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信瑶

816浏览    9参与
楚留香已经没有乔春沐散啦!

遇见神鹿,缘定于你(五)

听说韩信去找李白了,两人都受了伤,不用多说瑶也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两人明明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


为什么朋友之间也能如此?


召唤师今日回来的很晚,跟她一起回来的是孙尚香和孙策。瑶躲在不易被察觉的角落里听着孙尚香描述韩信和李白打斗的场面,心不由的揪了起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她为什么又要这么紧张,担心他?


“这两人平时好的跟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一样,这次也是没想到居然会因为……咳,要我说,李白还是留情了。”


语毕,孙尚香稍稍侧身看了眼躲在木柱后的小小身影,她的鹿角早已暴露了。


“对了孙策,你刚才想说什么?什么重伤?”


“哦哦!那个呀,是韩...

听说韩信去找李白了,两人都受了伤,不用多说瑶也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两人明明不是很要好的朋友吗?


为什么朋友之间也能如此?


召唤师今日回来的很晚,跟她一起回来的是孙尚香和孙策。瑶躲在不易被察觉的角落里听着孙尚香描述韩信和李白打斗的场面,心不由的揪了起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她为什么又要这么紧张,担心他?


“这两人平时好的跟穿一条裤子的兄弟一样,这次也是没想到居然会因为……咳,要我说,李白还是留情了。”


语毕,孙尚香稍稍侧身看了眼躲在木柱后的小小身影,她的鹿角早已暴露了。


“对了孙策,你刚才想说什么?什么重伤?”


“哦哦!那个呀,是韩信——”


这是瑶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孙策刚脱口说出一个名字,瑶就立马跑了出去,衣裙上的飘带被微风带起飘飞在身后,她的眼睛里早已蓄起了一层水雾。


千万不要是孙策他所说的那样!


每跑一步,那脚裸上的金铃就会响起,鬓边白发散乱,也来不及去梳拢。




“你看你瞎搅和什么!到最后还惹了一身伤!”


听着王昭君的数落,公孙离替李白涂药的动作突然用力了一瞬。


“嘶——”


李白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见状公孙离连连道歉,手上的力道不免又轻了些


“活该!疼死他算了!”


“昭君,你这错怪太白了,依妾身来看他做的正好……”貂蝉笑着示意王昭君靠近窗边。


没一会,两人就看见了一个欲哭的少女正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那个方向不就正是韩重言所居住的府邸么?!


见着王昭君明了的眼神,貂蝉又笑着说道,“所以,太白这次可是干了件好事呀~”




一路跑来的少女喘息平稳,除了妆容乱了些外就没有什么失礼之处。瑶正巧赶上了扁鹊离开的时候,她没有和扁鹊打招呼,视线交汇片刻,又毫不犹豫的往里头跑去,独留身后的扁鹊嘀咕着什么。


“重言!”


少女焦急的声音惊飞了树枝上并栖的鸟儿,寻声从里院迎出的百里守约一把拦下了欲硬闯的瑶,食指抵唇示意禁声。可瑶哪管这么多,本能的唤出自己的法杖就要给百里守约一击。


“他受了伤,扁鹊交代过要好好休息,不能有人来打扰。即使你是他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我不信!你快给我让开啊!”


力量的阻挠,瑶无法跨越,她所做的举动都是徒劳。


“我就只想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而已啊!”


另一头,躲在屋子里的韩信现在无法面对瑶,所以他才会选择让百里守约出去拖住瑶。他喜欢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如果表达明显的话,可能很唐突会吓到她。


而且她并非是属于这里的‘人’……


她最终还是要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去的。

楚留香已经没有乔春沐散啦!

遇见神鹿,缘定于你(四)

“总之我不同意!”


“这是她的自由,我们不能干涉。韩信,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从召唤师府邸出来后,韩信的脑内就一直回响着一句话,‘你是喜欢她的对吧?’


连着刚打完匹配回来休息的貂蝉都察觉到了韩信的不正常。


“听闻最近,剑仙大人身边多出了一只小鹿儿……”


“如果妾身没猜错的话,那只鹿儿应是您的……”


‘眷属’二字迟迟未能说出口。


韩信知道貂蝉心悦自己,刚想出口否认,眼前却出现了那个女孩的一颦一笑。


貂蝉看出来了,他只是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罢了。


“茶凉了,妾身也不再多做打扰了。”


“太白,你真的觉得重言会喜欢这个东西吗?”...

“总之我不同意!”


“这是她的自由,我们不能干涉。韩信,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从召唤师府邸出来后,韩信的脑内就一直回响着一句话,‘你是喜欢她的对吧?’


连着刚打完匹配回来休息的貂蝉都察觉到了韩信的不正常。


“听闻最近,剑仙大人身边多出了一只小鹿儿……”


“如果妾身没猜错的话,那只鹿儿应是您的……”


‘眷属’二字迟迟未能说出口。


韩信知道貂蝉心悦自己,刚想出口否认,眼前却出现了那个女孩的一颦一笑。


貂蝉看出来了,他只是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罢了。


“茶凉了,妾身也不再多做打扰了。”




“太白,你真的觉得重言会喜欢这个东西吗?”


瑶总觉得李白在骗自己……


手上拿着一支与李白腰间无异的酒葫芦,衣裙间还被戴了个东西,低头一看只是个剑穗。


“以我对他的了解,那是自然。”


‘了解’二字被他咬的极重,要不是李白推着瑶的肩直往韩信的府邸门前赶去,怕是就要被揭穿了。


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那样,瑶刚准备敲墙大门,大门后便有了动静。才不是什么心有灵犀呢!瑶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手中的葫芦就被一把夺走被扔出好远。


“那可是——”


“那可是什么?”韩信身边的气压很低,像是随时都可以发火暴走一样。


“没什么……”


瑶是被韩信拽着进入府中的,身后的女孩的手腕被拽的生疼也没有开口,韩信又气又恼的松了手。


“为什么不说?”


“……因为你在生气。”


韩信语噎,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想了很多最后道出口的只有一句道歉。


在韩信说完后,瑶有些尴尬的侧了侧身,那支被李白佩戴在腰间的红色剑穗就这么暴露在了韩信的视野里。一瞬间的沉默……


“你今天似乎和李白玩的很开心?”


摸不着头脑的一句问题,瑶还是点了点头,她今天确实是和李白玩的挺开心的,除了他出的主意有点怪而已。


刚点完头,瑶就后悔了,她看着韩信直直越过自己的身侧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交代去哪。腰间的剑穗被趁机拿下,瑶什么也不知道,她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那个离去背影的衣角。


一片空,什么也没有抓到。


“重言!”


夕阳的余晖从庭院中的窗隙间洒进,将瑶的身影拉的极长。她从未被韩信如此对待过,一时间竟然有点生气。


她不就是去跟李白玩了一段时间嘛!那个酒葫芦还是听李白给他买的礼物,至于那个剑穗……哎?


剑穗去哪了?

木乃椰
是卡比兽玩的教廷信 摸个信瑶~

是卡比兽玩的教廷信

摸个信瑶~

是卡比兽玩的教廷信

摸个信瑶~

楚留香已经没有乔春沐散啦!

遇见神鹿,缘定于你(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眼看着瑶的伤势有逐渐好转的趋势,召唤师也得行动起来了。


午后的阳光温暖的令人惬意,小憩在树下的灵鹿好不容易享受到了片刻的安静就又被召唤师的声音唤醒。


“阿瑶——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


展开在少女眼前的是一件淡绿色的衣裙,很符合她的风格,短截的裤腿正适合她四处奔越的性子。在上衣后若隐若现的绿叶图腾更是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心。


“好看吧?那——不妨穿上试试?”召唤师见瑶的眼神全被衣服吸引住了,便试探性的提了一句。


瑶也欣然的接受了。


结束半天排位赛的韩信总算是回来了,此刻的他疲惫到已经连长枪都有些提不动了。往日这时候都是瑶亲自出来迎接,...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天。眼看着瑶的伤势有逐渐好转的趋势,召唤师也得行动起来了。


午后的阳光温暖的令人惬意,小憩在树下的灵鹿好不容易享受到了片刻的安静就又被召唤师的声音唤醒。


“阿瑶——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


展开在少女眼前的是一件淡绿色的衣裙,很符合她的风格,短截的裤腿正适合她四处奔越的性子。在上衣后若隐若现的绿叶图腾更是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心。


“好看吧?那——不妨穿上试试?”召唤师见瑶的眼神全被衣服吸引住了,便试探性的提了一句。


瑶也欣然的接受了。


结束半天排位赛的韩信总算是回来了,此刻的他疲惫到已经连长枪都有些提不动了。往日这时候都是瑶亲自出来迎接,并用她那矮小的身躯扛着一把比自己高出两具身体的武器往回走着。


这丫头今天在做什么?


这般想着,韩信的脚步也顿了一下随即又拐了个弯朝着瑶的房间走去。




韩信敢发誓,这真的是一场意外!不是他的本意!


光线透过薄薄的纱窗,映照在青石砖瓦上。屋中的女孩正在褪下最后一件衣服,她没有察觉到韩信的到来,只顾着换上召唤师给自己的新衣服。


韩信的眼神只是在那白嫩无暇的肌肤上停留片刻又转回了头。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非礼勿视’四个字。若是忽略那脸颊上浮现的粉红,那倒还真有几分可信。


窸窣的声音从里屋传来,韩信靠在门上止不住的乱想。娇嫩的双唇,灵动闪耀的赤眸......以及那在衣裙间若隐若现的双腿......


脸是愈发的红了。


‘韩重言!你究竟在想什么!’韩信这般质问着自己。直到一声软软的‘重言’在耳侧响起,他吓的连忙后退,还差点要被自己的枪柄给绊倒!


“噗!你今天怎么回事?你的脸看起来有些红,是发烧了吗?”


面对瑶的关心,韩信只能连连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他可不敢让瑶再靠近自己半分了。


酿成这样事故发生的召唤师正从隔壁蹦蹦跳跳的走过来。恋爱脑就是恋爱脑,还不等两人开口召唤师就明白了一切。韩信脸上的红晕此刻还没有消下,召唤师只是笑着走到了韩信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着一副‘我懂’的表情说道。


“加油!”


加油什么?他又为什么要加油?等等召唤师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瑶率先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像炫耀似的在韩信面前转了个圈。这时韩信也才注意到了瑶身上衣着的变化。


太好看了吧!尤其是穿在她身上的时候!


当然,韩信不可能会把这句话说出来,这多有失面子啊!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吐出了几个字。


“很好看。”


韩信顾面子没有说出心里话,但瑶不一样,光是旁人一句‘很好看’她就很开心了。她的玩心依旧没有变,穿上新衣服后的她是愈发活泼了,韩信还没来得及问她要去哪,人就已经先跑远了。


峡谷人口虽多,但认识瑶的人也不在少数,除了只要不去闯祸,应该就没什么危险了......


提到闯祸,韩信都不敢确定瑶是否会收敛性子。光是他府上的器具就被她砸坏了好多......




让韩信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瑶居然盯上了三个较为‘危险’的人物,李白,曜,诸葛亮——嘶,这家伙跟谁玩不好,偏偏跟了这三个......


这件事召唤师是知道的,她特意叮嘱了三人要好好照顾新来的伙伴,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嘱咐了。而那三人和瑶的相处模式也像是兄长带妹一般,哦,除了李白。


“她跟他待在一起会学坏的!”室内传来的是韩信压抑着怒火的声音。

苏小十九。

北极圈开荒。

老虎x神鹿.

“坚毅果敢之人值得我下凡来守护。”

北极圈开荒。

老虎x神鹿.

“坚毅果敢之人值得我下凡来守护。”

楚留香已经没有乔春沐散啦!

遇见神鹿,缘定于你(二)

她很倔强


是的,特别倔强


韩信一路抱着受伤的女孩奔回峡谷,只来得及和遇见的召唤师草草打了声招呼


府邸的大门被从外打破,扁鹊刚穿戴整理就听见了大门被破坏的声音,手上拿着的药瓶一个没抓稳就掉在了地上


扁鹊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刚好这时韩信抱着瑶来到扁鹊的房间前,依旧是一样的手法


“你是想把我的门全部砸烂么?”扁鹊的额角已经暴起青筋,就差没把人轰出去了


“别废话,救人。”韩信的动作很轻,他毫不客气的把扁鹊床榻上的被子丢在一边,轻轻的将受伤的女孩放了上去


“喂,这是我睡觉的地方,弄脏了我睡哪?”扁鹊嘴上虽不饶人,双手却已经探入医药箱翻找工具了,“滚开,没有...

她很倔强


是的,特别倔强


韩信一路抱着受伤的女孩奔回峡谷,只来得及和遇见的召唤师草草打了声招呼


府邸的大门被从外打破,扁鹊刚穿戴整理就听见了大门被破坏的声音,手上拿着的药瓶一个没抓稳就掉在了地上


扁鹊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刚好这时韩信抱着瑶来到扁鹊的房间前,依旧是一样的手法


“你是想把我的门全部砸烂么?”扁鹊的额角已经暴起青筋,就差没把人轰出去了


“别废话,救人。”韩信的动作很轻,他毫不客气的把扁鹊床榻上的被子丢在一边,轻轻的将受伤的女孩放了上去


“喂,这是我睡觉的地方,弄脏了我睡哪?”扁鹊嘴上虽不饶人,双手却已经探入医药箱翻找工具了,“滚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任何人进入我的房间。”


瑶的呼吸很急促也很微弱,看上去随时都会过去一样。韩信看了眼扁鹊手上的医疗设备,刚想转身出去——


“病人就该有个病人的样子。”扁鹊面无表情的扯了扯围巾,把整张脸露了出来,他强硬的将女孩的手和韩信的手分开


只是稍稍用了点力道就分开了


女孩不依,依旧伸出满是莹绿色血迹的手抓上韩信的衣袖,这下他的衣服上也有她的血和气味了


扁鹊看了半天,冷不丁的说了句,“人还要不要救?再不救就要死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同意有人在他治病的时候守在一边


“按住她的手。”





恬静的睡颜,看起来就像个精致的洋娃娃,这样可爱的女孩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之前倒是没发觉,这鹿角倒是……


这一睡就是几天,因为伤口的缘故,少女无法用力抬起腰腹,用一丝力也能感受到伤口的疼痛


“嘶……”少女倒吸一口凉气,一双红色的眼睛半睁着打量着身处的地方


这个气味!


没错的!就是那个家伙的!那个把她带到这里来的……还有那条白龙


瑶尝试下地,可还没当她接触地面外头便传来了两人交谈的声音,话题似乎是围绕着她展开的


“她怎么样了?扁鹊有说什么要注意的吗?”


“召唤师不妨进屋看看,扁鹊只交代过伤口不能碰水之外就没了……”


突然闯进的召唤师身后还跟着个身穿休闲服的韩信,他的头发倒是没有平日里束的那般严谨,用一根发带随意扎住甩在脑后倒也不失帅气


瑶愣了愣随即又绷紧身躯,习惯性找一个掩体躲藏。缠住伤口的绷带上也因此渗出了淡淡莹绿色


韩信半恼半强硬的将女孩从桌角后扯出,用着霸道的公主抱将她抱到了床上,口吻生硬


“躺好,不准动。想要吃什么跟我说。”


召唤师从来没有见过韩信对一个陌生女孩子这么霸道,她似乎get到了个新世界!

楚留香已经没有乔春沐散啦!

遇见神鹿,缘定于你(一)

所有的缘分都在那日的午后开始——


遥想那年的她也是如今日这般闯入他的视野中


召唤师素来醒的早,隔院的周瑜夫妇还在睡懒觉呢,这召唤师倒是已经来到了峡谷揪着刚睡醒的韩信出了门


她神神秘秘的拽着韩信的袖子说有好东西给他看,等到了那所谓的‘好东西’面前,她又变得有些惊慌


口中一遍遍喊着,“我的鹿儿呢!!!那是我废了好大劲才拐——不是,才带回来的小可爱!”


韩信伸出手抓了抓散落在肩头的银色长发,可怜他只是匆忙梳洗了一下就跟着召唤师出来了


“召唤师别急,这地上不是有它……?”这种色泽……


当召唤师看到地上有几滴莹绿色的液体是,她顿时想起了一件事,便急忙推着...

所有的缘分都在那日的午后开始——


遥想那年的她也是如今日这般闯入他的视野中




召唤师素来醒的早,隔院的周瑜夫妇还在睡懒觉呢,这召唤师倒是已经来到了峡谷揪着刚睡醒的韩信出了门


她神神秘秘的拽着韩信的袖子说有好东西给他看,等到了那所谓的‘好东西’面前,她又变得有些惊慌


口中一遍遍喊着,“我的鹿儿呢!!!那是我废了好大劲才拐——不是,才带回来的小可爱!”


韩信伸出手抓了抓散落在肩头的银色长发,可怜他只是匆忙梳洗了一下就跟着召唤师出来了


“召唤师别急,这地上不是有它……?”这种色泽……


当召唤师看到地上有几滴莹绿色的液体是,她顿时想起了一件事,便急忙推着韩信出门


“这可是她的血!”




召唤师带来九色鹿的消息只有韩信一人知道,因为这是她送给他的‘礼物’


“今日重言怎么醒的这么早……莫不是来找太白的?”王昭君理了理自己的裙子,看向韩信的眼神愈发懂了


韩信就像是没有看到王昭君似的,道了一声“借过”便又匆匆离开,这倒是把王昭君给看愣了,她弟弟李白可还在屋里呢,这家伙不进屋是要去哪?


莹绿色的血液直通到峡谷入口处后便消失了踪影,难不成这小家伙是闯进了峡谷?


听召唤师说,这小家伙在被她带回来前可是受了些伤的,这本是十分要紧的事情,却在召唤师一个高兴下被抛在了脑后


“她的名字好像叫……”


瑶?


峡谷通道一时半会还不会开启,这小家伙倒是以自身的优点从细窄的逢中钻了进去,只要细心观察就能在通道的石壁上发现点点莹绿


能在这峡谷里闯出一番名声来的英雄不少,但能称霸野区的人也只有这么几个人


只听一声龙啸,云端处居然显现出了一条通体白色的神灵——


小灵鹿通灵性,她在看到那云端若隐若现的白龙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一双眼睛怯生生的看着那只巨大神灵


她也许就是召唤师所说的灵鹿了


受到惊吓的灵鹿不敢走出草丛,对于那位神灵的化身,她也抱着十分尊敬与胆怯的心态。腹部的伤口在她愈发紧张的情况下渗出了许多温热,小灵鹿的额头上也冒出了许多汗珠,她没有办法在这里继续耗下去,她——


她必须要回到那片森林——


温热浸湿衣物,越来越虚弱的身体甚至无法支撑起自己走路


“还打算硬撑?你的伤势似乎并不赞同你的想法。”韩信并不像李白,此刻的他并不知道该如何把藏在草里的小女孩给带出来


抓出来的话对方可能会反抗,哄的话……别想了,他是不可能哄人的


“既然你是召唤师带来的,我也不可能会把你丢在这里不管,走,跟我回去。”


语气生硬的让人不敢接近


“啧——”韩信有些半恼的抓了抓头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他这边刚想进入草丛把鹿给抓出来,还没等他有所动作那只灵鹿便突然一头撞了出来,脸色苍白,却依旧顽抗


“你……”


这是韩信第一次见到灵鹿的模样,只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她腹部的伤口。动作往往比想法更快,小灵鹿甚至没能看清这个少年的动作,自己就已经稳稳的被他抱在了怀中


“我要回去……”


耳边风声大作,小灵鹿正做着最后的抵抗,奈何自己的抵抗堪比挠痒痒……


“安静一点,如果不想死就听我的!”

随随♪

曜和他的小女朋友,以及野王瑶和他的辅助信。

曜和他的小女朋友,以及野王瑶和他的辅助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