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俏欣

607浏览    12参与
鱼头人

【俏左除夕24H 04:00】【俏欣】


玉兰瓣落,星散不堪


下一棒请移步B站@香甜拔丝地瓜

【俏左除夕24H 04:00】【俏欣】


玉兰瓣落,星散不堪


下一棒请移步B站@香甜拔丝地瓜

鱼头人

时惜稀时

俏如来在单身宿舍做饲养员的日子。

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含玄欣,温蝶。


六一快乐。


01


Summary:

默苍离:俏如来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枕着试卷睡觉。


俏如来三餐不太规矩而且一向吃得很敷衍,很典型的仗着年纪轻轻身强体健胡作非为那种类型。但常欣说玄狐——也就是常欣的宝贝狐狸吃得精细,不食市面上的饲料,饮食习惯跟人一样是一日三餐制,每次吃完肉还得喂葡萄。俏如来一面在心底狂记笔记一面点头微笑说好的常欣姑娘请放心,实际内心开始动摇逐渐一个头两个大。


常欣认识俏如来也有好一段时日,不是不知道他脾性。俏如来其人,处世有道,进退得体,但是凡能在可......



俏如来在单身宿舍做饲养员的日子。

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含玄欣,温蝶。


六一快乐。



01



Summary:

默苍离:俏如来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枕着试卷睡觉。



俏如来三餐不太规矩而且一向吃得很敷衍,很典型的仗着年纪轻轻身强体健胡作非为那种类型。但常欣说玄狐——也就是常欣的宝贝狐狸吃得精细,不食市面上的饲料,饮食习惯跟人一样是一日三餐制,每次吃完肉还得喂葡萄。俏如来一面在心底狂记笔记一面点头微笑说好的常欣姑娘请放心,实际内心开始动摇逐渐一个头两个大。


常欣认识俏如来也有好一段时日,不是不知道他脾性。俏如来其人,处世有道,进退得体,但是凡能在可度衡范畴内勉强一下,损己利人的事情,他虽心下无奈,倒也不会推辞。而且他们课业繁重,俏如来平时还要上课外辅导班,能这样上门跟俏如来促膝欢谈的机会于常欣而言并不多见,于是常欣假作不察,捧着客杯又絮絮说了一通注意事项,这才作罢。


临走时常欣最后摸了一把玄狐乌灰油亮的毛发,笑吟吟的:玄狐,要跟俏如来好好吃饭哦。


玄狐名字带玄,因毛发发黑带灰而来。此刻在俏如来怀里蜷成一团,不似寻常狐狸,远看更像一只古灵精怪黑豆柴。此刻意识到常欣的亲近,玄狐眨了一下玫红色的别致眼睛,耳朵扑呼一扇,轻轻地蹭了一下主人温温热热的掌心。


于是这样一来,常欣养的小狐狸,因为常欣要外出交流,就暂时寄养在俏如来那里。俏如来承蒙友人之托,也晓得常欣此举多少意在督促自己保重身体健康工作70年,不敢大意,兢兢业业就当起萌宠临时监护人。


也怪不得常欣临走时那么不放心,面对俏如来,玄狐虽无猛兽那样的攻击性,却甚是冷淡。头一天俏如来给他和自己热了下课后顺路在便利店买回的便当,你一碗我一碗,面对面就搁俏如来宿舍的小桌上吃。玄狐坐着一动不动,亮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俏如来下筷后,才貌似勉为其难地动嘴。


很警惕嘛!俏如来跟常欣打视频电话,打趣道,并给她看窝在窝里的玄狐。玄狐敏锐非常,好似听出来这是不怀好意的诬告,冲iPad就是一阵低吼,声音沙沙的,似在向主人告状。


那端常欣刚下课回来,额发零散散,眼神在活泼异常的一人一狐之间流转,笑意满盈盈的。


不出几天,俏如来就摸清了玄狐的喜好。不得不说,常欣确实是教狐有方的饲养员,玄狐是挑食不错,但俏如来热的便当,玄狐依旧吃得干干净净,只是速度奇慢,人一样细嚼慢咽,偶然还抬眼看看俏如来。俏如来以为是玄狐胃口大,动筷企图把肉挑给他,但玄狐即刻扭头走开,搞得俏如来一头雾水。


这个疑窦俏如来还未来得及请教常欣,就自己揭开了谜底。一天俏如来有心给玄狐改善伙食,破天荒给他和自己煎了西冷牛排。玄狐飞速吃完自己那份,又目不转睛盯着俏如来看,俏如来心领神会,但叉上的牛肉刚一离碟,就被玄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窜过来吞掉。


略有洁癖的俏如来一下怔住。他看一眼明显已被玄狐飞快舔过的叉子,又看一眼坐得定定的,但尾巴微微摇动,大概率在等他喂下一块的玄狐,干脆端走碟子蹲下,把自己的份一块一块地喂给他吃。


玄狐,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俏如来看玄狐吃得实在欢快,有点内疚。玄狐对自己的名字有所感应,一边舔齿缝一边歪头抬眼睛看他。俏如来伸手挠了挠他下巴,轻声说,之前一定把你饿坏了吧,抱歉。


玄狐当然听不懂人类的絮絮念,只用湿湿的舌头舔了舔俏如来的手腕——那里沾了一点肉沫。


自从开窍后,俏如来跟玄狐的亲密度从此跟一人一狐的饮食条件一起稳步上升。


混熟后,玄狐比一开始要黏人,后来俏如来甚至塞他进特制的帆布袋里,带着去琉璃树上短时辅导班。


半路小狐狸探出头咬卷子。


阅卷的默苍离:?俏如来卷子怎么是湿的,不会做睡着流口水吗。


俏如来:冤呐 ​​​。



02



Summary: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俏如来差点就对着神蛊温皇喊了“主人”。



凤蝶养的猫,很有主子范,凤蝶因事外出,暂时把他寄养在前男友俏如来的宿舍,叮嘱俏如来注意事项时说主人伺候起来特别麻烦,所以你免管了,一日三餐猫粮掺奶,爱吃不吃,非俗猫,饿个三天也死不了。


这话说得不假,其实也是凤蝶对俏如来的照顾。凤蝶知道俏如来有时尤其顽执,并非说他笨讷也不是说他循规蹈矩,而是说他力图周全,宛若一棵能可自我修剪的树,自己避免一切的节外生枝。但神蛊温皇实在是只过于擅长节外生枝的猫,如无意外,凤蝶也不想假借他人之手暂时照顾他。


她思来想去,到底还是拜托了俏如来。两人相识两年,分手亦两年,唯独挚友身份不改,这在别人看来或许极为奇怪,偏偏两个都是罔顾流言蜚语的硬石。


俏如来的细致周全凤蝶很得机会领会。同寝的女孩拜托自己男朋友去买卫生巾,对方拘谨得像做贼。做贼还算好的,起码面不可视人,能围点破布掩盖下通红的脸。结果不中用的男人,一路胡思乱想一路忐忑害臊,从漆黑袋子里拿出来的东西,没一样是女孩常用的牌子和规格。又要在女孩的蹙眉表情面前手忙脚乱一通。


凤蝶就没有这样的尴尬经历。俏如来临时救急,给凤蝶买棉条和护垫,从来万无一失,也毫无惭色,拎袋子也是因为两手拿不下图方便。态度落落大方,立在门口递给凤蝶,连路人都只觉得他俊脸赏心悦目。俏如来从不搞混凤蝶的具体需求,一如他对自己负责的实验数据精益求精,更别说传统的痛经预防措施,伴侣应尽的责任俏如来一件不落,仿佛他天生就适合此职。


但他做得好,只是因为他自己能做好,换是照顾别人,他照样也可以这么周全。凤蝶对此也甚是了然。


俏如来之前养过玄欣的小狐狸,人生履历横加一条饲养员资质,对前女友的托付义不容辞。此刻他在自己门口跟毛发顺靓的猫面面相觑,正打算开口打个招呼,风风火火走离两步的凤蝶回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哦你不用叫他主人。


于是漂亮的死人骨头咪就在俏如来的单身宿舍住下了。大概是很聪明的生物,监护人凤蝶不在,他倒也没怎么见外。俏如来看来,这反而是好奇心很重的猫,头一天就四处跟着他走。俏如来关门午睡,醒来猫凭空在房间一角出现,若无其事在舔毛,眼睛半睁不睁,打盹似的。俏如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发WeChat问凤蝶你家猫有罗○黑一样尾巴开门的技能吗这类童心未泯的问题。但之后俏如来如厕还是随手把门反锁,也算原无必要的警惕心陡升。


第二天凤蝶的猫可能跟俏如来混熟了,开始以猫的方式表达亲近的意思,具体表现为很悠然自得地蜷成硕大一团趴在俏如来工作用的键盘上一动不动,偶尔哼哼两声,俏如来福至心灵,觉得那是凤蝶的猫在建议自己向他示好。


好吧,自古以来猫就是一种凡俗人揣测不得的神秘生物。即使是七窍玲珑无所不能的俏如来,也不得不承认作为宠物,神蛊温皇要比玄狐难搞掂很多。俏如来不是那种梗脖子撑英雄的人。他马上抓起手机,拨打了凤蝶的电话。


于是俏如来跟凤蝶两个和气年轻人,夫妻对拜似的在电话里互道了抱歉。随后凤蝶建议俏如来打开免提,很快凤蝶柔中带刚的声音顺着无线波传来,循循善诱:死人骨头心机咪,回去就带你绝育。


耶~


凤蝶的猫发出一声奇怪的呼噜声,深深看了俏如来一眼,半是嫌弃半是残念地伸了一个懒腰,直接趴键盘上眯眼睏觉去了。


好了。视频通话里的凤蝶拢了拢颈后发,看了眼,很是镇定地说。捞起来丢猫窝就好,他不会再烦你了。


你做得不错。凤蝶又补充。他就是爱玩闹,你不搭理他就对了。


我记得你说过他不会咬人。俏如来难得踌躇了一下。


不会咬你。凤蝶笑笑。我跟他讲好的了。


如果你不放心……视频里的凤蝶沉思片刻,道,那到时候我请假跟你去打狂犬。


会开玩笑的凤蝶即使是俏如来也没能见过几次,他哑然失笑,顺坡而下,说好。


遗憾的是,凤蝶句句属实。俏如来并没有被猫挠过一根头发,但俏如来的小弟雪山银燕周末来宿舍找大哥,随行的朋友手指头差点被神蛊温皇咬断。据银燕描述,当时场面惊险万分。


大哥!我从没见过那么凶的猫!剑无极他差点死了!


赶去医院的路上俏如来接通了雪山银燕的电话,雪山银燕声如洪钟,看来精神并无大碍,但俏如来依旧问,银燕,那你伤到哪里?伤口无碍否?


我没事!大哥你免担心!就是剑无极他……


雪山银燕又絮絮叨叨地说下去,俏如来一时有些走神,想,凤蝶还真是,向来有一讲一。






鱼头人

与朋友合作制作了一个金光描改手书:

【金光手书|俏如来中心】这神经质的生活方式 


倾向为俏左,主俏雁,副俏玄欣。


520快乐。

与朋友合作制作了一个金光描改手书:

【金光手书|俏如来中心】这神经质的生活方式 


倾向为俏左,主俏雁,副俏玄欣。


520快乐。

鱼头人

安非她命

剥剧,俏欣,tag只作倾向标识


俏如来初遇常欣,两个白衣白裙的年轻人立在和缓宁神的BGM里聊天,背景是与世无扰的金雷村。


那时候俏如来刚从魔世回来,还不能抛情弃欲铁石心肠地完全进入工作状态,时时有一点恍惚,但这点不易察觉的情绪依旧不动声色地被他掩在兜帽之下。后来借锦烟霞之助,俏如来没必要再戴上兜帽掩盖魔纹,但偶尔还是会下意识做带帽的动作,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孩蜷缩着暂时躲进遮风避雨的蜗壳。


然后常欣抬手就想掀开他的兜帽。


这是一个过于率直的动作,甚至细究起来有些冒进的意思,但俏如来知道她没有恶意。


或许世事皆如此。人与人,再和缓的相遇本身,都免不了在生命里...



剥剧,俏欣,tag只作倾向标识



俏如来初遇常欣,两个白衣白裙的年轻人立在和缓宁神的BGM里聊天,背景是与世无扰的金雷村。


那时候俏如来刚从魔世回来,还不能抛情弃欲铁石心肠地完全进入工作状态,时时有一点恍惚,但这点不易察觉的情绪依旧不动声色地被他掩在兜帽之下。后来借锦烟霞之助,俏如来没必要再戴上兜帽掩盖魔纹,但偶尔还是会下意识做带帽的动作,像没有安全感的小孩蜷缩着暂时躲进遮风避雨的蜗壳。


然后常欣抬手就想掀开他的兜帽。


这是一个过于率直的动作,甚至细究起来有些冒进的意思,但俏如来知道她没有恶意。


或许世事皆如此。人与人,再和缓的相遇本身,都免不了在生命里唐突地砸出涟漪。


两个年轻人就势聊天。险险讲到星辰升起,明日陨落。


常欣说第一次有人听我讲那么多,语气里有难掩又忐忑的雀跃。常欣是小村落长大的孤独小孩,那六岁的史精忠呢……而且常欣认真而坚定地说她要分担,两个字掷地有声,稚嫩的脸,不容置疑的笃定……俏如来听罢,一脸若有所思。隐隐约约有些相似的俩小孩倾盖如故,一见面就讲好多话。这时的俏如来已经铸心受劫,情绪内敛,换是更早之前,换是尚未挨受天允山沉迈一掌的俏如来,她们会更亲近,更可能成为好朋友吗?


毫无回溯可能性的假设。


俏如来第一次跟常欣聊天,俏如来想起了他自己的父亲。然后第二次谈话的时候,俏如来又想到了默苍离。


一切仿佛像巧合,但是又仿佛像命中注定。常欣仿佛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俏如来,或者在另一个平行时空,他们之间早已发生纠葛爱恨,常欣说不会恨他,那不是预言,不是承诺,是远古故事的回响。


或许在这个宇宙里面,他们无缘相爱,但是有没有可能,在另外的宇宙里面,俏如来问不会恨我吗,常欣也对他说过一样的答案。


常欣善良无怨担责无悔,像那种抚宁心绪的安定剂。但这样的常欣,她本身的存在又让俏如来心情动摇,让他想起自己,想起父亲,想起师尊,须知俏如来甚少在同龄人面前这样走神!或许也是因为常欣,我们金雷村的白衣巫女妹妹,有着难以置信的,令人松懈,使人捡回为人情感的奇妙氛围……


智者行事,向来无欲也无情。锦烟霞痛骂秃驴不识爱字枉生而为人,那俏如来你呢,你错接怒潮,但这责备不会抽进你心里吗?智者多算他人心,少卜自己意,你又懂多少感情,懂多少自己的心?


或许俏如来诸事繁杂,那一点点的动摇便显得突兀累赘,不合时宜,被他轻轻裁剪去了。但是它存在过……一点点,一刹那,一片刻。


俏欣所有的就是这样子的一瞬间情薄意寡。


但是已经足够!已然足够!


鱼头人

同学少年皆不贱

金雷村少女少年KTV,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飞渊无愧于麦霸桂冠,一个人就能兴致勃勃唱满两小时。KTV的自动评分机不好糊弄,每次都不给她打满分,但飞渊一首比一首斗志昂扬,唱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放飞自我开始升key。


她唱歌其实挺好听,反正不修乐理知识的常欣很喜欢她的声音,每次都很高兴地在旁边给她摇铃。玄狐向来什么都跟着常欣做,也乖乖坐旁边有样学样。小七热衷闲假的热闹,也是尽职尽责的捧场王。飞渊自嗨模式已经娴熟非常,见有人捧场,更是人来疯,蹦蹦跳跳的,绒毛粉鞋踩着迪斯科灯球的斑斓亮片打节拍,时不时还举着话筒跟常欣玄狐她们互动一下,电力十足小偶像似的。


梦虬孙喜欢电音摇滚,...


金雷村少女少年KTV,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飞渊无愧于麦霸桂冠,一个人就能兴致勃勃唱满两小时。KTV的自动评分机不好糊弄,每次都不给她打满分,但飞渊一首比一首斗志昂扬,唱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放飞自我开始升key。


她唱歌其实挺好听,反正不修乐理知识的常欣很喜欢她的声音,每次都很高兴地在旁边给她摇铃。玄狐向来什么都跟着常欣做,也乖乖坐旁边有样学样。小七热衷闲假的热闹,也是尽职尽责的捧场王。飞渊自嗨模式已经娴熟非常,见有人捧场,更是人来疯,蹦蹦跳跳的,绒毛粉鞋踩着迪斯科灯球的斑斓亮片打节拍,时不时还举着话筒跟常欣玄狐她们互动一下,电力十足小偶像似的。


梦虬孙喜欢电音摇滚,对情情爱爱的靡靡之音兴趣缺缺,飞渊一唱歌,他就缩进软皮沙发里狂吃水果拼盘。她们几个出来玩,KTV的房间永远是俏如来订的,俏如来人看着清清淡淡,不食人间烟火,却每次都能预约到后厨手艺最好的KTV。梦虬孙为此钦佩不已,也问过俏如来怎么做到的,俏如来含糊其辞但笑不语,只说认识厨艺很好的朋友,有点门路。


人脉广就是好啊!梦虬孙一面衷心赞叹一面乐享其成。一边狂吃俏如来早已点好的卤肉饭钵钵鸡花枝丸,一边顺脚踹了旁边持续不断给凤蝶发消息的剑无极一凉拖。剑无极十指还在手机全键盘上健步如飞,身体却惯性地一躲,避开了梦虬孙的唐突袭击。


剑无极收敛弥漫一脸的傻乐表情:干嘛!


梦虬孙:看到鬼!没人回消息也能讲这么高兴!都不会烦的!


剑无极轻蔑:这你就不懂了吧,跟女朋友讲话怎么可能会腻~


梦虬孙:造作!谁讲你,是说凤蝶不会烦?


两人就势扭作一团,惊动了旁边还在一脸拧巴苦情脸如幼牛嚼老草搞歌词鉴赏阅读理解的雪山银燕,后者手劲奇大,很快把假情假意互挠的两只掰开。


雪山银燕神态严肃,严肃过头,甚至显得有点老实:不可以打架。


说来也奇怪,雪山银燕跟俏如来,原也都是史家的史存孝和史精忠,血脉相连,个性却截然不同。表面看,雪山银燕性格莽撞,好横冲直撞,而俏如来冷静沉着,擅长定纷止争。但梦虬孙跟剑无极打闹,雪山银燕总是第一个赶来认认真真把他俩分开。同样一幕也曾被俏如来撞见,但俏如来表情毫无波动,不急促,也不慌张,似乎他站在更高更冷的所在,已经洞悉少年人的玩闹轻重几何。


又或许俏如来明明人和善又亲切,其实却没那么关心别的事。别的事?什么别的事……别人的,无关紧要的,无伤大局的……


剑无极回神:没打架,真打架他还是我对手?不过笨牛你怎么听那么入迷啊!


梦虬孙塞葡萄粒塞得满嘴都是,难得没跟剑无极继续互呛,嘟嘟囔囔:看到鬼!俏如来怎么又迟到啊!他上次我们走了两小时才给你打电话!


雪山银燕再迟钝,也听出来这是催促他的意思。但雪山银燕犹豫不决。其实雪山银燕以前也给迟到误点的俏如来打过电话,第一遍铃声即将掐断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那边传来嘈杂的响声,有时候是吵闹声,有时候是爆炸声,然后就是噪音里俏如来不怎么精神的诚恳道歉:银燕?是你吗,怎么不讲话。……抱歉,大哥有事耽搁了,再等等,大哥马上过去。


雪山银燕挂了电话,比起被闲置的恼怒,攀上心头更多的是内疚,慢慢他就不敢给俏如来打电话了,反正除了道歉也听不到别的,而且俏如来不是史艳文,俏如来的电话能打通,雪山银燕反而更不愿意给他添麻烦。


反正大哥答应了我,他就每次都会来。雪山银燕想。迟到情非得已,又不是大哥有意毁约。


雪山银燕自己也没发现,他的死脑筋也能因别人而松懈一点点。但你提了,他也不当回事,因为俏如来不是“别人”,俏如来是他亲哥。


俏如来终于姗姗来迟,KTV的闹腾年轻人们看门打开,进来从头发丝到低鞋跟都一丝不苟的人,顿时好生欢喜,纷纷起哄,让俏如来自罚一杯先唱一首。剑无极更是爆手速抢到遥控器迅速切歌,一眨眼几只话筒传来传去的,其中一只就塞到常欣手里。常欣有点紧张,却还是原地不动握紧话筒,青涩地开了口哼完女声前奏。


俏如来拿着话筒,本来还想打哈哈糊弄过去,常欣的歌声让他一愣,于是俏如来也顺势唱了下去。俏如来唱功一般,这方面鲜少涉猎,天赋也平平,但他音色清冽,吐字净落,摒弃杂念后更是心思明利,一句一息认认真真。一时间男女对唱,薄露轻颤,纤尘不染,现场的躁动一时沉到底去。


一曲终了,自是不缺掌声和喝彩,俏如来淡淡一笑,把话筒递给旁边,不动声色地找了个闲置位置坐了下来。常欣唱完,握着麦克风的十指还在紧张的余韵里颤抖,飞渊凑过来抱她,夸她歌声美妙,常欣扬起脸一笑,额头有些薄汗,双颊红扑扑的,也许是紧张到了。


玄狐宝宝看常欣脸红得像发烧,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常欣脸上的朦胧笑意还没褪尽,眉眼弯弯含桃带粉,说没事。玄狐轻轻蹙眉,觉得她在说谎,却又一时想不明白,这算不算说谎。


常欣的脸看起来很烫。玄狐很想用手掌,或者用额头去碰上一碰。这是人界检查体温和健康状况的一种方法,玄狐从常欣和飞渊那里学来的。但他一时踌躇,没敢这样做。他是铁精,不是肉体凡身,这种方式未必他能用。而且常欣说她没事,玄狐还不知道什么是冒犯,但他隐约觉得这不会让常欣开心。


于是心烦意乱(?)之间,玄狐给常欣递了一杯水,把她手中的话筒握到了自己手里。剑无极眼尖,看热闹不嫌事大,马上炮轰玄狐,嚷嚷着每个人都要唱,俏如来都唱了,玄狐也得来一首。


就不知道哪个字把玄狐给刺激到了,玄狐真的蹭一下站起来走到中间就要唱,行事之果决让只负责起哄不负责强人所难的剑无极也瞠目结舌。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晚上没给众人好颜色的打分机器,给玄狐打了史无前例的一百分。


梦虬孙:看到鬼!你这也能抄!


玄狐立在台子中间,握着话筒,玫红色的眼睛看过来,清澈,茫然,且无辜。


梦虬孙气不打一处来,低头狂吃卤肉饭。旁边的俏如来一瞥,默默给他续了一杯水。


然后玄狐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话筒塞到了俏如来手里。


敲得一曲封悠悠众口如意算盘的俏如来万万没想到还能被这样推回聚光灯下,一时有点哭笑不得:玄狐?


玄狐表情很认真,倔强得有点不近人情——他本来也只是一块认死理的铁精。


玄狐:我要跟你唱一首。打分。



行舟渡重山

究竟谁是俏如来?

summary:常欣死了,但是俏如来什么都不记得。

cp:俏如来/常欣,玄狐/常欣,俏如来&玄狐

note:原剧口白,时间线有变动。失忆版俏。


俏如来俯下身,握住她的手,动作僵硬。他沉默地垂下眼,看见少女青白色的嘴唇缓慢蠕动。

你还记得我吗? 我……

常欣握住他的手,手心冰冷。他蹲下,凑得更近,悄悄地应说着,嘴唇缓慢蠕动。他吞下最初的犹豫的‘我’。

我记得。你是常欣,我什么都记得。

谎言。是谎言

大声密谋的谎言,或许无法被原谅。他看到她移开视线,伸出另一只手,血迹斑斑。劫持他来到这里的人也伸出手。

来不及。无法再乞求原谅。一秒之差。失之毫厘。他们交错而...

summary:常欣死了,但是俏如来什么都不记得。

cp:俏如来/常欣,玄狐/常欣,俏如来&玄狐

note:原剧口白,时间线有变动。失忆版俏。


俏如来俯下身,握住她的手,动作僵硬。他沉默地垂下眼,看见少女青白色的嘴唇缓慢蠕动。

你还记得我吗? 我……

常欣握住他的手,手心冰冷。他蹲下,凑得更近,悄悄地应说着,嘴唇缓慢蠕动。他吞下最初的犹豫的‘我’。

我记得。你是常欣,我什么都记得。

谎言。是谎言

大声密谋的谎言,或许无法被原谅。他看到她移开视线,伸出另一只手,血迹斑斑。劫持他来到这里的人也伸出手。

来不及。无法再乞求原谅。一秒之差。失之毫厘。他们交错而去,那只手垂下来,失重。



至少,至少不是空空。她握住了一个。至少有人握住了。俏如来想。


风从他耳边刮过。钟声在他耳边刮过。俏如来!僧众们唤他。他想要逃跑。

被握住。被抓住。被推向死亡。被迫悲伤。

俏如来!熟悉的人唤他。他将一串石佩丢出,沉默的人抓住他的手。那是习武的手,掌心生茧。叔父有这样一双手。他在自己的掌心也有类同的感触。他不记得自己会武

如果会,他一定会挣脱,会逃走

可是他不会



为什么抓我?

常欣在等你,她在等你。



如果会的话,也许会留下。俏如来感到某种悲伤,内疚。这是泥潭与漩涡,让他深陷其中。

逃不掉了。他已经说了第一个

莫名其妙与莫名其妙与期许与死亡。还有悲伤。身后抵住他被迫向前的力量,满屋的目光,无法反抗。将死的少女握住他的手,柔软且冰凉。死亡,悲伤,无法反抗

俏如来。她说。

俏如来。他如临大敌。俏如来。究竟谁是俏如来?

充斥着迷惘的悲伤,仿若听到钟声响起时那样。他抿了抿嘴,眨了眨眼。他想他应该要凑上前去,蹲下来,像是一个相识许久的故人,亲昵地,为生死离别感伤。他确实感到悲伤。他确实这样做了。

究竟谁是俏如来?他递出他的手在想。俏如来也在一个雨天中递伞与一尊石像。



你骗她,你骗她!

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他又陷入窒息。玄狐揪起他的衣领,似乎要将他整个人提起。他被迫扬起脸,被迫对上他不解、愤恨的视线:俏如来不会说谎俏如来会记一切。诘责、质问、期待,一柄又一柄无形的剑刺向俏如来。他从一种悲伤中逃脱到另外一种。他迟迟想起,这个人是一个剑客,一个很好的剑客,他擅长用剑,用剑杀了很多人

僧众们的血在风中飘落,转瞬被遗忘。映入眼帘的只有将死的少女,浑身是惨淡的红。

现在他用一柄不同的剑来杀他。现在他想起了一个个呼唤着俏如来倒下的人。他们拦在他面前。被他一剑截杀。然后死去。

你什么都没有想起!

这是实话。是真相。但是……

一个瞬间里。俏如来想要将问题甩到他们每一个人脸上。他想要反驳。他知道这会是一柄很好的剑。他凭什么要想起一个又一个俏如来?凭什么要成为一个又一个俏如来?凭什么悲伤,凭什么难过,凭什么背负起这场与他无关的死亡?

究竟谁是俏如来?一个瞬间里,他看向玄狐的眼睛,以同样不解、愤恨的眼神。

这是被谎言隐去的实话。是真相。但是……

抱歉。他说。抱歉抱歉俏如来只能说出:抱歉



我只是…只是希望她别带着遗憾离开。



他解释。无法再乞求原谅



死亡被隔绝在一墙之外。他从逼仄的空间中脱离,却依旧在广袤的荒野上窒息。道歉的字眼堵在喉咙口。可是什么都显得太过乏味与无力。他无法帮助更多。俏如来对此也无能为力

白色长发的女人最后一个出来,多谢你 ,她说着将屋门掩上。

而玄狐仍未放手,恶狠狠地瞪着他。她一直挂念着你,而你竟然忘记了她…

一切的回应,一致的回应。他说。抱歉

站在角落里的男人宽慰。他一直挤在角落的阴影里。屋内,屋外,浅蓝色险险被背景隐去,却始终伫立在那儿,在悲伤中停留下脚步。

这不是你的错,至少你让常欣…

那常欣呢?常欣呢?

玄狐依依不饶,悲愤纠缠着他们两个。剑气在临他寸远的地方凝聚,他能感到喉咙被剖开后、泠冽寒风从缺口处灌入时烧起的疼痛。届时哽在喉咙中的肉瘤亦会脱落。住手好了。第不知几声道歉跌下前,欲星移与锦烟霞喝止。他握住他的手,颤抖与命令中隐有某样另类的乞求

常欣不希望看到你们这样。何况…何况我们强行灌注功力,为她延续性命,已经为她带来太多痛苦……

他骗了常欣,他骗了…

俏如来四处张望,俏如来暗自神伤。玄狐没有说完。他们架走了他。俏如来站在那里看着,颈上勒紧的布料松了松,他仍未喘匀第二口叹息。他在氧气里溺亡,声音随着气浪起伏流浪。眼泪是雨水的模样,它们都会向下沉去。但他不知为何而流泪,不知他们究竟为何流泪,就像俏如来不知道究竟谁是俏如来一样。

一样的荒谬,一样的无聊。一样的是一个

让她…好好休息吧。

锦烟霞最后沉默。



缄默不语中,逼人的杀意沉淀为郁结的死气。俏如来闭上眼。睁开。他看见了死去的僧众。看见了面容模糊的石像。看见了镜中的恍惚倒影。看见了吹笛子的佛者。看见了常欣

他看见了所有的人

锦烟霞拍着梦虬孙的肩膀,后者抹去几滴泪珠。欲星移退回到边缘处。雪山银燕和万雪夜低头默哀。

玄狐恶狠狠地瞪着他,神色悲怆、绝望。

俏如来,他还看到俏如来。究竟谁是俏如来

没有一个灵魂离开,每一双眼都充满遗憾。



慕枂

【俏欣】白月光


感觉荒废好久了

用我心里的白月光cp混个更(x

纪念下他们之间从相识到离开的点滴,虽然很少很淡却真切的是我心中这对cp给我的感觉w

【俏欣】白月光


感觉荒废好久了

用我心里的白月光cp混个更(x

纪念下他们之间从相识到离开的点滴,虽然很少很淡却真切的是我心中这对cp给我的感觉w

石蝉
被人提醒暑假还有10天,抓紧摸...

被人提醒暑假还有10天,抓紧摸鱼呐!

被人提醒暑假还有10天,抓紧摸鱼呐!

石蝉
“那我的安全就由你来守护了。”...

“那我的安全就由你来守护了。”常欣这句话实在太可爱了~


“那我的安全就由你来守护了。”常欣这句话实在太可爱了~

 

石蝉
两个十分温柔的人。

两个十分温柔的人。

两个十分温柔的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