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保花

835浏览    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4 20:58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对,还是我这个拉郎配小能手

非腐女勿入  请仔细阅读tag以免踩雷


大号虞北往不归(对!就是我!)关注这个我想涨粉 @虞北往不归 


  德符(补充的)


少主有没有告诉过你们


德符的飞鱼服


就是她按照情侣服的标准配的


以及她并不理解,为什么阿符明明知道德州就在他后面,还要说:“德州那家伙不在附近吧?”


不知道,情趣吧。


她不知道。


——《锦衣卫妙闻:衣服の奇妙用途》

佛笋-


众所周知  佛跳墙作为空桑第一爬床王


从来不爬他弟弟鸡茸金丝笋的床。


没有表白之前他怕自己冲动...

非腐女勿入  请仔细阅读tag以免踩雷


大号虞北往不归(对!就是我!)关注这个我想涨粉 @虞北往不归 


  德符(补充的)


少主有没有告诉过你们


德符的飞鱼服


就是她按照情侣服的标准配的


以及她并不理解,为什么阿符明明知道德州就在他后面,还要说:“德州那家伙不在附近吧?”


不知道,情趣吧。


她不知道。


——《锦衣卫妙闻:衣服の奇妙用途》

佛笋-



众所周知  佛跳墙作为空桑第一爬床王


从来不爬他弟弟鸡茸金丝笋的床。


没有表白之前他怕自己冲动,表白之后——


佛跳墙“我都睡上面了我爬什么爬   ”


PS:虽然说小笋是个英文带师 但是 佛跳墙觉得特别好听

——《每天醒来哥哥都在我chuang上》


品扬


一品锅寄情山水,更寄情美人。


龙井虾仁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品锅看见自己都……


扬州:你连我朋友的醋都吃嘛。。。)


扬州炒饭和龙井虾仁自从脱单,每次下棋都要讨论如何拯救另一半。


(送你们一个诗意版本)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扬州炒饭就是一品锅的整个月亮。


——《高山流水觅知音》


双鸭(补充)


莲花血鸭被小皇帝摁在一堆鸭子里。


少主:我笑到锅包肉罚我跑八百米


虽然北京烤鸭没有血味,莲花血鸭吃的还是一样开心。


(怎么吃的交给评论区大佬)


仙杏-


八仙过海喜欢把小老师亲到脸红,更喜欢看他手足无措的收拾着书嘴里还念着四书五经。


这个时候,八仙过海就会吻诗礼银杏的唇,把那些繁缛的句子堵在一个轻声的“唔—……嗯”里。


对了,八仙过海还喜欢站在老师旁边,摸他的头,然后满意的听到一句


“八仙!你!”


(还有啥啊)


我自己的拉郎配 宫保鸡丁X叫花鸡


 我只有叫花鸡(失落。)


宫保鸡丁和叫花鸡本来不熟。


他们是在泡澡的时候认识的。


宫保鸡丁那个劳模啊,不说了。叫花鸡则是战损被少主丢到了温泉里……


宫保鸡丁看到叫花鸡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的荷叶披风……


是不应该破损的。


而叫花鸡只记得他喊错了那个人的名字。

——


他做到了。


从此宫保鸡丁不会因为劳累而病倒,因为他有叫花鸡。


而叫花鸡不会怨恨他那条手臂,因为他有宫保鸡丁。


两个人话都较少,食魂们只是看到两个人一直都站在一起,风吹起叫花鸡的荷叶披风,在空中为一抹飘散的绿。


(这cp叫宫花吧哈哈哈哈哈)



我还磕龙须酥X粽子。

灯影牛肉X麻婆豆腐

不愧是我。

关注她 @虞北往不归 

嵐山川下

[宫保鸡丁×叫花鸡]盆栽荷花

#丢一个ooc预警#

#吃的不热,热的不吃(?)#

#剧情有私设注意#

一、

叫花鸡最喜欢的花就是荷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对于这一点,宫保鸡丁虽然一直无法感同身受,却希望叫花鸡能够不再同以前那般太过在乎自己的过去。

许多事情因人而异,或许叫花鸡的性子就是因为那埋在被埋在泥土中阴暗潮湿而不堪回首大人过去导致的。

七月马上就要到了,人世间西湖边的荷花要开了,满池的荷花,能在阳光下怒放着,少有人能真正体会从淤泥中生长的感受。

好就好在荷花得人喜爱,总有人记得荷花的好,而叫花鸡从不认为有谁会记住自己,甚至连空桑少主和宫保鸡丁,叫花鸡也不认为他们能永远记住自己。

就像他...

#丢一个ooc预警#

#吃的不热,热的不吃(?)#

#剧情有私设注意#

一、

叫花鸡最喜欢的花就是荷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对于这一点,宫保鸡丁虽然一直无法感同身受,却希望叫花鸡能够不再同以前那般太过在乎自己的过去。

许多事情因人而异,或许叫花鸡的性子就是因为那埋在被埋在泥土中阴暗潮湿而不堪回首大人过去导致的。

七月马上就要到了,人世间西湖边的荷花要开了,满池的荷花,能在阳光下怒放着,少有人能真正体会从淤泥中生长的感受。

好就好在荷花得人喜爱,总有人记得荷花的好,而叫花鸡从不认为有谁会记住自己,甚至连空桑少主和宫保鸡丁,叫花鸡也不认为他们能永远记住自己。

就像他认为自己很旧没有操刀,所以渐渐的也就会忘掉到底如何能把刀用的如同过去流利了,再往后,慢慢的也就不在意了。

二、

叫花鸡和宫保鸡丁的关系很难说明白。

说是爱人未免敷衍了,挚友又未免疏远了,所以至今为止没有人想把他们的关系琢磨透。

有人会问叫花鸡,做宫保鸡丁这样的工作狂的爱人会不会经常被冷落?被冷落了又该怎么办呢?又什么能缓解孤独感?

“早,我刚晨练完,有什么想问我的?”

那就要做到和工作狂人一样忙忙到根本不再担心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

一天之内话说的最少得时候就只剩下晨起时叫花鸡给宫保鸡丁束发时能搭上几句话。

仲夏的早晨,阳光把闷热的空气吹散。

“坐着,我把你的头发打理了。”叫花鸡娴熟的拉过宫保鸡丁把他按在书房的椅子上,拿起梳子开始打理一缕一缕怒红的发丝。

“丁季,这么长的头发你打理起来不嫌累吗?”叫花鸡看着他,“清洗的时候都得弓着腰吗?”

“是,头发长了也不是好事,弓着腰打理久了还是会累的。”宫保鸡丁如实回答着,“梳头发也不好梳。”

叫花鸡点了点头,随后越想越好玩,便把微笑挂在嘴角了一些时候。

“虞山…这是什么?”宫保鸡丁感觉今天自己的头发分叉了,“你怎么梳了两个辫子?”

“分神了……那我重新扎一下。”叫花鸡把辫子拆开,重新去梳。

“在想什么?”宫保鸡丁问。

“他们都说你是工作狂人,工作都压不垮你,谁想对自己的头发到是无可奈何起来了。”

阳光透过镂花窗子撒在发梢,没一会,就变成了一根又长又结实的麻花辫。

“我留了两只虞山鸡,带上吧,别饿着了。”

“嗯…虞山,你自己也小心。”宫保鸡丁拍了拍叫花鸡的肩膀,回房间提了剑离开。

三、

中午,叫花鸡请离空桑,特意去西湖边看荷花。这会开的比前几日要多了,想必再等等可以找到莲蓬了。满池的荷香扑面而来,红莲丛中时不时能捕捉到一丝丝绿色。

那是荷叶。

荷花盛放时,叫花鸡的目光却要停留在荷叶上了。它比荷花在池里的早,而荷花出来时,它总比荷花矮一头,在一个一个大荷叶间,脱颖而出的荷花是那么显眼。

少有人上人。

后来他去看盆栽荷花,又是没得剩了。

晚上见到宫保鸡丁时叫花鸡像是汇报般把今天看到的经历的都说了出来,平平淡淡的,唯余提到那荷花盆栽时有些失落。

“花骨朵也还很多,但到最后就剩下一盆已经开过的,问过后我才得知这荷花近日很抢手。”叫花鸡轻轻叹了口气,“或许今年又要错过了。”

“你很喜欢荷花?”宫保鸡丁问。

“向往算不算喜欢我不清楚,但我很想看到它盛开的那一刻。”叫花鸡这么说着。

“这样啊。”宫保鸡丁看着手中的书籍,工作狂人果然如此。

四、

拖到七月中旬了,盆栽荷花没见到影。

每天等着盆栽荷花,却得看着日子过。

叫花鸡还是周而复始的等着,每天晨起、梳洗、给宫保鸡丁梳辫子、晨练、想荷花、劳作、想荷花、武炼、想荷花、睡觉。

想荷花大于训练大于工作狂人。

“虞山…虞山?”

这个行为使宫保鸡丁感到困惑,西湖红莲他是见过的,固然好看,但也未曾到能让叫花鸡每日都想着的地步。

“你最近是怎么了?”

“…我想起了柳姑娘。”叫花鸡看着窗外,“丁季,你回想起丁宝桢大人吗?”

“我曾发过誓,定不辱没老师的名号。”一提起过去,无论是谁多多少少都会难受些,这也就是为什么宫保鸡丁会变成“工作狂人”的原因之一。

“你不觉累吗?”叫花鸡总是不愿意回望自己的过去,仅仅是因为陈封住他记忆的那个人,即使心结已解,回首那位“柳儒士”,也觉得恍若昨日。

“明天不等了,她早已不在人世了。”叫花鸡点了点头。

他等的兴许不是莲花,而是想像以前一样等来一个如同柳如是一样出淤泥而不染的人。

而这个人,或许不需要出于淤泥,只需要站在自己面前就好了。

五、

已经很晚了,就算少主会让宫保鸡丁劳作,也不会到这个点也不回来。

叫花鸡一直盯着窗外,一言不发。半晌才有了动静,叫花鸡听了脚步声,起身出了书房。

“……几天怎么?这是?”叫花鸡看到宫保鸡丁抱着的大盆栽愣了一下,“……”

“我跟少主反应了你的情况,少主帮忙带的。”宫保鸡丁揉了揉头发,“我知道你喜欢后想去西湖边看,却发现少主带礼物时有,就带回来了。”

叫花鸡凝视着荷花盆栽,上面的花骨朵有的已经露出几瓣花来了,再养养其他的也都能开放,算算夏日也就不过几日时间。

“谢谢……”叫花鸡也不知自己心里现在是什么滋味,开心是开心,看着宫保鸡丁和荷花都很开心。但他的意识最后,听到了柳如是的告别。

“来者不可追,请你好好替我看看属于你的来日他朝吧……”

他的“来日他朝”啊,整日沉迷工作不觉劳累,却对自己的辫子无可奈何,很多事因为工作无法注意到他,却也明白他的感受。

“再见了,柳姑娘。”

六、

叫花鸡安置好盆栽荷花,跟着宫保鸡丁往书房里走了。

虞山观月(看置顶谢谢)

一个没有意义的宫虞生子小段子

“我们是感情里的两只旱鸭子。”


鸭一鸭二听到了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保鸡丁x叫花鸡,怀孕情节慎入。ooc慎入。

――――


叫花从被饺子爷爷查出怀孕那天起,就一直处在迷茫状态。


虽然少主在登高大赛后就很少让他上战场,如今他怀孕更是无微不至,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孩子的父亲,季丁。


他肚子里揣着孩子,偶尔就会特别需要季丁。但他知道季丁那个人放不下工作,所以孕期以来这么点事都是自己抗。


毕竟,当年没有季丁也都抗下来了。


总之似乎都是孕期作祟,他老是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想着嘲讽声和那种浓浓的自卑感。


这样对孩子自然是不好的,叫花知道。同在孕期的几个...

“我们是感情里的两只旱鸭子。”


鸭一鸭二听到了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保鸡丁x叫花鸡,怀孕情节慎入。ooc慎入。

――――


叫花从被饺子爷爷查出怀孕那天起,就一直处在迷茫状态。


虽然少主在登高大赛后就很少让他上战场,如今他怀孕更是无微不至,但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孩子的父亲,季丁。


他肚子里揣着孩子,偶尔就会特别需要季丁。但他知道季丁那个人放不下工作,所以孕期以来这么点事都是自己抗。


毕竟,当年没有季丁也都抗下来了。


总之似乎都是孕期作祟,他老是忍不住去想以前的事情,想着嘲讽声和那种浓浓的自卑感。


这样对孩子自然是不好的,叫花知道。同在孕期的几个食魂每日都有人陪着……


不可否认,他想季丁。


是夜,少主和松鼠鳜鱼终于劝住了季丁替了他的夜班,让他回去陪叫花。


季丁推开门,看到自家的孕夫正站在窗边,低着头摸着隆起的小腹,回头看见他到时候眼里抹过平日异常少见的――


像是长途旅行的人终于到家的感觉。


季丁过去把人环在怀里,“这么晚了,容易着凉。”


察觉到那人腰依旧是细的不行,


“中午又没好好吃饭?”


叫花摇摇头,金色的长发拂在季丁的衣服上:“吃完都吐了。”


季丁的双臂收紧:“从明天开始我二十四小时看着你。”


叫花鸡不自觉的往他怀里靠:“你不巡逻了?”


“陪着你也是工作啊。作为伴侣和孩子的父亲,我有义务担当。”


“好。”


叫花看了一眼手上的泥壳,这一细节被季丁捉住了:“也别想那些事情了,开心点,嗯?”


“好。”


季丁抱住叫花,把头埋进他的肩,深吸一口:“好。”






一如既往的鬼混

先看看tag吧各位! 可能特別雷
畫之前:喔喔 感覺會很香
畫之後:好拉哦233333
防一下放個憂鬱鯊魚

日常肢體不協調👌👌

先看看tag吧各位! 可能特別雷
畫之前:喔喔 感覺會很香
畫之後:好拉哦233333
防一下放個憂鬱鯊魚

日常肢體不協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