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俄瓷

54243浏览    338参与
用纸折的飞机芽

对比之下

美丽卡:你妈的,为什么……


本来只是想画个愤怒的护崽爹爹,然后就不知不觉摸了一个系列(?)

对比之下

美丽卡:你妈的,为什么……


本来只是想画个愤怒的护崽爹爹,然后就不知不觉摸了一个系列(?)

小季小季一季一更

【俄中】驯/服•上

是车。

全拟设定见合集。

轻微法瓷英瓷注意避雷;

疼痛、流/产要素注意避雷;

轻微s/m要素注意避雷;

俄/罗/斯鬼畜攻预警。


下篇会很多,我被催了所以干脆写了个一小半就发了

更新还是随缘,7月之前大哥们别催(躺

(要是催我就挤牙膏式更新

是车。

全拟设定见合集。

轻微法瓷英瓷注意避雷;

疼痛、流/产要素注意避雷;

轻微s/m要素注意避雷;

俄/罗/斯鬼畜攻预警。

  

下篇会很多,我被催了所以干脆写了个一小半就发了

更新还是随缘,7月之前大哥们别催(躺

(要是催我就挤牙膏式更新

自動雷點單口相聲爆破機
我居然也有畫美帝cp的一天,驚...

我居然也有畫美帝cp的一天,驚了

我居然也有畫美帝cp的一天,驚了

鸢尾灰⚜️-不会写文综

【CH/苏瓷】Salad Days

有俄瓷提及 不是纯正的历史向 5k+

🍬/🔪都有点 流水账式写文 没有逻辑

人物形象有私设

标题意为少年不谙世事的岁月


CN在梦中老是会回想起一个人。那个他曾经认识,但现在已经不在世上的人。对方的眼睛是绛红色的,在阳光下会泛着金色。是一片向日葵花田也没法与其相比的。


他曾经说过:“先生,你的眼睛真好看。”


对方却老是回答道,“远不及你,达瓦里西。”这时候CN总是笑着帮对方拍下身上由于参与战争带来的灰尘,一言不发,因为他的眼睛并非他先生的好看。虽然并不影响着视力,但一只眼睛并...

有俄瓷提及 不是纯正的历史向 5k+

🍬/🔪都有点 流水账式写文 没有逻辑

人物形象有私设

标题意为少年不谙世事的岁月

 

 

CN在梦中老是会回想起一个人。那个他曾经认识,但现在已经不在世上的人。对方的眼睛是绛红色的,在阳光下会泛着金色。是一片向日葵花田也没法与其相比的。

 

他曾经说过:“先生,你的眼睛真好看。”

 

对方却老是回答道,“远不及你,达瓦里西。”这时候CN总是笑着帮对方拍下身上由于参与战争带来的灰尘,一言不发,因为他的眼睛并非他先生的好看。虽然并不影响着视力,但一只眼睛并非拥有着正常人该有的眼白,而是存粹的黑色。

 

但这并不干扰金色的虹膜颜色。相反,这衬得更加明显了,像是黑暗中唯一的明星。

 

CN少与外人分享他的秘密,就算是在会面时,他也会眯起眼睛,但最多的,还是拿着绷带,缠上一圈又一圈,只露出那只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眼睛。现在这个习惯已经渐渐消退了,绷带的伪装,也只不过是战争时期用的小手段而已。

 

已经没有必要了。众人皆知他拥有和常人不同的地方。

 

但真正第一个看见的,不是他那关系恶劣的同胞大哥。也不是掀起战争的那个邻友,而是他,他的先生,USSR。

 

使用过的绷带被放在桌子上,他正因先生还没回来儿准备缓上一会,可没想到对方却突然走进了临时搭建的棚子。这时候本该是在战场上的,他深知先生的处境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两在白雪覆盖的国土上,感受战争的残酷。

 

USSR并没有惊讶,可以说是很平淡,对着他说上一句:“今晚吃土豆炖牛肉,休息一会。”他眨了眨眼,似乎认为对方说出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先…先生?你不认为我的眼睛很奇怪,很丑陋吗?”

 

他马上后悔了,明知道这么问会让对方再一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进而让他先生也对他产生厌恶。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无法收回,也无法挽回。

 

“我从没这么觉得。”男人这么说着,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低下身同他平视,“别让别人看到,我就足够了。”

 

几乎是惊讶的,喜悦的,又或者说是把一切好的期盼全部交给了对方,CN点了点头。

 

今非昔比,现在他已经放弃了那些东西了。但唯一没变得还是那句话,“别让别人看到,我就足够了。”他仍不愿意睁开眼睛,眯着便是最好的选择。他曾还是睁开过的,那是在一次大会上的事了。

 

阵营和立场的不同固然会导致冲突。US对他处处针对,其余的人对此附和和漠不关心,那是他第一次在200多个人的大会中说出反对和驳斥。也是在USSR死去后第一次让外人见到他的眼睛。

 

全场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连和他坐在一起的RUS也被他吓到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CN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这是他第一次生气,但绝不是最后一次。

 

这次的会议以不通过提案告终,但他知道这绝不是结束。至于五人会议时其余的人逼迫他睁开眼睛,那都是后话。

 

他看到了,那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的时透露出的情绪,那是不安,是看向异类的眼神。他坐下的时候一并眯上了眼,不再让人看到一秒。因为他已经没办法再看到那时温柔的模样了,故人已逝,无人可替。

 

过去的战争是残酷的,干涸的血液和受不完的伤。他第一次见到USSR的时候,是一个雨天。本该是就这么回去的,可他却不小心的走入了他人的地盘,在他被枪托打晕的时候他才发觉到了这地方为什么那么安静。

 

他这是闯到别的地方去了啊。他不该去的地方。

 

到头来,那应该是他最该去的地方才对。这么多年,他最不后悔的,就是去了那里。

 

但后来的想法也只是感慨,当时却怕的不行。清醒的时候后脑带来的阵痛感并没消减,反而是成倍增长,等他看清楚坐在面前的人时,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从哪里来的?”他愣了些,然后回答道,“南边。我不知道这里是哪,我不小心的。请相信我。”CN看着对方,在右眼处有一个眼罩,上面是金色的镰刀和锤子,还没等他再看清什么,“我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南边来的,对吧?”

 

对方用着蹩脚的中文和他说着,从他自小以来的认知,这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CN点了点头,“要我帮忙吗?我可以帮你赢得这场战争。”对方抛出了橄榄枝,这个时候他还有些许迟疑,没有说话。

 

当你并不知道对方的心思的时候,也许沉默是最好的。手臂上的刺痛和眩晕感更甚,对方却又像是料到一样,“你需要休息,在我这可以住一会,毕竟是我弄伤了你。”对方坦诚的态度让他没法多说一词。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过后,他很认同对方的理念,他想要让自己的国土不在经受灾难,他选择加入对方的阵营。这似乎合了对方的意,至少他后来是这么觉得的。

 

但CN从没对这个决定后悔。

 

“先生,”那时的他已经开始学习关于那方面的知识了,甚至改口这样亲切地叫着USSR,“请问,这里应该是怎么样的?”

 

发着光的煤灯,照在他们脸上,映着不同的命运。

 

哪有什么桂树和花朵的飘香,只有铁与血的味道。战争没结束的一天,他就是痛苦的,无论是身上的伤痕,又或者是心境的变化。他只能忍受住那令人作呕的感觉,分解成为泡影。

 

“达瓦里西,过来一点,那里冷。”他们站在一处壕沟中,外面是一片白色,天空中还飘着雪花,USSR向他伸出手,他走过去了一些,对方却在距离足够近的时候一把拉过了他,由于身高的差距,他几乎是在对方怀里的。

 

他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本是想要赶紧推开USSR的,可先生还是握的太紧,没有把他放开的意思。这让他只好默默待着,这让他发现一件事,USSR身上的味道是铁和血的味道,而不是他想象中的。

 

因为他的先生,在他眼中是一位温柔的人。但也许是因为USSR曾与他说过一样,'我参加过太多战争了。'CN只是呼出一团白气,看着手中的笔记本说着,“先生,我想去白桦林。那一片白桦林。”

 

“好。”一个快速而又坚定的回答。

 

白桦林是个幌子,他只是想多同USSR在除了战场上多一些交流,他希望能够多了解一下他。其实CN并不喜欢白桦林,因为树上斑驳的花纹总是让他觉得这些都是眼睛,无论你在哪,他们都是这么盯着你的。

 

“先生,你觉得我比起当年有进步吗?”期盼着他的回答,他看着对方,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那可比当年有长进多了,但革命是长久的,政策也是。不要忘记这些,你会变得更好。”USSR的脸却像是藏在阴影里,他看不清,也不知道为何,他有些惧怕这样的先生。

 

他还是接着听着,“不要把视线放在别人身上,我们是唯一的同盟。”CN没看着他,但他还是接着说道,“我们共同分享着命运。”回应他的是一声细若蚊音的含糊应声。

 

他不愿意做过多的猜测,至少他不想。对方绛红色的眸子此时没有夹杂任何东西,像是红色的漩涡一样,要把他整个人都搅进去,溺死在其中。

 

但也许,在对方眼中,溺死在他那里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先生,令郎还好吗?”他开始强行转移起了话题,也许是贴心,又或许是不想把到手的东西吓跑,USSR接下了他的话茬。“那小子还好。他想吃你做的饭。”USSR摘下一朵向日葵,递给他。他看着那棵长势喜人的向日葵,“不如我去你们那做饭吧,我的锅坏了。”

 

的确,他的锅坏掉了,因为上一次战役时拿来击退对方,本是准备拿起一旁的砖块的,却一把抄起了锅,结果当然是锅没了,人打回去了。

 

毫无疑问,他被允许了。

 

那时候的RUS还是个小屁孩,也没有现在这么高,不知道是不是他父亲太过严厉,第一次见到他时抖的像个筛子,说话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你…你好。”他只好看了一眼USSR,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后他回答道,“你好。”

 

CN永远也不会知道,在去到USSR家前,他先生对着他的孩子说了些什么。

 

他很招小孩子喜欢,RUS也很快的和他做起了朋友。所以他那天去的时候,除了一时的惊讶,对方很快的接受了眼前的事实。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爸拉进了房间。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USSR已经从房间出来下了楼,“小兔崽子没写完作业,你先去吧。”对方把他带进了厨房,“要我帮忙的话,你知道我在哪。”CN点了点头,准备做饭。

 

这样平静的日子并不多,他也不记得多少。多数与他的记忆都与战场有关,有一阵子他吃不上饭,每天都是靠着意志过活,当他的先生来找他的时候,他拿筷子的手都有些发抖。

 

那是他第二次看到USSR生气,第一次?他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可以说得上是一直对他温柔的人忽的变了,像是在训斥他,“为什么不和我说?”碗里的饭没有多少,脸上显得消瘦,加上他也没有睡好。

 

现在的他看上去肯定很糟糕,这是CN被强行带回去的时候所想的。再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他从床上爬了起来,灯很贴心的都关上了。他摸索着想要找到灯的开关,却完全没有摸到,他所能感觉到的,只有墙上的暗纹雕刻。

 

“睡醒了?”灯被打开,站在门口的USSR看着他,常年没见他摘下的眼罩也被摘下,那是同样的绛红色,可没见有什么问题,那为什么要带着眼罩?他强行把疑问憋了下去。“下回没物资就同我讲,不要让自己这样。下楼去吃饭吧。”

 

晚饭是毋庸置疑的土豆和玉米,他也不是吃不惯这些。只是觉得有些单调,但想到自家就连基本的米饭都要见底,便也就此作罢。“吃饭,吃完饭我们再谈。”他当然知道这不是什么好兆头,早已经感觉到了对方夹杂在眼神里对他的野心。

 

他只是没办法就此反驳,他还不行。

 

决裂就在那一瞬间。

 

CN同USSR的决裂可以说是迅速的,或许说,是意料之中的。援助,物资,说断就断,仿佛从未认识过一样。他们之间的命运一直是不同的,就算他多么不想承认,那分岔口早已决定了。

 

“你我已经没了当年的关系了,达瓦里西。”真是可笑,CN拿着自己的决案,穿着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军装,想到,'就算这样,你也还是会这么叫我吗?',他开口说道,“我明白,先生。”

 

终究他们两谁也没有放下,都是一样的。还对对方心存一丝希望,但他们又都明白,不可能成为原来的样子了。

 

他们除了会议,就没有任何交际,CN也知道,其余的人是在拿他当作对付USSR的工具。但他任由其发生了,说来也好笑,这与其一开始的初衷相差甚远。再晚一些,他们的关系又逐渐的破冰,他还是给他先生写着信。

 

我希望同你再去一次白桦林。

 

几天后就收到了那回信,等我。

 

CN换上了中山装,比起其他的,他是喜欢这种宽松的衣服。朝着白桦林走去,很多都变了,比如今天邻家的猫开始在外面乱跑,世界也无了动荡,一切归于平静。可他还是怀念那些日子,他还是怀念他。

 

他等了很久,几个小时的过去,迟迟未见一人出现。等到有人的脚步声传来,他却只能看到RUS,还有熟悉的围巾。这几乎使他一时间失了魂,但他也只是短暂的愣了一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他走了。”冷静的吓人,给那人递下死刑的判决书一般,“CN,他不会回来了。”对方把围巾递给了他,眼睛微阖,“葬礼在明天举行。”

 

他看着RUS成为家主,转身离去的小伙子早就失去了当年的稚嫩。成为了同他父亲一样的人,但又很不一样,熟悉中的陌生感最难以剥离,他只好适应。

 

就像他一直做的一样。

 

围巾被攥在手里,又突的放开,地上的尘土沾染上去。一封信也就这么出现在地上,他慌忙的捡起两样东西。把围巾收好,抖着拆开那信封,看着熟悉的字体,眼泪堵在眼眶周围。

 

布尔什维克,很抱歉我不能与你再见一面。这太过官方,我也就不多客套。

生活总要过下去,不要让这影响了你的判断,你是的我学生,我相信你。

虽然我知道你不想再见到我这个“独裁者”,但再见。

这是永别了,希望你不会太难过。

Farewell .

 

“什么和什么,果然人将死之际就会讲胡话吗。”他把信收了回去,完好的放在了信封里,再也没有打开过,而那条围巾,被他过水洗过后就放在了衣柜中最显眼的地方。

 

没人想过CN也会去葬礼现场,他抽着烟,他已经不知道他究竟是在回忆什么了。是人,又或许是那些日子?命运早就过去了,这份爱情也早已生锈,随着一方的逝去而再无解救。

 

他做出口型。“再见,USSR,我的先生。”

 

也许爱情是个骗局,他只是一直不愿挑明。就像是夏花一样绚烂而短暂,他们的恋情也没长久,铁与血的味道早已消散,但亲吻永远不会忘记。

 

就如同在白桦林的第一个吻一样,每一个动作都被森林记下。伴随着年岁的过去,也就这么消散在日益拔高的林中。只有剩下的人在记忆中反复回味,却也改变不了物是人非。

 

他还是愿意称这为爱情。

 

交织的命运早就断开,只留下了他一个人继续前行,生活还是要接着过下去,不能因为一时的停滞而永远缅怀。

 

他是那显眼的一抹红色。无论在什么场合。因为曾有人说过这颜色比群青或者黛灰都要适合自己,他也就换成了这颜色。但似乎也不重要了,他需要脱离开来,不能让别人的意志强加在他身上。

 

但这改不了他喜欢绛红色的事实。那就让它这样吧,也算是对此感到释怀。

 

CN很少再提起过去的事情,但他仍会说着:“那时是最好的。他并非待我浅薄。”事实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常年被放在办公桌上的照片,是泛黄的一张合照,左边那人的脸被撕下,只留下他那时的笑容。

 

但如果你看到他打开常年带着的怀表,你会发现里面藏着那缺失的一角。

 

RUS会时常说他过于怀旧。每当他听到,都会一把打在对方的头上,不轻不重,只作提醒,“这只是以前的老习惯,你们的破习惯我可不适应。”也是相处了不少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快速的转移了话题,然后又同平常一样。

 

只是人换了,变成了另一人。也没有那么多的威胁,取而代之的是平静的淡然。

 

他带着向日葵和一瓶酒,在墓前放下,没有任何一句话从他口里说出。他没看到那个身影,也许他也看到了,张开了嘴,又重新闭上。没睁开眼,转过身去,准备离开这里。

 

手臂自然的垂在身旁,却不料被什么东西握住。他无法阻止,但语气却是冰冷的,“放开。”转过头去看着对方,金色的眸子盯着,然后叹了口气,“先生,放开我,不要任性了。”

 

手中被放入一个冰凉的东西,他低头看了过去。是红色的星星,像是被血染红一样,没等他反应过来,崩离消散,像是完成了最后的愿望。

 

然后他突然发觉了,这不是爱情。就连那些吻,也并非是在诉说爱意。他以为他所想的是那个男人,但真正的是共同分享过的命运,一起驰骋疆场,戎马一生的日子。

 

命运已经成为过去,但他却称其为爱情。*

 

他只能回想起那些日子,然后着眼新的人生路程。那颗红星被他就这么放在公文包里,携带着,就像曾经对方同他走过那些路一样,但这回,无论是以前走过的,还是从未向前行进的路,他都会走向前去。

 

带着他的份一同完成。

 

 

*:出自罗杰·泽拉兹尼《光明王》

原文为 :

你所记得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你们俩一道驰骋于血腥战场的日子。

世界已经驯服多了,而你渴望着昔日的铁与火。

你以为自己心中所想的是那个男人,但真正打动你的却是你们曾经共同分享的命运;

那命运已经成为过去,但你却将它称作爱情。

 

这篇文也是因为看到这个才想写的,但很抱歉我写不出万分之一的感觉。

我太菜了。什么时候我才可以写出真正的有逻辑的玩意!

我cp又真又假,我快哭死。

 

 

⏭⏺⏮

微瓷俄瓷...?

关于瓷身高设定问题hhh

看到过设定娇小的瓷 但我感觉有那么一丢丢ooc...(被打

因此把瓷设定一米八的身高就差不多了hhh毕竟咱国土面积第三嘛...

一米八,够了 反正还是没rus高..._(:з」∠)_


微瓷俄瓷...?

关于瓷身高设定问题hhh

看到过设定娇小的瓷 但我感觉有那么一丢丢ooc...(被打

因此把瓷设定一米八的身高就差不多了hhh毕竟咱国土面积第三嘛...

一米八,够了 反正还是没rus高..._(:з」∠)_


纳恩、
【俄中】开汽水,吃百奇(?)...

【俄中】开汽水,吃百奇(?)

——————

好想喝汽水——

【俄中】开汽水,吃百奇(?)

——————

好想喝汽水——

橘京照

【俄瓷】【微苏瓷】c a r

就试试。就试试。别屏呜呜呜福特霸霸我爱您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click here~ 

就试试。就试试。别屏呜呜呜福特霸霸我爱您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click here~ 

老玖·六一开学·退网中

苏瓷杂笔

*走ALL瓷向

*俄、美丽卡、德三友情客串

*校园梗,俄/美丽卡/瓷/日本 一个宿舍

*有私心www,俄瓷美瓷会有

*大量水分可以不看www
———————————————————

夜——23:00p.m.


瓷揉了揉眼睛,整个人脸上散发出的是一种疲惫。

夜已经深了

瓷看了看写到一半的大纲叹了口气。


·


“谁大半夜不睡觉……瓷?”

这是被灯光刺醒的美丽卡,瓷闻声转过头去

“美丽卡?”

两个人的目光对到了一起。

二人无言,瓷又去忙着写他的大纲了。


·


凌晨——2:00a.m.

“瓷,你还在学习吗?”

这是夜...

*走ALL瓷向

*俄、美丽卡、德三友情客串

*校园梗,俄/美丽卡/瓷/日本 一个宿舍

*有私心www,俄瓷美瓷会有

*大量水分可以不看www
———————————————————

夜——23:00p.m.


瓷揉了揉眼睛,整个人脸上散发出的是一种疲惫。

夜已经深了

瓷看了看写到一半的大纲叹了口气。


·


“谁大半夜不睡觉……瓷?”

这是被灯光刺醒的美丽卡,瓷闻声转过头去

“美丽卡?”

两个人的目光对到了一起。

二人无言,瓷又去忙着写他的大纲了。


·


凌晨——2:00a.m.

“瓷,你还在学习吗?”

这是夜里起来喝水的俄

“嗯,快弄完了。”

瓷应了一句,将最后的一个小节结束

在准备抽下一张纸的时候,瓷倒在了地上。

“刚刚是在梦游吗……”

俄放下手中的水,抱着瓷将人弄到瓷自己的床上

真是令人担心呢

俄伸出手轻戳了戳瓷的脸,瓷眼圈附近微微泛黑,轻轻叹了口气。

晚安,瓷。

俄轻笑一下,回到自己床上睡觉去了。


·


瓷并不是以前就是眯眯眼的

如果要说为什么……

那就去怪事态吧

事情是很残酷的,时间是很无情的

没有人会等着他长大

也没有人会等着他变强


·


眼前忽然出现的光影把瓷吓了一跳

逐渐聚集,然后是一个熟悉的人。

——是USSR。

“原来是老师啊……”

USSR看见自己学生被吓一跳倒是笑了起来。

两个人又谈了起来。(主要是我想不出来对话该说啥hhhhh……死了,水文使我快乐)

瓷的背后好像聚集了什么东西。

先是黑乎乎的一团,然后逐渐成型。

——是德三。

“Du, gut, ah.”

德三的双手搭上了瓷的肩膀。

被吓还没缓过来·瓷再次被吓:………

USSR:死/德/国/佬你在找死(举起了手中的锤子和镰刀)

德三:你学生胆子,就这?就这?s/b(竖中指)

最后还是以USSR追着德三的场面收场了。

嬴海誓今天还是受吗
我前两天在学画画时的奇葩经历,...

我前两天在学画画时的奇葩经历,不止这一点的我以后再慢慢。内容略有改动。。。

我前两天在学画画时的奇葩经历,不止这一点的我以后再慢慢。内容略有改动。。。

77.410.9

最近几天的乱涂,画渣的作品

好像画错了

最近几天的乱涂,画渣的作品

好像画错了

我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劝不退我的样子

用不同的方式打开外卖小哥

all瓷,注意避雷

摸了

用不同的方式打开外卖小哥

all瓷,注意避雷

摸了

寂白.待故人归.🌿(6.1开学,难再见)

【俄瓷】夏天

*非国设。


*俄瓷,禁止ky


*没文笔没剧情没头脑,不喜慎入。


*啊夏天太热了我只是发个牢骚虽然现在没那么热但是也快要了我的老命(?)。


夏日的午间是热气逼人的。


走在街上,热气从地上冒出来,像行走在蒸笼里。风不小,裹挟着热气,让人感觉不到丝毫凉意。便利店屋檐下的狗吐着舌头,嘴中却没有口水流下来,似乎是太热了,口水都被烤干了。树上的知了也怕热,“知了————知了————”,叫的要翻天,想要以此驱逐夏日的炎热。


CN坐在公交车站旁,等待着RUS。“昨天明明说好了这个时间,为什么还不到?这还有几分钟?我都在这里等半个小时了。”CN边看手表...

*非国设。


*俄瓷,禁止ky


*没文笔没剧情没头脑,不喜慎入。


*啊夏天太热了我只是发个牢骚虽然现在没那么热但是也快要了我的老命(?)。








夏日的午间是热气逼人的。


走在街上,热气从地上冒出来,像行走在蒸笼里。风不小,裹挟着热气,让人感觉不到丝毫凉意。便利店屋檐下的狗吐着舌头,嘴中却没有口水流下来,似乎是太热了,口水都被烤干了。树上的知了也怕热,“知了————知了————”,叫的要翻天,想要以此驱逐夏日的炎热。


CN坐在公交车站旁,等待着RUS。“昨天明明说好了这个时间,为什么还不到?这还有几分钟?我都在这里等半个小时了。”CN边看手表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嗨呀,这晒得胳膊都红了。


阳光毒辣,很是刺眼,街上的路人不是打着遮阳伞就是拿东西遮蔽眼睛,行走在这样的阳光里感觉都快要失明。鞋底都感觉有些软,在地上走着感觉那胶底都要黏在沥青马路上。


过往的行人匆匆经过他,掀起一股热浪,而CN静静地坐在那里,眯着眼睛向远处张望着。


CN看见US戴着墨镜望天,心说“有墨镜了不起吗有本事摘掉了再看天啊看看是太阳厉害还是你厉害”;又看见隔壁一家店外,UK在无比优雅地喝茶,心说“哦我的上帝呀大热天儿在门外边儿喝茶热不死你的”;还看见FR在远处的花坛前面画画,心说“真是有艺术情调可是这太阳那么刺眼你真的看得见东西吗我亲爱的FR还不快和US一样配个墨镜但是带上墨镜似乎就看不见颜料了”。


他这么不爽地吐槽了一会儿,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看到RUS的身影,于是索性掏出随身带的文件开始看。“民生……经济……收入……支出……”CN边看边轻声念着,还掏出了一只笔圈圈点点。路人投来了赞许的目光,认真的男人果然最迷人。


暖气熏的他有些困意,他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他想往后靠一靠,靠在站牌上,刚刚碰到便弹了起来。……热的烫人!他要再多靠一秒似乎就要被这铁东西烤熟。


CN不耐烦地揉了揉被烫疼的后背,站起来想要冲到阳光中去。转念一想,“诚信”是传统美德,就这么跑路是罪过,罪过啊罪过。又乖乖坐了回去。


无趣地看了看手中的文件,CN的眼睛越睁越小,文件模糊成了一片白色,耳边知了聒噪的叫声也越来越分辨不清。


“等RUS来了以后一定收拾他。”CN睡着之前想。


RUS急匆匆地在街上奔跑,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迎着风,向前跑”,可这也太艰苦了点儿。热气糊在脸上,似乎还带着水,不一会儿自己脸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等他到了以后,发现自己的衣服湿了一大片,黏黏糊糊地贴在身上,让人全身不适。他记得自家夏天似乎没有这么热,现在这鬼天气让他有一种在热水里的感觉。


而后他就看见CN小鸡啄米一样的睡姿。


RUS慢慢地蹭过去,把他的头放自己肩膀上。


他看着CN睡,自己好像也困了。


“就当是……歇一歇吧。”RUS轻声说。然后两个人就这么互相靠着睡觉。


CN睡了一会儿,被RUS肩头的骨头硌醒了,迷迷糊糊地扯了扯RUS的脸,RUS也清醒了不少。


“啊……活的RUS!”CN傻呵呵地笑了笑,然后当机立断地给了RUS人民肘击。


美好的夏日午间少不了汽水冰块,少不了空调电视,也少不了短裙西瓜,更少不了雪糕冰棒。


当然,如果你有幸的话,可能能看见两个不怕死的人,一个动手,一个挨打。




END

我是一只渣狗子

想上色来着

可是笔没电了 强撑到勾完线


想上色来着

可是笔没电了 强撑到勾完线


宣雪(小号)

垃 圾 老 福 特 (咬牙切齿

我没画星啊???


垃 圾 老 福 特 (咬牙切齿

我没画星啊???


宣雪(小号)
原本是画亲亲的,可我手贱给毛子...

原本是画亲亲的,可我手贱给毛子画了个嘴(瘫

让我康康有谁在熬夜,我要把熬夜的小可爱绑走(喂

草,我忘画小辫子了(才发现


唉,居然解屏了

……

lof你丫玩我呢?

原本是画亲亲的,可我手贱给毛子画了个嘴(瘫

让我康康有谁在熬夜,我要把熬夜的小可爱绑走(喂

草,我忘画小辫子了(才发现


唉,居然解屏了

……

lof你丫玩我呢?

梧桐夜可

P1P2是俄瓷 注意避雷

P3社畜霓虹其实很不错……

P4是法英 注意避雷


英法法英其实我都可以_(:3

当然法英让我更心动💗

好想看中山装瓷爹……有人画吗……

P1P2是俄瓷 注意避雷

P3社畜霓虹其实很不错……

P4是法英 注意避雷


英法法英其实我都可以_(:3

当然法英让我更心动💗

好想看中山装瓷爹……有人画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