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侵犯

2160浏览    37参与
鱼蓉蓉.
各位给点儿热度吧,孩子最近太无...

各位给点儿热度吧,孩子最近太无聊了

各位给点儿热度吧,孩子最近太无聊了

喵喵嗷嗷

穿上受害者的鞋子

         这几天重新剪了《负重一万斤长大》的旧视频,把旧视频一拆为三,加了一期以《海底》为bgm的未来期许向视频。剪完了,但似乎还有很多未尽之言。

        这个主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讲述,而近年来有关性侵害、性骚扰的法律案件也总是扑朔迷离。比如曾引发极大舆情的鲍x明-李x星事件,和诉讼战线拖得比较长的xianzi-ZJ事件,都以“现有证据不足证实被告人构成犯罪现实”为终结。...


         这几天重新剪了《负重一万斤长大》的旧视频,把旧视频一拆为三,加了一期以《海底》为bgm的未来期许向视频。剪完了,但似乎还有很多未尽之言。

        这个主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讲述,而近年来有关性侵害、性骚扰的法律案件也总是扑朔迷离。比如曾引发极大舆情的鲍x明-李x星事件,和诉讼战线拖得比较长的xianzi-ZJ事件,都以“现有证据不足证实被告人构成犯罪现实”为终结。

        个人而言,一方面没有法学专业知识背景,一方面对以上案件的具体细节或审理过程,都缺乏了解渠道,很难客观评价以上案件的结果。而作为旁观者,主观上总会有一些朴素的情感——可能会对以上案件中的受害人迸发出天然的同情,对加害者产生极大的愤怒;可能会对受害人的表述产生怀疑,对加害者是否遭到诬告感到担忧。这些都可以说是朴素的天然的情感,会因为观者的性别、身份、经历等诸多因素的不同而不同。

        这种“不同”有很多积极意义,观点的差异性和合理的讨论可以推动改变和进步;但“不同”或许也会带来一些变革——被动或主动,情愿不情愿——所以对“不同”也常有恐惧和攻击。而我认为在长远来看:流动胜于停滞,变化优于固化。无论如何我总是希望生活中能容下更多思考的余地和异见的空间。

        回到性侵害案件这个主题上,我想了很久我的鞋子是否会坚定地落在某一方。通常来说,生活中我会更关注事实或证据,但这类案件中,受害者常常经历复杂的心理变化,或者陷入心理困境,出现行为上的反复、行为与意愿的背离、表述中的混乱颠倒和非真实信息。 而这些“反复”、“背离”和“非真实”往往会被视为事件的“反转”,引发观者的不解、厌恶、声讨,从而对受害者的态度有巨大的转变,也常常会对此类案件形成一些刻板认知,或对受害者形象有更高的但不恰当的期待,如所谓的“完美受害人”。

        我很能理解“反复”、“背离”和“非真实”,虽然这像是在开脱,我的确很能理解,且总是有难以抑制的共情。我很能理解,并不意味着我能很坚定于某一方阵营。如果受害者所言非虚,加害者受到对应的惩罚,自然是乐见;如果受害者不是所谓的“完美受害人”,而是立体、复杂、多面,也是常见;如果受害者是基于大量的虚构,别有目的地造谣生事,那还是算了算了。

        换言之,在此类案件中我希望做到和看到的:不是一边倒的群情激愤奋起声援,不是一边倒的质疑揣测,也不是随事件、舆情日日变化而摇摆不定反复争吵;而是大体有自己的考量判断,等水落石出后能尊重最后的结果并调整自己的判断,更新认知。

        我想这样,我们才能抛弃对性侵害案件中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刻板印象,才能去标签化,才能放弃不必要的要求和期待,才能让无数“负重前行”沉默不言的人放下那么多不安、恐惧、焦虑和挣扎,去摘下面具,撬开锁链,不再沉默,寻求帮助,重新生活。



云烟不知火

“家”

余瑶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早晨了,看着眼前陌生的屋子,余瑶想要说话,却因为嗓子的干哑而发不出声音


“你醒了”


面前说话都女生,是余瑶从没在村里见过的,她递给余瑶一杯水,余瑶接过水猛的喝了一大口,嗓子的干哑有所缓解


“你是?”


“我叫林清,昨晚刚到这里,就看见你在河里飘着,不得不说,你玩的挺刺激啊,刚跟别人做过就跳河”


“我没跳河,我只是……想把自己洗干净”


“洗干净也不用去河里吧”


林清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沉默了,也没有在多问什么


“谢谢你救我,我……想先回家,下次我在专门感谢你可以吗?”


“好啊”


说完余瑶起身走出了门,在回家的路上,余瑶...

余瑶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早晨了,看着眼前陌生的屋子,余瑶想要说话,却因为嗓子的干哑而发不出声音


“你醒了”


面前说话都女生,是余瑶从没在村里见过的,她递给余瑶一杯水,余瑶接过水猛的喝了一大口,嗓子的干哑有所缓解


“你是?”


“我叫林清,昨晚刚到这里,就看见你在河里飘着,不得不说,你玩的挺刺激啊,刚跟别人做过就跳河”


“我没跳河,我只是……想把自己洗干净”


“洗干净也不用去河里吧”


林清看着眼前的女孩子沉默了,也没有在多问什么


“谢谢你救我,我……想先回家,下次我在专门感谢你可以吗?”


“好啊”


说完余瑶起身走出了门,在回家的路上,余瑶脑子里全是昨天的画面,她不敢相信自己一直视作父亲的人竟然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她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可脑子里还是不有自主的浮现这那些另她恶心的画面


回到家余瑶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对门口男人的喊话视而不见


“不是叫你在你杨叔叔家住几天吗,咱怎么这会就回来了”


面对女儿的无视,余大水直接走进女儿的房间


“好你个小丫头片子,你老子我说话都不理,反了你了”


余大水正准备把被窝中的女孩拉出来时,外面突然响起来杨仪国的声音


“余老兄!孩子想回家了我把她东西送过来”


“害,那么麻烦干啥”

“余瑶,还不出来谢谢你叔叔”


余大水朝屋内大喊,见没有动静,余大水走进屋内把余瑶拖了出来


“干什么呢你,给你杨叔叔说谢谢”


“谢谢是吧”


女孩走到杨仪国面前,一巴掌打在它脸上


“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这么装不累吗”


余大水一下把余瑶拉了过来


“你干什么呢,那是你叔叔”


“害,没事,小孩子嘛”


余大水又跟杨仪国寒暄了两句,杨仪国便离开了,见杨仪国走远,余大水便骂起余瑶


“你今天抽什么风,居然打你杨叔叔”


“别TM跟我提它,听见就恶心”


“你这个小兔崽子,一天天的就你事多”


余瑶没有再次回复什么,她也不想,她现在只感觉自己很痛苦,她无法逃离,她只感觉自己现在坠入绝望的深渊,伤心,愤怒,耻辱,绝望都一股脑涌上来


余瑶的妈妈——刘玲玉,傍晚时,她回来了


“什么情况啊,她在屋里窝了一天,不是去老杨他家了吗?”


“别提了,她大清早回来,老杨给她送东西,她还把人家打了”


听到这些,余瑶也没有沉默,从房间出来


“你们知道它对我做了什么吗?”

“它强/奸我”


听到这话的刘玲玉立马反驳


“这话可不能乱说,你不喜欢人家也不至于这么说人家吧”


这边余大水也跟着附和


“你从小杨叔叔对你那么好,你还污蔑人家”


余瑶看着眼前的两人,很难相信这居然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但对于他们的言论,余瑶早有预料


“知道你们不会信,我自己去报警”


听到报警两字的老两口才知道余瑶不是在开玩笑,立马拉住余瑶,刘玲玉更是着急


“不许报警,瑶瑶,以后你想干什么,我们都不管你,想买什么东西我们都尽量满足你,就是别报警行吗”


“是啊,闺女,你看在我们的份上,别报警了”


看着眼前的两人,余瑶清楚的知道,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好啊,我不报警,但是半年之后我要离开这个地方,你们不准跟任何人说,不准找任何人拦我,不然我就报警”


“好好好,没问题,我们一定不拦你”


两人听到余瑶说不报警,立马答应下来



看着眼前所谓的“父母”,她哭了,她哭的很安静,除了流泪,再无别的动作


今天就到这了

前期两位女主感情线不多到后期会明显



云烟不知火

不安静的夜

也许这就是从小生活在村中的坏处,在这个村庄里所有人都思想封建,女人从来不敢反抗男人的话,而那些男人只会聚在一起谈论那家的姑娘看起来好睡,真是恶心的嘴脸,至少余瑶是这样想的


晚上10点余瑶才回到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她的父亲还是骂了她,原因是她穿了一件酒红色吊带,和露出大腿的蓝色短裤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见过那家姑娘穿成这样,你这样子就是荡妇,荡妇懂不懂,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女儿,你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父亲大声责骂这她,可她却毫不在意


“我穿成什么样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穿吊带就是荡妇,这都21世纪了,你们还生活在清朝吗?你大半夜还跟别人喝酒,不怕...

也许这就是从小生活在村中的坏处,在这个村庄里所有人都思想封建,女人从来不敢反抗男人的话,而那些男人只会聚在一起谈论那家的姑娘看起来好睡,真是恶心的嘴脸,至少余瑶是这样想的


晚上10点余瑶才回到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她的父亲还是骂了她,原因是她穿了一件酒红色吊带,和露出大腿的蓝色短裤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见过那家姑娘穿成这样,你这样子就是荡妇,荡妇懂不懂,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女儿,你把我的老脸都丢尽了”

  父亲大声责骂这她,可她却毫不在意


“我穿成什么样子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穿吊带就是荡妇,这都21世纪了,你们还生活在清朝吗?你大半夜还跟别人喝酒,不怕喝醉去裸奔啊”


这并不是余瑶第一次回怼她的父亲,在她的眼里,眼前这个男人更像是一个小丑,根本不配做她的父亲

也许是恼羞成怒或是心虚,余大水没有在回女儿的话,只是干干的瞪了余瑶一眼


“行了行了余老兄,不早了,让孩子回去睡吧,咱俩接着喝”


这席话把余瑶的思绪从愤怒中拉了回来,说话的男人是余大水的多年好友,杨仪国,他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在余瑶小时候也对她关怀有加,或许是跟父亲的反差太大,余瑶从小就希望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可以做她的父亲


“杨叔叔再见”


余瑶把自己仅剩的一点礼貌保留给了这个村子里唯一思想先进的中年男人


“你看看她,我们老余家就没有过她这样的,看看她妈,看看她姐,都是好女人,就她天天像个荡妇一样,穿的那么骚也不知道给谁看,我这17年真是白养她了”


余大水对余瑶毫无办法,只能在没有她的时候,像自己的好友发发牢骚


“你也别这么说,咱瑶瑶长得那么好看,咱们村多少家男娃都喜欢”


“喜欢又能怎么样,还不是照样17了都没人取,看看她姐姐余燕,15就能嫁出去,还那么守妇道,哪像她天天跟个荡妇一样”


“要不你把瑶瑶送我这里几天,我让你嫂子好好教教她怎么做好女人”


“行,没问题,她在家里待着,我看见就烦,去你那里跟嫂子好好学习学习”



第二天余大水一早就把余瑶叫了起来


“干什么,大早上你不睡觉我还睡”


“收拾几件衣服”


“怎么,你终于忍不住把我赶出家门了”


讲实话余瑶已经期待这一天很久了,她本来就讨厌这个家,每天十点回家也只是因为她去县上打零工,打算攒钱,等攒够一万她就能离开这里了,现在她有三千,要是她能住在那边打工就能多赚一点


“让你去你杨叔叔家住几天,跟你杨叔叔老婆好好学习学习”


“可以啊,还有,人家李阿姨叫李舒婷,有名字”


在这个封建的地方,大家好像把女人当附属品一样,不会叫名字,只会叫xxx的女儿或者xxx的老婆,就连女人和女人之间也这样称呼


“我要去杨叔叔那里待几天?”


“两三天吧,我倒是希望你别回来”


面对这个荡妇般的女儿余大水倒是直言不会



杨叔叔家在村的最东边,余瑶走五分钟就能到,她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开心


到杨叔叔家,杨叔叔和李阿姨很热情的接待她,那一刻她真的很希望自己能是他们的女儿,这样也许生活会不那么难受


“到这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啊,不用拘束,我去上班,让你李阿姨照顾你啊”


“知道了杨叔叔”


杨仪国走后,李淑婷温婉的笑容瞬间消失,她拉着余瑶的手走进一个小房间,拿出一叠现金,也不算特别多,看起来1000块钱的样子


“孩子,这些钱你拿着”


“李阿姨,你这是干什么,这钱我不能要”


“瑶瑶,你跟这里的人不一样,这个地方只会把人禁锢,你还年轻,在你没被这里禁锢的情况下,离开这里,我在县上看见过你打工,也打听到你要攒够一万,这是我最后的积蓄,你拿着,等你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带着我的那一份”


“阿姨,您……”


“我从嫁到这里那一刻就已经后悔了,可是我还有孩子,他还那么小,我做不到放下他,你就收下这钱吧,这样你再有半年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阿姨……谢谢你”


李淑婷的一席话让余瑶一整天都是懵的,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杨仪国下班回来了


“瑶瑶啊,今天在叔叔家过得怎么样,饭菜还合你口味吗”


“挺好的,杨叔叔,李阿姨做饭特别好吃”


“那就好”


晚饭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度过,这时余瑶还以为这种幸福会持续两三天,虽然短暂,但也够她回味


吃完晚饭,余瑶回到房间,她没有早睡的习惯,躺在床上刷着手机,记不清是几点的时候,杨仪国来到她的房间


“杨叔叔,有什么事吗?”


杨仪国一下把她摁在床上


“瑶瑶,你从小叔叔就特别喜欢你”


说完径直像余瑶吻过去,中年人带着一口让人恶心的味道来侵略她,余瑶的大脑翁了一下,把杨仪国推开


“你有病吧”


说完她用袖子不停的擦着嘴巴,这样的举动也激怒了杨仪国,杨仪国一巴掌扇在余瑶的脸上


“小婊子,我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说完更加粗鲁的把余瑶按在那里,开始扒她的衣服


余瑶拼命的反抗,可她还被这个恶心的男人控制住,此时她只能大声的哭喊,安静的夜里,她的哭喊显得格格不入,但没有人冲进来救她,她哭累了,脸上遍布泪水,她从没想过,自己从小就崇拜的叔叔,会比村中那些封建的男人还恶心,更没有想过会被自己一直当做父亲的男人强/奸,不知是什么时候,男人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也让余瑶抓住机会,拿起旁边的水杯砸晕了这个表里不一的禽兽


余瑶火速换好衣服,跑了出去,在石子路上不停的呕吐,她不知道该去哪里清理身上的这些恶心的东西,只能跳进村中的河


在她已经被冰凉的河水淹到神志不清是,有一双温暖的手把她捞抱出来



今天就到这了

三秋十里

【原创】梦琦

一群神和他们的孩子围坐在圆桌前审判一个小女孩。

梦琦镇静地坐着,坐在桌子中央,她好像没穿衣服。

“她真脏。”神可爱的小女儿忍不住开口。

梦琦抬头瞅了她一眼,又低下头,脸红红的,惹人怜爱,就像没听懂她的话。

“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些欲望?她没有资格进天堂的。”那个女孩的妈妈说,欲望之神能看到人内心燃烧过的欲望。


“不过她好像很自信自己能够进入天堂,你们看,她在冲我笑,真漂亮。”

坐在女孩正对面的神笑了,他能够读出人的思想。


抚摸着爱女的头发,信仰之神转头看向妻子:“你说她有哪些欲望?我只看到她心头开着一片樱花海。”

他能看到人的信仰。


“我是干净的,他们才是脏...

一群神和他们的孩子围坐在圆桌前审判一个小女孩。

梦琦镇静地坐着,坐在桌子中央,她好像没穿衣服。

“她真脏。”神可爱的小女儿忍不住开口。

梦琦抬头瞅了她一眼,又低下头,脸红红的,惹人怜爱,就像没听懂她的话。

“一个那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些欲望?她没有资格进天堂的。”那个女孩的妈妈说,欲望之神能看到人内心燃烧过的欲望。


“不过她好像很自信自己能够进入天堂,你们看,她在冲我笑,真漂亮。”

坐在女孩正对面的神笑了,他能够读出人的思想。


抚摸着爱女的头发,信仰之神转头看向妻子:“你说她有哪些欲望?我只看到她心头开着一片樱花海。”

他能看到人的信仰。


“我是干净的,他们才是脏的。”梦琦也笑了,看着欲望之神的女儿。

“你说的‘他们’指的是?”

“大人们。”思想之神说。

“对,”梦琦笑得更灿烂了,“你很聪明。”她说。

神的小女儿皱起了可爱的眉,眼中充满嫌恶。

梦琦爬到她身边,伸想捏捏她的笑脸,伸手却触到了空气。

她呵呵呵地笑了。

“你很可爱,但也很傻。”

“赤身裸体是对神的崇敬,他教过我,也教过你的,不是吗?”

梦琦的笑声如风铃般悦耳,她继续说着。

“你曾对我说你受不了他侵犯你,你反抗,所以你死了。我不反抗,所以我没死,可是你死了之后老师就消失了,我见不到他了,所以来这找他。”

“老师裤子里的欲望是神,我爱上了神,我还不能进天堂吗?”


“不能,你爱上的不是神,是地狱里的人。”


梦琦眨着眼睛,她不懂,也不相信。




————————————

讲性侵犯。

这是某一天出现在我梦境里的故事,欲望之神的小女儿是第一个受害者,梦琦是第二个。


南纬三十四度

我再也不敢穿花裙子了

妈妈告诉我明天就是新年了,让我穿花裙子,那条花裙子是无袖的,很好看。去大伯家拜年,我说好。

第二天我穿着花裙子跟着妈妈上了大伯家,大伯家里好高级,我站在房间里面叫外面都听不到我的声音。

晚上妈妈说我们今天在大伯家睡一晚,但是我想自己一个人睡,所以我自己单独睡一间房。晚上关灯前我看着自己的花裙子,心里总是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开心,可能是今天大伯给了我好多红包吧,而且大伯还说我的裙子好看,大伯说他很喜欢我穿花裙子,还说他喜欢小孩子穿花裙子。

到了深夜,我总感觉好像有人开了门,摸着我的身体,手还在我的身体上摸来摸去。我睁开眼睛,大伯的表情很猥琐,他对着我笑,还亲我的脸,我推开大伯,他竟然舔我的手,...

妈妈告诉我明天就是新年了,让我穿花裙子,那条花裙子是无袖的,很好看。去大伯家拜年,我说好。

第二天我穿着花裙子跟着妈妈上了大伯家,大伯家里好高级,我站在房间里面叫外面都听不到我的声音。

晚上妈妈说我们今天在大伯家睡一晚,但是我想自己一个人睡,所以我自己单独睡一间房。晚上关灯前我看着自己的花裙子,心里总是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开心,可能是今天大伯给了我好多红包吧,而且大伯还说我的裙子好看,大伯说他很喜欢我穿花裙子,还说他喜欢小孩子穿花裙子。

到了深夜,我总感觉好像有人开了门,摸着我的身体,手还在我的身体上摸来摸去。我睁开眼睛,大伯的表情很猥琐,他对着我笑,还亲我的脸,我推开大伯,他竟然舔我的手,说我的手白白嫩嫩的。我感觉很恐怖,他好想要把我吃了。我的裙子已经被撩起来了。我大声地喊“妈妈!妈妈!”但是没有人听见我讲话,大伯说“不要喊了,这里隔音很好的,你妈妈听不到的。”

我哭了,眼泪一直往下流,他摸着我的隐私部位,不让我告诉妈妈。他说如果我感告诉妈妈,他就弄死我,我好害怕,下面全是红红的,我的花裙子被撕烂了。

大伯给我换了一套新的衣服,我爬着去告诉妈妈。妈妈说“乖,大伯不是坏人,他对我们很好的”妈妈把我抱进房间。我的脸上全是泪痕,眼里全是红血丝。

我用手表打了电话给医院,后来有救护车把我带走了。我戴着氧气罩,问妈妈“妈妈不是你告诉我可以穿花裙子的吗 我再也不敢穿花裙子了。”

后来我的衣柜里面全是长裤子,没有短裤也没有花裙子,没有短袖只有长袖,无论多热的天我都穿着长袖。我上街买东西也要戴着口罩和帽子。只要有大叔靠近我我就恶心地想吐。

我的15岁,不应该是这样的。

悬疑追缉令
侵犯女生惩罚太轻,女护士用学医手段霸气复仇,你们觉得她做的对吗?
侵犯女生惩罚太轻,女护士用学医手段霸气复仇,你们觉得她做的对吗?
每天都很困

被偷窥的该闭嘴?

刚和我爸在聊天 我爸突然问我“你妈有没有跟你说过,有人偷看她洗澡?”

我“?没有”

我爸说“你妈上次跟我说,她有一天晚上在厂里洗澡的时候,(我妈她们厂子里有给员工用的浴室)看到窗户外面有一个手机在拍照,她喊了一声,那个手机不见了。”

我“……”

我爸“然后你妈说要报警,我说你不要报警,以后不要在厂里洗澡了。”

我“为啥不报警?”

然后我爸给我看了一个抖音上的视频,内容是一个男的偷窥女性被抓,罚了300元,行政拘留五天。

我“?罚的好轻。”

我爸“抓不到的,就咱们那些警察,唉。而且抓到了只罚300。况且你妈那浴室外面就是公安科,说不定就是他们监守自盗。”

我“……。”...

刚和我爸在聊天 我爸突然问我“你妈有没有跟你说过,有人偷看她洗澡?”

我“?没有”

我爸说“你妈上次跟我说,她有一天晚上在厂里洗澡的时候,(我妈她们厂子里有给员工用的浴室)看到窗户外面有一个手机在拍照,她喊了一声,那个手机不见了。”

我“……”

我爸“然后你妈说要报警,我说你不要报警,以后不要在厂里洗澡了。”

我“为啥不报警?”

然后我爸给我看了一个抖音上的视频,内容是一个男的偷窥女性被抓,罚了300元,行政拘留五天。

我“?罚的好轻。”

我爸“抓不到的,就咱们那些警察,唉。而且抓到了只罚300。况且你妈那浴室外面就是公安科,说不定就是他们监守自盗。”

我“……。”想说的太多了,我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一句“我觉得该报警。”

我爸说“而且闹得满城风雨,那些人会说你妈的闲话。”

我“……”

一瞬间就很无力。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我他妈想骂人。想吼。

我不知道该骂谁该吼谁。

那个拿着手机的偷拍者。那些嚼人舌根的老太婆。

还是没权没钱的父亲。或者一事无成的我自己。

是该报警。可我知道我们这里的公安是什么样子。我知道我们这里“受害者有罪论”盛行。

我知道他们那些人,甚至女性自己,都觉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都觉得女性被侵犯是因为自身有问题。

可我就要这样闭嘴吗。我妈就要这样闭嘴吗。

我凭什么闭嘴。

我第一次遗憾我为什么不是个街头混混。那我是不是可以不顾后果的把事闹大。我纠结社会闲散人员。陕压厂就那么大个地方。我他妈一个一个问。我都要把这人他妈的找出来。

我不是不相信法律 不信任国家 不相信公安。

我只是。我没办法。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们这里太偏僻太落后了。人们思想保守到让人觉得恶心。人们的恶意和好奇心又膨胀的不太正常。

人民警察在我这里是个绝对的褒义词。但是你知道吗?在我们这个落后到连蜜雪冰城都没有的镇上,人人都是活在灰色区域的同伙包括我。所以我不敢保证他们经过正规的培训。我不敢保证他们善良。

我就。很。他妈的。难过。

喵喵嗷嗷

生命都值得温柔和珍视,不论男女,高矮,胖瘦,贫富,亲人拥簇或者孤儿一群,又或者是代孕的结晶。

侵害发生后,若选择继续生活,称颂你的勇敢。若不幸无力反抗,也一定要为你继续发声。

ps太一这歌踩点剪还是好难呜呜,有的部分很有节奏

素材来源见片尾。

生命都值得温柔和珍视,不论男女,高矮,胖瘦,贫富,亲人拥簇或者孤儿一群,又或者是代孕的结晶。

侵害发生后,若选择继续生活,称颂你的勇敢。若不幸无力反抗,也一定要为你继续发声。

ps太一这歌踩点剪还是好难呜呜,有的部分很有节奏

素材来源见片尾。

云辞先生

我不会剪视频,不能给你们带来心灵上的冲击,对不起。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保护自己,保护好自己,不止女孩子,还有男孩子们。

我发的时候手在抖不知道为什么

我发的时候发现性侵发不出来,法律?

对不起,我加上了丁程鑫宋亚轩的tag,如有不适,可删。谢谢。

我不会剪视频,不能给你们带来心灵上的冲击,对不起。

我只是希望你们能保护自己,保护好自己,不止女孩子,还有男孩子们。

我发的时候手在抖不知道为什么

我发的时候发现性侵发不出来,法律?

对不起,我加上了丁程鑫宋亚轩的tag,如有不适,可删。谢谢。

玖砉

我尖叫着试图逃脱眼前男人的魔爪,


但他一步一步逼近,使我退到了巷子的角落。


我努力的狰扎着,但狼最后还是吞噬了我。


我在法院上大声诉说狼的罪行。


但法官的不屑及狼的態度好似在说错的是我。


眾人们说着是我衣着太暴露,不要脸。


但没人说是狼的错。

我尖叫着试图逃脱眼前男人的魔爪,


但他一步一步逼近,使我退到了巷子的角落。


我努力的狰扎着,但狼最后还是吞噬了我。


我在法院上大声诉说狼的罪行。


但法官的不屑及狼的態度好似在说错的是我。


眾人们说着是我衣着太暴露,不要脸。


但没人说是狼的错。

喵喵嗷嗷

Sweet Sweet

讨厌的事情,试图忘记

恨的人,试图忘记

恶心的回忆,试图忘记。

忘得掉吗?

还是只想他死掉。

黑框眼镜的男人,

大腹便便的男人,

手指白腻的男人,

眼神迷离的男人,

迈小碎步的男人,

拿着纸币的男人,

眼神恶心的男人,

吹嘘汽车的男人,

言语恶毒的男人,

夏天,

校服,

松垮宽大,

短发,

像男孩子,

花点内裤,

系带内衣,

l型

是女孩子。

找个借口,

离开自习,

前后,

错开时间,

伪装好,

伪装还,

开车去哪里。

风从车窗吹进来,

没吹到心里。

像一张透明的纸,

像一捧水,

茫茫然

顺着生活流。

翻出口袋,

关掉手...

讨厌的事情,试图忘记

恨的人,试图忘记

恶心的回忆,试图忘记。

忘得掉吗?

还是只想他死掉。

黑框眼镜的男人,

大腹便便的男人,

手指白腻的男人,

眼神迷离的男人,

迈小碎步的男人,

拿着纸币的男人,

眼神恶心的男人,

吹嘘汽车的男人,

言语恶毒的男人,

夏天,

校服,

松垮宽大,

短发,

像男孩子,

花点内裤,

系带内衣,

l型

是女孩子。

找个借口,

离开自习,

前后,

错开时间,

伪装好,

伪装还,

开车去哪里。

风从车窗吹进来,

没吹到心里。

像一张透明的纸,

像一捧水,

茫茫然

顺着生活流。

翻出口袋,

关掉手机,

摘下眼镜,

低头,

伸手,

游走,

喘息,

打枪,

擦拭,

言语。

不言不语

30多岁,像是没长大的孩子,欲望,渴望,毫不退让 威胁

15岁,像一座雕塑,死掉的,苍白的,格格不入的。

鲜活的悸动的生命,应该坐在教室里写题,发呆,望操场,

而不是坐在床帘紧闭的卧室里,坐着,躺着,发呆。

庇护无存

按下挣扎和冲动

千言万语,沉默不语。

偶尔在梦里,

有时在新闻里,

常常在心里。

我会看着他死掉。

我会听说他死掉。

‌我会知道他死掉。

安格斯·闫

无题

由我十岁经历的真实事件演化

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花了很大勇气描述的这么清楚

真他妈糟糕+恶心的一段经历

我跟我的朋友们提过,在作文里写过,都是模模糊糊几笔带过,这是我第一次解开我的纱布,希望能给没有受伤的女孩子一点警醒,即使只有一个也好。我终于写出来了,真他妈的艰难

全文第一人称

——————————————————————————————————

今天是星期六,我很早就起床,开心地换上一套我喜欢的上衣和短裤,因为我妈妈终于答应带我去书店了。


书店有点远,去到已经是九点多了。


周末的偏远书店没什么人。


我坐在书架旁拿着一本动物小说看着,这个时候我的左边坐下一个男生...

由我十岁经历的真实事件演化

我印象非常深刻

我花了很大勇气描述的这么清楚

真他妈糟糕+恶心的一段经历

我跟我的朋友们提过,在作文里写过,都是模模糊糊几笔带过,这是我第一次解开我的纱布,希望能给没有受伤的女孩子一点警醒,即使只有一个也好。我终于写出来了,真他妈的艰难

全文第一人称

——————————————————————————————————

今天是星期六,我很早就起床,开心地换上一套我喜欢的上衣和短裤,因为我妈妈终于答应带我去书店了。


书店有点远,去到已经是九点多了。


周末的偏远书店没什么人。


我坐在书架旁拿着一本动物小说看着,这个时候我的左边坐下一个男生,他穿着卫衣,戴着眼镜,看上去比我大5、6岁。


他挨我很近。


过了一阵子,他开始时不时拿右手小拇指来蹭我的大腿,我以为是不小心蹭到的,把盘腿改成立腿坐。


他又坐进了,时不时的拿食指和中指摸一下我的大腿。我感到不快,站了起来,挨着书架。


他也站了起来,去我右边的书架换了本书,也站着看了起来。他把整只右手都贴在了我大腿上开始蹭。我感到恶心。


我狠狠踩了他一脚,跑到另外一个地方坐下了。


他也跟了过来,这次他更大胆了,伸手想来抱我,去扯我的上衣。


我很慌。


我把手上的书砸向他的脸。


他的眼镜碎了一边,锋利的玻璃划破了他的眼皮,流出血来。


他抹了一把脸,依旧不管不顾的想来摸我。我躲开了,跑到一个老人的身边,他终于没有再跟过来。那个老爷爷带着一个比我小一点的女孩子,他问我怎么了。我回答,有人在追我。他说,你妈妈呢?我回答,去洗手间了。他说,你就在我旁边坐着吧,和我孙女一起看书,别怕,他不敢再过来的。我吓的像只鹌鹑。一言不发的坐在旁边看着书,书里的内容却没有落在脑子里。


我感到恐慌,感到恶心。


回去之后我再也不愿意穿那件上衣和短裤。


——————————————————————————————————

感谢看到这里,我以我的所有保证,这是真实发生的故事

幸好当时我是勇敢的

刘奶奶爱喝牛奶
了解法律常识保护自己

了解法律常识保护自己

了解法律常识保护自己

🐷

少女的果实

我写给世人的,未及我心中半点苦楚。

但我仍希望你们都是可以等待天使的。


少女的心事,像凝结在墙角青苔上的蜘蛛网,扎根阴暗的角落见不得光。

十四岁以前,她自负,清高,安静端正,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

十四岁以后,她获得了人生中最光鲜的注视。

她的裸照像爆炸一样传遍整个校园。

少女衣服里包裹的青涩果实,小心翼翼守护的矜持与冷凝一瞬之间被碾碎,在一个不该的年纪里,染上情色,沦为劣枣。

她的身体仿佛成为了一个供人指点纠正的艺术品,人们肆意地占有她懵懂又甜美的隐秘。

她内心感到无比恐惧。

可是少女的身体甚至不是丰饶的,它没有细润如脂,而是干瘪黝黑。

她连在侵犯中获得一份美的称号都不配。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意识到自己在做一...

我写给世人的,未及我心中半点苦楚。

但我仍希望你们都是可以等待天使的。


少女的心事,像凝结在墙角青苔上的蜘蛛网,扎根阴暗的角落见不得光。

十四岁以前,她自负,清高,安静端正,是成绩优异的好学生。

十四岁以后,她获得了人生中最光鲜的注视。

她的裸照像爆炸一样传遍整个校园。

少女衣服里包裹的青涩果实,小心翼翼守护的矜持与冷凝一瞬之间被碾碎,在一个不该的年纪里,染上情色,沦为劣枣。

她的身体仿佛成为了一个供人指点纠正的艺术品,人们肆意地占有她懵懂又甜美的隐秘。

她内心感到无比恐惧。

可是少女的身体甚至不是丰饶的,它没有细润如脂,而是干瘪黝黑。

她连在侵犯中获得一份美的称号都不配。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意识到自己在做一件多么毁灭的事情。那些沸沸扬扬的流言就像沉默的旋螺,一点一点向外蔓延。

少女给人的禁忌感太过厚重,人人都想亲自毁灭她。

在沸沸扬扬的笑骂声中,艺术降为废弃品。

她甚至开始不认识自己。

锁骨,乳头,脊背,腰腹,一点一点往下被割离。她觉得自己破碎了。


被碾碎的不仅仅是触手可及的肉体,更是被压制的细碎的自尊。

太痛苦了。少女如是想。

那些年幼无知的犯人,她甚至不知该如何去为他们定罪。

后来她几乎被人性的至恶所折服。

少女开始幻想这一切都是好的。犯人是年幼无知的,而她是温柔的,宽量的。

少女将自己分裂开来,她说服自己是施害者。她对伤害做出美的构造,凭空重建一个真理的世界—是她引诱了他们,她罪该万死。

她微笑地对施暴者请求谅解,为他们寻找理由,以此来原谅自己的错误,祈求得到他们的宽恕。

她想借此,为自己的苦难求得片刻安宁。

羔羊将皮毛都献祭出去了,还在为狼群的猎杀赎罪。

此后窗外如果下起暴雨,她就不会害怕野兽。

“那些肮脏的事,是你不能看不见的。”日日夜夜,她在梦境与现实中反复颠倒。

“我以为每个人头上都是同一片天空,直到我听说,原来这世上还有斑斓的彩虹”。来来回回,她在嫉妒与挣扎中神智涣散。

光明的出现是死亡的必然,太阳即将升出海平面,手里拿刀的人,怎么还没毁灭在阳光之下。

少女把火苗紧紧揉在怀里,她想用那一点点光捂热身体。在很多受难的缝隙里,她依靠拥抱自己,获得唏嘘安慰。

但最后落得满身灰烬。


几年之后的她身上仍然装满了那些人的痕迹,她现在的每一份特质,都带有他们的影子,由无数个他们糅合而成。

这辈子赖不掉了。她开始恐惧生活。

她尽力依靠文字,为侵犯刻画了许多美好的词,同时对侵犯有情。

她嫉妒人们对美好太过于轻视了,同时也憎恶他们喜爱伤害、摧毁的文学。

人们在悲剧里获得文学的洗礼,而她用血肉为他们筑造艺术的永恒。

没有人在意她仍然喜爱着纯白的清濯,只知道她是被腐蚀的青石板,长满青苔,任人践踏。

未曾尝过情爱的滋味,已经对肉体失望透顶。

最后她将自己交付给文字。

她身上没有什么是值得骄傲的,但文字使她傲慢。

文字使她被推敲。

那个拉过她一把的人说,“这个世界腐败,疯狂,没人性,你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人人都责怪她生性敏感,并要求她坚强,她却只愿意为了这个好好活下去的约定。


幸せの丸ぃ

火页,

我现在什么社交工具都不想看,我就是在想,我骂老师,做错了吗?
明天就1号了,我希望我的状态能变好一点,不要忘记初心,当然我更不想让自己每天过得不开心,该忘的还是要忘,过去的就过去了。可我为什么会总是在意别人怎么看、为什么会在意如果不按照这样做我会失去、为什么我是别人口中的‘偏激’‘极端’‘没有长大的孩子’‘不习惯不适应看不惯爱出格’?我又为什么要听这些让自己不开心的话而且往心里去?我真的很迷茫,这种不同价值观的碰撞
………………………………………………………………有点自信好吗,自己的生活,不是别人的相信脚踏实地,相信认真细心,相信只要努力付出,别去在乎结果!

我现在什么社交工具都不想看,我就是在想,我骂老师,做错了吗?
明天就1号了,我希望我的状态能变好一点,不要忘记初心,当然我更不想让自己每天过得不开心,该忘的还是要忘,过去的就过去了。可我为什么会总是在意别人怎么看、为什么会在意如果不按照这样做我会失去、为什么我是别人口中的‘偏激’‘极端’‘没有长大的孩子’‘不习惯不适应看不惯爱出格’?我又为什么要听这些让自己不开心的话而且往心里去?我真的很迷茫,这种不同价值观的碰撞
………………………………………………………………有点自信好吗,自己的生活,不是别人的相信脚踏实地,相信认真细心,相信只要努力付出,别去在乎结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