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信件

1629浏览    439参与
星球搁浅

三十而立.

宝贝甜心小天使的生贺|白宇生日快乐!!!


占tag致歉。|两年啦,想跟他说点东西。


正文:


白宇先生: 

                   你好呀,首先在开头肯定是要说上一句,三十岁生日快乐。花言巧语的祝福样式向来不是我的强项,我只希望你在今后能健康顺遂,平平安安。永远像年少时一样可爱的天真。 ...


宝贝甜心小天使的生贺|白宇生日快乐!!!


占tag致歉。|两年啦,想跟他说点东西。


正文:



白宇先生: 

                   你好呀,首先在开头肯定是要说上一句,三十岁生日快乐。花言巧语的祝福样式向来不是我的强项,我只希望你在今后能健康顺遂,平平安安。永远像年少时一样可爱的天真。 

 

                    我知道由于职业的特殊,特别是两年前突然的一夜之间,节奏开始变得快起来,总是匆匆忙忙的,有很多事情很多心愿无法去做,去实现。虽然我并不能做什么改变这样的现状,但我还是执拗的想对你说“放心去做吧,整个宇宙都会保护你的。” 

 

                    我认识你在更早之前。光光的小泡面头让我记住了你的名字,记住了您的样子——脆肉又美好,善良又柔软。可最终记忆只停留在名字,就连两年前我第一次听说《镇魂》时,也仅仅只是反应平淡的“哦,白宇,是他。” 

 

                     喜欢你是因为你。你的努力,你的能力,你的笑容,你的可爱,你的名字。不管是否来晚,都已经陪你度过了两年的寒来暑往,从28岁到30岁,从正是可爱的年纪踏入成熟稳重的风格。 

 

                      30年前的今天有天使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三十而立,未来为可期。希望你以后能平安顺利,接到想接的戏,合作到喜欢的演员,在你热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成功,身体健康,家人健康,家庭美满,保留最初的天真执着,每天都有好吃的面,爱你的人永远都在。 

 

                     我希望以后也会继续爱着你,陪你一起成长和变得更好,我希望以后能继续爱你,给你世界上所有极致的温柔和感动,支持你的选择和决定,支持你的作品和初心,可以以同样的步伐,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希望我们都能像歌里所唱到的那样,执着,简单,热爱。 

 

演员白宇,未来可期,三十而立,生日快乐。 

 

                                                                      2020/04/08 

 


月上黑猫

2020.4.8

亲爱的先生:

今夜的月色真美。

不知夏目漱石在将“我爱你”翻译成“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时是怀着怎样的情感,又是否曾在这样的月圆之夜思念着一个人。

明月从来都是凝聚情感的事物。长屋写过“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王昌龄道:“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苏轼则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张若虚那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的末句写道:“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而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也可能来源于此诗。

月圆之时有人团聚,亦有人相隔两地,正如此刻的我们。唯能共享的便是夜空中的一轮明月,于是看见这样美好的事物就会想到爱的人。东方人不愿常将“我爱你”挂在嘴边,于是情...

亲爱的先生:

今夜的月色真美。

不知夏目漱石在将“我爱你”翻译成“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时是怀着怎样的情感,又是否曾在这样的月圆之夜思念着一个人。

明月从来都是凝聚情感的事物。长屋写过“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王昌龄道:“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苏轼则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张若虚那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的末句写道:“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而张九龄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也可能来源于此诗。

月圆之时有人团聚,亦有人相隔两地,正如此刻的我们。唯能共享的便是夜空中的一轮明月,于是看见这样美好的事物就会想到爱的人。东方人不愿常将“我爱你”挂在嘴边,于是情感就渗透到生活中的一点一滴。日本人送爱人出门时会说:“気をつけて。”我跟先生日常会互道晚安,都是另一种形式的“我爱你”。

今夜月色真美。清风拂过了花园里那棵樱花树,无数淡粉色的花瓣随风飘落,总能让人回想起前年三月底在清州的一场小雪,那场让人真正能够感受到如柳絮因风而起的雪。那时的校园银装素裹,正如这夜色中铺满花瓣的草坪。一旁的溪流依旧涓涓流淌着,带走了飘落的花瓣,却从未冲刷倾泻而下的月光。早春的夜晚仍带着一丝凉意,不知何处的枝头上偶尔传来几声夜莺的啼叫。

你是否也能看到呢,先生。

想念你的兔宝





月上黑猫

2020.3.9

亲爱的先生:

希望你在读这段文字之时,正在享受清晨春日暖阳带来的惬意。

而此刻的我在大风暴雨之夜敲下这段文字——英国雨夜的风依旧如此凛冽,让人丝毫感受不到春日已经到来,无数的雨点被风卷着拍打在明亮的窗户上。纵使窗帘阻挡了外头无尽的黑暗,暖黄色的灯火照亮了四周,暖气片加热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屋子,却仍旧能够感受到雨夜带来的不安。

雨夜能带来短暂的平静、创作的灵感,亦能使人神思忧虑。不知先生会在这样的雨夜中做什么,又想起什么。是像往常一般在工作呢,或是在浏览新闻呢,还是在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呢?我不知道,也没法猜透。我能读懂清晨的朝阳,能感受秋日里的明月,能明白少女的心思,能理解诗句的含义,能看得见...

亲爱的先生:

希望你在读这段文字之时,正在享受清晨春日暖阳带来的惬意。

而此刻的我在大风暴雨之夜敲下这段文字——英国雨夜的风依旧如此凛冽,让人丝毫感受不到春日已经到来,无数的雨点被风卷着拍打在明亮的窗户上。纵使窗帘阻挡了外头无尽的黑暗,暖黄色的灯火照亮了四周,暖气片加热的空气笼罩着整个屋子,却仍旧能够感受到雨夜带来的不安。

雨夜能带来短暂的平静、创作的灵感,亦能使人神思忧虑。不知先生会在这样的雨夜中做什么,又想起什么。是像往常一般在工作呢,或是在浏览新闻呢,还是在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呢?我不知道,也没法猜透。我能读懂清晨的朝阳,能感受秋日里的明月,能明白少女的心思,能理解诗句的含义,能看得见人灵魂的颜色,能与世间人类共情,唯独先生一如既往地让人捉摸不透。

先生像那夜晚里藏在被子里的温柔,像那留在衣物间缱绻的馥郁,又像天边遥远的星辰,像光影一般让人捉摸不住。像一杯诱人的苦咖啡,让人情不自禁地为那甘醇的芳香所陶醉,却又因那入口之时的苦涩而止步,只有真正懂得品尝之时,才能明白那丰厚而质感浓郁的风味。

暴雨不断敲打着玻璃,窗外的风也未曾停止呼啸。不知那些在前几日大好阳光下茁壮成长的花儿怎样了,会不会受到风雨的影响而凋零。不知此刻,时常在外头山坡上活动的野兔、松鼠和海鸥如今藏身何处,又会不会也感到不安,不知此刻先生心里又怀有怎样的情感。

李清照在度过了雨疏风骤的夜晚后,没有亲眼看到园中景象,就对卷帘人说“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她是否也感受到不安呢?在这之后是否会像误入藕花深处时那样争渡呢?

先生,我们当抱着希望,不论在任何时候。海棠在雨夜中被打落,新的花朵正含苞待放。即便是春去夏至,来年春天依旧百花齐放。苏轼提到,江水滔滔不绝,却从未真正流逝;月有阴晴圆缺,却始终都在轮回——“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

“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

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你的兔宝


月上黑猫

2020.2.14

亲爱的先生:

你最近好吗?

今日,清晨的暖阳透过薄纱倾泻于窗台之上,艾米莉亚淡粉色的花瓣渗透着光,矮房子外的草坪上白霜正在慢慢化作晶莹的露水,空气中夹杂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我踏着欢快的脚步沐浴在冬日的熹微的晨光中,穿过楼房、草坪和山坡,树林渐渐遮挡了清透的蓝天。光斑给林间小径铺上耀眼的鹅卵石,灌木丛间弥漫起朦胧的雾霭。

四周变得寂静起来,我的喘息伴着雾气愈发明显,某处的枝头上,传来几声乌鸦的啼叫。浓雾缠绕于周身,把人困在这茂密的丛林之中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夕阳染红的天空若隐若现,引领着我走出山林,来到山坡上的草坪。云层边缘拖着金红色的编织缎带,宛若一位精心打扮的少女往远方去了,她没有...

亲爱的先生:

你最近好吗?

今日,清晨的暖阳透过薄纱倾泻于窗台之上,艾米莉亚淡粉色的花瓣渗透着光,矮房子外的草坪上白霜正在慢慢化作晶莹的露水,空气中夹杂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我踏着欢快的脚步沐浴在冬日的熹微的晨光中,穿过楼房、草坪和山坡,树林渐渐遮挡了清透的蓝天。光斑给林间小径铺上耀眼的鹅卵石,灌木丛间弥漫起朦胧的雾霭。

四周变得寂静起来,我的喘息伴着雾气愈发明显,某处的枝头上,传来几声乌鸦的啼叫。浓雾缠绕于周身,把人困在这茂密的丛林之中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夕阳染红的天空若隐若现,引领着我走出山林,来到山坡上的草坪。云层边缘拖着金红色的编织缎带,宛若一位精心打扮的少女往远方去了,她没有回头,直到落日的最后一缕余晖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天空呈现出由红到紫的渐变色,夜空逐渐占据了高处,黑暗掩盖万物。

星斗点缀着天空,夜色倾城又凉如水。越是寂静之时喧闹便愈难摆脱,正如这繁星遍布的夜空从来不是单调的黑白两色,斑斓的星斗无声地诉说着被人遗忘的故事。星空深邃如海洋,暗流涌动潜藏在深处。

可你知道吗,我眼中所见的熹微晨光,璀璨星辰,浩瀚海洋——不过都是先生那深琥珀色瞳仁中闪烁的光。

无限爱意,

兔宝


月上黑猫

2019.12.15

亲爱的先生:

愿你能读完这段枯燥的文字。

两个月前我曾确信我们绝不会产生矛盾,但如今不论你如何否认,某些观念和追求上的冲突确确实实在影响着我们。

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即使知道也不易接受——我们大多时候确实不在一个世界当中,我想你能理解我提到的“世界”。从而感受到的距离实在遥远,遥远得令人畏惧。凡事万不可勉强,强行闯入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只会遍体鳞伤,于是悔恨着、悲伤着的人们便只能无奈地坐在不同世界的交界处,遥望着云端那个夺走自己内心的灵魂,却又无法伸手去触碰。我想,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决战之日后大概是这样的感受。

你提到过,只要心向着同一个地方,两人便总有一日可以走到一起。我感到不安,先...

亲爱的先生:

愿你能读完这段枯燥的文字。

两个月前我曾确信我们绝不会产生矛盾,但如今不论你如何否认,某些观念和追求上的冲突确确实实在影响着我们。

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即使知道也不易接受——我们大多时候确实不在一个世界当中,我想你能理解我提到的“世界”。从而感受到的距离实在遥远,遥远得令人畏惧。凡事万不可勉强,强行闯入不属于自己的世界只会遍体鳞伤,于是悔恨着、悲伤着的人们便只能无奈地坐在不同世界的交界处,遥望着云端那个夺走自己内心的灵魂,却又无法伸手去触碰。我想,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决战之日后大概是这样的感受。

你提到过,只要心向着同一个地方,两人便总有一日可以走到一起。我感到不安,先生。因为我并不确定处于两个精神世界的人们,追求着截然不同的事物,是否会看向同一个地方,是否又会到达同一个地方,抑或是渐行渐远。大概,人在感到不安时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可我对先生的情感从未随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反倒从一开始的浅粉色变成了玫红色。先生厌恶不被认可,身边环绕着太多优秀的同学和朋友,先生在不断追赶他们的身影,可在我眼里,先生已经是个相当优秀的人了。

或许是因为成长环境的原因,我从未因为身边耀眼而优秀的人感到自卑,我坚信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有的发光之处。我能够画好看的画送给朋友,我能够和朋友一起拍lo裙照,我能够做超好吃的料理给自己和先生你,我能够写文把自己的心境分享给无数陌生却又可爱的人们,我能够拍好看的照片记录所见之美,能够结交各种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能和朋友一起打游戏、追番、逛漫展,有疼爱我的爸爸妈妈……我始终坚信着我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自己发亮的地方,也是许多人不曾拥有的。这个世界上的人很多,术业有专攻,我欣赏着也希望结交优秀可爱的人们,却从未妄自菲薄,也从未因他们而感到困扰。

当然,我曾在大二的时候为了得到外界的认可,为了所谓的成就感、荣誉感和虚荣心参加比赛,拼命学哪怕是一点也不感兴趣的专业,也的的确确获得了各种奖项,拿了奖学金,把GPA刷到了年级第三,却从未得到真正的满足和快乐。那是一段精神世界荒芜的日子,事实上,我在那个时候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先生喜欢把我的生活成为享乐,这是先生犯的第一个错误,享乐与享受生活是大相径庭的。借用《简.爱》中罗切斯特先生的一句话,不如说“我是个精神享乐主义者”。物质上的需求带来的愉悦对我而言实在是短暂而渺小,我也不再缺乏,我从来都在追求着精神上由衷的愉悦。

我知道我和先生的追求从来都是不同的,也不必苛责这种不同,这个世界本斑斓而多样。我只希望跟先生说,人一定要为自己活着,一定要按着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活下去,才能称之为真正的信念,那样的信念才能让人披荆斩棘,去向更遥远的彼方。

人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不会是为了他人而存在的。我存在于此,拥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灵魂,生活是自己的,世界是自己的,他人的评价可以作为参考,却永远也无法成为活下去的目的和意义——自己的价值是自己决定的,那么快就让他人的认可决定了自己的价值的人,会连呐喊都无法发出,最终不过成为一具傀儡罢了。

不但要活下去,还要自信地活下去,要追逐着爱与自由活下去,带着信念活下去。我相信每个人生活的颜色和浓度都是不同的。

我向往着,也这么过活着,先生。

我们仍旧不在一条道路上,但我在远方望着你,始终望着你,先生。

兔宝

 

月上黑猫

写给某先生的信件 文案

如题,书信体,纪实类文体。

是一位女性写给一位先生的所有信件。暂且分个R级万一我想写xxx

会持续更新。

没什么需要排雷的地方,内容可能会枯燥无味。

以上

如题,书信体,纪实类文体。

是一位女性写给一位先生的所有信件。暂且分个R级万一我想写xxx

会持续更新。

没什么需要排雷的地方,内容可能会枯燥无味。

以上

Luciano-Lux

信的启事(活动/时间不限)

想着《山茶文具店》和自己的私事,突然想要做的一个活动。

*有自己想要处理,却无法自己处理的信件,便签类的,可以寄给我,我可以帮您处理,焚烧或粉碎等。

当然,未经本人允许,我不会私拆信件。

 (原故事为《山茶文具店》里,所谓信的供奉)

*有想要写,却没有收件人的信,可以寄给我,收件人可以填我的名字或者您想要填写的。

 同样,未经允许,不会私拆信件。

 关于信件的保留时间,或许会有想要拿回去的一天,所以会一直放在文件夹里,不会丢。

 (想法来自于我自己从没寄出去的一堆信)

*想要讲故事,任何故事都可以,或者倾诉也好,写信和私信都可以,我可以从...

想着《山茶文具店》和自己的私事,突然想要做的一个活动。

*有自己想要处理,却无法自己处理的信件,便签类的,可以寄给我,我可以帮您处理,焚烧或粉碎等。

当然,未经本人允许,我不会私拆信件。

 (原故事为《山茶文具店》里,所谓信的供奉)

*有想要写,却没有收件人的信,可以寄给我,收件人可以填我的名字或者您想要填写的。

 同样,未经允许,不会私拆信件。

 关于信件的保留时间,或许会有想要拿回去的一天,所以会一直放在文件夹里,不会丢。

 (想法来自于我自己从没寄出去的一堆信)

*想要讲故事,任何故事都可以,或者倾诉也好,写信和私信都可以,我可以从第三方的角度给您一些建议。

 (主要还是想听故事,这也是平时和朋友间的相处方式)

*或者说觉得花开了,很好看,或者吃到了好吃的东西之类稀奇古怪的事,想要分享,信件和私信都可以。

暂时就想到这些,或者还有什么有意思的点子,也可以告诉我。

本活动完全基于陌生人间的信任感,觉得并不安心或有些疑虑的也没有关系。

本活动不牵扯任何利益关系,纯粹是一个突发奇想的私人想法。

哦,对了,违反现今法律法规的信件类均不参与以上活动,抱歉。

需要地址的可以私信。

谢谢你看到这里啦,再见~

——2020.4.8

阿DU.

与薛蒙书

辛丑年 四月十一日 晴

薛蒙,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今日吾于珍珠滩闻得表弟斩获灵山大会魁首,由衷快慰,致此函,诚表贺意。想必师尊醒来后知晓,定会倍感欣慰。他的弟子薛蒙,薛子明,凤凰之雏没给他丢人。哈哈。金诚湖那一诺,你终是做到了。也是,凤凰之雏,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如今你风头正盛,更要戒骄戒躁,潜心修习。常言道:“当汝较他人稍出头时,底下乌合之众皆盼朱楼坍塌。只有使其望尘莫及,才可立足神坛。”今后路还很长,莫因一时领先便骄傲自满,孔雀尾巴可要收好。

过些时日,我便打算归隐进修,书信往来怕是要断些时日。派中若有所需,写信与我便是,必当日速还。

替我问伯父,伯母,师尊安。...

辛丑年 四月十一日 晴

薛蒙,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今日吾于珍珠滩闻得表弟斩获灵山大会魁首,由衷快慰,致此函,诚表贺意。想必师尊醒来后知晓,定会倍感欣慰。他的弟子薛蒙,薛子明,凤凰之雏没给他丢人。哈哈。金诚湖那一诺,你终是做到了。也是,凤凰之雏,从来都不是说说而已。如今你风头正盛,更要戒骄戒躁,潜心修习。常言道:“当汝较他人稍出头时,底下乌合之众皆盼朱楼坍塌。只有使其望尘莫及,才可立足神坛。”今后路还很长,莫因一时领先便骄傲自满,孔雀尾巴可要收好。

过些时日,我便打算归隐进修,书信往来怕是要断些时日。派中若有所需,写信与我便是,必当日速还。

替我问伯父,伯母,师尊安。

                                                         表兄墨燃

———————————

唔,今天给薛萌萌的信太官方啦~

放几张萌萌的表情包乐呵一下







原创:微博的大大

 1.H南烟归云

 2.阿柒·G


阿Du不产图(最多产个表情包哈哈哈) ,阿Du只是图图的搬运工~




阿DU.

与吾师书

辛丑年 七月二十日 晴

师尊,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经别两年,弟子走南闯北,修为大有提升。师尊放心,弟子今后会更加严于律己,不再叫师尊失望。弟子踏遍万水千山,去看了东边的渔舟灯火,西边的坎儿井流。仔细地瞧过挑着担子的脚夫踩在石板路上的黝黑双足。听过苇塘子里梨园小童咿咿呀呀的吊嗓子。也嗅过海棠花开的漫野清香。待师尊醒了,我们便一同去看看这烟火人间。

近些日子,弟子于临沂杏林书院听学,受益良多。弟子还记得,师尊第一次教我写自己的名字,可惜那时实在是太笨了,怎么也学不会。如今,算是有所长进。最近,弟子拜读经典诗文,《逍遥游》,《礼记》......弟子以前不喜读书,还与师尊顶嘴...

辛丑年 七月二十日 晴

师尊,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经别两年,弟子走南闯北,修为大有提升。师尊放心,弟子今后会更加严于律己,不再叫师尊失望。弟子踏遍万水千山,去看了东边的渔舟灯火,西边的坎儿井流。仔细地瞧过挑着担子的脚夫踩在石板路上的黝黑双足。听过苇塘子里梨园小童咿咿呀呀的吊嗓子。也嗅过海棠花开的漫野清香。待师尊醒了,我们便一同去看看这烟火人间。

近些日子,弟子于临沂杏林书院听学,受益良多。弟子还记得,师尊第一次教我写自己的名字,可惜那时实在是太笨了,怎么也学不会。如今,算是有所长进。最近,弟子拜读经典诗文,《逍遥游》,《礼记》......弟子以前不喜读书,还与师尊顶嘴,现在才发现这书中的黄金屋,颜如玉,不免深感懊悔。从今往后,师尊的每一句话,弟子都会记于心间,烙于骨中。

今日听学结束,遇南宫驷于杏林小径。南宫公子稳重许多,身量也拔高不少。他那头妖狼,我们曾在霖岭屿客栈见过,依旧威风。他邀弟子往舞雩楼叙旧。不得不说,舞雩楼的鲁菜当真是天下一绝!一品豆腐,三丝鱼翅,九转大肠,油爆双脆皆是绝味!弟子知师尊喜甜,这儿的拔丝山药,蜜汁梨球令人口齿留香。还有糖醋排骨,酸甜的酱汁包裹炸的喷香的排骨,一口下去,没有油腻味儿,想来师尊也不会拒绝!!!等师尊醒了,定要来好好尝尝。弟子还与叶忘昔,叶公子有幸见面。叶公子依旧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在儒风门这鱼龙混杂的池子里,他依旧秉持着这般高洁的品性,着实令弟子敬佩。最差最差的徒弟一定要做个很好很好的君子,做很多很多的好事,这样,才不会给最好最好的师尊丢脸。

夏日炎炎,汗暑无常,望君珍重。寥寥数笔,不尽欲言。问师尊安。

                                                                  弟子墨燃拜上

———————————


这封信着实把阿Du写饿了~~

附糖醋排骨图

香~~~~

阿DU.

与师昧书(毕竟亲妈说了,燃燃也是有给师妹妹写信dei)

庚子年 一月二十三日 阴

师昧,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我离山已有几月,对山中的一房一殿,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甚是想念。

你身子不好,又灵核微薄,前几日我于江州汇琳阁拍得一枚上乘缥碧石,我已随信件一起寄来,佩于手腕有助你涵养灵核,调节灵流,温润身子。还有啊,我离开这么久,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薛蒙那鸟玩意儿八成是指望不上了。你午饭多少要吃些,万万不要像在桃花源那般,又饿出毛病来。晚上记得盖厚实些,莫要着凉,蜀中夜晚湿热,记得关窗,可免蚊虫叮咬。修行不要急于求成,量力而行。今日,我又淘了些好物,都一起寄与你了。江州的点心可香可香,给你与薛蒙各带一盒,免得他又与你争,嘻嘻。还有一...

庚子年 一月二十三日 阴

师昧,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我离山已有几月,对山中的一房一殿,一草一木,一人一物都甚是想念。

你身子不好,又灵核微薄,前几日我于江州汇琳阁拍得一枚上乘缥碧石,我已随信件一起寄来,佩于手腕有助你涵养灵核,调节灵流,温润身子。还有啊,我离开这么久,你要学会照顾自己,薛蒙那鸟玩意儿八成是指望不上了。你午饭多少要吃些,万万不要像在桃花源那般,又饿出毛病来。晚上记得盖厚实些,莫要着凉,蜀中夜晚湿热,记得关窗,可免蚊虫叮咬。修行不要急于求成,量力而行。今日,我又淘了些好物,都一起寄与你了。江州的点心可香可香,给你与薛蒙各带一盒,免得他又与你争,嘻嘻。还有一副鹿皮手套,师尊怕冷,但他这人丢三落四的,原先那副早就不知丢在何处,所以麻烦你替我转交啦。师昧待我最好了,我就怕我走南闯北的,这些小物什经不起奔波。我还淘到一本《百药方》,对你专攻的领域应该有所帮助。还有这些糖果,是我买与死生之巅众人的,要托你寻时分与大家啦。

最后,替我问尊主,夫人,师尊安。

                            师弟阿燃

———————————

师妹妹:我咋感觉我像个代收快递的???

瓦伦丁的小狐狸

(六)我的决定

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双胞胎弟弟圣,萤不禁感叹有个弟弟真是太好了。


如果拒绝让爸爸妈妈伤心,好在还有弟弟可以陪伴他们。他也一直令人放心,自己却好像完全变成背离那个故乡的孩子。


萤好久没有看看看圣,他正在挠他碎碎的头发,怎么一夜之间就这么高了呢。就算冬天圣在总在房间穿着一层薄薄的深蓝色羽织,她倒是一件也没有。


圣咳了两声,假装没有惊讶过地淡定接道,“好吧,其实听到你回去我还是挺开心的。”


他害羞了。圣看着自己房间的墙壁,每次尴尬的时候就不会看萤。


“嗯……嗯?”萤点点头,声音不禁向上扬了一下,难道是因为昨天冻到脑子不清醒后冲动说出这句话吓到了他。至于到底要不要回去,萤...

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双胞胎弟弟圣,萤不禁感叹有个弟弟真是太好了。


如果拒绝让爸爸妈妈伤心,好在还有弟弟可以陪伴他们。他也一直令人放心,自己却好像完全变成背离那个故乡的孩子。


萤好久没有看看看圣,他正在挠他碎碎的头发,怎么一夜之间就这么高了呢。就算冬天圣在总在房间穿着一层薄薄的深蓝色羽织,她倒是一件也没有。


圣咳了两声,假装没有惊讶过地淡定接道,“好吧,其实听到你回去我还是挺开心的。”


他害羞了。圣看着自己房间的墙壁,每次尴尬的时候就不会看萤。


“嗯……嗯?”萤点点头,声音不禁向上扬了一下,难道是因为昨天冻到脑子不清醒后冲动说出这句话吓到了他。至于到底要不要回去,萤这一刻还存着一点疑惑。


“对了,今年京都比往年都要冷,别忘记穿厚一点。”圣想起什么开始笑起来。


“笑什么……”萤松了口气,她感谢这笑声打破冷场。稍微严肃一点,毕竟大多数时间,萤在圣面前的角色像故作高冷的白痴一般。


“你腿这么粗,没办法露出来穿短裙啊……算了。”


萤挑了挑眉毛,一把拉过他扔到床上,骑在他的身上,假装生气。


“我叫爸爸了啊!!”


萤正好趁着起床气点了点头说“哦!”,狠狠地抬起手向圣的脸挥过去,圣虽然不敢相信姐姐会打自己一巴掌,还是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姐!!……呃……哈哈哈哈……”


萤的手早就在他不注意时候就挪了挪放到了肋巴骨边上了。


她小时候最喜欢这么挠他了。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圣比自己高出一头,自己没什么变化,就无法像以前一样把他摁住了。


妈妈顺着声音走上楼梯,“嘘!爸爸在工作,圣……”


她拉开了门后看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笑起来,“还像小孩子呀。”


萤松开了手,示意圣不要出声,看向妈妈。


“你们早就知道吧?为什么不和我商量呢?”


话说出口时,这种严肃的语气让萤吓了一跳,她只是想说太突然了。


因为突然的婚礼,所以要突然回去。一切都没准备好,自己昨晚蹲在外面伴着寒风中想明白的事情,不是立马就要去做的。


“抱歉,萤……爸爸已经都商量好了……”


萤本来没有任何抱怨妈妈的意思,却看到圣瞄了自己一眼。


萤挠挠头发,只能去安慰这个女人,她手臂揽住妈妈的肩膀。


“啊,不要在意,妈妈……”萤认真地告诉她,“我会尽快收拾行李的。”


萤起床后拉开门准备下楼,正好在楼梯间隙看见了妈妈。她停住脚步。


“其实,我真希望你能看一场夏天的烟火大会啊,可惜现在是冬天……”


“嗯,妈妈我知道了,”萤打断了她,缓缓向楼梯下方走着。


“如果……我说如果……”萤有点紧张到结结巴巴,“如果,我很喜欢那里,我不介意夏天再去一次”。

 

走到楼梯下,她看到坐在餐厅中爸爸和圣惊讶又欣慰的表情,再次绽放了笑容。

她真的没有敷衍他们。


瓦伦丁的小狐狸

(五)谁的信件

萤踏着脚下白色雪地……

恍惚中,第一天的梦没有完成就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和重重的关门声成功打断。


好像是什么信?萤看了“Ⅷ”的时针,嘟囔着“邮递员都这么勤奋吗……”


萤从小规规矩矩生活在这里,和这里的人一样做着无聊的事情,不停的学习,准备考大学。

她固然喜欢在中国的十几年,但家里耳濡目染的日语,早在不经意间闯入她的大脑。


原本可以自然忽视掉的东西越来越清晰,萤没法不去正视和接受它们。

这些经历与她的枯燥生活交替出现,激起她一点好奇心的同时,要把一条“线”打破了。


开始越过线另一边的是这封信。她的生活从此有了不同于以往的新鲜颜色。


以至于后面发生比梦境更精彩的事,...

萤踏着脚下白色雪地……

恍惚中,第一天的梦没有完成就被叽叽喳喳的声音和重重的关门声成功打断。


好像是什么信?萤看了“Ⅷ”的时针,嘟囔着“邮递员都这么勤奋吗……”


萤从小规规矩矩生活在这里,和这里的人一样做着无聊的事情,不停的学习,准备考大学。

她固然喜欢在中国的十几年,但家里耳濡目染的日语,早在不经意间闯入她的大脑。


原本可以自然忽视掉的东西越来越清晰,萤没法不去正视和接受它们。

这些经历与她的枯燥生活交替出现,激起她一点好奇心的同时,要把一条“线”打破了。


开始越过线另一边的是这封信。她的生活从此有了不同于以往的新鲜颜色。


以至于后面发生比梦境更精彩的事,让萤在后来反反复复想念中愈发觉得不真实。


圣在楼下叽里呱啦读完了信,本来就是想吵醒她让她听到的吧。冗长的日语听得令人烦躁。混乱的五十音钻入脑子。


“难道爸爸妈妈都醒了吗!他就这样由着性子大喊大叫?”


暖气也没法缓解萤的懒惰,她没勇气从被子里冲出来去拉着圣的耳朵喊他“你是不是一夜没睡这么早起来?”所以只能一把扯住被子圈起脖子,用力闭上眼睛。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重复了很多遍,外面雪地的白色反光在朝阳下越来越刺眼,穿透玻璃和被子晃到房间中。


萤正纠结不然现在就起床,突然听到敲门声。


无聊的圣。萤想到这里翻了个白眼。

对,无聊的圣闯进来又将信读了一遍。


萤被子直接盖过头顶背对着圣假装不想听,随着圣慢慢降低的语速,萤睁开眼。


她隐隐约约了解到,他们国外的堂姐,重要的婚礼要她唯一的叔叔,也就是圣和自己的爸爸参加。圣一本正经地将信翻译了一遍。


萤听到确切内容之后就完全明白了,这封信不是第一次通知,更像正式的邀请。


萤坐起身,盯着他。


 “姐姐。”圣不怀好意地笑起来。他左手端着水杯,动了动喉结。


“这回没办法终于要回去了吗?”


圣一直以来的态度当然是希望姐姐能和自己回去,不过现在只能调侃她了。


他大概猜到姐姐会生气地嘟囔着“要回你自己回”时候的表情,然后是她标志的白眼。

不过也见怪不怪,这种场景从他记事起,每年都要出现很多次,直到他看到萤打了个呵欠后平静地眨了眨眼。


“哦……好啊……”萤从床上站起来,认真地面对着圣。她看着圣强忍着惊讶的的脸,一字一句地说“反正一次没去过”。


萤偷偷攥了攥拳头,没法不暗自窃喜。


小时候,每次不想回去时,圣就哭的像个没买到洋娃娃的小女孩,娇滴滴地扯着自己的衣服不停地求着萤。如今几年,每当提到这令人尴尬的话题,圣就一直等着那句“不回去”,然后看到爸妈失落无言的表情后嘲笑自己。


所以算自己赢了一次吧?


阿DU.

与薛蒙书

庚子年 六月十四 晴

薛蒙,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算来,你表哥我已经在外游历将近一年。哥哥我长进可不小,不知咱们薛萌萌为灵山大会准备得如何了?寂灭刀练到几重了?千万莫要松懈,虽然你哥我不与你争这魁首,但望着这块肥肉的饿狼,多着呢,决计不可掉以轻心。

对了,随信寄来的,应还有一枚血红晶石。其实也没啥用,不过与你的火属性较为般配,终日佩戴,对修为提升可起到锦上添花之效。

也没啥好寒暄的啦,我两月后去过临安,便打算走遍疆南漠北,去瞧瞧这大好河山,再归隐一段时间。所以,怕是有段时间没法给你们写信了。日后若需我绵薄之力,写信与我,定当全力以赴。

替我问伯父,伯母,师尊安。...

庚子年 六月十四 晴

薛蒙,见信如晤,展信舒颜

算来,你表哥我已经在外游历将近一年。哥哥我长进可不小,不知咱们薛萌萌为灵山大会准备得如何了?寂灭刀练到几重了?千万莫要松懈,虽然你哥我不与你争这魁首,但望着这块肥肉的饿狼,多着呢,决计不可掉以轻心。

对了,随信寄来的,应还有一枚血红晶石。其实也没啥用,不过与你的火属性较为般配,终日佩戴,对修为提升可起到锦上添花之效。

也没啥好寒暄的啦,我两月后去过临安,便打算走遍疆南漠北,去瞧瞧这大好河山,再归隐一段时间。所以,怕是有段时间没法给你们写信了。日后若需我绵薄之力,写信与我,定当全力以赴。

替我问伯父,伯母,师尊安。

                                                           表兄墨燃

———————————

萌萌有话说

还有,咳咳....哼╯^╰,那个....,自己在外面小心点,狗东西(小小声~)

第一幕坍塌。

合作者@鸽社日刊 


————————————————————— 

                                     9月 2,1876,伦敦

亲爱的月下部磷先生:...

合作者@鸽社日刊 


————————————————————— 

                                     9月 2,1876,伦敦

亲爱的月下部磷先生:

  我想 您打开这封信的时候一定怀着十分忐忑的心情 但很可惜也很抱歉的是 我并不是您心仪的那位小姐。或许是您不小心填错了地址 所以这封带着相当真挚感情的情书 貌似并没能好好的传达出去呢。

  虽然我想装作那位小姐适当回应一下您的期许 但怎么想都觉得那样做不太妥当 所以还是如实告诉您会比较好一些。

  若是有机会 还挺想和您交个朋友 毕竟生活在英国的日本人很少见呢。啊 不过您也无需有压力就是 不过随口提提罢了。

  那么 就先写到这里好了。

  祝好。

                                              

                                                    佐佐木信澄

高三开学已闭关

【给一线医务人员一封信】

真的考场作文,结构上比较紧迫粗糙。写的时候把自己写哭了——本来只是拟让写信,但是现在真的想寄出去了,但是不知道该往哪寄。今天参加公祭活动,心中有更大的触动,所以迫切想把他给收信人看。

【给一线医务人员一封信】

真的考场作文,结构上比较紧迫粗糙。写的时候把自己写哭了——本来只是拟让写信,但是现在真的想寄出去了,但是不知道该往哪寄。今天参加公祭活动,心中有更大的触动,所以迫切想把他给收信人看。

一身懵逼正气
大龙读过的信,觉得莫名的很符合...

大龙读过的信,觉得莫名的很符合他俩

大龙读过的信,觉得莫名的很符合他俩

wolf

day118.写给长辈们

那种多管闲事的大人真的很败坏好感。

我一般很难容忍这种局面出现,但凡实在看不过去我都会和他们好好理论一番。

前几年我读大学的时候,几乎每一年都会出国玩一次,国内玩可能两三次(我爸妈都知道 但是我国内玩一次钱没要过 都是我自己生活费省出来的),追星狗现场更是时有发生,但是大多数也是自己省钱去的,除非实在实在没有钱又特别想去,我才会开口问爸妈要。

我说过了很多次,高中确实辛苦,还算读了不错的大学,一直也没有放弃积极阳光向上的生活态度。我很幸运,爸妈体谅我,提出旅游想去的这种时候他们都希望我能出去好好玩一玩。我爸其实不太愿意,因为他老是担心不安全,但是最后还是为我妥协!...

那种多管闲事的大人真的很败坏好感。

我一般很难容忍这种局面出现,但凡实在看不过去我都会和他们好好理论一番。

前几年我读大学的时候,几乎每一年都会出国玩一次,国内玩可能两三次(我爸妈都知道 但是我国内玩一次钱没要过 都是我自己生活费省出来的),追星狗现场更是时有发生,但是大多数也是自己省钱去的,除非实在实在没有钱又特别想去,我才会开口问爸妈要。

我说过了很多次,高中确实辛苦,还算读了不错的大学,一直也没有放弃积极阳光向上的生活态度。我很幸运,爸妈体谅我,提出旅游想去的这种时候他们都希望我能出去好好玩一玩。我爸其实不太愿意,因为他老是担心不安全,但是最后还是为我妥协!

可是每次放假回家后我才知道,爸妈因为这些事受到了好多非议,家里的长辈趁我不在的时候会数落我爸妈对我太过于宠溺了,不应该我想干什么都同意。我很少知道这种事,因为我爸妈永远都想保护我那颗依旧炽热的向着新鲜感的心,我只是偶尔会从姐姐那里知道这些。

因为妈妈的教育原因,每次这样的时候我都会深刻的反省自己,我确实不应该这样吗?我家里收入能不能承受起我的开销,虽然是省出来的零用钱,可确实是父母辛苦赚的没错,我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做?

考研的缘故,前一年我感受了学业上的压力,它不亚于高考,某种程度上来说,高考和它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如果幸运的话,未来三年我会奋力进取而没有时间快乐的游玩吧?然后就是工作,想一想确实是,我唯一能让自己随心所欲的时间就是大学的前两年了。

所以前面的问题我也能有答案了,虽然我有在花父母的钱干自己喜欢的事,但是以后他们年纪大了,他们也可以多多花我的,我希望他们一点也不要为我节省。有机会他们也应该去各个地方看一看,到时候我尽量抽空当他们的旅行官。

大学就经济独立的孩子太少了,他们的钱都用在买衣服鞋子化妆品包包了吧?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就是合理的呢,为什么充游戏旅行和追星就应该被制止?只要能有自己划定的消费界限,能让自己获得最大的满足就好了,至少我一直是这样。

我从来都不是那种不过脑子就做出决定的小孩,考研外校这件事,我也是从很多学校里一一筛选才决定的。

外人很少知道这些,他们以为我还是懵懂无知的女孩,他们以为我做决定只为了自己考虑而已。可实际上,我考虑得比他们还多,比如遇到分歧,永远都是我在考虑他们会不会接受不了我下一句讲出的话而闭嘴,他们很少考虑这些,他们只用说一句自己性子急,好像一切不愉快都能万事大吉了。

我确实觉得爸妈对我很宠溺,可是他们只有我一个宝贝女儿,确实没有其他小孩可以宠。

不要管别人的闲事,不是声音大就是对的,而是保持冷静再去思考对与不对,至少从小到大,我妈都是这么和我说的。

当然了,我没有数落他们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他们不要总因为过分坚持自己以为的好而伤害了别人。他们也很爱我,可能方式上有些奇怪罢了。

菟朝蝉

一封写给老伴的信

亲爱的丈夫:
[图片]

       我已身处塞纳河畔,现在最爱与鸽子打交道,夏的凉风,冬的细雨,白天里的卖艺人,夜晚里的泛黄街灯,一切的一切都和你我往日之畅想渐渐重叠。

       我在这里并无大恙,只是时不时的腿疼,大概是旧疾的隐患显现了吧,早知道当初就该听你的话去看看医生,不过我吃了药,倒也没什么好在意了。

       米糕还在我脚边打着鼾,小猫,哦不,该是老猫了,它总...


亲爱的丈夫:

       我已身处塞纳河畔,现在最爱与鸽子打交道,夏的凉风,冬的细雨,白天里的卖艺人,夜晚里的泛黄街灯,一切的一切都和你我往日之畅想渐渐重叠。

       我在这里并无大恙,只是时不时的腿疼,大概是旧疾的隐患显现了吧,早知道当初就该听你的话去看看医生,不过我吃了药,倒也没什么好在意了。

       米糕还在我脚边打着鼾,小猫,哦不,该是老猫了,它总不听我的话,下回你若能碰到它可得替我好好说道说道,就按我写的说“你妈妈原本就提不起什么劲儿头,你这个小鬼头偏缠着她玩,真是坏极了……”

       你还得说,唉,要不然骂轻点儿?刚刚,它蹭我腿来着。

       我记得你最爱看我笑,我就常笑,可你又心疼我哭,我便常常假哭。细细想来,从前我可是自得得很,“他又被我骗到了”这样地窃喜着,骗你给我买糖,给我买花,给我送裙子,给我戴钻戒,给我披头纱,给我做家务……

      哎呀,难怪你爱摇头,你还想不想得起来我说的话了?

       “说好宠我一辈子,少一分少一秒都是不行的”,

       “是,我的大小姐”,放到现在你的回答还是能叫我欢喜好一阵子。

       我怕疼这点你总挂在嘴上,米糕刚来我们家,本是怕得发抖,小爪子不小心划了我的手,你就紧张的不行:

       “你怕疼,我最清楚”

       婆婆逼着我生孩子时,我不愿,还没开口呢,你也是这么说的,一字不差。我当时就想着,我可是辛运到了家,才能捡了个这么爱我的丈夫。

       读到现在你也该发现了吧,嘿嘿我就是没话说了,拉着你又是回忆一番。很久之前听人说过,如果你开始沉浸于回忆,那就说明,你老了。

       不能嫌弃我老了啊,以前我可是顶着校花的名头嫁给你,我怕胖怕变丑,你二话不说,就哄我吃了一碗亲手做的红豆年糕汤,我还馋着那股子甜呢,好想再吃一次啊……

       你知道我的意思吧,其实我是想再年轻一次来着。

       我一切安好,米糕也好,风景好天气好,等到来年开春我大概会去荷兰,去一个小小的庄园住下,“米糕庄园”怎么样?你是大人哦,不能跟孩子吃醋的哈哈哈。

       我听你的话每天都过的很开心,只是,若你还在,我可能会更开心吧。

       自豆蔻到耄耋,你一直是我心中最温柔的存在。

                                                                            你的妻

                                                              2020年4月3日




函淼(咕咕——)

一篇随笔,有感而发,对象是中太圈里的各位。不打tag,但以下,是我想说的。


亲爱的、素昧谋面的友人:


      见文佳!


      这并不是一份正式的信件,但我却在开头纠结了许久。我们在一层薄屏上日日“见面”,又不知屏后坐着的人在哪片土地之上,经纬横纵;我们不需要信件交流之间忐忑的守候,一篇文章发出的瞬间,等待的人即可收到。于是我在“亲爱”后添了“素昧谋面”;“展信佳”改为了“见文佳”。...


一篇随笔,有感而发,对象是中太圈里的各位。不打tag,但以下,是我想说的。



亲爱的、素昧谋面的友人:


      见文佳!


      这并不是一份正式的信件,但我却在开头纠结了许久。我们在一层薄屏上日日“见面”,又不知屏后坐着的人在哪片土地之上,经纬横纵;我们不需要信件交流之间忐忑的守候,一篇文章发出的瞬间,等待的人即可收到。于是我在“亲爱”后添了“素昧谋面”;“展信佳”改为了“见文佳”。


      实话说,文豪野犬第三季动画已经完结了不短的时间,漫画缓慢更新,圈子渐渐降温。对我们来说,对家的文又“铺天盖地”。杂食的我无感,但能感受到有cp洁癖的友人磕得艰难。而一些文画双修的老师,带领着tag下的大家“活下来”。


      不是每个人生来就是文豪,或许在tag下会遇到幼稚的文笔,ooc过度的情节。但我从未见到嘲讽或任何不友善的言论,有欢乐的“抢沙发”,有暖心的“加油”,有激动的“文字式呐喊”,有认真或沙雕的长评热评。对于前两种,有些老师会反感,我们也会尊重,在Ta的文下注意发言。但至少对我来说,这是我在一群素昧谋面的人直接看到的切实温暖。


      我曾认真想过:如果没有文豪野犬,没有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我们,是否就会由“素昧谋面”变为“素昧平生”,甚至在人海中擦肩而过,从此却再无交集。我产生了这样的恐慌:某天,一位太太再没更新,也再没回到Lofter,未完结的文在寂静的tag下沉默,我们最终忘记了这里,在人海中失去联系,熟悉的网名也逐渐模糊在脑海。不知道圈子里各位的感受,但我是一个极其念旧的人,甚至对这种事有着奇怪的执着。用写纸质日记的方式,记录tag里的事。日记总容易忽略这些,这些每日都接触着的事物。


      自己曾有过这样的教训,错失了极其美好的时光,记录了现在看来无关痛痒的事,再没拾起当初的那份心境,于是我在日记里加入了Lofter,加入了太太们的名字。我无法誊抄下每一篇令人赞不绝口的文章、映下每一幅画作,但我却希望自己在若干年以后,能记起:

      「曾经有着这样一个时代,它尝试着上一辈无法认可的东西;曾经有着这样一个软件,为那个时代提供了一个相对自由的平台;曾经有过这样一部动漫,它给很多人带来了很长时间的欢乐;曾经有着这样一个圈子,它带给人这样的温暖;曾经有一群人,他们在网络的海洋上不再是孤帆,互相鼓励。」

      我曾经以为,只要勇于跨出一步,去询问自己喜欢的太太的联系方式就可以了,但网络的礼仪,基本的戒心,让我知道,为了我们各自的安全,除了珍惜缘分已经别无他法。离别才是人生的永恒基调,总有一天我们都会习惯。习惯日日交谈的网友突然消失,习惯BE。只是,像我这样的人总会有无限不舍。


      你我也心知肚明。自家cp在原作中不可能在一起。说白了,千千万万个HE世界线,都比不了他们在主线中的分道扬镳。但我认为,这就是同人、abo设定的意义:为他们奉上一个理想的后来。


      这篇文章,我会誊抄到自己的日记上,如果有人愿意与我瞎唠,评论我也会抄下来。


      我只是想记住这个地方,这个时代。无论我们现在做着什么,未来会做什么,是否会离开。


      “唐诗的五言绝句里,有一句‘人生足别离’,我的一位前辈将这句话翻译为‘唯有再见才是人生’。”——太宰治《Goodbye》


      此致

敬礼

                                                函淼

                                            2020.3.2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