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俄刻阿诺斯

338浏览    7参与
核桃树下

根据[古希腊]赫德西俄《神谱》整理


最大的赢家一直都是蓬托斯与俄刻阿诺斯的海洋神系,他们不仅交互,还将血脉融入提坦神与奥林匹斯神以及人类当中。 ​​​

根据[古希腊]赫德西俄《神谱》整理


最大的赢家一直都是蓬托斯与俄刻阿诺斯的海洋神系,他们不仅交互,还将血脉融入提坦神与奥林匹斯神以及人类当中。 ​​​

Abdiel
搞搞提坦神……翻翻tag实在是...

搞搞提坦神……翻翻tag实在是冷飞了Orz

是我流俄刻阿诺斯

穿这么厚实是因为我不会画肉体

搞搞提坦神……翻翻tag实在是冷飞了Orz

是我流俄刻阿诺斯

穿这么厚实是因为我不会画肉体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34



#亚特兰蒂斯篇#

(相互喂狗粮现场#)


“沙加……你平安无事太好了。”艾欧里亚想要调整身体的姿势,却被身后人的双臂拥抱起来。热度透过两人相互触碰的地方滋生而起,是一种久违的,令人怀念的感觉。


“抱歉,艾欧里亚。”沙加将额头埋入前方之人的颈项,间或摩擦到自己曾经刻印下的文字。距离上一次的拥抱是多久之前呢。是否遥远到几乎忘却了彼此身体的温度。“你被加隆传送出来了吗?”


“沙加,我有个请求。”艾欧里亚抬起的双手抚摸上围绕在周身的臂膀之上。


“你想要回到加隆所在之处。”


“我不想看到他被神之力所操控,肉体与精神在达到极限之时便是与神之意志同步的开始。但那样的加隆不再是我所熟...



#亚特兰蒂斯篇#

(相互喂狗粮现场#)


“沙加……你平安无事太好了。”艾欧里亚想要调整身体的姿势,却被身后人的双臂拥抱起来。热度透过两人相互触碰的地方滋生而起,是一种久违的,令人怀念的感觉。


“抱歉,艾欧里亚。”沙加将额头埋入前方之人的颈项,间或摩擦到自己曾经刻印下的文字。距离上一次的拥抱是多久之前呢。是否遥远到几乎忘却了彼此身体的温度。“你被加隆传送出来了吗?”


“沙加,我有个请求。”艾欧里亚抬起的双手抚摸上围绕在周身的臂膀之上。


“你想要回到加隆所在之处。”


“我不想看到他被神之力所操控,肉体与精神在达到极限之时便是与神之意志同步的开始。但那样的加隆不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人。”


“我明白。加隆在你心中所占据的无可替代的分量。”沙加亲吻上艾欧里亚含泪的双眸,咸咸的味道在口中化开。“所以,我不能阻止你回到亚特兰蒂斯。”


“对不起……”


“我同样有一个请求,艾欧里亚。”沙加将狮子座的头盔轻轻按压在艾欧里亚的头发上,圣衣因与拥有者触碰闪烁出极致的光芒。


“请求?”因小宇宙的涌动,狮子座的黄金圣衣在沙加的身后分解开,并向着拥有者靠近最终将艾欧里亚整个人紧密包裹。艾欧里亚动一动手掌部位的圣衣以测试灵敏度。


“无论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会遭遇什么样的状况,都不要脱离不动明王的结界范围。”


“但我不想因自己的作为将你卷进危险之中,沙加。”


“正因如此,我才更需要在你身边。艾欧里亚。你的人生已在我的未来之中。”沙加将处女座的头盔穿戴上去。这是艾欧里亚第一次见到沙加带头盔。比起平时的模样看起来更加神圣。微微扬起的唇角轻轻诉说出话语,轻柔到几乎听不清楚。


沙加开启的不动明王将两人缓慢包围起来,范围逐渐缩小,在最合适的距离处定格。艾欧里亚转身的同时沙加已栖身向前,将自己的面孔无限大的放于艾欧里亚的眼前。因有不动明王的结界牵制,艾欧里亚无法后退,他唯有看向眼前人,看着那张无比精致,曾经那么熟悉,如此却又有些陌生的脸庞。因太过靠近微微泛起着热意。


“次元移动!”虽然不动明王的结界很稳固,次元移动也会在一瞬间启动,并不会给双方带来不适感。沙加依然将双臂按压在艾欧里亚的头部两侧,尽量缩减着彼此的距离。在如此的近距离,唯有相互凝视对方。


“沙加……太近了。”


“我怕你的心离我太远。”


沉默在两人之间悄然流动,时间犹如凝固般如此漫长。艾欧里亚想要打破两人之间微妙的相处模式,却又不知如何回应对方。


“艾欧里亚,这时候,只需要拥抱我就可以。”


艾欧里亚睁大双瞳看向眼前人,因对方太过炽热的视线令他有些迟疑。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为何我们会成为现在的样子。彼此在意着,关心着,脑海中抹不去的记忆流痕,却害怕触碰。


是抗拒……。


艾欧里亚微微颤抖的嘴唇因沾染了自己的泪水,咸味浸染了他的感官。


我在害怕?


艾欧里亚低垂下额头,沿着脸颊滴落而下的水分无法阻止。


我在惧怕选择。


“我们到了。”沙加松开桎梏艾欧里亚身体的姿势,将不动明王的范围扩大到可以感知周身情况的状态。


透过不动明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厄那瑞忒的黄金箭已经脱离了射手座的黄金圣衣。箭在哪里?!


艾欧里亚迫使自己不去想最坏的结果,他将眼神向着加隆所在的方位望去,每一次眼神游走都令他心跳加速。


艾欧里亚无法看清目前的情势,被苍白与海蓝遮挡住的身影无疑是加隆没错,流淌于他周身的殷红血液带着粘稠的热度,令艾欧里亚加快了步伐。


俄刻阿诺斯安静的躺于加隆的双臂之中,染血的胸膛被加隆用右手覆盖着。深垂的额头在听到脚步声后缓缓上扬。“里亚……我失去了自己最得力的左臂右膀。明明他可以继续活下去,不再受到我的命令约束。远离亚特兰蒂斯,回归他来时之所。”


艾欧里亚单膝跪在加隆的眼前,抬起的双手为对方轻抚泪痕。“在俄刻阿诺斯的心中,加隆便是他的归宿。”


“即便付出生命?”


“有些人,是比起自己来,更加无法割舍的存在。”


“拥有神之力的我,无法被黄金箭所伤,他明明知晓的。”加隆无声的痛哭令艾欧里亚微微闭合了双目。


“加隆……正因你不放弃任何人的作为,才令他有着同样回报的想法。对于俄刻阿诺斯来说,加隆的存在无可替代,不惜借助神之力也要将你留在身边。是我不该出现在这里。这一切该做个了断了。”


“……里亚?!”


艾欧里亚来到厄那瑞忒的身前站定,将加隆挡于身后。“如果你的目的是为了解除七年前的记忆封印,企图在宙斯现身的同时与他同归于尽……”艾欧里亚将拳头重重敲击上眼前人的心脏处。双眸中燃烧而起的,是包含了感激,歉意,再次相遇的喜悦,以及被过度保护的挣扎。


“我已经不是七年前的那个孩子了,厄那瑞忒。你还要保护我到何时,用着如此近乎绝情的方式,耗尽着自身生命力,只为兑现与哥哥曾立下的誓言!厄那瑞忒!我不需要任何人的牺牲。如果你明白的话,收回黄金箭。”


“艾欧里亚,你长大了。”厄那瑞忒抬起的双臂拥抱了面前的少年,如此的温暖,就和当年一样。同样的气息,同样的惹人爱怜。


“不要惧怕选择,你的心才是最重要的。”从小时起,你便遭遇着太多的选择。成为圣斗士,还是选择与家人继续生活。成为圣域高层所期待的模样,还是选择自己的信念相信艾俄洛斯。接受神之力拥有统治三界的力量,还是选择生而为人不为任何神明所驱使。“是我们做的还不够,才无法成为你的力量。艾欧里亚。”


“不是的,厄那瑞忒。”


“嘘……企图引导你走上正途的我,简直太过傲慢。你的心之所向,一直被正义所指引。这便是你,艾欧里亚。”不被邪恶势力牵引,不被逆境所困扰。“无论是多么漆黑的夜,有你所在之处,便充斥着光明。”但正因如此,栖身于暗中之物更容易汇聚在你周身,被光明所吸引而来的恶意有增无减。“所以,你的身边,需要有那样的一个人,可以为你驱赶邪祟,在你疲惫之时停下来等你,在夜深人静之时守护你的梦境。”


超度幽怨,普度众生。


“太狡猾了,厄那瑞忒……”艾欧里亚轻推开男人的拥抱,将视线稍稍倾斜看向陪同自己前来之人。“将沙加引向死亡皇后岛的做法,是你向教皇举荐的吗?”


“因为我想亲眼见证,你所选择的那个人。”



#亚#特#兰#蒂#斯#


厄那瑞忒:艾欧里亚,感受到嫂嫂的爱了吗?

(天堂的)艾俄洛斯:…………

俄刻阿诺斯:全场唯一扑街,好忧伤!

加隆:我的主场,却不是我的cp!还能更惨些吗?

米罗&艾尔扎克:被遗忘到不知何处的群众。


月奪
One - Axel Johansson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33

被落雷环绕在中心的艾欧里亚缓慢闭合了双眸,待他再次凝视前方之时,厄那瑞忒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以光速越过他的攻击范围并向着加隆的方向靠近。

“我的目标并不是你,艾欧里亚。你不需要为了任何人而战斗。”厄那瑞忒在擦身的同时将左手抬起轻触后者的身体,雷电之力击打在厄那瑞忒的手臂之上,焦灼感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感官,但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利用当前的速度将艾欧里亚推出很远,余光在扫射片刻之后便是全力向前冲。

艾欧里亚及时稳住了向后退去的身体,将雷光电牙的束缚力捆绑于自身,被雷击贯穿的痛感令他的动作更加迅猛,在完全停下动作的同时向着加隆...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33

被落雷环绕在中心的艾欧里亚缓慢闭合了双眸,待他再次凝视前方之时,厄那瑞忒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以光速越过他的攻击范围并向着加隆的方向靠近。

“我的目标并不是你,艾欧里亚。你不需要为了任何人而战斗。”厄那瑞忒在擦身的同时将左手抬起轻触后者的身体,雷电之力击打在厄那瑞忒的手臂之上,焦灼感瞬间传遍了他的全身感官,但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利用当前的速度将艾欧里亚推出很远,余光在扫射片刻之后便是全力向前冲。

艾欧里亚及时稳住了向后退去的身体,将雷光电牙的束缚力捆绑于自身,被雷击贯穿的痛感令他的动作更加迅猛,在完全停下动作的同时向着加隆的方向推进。

攻防战在这一刻围绕着加隆所处的生命之柱展开,并没有装备三叉戟的加隆一身鳞衣站立在原地等待着。

“加隆,如果你依然疼惜艾欧里亚,就不该继续放任波塞冬借助他人之力觉醒,神的觉醒会在亚特兰蒂斯发生共鸣,在艾欧里亚体内栖息并一直等待着的那位神明此时此刻会以怎样的神情欣赏着这场战斗。”

加隆放下原本准备抵御攻击的架势,微微抬起的双眸之中透露出些许闪光。“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放弃任何人。”

“必要的牺牲是为了更加稳固的和平。”

“也许你是对的,厄那瑞忒。”加隆微微转身看向身后的俄刻阿诺斯,并将视线再次转移到逐渐接近的艾欧里亚的方向。

“我只想守护里亚的笑容,这一次,是我做错了吗……”加隆向着后方跳退出去,并将俄刻阿诺斯手中的三叉戟握紧,他将尖端对准了那个他一直以来竭尽全力想要守护的少年,抬起的右手因内心的挣扎微微颤动。

——诺亚风暴。

艾欧里亚的身体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力席卷而起,原本还在海域范围的身影在一阵涌动的水流之中被传送出去。

“……加隆!!!”

因借助神之力使加隆的长发缓慢变换着颜色,蓝色与白银相互交替,萦绕而起的发丝相互纠缠。

“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加隆。想要守护彼此的心愿,你们是相同的。”

“我无法说服自己让里亚继续卷入这场战斗之中。无论是你,厄那瑞忒,还是我,都会成为他的弱点。”

“所以你甘愿承受波塞冬之力,将己身作为容器保全你的下属,并以海皇之力将艾欧里亚送出亚特兰蒂斯。”厄那瑞忒将被反弹回来的黄金箭握入手心,并再次挂于箭弦。

“你的善与爱,终将毁灭自己。”




非战斗人员——

米罗:嗑瓜子继续围观神仙只聊天不打架。位置占好了,猫科来一起坐
艾欧里亚:我被加隆送走了(心情复杂)😂😂😂
艾尔扎克:我师傅和加隆的大腿抱哪个?😓😓😓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29

波塞冬抬起的三叉戟对准了卡萨的胸口,在毫无行为的同时,卡萨的身体伴随着一阵犹如暴风般的呼啸声重重砸落到远方。如此的重击令瞬间开启的不动明王碎裂,并破解了卡萨此时的模仿技能。

艾欧里亚没有移开视线,甚至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被击飞的卡萨身上,因眼前这个男人的小宇宙是如此强大。巨大到只是站在他的身侧便感觉到无法言喻的压力。似乎那漠然的不带有任何情感的眼神会在某个时刻带起下一次的攻击。

艾欧里亚第一次感觉到身处亚特兰蒂斯,原来并不凉爽。汗液沿着他的颈部向着皮肤抚摸而去,在肌肤的纹理之上划出一道痕迹。

“不看一看同伴的伤势吗?”说话者瞬移到艾欧里亚的身后,将手指触碰上后者的颈项处。冰冷感与温热感相互融...

波塞冬抬起的三叉戟对准了卡萨的胸口,在毫无行为的同时,卡萨的身体伴随着一阵犹如暴风般的呼啸声重重砸落到远方。如此的重击令瞬间开启的不动明王碎裂,并破解了卡萨此时的模仿技能。

艾欧里亚没有移开视线,甚至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被击飞的卡萨身上,因眼前这个男人的小宇宙是如此强大。巨大到只是站在他的身侧便感觉到无法言喻的压力。似乎那漠然的不带有任何情感的眼神会在某个时刻带起下一次的攻击。

艾欧里亚第一次感觉到身处亚特兰蒂斯,原来并不凉爽。汗液沿着他的颈部向着皮肤抚摸而去,在肌肤的纹理之上划出一道痕迹。

“不看一看同伴的伤势吗?”说话者瞬移到艾欧里亚的身后,将手指触碰上后者的颈项处。冰冷感与温热感相互融合。逐渐凑近的气息吐露在耳边。“亦或者说,你已经无法自由移动身体。”

“借助神之力会让人类的身体承受无法挽回的伤害。曾有一个孩子借助宙斯之力与白羊座的黄金圣斗士周旋,其自身亦遭受了重创。”艾欧里亚平静的叙述着,宛若在回顾往事般扬起了一丝笑意。“这不是加隆愿意看到的,待在他的身边那么久,难道你还不了解他吗?”

“那么你又了解他什么!!”明显被激怒之人来到艾欧里亚的身前,伸出的左手紧握住眼前人的颈项处。

“这样是无法杀死我的,俄刻阿诺斯。”

“我的目标并不是你,艾欧里亚。”俄刻阿诺斯放松了紧握的力度,原本并无表情的神色此刻更显得冷酷无情。“你是加隆唯一的念想,如果除去你,那么他也将失却这最真最美的情感。”

“卡萨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别动。”俄刻阿诺斯将三叉戟对准了艾欧里亚的心脏,聚集于尖端的神之力呼之欲出。将整个场所笼罩进一片结界之中。

过分的宁静使得脚步声变得响亮,由远及近的大海的涌动声自三叉戟的内部缓慢传出。带着熟悉的小宇宙。

“……!!”艾欧里亚伸出的手臂接住了被传送过来的一袭重量,来者已经重度昏迷,呼吸还算平稳。

“艾尔扎克,被神选中的孩子。”

“什么?”艾欧里亚轻抚开沾染了孩子脸庞的蜉蝣物,并试探性的感知小宇宙。

“这个孩子终将与你为敌。他的命运已由神注定。”如此说着轻轻挥舞起三叉戟。艾尔扎克的身体随着这股力量从艾欧里亚的周身分离开,漂浮于俄刻阿诺斯的眼前。

“醒来吧,吾之海将军。”

“……”

“北冰洋之柱的守护者——魔鬼鱼艾尔扎克!!”

——水瓶宫——

艾尔扎克的小宇宙与以往不同了。卡妙走出水瓶宫,用小宇宙通话向天蝎宫发出邀请。但他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亚特兰蒂斯·海底神殿——

“加隆,让开。否则我的针将连你一并刺穿。”

“如果你能够下的去手,尽管这么做吧。米罗。”

“我不会像艾欧里亚那么善良,宁愿自己受到伤害也不对敌人出手。”

“但也正是如此,被艾欧里亚极力守护着的这位少年,你想要令他的作为全部化为乌有吗?”

米罗收回了攻击的架势,向着加隆的方向靠近,双眼因表情的严肃而变得冰冷。

“这不是卡妙想要看到的样子,艾尔扎克。被迷惑心智,对同伴下杀意,无论内心是有多么强烈的抗拒,都要为自己所做出的一切承担后果。”

米罗让艾欧里亚靠进自己的怀中,稍稍偏转视线看向对方。眼神也渐渐柔和下来。“你这笨猫,明明可以躲避开要害,却依然接下这么多冻气。他可是卡妙的得意门徒啊。如果我不来的话,你要让谁来扶你。”

艾欧里亚回应般的咬了一口米罗的侧脸,而后看后者如炸毛一般的全身僵硬。但米罗并没有挣扎,只是忍着痛含泪看着倚靠着自己之人。

“你是假师娘,对艾尔扎克打出深红刺贯,若不是加隆来得及时,日后卡妙要埋怨你。”

“你这没良心的。还不是为了保护你,逼不得已才出手的。”米罗抬起手指弹了一记艾欧里亚的额头。

“谢谢你,米罗。你在这里,真的太好了。”艾欧里亚面对着眼前人微笑。抬起的手臂拥抱了米罗的身体。

海底的脉动将米罗的披风涌动而起,深蓝色的长发丝丝飞舞。

月奪

『圣斗士Episode.g』 帰り道 128

————————————
大艾后宫一片和谐(雾)
————————————
百变少年卡萨
————————
专注搞事情的加隆迷弟
————————————
场外吃瓜群众老沙老隆
————————————

“水的流动方向变得不同了。”说话者将长发盘起,并将发丝缠绕在末端以做固定。当他深呼吸后准备跳入海水中时却被身边人抓住了手腕处。

“你很明白,以当前的身体状态无法与神对抗。”男人稍稍顿了顿,将视线看向远方的落日。“除非,你与黄金圣衣相互选择。”

“我无法披挂那件圣衣,撒加。”说话者抬起的左手轻搭上身边人的手指,并缓慢将之从身体上剥离。“无论作出怎样的选择,它终将不属于我。即便它现在的主人已经不在人世,但都...

————————————
大艾后宫一片和谐(雾)
————————————
百变少年卡萨
————————
专注搞事情的加隆迷弟
————————————
场外吃瓜群众老沙老隆
————————————

“水的流动方向变得不同了。”说话者将长发盘起,并将发丝缠绕在末端以做固定。当他深呼吸后准备跳入海水中时却被身边人抓住了手腕处。

“你很明白,以当前的身体状态无法与神对抗。”男人稍稍顿了顿,将视线看向远方的落日。“除非,你与黄金圣衣相互选择。”

“我无法披挂那件圣衣,撒加。”说话者抬起的左手轻搭上身边人的手指,并缓慢将之从身体上剥离。“无论作出怎样的选择,它终将不属于我。即便它现在的主人已经不在人世,但都无法抹消我曾放弃过它的事实。”

“以你的实力无疑是射手座黄金圣衣的拥有者,曾经教导艾俄洛斯运用箭术与体术,在别离多年之后再次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是因为你所一直守护的那个人正面临危险吗。”

“我的目标是海皇波塞冬,仅此而已。”

“厄那瑞忒!!”

被呼唤姓名之人稍稍扭转了身体,略带后仰的额头将眼神与身后人对视。“我会活着回来,一辉还在等着我。在他没有将我击倒之前,他始终无法摆脱内心的软弱。”

“代我将双子座的黄金圣衣交给加隆。”

“这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如果担心他就亲口说出来。”厄那瑞忒停止了继续与撒加的对话,从他的脚下缓慢展开的界限将海水分隔开,厄那瑞忒踱步向着海水中走去,银色的发丝因余光的照射散发出光芒。

******

“为何你会……抗拒我,艾欧里亚!”被攥紧的颈项爆出着筋骨的脉络,无法呼吸的痛楚令他推动着眼前人的身体。

艾欧里亚在坚持了一阵子之后果断放开了双手,给予对方可以自由呼吸的时间。

面对着眼前如此熟悉的脸庞,却令艾欧里亚感觉到陌生。“这一切是俄刻阿诺斯安排的吗?洞悉人心,窥探深处,却完美到需要欺骗自己。”说话者将身体转正望向对方,平淡的表情显露出一抹笑意。

“梦境中所映射出来的不仅仅是被施加者的愿望,更是俄刻阿诺斯本身的祈愿。他对加隆的忠与义,守望却无法拥有,以这样的形式所编织出来的梦境,不正是他渴望却无法企及的情感吗。”

“我名为卡萨,并不是俄刻阿诺斯的同伴。我真正的目的是……”

正当两人交谈之时,巨大的涌动伴随着整个宫殿的轰鸣将他们的注意力牵引向远方。

“生命之柱。”卡萨向着艾欧里亚的身边靠近,因他依然保持着沙加的样貌令后者惯性的回应了对方的眼神。

“唯有保持这样的外形我才能够拥有匹敌处女座的实力,无论是速度亦或者小宇宙。”

“接下来,你要怎么做。”艾欧里亚默认一般跨前一步,与卡萨遥望着同一方向。

“你会是他的第一目标人物,艾欧里亚。”

红发的少年微微转过身与卡萨对视,看那双同样凝视过来的碧蓝瞳孔之中隐约散发出光芒。“我要回到加隆身边去。”

“无法回应加隆的情感,为何还要留在他的身边?艾欧里亚。”

少年闻言轻笑出声,抬起的右手伸向眼前的蜉蝣物。“望加隆一切安好,愿他的笑容常驻。我想守护他所热爱的人与事物,就像他总是陪伴在幼时的我身边那样。”

如此靠近,倾尽全力想要维持,却渐行渐远。

悄然接近的气息带着强烈的敌意将两人笼罩进一如漩涡般的水流中。涌动的同时形成了坚固的结界。汹涌的波涛向着艾欧里亚的正面猛扑过来,因有小宇宙的加护勉强稳固了身体。

“艾欧里亚,你的存在一开始便是错误。修正这个错误将是我对加隆大人最后的忠义。”说话者自宫殿的上空缓慢降落,海蓝色的长发铺展开在他的双肩。闪耀而出的光芒逐渐汇聚在一起,最终融合进来者右手中紧握的三叉戟。

“……俄刻阿诺斯?”

被呼唤者缓慢睁开双瞳,扬起的右臂挥舞了身后的披风。大海般深邃的眼眸与艾欧里亚的湖蓝色相互辉映。

“此刻,吾名为波塞冬。”




奥林匹斯山

【转载】希腊罗马神话漫画人物再绘(2)
BY 百度贴吧-@韦夷weiyi(已授权,授权见前篇

P1 蓬托斯,蓬托斯(Πόντος/ Pontos,“波涛”)在希腊神话中是象征“大海”的男神。他是大地母神盖亚之子。他和盖娅又生育了海洋老人涅柔斯和陶玛斯(“奇迹”)、象征大海危险的福耳库斯和刻托、刚强的女神欧律比亚。他同塔拉萨生育了忒尔喀涅斯们。

P2 俄刻阿诺斯(Oceanus) 或称欧申纳斯。十二提坦神(Titans)的长兄,大洋河流之神,他是那条环绕着宇宙转动的液体腰带,故而他的结尾也是开端:这条宇宙之河自我组成一个圆圈在转动。他的妻子是他的妹妹泰西斯(Tethys),他们生了...

【转载】希腊罗马神话漫画人物再绘(2)
BY 百度贴吧-@韦夷weiyi(已授权,授权见前篇

P1 蓬托斯,蓬托斯(Πόντος/ Pontos,“波涛”)在希腊神话中是象征“大海”的男神。他是大地母神盖亚之子。他和盖娅又生育了海洋老人涅柔斯和陶玛斯(“奇迹”)、象征大海危险的福耳库斯和刻托、刚强的女神欧律比亚。他同塔拉萨生育了忒尔喀涅斯们。

P2 俄刻阿诺斯(Oceanus) 或称欧申纳斯。十二提坦神(Titans)的长兄,大洋河流之神,他是那条环绕着宇宙转动的液体腰带,故而他的结尾也是开端:这条宇宙之河自我组成一个圆圈在转动。他的妻子是他的妹妹泰西斯(Tethys),他们生了大洋神女(俄刻阿尼得斯)和几乎世上所有的河流泉水。

P3 忒堤斯是希腊第一位、最初的海洋女神因此在希腊语中,泰西斯也是“祖母”的意思,在早期神话中,她是一位创世女神。她与大洋神欧申纳斯生下的众多子女里,每一个孩子都代表着小溪、河流或者大海。

P4 忒亚,十二提坦之一,“Θεία”一名最早出现在赫西俄德的《神谱》中,是“θειος(神,神的)”的阴,意为“女神,女神的”。赫西俄德认为她是盖亚和乌拉诺斯之女,在后来的神话中得到普遍支持。在荷马祷歌里被称为“Εὐρυφάεσσα(音译为欧律法厄萨)”,字面意思为“广大的光”所以被她认为是古光明女神。

P5 许珀里翁,十二提坦之一,本意为“穿越高空者”,在《伊利亚特》中用于修饰或指代日神赫利俄斯。在《奥德赛》中为赫利俄斯之父,但在荷马史诗中他不是提坦,赫西俄德认为他是该亚和乌拉诺斯之子,在赫西俄德之后,其身为提坦的身份不可动摇。在许癸努斯的《传说集》前揭中,其由埃忒耳所生。

P6 希腊神话中的日神,依据赫西俄德的《神谱》,是提坦神许珀里翁与忒亚之子,月女神塞勒涅和黎明女神厄俄斯的兄弟, 传说他每日乘着四匹火马所拉的日辇在天空中驰骋,从东至西,晨出晚没,令光明普照世界。他也是作死少年被雷劈的法厄同的父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