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俏左

76浏览    8参与
鱼头人

俏如来是1,其他随意


内含草率俏左(俏玄/俏雁/俏欣/俏砚/俏雪/俏虬/俏空),烦请自行避雷

俏如来是1,其他随意


内含草率俏左(俏玄/俏雁/俏欣/俏砚/俏雪/俏虬/俏空),烦请自行避雷

鱼头人

俏左简笔画


诚聘好花,内含俏兔/俏藏/俏雁/俏空/俏策,不打tag了劳请自助避雷

俏左简笔画


诚聘好花,内含俏兔/俏藏/俏雁/俏空/俏策,不打tag了劳请自助避雷

鱼头人

近看五俏武偶眼睛,还是挺可爱的(心平气和)

近看五俏武偶眼睛,还是挺可爱的(心平气和)

鱼头人

与朋友合作制作了一个金光描改手书:

【金光手书|俏如来中心】这神经质的生活方式 


倾向为俏左,主俏雁,副俏玄欣。


520快乐。

与朋友合作制作了一个金光描改手书:

【金光手书|俏如来中心】这神经质的生活方式 


倾向为俏左,主俏雁,副俏玄欣。


520快乐。

鱼头人

同学少年皆不贱

金雷村少女少年KTV,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飞渊无愧于麦霸桂冠,一个人就能兴致勃勃唱满两小时。KTV的自动评分机不好糊弄,每次都不给她打满分,但飞渊一首比一首斗志昂扬,唱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放飞自我开始升key。


她唱歌其实挺好听,反正不修乐理知识的常欣很喜欢她的声音,每次都很高兴地在旁边给她摇铃。玄狐向来什么都跟着常欣做,也乖乖坐旁边有样学样。小七热衷闲假的热闹,也是尽职尽责的捧场王。飞渊自嗨模式已经娴熟非常,见有人捧场,更是人来疯,蹦蹦跳跳的,绒毛粉鞋踩着迪斯科灯球的斑斓亮片打节拍,时不时还举着话筒跟常欣玄狐她们互动一下,电力十足小偶像似的。


梦虬孙喜欢电音摇滚,...


金雷村少女少年KTV,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飞渊无愧于麦霸桂冠,一个人就能兴致勃勃唱满两小时。KTV的自动评分机不好糊弄,每次都不给她打满分,但飞渊一首比一首斗志昂扬,唱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放飞自我开始升key。


她唱歌其实挺好听,反正不修乐理知识的常欣很喜欢她的声音,每次都很高兴地在旁边给她摇铃。玄狐向来什么都跟着常欣做,也乖乖坐旁边有样学样。小七热衷闲假的热闹,也是尽职尽责的捧场王。飞渊自嗨模式已经娴熟非常,见有人捧场,更是人来疯,蹦蹦跳跳的,绒毛粉鞋踩着迪斯科灯球的斑斓亮片打节拍,时不时还举着话筒跟常欣玄狐她们互动一下,电力十足小偶像似的。


梦虬孙喜欢电音摇滚,对情情爱爱的靡靡之音兴趣缺缺,飞渊一唱歌,他就缩进软皮沙发里狂吃水果拼盘。她们几个出来玩,KTV的房间永远是俏如来订的,俏如来人看着清清淡淡,不食人间烟火,却每次都能预约到后厨手艺最好的KTV。梦虬孙为此钦佩不已,也问过俏如来怎么做到的,俏如来含糊其辞但笑不语,只说认识厨艺很好的朋友,有点门路。


人脉广就是好啊!梦虬孙一面衷心赞叹一面乐享其成。一边狂吃俏如来早已点好的卤肉饭钵钵鸡花枝丸,一边顺脚踹了旁边持续不断给凤蝶发消息的剑无极一凉拖。剑无极十指还在手机全键盘上健步如飞,身体却惯性地一躲,避开了梦虬孙的唐突袭击。


剑无极收敛弥漫一脸的傻乐表情:干嘛!


梦虬孙:看到鬼!没人回消息也能讲这么高兴!都不会烦的!


剑无极轻蔑:这你就不懂了吧,跟女朋友讲话怎么可能会腻~


梦虬孙:造作!谁讲你,是说凤蝶不会烦?


两人就势扭作一团,惊动了旁边还在一脸拧巴苦情脸如幼牛嚼老草搞歌词鉴赏阅读理解的雪山银燕,后者手劲奇大,很快把假情假意互挠的两只掰开。


雪山银燕神态严肃,严肃过头,甚至显得有点老实:不可以打架。


说来也奇怪,雪山银燕跟俏如来,原也都是史家的史存孝和史精忠,血脉相连,个性却截然不同。表面看,雪山银燕性格莽撞,好横冲直撞,而俏如来冷静沉着,擅长定纷止争。但梦虬孙跟剑无极打闹,雪山银燕总是第一个赶来认认真真把他俩分开。同样一幕也曾被俏如来撞见,但俏如来表情毫无波动,不急促,也不慌张,似乎他站在更高更冷的所在,已经洞悉少年人的玩闹轻重几何。


又或许俏如来明明人和善又亲切,其实却没那么关心别的事。别的事?什么别的事……别人的,无关紧要的,无伤大局的……


剑无极回神:没打架,真打架他还是我对手?不过笨牛你怎么听那么入迷啊!


梦虬孙塞葡萄粒塞得满嘴都是,难得没跟剑无极继续互呛,嘟嘟囔囔:看到鬼!俏如来怎么又迟到啊!他上次我们走了两小时才给你打电话!


雪山银燕再迟钝,也听出来这是催促他的意思。但雪山银燕犹豫不决。其实雪山银燕以前也给迟到误点的俏如来打过电话,第一遍铃声即将掐断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那边传来嘈杂的响声,有时候是吵闹声,有时候是爆炸声,然后就是噪音里俏如来不怎么精神的诚恳道歉:银燕?是你吗,怎么不讲话。……抱歉,大哥有事耽搁了,再等等,大哥马上过去。


雪山银燕挂了电话,比起被闲置的恼怒,攀上心头更多的是内疚,慢慢他就不敢给俏如来打电话了,反正除了道歉也听不到别的,而且俏如来不是史艳文,俏如来的电话能打通,雪山银燕反而更不愿意给他添麻烦。


反正大哥答应了我,他就每次都会来。雪山银燕想。迟到情非得已,又不是大哥有意毁约。


雪山银燕自己也没发现,他的死脑筋也能因别人而松懈一点点。但你提了,他也不当回事,因为俏如来不是“别人”,俏如来是他亲哥。


俏如来终于姗姗来迟,KTV的闹腾年轻人们看门打开,进来从头发丝到低鞋跟都一丝不苟的人,顿时好生欢喜,纷纷起哄,让俏如来自罚一杯先唱一首。剑无极更是爆手速抢到遥控器迅速切歌,一眨眼几只话筒传来传去的,其中一只就塞到常欣手里。常欣有点紧张,却还是原地不动握紧话筒,青涩地开了口哼完女声前奏。


俏如来拿着话筒,本来还想打哈哈糊弄过去,常欣的歌声让他一愣,于是俏如来也顺势唱了下去。俏如来唱功一般,这方面鲜少涉猎,天赋也平平,但他音色清冽,吐字净落,摒弃杂念后更是心思明利,一句一息认认真真。一时间男女对唱,薄露轻颤,纤尘不染,现场的躁动一时沉到底去。


一曲终了,自是不缺掌声和喝彩,俏如来淡淡一笑,把话筒递给旁边,不动声色地找了个闲置位置坐了下来。常欣唱完,握着麦克风的十指还在紧张的余韵里颤抖,飞渊凑过来抱她,夸她歌声美妙,常欣扬起脸一笑,额头有些薄汗,双颊红扑扑的,也许是紧张到了。


玄狐宝宝看常欣脸红得像发烧,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常欣脸上的朦胧笑意还没褪尽,眉眼弯弯含桃带粉,说没事。玄狐轻轻蹙眉,觉得她在说谎,却又一时想不明白,这算不算说谎。


常欣的脸看起来很烫。玄狐很想用手掌,或者用额头去碰上一碰。这是人界检查体温和健康状况的一种方法,玄狐从常欣和飞渊那里学来的。但他一时踌躇,没敢这样做。他是铁精,不是肉体凡身,这种方式未必他能用。而且常欣说她没事,玄狐还不知道什么是冒犯,但他隐约觉得这不会让常欣开心。


于是心烦意乱(?)之间,玄狐给常欣递了一杯水,把她手中的话筒握到了自己手里。剑无极眼尖,看热闹不嫌事大,马上炮轰玄狐,嚷嚷着每个人都要唱,俏如来都唱了,玄狐也得来一首。


就不知道哪个字把玄狐给刺激到了,玄狐真的蹭一下站起来走到中间就要唱,行事之果决让只负责起哄不负责强人所难的剑无极也瞠目结舌。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晚上没给众人好颜色的打分机器,给玄狐打了史无前例的一百分。


梦虬孙:看到鬼!你这也能抄!


玄狐立在台子中间,握着话筒,玫红色的眼睛看过来,清澈,茫然,且无辜。


梦虬孙气不打一处来,低头狂吃卤肉饭。旁边的俏如来一瞥,默默给他续了一杯水。


然后玄狐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话筒塞到了俏如来手里。


敲得一曲封悠悠众口如意算盘的俏如来万万没想到还能被这样推回聚光灯下,一时有点哭笑不得:玄狐?


玄狐表情很认真,倔强得有点不近人情——他本来也只是一块认死理的铁精。


玄狐:我要跟你唱一首。打分。



一厢谨

“大哥的女朋友究竟是…?”

写政治题时的一个俏all向沙雕脑洞口嗨(非文,全是大白话,我也根本不会写文…)梅把墙头说尽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戮世摩罗有时候会想,自己那个看上去冷淡又理性,为人处世礼貌得体,规矩得令人咋舌的大哥,会不会,也有什么潜藏的叛逆小秘密呢?

 这次端午,史家人在一起聚餐,散会后,轮到俏如来和自己收拾残局。看着俏如来端正疏离,安安静静收拾餐具的样子,这个想法愈发地引起戮世摩罗的兴趣了。于...

写政治题时的一个俏all向沙雕脑洞口嗨(非文,全是大白话,我也根本不会写文…)梅把墙头说尽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戮世摩罗有时候会想,自己那个看上去冷淡又理性,为人处世礼貌得体,规矩得令人咋舌的大哥,会不会,也有什么潜藏的叛逆小秘密呢?

 这次端午,史家人在一起聚餐,散会后,轮到俏如来和自己收拾残局。看着俏如来端正疏离,安安静静收拾餐具的样子,这个想法愈发地引起戮世摩罗的兴趣了。于是他想了想,谎称自己没带手机,要向俏如来借一下给网中人打个电话来接自己。俏如来心中虽有几分疑惑,倒也没有心思猜测,只是借一下打个电话而已,那就借吧,不发一言便将手机递了过去。

  他的二弟今天难得礼貌的说了声多谢,俏如来不想听他和网中人打电话,转身将餐具端进厨房清洗去了。白色的身影一远去,戮世摩罗就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飞速点开了俏如来的qq,消息记录竟然巧合的刚刚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行吧,于是他点开了联系人准备查看。不点不要紧,一点开,第一栏的名称…竟然是…女朋友?

  他从未听说过俏如来有女朋友这种东西,难道这个看上去清冷禁欲的大哥竟然背着他们偷偷的谈起了女朋友吗?这可了不得,抱着“我终于发现了”的兴奋心情,他立刻点开仔细一看:

   这…怎么还好像不止一个…难道…

第一个 备注:温皇前辈

  戮世摩罗震惊了,“我擦!不是吧难道这也可以的吗???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吗不仅不是女的甚至都不是个人啊?!?”

第二个 备注:赤羽先生

  “我擦!!那只火鸡?这也是你的女朋友吗???我越来越搞不懂了”

第三个 备注:师兄(经常搞事需要密切注意)

  “我擦!!!这是他那个师兄?怎么也在这个女朋友的分组里???还有你是对鸟有什么特殊爱好吗?”

第四个 备注:砚寒清

“我擦!!!不是吧连鱼都有?”

第五个 备注:策…

  戮世摩罗生无可恋地闭上眼,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勇气看下去了…

在厨房安静乖巧地洗着碗筷的俏如来,隐约好像听见了好几句“我擦我擦我擦”,心中疑虑更甚,他皱起眉头,踏出厨房,探头问到:“戮世摩罗,你在做什…”

 话音未落,他看到了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二弟和自己可怜的碎了一地的手机碎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