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俏all

2141浏览    37参与
乘枫或兔

俏左除夕产粮活动

2022除夕俏左24H,产出方式不限,欢迎各位劳斯,扫码即可为猛1俏如来添砖加瓦!(一定能到24H的对吧!对吧!

[图片]


2022除夕俏左24H,产出方式不限,欢迎各位劳斯,扫码即可为猛1俏如来添砖加瓦!(一定能到24H的对吧!对吧!


scp-099

【俏all】深海**

——本质放飞自我的rou wen,虽然可能有剧情。深海AU。人外,以后可能会有生子。

——请看清楚CP,是俏all,不喜请点×。


一、初至


人鱼千雪孤鸣捡到了一个人类。

但是人类是没有办法在海底生存下去的。于是他向他“无所不知”的好友求助,他好友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

和人类相拥亲吻,甚至于做爱。

如果浑身沾满人鱼的气息,海会予以人类保护。正如人鱼虽然也是用肺呼吸,但是在海中毫无不适一样。

千雪孤鸣信了。

他游回了自己的住处,看着被他放在床上的人类。

那个人类毫无疑问是好看的,柔顺的白发,精致的眉眼,因为无法在海底世界正常呼吸而面上有几分殷红。

于是他...

——本质放飞自我的rou wen,虽然可能有剧情。深海AU。人外,以后可能会有生子。

——请看清楚CP,是俏all,不喜请点×。



一、初至


人鱼千雪孤鸣捡到了一个人类。

但是人类是没有办法在海底生存下去的。于是他向他“无所不知”的好友求助,他好友给他出了一个馊主意。

和人类相拥亲吻,甚至于做爱。

如果浑身沾满人鱼的气息,海会予以人类保护。正如人鱼虽然也是用肺呼吸,但是在海中毫无不适一样。

千雪孤鸣信了。

他游回了自己的住处,看着被他放在床上的人类。

那个人类毫无疑问是好看的,柔顺的白发,精致的眉眼,因为无法在海底世界正常呼吸而面上有几分殷红。

于是他本着救人救到底的想法,搂住了那名人类。

 

俏如来醒过来的时候,其实意识还有些不清楚。

他感知到自己被一双微凉的手臂环住,嘴唇被另一个柔软的唇贴住。视线之中隐约看到棕色长发顺着水波拢住了他,一双清澈的蓝眼睛正注视着他。

是个男人。

这个事实让俏如来猛然清醒了。

他下意识慌张地想要挣开这个怀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手脚都很是无力,只能象征性地挣扎一下。

不过这至少让他眼前的“人”放开了他。

“你醒了?”

俏如来很茫然地打量着眼前的人鱼。

除去方才见到的棕发蓝眼的特征之外,他的脖颈上还覆盖着半透明的鳞片,从锁骨开始零零碎碎有一些,一直蔓延到下颌的两边。手臂的关节也有鱼鳍状的东西。当然,最明显的,还是腰以下一条看起来颇为有力的深蓝色鱼尾。鱼尾上的鳞片泛着光,十分瑰丽。

这并不像是现实中会出现的东西。

 

俏如来的记忆一点点归笼,他想起他是留学回家,但是因为乘坐的船只遇上了海上的风暴而失事,他坠入了海中,逐渐失去了意识。

作为刚学过民主科学和唯物主义论的俏如来并不是很想相信这些是真的。

只是无论是与之接触的真实触感,还是景物的细节细致程度,都让他不得不承认,他并非活在某个童话里。

“因为人类没有办法在海底存活,所以才这么做的……”人鱼向他解释,“我叫千雪孤鸣,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千雪孤鸣的语言并不属于俏如来听过的任何一种语言,但是俏如来却意外地能够听懂。

俏如来愣了愣,才想起来千雪孤鸣是在解释方才奇怪的举动。

“我叫……俏如来。”他说道。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俏如来并没有报上自己的真名史精忠,反而报了小时候寄住庙中住持给他取的小名。

“俏如来。”千雪孤鸣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你现在这种状态能维持多久,但是如果觉得不舒服,可以告诉我。”

俏如来应了一声,他其实还是有些没有理清思绪,但是现下既然已经发生这种事情了,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千雪孤鸣……”俏如来迟疑了一下,“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啊。”千雪孤鸣很不在意地说道。

 

于是俏如来与千雪孤鸣一问一答,俏如来总算大概知道自己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存在于海底的人鱼国度,名为苗疆。不过更多时候,苗疆人更愿意称呼这里为海底而非说国度的名字。整个海底除了苗疆以外没有任何智慧生灵存在的国度。千雪孤鸣是这个人鱼国度统治者的弟弟,套用陆上人们的说法,就是王爷。

而这里正巧是俏如来船只失事海域的正下方,所以千雪孤鸣在海底之外的地方游荡的时候遇到了他,并把快要窒息的他救回了海底。海底并不等于海,这里有着可以让人类勉强呼吸的“空气”,虽然依然到处都是流动的水流,却没有海中阻力那么大。但是浮力并不小,如果俏如来愿意,他可以轻轻一蹬脚就“飘”起来。

俏如来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只是有些潮,并没有被水沾湿的感觉。他上半身的衣服只剩下一件衬衫,下半身的西装裤依然好好穿着,但鞋袜已经不翼而飞。

他仿佛像是误入了《小美人鱼》的童话中一样。

如果千雪孤鸣是个女的就更像了。

俏如来在心底叹气,感觉非常头疼。他问过千雪孤鸣,海底距离陆地非常的远,至少他没有办法带俏如来游过去。至于等待船只过来,俏如来很清楚,其实客船或者货轮都不会走这条水路,如果不是遇上了大风暴,他所坐的船只也不会被迫驶向这里。所以他完全没有办法知道附近哪里会有客船出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千雪孤鸣对人类并不抱有恶意。

就是这份善意的热情叫俏如来有些受不住。虽然他出国留过学,骨子里却还是比较矜持的。

只是没想到这居然是让他在海底存活的唯一办法。

 

两个人聊了许久,约莫将近一个时辰左右,俏如来忽地感到有些窒息,难以呼吸上来。

一个带着海的味道的吻贴了上来,出于某种求生的本能,他搂住了千雪孤鸣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人鱼的舌与人类并不一样,它是平滑的,缺少舌上些微的颗粒感。纠缠之间,就像是无法握住的水一般,绕过一瞬,又溜走。而他揽住的腰也非是人类的肌肉感,上面覆盖着柔韧的鳞片。

鱼尾轻轻拍打着俏如来的脚,那鱼尾的下半部分薄如蝉翼,划过他脚踝的时候,带起一点痒意。


凤梨

纪念一下俏俏这个小偷心贼hhh


俏如来中心向,可以当cp向看也可以当亲情/友情向看,总之快乐就完事了


出场角色顺序:俏如来,砚寒清,默苍离,赤羽信之介,上官鸿信(雁王),史艳文,玄狐,藏镜人


BGM:爱情的骗子


链接走 

喜欢的话可以给个三连嘛~🌹

纪念一下俏俏这个小偷心贼hhh


俏如来中心向,可以当cp向看也可以当亲情/友情向看,总之快乐就完事了


出场角色顺序:俏如来,砚寒清,默苍离,赤羽信之介,上官鸿信(雁王),史艳文,玄狐,藏镜人


BGM:爱情的骗子


链接走 

喜欢的话可以给个三连嘛~🌹

scp-099

【俏all/俏温】深海**

俏x任/温,人外**。

深海AU,神话生物温,chu*shou*预警。任是人类形态。俏是普通人类。

前情提要大约是俏刚刚从海里逃出来没有多久, 以为上岸之后就甩掉温了没想到扭头就看见任出现。任是那种绅士的形象,虽然脾气说不上很好相处,但是比起海底性格恶劣的温来说叫俏没办法说什么狠话将他赶走。

如果以上都OK,可以点开文字了。 

俏x任/温,人外**。

深海AU,神话生物温,chu*shou*预警。任是人类形态。俏是普通人类。

前情提要大约是俏刚刚从海里逃出来没有多久, 以为上岸之后就甩掉温了没想到扭头就看见任出现。任是那种绅士的形象,虽然脾气说不上很好相处,但是比起海底性格恶劣的温来说叫俏没办法说什么狠话将他赶走。

如果以上都OK,可以点开文字了。 

scp-099

【俏all】刻骨(一)

——CP是俏x史家(史藏空燕)。魔改原剧向,背德文学且OOC且雷。不喜请点叉退出不要伤害作者的玻璃心。

——口嗨产物,为了自己爽写的。

——本章俏藏。时间线在九龙变藏艳文时期


我累了……最后一次尝试,再pb我撞墙了。

[图片]

——CP是俏x史家(史藏空燕)。魔改原剧向,背德文学且OOC且雷。不喜请点叉退出不要伤害作者的玻璃心。

——口嗨产物,为了自己爽写的。

——本章俏藏。时间线在九龙变藏艳文时期


我累了……最后一次尝试,再pb我撞墙了。



一厢谨

“大哥的女朋友究竟是…?”

写政治题时的一个俏all向沙雕脑洞口嗨(非文,全是大白话,我也根本不会写文…)梅把墙头说尽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戮世摩罗有时候会想,自己那个看上去冷淡又理性,为人处世礼貌得体,规矩得令人咋舌的大哥,会不会,也有什么潜藏的叛逆小秘密呢?

 这次端午,史家人在一起聚餐,散会后,轮到俏如来和自己收拾残局。看着俏如来端正疏离,安安静静收拾餐具的样子,这个想法愈发地引起戮世摩罗的兴趣了。于...

写政治题时的一个俏all向沙雕脑洞口嗨(非文,全是大白话,我也根本不会写文…)梅把墙头说尽大家可以自行脑补

               

  戮世摩罗有时候会想,自己那个看上去冷淡又理性,为人处世礼貌得体,规矩得令人咋舌的大哥,会不会,也有什么潜藏的叛逆小秘密呢?

 这次端午,史家人在一起聚餐,散会后,轮到俏如来和自己收拾残局。看着俏如来端正疏离,安安静静收拾餐具的样子,这个想法愈发地引起戮世摩罗的兴趣了。于是他想了想,谎称自己没带手机,要向俏如来借一下给网中人打个电话来接自己。俏如来心中虽有几分疑惑,倒也没有心思猜测,只是借一下打个电话而已,那就借吧,不发一言便将手机递了过去。

  他的二弟今天难得礼貌的说了声多谢,俏如来不想听他和网中人打电话,转身将餐具端进厨房清洗去了。白色的身影一远去,戮世摩罗就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飞速点开了俏如来的qq,消息记录竟然巧合的刚刚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行吧,于是他点开了联系人准备查看。不点不要紧,一点开,第一栏的名称…竟然是…女朋友?

  他从未听说过俏如来有女朋友这种东西,难道这个看上去清冷禁欲的大哥竟然背着他们偷偷的谈起了女朋友吗?这可了不得,抱着“我终于发现了”的兴奋心情,他立刻点开仔细一看:

   这…怎么还好像不止一个…难道…

第一个 备注:温皇前辈

  戮世摩罗震惊了,“我擦!不是吧难道这也可以的吗???这就是你的女朋友吗不仅不是女的甚至都不是个人啊?!?”

第二个 备注:赤羽先生

  “我擦!!那只火鸡?这也是你的女朋友吗???我越来越搞不懂了”

第三个 备注:师兄(经常搞事需要密切注意)

  “我擦!!!这是他那个师兄?怎么也在这个女朋友的分组里???还有你是对鸟有什么特殊爱好吗?”

第四个 备注:砚寒清

“我擦!!!不是吧连鱼都有?”

第五个 备注:策…

  戮世摩罗生无可恋地闭上眼,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勇气看下去了…

在厨房安静乖巧地洗着碗筷的俏如来,隐约好像听见了好几句“我擦我擦我擦”,心中疑虑更甚,他皱起眉头,踏出厨房,探头问到:“戮世摩罗,你在做什…”

 话音未落,他看到了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二弟和自己可怜的碎了一地的手机碎片

幽兰

《上司谈恋爱禁止干涉下属私生活》

存一下脑洞。占tag致歉。

搞了搞俏all向rpg游戏脑洞。【做出来估计不容易,可能会考虑橙光模板或者干脆rpg模式的文。】

现代伪高武背景。主要攻略对象是戮世摩罗和网中人。但也彩蛋支线的俏其他CP结局。

《上司谈恋爱禁止干涉下属私生活》。


剧情大致是俏空网三个人之间的相声日常。

轻松正剧向的。

可以通过不同选项来改变俏网、俏空之间的好感度。

好感度达标+触发关键剧情可以进入不同的结局。


目前设计共有15种结局。

俏网结局5种,俏空结局4种,俏空网三人结局3种。其他结局3种。

打出TE可以解锁两个彩蛋结局。全通关可以看部分结局后续。

存一下脑洞。占tag致歉。

搞了搞俏all向rpg游戏脑洞。【做出来估计不容易,可能会考虑橙光模板或者干脆rpg模式的文。】

现代伪高武背景。主要攻略对象是戮世摩罗和网中人。但也彩蛋支线的俏其他CP结局。

《上司谈恋爱禁止干涉下属私生活》。


剧情大致是俏空网三个人之间的相声日常。

轻松正剧向的。

可以通过不同选项来改变俏网、俏空之间的好感度。

好感度达标+触发关键剧情可以进入不同的结局。


目前设计共有15种结局。

俏网结局5种,俏空结局4种,俏空网三人结局3种。其他结局3种。

打出TE可以解锁两个彩蛋结局。全通关可以看部分结局后续。

幽兰

【俏风/俏雁】清甜

——俏雁→俏风(风逍遥)。俏风糖分过高预警【什么】。现代paro。

——灵感来自于我今早做的一个梦。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梦见这么神奇的CP,但由于太甜了,所以我真香了……

——因为是我的梦,所以是第一人称视角。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OOC。


阳光穿透了店门口的玻璃,在瓷砖地面上折射出刺目的光辉,我穿着围裙坐在柜台后面,多少有些无聊。现在才四月多,天还没彻底热起来,少有人会来我这家冰淇淋店,就算来了多半也是点热饮或者其他甜品。

今天算得上是暖和,我虽然坐着不动,也感受到了门外阳光带来的暖意。

玻璃门上的感应器响了,发出风铃的声音。

“欢迎光临。”

我望见门口有人推门进来,却...

——俏雁→俏风(风逍遥)。俏风糖分过高预警【什么】。现代paro。

——灵感来自于我今早做的一个梦。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梦见这么神奇的CP,但由于太甜了,所以我真香了……

——因为是我的梦,所以是第一人称视角。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OOC。



阳光穿透了店门口的玻璃,在瓷砖地面上折射出刺目的光辉,我穿着围裙坐在柜台后面,多少有些无聊。现在才四月多,天还没彻底热起来,少有人会来我这家冰淇淋店,就算来了多半也是点热饮或者其他甜品。

今天算得上是暖和,我虽然坐着不动,也感受到了门外阳光带来的暖意。

玻璃门上的感应器响了,发出风铃的声音。

“欢迎光临。”

我望见门口有人推门进来,却因为地上反射的光看不清来人,等到他们走到我面前才发现其中有一位是这家店的常客。

是一名白发的青年人,我知道他叫史精忠,经常和另一个红黑发色的叫上官鸿信的男子来这里。

只是今天跟在他身边的人怎么是个棕色头发的男子?

我心底有点疑惑。

 

“好久不见啊,”我打了个招呼,“你还是巧克力圣代吗?”

“老板好久不见。”史精忠点了点头,“是的,还是巧克力圣代。”

他嘴角微弯,溢满笑意的金色眼眸和照射在他白发上的阳光交映成辉。

我一时有点怔愣,不过立刻晃过神来。

“那这位呢?想来点什么?”

我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心里嘀咕:很少见他这么开心啊,每一次和那个叫上官鸿信的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脸嫌弃的样子。

“有没有加酒的冰淇淋?”

真是熟悉的奇怪要求,总是会有奇怪的客人来我的店点奇奇怪怪的冰淇淋。

我翻了翻手上的菜单,指了指其中一个系列的冰淇淋,“这些都是,内含果酒,也有度数比较高的酒——不过这些是情侣套餐,不能单点。”

“果酒也行吧。你这家店好生奇怪,居然还有不能单点的冰淇淋。”棕发男子思索了一下,结果先开腔吐槽。

“我是店主我最大嘛。”我笑嘻嘻地说道,“反正我也不指望这家店赚什么钱。”

“哇哇哇,看不出来小姑娘你还是个富婆啊。”他夸张地说着,语气却只是平淡,“那来一份蓝色恋人吧——你这个冰淇淋起的名字也有够土的。”

我笑了笑,转身去忙着做冰淇淋。

不过忽然能理解为什么史精忠今日来会那么开心了。

 

“你每次来都点巧克力圣代?”我听见那棕发男子问史精忠。

“是啊。”他说道,“你怎么来冰淇淋店都想着点酒啊?”

“你都说了这家店包罗万象,当然要试试了。”

我麻利地处理好手上的巧克力圣代,将圣代递给了史精忠,“正因如此,”我对史精忠假意抱怨,“所以很多来我这里的客人都会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我开始在柜台下面翻找存放的果酒,“不过我敢说,巧克力圣代是我做的最熟练的冰淇淋了。”

“今天陪你来的朋友换了一个,我还以为你只会和那位,唔,”我一边将酒的种类找齐,一边和他说话,“是叫上官鸿信吧——一起过来的。”

“我和他之间关系出了点事情,这位是风逍遥。”他抬手挡了挡,似乎是我酒瓶折射出的光照到了他的眼睛,“老板还会调酒?”

我点了点头,“无聊,学了一点,应付奇奇怪怪的客人的——比如这位风逍遥先生。”

 

当然,那位上官鸿信也很喜欢提奇怪的要求。我回想着。

他和史精忠来店里的时候,两个人总是相互嫌弃、捉弄、拌嘴,有些时候史精忠也会托着下巴扭过头去不理上官鸿信。

如果和那位上官鸿信先生吵架了,他就总喜欢坐在店里靠近玻璃窗的位置上,向外看。

而上官鸿信则会光明正大地偷看史精忠,等人把头转过来又恢复正常。

有次被史精忠发现了,我眼睁睁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由嫌弃转到想收回来,再转到生无可恋。

有些时候他也会心事重重地搅着杯里的圣代,直到上官鸿信看不下去开口嘲讽,才能换得他一个白眼加一勺圣代。

 

现在呢?

我将手上做好的两份蓝色恋人递出去。

“好漂亮啊,小姑娘手艺不错。”风逍遥举杯示意,“为这杯漂亮的冰淇淋,干杯。”

我笑,从柜台下面拎出来一瓶刚刚开了的果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倚在柜台上小酌。

 

他们坐到了离我比较近的一张桌子。

史精忠完全没有等风逍遥的冰淇淋做好就开始享用他的圣代,见风逍遥过来了,给他塞了一勺子。风逍遥就吐槽他为什么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还假装酸溜溜地说这么吃他还不会胖。

我想了想我自己,或许更嫉妒史精忠吃那么多巧克力圣代还不会蛀牙吧。

胖倒确实不会胖。

我眨了眨眼。

史精忠推开了风逍遥试图给他喂的一勺蓝色恋人,结果最后还是拗不过吃了一勺,被辛辣的酒味呛到了,一边咳嗽一边瞪犯案的某人,然后对方只好老老实实地给他顺气。

史精忠咳了一会儿,咳得脸色都微微泛红了,却把风逍遥手上另一杯蓝色恋人抢过来,吃掉了上面的冰淇淋,再把底下我调制好的酒推回去。

 

我慢悠悠地擦拭着我喝过的酒杯,将它放回到柜台下面。

看起来他这次找到的男友不错。至少让我这个单身狗吃饱了狗粮。

我在心里想着。

 

阳光渐渐弱了下来,给离去的两人的背影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晕开一丝温暖的味道。


古尘

【俏ALL】皈依

   俏外基本全员性转,很雷 
   这章提及竞金百合

第三章

    这日,俏如来正和梁皇无忌商议一个月后修罗帝国前来国访的迎接规格,他的随身太监悄悄走上前,说了一句:“燕公主一个人提前偷偷回来了”

    俏如来听到后无奈的摇头,对梁皇无忌说道:“以国宴款待便是,毕竟现在中原与他们明面上还是友邦。”

    梁皇无忌称是。

    送走这位梁皇大人,俏如来才走到书...

   俏外基本全员性转,很雷 
   这章提及竞金百合

第三章

    这日,俏如来正和梁皇无忌商议一个月后修罗帝国前来国访的迎接规格,他的随身太监悄悄走上前,说了一句:“燕公主一个人提前偷偷回来了”

    俏如来听到后无奈的摇头,对梁皇无忌说道:“以国宴款待便是,毕竟现在中原与他们明面上还是友邦。”

    梁皇无忌称是。

    送走这位梁皇大人,俏如来才走到书房,打开门,银燕正趴在自己桌案上睡得香,俏如来走上前拍醒她,说道:“银燕,回房间睡觉,在外面小心着凉。”

    银燕醒来,看到兄长温和的面容,带着点小迷糊的搂着他撒娇,念道:“兄长,我好想你和母后。”

    俏如来看着娇憨的小妹,眼里带上笑意,说道:“怎么一个人跑回来了,多危险啊。”

    “不想坐马车,骑马更快啊。”

    他一向对这个小妹没办法,只能纵容她了。

     

    晚上,太后因为小女儿回来,在自己宫中办了一场家宴。

    史艳文不喜普通宫宴一般分桌而坐,故用了一张普通方桌,像是平常百姓一般。

    史艳文和俏如来,三位妃子,两位公主,倒是还留了一个位置。

    既是家宴,便没那么多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竞日孤鸣夹了一筷子菜,细嚼慢咽的吞下,笑着说:“默姐姐最近身体是否不适?”

    默苍离未看她,淡淡吐出两字:“没有”

    竞日孤鸣拿着丝帕擦嘴角,说道:“没有便好,近几日婢子看到杏太医出入凤策宫好几次,还以为姐姐生病了,既无事,妹妹便放心了。”

    默苍离放下筷子,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她身后的大宫女,直言道:“姚金池,还不快给你主子布菜,没看到她嘴巴闲着了吗?”

    “你!”竞日孤鸣气得瞪她,姚金池也踌躇着要不要给竞妃布菜,竞日孤鸣不舍得她为难,便说道:“不用了,你下去便是。”

    “是”姚金池退下了。

    迟钝的银燕也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刚想开口,被旁边的无心拉了拉衣角,便不说话了,赤羽嘴角含笑,像是对这两人的唇枪舌战丝毫不感兴趣,还体贴的用公筷为史艳文夹了一筷子肉丝,换得史艳文安抚一笑。

    俏如来倒像是习惯了一般,只能对她们的言语机锋报以无奈的微笑。

    竞日孤鸣和默苍离不开口,桌上的气氛便慢慢的回温,史艳文问了银燕驸马对她好不好,封地的气候是否适应之类的,又念叨了几句俏如来,让他顾好自己,别忙起国事来就不顾自己身体,俏如来一一应下。

    散场后,银燕和无心回了自己的居所,俏如来四人散步消食,他和赤羽走在前面,默苍离和竞日孤鸣走在后面。

    不消停的两人又开始了。

    竞日孤鸣:“虽然默妃你以前与杏花君是朋友,但现在你是皇上的后妃,还是注意避嫌为好。”

    默苍离:“我和杏花是正常朋友关系。”

    竞日孤鸣:“呵,多正常?”

    默苍离:“至少比你和姚金池正常。”

    竞日孤鸣:“你!”

     

    赤羽回头看了她们一眼,担忧的说道:“皇上……”

    俏如来拉着她加紧步伐,说道:“别回头,走快点。”

    赤羽:呃……

    待两人身后已不见她们的身影,俏如来吐出一口气,松开拉住赤羽的手,说道:“她俩对起来很容易殃及池鱼的。”

    赤羽弯了弯空下来的指尖,说道:“默妃与竞妃关系不好吗?”

    俏如来无奈的说:“也不是,其实朕也弄不懂,竞妃每次和师尊斗嘴都会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但为什么她还是乐此不疲。”

    赤羽笑道:“这个臣妾倒是知道一点。”

    “嗯?”俏如来疑惑的看向她。

    赤羽展开扇子,说道:“当年默苍离学识才德震惊天下,苗疆聪慧的小公主有意拜她为师,但被拒绝了,而且是狠狠的拒绝了。”

    俏如来讶异了,因为他没听师尊提起过。

    “算了,陈年旧事罢了,你以后再见着她们闹不说话便是,她们也不是迁怒的人。”

    赤羽‘哈’了一声,说:“赤羽信之介又岂是池中物。”

    俏如来叹气,对,眼前的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赤羽笑了,扇边击在手掌心,刚才被牵过的手掌似乎还有余温。

古尘

【俏ALL】皈依

除俏外多人性转   

这章提及蟹牛和恨心

注意避雷


   第二章


    御花园内,俏如来和赤羽相携散步,俏如来问了她一些问题,大抵是来这里适不适应,或者东瀛风俗之类无关紧要的,赤羽微笑着一一回答。

    这时,正在扑蝶的黑衣少女发现了他们,笑着跑过来,欠身行礼:“参见皇兄”又对赤羽笑了笑,说道:“羽妃娘娘安好。”

    赤羽含笑回应。

    这位黑...

除俏外多人性转   

这章提及蟹牛和恨心

注意避雷


   第二章


    御花园内,俏如来和赤羽相携散步,俏如来问了她一些问题,大抵是来这里适不适应,或者东瀛风俗之类无关紧要的,赤羽微笑着一一回答。

    这时,正在扑蝶的黑衣少女发现了他们,笑着跑过来,欠身行礼:“参见皇兄”又对赤羽笑了笑,说道:“羽妃娘娘安好。”

    赤羽含笑回应。

    这位黑衣女子是俏如来的表妹忆无心公主,是太后亲妹之女,本来封号是县主,但俏如来很喜欢这个天真可爱的表妹,破格将她提为公主。

    忆无心挽着俏如来的手臂,赤羽笑了一下后退一步跟在他们身后,俏如来和忆无心察觉到她的动作,对视一笑,心想她大概是误会了什么。

    “皇兄,听说燕姐姐要回来省亲,她什么时候到啊?”

    “银燕来信上说还有半个月的路程。”

    “姐夫会不会陪她回来啊?”

    “不会,烛九阴封地有事要忙。”

    听到这话,忆无心皱皱小眉毛,说道:“我还没见过姐夫呢,当年皇兄赐婚,这位姐夫也是派手下来谢恩的,他会对燕姐姐好吗?”

    俏如来眼里有几分凛冽,说道:“银燕信上说烛九阴对她很好,希望是真的吧。”

    忆无心也担忧的叹气,安抚的拍拍她的头顶,俏如来转移话题说道:“姨母快回来了你知道吗?”

    忆无心惊讶的说:“母亲要回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俏如来笑道:“看来姨母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不过被我破坏了,到时候无心你不要说漏嘴啊。”

    忆无心调皮的眨眨眼,说道:“明白。”

    “不过那位南宫家的公子……”俏如来看到表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禁暗笑,故意叹了一口气。

    忆无心摇着他的手臂,急着问:“黑白郎君怎么了?皇兄不要卖关子啊。”

    俏如来不逗她了,说道:“没怎么,他这次和姨母一起行动,提到和你的婚约,姨母不同意,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他们手下的官员写了密信告他们的状呢。”

    听到是自己的婚约问题,忆无心羞红了一张脸,跺跺脚跑走了。

    见她离开,赤羽走上前,说道:“公主真是可爱。”

    俏如来笑着说:“她就这么个性子。”

    赤羽继续和俏如来闲聊,但脑中却留意着刚才俏如来和忆无心的谈话内容,烛九阴,那位自拥封地的异姓王。

     

    凤策宫内,默苍离靠在躺椅上看书,御医杏花君把药拿出来给她摆桌上。

    说来也好笑,这宫内人人都知竞妃药不离身,可却没人知道默妃才是真有病的那个。

    杏花君把药递给她,默苍离接过药就着书一口一口喝着,面上波澜不惊,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杏花君看得牙疼,这药的药材熬出来苦的不行,亏她还能面不改色的喝完。

    杏花君从她手里接过空碗,放回药盒里,看她又是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带着几分无奈的说:“你就知道搁这儿看书,外面可都在传皇上和羽妃天天在后花园聊天散步。”

    “嗯”默苍离回了一声,表示她听到了。

    “嗯什么嗯啊,要是皇上真爱上她你可怎么办?”

    默苍离听到这句话,眼神从书本上移开看着他,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的,听说这位羽妃又温柔又美貌,聪明得体知进退,你再看看你,冷冰冰的一看就不好相处。”

    “别傻了杏花”默苍离低头继续看书,说道:“他是我的徒弟,他和我一样,不会偏爱任何人。”

    杏花君啧啧两声,又气又心疼的说:“懒得管你们这两只怪物。”

    然后拿着药盒离开了。

     

    傍晚,俏如来拿着几本不知该如何处理的奏折来到凤策宫,理所当然的挨了一顿骂,敢这么骂他的,大概只有眼前冷若冰霜的女帝师了。

    其实太后也能,但太后却是从未对他说过一句重话。

    这夜他宿在了凤策宫,这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事,倒不如说他大多时候都宿在凤策宫。

    隔着一个屏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俏如来才能安心入睡。

    向来如此,他只有在凤策宫和母后的云居才能睡得安稳。

    第二天早上,他被宫女唤醒,默苍离早已起了。

    上朝前,俏如来任宫女为他打理衣饰,看到旁边喝粥的默苍离,说道:“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默苍离没理他,他自顾自的说道:“梦里,我和一个人喝了交杯酒,但我看不清那个女子是谁。”

    默苍离这才抬头看他,说道:“你现在还没清醒吗,连梦与现实都分不清?”

    俏如来笑:“也是。”


古尘

【俏ALL】皈依

必须要看的话:俏ALL向,除俏外后宫全员性转(高亮!!!)

非常雷,可以吐槽但不许骂我,你要骂我,我我我我就哭。


第一章 

    书房内寂静无声,只有奏折打开拉扯出来的纸张摩擦声,看完后,奏折被放在桌案上,纤长的手指在奏折上点了一点。

    户部尚书欲星移见他看完了,随即说道:“启禀皇上,这便是倭国送来求和之贡礼。”

    “嗯,告诉倭国使臣,说朕知道了他们的诚意。”

    “还有一事”欲星移皱眉说...

必须要看的话:俏ALL向,除俏外后宫全员性转(高亮!!!)

非常雷,可以吐槽但不许骂我,你要骂我,我我我我就哭。



第一章 

    书房内寂静无声,只有奏折打开拉扯出来的纸张摩擦声,看完后,奏折被放在桌案上,纤长的手指在奏折上点了一点。

    户部尚书欲星移见他看完了,随即说道:“启禀皇上,这便是倭国送来求和之贡礼。”

    “嗯,告诉倭国使臣,说朕知道了他们的诚意。”

    “还有一事”欲星移皱眉说:“这次倭国还送来了一个美艳女子。”

    俏如来:“嗯?怎么了吗?”

    战败国送来美人,这本是常有的事,按照往常惯例赏下去便是,俏如来不知为何欲星移一副为难的样子。

    欲星移叹气说道:“实在是这女子身份特殊。”

    俏如来好奇的问:“是何人?”

    “东瀛第一智者——国师赤羽信之介!”

    俏如来一惊,指尖用力,修剪圆润的指甲在纸张上留下一痕弯月,低垂着眼说道:“东瀛果然太有诚意了,欲大人觉得该如何安排?”

    “这……微臣掌管的是户部,这该是礼部的事。”

    俏如来失笑:“也对”

    欲星移好心提醒龙椅上年轻的帝王,说道:“如果皇上这时候要宣召礼部梁皇大人,还是换一身衣服比较好。”

    俏如来看看自己身上的素色金边衣袍,完全可以想象得出梁皇无忌严肃又中气十足的‘皇上穿着于礼不和’

    无奈的叹气,说道:“还是算了吧,朕的后宫也该充实一点了,明日上朝再议罢。”

    “是,微臣告退。”欲星移聪明的告退离开。

    俏如来捻动手上的琉璃佛珠,盯着奏折轻笑说道:“这后宫之中带刺的花可不止一株,你赤羽国师又会开在哪一处深宫墙院呢?”

     

    第二日,赤羽接过圣旨,笑着谢过皇恩,对婢女使了个眼色,婢女意会的拿出一个锦囊悄悄塞到宣旨太监的衣袖里,说道:“以后还要总管多多照拂了。”

    太监晃晃衣袖,感受到里面的重量笑开了眼,说:“是奴才要靠羽妃娘娘提携。”

    打发走太监,赤羽晃开折扇,嘴角扬起,笑意却不及眼底,她的眼睛微微眯起,衬得眼尾越发上挑,眉目间满是傲气,艳丽逼人。

    “没想到他会直接将我封为妃位。”赤羽以扇掩唇说道:“要你打探的消息如何了?”

    婢女:“回大人,这后宫之中太后已不问世事,隐居深宫,如今管事的是皇帝纳的第一位妃子默妃默苍离,她以前是帝王师,后来皇帝不顾众人反对纳她为妃,但默妃素来深入浅出,然后便是苗疆和亲的长公主竞妃竞日孤鸣,与默妃分庭抗礼,但竞妃身体虚弱,总是药不离身。”

    “还有呢?”赤羽问道。

    “大人,没了,加上您,这后宫之中也一共三位嫔妃。”

    “哈”赤羽收起折扇,“一个求和,一个和亲,只有一个冒天下大不为,看来这位帝王还是个痴情种子。”

    婢女低下头不敢回话。

    这时——

    “皇上驾到!”

    赤羽作势行礼,被俏如来扶起来。

    “国师在此可有设么不习惯之处?”

    国师?赤羽微挑眉,随即回答道:“多谢皇上关心,臣妾一切安好。”

    像是听不到她改动的称谓,俏如来面不改色拉着她坐下,聊起了旧事,那场滔天战火,那些民间疾苦,赤羽应答着,反省自己国家的错误,两人相谈甚欢。

    至少是表面上的相谈甚欢。

    “国师会下棋吗?”俏如来突然问道

    “尚可。”赤羽微笑着回答。

    俏如来的棋艺其实比不上她,但她有心藏拙,于是棋盘上的棋子便这么互相胶着着,赤羽寻了一个机会下错子,好假装输给俏如来,俏如来看到后微笑说道:“国师这一步落下,这一角的白子虽然全被你绞尽,但这边大部分的黑子,十三步后,却没有生路啊。”

    “果然,是臣妾大意了。”赤羽假装惊讶的说。

    俏如来笑着,手中白子落了一个错误的地方,说道:“你看,就算是杀局,其中一方行错一步,另一方又是满盘生机。”

    “这一步,叫得饶人处且饶人。”

    赤羽惊讶的手中黑子落盘,这才细细打量眼前的年轻帝王,他金色的双眸含着温和悲悯,眉心的十字红印无端地给他添上几分妖冶,微微含笑,面若好女却气势惊人。

    赤羽眼露赞赏,很快一瞬便消失不见,低眉说道:“臣妾明白了。”

    俏如来放下棋子,说道:“是朕技不如人,这场棋到这里便罢,好好休息,爱妃。”

    “臣妾恭送皇上。”

    送走俏如来后,赤羽捡起那步‘错’子,随后放回原位,眼里闪过兴味,吩咐道:“把这盘棋封了,谁都不许乱动。”

    婢女答道:“是”




三仟猴爵

周一,容我先吸取一周份的俏攻能量🙏 
#有药# 闭着眼也那么好看(ΘεΘ)

周一,容我先吸取一周份的俏攻能量🙏 
#有药# 闭着眼也那么好看(ΘεΘ)

三仟猴爵

♪٩(囍)و♪
宝宝们牵手成功🎉
#有阎# #有毒#

♪٩(囍)و♪
宝宝们牵手成功🎉
#有阎# #有毒#

三仟猴爵

#有阎# 折腾了三四个小时…把很早之前买的一顶三版俏无造型的散发搞成了高马尾 (๑•̀ㅂ•́)و✧
我感觉我找到了发家致富的道路(ㅅ´ 3`)♡ 赞美自己。

#有阎# 折腾了三四个小时…把很早之前买的一顶三版俏无造型的散发搞成了高马尾 (๑•̀ㅂ•́)و✧
我感觉我找到了发家致富的道路(ㅅ´ 3`)♡ 赞美自己。

三仟猴爵

挺喜欢的一张,可惜被我拍糊了(๑‾᷅^‾᷅๑)

挺喜欢的一张,可惜被我拍糊了(๑‾᷅^‾᷅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