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俄耳甫斯

262浏览    16参与
dmkdoik

某晚当我外出散步:奥登抒情诗选

某晚当我外出散步:奥登抒情诗选

Evon

诗人之死


(基本全部采取俄耳甫斯教的说法,参考《俄耳甫斯教辑语》,《俄耳甫斯教祷歌》,跟传统荷马赫西俄德体系差别还是很大的)

我焚起沉香*,让一切注定结束的悲剧就此终结,以表示对忒弥斯的女儿*的尊敬,宙斯本人都忌惮于她们的威严。没有必要牺牲其他的牛羊了,也不能让不洁净的血污染神的祭坛。让我沉心祈祷吧。

*俄耳甫斯教中祭祀阿波罗及赫利俄斯均焚烧沉香,且俄教放弃了血腥祭祀,倡导食素,以溯源神的本源。

*命运女神。俄耳甫斯作为祭司与预言者,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死。

感谢永生的诸神,拿走了我贡献出的一切之后,还给我留下了逐渐腐朽的躯壳。可是这没有什么用啊,黑暗的迷雾蒙了我的眼,我什么都看不见,当然,触着...


(基本全部采取俄耳甫斯教的说法,参考《俄耳甫斯教辑语》,《俄耳甫斯教祷歌》,跟传统荷马赫西俄德体系差别还是很大的)

我焚起沉香*,让一切注定结束的悲剧就此终结,以表示对忒弥斯的女儿*的尊敬,宙斯本人都忌惮于她们的威严。没有必要牺牲其他的牛羊了,也不能让不洁净的血污染神的祭坛。让我沉心祈祷吧。

*俄耳甫斯教中祭祀阿波罗及赫利俄斯均焚烧沉香,且俄教放弃了血腥祭祀,倡导食素,以溯源神的本源。

*命运女神。俄耳甫斯作为祭司与预言者,已经预知到了自己的死。

感谢永生的诸神,拿走了我贡献出的一切之后,还给我留下了逐渐腐朽的躯壳。可是这没有什么用啊,黑暗的迷雾蒙了我的眼,我什么都看不见,当然,触着第几根弦我倒还清楚。我的嗓子哑了,勒忒*的毒雾毁了我的嗓子,还是我自己咸苦的泪哽住了我的喉咙?我的手指触碰了阿克戎*的河水,僵了,老了,就像枯木的枝,就像福耳库斯的三个女儿的手,连自己的眼睛都拿不稳了,这应当是琴师吗?不得当的。还有我的琴,我的琴!弗勒格*同走了一圈,你还指望它怎么样呢? 光辉的阿波罗的金琴,被艺术之神弹奏的,祝福的乐器,有本事奏出神乐,却不见得继承了神的不朽,祝福又是诅咒。万物皆有期,唯音乐长存,也许有这个道理,但音乐的载体似乎无关紧要,不是这么回事。

*遗忘之河。

*苦难之河。

*熔岩之河。这三条均为冥河。

琴,还没坏,可是原本能驯服野兽和河流,敲开顽石让泉眼流出乳汁的欢歌消失了,鸟兽同我泪垂,泉水同我悲泣,顽石阻挡了阳光,我只适合奏哀歌了。可是,有人说,你侍奉的不是极乐诸神吗?这不对,罗克希阿斯和巴克科斯是见不得血和泪的,你让诸神不幸了。可面对我兄弟的尸体,难道光辉的福波斯就没有掉过眼泪吗?难道冥府的女王没有经历过血肉剥离的悲痛吗?*难道伟大的布洛弥俄斯就没有手捧残存人间的冠冕悲泣吗?他们定是会原谅我的。

*珀耳塞福涅之子扎格柔斯之死。

我是个艺术家,是并且一直是。艺术,靠着赫利孔畔嬉戏的缪斯的垂青,也靠着爱情的滋养。欢快的缪斯女神无疑是爱我的,她们教会了我每一首诗的每一个节律,谁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呢,这就是为什么人类是受到诸神宠爱的。可我自己尚没有机会把我的爱播撒给我的后裔,那过度满盈的感情几乎就要冲破我的胸膛。爱情也是这样,相爱是甜蜜的,可如果爱在手掌心枯萎了,就像我在塔尔塔罗斯灌进来的寒风里哀声祈祷,恳求狠心的船夫……我不能够想象了。朋友啊,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我说不下去了。

哎,那先前拿着鲜花和蜜酒的姑娘,现在美饰换做了利爪,微笑换做了獠牙。世道变了,不怪我不会欣赏,如果我还年轻,我的心还没有被爱情蒙蔽,我会赞美她们的,她们是这样生机勃勃,就像无所顾忌的残酷春天。啊,可是类似的悲剧我已经看了多少呢?阿尔戈号的残骸*,爱情诞下的苦果,一切悲剧的起源,破壳而出的长着鸟的飞羽的厄洛斯*。可是我还是心甘情愿地吞了下了最致命的蛇毒。现在,它在我的身体内,伴着我的思想慢慢腐朽了……

*指伊阿宋和美狄亚。俄耳甫斯是阿尔戈号船员,并位列阿尔戈英雄之首。

*按照俄耳甫斯教神谱,厄洛斯由卵中出生。

啊,伟大的光辉的赫利俄斯*!你的金车将要碾过我的躯体了,让我伸手触碰你的光芒,你那无所不见的神眼神眼应当能看见啊,你虔诚的孩子俄耳甫斯已经在这黑色的大地上痛苦挣扎,孑孓独行了多久了。我最后触碰你的光辉吧,愿你不朽的荣光把我从恐惧之中拯救出来,光明啊,恐怕我往后再也看不见了……

*俄耳甫斯教中赫利俄斯和阿波罗基本混淆。

啊,看啊,我看见黑色的珀耳塞福涅的侍女,端着欧律狄刻新婚的妆匣。还有那鹰翼豹眼,手执青藤神杖的女王……来啊,朋友们,我的时间已经到了。

我亲爱的母亲啊,请你用你温柔的手把我体面地埋葬,就在皮埃里亚,在那你让我出生,统治的圣地,让我躺在诸神的足边,赫利孔圣泉旁,好让我坐上卡戎的渡船,回到温柔的欧律狄刻身旁。既然我没有本事为她再次编织生的面纱,就让我用死的帐幕蒙住自己的眼睛,为我高兴吧,从此我再不需要惧怕回头望去了。可是我的眼睛不会永远地闭上啊,我的母亲,庄重的缪斯之首,不要为我的苦难落泪了,我会带领我温柔的妻,饮下记忆的圣泉,回归我真正高贵的血统,以享受天国之福*,就像你,还有我神圣的父亲那样。

*俄耳甫斯教中教徒死后可以在冥界走上与普通亡魂不一样的道路,经过一定的仪式程序后可以饮下摩涅莫绪涅的圣泉以成为神。

她们走近了,呵斥我放弃忠诚。我是忠诚的,正如我是虔诚的,我的爱正如我对诸神的爱那样恒久,暂时收起你们的利爪吧,让我有时间祈祷。愿诸神赐福你们,孩子们,伟大的狄俄尼索斯的侍女啊,你们只应当做你的本分,但是我愿祈祷,祈祷,奏着我的里拉……

我的父亲啊,你曾经那样的爱我,现今给我勇气,垂怜我吧,让我奏乐的手不再颤抖了,我不愿意含着眼泪去见我的妻,你也不要为我悲伤了,愿我能望向无边的天宇。从蒙昧的,塔纳托斯翅翼遮蔽的夜里拯救你的孩子吧。双角的扎格柔斯王啊*,怜悯我吧,原谅我吧,我爱且敬畏你,我是不得已的啊,如今我要踏入你的铜瓮,褪去提坦的灰土*……

*指狄俄尼索斯。他的前世扎格柔斯被提坦撕碎而死。

*俄教的造人传说是诸神用扎格柔斯的肉与提坦被一同烧焦的土灰捏成了人的躯体,提坦即为人野性的劣根。

我看见了,一点不假,沉重的无边大地上承载的广天布满了星辰*,我温柔的妻在天幕之后向我微笑了。我的一切已经被夺走了,那么就夺走我的苦难吧,极乐诸神啊……

*俄教教导亡者说“我是沉重大地和遍布星辰的广天的孩子,我是神的后裔。”

你好,我的朋友们,安静些,让我听着我的琴声,哀歌最后地流淌吧。我怎么又不能理解呢,你们贪求我温热的鲜血来盛满酒杯,就像我贪求完满的爱情,无可指摘的幸福。你可以撕扯我的骨肉,但不要夺去我的手与双耳。琴声有几个音变了调了,它从来都没有走过调,这是很奇怪的,该找人修好它,它不会坏的,就像我的生命一样,就像飞鸟的轨迹,天空中的光芒,永恒的,节制的,完美而无可指摘的,要修好它,这应当是完满的,我的父亲,救救我的琴吧,救救我的心吧,把它埋下,在你的王座脚下,踏着你的尘土,阿波罗王啊!

我没有尝过这个味道,就像塞壬妖女撞向礁石,我们的船只破开咸苦的海水,可我没有力气站上甲板,更没有力气高歌引航了啊,我的喉头被血咽住了,对不起,我的朋友们,别了,别了,别了,别了。

Evon

简单地表明一下俄教如何让我哭死
全部截图自《俄耳甫斯教辑语》,俄教祷歌是另一种哭法(……)
P3-4摘自《农事诗》,P5-9是《俄耳甫斯教辑语》里收录的相关论文

简单地表明一下俄教如何让我哭死
全部截图自《俄耳甫斯教辑语》,俄教祷歌是另一种哭法(……)
P3-4摘自《农事诗》,P5-9是《俄耳甫斯教辑语》里收录的相关论文

dmkdoik

与魔鬼的谈话 作者:柯拉柯夫斯基

与魔鬼的谈话 作者:柯拉柯夫斯基

dmkdoik

与魔鬼的谈话 作者:柯拉柯夫斯基

与魔鬼的谈话 作者:柯拉柯夫斯基

dmkdoik

与魔鬼的谈话 作者:柯拉柯夫斯基

与魔鬼的谈话 作者:柯拉柯夫斯基

Evon

热安与俄耳甫斯的对话集

第一部分请点→年轻的诗人相对而坐

两个柔和而又猛不可当的青年。

占tag歉

——

勃鲁维尔:我希望你不再忧郁了。

俄耳甫斯:忧郁已经让我失了性命。

勃鲁维尔:我的一个朋友醉了酒后常常调笑说,希望和热情也有同等作用。虽然,我不太同意。

俄耳甫斯:确实如此,他同样有做诗人的天赋。

勃鲁维尔:我认为他确实是个艺术家。可一切荣耀归于你,你的确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和诗人了。

俄耳甫斯:可这冠冕不是我能够承受的。人必须谦逊而节制*,这是阿波罗王制定的法则。

*“认识你自己”作为人的限制,“万物适度”。

勃鲁维尔:可阴暗的死亡把你从我们身边夺取了,这多么的令人可惜啊。在你之后再也没有...

第一部分请点→年轻的诗人相对而坐

两个柔和而又猛不可当的青年。

占tag歉

——

勃鲁维尔:我希望你不再忧郁了。

俄耳甫斯:忧郁已经让我失了性命。

勃鲁维尔:我的一个朋友醉了酒后常常调笑说,希望和热情也有同等作用。虽然,我不太同意。

俄耳甫斯:确实如此,他同样有做诗人的天赋。

勃鲁维尔:我认为他确实是个艺术家。可一切荣耀归于你,你的确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和诗人了。

俄耳甫斯:可这冠冕不是我能够承受的。人必须谦逊而节制*,这是阿波罗王制定的法则。

*“认识你自己”作为人的限制,“万物适度”。

勃鲁维尔:可阴暗的死亡把你从我们身边夺取了,这多么的令人可惜啊。在你之后再也没有诗的国王活过了。

俄耳甫斯:极乐诸神并没有收回他们的祝福,我并没有离这个世界远去啊。我始终零散地生活在诗人和乐手的身上。你总能听到头脑里回响的音律,就像仁慈的命运女神的歌声也曾在我的耳边萦绕。为了诗,为了美,为了大洋河的神女*,为了春日的阳光和花朵,我部分的为你们而活。

*指俄刻阿诺斯的五十个女儿,她们也代表着海洋温驯,宁静,美丽的一面。

勃鲁维尔:为了诗,为了美,也许我会部分的为你而死了。

俄耳甫斯:这就是我来的原因。不要妄议死亡,它是阴暗可怖的。

勃鲁维尔:可你却也替塔纳托斯剪去了自己的头发*。曾经温情地抚摸你的头发的缪斯女神为你亲手隆起了坟墓*,母亲们温热的眼泪哀叹着命运的不公。

*塔纳托斯是死神,他会割下死者的一束头发来把他带到冥界。

*通常说法是俄耳甫斯身死后缪斯们为他在他们的故乡皮埃里亚修筑了坟墓

俄耳甫斯:我愧对她们的眼泪,这世上不应当有垂泪的妇人啊,她们只适宜欢笑,我对她们是绝没有憎恶的*。可我的生命已经随着我的爱消逝了。这总好过忧郁地永世游荡。

*在妻子死后俄耳甫斯排斥女人,而他最终被女人杀害,有说法把这一现象与对女人的憎恨和同性恋倾向联系在一起。

勃鲁维尔:爱也许会夺走我们的血骨,但也会还给我们鲜花和祝福。我也不是说不能理解你的心境,我的兄弟啊。可我仍然要为你流泪的。

俄耳甫斯:不要再讨论过去的的事情了。可我又不想提及未来,这会刺伤你我。

勃鲁维尔:你能谈谈未来吗?

俄耳甫斯:我不能看到美好的结局,庇佑我的父亲是这样告诉我的*。

*阿波罗是预言神,也是所有预言者的守护神。

勃鲁维尔:同我讲讲吧,也许阿波罗王会给我们祝福,就像他赐福富庶的伊利昂*。

*指特洛伊。

俄耳甫斯:我看到了你们有不好的打算。

勃鲁维尔:我也会为这高兴,因为它证明了我们的勇敢。同你一样的勇敢。

俄耳甫斯:我会把它称作鲁莽。

勃鲁维尔:可我猜,你并没有为了你的鲁莽后悔。

俄耳甫斯:只要能再看见欧律狄刻面纱下温柔的双眼——

勃鲁维尔:我的心境同你完全一致。那么我是否能看见我的爱人的眼?

俄耳甫斯:即使在昏暗之中。你的眼前会闪出火光。

勃鲁维尔:我已经心满意足。于是这便不应当被称为鲁莽,而是被称为爱情的牺牲。

俄耳甫斯:对有死的种族*而言,爱情本来是应该用来获得天国之福的。

*指人类,有死是古希腊神话中人与神的根本差别。

勃鲁维尔:如果我们的爱需要我们的鲜血来浇灌,我愿把这福分留给我的孩子们。

俄耳甫斯:流血牺牲本是提坦的骗局一桩*。

*俄耳甫斯教是一个古希腊密教,在其说法里,提坦神普罗米修斯倡导牺牲祭祀,食用祭品,本身就是把人和神的界限割裂开来。所以该教禁止血腥祭祀,倡导食素,以追求回归神的本源。参见《俄耳甫斯教辑语》。

勃鲁维尔:可未来不会对虔诚的信徒说谎。我们又何必为了提坦而担惊受怕呢?永生的极乐诸神并不会抛弃他们天真的子嗣呀。正是通过他们的手,我们才得以挺直脊梁,目视天光*。

*奥维德,《变形计》,“天神独令人类昂起头部,双脚直立,双目观天。”

俄耳甫斯:正是因为天光是那样的宝贵,我才不忍心让黑暗的雾霭遮住你们明亮的双眼*。若是提前进入了哈迪斯的国土,飘荡在看不见任何光亮的原野上,而未来得及尝到生活的甘美,也没有尝过爱情的甜蜜和苦楚。

*指死亡。

勃鲁维尔:我已经看见过爱情了。更何况,长生之境与乌有之邦*,对于你我来说难道本不是一回事吗。

*长生之境是古希腊值得称赞的英雄人物死后进入的地方,乌有之邦即乌托邦。

俄耳甫斯:你让我想起那排开风浪的阿尔戈号*。

*伊阿宋召集当时最伟大的英雄们乘上阿尔戈号夺取金羊毛,在其中,俄耳甫斯位列英雄之首,地位高于赫拉克勒斯。

勃鲁维尔:那是在你的歌声带领下的呀,诗艺之乡的年轻国王*。

*指皮埃里亚,那里是缪斯们和俄耳甫斯的故乡,俄耳甫斯在当时是该地的统治者。

俄耳甫斯:我当时也如你一样,年轻又敏感,眼睛里没有忧愁。

勃鲁维尔:这是对我最高赞赏。

俄耳甫斯:渴望战斗,为了远方模糊的金色柔光付出了所有热情。

勃鲁维尔:我同你一样。

俄耳甫斯:我还未曾为了触手可及的死亡而颤栗,也只是嗅到爱情的芬芳。

勃鲁维尔:我同你一样。

俄耳甫斯:我们是如此的相像,可当时我因为勇敢与年轻的激情而目盲,我看不到我的兄弟们面临的危险和血光……而此时此刻,我的眼睛已经被擦亮。所以,你若要为我的过去垂泪,我也应当为你的未来流泪了。

勃鲁维尔:可那位与你分享相同的名字的诗人*是怎样作评的?他把你们的故事献给妙音的墨尔波墨涅还是庄重的缪斯之首卡利俄佩*?

*指《阿尔戈纪行》的作者阿波罗多洛斯,这个名字意为“阿波罗的礼物”,热安以此来称赞俄耳甫斯。

*墨尔波墨涅是悲剧和哀歌缪斯,俄耳甫斯的母亲卡利俄佩是史诗缪斯。

俄耳甫斯:手执铁笔的卡利俄佩给了他荣光。

勃鲁维尔:若是这样,我们会把我们的故事称为人民的纪行,巴黎街巷中的史诗,而不称作哀歌,即使我们有可能会见血光,那也不会污染神的祭坛。我的兄弟呀,你感动世界的歌声与诗篇已经是太贵重的礼物,不必为我们流泪了。

俄耳甫斯:那么,愿我的母亲,以及所有享有永生之福的极乐诸神庇佑你吧。

勃鲁维尔:愿春日的暖阳永远能够落在你的肩上。

俄耳甫斯:你将会见到阿波罗王*。

 *阿波罗是光明神,所以俄耳甫斯的意思是:你将得见光明的。

希神大悲crossover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写,随缘吧x

同系列上一篇请戳安灼拉与阿波罗的对话集

Evon

热安与俄耳甫斯的对话集part1

存个开头,两个柔和浪漫却又都猛不可当的年轻诗人

也许以后会慢慢补,大悲希神的联动好好玩我写上瘾了
占tag歉

俄耳甫斯:你好,年轻的诗人,祝你安康。你愿意来我的旁侧坐一坐吗?

勃鲁维尔:日安,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俄耳甫斯:这儿没有其他什么人了,不是吗?我该怎样称呼你呢,我既不知道你的父亲,也不了解你的城邦*,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自由的*。但如果你愿意,我想,我将叫你诗的宠儿,这是从你的眼睛里知晓的,也从你的唇边。

*古希腊人非常看重人的出身,他们的姓氏是所在的城邦,自我介绍时一定会介绍自己的父辈。

*指的是与奴隶相对的自由人的身份,而下文热安把它理解为abc之友平时讨论的抽象的自由...

存个开头,两个柔和浪漫却又都猛不可当的年轻诗人

也许以后会慢慢补,大悲希神的联动好好玩我写上瘾了
占tag歉

俄耳甫斯:你好,年轻的诗人,祝你安康。你愿意来我的旁侧坐一坐吗?

勃鲁维尔:日安,先生,你是在叫我吗?

俄耳甫斯:这儿没有其他什么人了,不是吗?我该怎样称呼你呢,我既不知道你的父亲,也不了解你的城邦*,甚至不知道你是不是自由的*。但如果你愿意,我想,我将叫你诗的宠儿,这是从你的眼睛里知晓的,也从你的唇边。

*古希腊人非常看重人的出身,他们的姓氏是所在的城邦,自我介绍时一定会介绍自己的父辈。

*指的是与奴隶相对的自由人的身份,而下文热安把它理解为abc之友平时讨论的抽象的自由。

勃鲁维尔:我想,除了国王,没有人是自由的,但我也知道,我的笔下的诗歌是自由的,我的手触碰的流淌的河流是自由的,我嗅到的鲜花的芬芳是自由的,我看见飞舞的蝴蝶是自由的。我是属于我自己的,这么说来,我也算是自由的吧。你可以叫我勃鲁维尔,也能叫我热安。

俄耳甫斯:那么我的判断没有出错,若你是诗艺的孩子,那我们将是亲密的兄弟了。

勃鲁维尔:没有任何附加条件,我们都应该是兄弟呀。

俄耳甫斯:可我们算是一母同胞的,我们身上流淌着的血是一致的。*

*俄耳甫斯是缪斯女神卡利俄佩的孩子,她的另一个儿子埃勒墨斯是世界上第一个诗人,由此缪斯是一切诗人之母。

勃鲁维尔:同样的温热,鲜红?

俄耳甫斯:若你这样理解,确实如此。但我想说的是,我们拥有同样的母亲。难道你不也是善歌的缪斯的怀中诞生的吗?

勃鲁维尔:若我能得到缪斯女神短暂的垂青,可亲的埃拉托*能够把她的玫瑰冠擦过我的头顶,这已经值得我跪下祈祷了。可是年轻的异乡人啊,你的语言让我困惑了。你是谁呢?

*爱情诗缪斯。

俄耳甫斯:是这样。可毕竟我们都是诗人,我们还是分享了相同的音律,也就是拥有了相似的血脉的。说了那么久,你感到困惑也是不奇怪的。我是福波斯的儿子*,皮埃里亚的王子,色雷斯的诗人*,我是俄耳甫斯。

*另一种说法是俄耳甫斯的生父为色雷斯国王欧阿格罗斯。

*俄耳甫斯出生在皮埃里亚,这里同时也是缪斯的出生地和崇拜中心,而他的影响到达了色雷斯。

勃鲁维尔:星星回到你的手里了吗?

*关于俄耳甫斯最著名的故事就是他与妻子欧律狄刻的悲剧爱情。他拯救亡妻未果离开冥界之后郁郁寡欢致死,死后他的里拉化为天琴座。

俄耳甫斯:可是我已经无法使用我的双手了。

勃鲁维尔:我希望你不再忧郁了。

俄耳甫斯:忧郁已经让我失了性命。

勃鲁维尔:我的朋友醉了酒后常常调笑说,希望和热情也有同等作用。虽然,我不太同意。

dmkdoik

希臘神話繪本 作者Park Sun Hee

希臘神話繪本 作者Park Sun Hee

Evon

那真是失恋的音乐吗?

嗑日酒以来交的第一笔党费,日酒真**好嗑,真甜,我从来没有嗑过那么甜的cp我完全的好了

于是这一篇就是俄耳甫斯嗑自己爹和叔叔cp的实录(什么),内容参考奥林匹斯星传金手指一集,解读参考俄耳甫斯教祷歌,人物私设有

米达斯虽然愚钝,但他毕竟诚实,并且这不能说他的耳朵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失去了亲爱的金发女儿,他最宝贵的财富,于是朴实而真诚的山野牧笛更能引起他的共鸣。在这个情况下,他自然无法欣赏优美的仙乐,他对音乐的的品鉴也是有水准的。驴的耳朵,这一忠诚谦逊的生物的一部分,加在他的身上,可以说是合适的。更何况,过度的机敏,在天神面前,难免变成狡黠和不忠,也幸亏他没有在宙斯伟大的儿子们面前撒谎。

音...

嗑日酒以来交的第一笔党费,日酒真**好嗑,真甜,我从来没有嗑过那么甜的cp我完全的好了

于是这一篇就是俄耳甫斯嗑自己爹和叔叔cp的实录(什么),内容参考奥林匹斯星传金手指一集,解读参考俄耳甫斯教祷歌,人物私设有

米达斯虽然愚钝,但他毕竟诚实,并且这不能说他的耳朵完全失去了作用。他失去了亲爱的金发女儿,他最宝贵的财富,于是朴实而真诚的山野牧笛更能引起他的共鸣。在这个情况下,他自然无法欣赏优美的仙乐,他对音乐的的品鉴也是有水准的。驴的耳朵,这一忠诚谦逊的生物的一部分,加在他的身上,可以说是合适的。更何况,过度的机敏,在天神面前,难免变成狡黠和不忠,也幸亏他没有在宙斯伟大的儿子们面前撒谎。

音乐是心中的艺术,在这一点上我想我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然而在这个话题上,我远远比不过阿波罗王,我的父亲,我的师长。他的音乐,无论是极乐诸神,还是我们这般有死的凡人,没有一个能与之相比。于是,他的音乐其实更能体现他的情感。而那优雅,美妙,轻柔,明亮而温暖得能引来春花的礼敬的音乐,难道会出于痛苦悲伤的心吗?皎洁的处女达芙妮,美好又苦涩的初恋,就像远处模糊的光,已经遥不可及,且不会刺激得人泪流了。即使欢快的巴克斯仍然用这来调笑,但这遥远而痛苦的记忆实际上已经不算什么了,毕竟神明永恒的时间里,沉溺于一段失败的感情,除了漫长的痛苦,不能带来更多。那么,那明亮而温暖的情绪,来自哪里呢?

来自众人的赞美和爱戴的眼神?也许可以这样说吧。凡是极乐诸神,没有一位不享受凡人的景仰,何况是光彩夺目的福波斯,他天生下来就是吸引众人的目光的。而他呢?信徒的爱戴,虽然在他心里比不上理性和节制的信条,到也总可以让德尔斐之主欢欣呐。尤其是其中还包含着少女芬芳的卷发和发间饰着的花朵,少年纤细的手腕和拨弄乐器的手指,热切的爱慕的神情,哎,说得令人欣喜,又让人脸红。得到了周围所有人的注视,欢呼和爱,一名乐手,即使我这样称呼得洛斯的缪萨格忒斯是不恰当的,会收获欢快的音乐,柔和的回响,也不足为怪了。

但这是最重要的原因吗?在我看来却并非如此。我能看到,极乐诸神中最受尊敬的布洛弥俄斯来到了他的旁侧,带着他的关怀,即使没有任何人的召唤,而他也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命令。他是音乐的赛场最公正的裁决者。而在此之前,他甘醇的美酒早就润泽了艺术之王的嘴唇,他温柔的吻早就温暖了这世上最伟大的音乐家的手指,他发自内心的关怀,即使那一句话不一定传入了光辉的阿波罗之耳,也会被感受到并带来欢愉的。而此时此刻,就在与双角的潘神对抗的赛场上,作为不朽的天神,同父的兄弟那赞许的声音,支持的神情,难道不比凡人的赞赏更有分量吗?更何况,哎,我这样说未免轻浮而不敬神了,但事实确实如此,芬芳的卷发,装饰的花朵,纤细的手腕与灵巧的手指集合到了安提俄斯一人身上,更何况,那热切,爱慕的眼神,哎,我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晰了。即使布洛弥俄斯用往事调笑,也未见到福波斯有怒火呢。于是在众人赞颂主神的伟大名字的欢呼声中,他们的眼睛看向了彼此,在空气中交汇着,绽放出比土地上为来自奥林匹亚山巅的神乐而折服的野花更加绚烂而芬芳的花朵,这是我熟悉的,诗人往往会将它称为爱,啊,如果没有它,就不再会有站在这里的俄耳甫斯了。难道世间万物还有什么会比这个词更伟大的吗?即使是不朽的天神中最尊贵的一位,都正在享受着它,折服于它的威名呢。

于是我几乎可以这样说,阿波罗王,他应当意识到了,他正被真诚地,热切地爱着;无论他是否意识到了,他其实正在恋爱呢。

百鳥神思者

【GMS48百科事典】希神娱(gui)乐(chu)圈男子篇(一)

【我流设定】GMS48:greek myths's sons ,希腊经典偶像男团,以打造各式经典爱豆形象闻名。同理,GMD48(greek myths's daughters)则为女团。


阿瑞斯:团内钢铁直男,暴躁老哥一枚。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如钢铁般坚硬而健美的身躯独具魅力,甚至可当众表演裤裆锯树,堪称力量美的典范。因与女团前辈阿芙洛狄忒的绯闻曝光,不堪忍受圈内压力差点抑郁,众迷妹心痛不已。口头禅是各种素质三连。


俄耳甫斯:民间电音之王。阿波罗旗下艺人,与GMD48...

【我流设定】GMS48:greek myths's sons ,希腊经典偶像男团,以打造各式经典爱豆形象闻名。同理,GMD48(greek myths's daughters)则为女团。

 
  

阿瑞斯:团内钢铁直男,暴躁老哥一枚。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如钢铁般坚硬而健美的身躯独具魅力,甚至可当众表演裤裆锯树,堪称力量美的典范。因与女团前辈阿芙洛狄忒的绯闻曝光,不堪忍受圈内压力差点抑郁,众迷妹心痛不已。口头禅是各种素质三连。

 
  

俄耳甫斯:民间电音之王。阿波罗旗下艺人,与GMD48练习生欧律狄克是恋人关系。口头禅是:没有我弹不了的曲子!然而在一次聚会中遭遇狄俄尼索斯女粉团的围攻,被骂“你弹的什么玩意儿!”后加入鬼畜全明星。

 
  

阿波罗:表面上是光年一遇之绝世美男,背地里是同人文大手子。又是念诗之王,真正的电音之王,文艺青年一枚。爱好射箭,精通医术和占卜,迷妹迷弟无数,不避讳与粉丝恋爱交往,甚至满足粉丝要求大跳热曲《鸡你太美》,被评为最接地气的男神之一!失恋达人,常因不明原因被甩。经常与后辈厄洛斯撕逼,原因不明。据知情人士透露,互撕的重要导火索是与厄洛斯抢夺希神圈官方认证第一美男称号一事。旗下有著名女团缪斯,常带她们一起蹦迪。口头禅是:你吹的什么玩意儿?

 
  

狄俄尼索斯:著名夜店之王,偶尔也和团内成员抢夺念诗之王以及电音之王的名号。爱好是喝酒划拳蹦迪。口头禅是“没有我踩不着的点!”拥有数家分店和一大群狂热女粉,并把连锁店开到了印度。官方老婆是GMD团内天才少女阿里阿德捏。
 经常唱的一句词是“改革春风吹满地,希腊人民真争气~真争气”
  
  

厄洛斯:邪魅娟狂心机boy,爱好唱,跳,搞cp。日常皮几万。团内著名cp粉,以如沐春风的纯情气质大火。因购买水军制造前辈阿波罗与女团爱豆达芙妮(现GMD48练习生)的绯闻,被批“实属弟弟行为”并遭律师函警告。后又被拍到与新生代美少女地下偶像普绪克(后加入GMD48本部)深夜约会的照片,纯情少男人设崩塌。事后本人回复:近期会官宣,令一众毒唯粉脱粉回踩。

口头禅是:你看他俩多般配啊(声泪俱下)

 
  

哈德斯:最低调的技术宅,爱好是珍藏各种人体骨架和撸狗。家里的手办多得数不清,有几位帅哥管家和美女秘书,是最经典的高富帅之一。家里有矿。团内已毕业成员之一,也是最低调的一位,喜欢闷声发大财。三次元老婆是GMD48女团著名成员泊尔塞福涅。(绑架来的,但是泊酱表示从没见过如此俊美的黑长直宅男,就答应了求婚。)前期人设是霸道总裁,但后期变得更像妻管严?虽然低调,但被惹急了也会放狗咬人。口头禅是雨女无瓜/小盆友就要有小盆友的亚子,不好好毒树就会到我这里来。隔壁小孩表示吓哭了!

 
  

赫尔墨斯:超人气运动型阳光男孩,跑得最快的西方记者,天资聪颖,身手矫健。上学时一直是数学课代表,入团后也继续维持学霸人设,成绩与雅典娜(GMD48二期生)相持平。曾收费为厄洛斯补习过几何。曾因涉嫌诈骗、盗窃而险些被阿波罗提名开除出团,现二者已和好,并不时传出交往绯闻。口头禅是:来了老弟

 

鸾弦代雁

【整理】关于orpheus(俄耳甫斯)和Eurydice(欧律狄刻)

(其实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搞的了)

大概不全(。)有疏漏欢迎指出

参考了wiki(我承认有一段就是原文的翻译……别打我),theoi以及部分古希腊悲剧。由于有几种版本,这里就列出其中一两种。

根据部分神话版本,俄耳甫斯是色雷斯国王欧阿格洛斯和缪斯女神中司掌史诗的女神卡利俄佩的儿子。(荷马,品达,阿波罗尼俄斯,伪阿波罗多洛斯等人的作品指证)伪阿波罗多洛斯还提到他“名义上是阿波罗之子”。

俄耳甫斯的妻子是宁芙欧律狄刻,欧律狄刻在与俄耳甫斯的婚礼上被萨提尔(生活在林地里的半人半兽,兽身部分常被描述为山羊或马脚,好♂色和酗酒←酗酒是一部分说法)骚扰,掉进毒蛇窝,被毒蛇咬了脚后跟而死(来自英文维基。...

(其实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搞的了)

大概不全(。)有疏漏欢迎指出

参考了wiki(我承认有一段就是原文的翻译……别打我),theoi以及部分古希腊悲剧。由于有几种版本,这里就列出其中一两种。

根据部分神话版本,俄耳甫斯是色雷斯国王欧阿格洛斯和缪斯女神中司掌史诗的女神卡利俄佩的儿子。(荷马,品达,阿波罗尼俄斯,伪阿波罗多洛斯等人的作品指证)伪阿波罗多洛斯还提到他“名义上是阿波罗之子”。

俄耳甫斯的妻子是宁芙欧律狄刻,欧律狄刻在与俄耳甫斯的婚礼上被萨提尔(生活在林地里的半人半兽,兽身部分常被描述为山羊或马脚,好♂色和酗酒←酗酒是一部分说法)骚扰,掉进毒蛇窝,被毒蛇咬了脚后跟而死(来自英文维基。)(罗马诗人奥维德的说法则是欧律狄刻正在和其他宁芙跳舞的时候被毒蛇咬死)俄耳甫斯伤心欲绝,弹奏悲伤的曲子,感动了宁芙。宁芙们建议他到冥界寻回亡妻。他的歌声打动了冥王哈迪斯和冥后贝瑟芬妮,因此被允许带着妻子回到地上,但是必须是他走在妻子前面,而且到达地面之前不许回头。在看到阳光的时候,俄耳甫斯忍不住回头与妻子分享喜悦,因此违背约定,妻子消失,被拉回黑暗的冥界。

根据埃斯库罗斯在Bassarids(已散佚)中的说法,俄耳甫斯在生命的最后时间敬仰赫利俄斯(老太阳神),一天他在Pangaion山的狄俄尼索斯神示所迎接赫利俄斯,但是忘记向他的前守护神狄俄尼索斯致敬,因此被狄俄尼索斯的信徒迈那得斯撕成碎片。

俄耳甫斯的头顺着赫伯伦斯的水流漂到地中海,被风浪送至莱斯博斯岛(古希腊抒情女诗人萨福诞生的地方)。他的头和七弦琴至今奏者哀歌。他的七弦琴被缪斯女神带到天堂,被放在群星之中(成为天琴座)。缪斯女神们还收集了他的尸体碎片,并将它们埋在奥林匹斯山下的利贝特拉,在那里夜莺在他的坟墓上歌唱。当离贝特拉被洪水淹没后,马其顿人把他的尸骨带到了迪翁那里。俄耳甫斯的灵魂回到了阴间,在那里他终于和他心爱的欧律狄刻重聚。(所以不是他死了就和妻子重聚了,在古希腊的丧葬观念中,未得妥善安葬的遗体,其灵魂不会被哈迪斯接受,无法到达冥界。)

附录:(虽然是阿尔刻提斯的故事中用到的,姑且也算是用到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的神话了)

倘若俄耳甫斯的奇妙声音能赐予我,倘若我能以歌唱迷醉德墨忒尔的女儿①和她的丈夫②,把你从哈迪斯③带回,那我一定下地狱。无论普路同④的狗⑤还是那引领亡灵的卡隆⑥,都不能阻止我,直到我把你带回人世。

——欧里庇得斯《阿尔刻提斯》

①指冥后贝瑟芬妮。

②指冥王哈迪斯。

③此处代指冥界。

④哈迪斯的另一种称呼,意为有财富的。

⑤三头犬刻耳柏洛斯。

⑥夜神尼克斯和厄瑞玻斯之子,负责把死者的亡灵摆渡过冥河。

得一忘二

俄耳甫斯注定丧失

      坐着,看没有浮现的名字,拿出一本书A Poetry Criticism Reader《诗歌批评读本》,

      这类书我其实读得并不专心,大多数时候诗歌是要自己去体会的,不是批评书能够教会的。

      随意翻开一页,这一篇的主题是Elegy挽歌,看中间引用的几行诗歌(这是美国的Donald Justice的《诗选与新作》中题献页上的三行):

     Orpheus, nothing...

      坐着,看没有浮现的名字,拿出一本书A Poetry Criticism Reader《诗歌批评读本》,

      这类书我其实读得并不专心,大多数时候诗歌是要自己去体会的,不是批评书能够教会的。

      随意翻开一页,这一篇的主题是Elegy挽歌,看中间引用的几行诗歌(这是美国的Donald Justice的《诗选与新作》中题献页上的三行):

     Orpheus, nothing to look forward to, looked back.

     They say he sang then, but the song is lost.

     At least he had seen once more the beloved back.

       一读之下,真的是倒吸一口凉气。这可谓是有关诗歌最尖锐的描述了。这说明了俄耳甫斯的悲剧是注定的;他因为在人间的绝望(失去了最心爱的人),转而一定要retrieve过去,找回过去的人,就是召回过去的美好,让它延续否则毫无希望的尘世人生。要说俄耳甫斯(抒情诗人)有什么积极意义的话,那就是他通过(语言)召回过去,用曾经的希望涂抹绝望的现实,以便现实在将来成为过去时同样美好。这还是一出悲剧。

       俄耳甫斯作为诗人的始祖和象征,他的抒情按说应该是一种前瞻性的,给人带来希望的,然而前瞻性抒情恐怕是Ode颂歌,而非私人化的抒情。

       个人化的抒情必然是后顾的,回肠九曲的那种。这几行诗大概可以译为:

   俄耳甫斯,无可前瞻,只有回顾。

   据说他当时唱着,而那首歌已不传。

   起码他得以再次一睹爱人的背影。

       俄耳甫斯失去妻子之后,没有什么念头,千方百计,终于得以去地狱救回妻子;唯一的条件是在到达尘世的路途上不可回头看妻子,然而在尘世与地狱的过渡中,他忍不住回头了,于是永远失去了妻子。
                           2011年4月24日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