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俊勉

561浏览    32参与
peachhyunee

sᴜʜᴏ ғᴏʀᴇᴠᴇʀ ᴠᴏʟ.2


ʏᴏᴜ sʜɪɴᴇ ʟɪᴋᴇ ᴀ ʙʀɪɢʜᴛ ᴍᴏʀɴɪɴɢ sᴛᴀʀ ɪɴ ᴛʜᴇ sᴋʏ


宇宙之星 截修

sᴜʜᴏ ғᴏʀᴇᴠᴇʀ ᴠᴏʟ.2


ʏᴏᴜ sʜɪɴᴇ ʟɪᴋᴇ ᴀ ʙʀɪɢʜᴛ ᴍᴏʀɴɪɴɢ sᴛᴀʀ ɪɴ ᴛʜᴇ sᴋʏ


宇宙之星 截修

peachhyunee

sᴜʜᴏ ғᴏʀᴇᴠᴇʀ ᴠᴏʟ.1


ʏᴏᴜ sʜɪɴᴇ ʟɪᴋᴇ ᴀ ʙʀɪɢʜᴛ ᴍᴏʀɴɪɴɢ sᴛᴀʀ ɪɴ ᴛʜᴇ sᴋʏ


宇宙之星 截修


sᴜʜᴏ ғᴏʀᴇᴠᴇʀ ᴠᴏʟ.1


ʏᴏᴜ sʜɪɴᴇ ʟɪᴋᴇ ᴀ ʙʀɪɢʜᴛ ᴍᴏʀɴɪɴɢ sᴛᴀʀ ɪɴ ᴛʜᴇ sᴋʏ


宇宙之星 截修


peachhyunee

sᴜʜᴏ ғᴏʀᴇᴠᴇʀ ᴠᴏʟ.1


ʏᴏᴜ sʜɪɴᴇ ʟɪᴋᴇ ᴀ ʙʀɪɢʜᴛ ᴍᴏʀɴɪɴɢ sᴛᴀʀ ɪɴ ᴛʜᴇ sᴋʏ


宇宙之星 截修


sᴜʜᴏ ғᴏʀᴇᴠᴇʀ ᴠᴏʟ.1


ʏᴏᴜ sʜɪɴᴇ ʟɪᴋᴇ ᴀ ʙʀɪɢʜᴛ ᴍᴏʀɴɪɴɢ sᴛᴀʀ ɪɴ ᴛʜᴇ sᴋʏ


宇宙之星 截修



宋宋

年糕

珉锡在小镇的尽头开了一家年糕点,艺兴总是听很多人说哥哥的店开在那么深的地方,怎么会有客人,而珉锡总是笑着说:"酒香不怕巷子深。"

艺兴一脸天真的说:"可我们卖的不是酒,是年糕啊!"

珉锡弯着腰拉拉艺兴往上翘起的衣角说:"只是一样的道理啊!"

艺兴跑到门口,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稀少的人说:"哥哥,这里来往的人都很少,我们做的年糕没有人吃怎么办。"

珉锡看了一眼门外说:"那我们自己吃,把你喂的胖胖的。"

艺兴听到胖就会说:"我才不要让自己胖呢?现在都不喜欢胖的人了。"

珉锡打趣着说:"...

珉锡在小镇的尽头开了一家年糕点,艺兴总是听很多人说哥哥的店开在那么深的地方,怎么会有客人,而珉锡总是笑着说:"酒香不怕巷子深。"

艺兴一脸天真的说:"可我们卖的不是酒,是年糕啊!"

珉锡弯着腰拉拉艺兴往上翘起的衣角说:"只是一样的道理啊!"

艺兴跑到门口,坐在小凳子上,看着稀少的人说:"哥哥,这里来往的人都很少,我们做的年糕没有人吃怎么办。"

珉锡看了一眼门外说:"那我们自己吃,把你喂的胖胖的。"

艺兴听到胖就会说:"我才不要让自己胖呢?现在都不喜欢胖的人了。"

珉锡打趣着说:"看来我家艺兴长大了,开始在意形象了,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啊!"

艺兴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啦!"

这时,一个牵着一只哈巴狗的小男孩站在艺兴面前,他给艺兴笑了笑,艺兴还给他一个微笑说:"要吃年糕吗?"

小男孩点了一下头。

艺兴高兴的说:"去屋里买吧,我的哥哥在里面。"

小男孩走进屋里,珉锡温柔的问:"要几份啊!?"

小男孩没有说话,用手指比了一个一。

珉锡给他装了满满一份说:"一份十元钱哟。"

小男孩松开牵着哈巴狗的绳子,接过珉锡手里的一份年糕,跑出了屋子,小狗跟在他后面跑着。

珉锡跟着走到门外,艺兴说:"哥哥,他怎么跑那么快?"

珉锡书:"可能是想把我们的年糕分给爱他的人吃吧!走吧,我的爱人,进去吃年糕。"

艺兴说:"我都快吃吐了,每天剩下的都让我吃了。"

珉锡笑着抱起他说:"我们不能浪费啊!"

第二天,那个小男孩又来了,没有带他的狗狗,艺兴坐在沙发上拼着拼图。

小男孩说:"要一份炒年糕。"

珉锡再次给他装了满满一份,小男孩接过来,珉锡看他没有跑,笑着说:"这次怎么不跑了。"

小男孩看了一眼艺兴,朝珉锡笑了一下。

珉锡说:"你笑起来真是可爱呢!"

小男孩从兜里掏出五元钱递给珉锡,珉锡接过来说:"是不是钱不够啊!"

小男孩说:"剩下的明天给你。"

珉锡把钱给小男孩说:"没关系,送给你了。"

小男孩端着一份炒年糕,弯腰鞠了一个躬,跑了出去。

艺兴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拍了一下脑袋说:"他昨天跑那么快,是不是没有给钱啊!"

珉锡坐在艺兴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你还挺聪明啊!"

艺兴放下拼图,搂着珉锡说:"也不看看我是谁!"

珉锡往他的脸上亲了一下说:"你的皮肤真好,QQ弹呢?"

艺兴在珉锡脸上亲了一口说:"哥哥的皮肤也是弹弹的呢!"

第三天,外面飘起了雪,小男孩带着围巾,帽子和手套又来了店里。

珉锡给他做着年糕,艺兴:"我叫艺兴,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男孩说:"我叫世勋。"

艺兴:"我哥哥做的年糕好吃吗?"

世勋:"他是我吃年糕做的最好的。"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糖,递给艺兴说:"不给糖,就捣蛋。"

艺兴有点懵,珉锡说:"哎呦,艺兴,我就忘了,万圣节要到了。"

艺兴说:"哥哥,我的糖呢!"

珉锡说:"在桌子上的抽屉里,给世勋抓一把。"

艺兴说:"给不给糖,他都会捣乱。"

世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珉锡把给他装好的年糕放在桌子上说:"你和谁住在一起啊,为什么每次都是你自己来,下雪了,回去小心点。"

世勋说:"我和爷爷相依为命。"

珉锡说:"过两天,我们去看看你爷爷吧!带你爱吃的年糕。"

世勋没有说话,然后拿着年糕跑了。

艺兴笑着说:"他还真是爱跑啊!"

剥开一个世勋给的糖,看到了里面的钱,艺兴:"哥哥。"

珉锡看见糖纸包着的钱说:"还真是一个有想法的孩子啊!"

艺兴说:"我们的唯一老顾客就是他了吧!"

珉锡:"是的。"然后笑着说:"我有一个想法,让他办卡。"

艺兴搂着珉锡的脖子,拉着他的耳朵说:"万圣节,给我化妆吧!"

珉锡:"好的,给你画个小鬼,一会也要帮我画哟!"

艺兴:"好的。"

万圣节过去,珉锡做了一大份炒年糕,等着小男孩的到来。

艺兴:"哥哥,世勋今天会来不会来啊!"

珉锡:"你希望他来吗?"

艺兴:"当然希望啊,感觉他有点与众不同。"

珉锡哈哈的笑着,艺兴趴在珉锡的身上,捂住他的嘴说:"哥哥,不要笑。"

世勋推开门,走到店里喊着:"艺兴,要一份炒年糕。"

艺兴从珉锡身上爬下来,给世勋说:"给你做好了,还是满满的一大份呢!"

珉锡:"今天我们要和你一起去你家看一下你爷爷。"

世勋犹豫了一下说:"好的。"

快到家时,世勋停下脚步说:"你们等一下,一会我让你们进来时,再进来。"

珉锡牵着艺兴的手说:"好的,要保持一点神秘感啊!"

世勋跑到屋里,给俊勉说:"哥哥,记得我吃年糕给你说的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吗?他和他的哥哥来了,但我给他说的,你是爷爷,所以你要乔装成老人,扮演爷爷。"

俊勉扬手要打世勋说:"为什么要说谎,你去买年糕时,把之前没有给的钱给了吗?"

世勋看着俊勉扬起的手并没有躲,因为他知道他不会打自己。

世勋说:"当然给了,万圣节时,把钱和糖果放在一起给他们了。"然后拿起灰白色的假发往俊勉头上套。俊勉无奈的接受。

世勋把珉锡和艺兴领到屋里,珉锡看到俊勉忍着笑说:"世勋,这是你的爷爷啊!"

世勋说:"是的。"

艺兴:"为什么爷爷要戴假发啊!假发还没有戴好。"

世勋走到俊勉身边,给他戴好假发说:"因为我哥,啊,不是,因为我爷爷比较时尚。"

俊勉受不了了,把假发去下来说:"我家世勋这小子骗你了,我是他爷,啊,不是,被他带沟里了,我是他哥哥。"

珉锡和艺兴笑着说:"你们两个还真是搞笑啊!"

俊勉说:"你知道为什么世勋买年糕第一次不给你们钱吗?"

艺兴:"他第二次还只给了一半的钱呢!"

珉锡:"刚开始我以为他没钱,看他把钱在万圣节混在糖里给我,我想,他是想引起我们的注意。"

俊勉笑着说:"是的,我们家世勋喜欢艺兴,从你们开了那个年糕点开始,他想和艺兴认识,但他不好意思表达,所以就想一些点子,去吸引你们。"

艺兴小跑到世勋身边,说:"那你成功了引起我的注意。"

世勋搂着艺兴的肩膀,两个小男孩互相搂着坐在落地窗前,俊勉按了一下相机,拍下了以外面的雪为背景的两个的小男孩背影。


腐渣渣娘

【nct校园文】水粉课

是马东小可爱。

一年A班权宝儿班主任有句特定情况下的口头禅,也可以说是下意识的感慨。前提为他们班任何一科老师上课时间突然来办公室找她。

所以星期五这天下午宝儿老师只是透过玻璃墙看到外边俊勉老师急匆匆的模样,就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红笔,接着脱口而出,

"哎一古,又惹祸了…"

俊勉有些小喘地进门,他刚从一楼医务室小跑上来。

"权老师,我刚打办公室电话一直占线。"

"…噢噢可能刚谁没挂好,俊勉老师怎么这么急?"

"马克和楷灿有可能伤到骨头了,医务室一琳老师正巧有要事回不来,我想还是要先联系下家长,看看要不要送去医院。"...

是马东小可爱。

一年A班权宝儿班主任有句特定情况下的口头禅,也可以说是下意识的感慨。前提为他们班任何一科老师上课时间突然来办公室找她。

所以星期五这天下午宝儿老师只是透过玻璃墙看到外边俊勉老师急匆匆的模样,就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红笔,接着脱口而出,

"哎一古,又惹祸了…"

俊勉有些小喘地进门,他刚从一楼医务室小跑上来。

"权老师,我刚打办公室电话一直占线。"

"…噢噢可能刚谁没挂好,俊勉老师怎么这么急?"

"马克和楷灿有可能伤到骨头了,医务室一琳老师正巧有要事回不来,我想还是要先联系下家长,看看要不要送去医院。"

"这么严重吗,具体怎么伤的?"权老师点开通讯录,他每周都为这两小子操劳。

"下午上水粉课,马克的水桶翻了,正好楷灿路过就滑了一跤,然后楷灿一直说伤到骨头太痛了起不来,我就让马克背他下去医务室了,结果马克下楼时又不小心摔了。"

"哎一古,那一定很痛…俊勉老师先回班上吧,接下来交给我就好了。"

"真的,有权老师在真的太安心了!"

"唉应该的~这种事几乎每天都有…( ¨̮ )"

——

校医务室。

🐻:啊啊~~漂亮的一琳姐姐怎么还不过来给我疗伤~破锅西塔~

🐴:李东赫,说实话我骨头真的痛。

🐻:莫呀~李敏亨,我也骨头痛啊~刚刚背着我也摔倒了,已经对我造成二次伤害了,再这样我就要找律师了(玩笑)~

🐴:呀,扣几码~地上的水都是你自己洒的!

🐻:哦莫哦莫~(不敢相信的转身)马克xi怎么能这样污蔑我呢,俊勉老师听到会哭的~

🐴:东赫啊说实话,就说实话吧,你是不是想逃晚自习直接回家……

🐻:或许,你是故意摔倒的?

🐴:不是的哟~

🐻:哼,那我也不是的哟~

——

今天的美术课出了点小插曲,但是不影响俊勉老师的高效率办事,他让学生们走前把这堂课的作业整齐的摆放在地上,连着马东的一起方便评分。

……

"嗯?"

俊勉老师注意到一张与众不同的画。他走近蹲下认真看了下,没有找到名字。

"jeno啊~"他叫班长过来,jeno因为演讲比赛来晚了,孩子们都走后只有他还在画画。

"ye~老师怎么了?"

"这是谁的作业,怎么交上节课的素描?"

"是马克哥的^_^。"

"马克今天没画水粉啊…"

俊勉老师蹲在地上捡起这张素描画,觉得哪里奇怪但又想不明白,此时站在他身后的jeno已经笑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end——

Leah
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hhhhhh...

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hhhhhhh

来自灵魂深处的质问hhhhhhh

POPCORN

【20170522 HAPPY SUHO DAY】


♬ 生日快乐 ♊


(20161005/20161128/20161119/20161202)


【20170522 HAPPY SUHO DAY】


♬ 生日快乐 ♊


(20161005/20161128/20161119/20161202)


Willis-hun_
奶包小哥哥。嘎嘎~

奶包
小哥哥。
嘎嘎~

奶包
小哥哥。
嘎嘎~

切它十七八刀

chapter 1 水火相逢

   水祭祀看着床上满是伤痕的男人,皱起了眉头嘟起了嘴,细心修剪过的手指白皙修长,食指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他看着床头一盆血水,觉得有些晕。侍女将此人送来的时候,明明只有伤痕,血已经止住很久了,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水……水……”这男子低声说 道,“让开……水……” 男子蹙眉。水祭祀看着床上这个男人,心道:“这人眉眼生得好,不知是什么人,会对他下手?”嘴上却吩咐侍女端了水过来。

  可是这水却并不能送下喉咙。“明明是自己要的水,怎么这么麻烦?”他摆摆手,一道细细的水柱斜...

   水祭祀看着床上满是伤痕的男人,皱起了眉头嘟起了嘴,细心修剪过的手指白皙修长,食指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他看着床头一盆血水,觉得有些晕。侍女将此人送来的时候,明明只有伤痕,血已经止住很久了,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水……水……”这男子低声说 道,“让开……水……” 男子蹙眉。水祭祀看着床上这个男人,心道:“这人眉眼生得好,不知是什么人,会对他下手?”嘴上却吩咐侍女端了水过来。

  可是这水却并不能送下喉咙。“明明是自己要的水,怎么这么麻烦?”他摆摆手,一道细细的水柱斜斜地冒将出来,送进了那男子的喉咙,这水柱一送就是一盏茶的时间,水祭祀有些疲累。心道:“这究竟是个什么人?”不过奇在这伤痕 累累的男子完全止住了血,那伤痕竟也好了一半。

  水祭祀看着自己施过法力后近乎透明的手指,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眉头皱得像只包子褶儿,看了 眼床上的男子,举着食指咂着嘴离开了房间。“我修炼了六百多年,最近频繁发生奇怪的事,这个人也奇奇怪怪的,反正肯定不是我的问题。”

   是夜,水祭祀做完祷告,正准备回房休息,却看到客房火光冲天,平日里再怎么镇定也无法从容了,他冲向失火的地方,一边大骂:“臭小子 想干嘛?!”待赶到这房子,正准备施法救火,却发现这房子并未起火,只是炎热难当,那火光全都在屋顶上的云彩间,无数飞禽在天空盘旋,地上掉了一地的烤焦鹌鹑麻雀。水祭祀心里一动,盯着眼前的飘落的一根乌焦的羽毛,吹了一下,唔,有点儿痒。

  “你把这些都捡起来,我要吃全鸟宴。”水祭司正色道。

    侍女心中咯噔一下,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拿了两个竹筐来,一只一只地拣。“主祭祀,一共128只,100只 都是焦的,10只乌鸦,8只鹌鹑,5只麻雀,5只乌鸦。”水祭祀翻了个白眼。侍女见状,立刻接着说道:“明日厨房会把胸脯肉剔下来做为餐点。”水祭祀的白眼翻得更厉害了。“我吃鸡胸吧,这些都留给他吧留给他吧,谁干的谁吃。”说着,便急急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并叫侍女把一院子焦炭一般的羽毛都收拾了,末了,还低低地吩咐她们不得外传。

    回到房中,水祭祀在将整个祭坛的结界加强了整整三遍后,筋疲力竭,倒在榻上。他拿出水源玉,呆呆地望了一阵,低喃道:“要…开始了么?是… 你么?火祭司?你怎么会受伤?你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水源玉突然带出一点橘红色的火焰,跳跃了几下,又恢复了平常的柔黄光。水祭司眯着眼仔细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这一次看来是逃不掉了啊,也好。”

  这夜,水祭司做了一个梦。梦里梦见一个受了重伤的男子浑身是火,烧了他的祭坛,烧了他的衣服,烧完了他热爱的鸡胸肉和冰窖里藏着的草莓。他出了身冷汗大呼着“不好”,尖叫着从梦中醒了过来。他抹了一把汗,嘀咕道:“他要真这么干我就把他关到虫屋里去!不!还是要先决斗!符合身份的决斗!”

   这夜,对水祭祀来说是漫长的一夜,过分担心自己宝贝的他决定等白天再去查看,毕竟大晚上的去查看食物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他抱着枕头滚来滚去,左腿搭右腿,右手掰右腿,从羊数到兔,可总是睡不着。第二天天刚刚 亮,他便抱着枕头顶着俩黑眼圈检查了一遍所有的食物,发现并没有被人动过的迹象。心满意足地坐在冰窖门前开始吃草莓,嘴里鼓鼓的,像个没有褶子的包子。突然他觉得有什么人在看他,只听得一声低沉的咳嗽,他 抬眼,只见那受伤的男子似乎好得差不多了,轻靠在门边背着晨光,一席红衣, 两只眼睛紧盯着自己,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可算找到你了。”他说。

   水祭祀有些楞,望了一眼男子,望了一眼手中半颗草莓,塞进了嘴里。支吾着说道:“找到我也没用,我不去。”

“那我就待在这儿直到你去,我总有办法。”

   水祭祀耸耸肩“你是烈火吧,虽未曾谋面,但也略有耳闻。你回去跟他说,我不想自己身上有那么多伤痕,跟你一样的伤痕。我也不想吃难吃的东西,不想没有水洗澡, 不想猜奇奇怪怪的谜题。我守着这祭坛是我答应下的事,其他的一概不想管。你既是师弟,伤既然好了,就赶紧回去复命吧。这件事我不会答应的。”

   烈火挑了下眉,咧嘴笑道声“好”,正准备转身离开,水祭祀突然出声:“那一百只烤鸟你带在路上当盘缠吧。”发音清晰。

  烈火笑了笑,叹了句“果然”,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水祭司的祭坛。潇洒 如一。他不知道,这一次的离开会让今后的他有多懊悔。他也不知道,在未来等着他们的,会是一场怎样凶险的战役。

梦琪小鱼儿
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希望EXO可...

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希望EXO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写后半句话 前浪永远站在最高的山顶上 from:张艺兴
我们要一直一直一起永远的相爱吧❤

长江后浪推前浪 我希望EXO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写后半句话 前浪永远站在最高的山顶上 from:张艺兴
我们要一直一直一起永远的相爱吧❤

梦琪小鱼儿
说好不约日专的…现在要啪啪打脸...

说好不约日专的…现在要啪啪打脸了……这也太帅了吧!!!太犯规了T^T

说好不约日专的…现在要啪啪打脸了……这也太帅了吧!!!太犯规了T^T

南方桔籽枝

温润儒雅的贵公子
谦逊负责的好里兜

小哥哥生日快乐呀!사랑해❤️

(cr: logo)

温润儒雅的贵公子
谦逊负责的好里兜

小哥哥生日快乐呀!사랑해❤️


(cr: logo)

Myiii_咸

跳的比原版都要塞克西(*/ω\*)
我们叽叽勉最漂酿

跳的比原版都要塞克西(*/ω\*)
我们叽叽勉最漂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