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俞律

375浏览    58参与
俞律藝術
勇敢的女孩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勇敢的女孩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我在上海长大
弄堂里印着我从小到大的足迹
如果说我是上海人
我义不容辞

近來上悔遭难
我感同身受
说一个故事给上海人听
一个八十五年前的上海故事

一九三六年时事紧张
日寇要侵犯我中华了
学校里组织童子军
作为抗日队伍的精神储备

我就是一员上海中学的童子军
腰缠结绳
手持军棍
口唱著
今日的小儿童
将来的主人翁
主人翁责任重.....

“八一三”事变后
日冦在上海杀人放火
国军浴血抗敌
鲜血湧进苏州河
一个弹尽援绝的
只剩八百人的团队
退守苏州河边的四行倉库

四行仓库隔河是英国租界
岸上站璊上海人向孤军挥手这是对他们的支持
还是对他们的鼓舞

一个勇敢的女童子军
手举国旗
分开众人
跃进苏州河
游向对岸
把国旗送给八百孤...

勇敢的女孩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我在上海长大
弄堂里印着我从小到大的足迹
如果说我是上海人
我义不容辞

近來上悔遭难
我感同身受
说一个故事给上海人听
一个八十五年前的上海故事

一九三六年时事紧张
日寇要侵犯我中华了
学校里组织童子军
作为抗日队伍的精神储备

我就是一员上海中学的童子军
腰缠结绳
手持军棍
口唱著
今日的小儿童
将来的主人翁
主人翁责任重.....

“八一三”事变后
日冦在上海杀人放火
国军浴血抗敌
鲜血湧进苏州河
一个弹尽援绝的
只剩八百人的团队
退守苏州河边的四行倉库

四行仓库隔河是英国租界
岸上站璊上海人向孤军挥手这是对他们的支持
还是对他们的鼓舞

一个勇敢的女童子军
手举国旗
分开众人
跃进苏州河
游向对岸
把国旗送给八百孤军


这个勇敢美丽的女孩子
和我年龄相仿呀
今年也应该九十六岁啦
现在她的白发上
还留着当年苏州河氷的血腥么
今天看到我
她会问我
当年送国旗给八百孤军的
为什么不是你这个帥小伙子
今天你为什么躲在远离上海的安全地带


俞律藝術
催 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

催 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等呀等呀
等我的牡丹花想起了我
她就是不开不放
假正经着

往年在我家赏花的朋友
又伸长了脖子
看着等着急著
没奈何着

我想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爱花的诗人
别的花看不上
就昰爱牡丹如命

有一春牡丹忘了诗人在等她也忘了敞开胸
诗人情急
作了一首没有句号的催花诗
感动了牡丹
向诗人敞开了胸扉
把诗人拥抱起來

我何不学这位诗人
也作一首催花诗呢
我的催花诗很短
只有一句

你还爱我吗?

催 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等呀等呀
等我的牡丹花想起了我
她就是不开不放
假正经着

往年在我家赏花的朋友
又伸长了脖子
看着等着急著
没奈何着

我想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爱花的诗人
别的花看不上
就昰爱牡丹如命

有一春牡丹忘了诗人在等她也忘了敞开胸
诗人情急
作了一首没有句号的催花诗
感动了牡丹
向诗人敞开了胸扉
把诗人拥抱起來

我何不学这位诗人
也作一首催花诗呢
我的催花诗很短
只有一句

你还爱我吗?

俞律藝術
文都的情绪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文都的情绪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乍寒乍暖

春天携梦而來

我在春天的梦里

飞越一个时代

我在春天的梦里失眠

我们只有一个文都

一亇文都放不下我们的梦

我们要再造一个文都

我们劳动

劳动再創造一个文都

诗要倡和

倡和要競争

我们用沸腾的汗水给诗洗澡

有唐诗才有宋词

李白须要杜甫

苏东坡离不开黄山谷

诗要敌手

我们須要再一个文都

一亇比我们强的对手

我们闹情绪

在春梦里失眠

一直睡不着

文都的情绪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乍寒乍暖

春天携梦而來

我在春天的梦里

飞越一个时代

我在春天的梦里失眠

我们只有一个文都

一亇文都放不下我们的梦

我们要再造一个文都

我们劳动

劳动再創造一个文都

诗要倡和

倡和要競争

我们用沸腾的汗水给诗洗澡

有唐诗才有宋词

李白须要杜甫

苏东坡离不开黄山谷

诗要敌手

我们須要再一个文都

一亇比我们强的对手

我们闹情绪

在春梦里失眠

一直睡不着

俞律藝術
壬寅春节青春文学院师生迎春 七...

壬寅春节青春文学院师生迎春

 七律倡和

〈俞律 首倡、曹丽黎 次韵〉

俞律

迎春致曹丽黎

 一片浮云蔽九洲

帝王将相百年休

归来燕子双双老

飞去杨花点点愁

旧梦难醒多奇想

长江不尽渡风流

梅花红里待春节

一曲邀君上酒楼

曹丽黎

次韵和

绿萼初开白蘋洲

朔风吹雪几时休

行人客里心先老

渔父高眠不解愁

数点青山云隔断

一帆江海泪横流

青苔且喜新萌处

自写春联贴小楼

壬寅春节青春文学院师生迎春

 七律倡和

〈俞律 首倡、曹丽黎 次韵〉

俞律

迎春致曹丽黎

 一片浮云蔽九洲

帝王将相百年休

归来燕子双双老

飞去杨花点点愁

旧梦难醒多奇想

长江不尽渡风流

梅花红里待春节

一曲邀君上酒楼

曹丽黎

次韵和

绿萼初开白蘋洲

朔风吹雪几时休

行人客里心先老

渔父高眠不解愁

数点青山云隔断

一帆江海泪横流

青苔且喜新萌处

自写春联贴小楼

俞律藝術
过年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

过年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这两天夜观天象

料定三天之内

,必降暴雪

不禁以手加额道

天幸天幸

农村预料一年收获

就看数九天下不下雪

瑞雪天降

冻死害虫

就有八九成五榖丰登的把握

有心文人

舞文弄墨

少不得做些应景的诗

发挥文学功能

呼雨喚雪

为人助兴

眼见得过几天就过年

恭喜恭喜

就恭喜这场雪了

但願天象是真

不曾哄我

到时候暴雪光临

把闹了两年的新冠病毒冻成殭屍

让家家吃团圆酒

嚼东坡肉

把大文豪苏东坡請出来

写一篇好文章

比前后赤壁赋更精彩

欢迎这场暴雪

送走瘟神疫情

过个快乐放心的年

过年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这两天夜观天象

料定三天之内

,必降暴雪

不禁以手加额道

天幸天幸

农村预料一年收获

就看数九天下不下雪

瑞雪天降

冻死害虫

就有八九成五榖丰登的把握

有心文人

舞文弄墨

少不得做些应景的诗

发挥文学功能

呼雨喚雪

为人助兴

眼见得过几天就过年

恭喜恭喜

就恭喜这场雪了

但願天象是真

不曾哄我

到时候暴雪光临

把闹了两年的新冠病毒冻成殭屍

让家家吃团圆酒

嚼东坡肉

把大文豪苏东坡請出来

写一篇好文章

比前后赤壁赋更精彩

欢迎这场暴雪

送走瘟神疫情

过个快乐放心的年

開卷書坊
俞律:南京九十六岁的作家,诗人...

俞律:南京九十六岁的作家,诗人书画家辛丑岁末赋诗«开卷»父亲的书房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俞律:南京九十六岁的作家,诗人书画家辛丑岁末赋诗«开卷»父亲的书房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不能不读呀”

简直是求我

父亲在书房为我生气

思量換个环境

我在河北邯郸工作的哥哥接他去换换空气

到了邯郸

父亲第一件事就是要个书房哥哥只好依他

父亲佈置书房跌了一交

不幸中风了

从此半身不遂

我去看望他

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我

哎呀

怎么不认识自已的亲儿子了

我千方百计地想唤醒他的记忆

对着他耳朵呼喊“爸爸”

有一天似乎见到他眼中的火花

我多么想他点燃自已的记忆

他模糊地说了三个字

“两个人”

我久久地茫然

忽然想起父亲一定要我读的“史记”

几千年前邯郸不是有两个各人的故事么

蔺相如和廉颇

是的

我要用这两个古人唤醒父亲的历史记忆

然而一次次的失败了

无法形容我的悲伤

只有号陶大哭

我相信孩子般的大哭能唤醒父亲

孩子的哭声能提醒他

我昰他的儿子

儿吋的哭声如此

老来的哭声也这样

父亲一定醒了

他正在倾听

是在倾听

为自己有一个

九十六岁的儿子而骄傲

俞律藝術
父亲的书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

父亲的书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仁弟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不能不读呀”...

父亲的书房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及剑明仁弟

父亲去世了

他的书房还活着

父亲在天上

还能读刭生前的藏书

在我儿时

父亲的书房

经历过两次残酷的考验

上海的一二八和八一三事变它毁于曰冦的炮火

但父亲没有书房等于没有厨房

他.总有一个陋室的

我儿时喜欢进父亲的书房

用蜡笔乱凃父亲的藏书

父亲无计可施

只能向我母亲求救

母亲学他的样摊开双手

我长大些了

父亲变了

他欢迎我进他的书房

我几天不去

他就提醒我

“怎么不来的”

我不爱读他的藏书

那些书不好玩

父亲很无奈

向母亲摊开双手

“这孩子不小啦”

他搬出十几本(史记)放在我眼前说

“不能不读呀”

简直是求我

父亲在书房为我生气

思量換个环境

我在河北邯郸工作的哥哥接他去换换空气

到了邯郸

父亲第一件事就是要个书房哥哥只好依他

父亲佈置书房跌了一交

不幸中风了

从此半身不遂

我去看望他

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我

哎呀

怎么不认识自已的亲儿子了

我千方百计地想唤醒他的记忆

对着他耳朵呼喊“爸爸”

有一天似乎见到他眼中的火花

我多么想他点燃自已的记忆

他模糊地说了三个字

“两个人”

我久久地茫然

忽然想起父亲一定要我读的“史记”

几千年前邯郸不是有两个各人的故事么

蔺相如和廉颇

是的

我要用这两个古人唤醒父亲的历史记忆

然而一次次的失败了

无法形容我的悲伤

只有号陶大哭

我相信孩子般的大哭能唤醒父亲

孩子的哭声能提醒他

我昰他的儿子

儿吋的哭声如此

老来的哭声也这样

父亲一定醒了

他正在倾听

是在倾听

为自己有一个

九十六岁的儿子而骄傲

俞律藝術
我们又长大一岁了 俞律致豁蒙楼...

我们又长大一岁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古人做了些不疼不痒的诗

慨叹人生苦短

不知道人们都在地球上活着

地球活着

人们就活着

昨天我过生日

恭恭敬敬地敬地球一杯酒

它,心跳了一下

给我点个替

又过年了

地球又长大一岁

我们大家都长大了一岁

太阳和月亮

轮流照着地球

地球和人们共享着生命

我们要为地球

多吃一口飯

多读一页书

多做一亇梦

多生一了孩子

又过年了

我们和地球又共同长大一岁

我发现地球上出现一亇裂痕

就像我才买的鸡蛋上的裂痕

是我和人打架

把鸡蛋打破了

只有和平能够补好它

昨天我过生日

用尽三大洋的水

在五大洲...

我们又长大一岁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古人做了些不疼不痒的诗

慨叹人生苦短

不知道人们都在地球上活着

地球活着

人们就活着

昨天我过生日

恭恭敬敬地敬地球一杯酒

它,心跳了一下

给我点个替

又过年了

地球又长大一岁

我们大家都长大了一岁

太阳和月亮

轮流照着地球

地球和人们共享着生命

我们要为地球

多吃一口飯

多读一页书

多做一亇梦

多生一了孩子

又过年了

我们和地球又共同长大一岁

我发现地球上出现一亇裂痕

就像我才买的鸡蛋上的裂痕

是我和人打架

把鸡蛋打破了

只有和平能够补好它

昨天我过生日

用尽三大洋的水

在五大洲上写下个寿字

赠送给地球

啊又过年了

我又长大了一岁

地球也长大了一岁

在新年祈福和平的鐘声里

我们和地球一道长大一岁

再长大一岁

还要再长大一岁

一个没有疆界的一岁

俞律藝術
翠绿和枯黄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翠绿和枯黄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在南京夫子庙

集中着旧书店

书香盈市

凝聚成一个大宇

“缘”

缘是所有一切故事的总和

我淘到一本旧书

书中夾着一片树叶

并非绿色

是没精打采的枯黄

从绿到枯黄是一个故事

是爱情的故事么

有拥抱和接吻么

是恩仇的故事 么

有刀光血影么

有七情六欲的梦么

有悲欢离合的泪么

如今一切都被遗忘了

一个被岁月记录下来的故事

又被岁月抹去了

请夏天留一片绿叶给我

挾进这本书

请岁月收藏我的故事

让我被遗忘

让后人当谜猜

这叶子是我收进书去的

做一次文学实验

为什么诗可以

兴观群怨

请孔夫子作证

翠绿和枯黄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在南京夫子庙

集中着旧书店

书香盈市

凝聚成一个大宇

“缘”

缘是所有一切故事的总和

我淘到一本旧书

书中夾着一片树叶

并非绿色

是没精打采的枯黄

从绿到枯黄是一个故事

是爱情的故事么

有拥抱和接吻么

是恩仇的故事 么

有刀光血影么

有七情六欲的梦么

有悲欢离合的泪么

如今一切都被遗忘了

一个被岁月记录下来的故事

又被岁月抹去了

请夏天留一片绿叶给我

挾进这本书

请岁月收藏我的故事

让我被遗忘

让后人当谜猜

这叶子是我收进书去的

做一次文学实验

为什么诗可以

兴观群怨

请孔夫子作证

俞律藝術
青春文学院师生七绝倡和 秋深有...

青春文学院师生七绝倡和

秋深有感

俞律原倡

眼前日曆最关情

一页翻过万物惊

望断天涯黄叶路

有歸人处有秋声


曹丽黎次韵

浮香摇落有餘情

寒雨空山草木惊

宿酒未醒愁已醒

小窗遥夜听风声

青春文学院师生七绝倡和

秋深有感

俞律原倡

眼前日曆最关情

一页翻过万物惊

望断天涯黄叶路

有歸人处有秋声


曹丽黎次韵

浮香摇落有餘情

寒雨空山草木惊

宿酒未醒愁已醒

小窗遥夜听风声

俞律藝術
春和堂主人致俞律 七律 秋夜雨...

春和堂主人致俞律

七律     秋夜雨霁

云聚吴山久不开,

半宵急雨暗生苔。

芙蓉趁夜添妍色,

鹦鹉因寒唤酒杯。

两岸蒹葭连渚去,

一窗明月带霜来。

此时万籁皆空寂,

残笛吹香去复回。

俞老:  春和堂主人此诗有李商隐风格,唐音也,绝妙。我的次韵和诗附发,远不如她,且有不合律处。发春和堂七律供同仁欣赏。

俞老次和丽黎七律。          

雨窗睡到白云开。

几处梦痕留碧苔。

无意用心旧书卷;...

春和堂主人致俞律

七律     秋夜雨霁

云聚吴山久不开,

半宵急雨暗生苔。

芙蓉趁夜添妍色,

鹦鹉因寒唤酒杯。

两岸蒹葭连渚去,

一窗明月带霜来。

此时万籁皆空寂,

残笛吹香去复回。

俞老:  春和堂主人此诗有李商隐风格,唐音也,绝妙。我的次韵和诗附发,远不如她,且有不合律处。发春和堂七律供同仁欣赏。

俞老次和丽黎七律。          

雨窗睡到白云开。

几处梦痕留碧苔。

无意用心旧书卷;

闲情不误浊酒杯。

一片秋声明月老;

半街黄菊丽人来。

世事依稀轻转眼,

大江东去浪无回。




俞律藝術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偶回故乡扬州

好像当初远离

并不是真的

扬州是个回忆

却又不像个回忆

只是一个好顽的故事

祖父举唒壶敬客倒酒

我说像撒尿

祖父说打嘴

天天见祖母裹脚

我说奶奶裹粽子

祖母说打嘴

父亲吟诗

我说和尚唸经

父亲说打嘴

这个模糊的故事里

只有母亲的微笑

一点不含糊

像天上的二分明月

现在妈妈还在月宫里微笑

扬州却一直呆在扬州

只要扬州在笑

她就是扬州人永远的妈妈

我难得回扬州

虽然很老了

为了愛

以后肯定还要耒

愿扬州像我母亲在世时一样微笑着叫我一声

小乖乖

扬州妈妈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偶回故乡扬州

好像当初远离

并不是真的

扬州是个回忆

却又不像个回忆

只是一个好顽的故事

祖父举唒壶敬客倒酒

我说像撒尿

祖父说打嘴

天天见祖母裹脚

我说奶奶裹粽子

祖母说打嘴

父亲吟诗

我说和尚唸经

父亲说打嘴

这个模糊的故事里

只有母亲的微笑

一点不含糊

像天上的二分明月

现在妈妈还在月宫里微笑

扬州却一直呆在扬州

只要扬州在笑

她就是扬州人永远的妈妈

我难得回扬州

虽然很老了

为了愛

以后肯定还要耒

愿扬州像我母亲在世时一样微笑着叫我一声

小乖乖

俞律藝術

老的容量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锁在院子里的梧桐

为我们绿了一个春天

现在为深秋而黄了

绿是兴旺的色调

黄是牺牲的坦然

一片黄叶飘然墜落

我立刻伸手接住它

这不是它原来的重量

这是它原来体重的千万倍

牺牲太沉重了

我举不动它

却不能放开不管呀

这是老人们的一切

一棵树的绿与黄

等于老人一生的哭与笑

我不曾数过我平时的哭笑

而这棵树耳熟能详的

它见我长大长老的

失败在老

胜利在老

得与失都是老的杰作

“忘”是它的副产品

我忘了一个字

“老”

忘了老的形象

忘了老的意象

忘了老的戏剧性

而老的容量是忘不了的

老的容量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锁在院子里的梧桐

为我们绿了一个春天

现在为深秋而黄了

绿是兴旺的色调

黄是牺牲的坦然

一片黄叶飘然墜落

我立刻伸手接住它

这不是它原来的重量

这是它原来体重的千万倍

牺牲太沉重了

我举不动它

却不能放开不管呀

这是老人们的一切

一棵树的绿与黄

等于老人一生的哭与笑

我不曾数过我平时的哭笑

而这棵树耳熟能详的

它见我长大长老的

失败在老

胜利在老

得与失都是老的杰作

“忘”是它的副产品

我忘了一个字

“老”

忘了老的形象

忘了老的意象

忘了老的戏剧性

而老的容量是忘不了的

俞律藝術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作诗太苦

我有体会

古人也有体会

吟成一个宇

撚断几茎须

若要作诗不苦

除非不会作诗

李白要做李白

杜甫要做杜甫

用了一辈子心力

太会作诗了

累成了两个干瘐老头子

我的重孙子茂哥五岁了

忽一次看到他爸妈的结婚照

竟然哭了起来

无限委屈地说

“怎么没有我?”

没有,尔

因为你要作诗

你有勇敢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诗

李白杜甫都学不会的诗

今天他跟妈妈上衔玩

池小便急了

妈妈要带他上厕所

他说不行不行

我是男生

诗的童话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作诗太苦

我有体会

古人也有体会

吟成一个宇

撚断几茎须

若要作诗不苦

除非不会作诗

李白要做李白

杜甫要做杜甫

用了一辈子心力

太会作诗了

累成了两个干瘐老头子

我的重孙子茂哥五岁了

忽一次看到他爸妈的结婚照

竟然哭了起来

无限委屈地说

“怎么没有我?”

没有,尔

因为你要作诗

你有勇敢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天真

有大人学不会的诗

李白杜甫都学不会的诗

今天他跟妈妈上衔玩

池小便急了

妈妈要带他上厕所

他说不行不行

我是男生

俞律藝術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人节在风雨中离去

暴风雨是一场疯狂的音乐会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朵落花的破碎的美丽

天赐这场疯狂的美

疯狂得像集体自杀

冷笑着的诗人们的玩笑

一种幽默的自杀

这是诗人的价值观

爱的价值要诗人创作

在蜜蜂和蝴蝶的监督中

完成了激动的配合

创造了无数叧一个自己

屈原是明白爱的价值的

他拥抱着落花们跳入汨罗江

随波逐流

上下翻滚

化为一场勇敢的暴风雨

他爱楚囯

而䠂国没有爱过他

他爱自己

而自己并没有爱自已

他爱诗

诗又何曾爱他

而落花们还在坚持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诗人和落花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诗人节在风雨中离去

暴风雨是一场疯狂的音乐会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朵落花的破碎的美丽

天赐这场疯狂的美

疯狂得像集体自杀

冷笑着的诗人们的玩笑

一种幽默的自杀

这是诗人的价值观

爱的价值要诗人创作

在蜜蜂和蝴蝶的监督中

完成了激动的配合

创造了无数叧一个自己

屈原是明白爱的价值的

他拥抱着落花们跳入汨罗江

随波逐流

上下翻滚

化为一场勇敢的暴风雨

他爱楚囯

而䠂国没有爱过他

他爱自己

而自己并没有爱自已

他爱诗

诗又何曾爱他

而落花们还在坚持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

俞律藝術
不跟你玩了 陪小重孙过儿童节...

不跟你玩了

陪小重孙过儿童节

才明白我的童年

并没有弃我而去

在小重孙指下深沉的钢琴声中

我想到儿吋爱唱歌

唱的是“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吋候”

尤其不忘“八一三”的炮火

使我早熟成大人

又想起八百孤军的故事

他们被日军围困在四行仓库

一位女童子军㳺泳渡过苏州河

把国旗送到壮士们手里

而我是一个男童子军

又想到上海跑马厅紧密的马蹄声

使我兴奋得手舞足蹈

在法租界的跑狗场里

我为第一个到终点的狗欢呼尖叫

现在我的童年转为老年

和小重孙的童年融为一体

在儿童节做㳺戏

我们玩足球

请小猫当裁判

我在小重孙的球门前跌了一交

得到一个点球

我赢了

小重孙...

不跟你玩了

陪小重孙过儿童节

才明白我的童年

并没有弃我而去

在小重孙指下深沉的钢琴声中

我想到儿吋爱唱歌

唱的是“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吋候”

尤其不忘“八一三”的炮火

使我早熟成大人

又想起八百孤军的故事

他们被日军围困在四行仓库

一位女童子军㳺泳渡过苏州河

把国旗送到壮士们手里

而我是一个男童子军

又想到上海跑马厅紧密的马蹄声

使我兴奋得手舞足蹈

在法租界的跑狗场里

我为第一个到终点的狗欢呼尖叫

现在我的童年转为老年

和小重孙的童年融为一体

在儿童节做㳺戏

我们玩足球

请小猫当裁判

我在小重孙的球门前跌了一交

得到一个点球

我赢了

小重孙生气了

说我假摔

他板起睑

你的嬴是假的

我不跟你玩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俞律藝術
牡丹开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劍...

牡丹开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劍明仁弟

牡丹开了

美到最极致地开了

等了一年

就等这辉煌的一刻

我要留住她

无奈总是留不住


昨天她还向这一刻努力接近

明天就要挣扎着去远方

谁也留不住她的最美的今天画笔留不住她

画,  笔留下的只是她的躯壳

高于生活是背叛生活呀


只有孩子的诗能留住她

一个五岁的孩子对妈妈说

摘一朵给我

我要带到幼儿园去

送给小朋友们

牡丹开了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劍明仁弟

牡丹开了

美到最极致地开了

等了一年

就等这辉煌的一刻

我要留住她

无奈总是留不住


昨天她还向这一刻努力接近

明天就要挣扎着去远方

谁也留不住她的最美的今天画笔留不住她

画,  笔留下的只是她的躯壳

高于生活是背叛生活呀


只有孩子的诗能留住她

一个五岁的孩子对妈妈说

摘一朵给我

我要带到幼儿园去

送给小朋友们

俞律藝術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剑明仁弟

地球在兴奋地旋转

它和自己赛跑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年年都是春天跑在第一

我年年都给这位冠军发奖状今年在奖状上写下两个大红字

拐弯

春天把奖状挂在天上

让天下看见他的荣耀

于是

病毒拐向乌有之乡

炮声化为舞曲

瞪眼拐向握手

口水化为诗

梦拐向晨羲朝霞

地球在旋转中发胖

五大洲成了十大洲

春天在获奖中发福

四季拥抱成一团

一个高大的春天

春节的奖状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和剑明仁弟

地球在兴奋地旋转

它和自己赛跑

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

年年都是春天跑在第一

我年年都给这位冠军发奖状今年在奖状上写下两个大红字

拐弯

春天把奖状挂在天上

让天下看见他的荣耀

于是

病毒拐向乌有之乡

炮声化为舞曲

瞪眼拐向握手

口水化为诗

梦拐向晨羲朝霞

地球在旋转中发胖

五大洲成了十大洲

春天在获奖中发福

四季拥抱成一团

一个高大的春天

俞律藝術
牛年话牛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

牛年话牛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也是奇缘

我在老山荒芜的土地上

学会了耕田

结交了一个亲密朋友

一头老黄牛

我爱它的忠厚老实

喜欢它的顺从

它体重超过我几十倍

力气胜我百倍

头上有一双尖角

像兩把利剑

我手上有一条皮鞭

鞭上沾满它的血迹

它只要回头顶我一下

我就永远放下鞭子了

而它还昰喘着粗气

拖着沉重的犂前进

先岳父也爱牛师牛

是画牛美术大师

提议选牛为国兽

牛是我亲密好友

但我没有举手

牛年话牛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弟 

也是奇缘

我在老山荒芜的土地上

学会了耕田

结交了一个亲密朋友

一头老黄牛

我爱它的忠厚老实

喜欢它的顺从

它体重超过我几十倍

力气胜我百倍

头上有一双尖角

像兩把利剑

我手上有一条皮鞭

鞭上沾满它的血迹

它只要回头顶我一下

我就永远放下鞭子了

而它还昰喘着粗气

拖着沉重的犂前进

先岳父也爱牛师牛

是画牛美术大师

提议选牛为国兽

牛是我亲密好友

但我没有举手

俞律藝術
水仙花小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

 水仙花小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水仙家在天河

思凡下红尘

年年过年到我家來

过了年就回天上去

她在天上设有花

她在天上设有香

到了我家就有了

花是圣诘的花

香昰醉倒一世的香

我年年都想留住她

不要回天上去啦

天上有太多的清规戒律

哪有我家自由

我家虽挤

却有精緻的水盆安置她

我年年都想留下她

做天上人间的伴侣

但不便启齿

今年下了决心

一定要留住她

临时却又张不开嘴

人和仙有别

她年长我几万万岁哩

 水仙花小传 

俞律致豁蒙楼诗窗并剑明仁棣。         

水仙家在天河

思凡下红尘

年年过年到我家來

过了年就回天上去

她在天上设有花

她在天上设有香

到了我家就有了

花是圣诘的花

香昰醉倒一世的香

我年年都想留住她

不要回天上去啦

天上有太多的清规戒律

哪有我家自由

我家虽挤

却有精緻的水盆安置她

我年年都想留下她

做天上人间的伴侣

但不便启齿

今年下了决心

一定要留住她

临时却又张不开嘴

人和仙有别

她年长我几万万岁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