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俏燕

34734浏览    307参与
游荡进星河里

Bgm:《锦鲤抄》—萧忆情。

剪了点俏燕亲昵贴贴进去,两者从一开始不理解到后来的理解这条路走的好长。

这是硬扯的剧情梗概:俏如来喝醉酒后梦到他和雪山银燕过往,从梦中醒来后想到当初雪山银燕为了救他甘愿跟元邪皇同归于尽,很是难过。所幸后来又相遇,虽然衣服变了也变胖了,但还是那个看到他会喊他"大哥"的雪山银燕。

Bgm:《锦鲤抄》—萧忆情。

剪了点俏燕亲昵贴贴进去,两者从一开始不理解到后来的理解这条路走的好长。

这是硬扯的剧情梗概:俏如来喝醉酒后梦到他和雪山银燕过往,从梦中醒来后想到当初雪山银燕为了救他甘愿跟元邪皇同归于尽,很是难过。所幸后来又相遇,虽然衣服变了也变胖了,但还是那个看到他会喊他"大哥"的雪山银燕。

游荡进星河里

Bgm:别来春半—早已经不写诗了


银燕。他的大哥如是叫他,手轻轻按压上他的肩头,那双眼依旧那么温和,带着旁人没有的包容。雪山银燕低垂下头,他明白,他再不能说其他话。纵然到了最后,他们两人渐行渐远,雪山银燕回忆同俏如来的那些过往,还能依稀记起俏如来那双落在他身上常怀包容的眼。


(另外话,第一次剪视频有点乱,想剪的意思是,俏如来一开始从梦里惊醒,梦里回忆起了跟银燕那些过往,俏如来以大哥身份表示我们这样就好,银燕清楚但还是很痛苦,跟俏如来发生争执后义无反顾走了,俏如来知道这种结果就好,但还是难以压制的扯断了念珠)

Bgm:别来春半—早已经不写诗了


银燕。他的大哥如是叫他,手轻轻按压上他的肩头,那双眼依旧那么温和,带着旁人没有的包容。雪山银燕低垂下头,他明白,他再不能说其他话。纵然到了最后,他们两人渐行渐远,雪山银燕回忆同俏如来的那些过往,还能依稀记起俏如来那双落在他身上常怀包容的眼。


(另外话,第一次剪视频有点乱,想剪的意思是,俏如来一开始从梦里惊醒,梦里回忆起了跟银燕那些过往,俏如来以大哥身份表示我们这样就好,银燕清楚但还是很痛苦,跟俏如来发生争执后义无反顾走了,俏如来知道这种结果就好,但还是难以压制的扯断了念珠)

鱼头人

时惜稀时

俏如来在单身宿舍做饲养员的日子。

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含玄欣,温蝶。


六一快乐。


01


Summary:

默苍离:俏如来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枕着试卷睡觉。


俏如来三餐不太规矩而且一向吃得很敷衍,很典型的仗着年纪轻轻身强体健胡作非为那种类型。但常欣说玄狐——也就是常欣的宝贝狐狸吃得精细,不食市面上的饲料,饮食习惯跟人一样是一日三餐制,每次吃完肉还得喂葡萄。俏如来一面在心底狂记笔记一面点头微笑说好的常欣姑娘请放心,实际内心开始动摇逐渐一个头两个大。


常欣认识俏如来也有好一段时日,不是不知道他脾性。俏如来其人,处世有道,进退得体,但是凡能在可......



俏如来在单身宿舍做饲养员的日子。

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含玄欣,温蝶。


六一快乐。



01



Summary:

默苍离:俏如来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枕着试卷睡觉。



俏如来三餐不太规矩而且一向吃得很敷衍,很典型的仗着年纪轻轻身强体健胡作非为那种类型。但常欣说玄狐——也就是常欣的宝贝狐狸吃得精细,不食市面上的饲料,饮食习惯跟人一样是一日三餐制,每次吃完肉还得喂葡萄。俏如来一面在心底狂记笔记一面点头微笑说好的常欣姑娘请放心,实际内心开始动摇逐渐一个头两个大。


常欣认识俏如来也有好一段时日,不是不知道他脾性。俏如来其人,处世有道,进退得体,但是凡能在可度衡范畴内勉强一下,损己利人的事情,他虽心下无奈,倒也不会推辞。而且他们课业繁重,俏如来平时还要上课外辅导班,能这样上门跟俏如来促膝欢谈的机会于常欣而言并不多见,于是常欣假作不察,捧着客杯又絮絮说了一通注意事项,这才作罢。


临走时常欣最后摸了一把玄狐乌灰油亮的毛发,笑吟吟的:玄狐,要跟俏如来好好吃饭哦。


玄狐名字带玄,因毛发发黑带灰而来。此刻在俏如来怀里蜷成一团,不似寻常狐狸,远看更像一只古灵精怪黑豆柴。此刻意识到常欣的亲近,玄狐眨了一下玫红色的别致眼睛,耳朵扑呼一扇,轻轻地蹭了一下主人温温热热的掌心。


于是这样一来,常欣养的小狐狸,因为常欣要外出交流,就暂时寄养在俏如来那里。俏如来承蒙友人之托,也晓得常欣此举多少意在督促自己保重身体健康工作70年,不敢大意,兢兢业业就当起萌宠临时监护人。


也怪不得常欣临走时那么不放心,面对俏如来,玄狐虽无猛兽那样的攻击性,却甚是冷淡。头一天俏如来给他和自己热了下课后顺路在便利店买回的便当,你一碗我一碗,面对面就搁俏如来宿舍的小桌上吃。玄狐坐着一动不动,亮亮的眼睛一直盯着俏如来下筷后,才貌似勉为其难地动嘴。


很警惕嘛!俏如来跟常欣打视频电话,打趣道,并给她看窝在窝里的玄狐。玄狐敏锐非常,好似听出来这是不怀好意的诬告,冲iPad就是一阵低吼,声音沙沙的,似在向主人告状。


那端常欣刚下课回来,额发零散散,眼神在活泼异常的一人一狐之间流转,笑意满盈盈的。


不出几天,俏如来就摸清了玄狐的喜好。不得不说,常欣确实是教狐有方的饲养员,玄狐是挑食不错,但俏如来热的便当,玄狐依旧吃得干干净净,只是速度奇慢,人一样细嚼慢咽,偶然还抬眼看看俏如来。俏如来以为是玄狐胃口大,动筷企图把肉挑给他,但玄狐即刻扭头走开,搞得俏如来一头雾水。


这个疑窦俏如来还未来得及请教常欣,就自己揭开了谜底。一天俏如来有心给玄狐改善伙食,破天荒给他和自己煎了西冷牛排。玄狐飞速吃完自己那份,又目不转睛盯着俏如来看,俏如来心领神会,但叉上的牛肉刚一离碟,就被玄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窜过来吞掉。


略有洁癖的俏如来一下怔住。他看一眼明显已被玄狐飞快舔过的叉子,又看一眼坐得定定的,但尾巴微微摇动,大概率在等他喂下一块的玄狐,干脆端走碟子蹲下,把自己的份一块一块地喂给他吃。


玄狐,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俏如来看玄狐吃得实在欢快,有点内疚。玄狐对自己的名字有所感应,一边舔齿缝一边歪头抬眼睛看他。俏如来伸手挠了挠他下巴,轻声说,之前一定把你饿坏了吧,抱歉。


玄狐当然听不懂人类的絮絮念,只用湿湿的舌头舔了舔俏如来的手腕——那里沾了一点肉沫。


自从开窍后,俏如来跟玄狐的亲密度从此跟一人一狐的饮食条件一起稳步上升。


混熟后,玄狐比一开始要黏人,后来俏如来甚至塞他进特制的帆布袋里,带着去琉璃树上短时辅导班。


半路小狐狸探出头咬卷子。


阅卷的默苍离:?俏如来卷子怎么是湿的,不会做睡着流口水吗。


俏如来:冤呐 ​​​。



02



Summary: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俏如来差点就对着神蛊温皇喊了“主人”。



凤蝶养的猫,很有主子范,凤蝶因事外出,暂时把他寄养在前男友俏如来的宿舍,叮嘱俏如来注意事项时说主人伺候起来特别麻烦,所以你免管了,一日三餐猫粮掺奶,爱吃不吃,非俗猫,饿个三天也死不了。


这话说得不假,其实也是凤蝶对俏如来的照顾。凤蝶知道俏如来有时尤其顽执,并非说他笨讷也不是说他循规蹈矩,而是说他力图周全,宛若一棵能可自我修剪的树,自己避免一切的节外生枝。但神蛊温皇实在是只过于擅长节外生枝的猫,如无意外,凤蝶也不想假借他人之手暂时照顾他。


她思来想去,到底还是拜托了俏如来。两人相识两年,分手亦两年,唯独挚友身份不改,这在别人看来或许极为奇怪,偏偏两个都是罔顾流言蜚语的硬石。


俏如来的细致周全凤蝶很得机会领会。同寝的女孩拜托自己男朋友去买卫生巾,对方拘谨得像做贼。做贼还算好的,起码面不可视人,能围点破布掩盖下通红的脸。结果不中用的男人,一路胡思乱想一路忐忑害臊,从漆黑袋子里拿出来的东西,没一样是女孩常用的牌子和规格。又要在女孩的蹙眉表情面前手忙脚乱一通。


凤蝶就没有这样的尴尬经历。俏如来临时救急,给凤蝶买棉条和护垫,从来万无一失,也毫无惭色,拎袋子也是因为两手拿不下图方便。态度落落大方,立在门口递给凤蝶,连路人都只觉得他俊脸赏心悦目。俏如来从不搞混凤蝶的具体需求,一如他对自己负责的实验数据精益求精,更别说传统的痛经预防措施,伴侣应尽的责任俏如来一件不落,仿佛他天生就适合此职。


但他做得好,只是因为他自己能做好,换是照顾别人,他照样也可以这么周全。凤蝶对此也甚是了然。


俏如来之前养过玄欣的小狐狸,人生履历横加一条饲养员资质,对前女友的托付义不容辞。此刻他在自己门口跟毛发顺靓的猫面面相觑,正打算开口打个招呼,风风火火走离两步的凤蝶回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哦你不用叫他主人。


于是漂亮的死人骨头咪就在俏如来的单身宿舍住下了。大概是很聪明的生物,监护人凤蝶不在,他倒也没怎么见外。俏如来看来,这反而是好奇心很重的猫,头一天就四处跟着他走。俏如来关门午睡,醒来猫凭空在房间一角出现,若无其事在舔毛,眼睛半睁不睁,打盹似的。俏如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发WeChat问凤蝶你家猫有罗○黑一样尾巴开门的技能吗这类童心未泯的问题。但之后俏如来如厕还是随手把门反锁,也算原无必要的警惕心陡升。


第二天凤蝶的猫可能跟俏如来混熟了,开始以猫的方式表达亲近的意思,具体表现为很悠然自得地蜷成硕大一团趴在俏如来工作用的键盘上一动不动,偶尔哼哼两声,俏如来福至心灵,觉得那是凤蝶的猫在建议自己向他示好。


好吧,自古以来猫就是一种凡俗人揣测不得的神秘生物。即使是七窍玲珑无所不能的俏如来,也不得不承认作为宠物,神蛊温皇要比玄狐难搞掂很多。俏如来不是那种梗脖子撑英雄的人。他马上抓起手机,拨打了凤蝶的电话。


于是俏如来跟凤蝶两个和气年轻人,夫妻对拜似的在电话里互道了抱歉。随后凤蝶建议俏如来打开免提,很快凤蝶柔中带刚的声音顺着无线波传来,循循善诱:死人骨头心机咪,回去就带你绝育。


耶~


凤蝶的猫发出一声奇怪的呼噜声,深深看了俏如来一眼,半是嫌弃半是残念地伸了一个懒腰,直接趴键盘上眯眼睏觉去了。


好了。视频通话里的凤蝶拢了拢颈后发,看了眼,很是镇定地说。捞起来丢猫窝就好,他不会再烦你了。


你做得不错。凤蝶又补充。他就是爱玩闹,你不搭理他就对了。


我记得你说过他不会咬人。俏如来难得踌躇了一下。


不会咬你。凤蝶笑笑。我跟他讲好的了。


如果你不放心……视频里的凤蝶沉思片刻,道,那到时候我请假跟你去打狂犬。


会开玩笑的凤蝶即使是俏如来也没能见过几次,他哑然失笑,顺坡而下,说好。


遗憾的是,凤蝶句句属实。俏如来并没有被猫挠过一根头发,但俏如来的小弟雪山银燕周末来宿舍找大哥,随行的朋友手指头差点被神蛊温皇咬断。据银燕描述,当时场面惊险万分。


大哥!我从没见过那么凶的猫!剑无极他差点死了!


赶去医院的路上俏如来接通了雪山银燕的电话,雪山银燕声如洪钟,看来精神并无大碍,但俏如来依旧问,银燕,那你伤到哪里?伤口无碍否?


我没事!大哥你免担心!就是剑无极他……


雪山银燕又絮絮叨叨地说下去,俏如来一时有些走神,想,凤蝶还真是,向来有一讲一。






桔子洲头
骨科燕向,性转牛妹(转世设定)

骨科燕向,性转牛妹(转世设定)

骨科燕向,性转牛妹(转世设定)

鱼头人

骤尔来 在哭声


骤尔回 没笑声

骤尔来 在哭声


骤尔回 没笑声

鱼头人

同学少年皆不贱

金雷村少女少年KTV,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飞渊无愧于麦霸桂冠,一个人就能兴致勃勃唱满两小时。KTV的自动评分机不好糊弄,每次都不给她打满分,但飞渊一首比一首斗志昂扬,唱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放飞自我开始升key。


她唱歌其实挺好听,反正不修乐理知识的常欣很喜欢她的声音,每次都很高兴地在旁边给她摇铃。玄狐向来什么都跟着常欣做,也乖乖坐旁边有样学样。小七热衷闲假的热闹,也是尽职尽责的捧场王。飞渊自嗨模式已经娴熟非常,见有人捧场,更是人来疯,蹦蹦跳跳的,绒毛粉鞋踩着迪斯科灯球的斑斓亮片打节拍,时不时还举着话筒跟常欣玄狐她们互动一下,电力十足小偶像似的。


梦虬孙喜欢电音摇滚,...


金雷村少女少年KTV,轻松俏左,倾向见tag



飞渊无愧于麦霸桂冠,一个人就能兴致勃勃唱满两小时。KTV的自动评分机不好糊弄,每次都不给她打满分,但飞渊一首比一首斗志昂扬,唱到第八首的时候已经放飞自我开始升key。


她唱歌其实挺好听,反正不修乐理知识的常欣很喜欢她的声音,每次都很高兴地在旁边给她摇铃。玄狐向来什么都跟着常欣做,也乖乖坐旁边有样学样。小七热衷闲假的热闹,也是尽职尽责的捧场王。飞渊自嗨模式已经娴熟非常,见有人捧场,更是人来疯,蹦蹦跳跳的,绒毛粉鞋踩着迪斯科灯球的斑斓亮片打节拍,时不时还举着话筒跟常欣玄狐她们互动一下,电力十足小偶像似的。


梦虬孙喜欢电音摇滚,对情情爱爱的靡靡之音兴趣缺缺,飞渊一唱歌,他就缩进软皮沙发里狂吃水果拼盘。她们几个出来玩,KTV的房间永远是俏如来订的,俏如来人看着清清淡淡,不食人间烟火,却每次都能预约到后厨手艺最好的KTV。梦虬孙为此钦佩不已,也问过俏如来怎么做到的,俏如来含糊其辞但笑不语,只说认识厨艺很好的朋友,有点门路。


人脉广就是好啊!梦虬孙一面衷心赞叹一面乐享其成。一边狂吃俏如来早已点好的卤肉饭钵钵鸡花枝丸,一边顺脚踹了旁边持续不断给凤蝶发消息的剑无极一凉拖。剑无极十指还在手机全键盘上健步如飞,身体却惯性地一躲,避开了梦虬孙的唐突袭击。


剑无极收敛弥漫一脸的傻乐表情:干嘛!


梦虬孙:看到鬼!没人回消息也能讲这么高兴!都不会烦的!


剑无极轻蔑:这你就不懂了吧,跟女朋友讲话怎么可能会腻~


梦虬孙:造作!谁讲你,是说凤蝶不会烦?


两人就势扭作一团,惊动了旁边还在一脸拧巴苦情脸如幼牛嚼老草搞歌词鉴赏阅读理解的雪山银燕,后者手劲奇大,很快把假情假意互挠的两只掰开。


雪山银燕神态严肃,严肃过头,甚至显得有点老实:不可以打架。


说来也奇怪,雪山银燕跟俏如来,原也都是史家的史存孝和史精忠,血脉相连,个性却截然不同。表面看,雪山银燕性格莽撞,好横冲直撞,而俏如来冷静沉着,擅长定纷止争。但梦虬孙跟剑无极打闹,雪山银燕总是第一个赶来认认真真把他俩分开。同样一幕也曾被俏如来撞见,但俏如来表情毫无波动,不急促,也不慌张,似乎他站在更高更冷的所在,已经洞悉少年人的玩闹轻重几何。


又或许俏如来明明人和善又亲切,其实却没那么关心别的事。别的事?什么别的事……别人的,无关紧要的,无伤大局的……


剑无极回神:没打架,真打架他还是我对手?不过笨牛你怎么听那么入迷啊!


梦虬孙塞葡萄粒塞得满嘴都是,难得没跟剑无极继续互呛,嘟嘟囔囔:看到鬼!俏如来怎么又迟到啊!他上次我们走了两小时才给你打电话!


雪山银燕再迟钝,也听出来这是催促他的意思。但雪山银燕犹豫不决。其实雪山银燕以前也给迟到误点的俏如来打过电话,第一遍铃声即将掐断的时候电话突然接通,那边传来嘈杂的响声,有时候是吵闹声,有时候是爆炸声,然后就是噪音里俏如来不怎么精神的诚恳道歉:银燕?是你吗,怎么不讲话。……抱歉,大哥有事耽搁了,再等等,大哥马上过去。


雪山银燕挂了电话,比起被闲置的恼怒,攀上心头更多的是内疚,慢慢他就不敢给俏如来打电话了,反正除了道歉也听不到别的,而且俏如来不是史艳文,俏如来的电话能打通,雪山银燕反而更不愿意给他添麻烦。


反正大哥答应了我,他就每次都会来。雪山银燕想。迟到情非得已,又不是大哥有意毁约。


雪山银燕自己也没发现,他的死脑筋也能因别人而松懈一点点。但你提了,他也不当回事,因为俏如来不是“别人”,俏如来是他亲哥。


俏如来终于姗姗来迟,KTV的闹腾年轻人们看门打开,进来从头发丝到低鞋跟都一丝不苟的人,顿时好生欢喜,纷纷起哄,让俏如来自罚一杯先唱一首。剑无极更是爆手速抢到遥控器迅速切歌,一眨眼几只话筒传来传去的,其中一只就塞到常欣手里。常欣有点紧张,却还是原地不动握紧话筒,青涩地开了口哼完女声前奏。


俏如来拿着话筒,本来还想打哈哈糊弄过去,常欣的歌声让他一愣,于是俏如来也顺势唱了下去。俏如来唱功一般,这方面鲜少涉猎,天赋也平平,但他音色清冽,吐字净落,摒弃杂念后更是心思明利,一句一息认认真真。一时间男女对唱,薄露轻颤,纤尘不染,现场的躁动一时沉到底去。


一曲终了,自是不缺掌声和喝彩,俏如来淡淡一笑,把话筒递给旁边,不动声色地找了个闲置位置坐了下来。常欣唱完,握着麦克风的十指还在紧张的余韵里颤抖,飞渊凑过来抱她,夸她歌声美妙,常欣扬起脸一笑,额头有些薄汗,双颊红扑扑的,也许是紧张到了。


玄狐宝宝看常欣脸红得像发烧,问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常欣脸上的朦胧笑意还没褪尽,眉眼弯弯含桃带粉,说没事。玄狐轻轻蹙眉,觉得她在说谎,却又一时想不明白,这算不算说谎。


常欣的脸看起来很烫。玄狐很想用手掌,或者用额头去碰上一碰。这是人界检查体温和健康状况的一种方法,玄狐从常欣和飞渊那里学来的。但他一时踌躇,没敢这样做。他是铁精,不是肉体凡身,这种方式未必他能用。而且常欣说她没事,玄狐还不知道什么是冒犯,但他隐约觉得这不会让常欣开心。


于是心烦意乱(?)之间,玄狐给常欣递了一杯水,把她手中的话筒握到了自己手里。剑无极眼尖,看热闹不嫌事大,马上炮轰玄狐,嚷嚷着每个人都要唱,俏如来都唱了,玄狐也得来一首。


就不知道哪个字把玄狐给刺激到了,玄狐真的蹭一下站起来走到中间就要唱,行事之果决让只负责起哄不负责强人所难的剑无极也瞠目结舌。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晚上没给众人好颜色的打分机器,给玄狐打了史无前例的一百分。


梦虬孙:看到鬼!你这也能抄!


玄狐立在台子中间,握着话筒,玫红色的眼睛看过来,清澈,茫然,且无辜。


梦虬孙气不打一处来,低头狂吃卤肉饭。旁边的俏如来一瞥,默默给他续了一杯水。


然后玄狐走了过去,把自己的话筒塞到了俏如来手里。


敲得一曲封悠悠众口如意算盘的俏如来万万没想到还能被这样推回聚光灯下,一时有点哭笑不得:玄狐?


玄狐表情很认真,倔强得有点不近人情——他本来也只是一块认死理的铁精。


玄狐:我要跟你唱一首。打分。



貂萝_傅卿桦

cb亲情摸鱼

[图片]

摸了一些银燕想跟大锅讲的话。

cb亲情向。

摸了一些银燕想跟大锅讲的话。

cb亲情向。

临池
画什么不是画呢……那当然要画自...

画什么不是画呢……那当然要画自己cp了

画什么不是画呢……那当然要画自己cp了

凶恶的地鼠门打手

【俏燕】年夜

我真的服了,什么也发不出来。夹没影了。微博名同lof名。大家可以试着搜搜看,不知道能留到什么时候。音乐分享【兄友弟恭来拜年】  

我真的服了,什么也发不出来。夹没影了。微博名同lof名。大家可以试着搜搜看,不知道能留到什么时候。音乐分享【兄友弟恭来拜年】  

程霞梦露

俏燕·三

1.乘着夜色,戮世摩罗拜访俏如来,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去,那就只好翻墙,翻窗了,没想到正看到喝着酒,写着信的俏如来,他叹了口气想着果然是用情至深,但他又不想让他那么舒服便说:“哈,俏如来,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一直以为你无欲无求呢。”“戮世摩罗?你来干什么?”俏如来头抬也不抬就这么回道。“看你笑话啊,不然还能干什么?墨家钜子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那男人自己的三弟,深夜为他喝酒写信,啧啧啧。”“哈,如果你是来挖苦俏如来的,俏如来就不奉陪了。”俏如来抬头看了看戮世摩罗。

2.戮世摩罗摸了摸鼻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个?”“如今的俏如来还有什么好消息什么坏消息?莫不是关于银燕的?”俏如...

1.乘着夜色,戮世摩罗拜访俏如来,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去,那就只好翻墙,翻窗了,没想到正看到喝着酒,写着信的俏如来,他叹了口气想着果然是用情至深,但他又不想让他那么舒服便说:“哈,俏如来,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一直以为你无欲无求呢。”“戮世摩罗?你来干什么?”俏如来头抬也不抬就这么回道。“看你笑话啊,不然还能干什么?墨家钜子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人,那男人自己的三弟,深夜为他喝酒写信,啧啧啧。”“哈,如果你是来挖苦俏如来的,俏如来就不奉陪了。”俏如来抬头看了看戮世摩罗。

2.戮世摩罗摸了摸鼻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听哪个?”“如今的俏如来还有什么好消息什么坏消息?莫不是关于银燕的?”俏如来有些急了。“啧,不愧是墨家钜子,这么快就猜出来了。”俏如来跌跌撞撞的走向戮世摩罗,扶着他的双肩问道:“是不是银燕有消息了?”戮世摩罗拍掉他的手,推了他一把,俏如来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但他现在只想知道雪山银燕的消息。“人没事了,在我那。”戮世摩罗跟他说。“好,坏消息是什么?”俏如来像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人没事。戮世摩罗扬了扬嘴角:“坏消息嘛就是他对你可能真的只是亲情,友情,而且对我更好。”

3.俏如来嘲讽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谁。“噗嗤,把自己整理好,去我那接人,你不想银燕看到你这样吧?”说完还打量着他。不得不说这样的俏如来倒也是好看的,给平时风光月霁的人儿,多了几分颓然之色,俏如来本来就白,又一直是偏偏君子的模样,到给他增添了些病态美。戮世摩罗说:“你这样也挺好,过去说不定能博得人同情。”俏如来想了想说:“多谢,此恩俏如来铭记在心。”“哈,倒也不必,记着请我喝喜酒就行,人我可不想白救。”“到那时俏如来必定携银燕一同前往。”

4.第二天,俏如来就跟史艳文,藏镜人商量这事,史艳文对他说:“爹亲也管不了你了,心里有数就好。你准备准备出发吧,这儿有我。”俏如来:“多谢爹亲。”“总归是我们亏欠他们许多,为了大义,连自己的亲人都要舍弃,现在他们都还好好的,爹亲就满足了。”藏镜人:“你心思缜密,好好保护他,若这次你再保不住,恐怕就说不过去了。”俏如来连忙回答:“前辈放心,若这次还不能保护好银燕,俏如来估计是对不住自己了。”藏镜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里有你父亲有我,出不了什么大事,也用不着你,你好好照顾好雪山银燕。”“俏如来铭记在心,不敢忘记。”“好了,你也该去了,估计你心思也已经不在这里了,去吧,好好对待存孝。”“多谢爹亲,多谢前辈的教诲,俏如来先走一步。”

程霞梦露

俏燕·二

1.鬼祭贪魔殿的一座阁楼内,戮世摩罗看着雪山银燕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明白他对雪山银燕的感情绝对不是爱情,他明白俏如来对雪山银燕那是真正的爱情,他想如今的俏如来怕是要疯了吧,之前还好至少人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也好,现在连人是死是活都不明白,得亏他机智偶然间救了雪山银燕后就托人把雪山银燕的啸灵枪托人放在了俏如来那,只可惜雪山银燕是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2.想着他的大哥喜欢上了他的三弟,虽然荒唐,但也不是不可能。他的大哥本来是一个很随和人,可三弟确是一根筋,小时候没少惹事,都是大哥在帮他善后。他们的父母其实很少管他们,一天到晚的都很忙。再后来。。。。。。

戮世摩罗的思绪渐渐扯远,直到床上的人儿有...

1.鬼祭贪魔殿的一座阁楼内,戮世摩罗看着雪山银燕轻轻的叹了口气,他明白他对雪山银燕的感情绝对不是爱情,他明白俏如来对雪山银燕那是真正的爱情,他想如今的俏如来怕是要疯了吧,之前还好至少人在眼皮子底下,看着也好,现在连人是死是活都不明白,得亏他机智偶然间救了雪山银燕后就托人把雪山银燕的啸灵枪托人放在了俏如来那,只可惜雪山银燕是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2.想着他的大哥喜欢上了他的三弟,虽然荒唐,但也不是不可能。他的大哥本来是一个很随和人,可三弟确是一根筋,小时候没少惹事,都是大哥在帮他善后。他们的父母其实很少管他们,一天到晚的都很忙。再后来。。。。。。

戮世摩罗的思绪渐渐扯远,直到床上的人儿有苏醒过来的迹象,戮世摩罗轻轻的唤着他的名字,雪山银燕这才缓慢的睁开双眼,“哦,你现在在鬼祭贪魔殿,也就是原鬼界,先别说话,我去给你倒点水,你昏迷数日,现润润嗓子吧。有什么事可以过会儿问。你刚醒,还不能有大幅度的动作,同意的话眨眨眼睛?”雪山银燕眨了眨眼睛心想:他的二哥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戮世摩罗给他倒了些水,喂着他喝了下去。

3.雪山银燕缓了好一会儿,问道:“大家都还好吧?”“一切都好,尘埃落定,只是你大哥他可能过的不太好。”戮世摩罗想他为了这两人也是操碎了心,以后一定要问他们要大大红包。雪山银燕顿了顿:“大哥?大哥怎样?为何二哥你说他过的不太好?”戮世摩罗在心里扶了扶额叹了口气:“还是那个一根筋的三弟啊,总不能跟他说你大哥天天盼着你去找他,都快成了望夫石了吧?其实望妻石更合适?毕竟被墨家钜子认可的人也逃不掉,看银燕这样只有被压的份?”戮世摩罗打量着倒是忘了回答雪山银燕的话了。直到雪山银燕唤了他一声。

4.“其实也没什么,你可以等伤羊的差不多了去找他。”戮世摩罗想了想回答道。雪山银燕看了看周围:“我的啸灵枪呢?”“哦,在你大哥那,我救你的时候发现你受了重伤,可把你二哥吓坏了,没管你啸灵枪放在了哪儿。后来有人估摸着看到过啸灵枪,想着应该送到了俏如来手中吧,所以现在啸灵枪在俏如来手中,大抵是觉得你挺不过来了吧,俏如来才过的不太好。”雪山银燕不经疑惑:“二哥你话如今怎么这么多了。”“哈,你昏迷了许久,有些东西都已经不是你原来所想的样子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怀疑你的二哥是假的?”雪山银燕想了想:“对不住。”戮世摩罗小声嘟囔:“的亏俏如来没在,不然估计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什么?”“没什么,想你的伤势忘了知会你,要静养许久你才能动武,在这期间是万万不可的,不然往后都不可能拿起啸灵枪,等你伤势再好一些我便把你送到俏如来那,你在中原会踏实些吧?”戮世摩罗想着,去知会俏如来一声,人放他那能培养感情,俏如来反正最能算计,三弟跑不了的。

5.雪山银燕想了想:“那就麻烦二哥了。”“客气客气,以后结了婚记得请我喝喜酒就好。”戮世摩罗拍了拍雪山银燕的肩说到。雪山银燕以为戮世摩罗说的霜:“二哥,我可能结不了婚了,我和霜。。。。。。”戮世摩罗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有这个人:“二哥没有说那人是霜,会有更好的再等你,不说了,你记着就行了,我去中原通报一声,免得他们都不知道。你伤我没有帮你看过,你记得记得给你自己看看有没有什么伤口,我请的医师说这汤药能让你醒来,也嘱咐过我不要碰你的伤口,我是魔,你是人。”雪山银燕又说了句对不起。“没事,你只要记着我是你二哥就行。”

临池
听大雪还在下 两行足迹就此淹没...

听大雪还在下

两行足迹就此淹没吧

听大雪还在下

两行足迹就此淹没吧

程霞梦露

俏燕·一

太久没看金光布袋戏了,剧情忘的差不多了,最近就手痒想开一个坑emmm就开了,不想再追一遍金光布袋戏了,感觉太长😂就开坑吧。一个假粉的真爱。😂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干啥,慎入。

—————————————————————

1.自从雪山银燕失踪后,俏如来就像是失了魂,武林盟主一职也交给了史艳文。他自己就在正气山庄的屋子里,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雪山银燕有了别样的心思,他知道那是不对的,但却还是忍不住动情了。他摸了摸啸灵枪想着:银燕是会回来的吧,都把武器留给了他,这么信任他的银燕会回来的吧。他想起他其实一直都很想保护银燕的,只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2.啸灵枪泛着银光就像他主...

太久没看金光布袋戏了,剧情忘的差不多了,最近就手痒想开一个坑emmm就开了,不想再追一遍金光布袋戏了,感觉太长😂就开坑吧。一个假粉的真爱。😂我并不知道自己在干啥,慎入。

—————————————————————

1.自从雪山银燕失踪后,俏如来就像是失了魂,武林盟主一职也交给了史艳文。他自己就在正气山庄的屋子里,浑浑噩噩的度过每一天。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雪山银燕有了别样的心思,他知道那是不对的,但却还是忍不住动情了。他摸了摸啸灵枪想着:银燕是会回来的吧,都把武器留给了他,这么信任他的银燕会回来的吧。他想起他其实一直都很想保护银燕的,只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2.啸灵枪泛着银光就像他主人一样的直。他是嫉妒剑无极的,剑无极和银燕几乎是形影不离,银燕在他那或许更自在的。银燕在他前面似乎存了不少的心事。他想到每次剑无极总能气的银燕生闷气,想到他们的和招一剑无悔,当他们使用起来的时候是多么的默契,多么的像一对。。。他攥紧了手中的啸灵枪有些透不过气。他原本也不是善妒之人,只是银燕。。。。是他爱的人啊。不过还好,剑无极与凤蝶是一对。可谁曾想他就不在银燕身边的几个月他喜欢上了霜。如果那时候不是要顾全大局,他就要疯狂了,也就是那时候他明白了他自己的心思,他喜欢上了银燕,他的三弟。。。。也许是知道剑无极与凤蝶修成正果,所以他放心把银燕放在剑无极身边。

3.但谁知道,银燕与霜会。。他摇了摇头,不,不能再想了,可事关银燕,他又怎会不去多想?他当时是嫉妒到不能呼吸的,幸好当时忙,忙着忙着也忘了,也是幸亏他们没有走到一起,不然他可就要疯了,说不定还能做出什么事来。后来他好像把银燕弄丢了,找不回来了。。。想到这他心头顿时有股说不上来的滋味。银燕被他弄丢了。。。其实大家伙多多少少都知道俏如来的心事,但谁都没有提,史艳文更是知道他的心事了,毕竟也是他儿子且俏如来也没有瞒着他们的意思。只能怪那头银牛太笨,太直。

4.俏如来开始喝酒了,每到夜深时他便会对着啸灵枪喝酒。他知道银燕一直希望他好好的,他自然会活的好好的,可是就是忍不住想银燕啊,忍不住。。。史艳文也看不下去了,他不希望俏如来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至少要找些事做。他托藏镜人教他习啸灵枪。他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可他知道感情这种事也不能强求,史家的孩子都太累了,后代什么的他绝对是不想了,更何况他私心的只是想要他的儿子活的舒服些,至少看上去是。。。。

4.藏镜人自然是无法拒绝的,或者说他对史家人都拒绝不了,就好像是他欠他们的。俏如来就开始学习啸灵枪了,俏如来资质就是不差的,没过几个月便学会了,一招一式他都会了。藏镜人没什么可以教他的了就告诉他,每天写一封信等着银燕回来,再给他看,银燕就明白他的心意了,藏镜人还跟他说银燕的枪在这儿,他会回来的。或许他不会理解,但慢慢的可以接受呢?他给藏镜人说了声谢,便回房间里了。慢慢的他可以接任务了。

5.俏如来越来越像雪山银燕了,除了性子,外貌以外的一言一行都像。除了墨狂每天都随身携带俏如来还捎上了啸灵枪。他现在是连圣印六式都不用了。众人唏嘘不已俏如来从当的初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变成了如今的痴情郎。虽说每天都有事可做但也是没事可做。俏如来每天深夜里就是一边喝酒一边写信,白天就去接些任务。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

算是我回归后的新坑啦。依旧是渣渣文笔,渣渣剧情,别建议,唉,真的只是吃不到粮只能自力更生/疯狂哭泣/

临池
本来是七夕的图,好险没画到中秋

本来是七夕的图,好险没画到中秋

本来是七夕的图,好险没画到中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