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俄国

6390浏览    487参与
存档灵魂
  1.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了生活的真相,依然热爱生活。”——〔法〕罗曼·罗兰
  2. “胆大而不急躁,迅速而不轻佻,爱动而不粗浮,自重而不自傲,豪爽而不欺人,刚强而不迂腐,  活泼而不轻浮,直爽而不幼稚……” 就像一颗青柠,永远清心、活力!


"

你能否做到——

胆大而不急躁,迅速而不轻佻,爱动而不粗浮,

服从上司而不阿谀奉承,身居职守而不刚愎自用,

胜而不骄,喜功而不自炫,

自重而不自傲,豪爽而不欺人,刚强而不迂腐,

活泼而不轻浮,直爽而不幼稚

……

"

——〔俄〕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

你能否做到——

胆大而不急躁,迅速而不轻佻,爱动而不粗浮,

服从上司而不阿谀奉承,身居职守而不刚愎自用,

胜而不骄,喜功而不自炫,

自重而不自傲,豪爽而不欺人,刚强而不迂腐,

活泼而不轻浮,直爽而不幼稚

……

"

——〔俄〕列夫·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存档灵魂

"

如果喜欢回忆,

那就只回忆让人愉快的往事。

"

——〔俄〕列夫·托尔斯泰《复活》


"

如果喜欢回忆,

那就只回忆让人愉快的往事。

"

——〔俄〕列夫·托尔斯泰《复活》


存档灵魂
  1. 可无须抱怨,哭泣里没欢乐可言。我们知道,我们知道:物极必反。
  2. ......一蹶不振的,抱残守缺的,愚蠢的,干枯的,昏睡的,恶毒的,僵尸般冰冷的,渺小得可悲的,并非转义的,虚伪的,虚伪的!


周 围 的 一 切
〔俄〕吉皮乌斯


可怕的,粗野的,黏着的,龌龊的,

生硬而又迟钝的,始终丑陋的,

令人作呕的,卑鄙且不诚实的,

滑头的,可耻的,下贱的,拥挤的,


表面心满意足的,暗里放荡不羁的,

平庸而又可笑的,胆小而又可恶的,

像泥泞、沼泽和泥潭一样寂寥的,

既配不上生也配不上死的,


奴性的,无赖的,流脓的,阴险的,

间或灰暗的,沉湎于灰暗的,

一蹶不振的,抱残守缺的,

愚蠢的,干枯的,昏睡的,恶毒的,


僵尸般冰冷的,渺小得可悲的,

并非转义的,虚伪的,虚伪的!...


周 围 的 一 切
〔俄〕吉皮乌斯

 

可怕的,粗野的,黏着的,龌龊的,

生硬而又迟钝的,始终丑陋的,

令人作呕的,卑鄙且不诚实的,

滑头的,可耻的,下贱的,拥挤的,

 

表面心满意足的,暗里放荡不羁的,

平庸而又可笑的,胆小而又可恶的,

像泥泞、沼泽和泥潭一样寂寥的,

既配不上生也配不上死的,

 

奴性的,无赖的,流脓的,阴险的,

间或灰暗的,沉湎于灰暗的,

一蹶不振的,抱残守缺的,

愚蠢的,干枯的,昏睡的,恶毒的,

 

僵尸般冰冷的,渺小得可悲的,

并非转义的,虚伪的,虚伪的!


可无须抱怨,哭泣里没欢乐可言。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物极必反。

 

郑体武 译


灰橙QAQ
  《儒雅》《强词夺理》

  《儒雅》《强词夺理》

  《儒雅》《强词夺理》

存档灵魂
  1. 把桨插入水中,感觉水的弹性,望着从桨下飞溅出来的水珠,真是一大乐事......“ 划吗?” 我问。“ 慢着,你听!”……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钟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至我们耳际,这是深山中某处的一口孤钟。它离我们那么远,有时我们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它的声音。
  2. 有一刻间,我们停住了桨,周遭顿时静了下来,静得那么深邃。我们闭上眼睛,久久地谛听着,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船划破水面时,湖水流过船侧发出的一成不变的汩汩声。甚至单凭这汩汩的水声也可猜出湖水多么洁净,多么清澈......此刻我就在想,人也可以崇拜水!
  3. 横着蔚蓝、清澈、深邃。天空已被廓清。只有主宰着透明的空气的那种静谧,告诉人们现已是晚秋......由深山中隐隐传至我们耳际的钟声温柔而又纯净,闭目坐在船上,侧耳倾听着这钟声.....生活已留在那边,留在这些崇山峻岭之外了,我们已进入寂静的幸福之邦,这寂静之邦何以名之,我们的语言中找不到恰当的字眼。


〔俄〕伊·阿·蒲宁


我们是在夜里到达日内瓦的,正下着雨。拂晓前,雨停了。雨后初霁,空气变得分外清新。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陶然欲醉。由湖上升起的乳白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小巷上。旭日虽然还是朦朦胧胧的,却已经朝气勃勃地在雾中放着光。湿润的晨飓轻轻地拂弄着盘绕在阳台柱子上的野葡萄血红的叶子。我们盥漱过后,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旅社,由于昨晚沉沉地睡了一觉,精神抖擞,准备去作尽情的畅游,而且怀着一种年轻人的预感,认为今天必有什么美好的事在等待着我们


上帝又赐予了我们一个美丽的早晨,”我的旅伴对我说,“你发现没有,我们...


〔俄〕伊·阿·蒲宁

 

我们是在夜里到达日内瓦的,正下着雨。拂晓前,雨停了。雨后初霁,空气变得分外清新。我们推开阳台门,秋晨的凉意扑面而来,使人陶然欲醉。由湖上升起的乳白色的雾霭,弥漫在大街小巷上。旭日虽然还是朦朦胧胧的,却已经朝气勃勃地在雾中放着光。湿润的晨飓轻轻地拂弄着盘绕在阳台柱子上的野葡萄血红的叶子。我们盥漱过后,匆匆穿好衣服,走出旅社,由于昨晚沉沉地睡了一觉,精神抖擞,准备去作尽情的畅游,而且怀着一种年轻人的预感,认为今天必有什么美好的事在等待着我们

 

上帝又赐予了我们一个美丽的早晨,”我的旅伴对我说,“你发现没有,我们每到一地,第二天总是风和日丽。千万别抽烟,只吃牛奶和蔬菜。以空气为生,随日出而起,这会使我们神清气爽不消多久,不但医生,连诗人都会这么说的……别抽烟,千万别抽烟,我们就可体验到那种久已生疏了的感觉,感觉到洁净,感觉到青春的活力。”

 

可是日内瓦湖在哪里?有片刻工夫,我们茫然地停下来。远处的一切,都被轻纱一般亮晃晃的雾覆盖着。只有街梢那边的马路已沐浴在霞光下,好似黄金铸成的。于是我们快步朝着被我们误认为是浮光耀金的马路走去。

 

初阳已透过雾霭,照暖了阒无一人的堤岸,眼前的一切无不光莹四射,然而山谷、日内瓦湖和远处的萨瓦山脉依然在吐出料峭的寒气我们走到湖堤上,不由得惊喜交集地站住了脚,每当人们突然看到无涯无际的海洋、湖泊,或者从高山之巅俯视山谷时,都会情不自禁地产生这种又惊又喜的感觉萨瓦山消融在亮晃晃的晨岚之中,在阳光下难以辨清,只有定睛望去,方能看到山脊好似一条细细的金线,迤逦于半空之中,这时你才会感觉到那边绵亘着重峦叠嶂。近处,在宽广的山谷内,在凉飕飕的、润湿而又清新的雾气中,横着蔚蓝、清澈、深邃的日内瓦湖。湖还在沉睡,簇拥在港口的斜帆小艇也还在沉睡。它们就像张开了灰色羽翼的巨鸟,但是在清晨的寂静中还无力拍翅高飞。两三只海鸥紧贴着湖水悠闲地翱翔着,冷不丁其中的一只,忽地从我们身旁掠过,朝街上飞去。我们立即转过身去望着它,只见它猛地又转过身子飞了回来,想必是被它所不习惯的街景吓坏了……朝暾初上之际有海鸥飞进城来,住在这个城市里的居民该有多幸福呀?

 

我们急欲进入群山的怀抱,泛舟湖上,航向远处的什么地方……然而雾还没有散,我们只得信步往市区走去,在酒店里买了酒和干酪,欣赏着纤尘不染的亲切的街道和静悄悄的金黄色的花园中美丽如画的杨树和法国梧桐。在花园上方,天空已被廓清,晶莹得好似绿松石一般。

 

“你知道吗,”我的旅伴对我说,“我每到一地总是不敢相信我真的到了这个地方,因为这些地方,我过去只能看着地图,幻想前去一游,并且时时提醒自己,这只不过是幻想而已。意大利就在这些崇山峻岭的后边,离我们非常之近,你感觉到了吗?在这奇妙的秋天,你感觉到南国的存在吗?瞧,那边是萨瓦省,就是我们童年时代阅读过的催人落泪的故事中所描写的牵着猴子的萨瓦孩子们的故乡!”

 

码头旁,游艇和船夫都在阳光下打着瞌睡。在蓝盈盈的清澈的湖水中,可以看到湖底的沙砾、木桩和船骸。这完全像是个夏日的早晨,只有主宰着透明的空气的那种静谧,告诉人们现在已是晚秋雾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顺着山谷,极目朝湖面望去,可以看得异乎寻常地远,我们迫不及待地脱掉上衣,卷起袖子,拿起了桨。码头落在船后了,离我们越来越远,离我们越来越远的还有在阳光下光华熠熠的市区、湖滨和公园……前面波光粼粼,耀得我们眼睛都花了,船側的湖水越来越深,越来越沉,也越来越透明。把桨插入水中,感觉水的弹性,望着从桨下飞溅出来的水珠,真是一大乐事我回过头去,看到了我旅伴那升起红晕的脸庞,看到了无拘无束地、宁静地荡漾在坡度缓坦的群山中间浩瀚的碧波,看到了漫山遍野正在转黄的树林和葡萄园,以及掩映其间的一幢幢别墅。有一刻间,我们停住了桨,周遭顿时静了下来,静得那么深邃。我们闭上眼睛,久久地谛听着,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有船划破水面时,湖水流过船侧发出的一成不变的汩汩声。甚至单凭这汩汩的水声也可猜出湖水多么洁净,多么清澈

 

“划吗?”我问。

 

慢着,你听!

 

我把桨提出水面。连汩汩的水声也渐渐消失。从桨上滴下一颗水珠,然后又是一颗……太阳照得我们的脸越来越热……就在这时,一阵悠扬的钟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至我们耳际,这是深山中某处的一口孤钟。它离我们那么远,有时我们只能隐隐约约听到它的声音

 

“你还记得科隆大教堂的钟声吗?”我的旅伴压低声音问我,“那天我比你醒得早,天还刚刚拂晓,我便站在洞开的窗旁,久久地谛听着独自在古老的城市上空回荡的清脆的钟声。你还记得科隆大教堂的管风琴和那种中世纪的壮丽吗?还有莱茵省那些古老的城市,古老的图画,还有巴黎……然而那一切都无法和这里相比,这里更美……

 

由深山中隐隐传至我们耳际的钟声温柔而又纯净,闭目坐在船上,侧耳倾听着这钟声享受着太阳照在我们脸上的暖意和从水上升起的轻柔的凉意,是何等的甜蜜、舒适。有一艘闪闪发亮的白轮船在离我们约摸两俄里远的地方驶过,明轮拍击着湖水,发出疏远、喑哑、生气的嘟囔声,在湖面上激起一道道平展的、像玻璃一般透明的涌浪,缓缓地朝我们奔来,终于柔情脉脉地晃动了我们的小船。

 

“瞧,我们已置身在崇山的怀抱之中,”当轮船渐渐变小,终于隐没在远处以后,我的旅伴对我说,“生活已留在那边,留在这些崇山峻岭之外了,我们已进入寂静的幸福之邦,这寂静之邦何以名之,我们的语言中找不到恰当的字眼。”

 

他一边慢慢地划着桨,一边讲着、听着。日内瓦湖越来越辽阔地包围着我们。钟声忽远忽近,似有若无。

 

“在深山中的什么地方有一座小小的钟楼,”我想到,“独自在用它回肠荡气的钟声赞颂着礼拜天早晨的安谧和寂静,召唤人们踏着俯瞰蓝色的日内瓦湖的山道,到它那儿去……”

 

极目四望,山上大大小小的树林都抹上了绚丽而又柔和的秋色,一幢幢环翠浥秀的美丽别墅正在清静地度过这阳光明媚的秋日……我舀了一杯水,把茶杯洗净,然后把水泼往空中。水往天上飞去,进溅出一道道光芒。

 

“你记得《曼弗雷德》吗?”我的同伴说,“曼弗雷德站在伯尔尼兹阿尔卑斯山脉中的瀑布前,时值正午,他念着咒语,用双手捧起一掬清水,泼向半空。于是在瀑布的彩虹中立刻出现了童贞圣母山……写得多美呀!此刻我就在想,人也可以崇拜水,建立拜水教,就像建立拜火教一样……自然界的神力真是不可思议!人活在世上,呼吸着空气,看到天空、水、太阳,这是多么巨大的幸福!可我们仍然感到不幸福!为什么?是因为我们的生命短暂,因为我们孤独,因为我们的生活谬误百出?就拿这日内瓦湖来说吧,当年雪莱来过这儿,拜伦来过这儿……后来,莫泊桑也来过。他孑然一身,可他的心却渴望整个世界都幸福。当年所有的理想主义者,所有的恋人,所有的年轻人,所有来这里寻求幸福的人都已弃世而去,永远消逝了。我和你有朝一日,同样也将弃世而去……你想喝点儿酒吗?

 

我把玻璃杯递过去,他给我斟满酒,然后带有一抹忧郁的微笑,加补说:

 

我觉得,有朝一日我将融入这片亘古长存的寂静中,我们都站在它的门口,我们的幸福就在那扇门里边。你是否记得易卜生的那句话:‘玛亚,你听见这寂静吗?’我也要问你:你有没有听见这群山的寂静呢?

 

我们久久地遥望着重重叠叠的山峦和笼罩着山峦的洁净、柔和的碧空,空中充溢着秋季的无望的忧悒。我们想像着我们远远地进入了深山的腹地,人类的足迹还从未踏到过那里……太阳照射着四周都被山岭锁住的深谷,有只兀鹰翱翔在山岭与蓝天之间的广阔的空中……山里只有我们两人,我们越来越远地向深山中走去,就像那些为了寻找火绒草而死于深山老林中的人一样……

 

我们不慌不忙地划着桨,谛听着正在消失的钟声,谈论着我们去萨瓦省的旅行,商量我们在哪些地方可以逗留多少时间,可我们的心却不由自主地离开话题,时时刻刻地向往着幸福。我们以前所从未见到过的自然景色的美,以及艺术的美和宗教的美,不论是哪里的,都激起我们朝气蓬勃的渴求,渴求我们的生活也能升华到这种美的高度,用出自内心的欢乐来充实这种美,并同人们一起分享我们的欢乐。我们在旅途中,无论到哪里,凡是我们所注視的女性无不渴求着爱情,那是一种高尚的、罗曼蒂克的、极其敏感的爱情,而这种爱情几乎使那些在我们眼前一晃而过的完美的女性形象神化了……然而这种幸福会不会是空中楼阁呢?否则为什么随着我们一步步去追求它,它却一步步地往郁郁苍苍的树林和山岭中退去,离我们越来越远?

 

那位和我在旅途中一起体验了那么多欢乐和痛苦的旅伴,是我一生中所爱的有限几个人中的一个,我的这篇短文就是奉献给他的。同时我还借这篇短文向我们俩所有志同道合的萍飘天涯的朋友致敬。


神秘科普院
普京发怒有多可怕?俄国96岁老兵被骗40万,立马出动特种兵抓
普京发怒有多可怕?俄国96岁老兵被骗40万,立马出动特种兵抓
荷灯梦回
文:凯末尔/图:荷灯梦回[查理...

文:凯末尔/图:荷灯梦回[查理一世]

普罗米修斯为对抗黑暗被残害致死,而他的火种也将步他的后尘;
只看见它们被黑夜慢慢包裹起来,埋葬在裹挟着死亡气息的泥土里。
星火闪烁着微光,仍然战斗着,嘶吼着———
“燃尽吧,燃尽吧!
等到那夜尽天明之时,理想与死亡尽情相拥。”

【对各类文化知识不甚了解所以如有绘画错误请海涵】

十月革命105周年快乐


文:凯末尔/图:荷灯梦回[查理一世]

普罗米修斯为对抗黑暗被残害致死,而他的火种也将步他的后尘;
只看见它们被黑夜慢慢包裹起来,埋葬在裹挟着死亡气息的泥土里。
星火闪烁着微光,仍然战斗着,嘶吼着———
“燃尽吧,燃尽吧!
等到那夜尽天明之时,理想与死亡尽情相拥。”

【对各类文化知识不甚了解所以如有绘画错误请海涵】

十月革命105周年快乐


灰橙QAQ

从今天开始这个圈叫做生草圈

  你宁愿去讨好西伯利亚的洋甘菊,也不愿回头看看大西洋彼岸为你盛开的玫瑰对吗

  你宁愿斥资去养玫瑰,也不愿还债对吗

  

  在明目张胆的利益下,

  是小心翼翼的爱——吗?

  错!

  在明目张胆的利益下

  是更~明目张胆的利~益~

  

  你在透过我的眼睛看谁?

  我在看能不能把沙俄逼出来

  

  达瓦里氏

  (心想:他会说好久不见吧)

  瓷:(左手拿着符右手拿着板砖)啊啊啊诈尸啦吃我一符!

  

  法兰西,向我开枪

  为什么要用枪?

  你的枪是用法棍做的,伤害力为0

  (研究发现,受害者头部发现少量淀粉)

  

  小同志...

  你宁愿去讨好西伯利亚的洋甘菊,也不愿回头看看大西洋彼岸为你盛开的玫瑰对吗

  你宁愿斥资去养玫瑰,也不愿还债对吗

  

  在明目张胆的利益下,

  是小心翼翼的爱——吗?

  错!

  在明目张胆的利益下

  是更~明目张胆的利~益~

  

  你在透过我的眼睛看谁?

  我在看能不能把沙俄逼出来

  

  达瓦里氏

  (心想:他会说好久不见吧)

  瓷:(左手拿着符右手拿着板砖)啊啊啊诈尸啦吃我一符!

  

  法兰西,向我开枪

  为什么要用枪?

  你的枪是用法棍做的,伤害力为0

  (研究发现,受害者头部发现少量淀粉)

  

  小同志,当桃花,铃兰,向日葵一起开放的时候,我和那个老列巴就能回来了……

  这很简单,我找生物老师建个温室

  

  英吉利永远是英吉利(×)

  吉利哥永远是你吉利哥(✓)

  

  让我用大火的暖意,融掉你白宫冬天的寒意(美加)

  

  看着雪地上那颗破碎的红星,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于是我一个箭步上前,把眶夺了回来

山亭夜宴

黑森州的伊丽莎白公主,后来的大公夫人伊丽莎白-费奥多罗夫娜。拍摄于1880年。

黑森州的伊丽莎白公主,后来的大公夫人伊丽莎白-费奥多罗夫娜。拍摄于1880年。

存档灵魂
不要向井里吐痰, 也许你还会...

"

不要向井里吐痰,

也许你还会来喝井里的水。

"

——〔俄〕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

不要向井里吐痰,

也许你还会来喝井里的水。

"

——〔俄〕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存档灵魂
……我的心灵对原来狂热的激情...


"

……我的心灵对原来狂热的激情已格格不入。

心灵中的一切很平静,

就像隐藏着深深秘密的人的内心一样;


研究 '人和生活的意义'

——在这方面我相当成功;

我能根据一些作家的作品研究人物,

我生活的最好时光便是和它们一起自由而欢乐地度过的;

关于我自己,没有更多可说的了。


我对自己有信心。

人是一个谜。需要解开它,

如果你一辈子都在解这个谜,

那你就别说浪费了时间。


我在研究这个谜,

因为我想成为一个人……

"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人不单靠面包活着》



"

……我的心灵对原来狂热的激情已格格不入。

心灵中的一切很平静,

就像隐藏着深深秘密的人的内心一样;


研究 '人和生活的意义'

——在这方面我相当成功;

我能根据一些作家的作品研究人物,

我生活的最好时光便是和它们一起自由而欢乐地度过的;

关于我自己,没有更多可说的了。


我对自己有信心。

人是一个谜。需要解开它,

如果你一辈子都在解这个谜,

那你就别说浪费了时间。


我在研究这个谜,

因为我想成为一个人……

"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人不单靠面包活着》


存档灵魂
你说,什么更好—— 廉价的幸...

"

你说,什么更好——

廉价的幸福好呢,还是崇高的痛苦好?

"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地下室手记》


"

你说,什么更好——

廉价的幸福好呢,还是崇高的痛苦好?

"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地下室手记》


灰橙QAQ
  属实是笑了2333这个太太...

  属实是笑了2333这个太太好可爱

  属实是笑了2333这个太太好可爱

灰橙QAQ
  终于!我又更了!大毛不太像...

  终于!我又更了!大毛不太像 🤪🤪

  终于!我又更了!大毛不太像 🤪🤪

存档灵魂
对自己说谎和听自己说谎的人会...


"

对自己说谎和听自己说谎的人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无论在自己身上还是周围,即使有真理,他也无法辨别,

结果将是既不自重,也不尊重别人。


一个人如果对谁也不讲道理,也不没有了爱;

在没有爱的情况下想要消遣取乐,

无非放纵情欲,耽于原始的感官享受,

在罪恶的泥淖中完全堕落成畜类,

而一切都始于不断的对人和对已说谎。

"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

对自己说谎和听自己说谎的人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无论在自己身上还是周围,即使有真理,他也无法辨别,

结果将是既不自重,也不尊重别人。


一个人如果对谁也不讲道理,也不没有了爱;

在没有爱的情况下想要消遣取乐,

无非放纵情欲,耽于原始的感官享受,

在罪恶的泥淖中完全堕落成畜类,

而一切都始于不断的对人和对已说谎。

"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

 

小田儿说电影
俄国最强特工意外失忆,忘记一切的他如何解开身世之谜
俄国最强特工意外失忆,忘记一切的他如何解开身世之谜
小田儿说电影
俄国最强特工意外失忆,忘记一切的他如何解开身世之谜(1)
俄国最强特工意外失忆,忘记一切的他如何解开身世之谜(1)
存档灵魂
生活消失了,像夏天的光〔俄〕奥...


生活消失了,像夏天的光
〔俄〕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


生活消失了,就像夏天的光,

像一根睫毛落入酒杯,

生命在对苦涩的终结撒谎:

我不谴责,我不辩护。


你要苹果吗,在夜里?

你要滚热的蜂蜜,新鲜又轻盈?

你想让我为你脱靴子,

举起你像举起一片绒毛?


天使披着金色的羊毛

站在光的蛛网里,

灯光嬉戏在你的脸上,

照亮了那被我抱过的肩膀。


会不会有猫从我们面前跃起,

野兔般跳开,

当它无影无踪,

它是否已经封住了前方的道路?


给儿子倒茶的时候,

你受惊的双唇紧抿着,颤抖;

你和他闲聊,跟我瞎扯,

你喋喋不休,掩饰着你的真心。...



生活消失了,像夏天的光
〔俄〕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


生活消失了,就像夏天的光,

像一根睫毛落入酒杯,

生命在对苦涩的终结撒谎:

我不谴责,我不辩护。


你要苹果吗,在夜里?

你要滚热的蜂蜜,新鲜又轻盈?

你想让我为你脱靴子,

举起你像举起一片绒毛?


天使披着金色的羊毛

站在光的蛛网里,

灯光嬉戏在你的脸上,

照亮了那被我抱过的肩膀。


会不会有猫从我们面前跃起,

野兔般跳开,

当它无影无踪,

它是否已经封住了前方的道路?


给儿子倒茶的时候,

你受惊的双唇紧抿着,颤抖;

你和他闲聊,跟我瞎扯,

你喋喋不休,掩饰着你的真心。


在你结结巴巴说着蠢话,

温柔地撒谎,微笑的时候,

一阵红晕袭上你的面庞,

呵,笨拙的美丽,憨态的优雅。


在宫殿的一座塔楼后边,

在金色的沫蝉后边;

在那近在眼前的生活里,

你定会成为我的妻子。


所以穿上晾干的毡靴,

披上金色的羊皮袄,

让我们手拉着手出发,

一同前往远方的大陆。


不回头看一眼,没有障碍,没有恐惧,

朝向那闪着微光的边境:

那儿从黄昏到黎明前街灯

闪烁,光芒四溢......


1925.1


杨子 译


山亭夜宴
俄国女大公玛丽亚&middot...

俄国女大公玛丽亚·亚历山德罗夫娜的照相,后来成为萨克森-科堡和哥达公爵夫人,拍摄于1860年代。
(玛丽饼干/Galletas Maria是以这个女子的名字命名)。

俄国女大公玛丽亚·亚历山德罗夫娜的照相,后来成为萨克森-科堡和哥达公爵夫人,拍摄于1860年代。
(玛丽饼干/Galletas Maria是以这个女子的名字命名)。

山亭夜宴

女大公塔蒂亚娜和奥尔加·尼古拉耶夫娜·罗曼诺娃身着制服。塔蒂亚娜身着第8套沃兹涅森斯基乌尔兰军服,奥尔加身着第3套伊丽莎白轻骑兵服。拍摄于1912年。

女大公塔蒂亚娜和奥尔加·尼古拉耶夫娜·罗曼诺娃身着制服。塔蒂亚娜身着第8套沃兹涅森斯基乌尔兰军服,奥尔加身着第3套伊丽莎白轻骑兵服。拍摄于1912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