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保定

28460浏览    25465参与
凉七ॱଳ͘浪人RONIN

一通电话

 我走在秋日里人来人往的街头,裹着围巾,但凉风还是穿透了它,今天是父亲消失的第四年了,我自幼丧母和父亲相依为命直到我16岁生日那年,仿佛只在一夜之间从小细心照顾我的父亲消失了……而留给我的就只有那家连门牌都没有的破占卜店。

      这种日子没什么可在意的,而这四年里我拼命寻找那天接触过的人和事,努力回忆当晚发生了什么但收集到的线索寥寥无几,几乎什么用都没有。我回到了那家占卜店里,曾经听父亲说过这家店在这片已经开了好几十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确实墙上的漆差不多快掉没了,用的也是老牌,架子上挂着几副画像,物架子上是一些塔罗...

 我走在秋日里人来人往的街头,裹着围巾,但凉风还是穿透了它,今天是父亲消失的第四年了,我自幼丧母和父亲相依为命直到我16岁生日那年,仿佛只在一夜之间从小细心照顾我的父亲消失了……而留给我的就只有那家连门牌都没有的破占卜店。

      这种日子没什么可在意的,而这四年里我拼命寻找那天接触过的人和事,努力回忆当晚发生了什么但收集到的线索寥寥无几,几乎什么用都没有。我回到了那家占卜店里,曾经听父亲说过这家店在这片已经开了好几十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确实墙上的漆差不多快掉没了,用的也是老牌,架子上挂着几副画像,物架子上是一些塔罗牌,和一堆乱七八糟的破石头,店里平时冷清得很,毕竟谁还会信占卜这种东西。

    随手把褂子一脱,仍到了躺椅上,转身就回卧室去了,卧室也很小,只有一张单人床和卫生间紧挨着,我躺到了床上,已经很晚了,正准备睡觉忽然,“叮铃铃~”是电话,还是一串不规矩的陌生号码,肯定又是房产推销,我刚要点挂断那通电话却自己接通了……

     “时辰已到,您将于明日返回”

轮回Redemption

【心理咨询】保定

那个…问问河北保定有哪个心理咨询靠谱

那个…问问河北保定有哪个心理咨询靠谱

金小天使
今天不舒服,用之前几天画的来糊...

今天不舒服,用之前几天画的来糊弄一下。

今天不舒服,用之前几天画的来糊弄一下。

雨梦梅

马上就会有一系列的贺图向大家来袭啦!没错,依旧是我的手绘!各种动漫人物哦!

马上就会有一系列的贺图向大家来袭啦!没错,依旧是我的手绘!各种动漫人物哦!

明锦

凤栖梧(h)

清辉月色,清冷月光,纵然王府灯火通明,远街繁华喧闹,也难遮你心头那一丝失落。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俱是团圆的日子,你的丈夫梁王李泽言却还在边塞,守着大漠风尘,护着家国平安。不知婵娟挂在孤寂的守城上时,是否会有征人坐在朦胧中,举酒消愁,远眺故乡呢?

你无意再赏月,走过屈曲回廊,唤了婢女拿了壶酒,在你与李泽言的房中独自举杯小酌,你不胜酒力,醉眼惺忪间似乎见到了李泽言站在层层纱帐后与你相望。

你胡乱拂开纱帐,跌跌撞撞地跑向他,环着他的腰,脸蹭在他的胸膛里,嘴里不知哼唧着什么。

李泽言低头看看你光裸的玉足,与方才喝的浑身燥热时褪的轻薄的衣服,不禁皱了皱眉,将你抱回了床榻上,盖好锦被。

“知不知...

清辉月色,清冷月光,纵然王府灯火通明,远街繁华喧闹,也难遮你心头那一丝失落。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俱是团圆的日子,你的丈夫梁王李泽言却还在边塞,守着大漠风尘,护着家国平安。不知婵娟挂在孤寂的守城上时,是否会有征人坐在朦胧中,举酒消愁,远眺故乡呢?

你无意再赏月,走过屈曲回廊,唤了婢女拿了壶酒,在你与李泽言的房中独自举杯小酌,你不胜酒力,醉眼惺忪间似乎见到了李泽言站在层层纱帐后与你相望。

你胡乱拂开纱帐,跌跌撞撞地跑向他,环着他的腰,脸蹭在他的胸膛里,嘴里不知哼唧着什么。

李泽言低头看看你光裸的玉足,与方才喝的浑身燥热时褪的轻薄的衣服,不禁皱了皱眉,将你抱回了床榻上,盖好锦被。

“知不知道这样会着凉?”他皱紧眉头,帮你把垂下来的几缕青丝别在耳后去。

“算了……我跟一个喝醉的人说什么呢……”他将唇轻轻覆在你的额头上,给你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李泽言吩咐人把醒酒汤熬好,然后把你轻柔地靠在自己怀里,极有耐心地一勺勺喂你喝下去。

看温柔阿言怎么惩 罚你

略

有超话啦!

我们有cp超话啦,我们榜上有名了,没有入驻的赶紧入驻吧,不是朱白超话,是朱白cp超话😭😭😭😭

我们有cp超话啦,我们榜上有名了,没有入驻的赶紧入驻吧,不是朱白超话,是朱白cp超话😭😭😭😭


安娅依灵·星梦

蓝云卿(一)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一名长相俊美小男孩跪在他母亲的寝室前,蓝启仁在后面一手牵着蓝曦臣一手牵着蓝云卿在后面轻轻唤道:“忘机,你母亲已经去了,跟我走吧。”

        过了良久,地上的少年还是不为所动,蓝启仁只好先带着蓝曦臣和蓝云卿先走了。

        那一年蓝忘机六岁,蓝曦臣八岁,蓝云卿更是刚刚结丹想要告诉母亲……...


        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一名长相俊美小男孩跪在他母亲的寝室前,蓝启仁在后面一手牵着蓝曦臣一手牵着蓝云卿在后面轻轻唤道:“忘机,你母亲已经去了,跟我走吧。”

        过了良久,地上的少年还是不为所动,蓝启仁只好先带着蓝曦臣和蓝云卿先走了。

        那一年蓝忘机六岁,蓝曦臣八岁,蓝云卿更是刚刚结丹想要告诉母亲……

        第二天早晨,蓝忘机回来了,蓝曦臣从远处望见弟弟,急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弟弟身上。

        好凉。

        “忘机,你先去休息吧。”蓝曦臣和煦地说。他何尝不想念自己的母亲。

        待蓝忘机走后,蓝曦臣跪倒在树下,默默地哭了起来“母亲,我好想你……”

        (主忘羡)

佳木栖

【伽小】【花粗】【军卡】打雪仗

2020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早了一些。


“下雪了!”开心超人兴奋地冲屋外“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甜心超人紧随其后。“这么美雪天不白拍实在太可惜了。”花心超人举着手机,脸上挂着圣弗朗西斯·夜风迈尔·傲天的招牌微笑,下一秒,一个雪球飞来砸在了他的脸上。


“是谁砸的我!”花心超人抹去脸上的雪,看到了在一旁偷笑的开心超人,“开心超人你完了,我要让你知道,这条街的雪仗都被我承包了!”说完,就团了一个大雪球砸了过去。“没打着。”开心超人飞到半空中。花心超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雪球就又在他脸上炸开。甜心超人见自己得手,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你们一对二,这不公平...

2020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早了一些。


“下雪了!”开心超人兴奋地冲屋外“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雪了。”甜心超人紧随其后。“这么美雪天不白拍实在太可惜了。”花心超人举着手机,脸上挂着圣弗朗西斯·夜风迈尔·傲天的招牌微笑,下一秒,一个雪球飞来砸在了他的脸上。


“是谁砸的我!”花心超人抹去脸上的雪,看到了在一旁偷笑的开心超人,“开心超人你完了,我要让你知道,这条街的雪仗都被我承包了!”说完,就团了一个大雪球砸了过去。“没打着。”开心超人飞到半空中。花心超人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雪球就又在他脸上炸开。甜心超人见自己得手,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你们一对二,这不公平。”花心超人又团起一个雪球,“粗心超人,快来帮我!”“来了!”粗心也加入了战局。“不是让你砸我,砸他们!”“对不起,我忘记了。”


“真有活力啊。”伽罗站在一旁笑着看着四个超人。等等,四个?果不其然,小心超人又独自一人站在旁边扭魔方。伽罗叹了口气,弯腰团起一个雪球。“小心超人。”小心超人闻声转头,一个雪球砸在了他肩膀上,“不一起玩吗?”伽罗的声音吸引到了其他四个超人的注意力,四人互相对视一眼,一瞬间,六七个雪球朝小心和超人飞了过去。小心超人敏捷的闪过,也弯腰揉起雪球来。


“小心超人,小心!”“开心超人,砸他!”“伽罗,把花心超人摁雪里去。”“花心超人疯了,大家快跑!”一时间,宅家的门前充满了欢声笑语。


“伽罗……”前来拜访的阿卡斯被雪糊了一脸,想都没想,阿卡斯就加入战场。一同前来的凯撒挑了挑眉,“伽罗,你都沦落到在这儿哄孩子了?”凯撒语气中带了几丝嘲讽的意味。伽罗毫不生气,反倒笑着把手搭在了凯撒肩膀上。“凯撒。”“干嘛?”“Happy new year。”凯撒还没来得及思考着祝福背后的深意,就被伽罗一个过肩摔摔进了雪里。


“靠,你幼不幼稚?”凯撒吃了一嘴的雪。“还有比我幼稚的呢。”伽三岁闪到一边。“小心分身。”“卧槽!”凯撒被来自四面八方的雪球吓得飞了起来。“甜心泡泡。”粉红色的泡泡裹着一大堆雪砸了过去,凯撒劈开泡泡,侥幸躲过,然而下一秒就不幸被花心磁力链缠住。“粗心超人,快!”“好,粗心雪弹。”“开心超人来了,开心大雪球!”这一天,凯撒回忆起了被超人们支配的恐惧,以及被囚禁在雪地里的屈辱。


“你们家还挺一致对外。”凯撒擦着那一头湿透了的紫毛,阿卡斯则在一旁笑到捶沙发。“你还有脸乐。”凯撒拍了阿卡斯一巴掌。“不帮忙也就算了,最后还敢补刀,这几个人里就你砸的最狠。”“哈哈哈,看你吃瘪实在太好玩儿了。”


“给。”小心超人递过去一杯热茶。凯撒接过来,那温度从指尖传到了心头。“晚上留下来吃饭吧。”伽罗唇角含着笑意。“谢了。”凯撒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能与曾经的敌人相处的如此和谐。


“对了,Happy new year。”


迟到的元旦贺文,因为是在学校写的,没手机没办法发,现在补上是不是有点晚了。


落城荒

一块小肉肉,发图哦

写的超烂,别放心里啊。
[图片]
[图片]
[图片]吼吼,肝完的瞬间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写的超烂,别放心里啊。


吼吼,肝完的瞬间心情都舒畅了许多~

癸猫

老王教战哥跳天天向上的舞

老王教战哥跳天天向上的舞

山猫
她抓住了稻草

她抓住了稻草

她抓住了稻草

十六六六六六六六六六

【斑带】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因为斑带粮太少而我恰好萌这对😂

写的毫无逻辑因为真的很困 💤

ooc属于我

私设带土没被共生骨灰化成灰活了下来。孩子怎么来的可以自行想象大概阴阳遁???(一脸懵)

有个自创人物千岛贺川,起名废正好看到斑和柱间南贺川决裂那集。

毫无逻辑看文                             ...

因为斑带粮太少而我恰好萌这对😂

写的毫无逻辑因为真的很困 💤

ooc属于我

私设带土没被共生骨灰化成灰活了下来。孩子怎么来的可以自行想象大概阴阳遁???(一脸懵)

有个自创人物千岛贺川,起名废正好看到斑和柱间南贺川决裂那集。

毫无逻辑看文                                         

     临近新年,几大国的城里一片繁华,与凄凄凉凉的郊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里原来是一片大森林,树木成荫,层层叠叠的挡住了天上刺目明亮的光线,林间一片阴暗,林间隙隙碎碎间传来了几声乌鸦叫,哀哀刺耳。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或者称它为一个会动的黑影,更为贴切一点,一点一点的往森林的深处挪动。

     近了, 才能看出来这是一个男人。男人满身血污,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能依稀从血垢中看出来是深紫偏蓝的,衣服露出的地方大大小小都是伤,最严重的一道是左下腹部的刀伤――或许是割伤更为贴切,其他的伤口或多或少都因寒冷的天气凝固成了血块,这里却仍汩汩的冒着热气。男人一头黑发上结了一层血污凝成的冰,参差不齐的怼在男人头上。

     男人抬起了头,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几乎让他痛到无法呼吸,他大口大口喘着气,一缕光线从树杈间投下来,撒在他的身上。他就连脖子处都有一道刀伤,被他这么一挣有又要破裂的迹象。男人脸上都是血污,半边脸上有着横向排列的疤,显得狰狞不已,眼睛有一只显猩红色,另一处眼窝凹了下去。

      一声微弱的哭声从他的怀里传出来,男人慌忙把衣服扒开一个小角,从里面露出了一张婴儿的小脸,小婴儿大概是刚出生,胎毛杂乱无章,脸上还有血污,男人怕他受冻,把所有完好的布都用来裹住了婴儿。

     男人僵硬的拍了拍婴儿的背,小婴儿哼哼了几声,许是饿了,把手塞进了嘴里,有睡了过去。

     男人勉强挑起嘴角笑了笑――比哭还难看。

     树林里又传来了树枝被踩裂的声音,男人立马警戒起来,空出一只手,拿着一把刀锋带血的苦无,看出来他是个忍者。

     很惊奇,毕竟距离四战早就过了3,4个月,大部分的忍者都已经接受到了治疗,就算没接收到治疗,这么重的伤应该也活不过几天。

     树林里渐渐显出了一个人影,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厚厚的衣服,惊异的看着这个男人,他大概是去拾柴火了,背着一大捆柴火,见到重伤的男人,立马跑了过去,“你怎样?哇!你怎么伤这么重!你不要紧吧?咦?你是忍者吗?”看到伤痕累累的男人举起了苦无戒备的看着他,他连忙举起了双手:“我不是坏人的!呐,你看,前面就是我的屋子,你这一身伤真的没问题吗?去我家看一下嘛。”有看到男人稍微放下了一点戒心,他又裂开了嘴笑了笑:“我叫千岛贺川。”男人放下了苦无,因为他没有在这个人的身上察觉到查克拉存在的痕迹,大概只是一个普通的村民,打量了一下,还是个男孩。伤的这么重,正好也可以去处理一下伤口。

     “鸢。这是我的儿子。”鸢勉强撑住自己,动用最后的力气,在自己晕过去之前,看向千岛贺川,“救救……我……”言未毕,便昏了过去。

     晕倒的前夕,听到眼前的男孩聒噪的声音,他不禁苦笑,大概是,活下来了吧……

颜柒

【黄明昊×你】红豆(下)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篇文,我来更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晚上了,黄明昊有事,出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没有太饿,就寻思着不做饭了,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


困意向我袭来,我打了一个哈欠,把抱着的抱枕放回沙发上,草草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了。


我睡觉很不老实,这一点,在我开始记事后我就知道了,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上了我的床,我睡的很不舒服,调整了一下姿势


第二天我醒来时,发现我像一个八爪鱼一样抱着一个“人形玩偶”,我抬头看才知道是黄明昊


我惊讶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吧在那里一动不动


黄明昊开口说:“没抱够?还不松手”很简单的一句话...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篇文,我来更了


不知不觉中,已经晚上了,黄明昊有事,出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没有太饿,就寻思着不做饭了,窝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



困意向我袭来,我打了一个哈欠,把抱着的抱枕放回沙发上,草草洗漱后就上床睡觉了。



我睡觉很不老实,这一点,在我开始记事后我就知道了,后半夜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上了我的床,我睡的很不舒服,调整了一下姿势



第二天我醒来时,发现我像一个八爪鱼一样抱着一个“人形玩偶”,我抬头看才知道是黄明昊



我惊讶地连话都说不出来,张着嘴吧在那里一动不动



黄明昊开口说:“没抱够?还不松手”很简单的一句话,仿佛我们是一对刚谈恋爱的小情侣


“够…够了,不不不,对不起,对不起”
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明明是他先进来的,为什么我要说对不起?



像是察觉到了我的小心思,黄明昊说:“我妈把我的卧室锁了,没办法,只能和你睡一张床了”


“听你的意思,你还不愿意?”我不甘示弱的回怼


“下下策”虽然他表面这么讲,但是,我绝对不可能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事实上,是他自己锁上的,心里早就打起了如意算盘

没错,小时候的事他一点没忘,在知道和我有娃娃亲后他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意料之中,之所以对我这么冷淡,是因为,黄明昊他害!羞!


“马上从我的床上下去,跟我睡一张床真是委!屈!您了”我咬着牙说完这些话,要不是老妈警告过我,黄明昊少一根汗毛,倒霉的是我,我真想把他一脚踢下去



我屈服了,鉴定完毕,我肯定不是亲生的


“红豆,今天我们吃什么啊”


“吃你妹”


“你就是我妹,你确定要吃你自己?”你想下床给黄明昊一个暴扣,你也确实那么做了,但是,你该死的鞋子绊倒了你,电视剧的剧情上演了,你扑倒了黄明昊,嘴好巧不巧的对上他的嘴


反应过来的你马上弹开了,红着脸,跑开了,黄明昊笑笑,“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


黄明昊洗了个澡,发现你在喝酒,一把夺过酒罐,把你扛到了卧室,你迷迷糊糊的说:“唔,小哥哥你好呀,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黄明昊的坏蛋”说着,挽上了黄明昊的脖子“我跟你说,这个坏蛋可坏了,他抢了我的初吻嗝,小时候的他特别好,听到人们说,对我好的就是喜欢我,嘻嘻嘻,小黄哥哥喜欢我,当时我开心的不得了,可是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了,我真的好想他啊”

“傻瓜,我这不是回来找你了吗?你真以为我不认识你了?”我没有回应,我已经醉了,黄明昊无奈的笑笑,帮我盖好被子,这是,我一把拉住了黄明昊



“不要走,我害怕”

“傻丫头,我不走,我在这儿陪着你”

你醒来时已经晚上了,刚想坐起来,发现自己被一双手禁锢着,是黄明昊,你看着他的睡颜“小黄哥哥,你还记得小时候我们一起玩吗?你不记得就算了,我就一直静静的看着你就好”


“傻瓜,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我丢,你没睡觉”


“我睡着了怎么听见你的心里话?”


“那…那”


“那么红豆小朋友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我愿意”


Love   yourself    in    the    beginning    of     a    lifelong     romance

小仙女们早点睡

从前慢

新的一年,一切安好

新的一年,一切安好

希有w

求#北堂墨染,谢允#的甜甜文

有木有道友看到过主人公是墨染(攻)和谢允(受)的同人文鸭,球推荐!!

有木有道友看到过主人公是墨染(攻)和谢允(受)的同人文鸭,球推荐!!

星若野⭐1412🍁

新快AO恋(一)

    这里是作者,以下食用说明:

♢酒厂倒闭,动物园濒危预警。

♢AO恋:工藤A ×快斗O ;AB恋:白马A ×平次B (原谅,我实在想象不到平次O 的样子)。

♢工藤信息素是鱼味咖啡,快斗信息素是巧克力,白马信息素是红茶,平次信息素是清淡的竹叶味。

♢在文中第二性别简称为A B O (我会告诉你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懒吗?)。

♢在我的文里,不管是谁,全都是助攻。

♢角色属于青山老师,新快,探平属于彼此,ooc 属于我。

………...

    这里是作者,以下食用说明:

♢酒厂倒闭,动物园濒危预警。

♢AO恋:工藤A ×快斗O ;AB恋:白马A ×平次B (原谅,我实在想象不到平次O 的样子)。

♢工藤信息素是鱼味咖啡,快斗信息素是巧克力,白马信息素是红茶,平次信息素是清淡的竹叶味。

♢在文中第二性别简称为A B O (我会告诉你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懒吗?)。

♢在我的文里,不管是谁,全都是助攻。

♢角色属于青山老师,新快,探平属于彼此,ooc 属于我。

………………………………………………

     我,黑羽快斗,表面上是一个普通(如果除去有一点儿逆叛,会魔术,智商高以外的话)高中生,但事实上我还有着另一个身份,月光下的魔术师——怪盗基德!嗯,没错,就是那个少女杀手,全世界男性公敌怪盗基德。

     而现在我遇到了我的怪盗生涯中非——常——值得一提的难题,我黑羽快斗,二代基德,竟然分化成了一个O !!

完了……

了……

……

————————————————

     我是工藤新一,对,就是那个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我分化成了一个A,嗯, 很正常,但是,请问一下,我老妈这一脸惊恐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她甚至还不远千里的带着正和主编玩捉迷藏(?)的老爸从国外赶回到了家里,也没有用平时各种各样奇怪的方式打招呼,而是直接拉着我的手进到了客厅,开始问话:

老妈:小新,你真的真的分化成了一个A 吗?

我:是啊。

下一秒我看到老妈的表情变得忧愁起来:唉,这可怎么办啊……

我:???

老妈:像你这么直的A 怎么可能会有O 喜欢呢?!就连小兰也分化成了A, 完了,完了,我家要绝后了!

我:……

老妈:你要是个O 该多好啊!

而我的老爸也用一种“你妈妈说的对,你怎么不是个O 呢?”表情看着我……

我:……(两位真的是我的亲爸妈吗?我怕不是领的吧……(≖_≖ ))

    而黑羽快斗那边,他正在非常严肃的和他的母亲聊人生。

快斗:老妈,你怎么没有告诉过我老爸也是个O 呢?!

千影:哎?没有告诉过你吗?

快斗:完全不知情,好吗?

千影:啊,这样呀。

快斗:话说回来,OO恋貌似是违法的吧?

千影:那又怎样?反正也没人知道。

快斗:(有道理)……

千影:不过嘛,在知道盗一是O 的时候我也是吓了一跳呢。

快斗:(是吧,是吧。)那我怎么办?

千影:能怎么办?赶紧把自己嫁出去呗~

快斗:(;一_一)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千影:没有。

快斗:那我先靠抑制剂撑一段时间吧……

千影: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尽快找个伴侣的好。

快斗:……

千影:呐,就这样啦,魔术秀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先走了,爱你哟!(比心❤,关掉视频通话)

快斗:真是的……

————————————————

文笔不好,请见谅,但我会努力的~ (^o^)丿

拜~O(∩_∩)O~~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