楼的小平房便是唐芥的家。虽然是楼房,顶部却设计成瓦片的样式,以适应这南方多雨的气候。房屋表面没有粉刷,红色的砖头露在外面,在一众白色的楼房中间显得格外显眼。

青山绿树,黑瓦红墙,一圈竹篱围起来的院子里,瘦削的少年拿着一只铁盆站在台阶上,手里撒着稻粒,正在喂着院子中散养的家禽。

那人便是李若风要找的好友——唐芥。略长的刘海遮住眉眼,乱糟糟得像只鸟窝。随着他手里的动作,庭院里的鸡鸭胡乱地扑腾着抢着食物。

他本人似乎很享受这种工作似的,嘴角噙着笑容,故意将手里的稻粒甩到远处,让这群伸长了脖子等待投食的小动物们四处飞窜。

推开竹篱开口的地方,李若风小心地避开这群禽类,用脚轻轻踢开准备从这个小小出口处钻出去的小鸡仔,很快又关上了门。

他笑着冲唐芥挥手道:“你对这个恶趣味还真是兴致不减啊!虐待小动物就这么让你开心吗?”

唐芥头也不抬地回答:“我哪里是虐待了,我在锻炼它们好不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生活里哪有随随便便成功?”

“怎么着?锻炼一下它们好让肉质更加紧实是吗?这样吃起来更有嚼劲?”李若风对好友的歪理不屑一顾,将身上装备卸下,放在墙角边上。又径自从屋里端出一张小板凳,放在唐芥身旁坐下。

将盆里的食物全部撒出去,又在空中磕了几下盆底,唐芥这才拍拍手转身走进屋内。边洗手边问:“今天怎么有空下来了?山上听说塌了一块,你家没事吧?”

这时几只老母鸡跟着唐芥的脚步昂首阔步走进堂屋,似乎准备继续找点吃的。李若风连忙起身帮忙赶鸡,要是这群小畜生在堂屋拉屎就麻烦了。

他左右跑着,堵住母鸡去路,嘴里嚷道:“我家地势高,倒是没什么,有几家坟地好像被冲坏了,你们这边山脚下的祠堂不也冲塌了吗?那还是新修好的呢!”

一只鸡左窜右钻来到唐芥脚下,他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逮住那只鸡的俩只膀子根部,帮着李若风将所有的家禽赶到屋外,顺便将手里的那只也扔出去。见手上又沾了根鸡毛,叹了口气转身去洗手,说道:“我听说那祠堂是豆腐渣工程,所以才倒了,前天开大会弄到深夜,村长好像准备追责呢!”

见来了半天也没见到其他人,李若风疑惑的问道:“唉,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啊?”

唐芥搬了张小板凳跟李若风并排在门口坐下,活像两尊大佛。他盯着眼前的院子淡淡道:“他们一大早就去走亲戚了,好像隔壁村谁家老人去世了,在摆酒呢。”

“这大雨天还要出殡吗?车子也不敢进来啊!多危险!”李若风闻言,惊讶的问道。

唐芥低笑一声,回道:“时候到了总得先摆酒啊,出去火化可以再挑日子的。他们估计要吃完晚饭才能回来。”

两人坐在门口,这时雨又渐渐大了起来,院子里的鸡鸭们纷纷躲进一座专门为它们搭建的小棚里,静静地等待着这阵雨过去。

远处水汽朦胧,山里升腾起阵阵白色烟雾,笼罩在半山腰和山顶的位置。院子里原本沾满动物粪便的地面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但是隐约还能闻到一丝鸡屎味,混杂着泥土青草的清香,形成一股奇特的味道,让人闻了精神一振。

渔夫追剧
侦探召唤来自地狱的低级恶魔
侦探召唤来自地狱的低级恶魔
小恶魔Movie
女神侦探与天才恶魔殊途同归的成了井底之蛙
女神侦探与天才恶魔殊途同归的成了井底之蛙
小恶魔Movie
女神侦探与天才美女恶魔联手,正邪再也难辨。
女神侦探与天才美女恶魔联手,正邪再也难辨。
佳溪看影视
密案1922:悬疑血案,留洋侦探查明真相
密案1922:悬疑血案,留洋侦探查明真相
仟雨将漓

矛盾

  她是个很注重仪式感的人,自杀时却只用了一把水果刀。

  她不喜欢疼痛,却选了最为漫长的割腕。

  她不希望被人知道自己的隐私,却在自杀时录了像。

  她是个很注重仪式感的人,自杀时却只用了一把水果刀。

  她不喜欢疼痛,却选了最为漫长的割腕。

  她不希望被人知道自己的隐私,却在自杀时录了像。

jokerlogic

贪婪的推理者——白城 第四卷 所谓英雄 第五章 本色尽显 第十一节

第五章更新中!

同人奇幻风各种梦幻联动!

高潮过后又是配角菲克斯的一点无脑推理片段!


(11)     

菲克斯听见外面的动静,警觉地躲起来向外张望,待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将圆顶帽的帽檐拉深了一些,点起一根香烟,查看被晾在地上的尸体。

      (“死亡时间尚未超过一个小时,应该是在暴乱开始后被手枪子弹近距离击中头部而死。他的裤子下有明显的摩擦痕迹,泥土还是新鲜的,说明是死后被移尸到这里,但,看沿路的痕迹,为什么要把他挪到更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呢?”)......



第五章更新中!

同人奇幻风各种梦幻联动!

高潮过后又是配角菲克斯的一点无脑推理片段!


(11)     

菲克斯听见外面的动静,警觉地躲起来向外张望,待确认没有什么异样后,将圆顶帽的帽檐拉深了一些,点起一根香烟,查看被晾在地上的尸体。

      (“死亡时间尚未超过一个小时,应该是在暴乱开始后被手枪子弹近距离击中头部而死。他的裤子下有明显的摩擦痕迹,泥土还是新鲜的,说明是死后被移尸到这里,但,看沿路的痕迹,为什么要把他挪到更容易被发现的地方呢?”)

      菲克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配入上流又不至于沦为底层的不伦不类的痞子绅士。但身为一个私家侦探,她好歹有推理的基本素养。他也曾出身优渥,直到他暴发户的平民母亲和破产的贵族父亲离婚,他就坠入了这光鲜与黯淡的边界夹缝中,爬行摸索。

      (“推断一:这是声东击西,杀一个替罪羊,让我这种人错过凶手或真正的目标;推断二: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戏,诱导我沿着血迹去别处寻找错过凶手。”)

      菲克斯捻灭了香烟扔到地上,掏掏死者的衣服,将一沓纸钞和一把不知用来干什么的钥匙和剩下两根的香烟盒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这么上佳的遗产可不能让别的腐生动物抢走喽。

      (“或者推断三:可能是群体作案:有人负责杀人,有人负责转移尸体。

      那么我的机会来了

      如果能发现作案的人,抓住或击毙其中某个的话,同证据带到警察局,就可以赚一笔钱了。但是,如果是团伙作案的话,我这么调查也有羊入虎群的风险啊。”)

      菲克斯叹一口气,一脚扬起脚下清澈的灰尘,久违地嘴角上翘。

      (“md,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他转身迈着风度翩翩六亲不认的步伐走开,也不用管身陷荒原无人收治的尸体。

      他其实不知道这案子该怎么办。

      但只要这是猜测是某个组织所为,他就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这是属于他的交易,他的机遇,他的宿命。





PS:

菲克斯的真实暗部身份:他其实也是紫罗兰的中间人之一,干着肮脏的勾当,也应该是唯一一个常驻的(就是基本上每一卷或者至少每个大事件都有出场戏份)本系列中现役暗部中间人呢。 

布伦达Brenda
【Let's think.】...

【Let's  think.】

给学校社团画的稿

不可以用

【Let's  think.】

给学校社团画的稿

不可以用

晓华看影视
狄仁杰之浴火麒麟:侦探揭秘案件的细节,不愧是大唐第一
狄仁杰之浴火麒麟:侦探揭秘案件的细节,不愧是大唐第一
小恶魔Movie
侦探女神与天才美女恶魔开启猎杀与反猎杀之战。
侦探女神与天才美女恶魔开启猎杀与反猎杀之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