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信阳

46588浏览    11033参与
牧羊人

2023年春节(2)。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2023年春节(2)。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草莓草

小草啊你又在叨叨信阳了,歇会好吧。!

在我搞地皮人之前我对家乡是无感的。直接的小时候问老爹信阳有什么特产,然后得到的回答是毛尖呗。

说不上来后来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可能是去外地生活打工了一段时间。那是我头一次离开家乡这么久吧,也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

回到信阳之后面对着生活的一地鸡毛,就喜欢去外面走走。去河边吹吹风,逃避一下网络世界。那是我那段时间难得的宁静。

我也走不了太远,就喜欢去家附近走走。总是对着一个地方拍来拍去,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信阳真的很美

啊啊下面是我昨年和今年拍的一点。。。!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我搞地皮人之前我对家乡是无感的。直接的小时候问老爹信阳有什么特产,然后得到的回答是毛尖呗。

说不上来后来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可能是去外地生活打工了一段时间。那是我头一次离开家乡这么久吧,也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时间。

回到信阳之后面对着生活的一地鸡毛,就喜欢去外面走走。去河边吹吹风,逃避一下网络世界。那是我那段时间难得的宁静。

我也走不了太远,就喜欢去家附近走走。总是对着一个地方拍来拍去,那个时候我才发现信阳真的很美

啊啊下面是我昨年和今年拍的一点。。。!


谷梁畅新

第五章

  可是这种幸福却在那年的夏天打破,如果不是我没有保护好望舒,望舒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那天,我下午三点下班去接望舒吃饭。我还在想要和望舒吃牛排呢,等我下了车。却看见一个老乞丐踢了望舒一脚,他的那一脚直接踢在望舒的要害。我像疯了一样,冲过去拉开老乞丐。我拿起电话报警,望舒拽我一下,“哥哥,不要报警……不要报警……”望舒呻吟着。我逐渐从失控中安静下来。我一转身,立马抱起望舒往医院跑去。

我临走前警告老乞丐:“下次别在让我看见你。”

我将望舒抱上车,立马向医院奔去。

“望舒,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有哥哥在呢。别怕,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直到送进抢救室,我的心从未放下。我心急如焚地坐在冰冷的长椅上......

  可是这种幸福却在那年的夏天打破,如果不是我没有保护好望舒,望舒是不是就不会离开我了。那天,我下午三点下班去接望舒吃饭。我还在想要和望舒吃牛排呢,等我下了车。却看见一个老乞丐踢了望舒一脚,他的那一脚直接踢在望舒的要害。我像疯了一样,冲过去拉开老乞丐。我拿起电话报警,望舒拽我一下,“哥哥,不要报警……不要报警……”望舒呻吟着。我逐渐从失控中安静下来。我一转身,立马抱起望舒往医院跑去。

我临走前警告老乞丐:“下次别在让我看见你。”

我将望舒抱上车,立马向医院奔去。

“望舒,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有哥哥在呢。别怕,哥哥会一直陪着你的。”直到送进抢救室,我的心从未放下。我心急如焚地坐在冰冷的长椅上,像是在等命运的审判。我没有办法不往最坏的结果想,但现在我只能在祈祷望舒快点好起来。

黄昏之时,据说在黄昏之时阴阳相融,逝去的人会在黄昏之时与生前重要的人相见。也有人说,黄昏之时火鸟涅槃重生。火鸟在世间轮回千年,只为寻找自已的伴侣。我是不信神灵的,但今日之事我特别想拜拜诸天神灵:诸天神灵,今日杨羲和在此求求你们,一定要保佑让望舒不要自由远去。双手作揖跪在地下。一个不信神佛的人,却为爱人跪求诸天神灵。像是巍峨的山峦遇到神灵变成一阵清风,向山里的人们传达山也是温柔的。

也许是神灵听见了我的祈愿,护士从抢救室里出来告诉我说:“他没有什么受伤的地方,只是擦破点皮。”我那早已担忧的心也终于放下了。

过了一小会,躺在雪白病床上的望舒很安静,他轻轻地推进病房里休息。到了病房里,主治医师和我说:“他现在没事了,在医院观察一晚,如果今夜没有什么问题,明天早上就可以出院了。先生,小弟弟有你这个哥哥真好。其实你不是他亲哥哥吧,你其实很爱他对吗?如果你真的很爱他,应该让他自已成长。不应该过度地保护他。”

“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也不是一个人的私有物。不过医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你的眼神很像当年的我。好好待这个坚强的小弟弟。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如山中的清风一样,给别人送清凉。好了,你早点休息吧。”

“谢谢。”主治医生慢慢地走出病房,似乎还闪过泪花。视线转回望舒身上,脸逐渐变的红润,我知道他快醒了。我真的不想再次失去望舒,我很想守护在他的身边,想让他永远待在我的身边。作为望舒的哥哥在他身边也好,作为恋人也罢。我只想让他好好的。但我转念就想到医生和我说的话。

“哥哥?你在想什么?”望舒醒了。

“没有在想什么,望舒你终于醒了。”

“哥哥,你不要报警。那个老爷爷也是一个可怜人,所有的亲人都离他而去,死的死,离开的离开。现在没有人能够陪他。其实我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想过自杀的。因为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车祸去世了。从我记事开始,我就流浪街头,颠沛流离。我那天想看到春天的美丽。你就过来改纸上的话,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依旧很美好,还有这么多人是善良的。但庆幸的是我遇见了哥哥,是哥哥的善良和爱拯救了我。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家。谢谢哥哥,哥哥给了我温暖。哥哥别害怕,望舒已经好了。我希望哥哥永远不要为我流泪,哥哥要每天都开心。”

“好,我答应望舒不报警,哥哥也希望望舒能够每天都开心。”我强撑着泪水,哽咽地对望舒说道。

“哥哥,你笑一个好不好?哥哥你这样,我也想哭。”望舒抱着我,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我渐渐地止住哭声,双手回抱住望舒。

“望舒要好好保护自已,不能再让我担心了。”

“好的,我会的哥哥。哥哥你吃饭了吗?一定没吃吧,我们去买吃的行吗?”

“我去买,望舒好好休息。”

北笙落北(不要连赞)

当豫不在家的十八市灵『3』

⊙本人讨厌数字评论

⊙本人写的是豫家群像,城拟都会出现的,就是不固定是哪一章,评论区请不要再发“我XX不在/没有出现”的话语

⊙周口古称陈州、龙都,属于古陈国范围。在豫家中小名阿陈,大名夏周留

1.

众所周知,豫家十八市各个谦虚低调,因此平日里第一个打头嗨起来的任务都是在所有灵体都互相推辞着中用掉的。十八市你让让我,我让让祂,反正自己是肯定不能上去的。

但今日的情况着实有些不同,也不知道南阳想做什么,祂竟然第一个上场了,还拉着信阳一起去。

在一众兄弟姐妹们的唏嘘声中,一首轻快明亮的小情歌被放了出来。

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故意的,唱歌过程中时不时来了个深情对视,牵牵手扯扯衣袖啥的。...

⊙本人讨厌数字评论

⊙本人写的是豫家群像,城拟都会出现的,就是不固定是哪一章,评论区请不要再发“我XX不在/没有出现”的话语

⊙周口古称陈州、龙都,属于古陈国范围。在豫家中小名阿陈,大名夏周留

1.

众所周知,豫家十八市各个谦虚低调,因此平日里第一个打头嗨起来的任务都是在所有灵体都互相推辞着中用掉的。十八市你让让我,我让让祂,反正自己是肯定不能上去的。

但今日的情况着实有些不同,也不知道南阳想做什么,祂竟然第一个上场了,还拉着信阳一起去。

在一众兄弟姐妹们的唏嘘声中,一首轻快明亮的小情歌被放了出来。

也不知道两人是不是故意的,唱歌过程中时不时来了个深情对视,牵牵手扯扯衣袖啥的。

“哇哦,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鹤壁捂着自己的嘴巴,眨巴着眼睛看着对唱情歌的两位。

大大咧咧坐在地板上三门峡翻了个白眼,骂骂咧咧的开口说:“这是在虐狗吧!这肯定就是在虐狗!祂们肯定有染!”

“我感觉我撑了。”驻马店翻了个白眼,又道,“早知来唱个歌还要吃狗粮,我就不应该吃饭去。”

“汝宁哥,别撑啊,我还饿着的,咱四个要不出去买点烧烤悄悄的带进来怎么样?”济源建议着。

被祂强行拉过来的漯河沉思一下,说:“这里不允许自带食物吧?”

“哎呀,都说了是悄悄带过来,隐阳一起去吧。要是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在外面吃。我是真的饿了,下午的时候我啥都没吃。”济源撒娇道。

“行,走呗!反正我是不想听阿申和阿宛对唱了。”说着,三门峡就起身。

驻马店摇了摇头让祂们走了,祂还真不饿,只不过这三个猫着腰走了后还真有些寂寞。祂左瞧右看,然后将目光锁定在了周口的身上。

“嗨,老周,在玩几盘,我输的不甘心。”

“行,这回我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周口一挑眉,随即同意了。顺道拉上安阳和焦作这两怨种开始打牌。

而在舞台上,一首歌唱完后,南阳毫不客气的一把勾住了信阳的脖子踮脚亲了一口。

在剩下一众灵体的唏嘘声中,南阳拿着话筒大声宣布道:“来来来,各位看好了。这个就是姐的男票——夏义申!”

“各位观众姥爷们,这位是我家老婆——夏宛晴,来老婆,嘴个。咱俩夫妻贴贴,羡煞旁人!”说着,两个灵体目中无人的接吻起来了。

“咦惹,信阳和南阳你们两个够了!无情的雨无情的你们!我们这一群单身狗还在这儿的,你们给我收敛点。”郑州气道,对这一对小情侣表示深深地谴责。

“滚,姐不单身。”说着,洛阳撩起了自己的秀发。

“啊对对对,您是时间管理大师,知道的。”商丘接着洛阳的话开口。

“啧啧,这好比我安安稳稳走在路上,平白无故的一盆狗粮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新乡感叹的开口。

“不懂就问,这两啥时候在一起的?”濮阳发问。

2.

包厢里热热闹闹的气氛透过卫生间门缝隐隐的传了进来。

许昌背靠着卫生间的门,伸手勾着平顶山的下巴,祂凑到自己弟弟的脖颈间带着坏趣味的吹了口气,道:“我亲爱的弟弟,这是怎么了?要和哥哥玩公共游戏吗?”

“哥,别闹,祂们还在外面的。”平顶山说的道貌岸然,但此刻祂的身躯紧贴着许昌的身体,一呼一吸建,两个灵体的呼吸间交缠在一起。祂的双手抵在卫生间的门上,目光灼灼的看着灯光下的许昌。

“阿鹰,我在闹吗?不是你带着我进来这里的吗?”说着,许昌在平顶山的耳边轻啄一下,看着祂的脸渐渐的爬上了红色,许昌轻笑了起来,说,“呐,原来我家阿鹰也会害羞啊。我还以为我家阿鹰只喜欢偷偷摸摸的藏着哥哥的照片呢。”

说起这件事,平顶山就不敢看许昌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平顶山就对自己这位哥哥起了歹念。祂自认自己不是一个好灵体,在祂的独立公寓内,有一个房间里面挂满了许昌的照片。

祂是偏执的、阴险的,却始终能伪装成无害的小白兔接近在许昌的身边。但许昌就是单纯的吗?自然不是的,祂有曹魏的狡诈和无畏,一张清冷面皮下是一颗燥动不止的心脏。祂承认自己对感情十分的迟缓,但也承认,如果祂真的认定了一个人的话,那么那个人只能是祂夏许都的,不能是别人的,祂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祂们是默契的兄弟,也是亲密的恋人,更是在对方背叛感情时可是同下杀手的猎人。

3.

在朋友圈里激烈的讨论之后,最终去皇后KTV的成员定下了是北境十三太保。拿着东三省发来的定位后,十人三辆车出发前去。

此刻的豫坐在副驾驶上,伸手打开了车窗看着夜景,顺便拿出了手机拍了几张模糊不清的图片。

看着模糊一片的照片豫顿时笑了起来,但这个笑容在到达停车场后有些凝滞了。

停好车下来的冀也站在自家哥哥的身边,两个灵体看着面前的一辆黑色的宝马沉默着。

或许是双子的心有灵犀,冀能感觉豫的心情不好,但祂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是这辆宝马的问题吗?冀不清楚,也不了解。

豫沉思着表情也让后面走过来的八个灵体面面相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冀,豫这是咋了?”内蒙古不解的询问道。

冀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哥一下车就盯上了这个豫P牌照的车。”

“难不成是触车思情?”鲁开玩笑道。

“怎么可能,你想太多了。我就是觉得这辆车好像我家阿陈的车,车牌照也一样。可是阿陈现在不是睡了吗?既然阿陈睡了的话,那祂的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豫在思考,豫思考失败。

“阿陈是谁?”西北五虎除却秦都一脸懵逼,包括内蒙古。

“是老豫家的周口。”秦回道。

“哎呀,说不定是你家阿陈把车借出去了,你想那么多干啥,走了走了。老黑祂们等不及了。”说着,鲁拉着豫离开了车字旁。

八个灵体你拉我,我拉祂的,又说又笑的离开了停车场。

在祂们走后不久,一辆豫U牌照的车开了过来。

喝饱喝足的三门峡看着冀A牌照的蓝色保时捷停在周口的车旁,随即说:“什么人啊,抢了咱们的车位,咱可是交了钱的。”

“可不是,白交了车位费,这管理的也不管管。”济源气道,随即又倒车开去了豫A牌照的白色法拉利旁边。

“安了,都别生气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把烧烤带过去吧。要是正儿八经的带过去肯定要掏钱的。”漯河叹着气开口。

“知道了,呃,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郑爷吃药了吗?”济源回道,但不知道是看见了郑州的车让祂想起了这个省会还是别的原因,祂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三门峡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回话,倒是漯河沉默的半响才开口,“要不问问汴二爷?”

“也行?”

谷梁畅新

第四章

  歌声悠扬,宛如清晨带着微点露珠的樟树叶。望舒用他的那双像极黑曜石般的眼睛看着我,望舒用手轻轻地碰碰我的额头。我惊了一下,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望舒的手也放下来了,我带点哑哑的声音说:“望舒,你再多睡会吧。昨天你睡得挺香的。”

“哥哥,我今天想吃红枣糕,想喝豆浆。不过不麻烦哥哥了,哥哥先去洗漱吧。”

我听到这话,就立马来劲了。很高兴对望舒说:“不麻烦,望舒想吃什么就要告诉哥哥哦。哥哥会做的给你做,不会做的哥哥也可以学习。我有个小请求,很希望望舒每天这样和哥哥喜欢什么。还有哦,望舒以后不用向我道歉,因为你叫我哥哥。”

望舒闪过一丝丝泪花,那泪花是开心又激动的。我轻声下了楼,开始准备早餐。但......

  歌声悠扬,宛如清晨带着微点露珠的樟树叶。望舒用他的那双像极黑曜石般的眼睛看着我,望舒用手轻轻地碰碰我的额头。我惊了一下,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望舒的手也放下来了,我带点哑哑的声音说:“望舒,你再多睡会吧。昨天你睡得挺香的。”

“哥哥,我今天想吃红枣糕,想喝豆浆。不过不麻烦哥哥了,哥哥先去洗漱吧。”

我听到这话,就立马来劲了。很高兴对望舒说:“不麻烦,望舒想吃什么就要告诉哥哥哦。哥哥会做的给你做,不会做的哥哥也可以学习。我有个小请求,很希望望舒每天这样和哥哥喜欢什么。还有哦,望舒以后不用向我道歉,因为你叫我哥哥。”

望舒闪过一丝丝泪花,那泪花是开心又激动的。我轻声下了楼,开始准备早餐。但望舒今天肯定不会留宿在我家。

大概20分钟后,我端着两份早餐上楼。将熟睡的望舒轻轻地叫醒。糖糕也是孩子喜欢的点心。我觉得望舒会喜欢,“望舒,我又买了一些糖糕和芝麻球,你喜欢哪个就吃哪个。”

“哥哥,我想吃糖糕。帮我拿下好不好。”望舒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我。

该死根本遭不住,“来,我给你拿。早餐后,望舒挣着要洗碗。我硬不过他,还是妥协了。我帮他系上围裙,当我的手快速碰他的腰肌,真的好想抱他。我这样会吓到他的,最终还是压下这个既不理智又荒唐的想法。我害怕告诉望舒我对他的心意,也会害怕望舒觉得我是一个怪物。一个喜欢男人的变态。

“哥哥,你很温柔。我也不知道报答你。有时候,真的很希望我是你的亲弟弟。希望能够在下辈子做哥哥的弟弟。谢谢你的包容和理解。”

“你已经是我的亲弟弟了。”如果我们无法像普通男女朋友,是他的哥哥也好。作为他的哥哥可以一直陪伴着他。

他洗完碗,“哥哥,我能回到街上去,那里还有我的东西啊。”我还是答应了他,我告诉他我只有一个要求:每天三餐他要和我吃饭。这样的日子很平淡,但很幸福。繁花似锦觅安宁,旦云流水度此生。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生活吧。

谷梁畅新

第三章

伴着初春的黄昏,不知道是风还是光将热意送到我的面前。转头一看,原来是望舒对我哈气。他的呼吸就像是他的温柔和善良。我不该对望舒产生别样的感情,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已的心意。但是我不会让望舒知道的。

我怀着这样的不可知名的情绪,到了傍晚。旁边的望舒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在想别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熟睡的望舒。熟睡的望舒好像是一只安静的小猫,既安稳又宁静。还挺可爱的,我想到这里,笑了一声。是挺可爱的,可爱到我想他亲他。

我还是将他抱上了我的车里,终是理智压过我对望舒的爱。十分钟后,我将他抱到我的房间里,他依旧熟睡。睡得还挺香甜,我把熏香放到次卧,我生怕这香会让望舒睡得不好。我悄悄地他的被子整理......

伴着初春的黄昏,不知道是风还是光将热意送到我的面前。转头一看,原来是望舒对我哈气。他的呼吸就像是他的温柔和善良。我不该对望舒产生别样的感情,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已的心意。但是我不会让望舒知道的。

我怀着这样的不可知名的情绪,到了傍晚。旁边的望舒轻轻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在想别的事情,丝毫没有注意到熟睡的望舒。熟睡的望舒好像是一只安静的小猫,既安稳又宁静。还挺可爱的,我想到这里,笑了一声。是挺可爱的,可爱到我想他亲他。

我还是将他抱上了我的车里,终是理智压过我对望舒的爱。十分钟后,我将他抱到我的房间里,他依旧熟睡。睡得还挺香甜,我把熏香放到次卧,我生怕这香会让望舒睡得不好。我悄悄地他的被子整理好,锁上门。我也不太敢睡太熟,我深怕望舒出什么事?

半夜,我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我立马跑到望舒的房间,原来是花瓶打碎了。冲上去抱住了他,我以为他被吓到了。在抱住他的同时,检查他有没有被划伤。幸好望舒没有被划伤,我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望舒哽咽地对我说道:“哥哥,你不应该把我带回家的。对不起哥哥,把你的花瓶打碎了。我醒了,就猜到是哥哥把我带回了你的家里,让我好好睡觉。我想去找你,我想开灯,手往上一抬起。把你的花瓶打碎了。对不起哥哥。我却把厄运带回你的家里。我是一个坏孩子……”望舒说着自已是个坏孩子,他的眼泪打湿我的肩膀。

我真是该死,是我的自作聪明,才让望舒这么疼苦。我轻轻地拍着望舒的后背,说道“望舒,你不是一个给别人带来厄运的孩子。在哥哥的眼里你是一个很美,很善良的孩子。花瓶打碎了,我们再去买一个就是了。我从第一次见到望舒时,就觉得望舒是一个温柔的孩子。更何况你还叫我一声哥哥,就为了这句哥哥,我怎么舍得呢?所以就当是为了哥哥,不要再说自已是一个坏孩子。望舒是这天底下最善良的孩子。”

“哥哥,哥哥,哥哥……”似乎所有望舒想要说的话都在这几声哥哥里。他似乎也累了,靠在我的肩膀睡着了。我悄悄地把他放在床上,又小心翼翼地把碎片清理一下。拿毛巾轻轻拭去望舒的泪滴。我做完这一切后,轻轻的拿出另外的被褥放到地上。我看着床上这只安静的小猫咪,“晚安,望舒。不对是我的爱人。”

爱杀人的小赤枭一只~

【豫中心】当亲人知道我在一个不寻常的地方工作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不喜欢的左上角,没人逼你看


豫中心


没有不尊重任何一个省或国


一时兴起的垃圾产物


我只会写或画答辩,不要指望我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

———————————————————————

“联,有什么事吗”瓷

“有,我跟你说完你必须立刻传给其他人!”联皱着眉头

“好”瓷

“我们的世界…崩坏了”联

“?什么玩意”瓷

“你不用疑惑,现在你跟其他人说,赶紧带好重要的东西,来联合国大厦的会议室集合!”

“好”瓷


“小熊,快去会议室!”

“阿丑!快点去会议室!没有为什么!快点!越快越好!”

“法法!你快点和英去会议室!快点去!越快越好!”


“京!快起来!”瓷......

不喜欢的左上角,没人逼你看


豫中心


没有不尊重任何一个省或国


一时兴起的垃圾产物


我只会写或画答辩,不要指望我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

———————————————————————

“联,有什么事吗”瓷

“有,我跟你说完你必须立刻传给其他人!”联皱着眉头

“好”瓷

“我们的世界…崩坏了”联

“?什么玩意”瓷

“你不用疑惑,现在你跟其他人说,赶紧带好重要的东西,来联合国大厦的会议室集合!”

“好”瓷


“小熊,快去会议室!”

“阿丑!快点去会议室!没有为什么!快点!越快越好!”

“法法!你快点和英去会议室!快点去!越快越好!”


“京!快起来!”瓷摇了摇京

“怎么了…大当家”京

“我们现在赶紧去联合国会议室!把所有省带上!”瓷

“发生什么了”京

“这个你不用管!快点!”瓷

“好…”京不情不愿的去叫了其他省


“怎么了大当家,有什么事吗”辽

“这个你们不要管!快点!去联合国会议室!”

“我来开车!我开的快!”黑

“好!越快越好!”瓷


“大当家,有啥事啊?怎么这么紧张?”众省

“我们的世界崩坏了”瓷

“?”众省疑惑

“老豫呢”鲁

这问题一出来车内就安静了下来

“?豫没上车吗”瓷

“没看见他”鲁

“啊?”瓷

“是啊,我就说豫怎么不说话了,他平时话挺多的”冀

“等会在返回去找他,现在先去联合国会议室”京

“好,黑你开快点”瓷

“现在最快了,再快车会翻的”黑

“呃…注意安全”瓷


“我们来了”瓷和众省还穿着粗气

“快点快点!现在开始传送!”联


众国与众省眼前一亮

他们面前的场景变成了另一个会议室

他们坐在沙发上,京突然想起来什么:“呃…那个…大家…我们是不是…把豫给忘记了…”

哦,他们忘记带豫回来了

联正在跟另一个世界的他说话

“我们会尽快修复”

“好的好的,谢谢你了”联

接着,联转向众国和众省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同位体,也是时空局的局长”联

“大家好,我是时空局的局长,大家有什么问题现在可以问我”

“我有个问题”瓷举手说

“请讲”

“为什么是我们五个国”瓷

“因为你们是五常,五常的程序比较难修复,所以把你们叫过来是为了你们的基本程序不会被破坏,这样修复你们世界的时间会更快”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有落在主世界的省怎么办”瓷

“这种情况通常凉拌,你问这个干什么?你没有落下的省”

“没…没有吗”瓷

“是的,我们已经查过了,有漏的会自动传过来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回答”瓷皱了皱眉

“你们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我就走了”

“谢谢,没有了”瓷

“好,等会有人来找你们,你们先坐一会,我先去工作了”

“好的”瓷


门外传来声音…

“我们五个省就过来接几个国和省,你们这么多跟过来干什么”

“好奇”

“真的6,不知道好奇心害死猫吗,我待会会带他们回组织的,你先回组织”

“不知道,而且我不是猫”

“回去!”

“不”

“回去!”

“我不”

“回去,还是试试你豫姐的扇子?”

“咳咳,我走了,你快点”

“会的会的”

————————————————————

未完待续~


OMG好崩溃

随笔。申中心

 第一次试试,乱写的。


申中心,完全可以当亲情看


  申子养了一条金鱼。这条金鱼在装满珊瑚水草的矩形玻璃缸随意地穿梭。原来有好几只全给自己糟蹋完了,茵绿绿的水缸现在仅剩一抹鲜艳的红色来点缀。


  本身她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太大兴趣。驻马店来看她的时候就给带了回来,指着用塑料袋装着的红色的小金鱼:“看,像不像你?”


  “……?”看着金鱼头上鼓鼓的红球,在它们漂在水中时一颤一颤的样子,怪可爱的。浅白色的鱼鳞染上了金色的光斑,红色的鱼鳞在阳光下似乎发着闪闪的细光。喜欢,可是自己太操心,什么都是按书按规矩,反倒...

 第一次试试,乱写的。


申中心,完全可以当亲情看


  申子养了一条金鱼。这条金鱼在装满珊瑚水草的矩形玻璃缸随意地穿梭。原来有好几只全给自己糟蹋完了,茵绿绿的水缸现在仅剩一抹鲜艳的红色来点缀。


  本身她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太大兴趣。驻马店来看她的时候就给带了回来,指着用塑料袋装着的红色的小金鱼:“看,像不像你?”


  “……?”看着金鱼头上鼓鼓的红球,在它们漂在水中时一颤一颤的样子,怪可爱的。浅白色的鱼鳞染上了金色的光斑,红色的鱼鳞在阳光下似乎发着闪闪的细光。喜欢,可是自己太操心,什么都是按书按规矩,反倒没养好。一个个接连翻了肚。


  驻马店说这是在路过的一个小贩买的。看着这孤零零的红色优雅地绕在水中,复杂的情感也绕在心里。


  信阳是座雨后茗香旧旧湿润在空气里的绿城,荷花衬着墨绿的水里,充满了蝉鸣和柳芽。浉河弯弯送来了水波和轻风,小巷的缝隙似乎依旧透着信阳的悠扬安逸。


  红色的金鱼最后还是没能撑过那个聒噪的夏天,看着观赏池中的塘鱼,她想:金鱼也许跃过了灵山,跃过了平桥湾,去将它的红色萦绕在蓝天,将它的红色挂在了晃眼的太阳上。


  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眼中的天空云雾中时不时隐约着巨大的红色身影。


  烈日刚被厚厚的云彩挡住,她就跑去了茶山,在山头任风吹乱刘海,听着茶叶被风拂过的莎莎声。在云彩散开的天空和地平线,她看到了散发出霞光一样的红色金鱼,巨大的金鱼慢慢地沉溺于地平线。


  “我看到金鱼了。”她盯着电视,旁边正拿着扫帚的驻马店抬起头“多正常啊,怎么了?”


  “它是那条,最后一条。它在天空上,它走了。”信阳依旧盯着电视,驻马店愣了愣,低下头继续扫起地,道:“说不定金鱼变成了红红的太阳一直看着你。”


  信阳没说话……太阳吗?让她想起了好多事,一些很久之前的事,那个人,她最后也飞向了太阳。

  星星爬上树梢,恍惚间红色的金鱼在她的窗外飞过。合上眼她似乎躺在了织满白云的河中,身边的荷花盎然地探着头,大大小小的荷叶掉在了涟漪中。红色的金鱼在天上肆意地遨游,渐渐飞向了太阳。

Frisk
有用模板,已授权  

有用模板,已授权  


有用模板,已授权  


想在白宫顶上插红旗,在门口放社会主义好

摆烂好快乐,我爱摆烂,但我摆不了烂

脑嗨产物,不喜勿喷

搞笑向,小短打,幼儿园文笔,不喜左上角


某只兔子放寒假后

“哦吼,放寒假了,可以尽情摆烂了,好开心”

正当她笑的十分开心的时侯,某个市走了过来:“给,这是你寒假要上的课,还有这些作业试卷,都要写完。哦,对了,还有开学要补考期末,赶紧写吧”

据知情人士分享,当时那只兔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随后脸上的颜色五彩斑斓,堪比霓虹灯的颜色,十分漂亮


兔子:作者,哪个人说出去的,我保证不搞S他(手里的24k纯金板砖已经裂了一条小缝)


随后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哀嚎声“救了个大命,爹,算我求求您,您少布置点作业好不?或者不上课也行啊,求求您了,您高抬贵手,放孩子一条生路好...

脑嗨产物,不喜勿喷

搞笑向,小短打,幼儿园文笔,不喜左上角


某只兔子放寒假后

“哦吼,放寒假了,可以尽情摆烂了,好开心”

正当她笑的十分开心的时侯,某个市走了过来:“给,这是你寒假要上的课,还有这些作业试卷,都要写完。哦,对了,还有开学要补考期末,赶紧写吧”

据知情人士分享,当时那只兔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随后脸上的颜色五彩斑斓,堪比霓虹灯的颜色,十分漂亮


兔子:作者,哪个人说出去的,我保证不搞S他(手里的24k纯金板砖已经裂了一条小缝)


随后房间里传来了一阵哀嚎声“救了个大命,爹,算我求求您,您少布置点作业好不?或者不上课也行啊,求求您了,您高抬贵手,放孩子一条生路好吧”

某个狠心的市没有一丝心软“不行,你马上考初中了,还想着摆烂怎么行,赶紧写”

“啊,这才放假啊,让我玩几天吧”

“不行,你看看人家隔壁xxx,人家……”反正就是一段心灵鸡汤,试图让某只兔子发愤图强


作者:唉,爹,爹,我错了,你先把手里的刀放下好吧,唉!唉!〣( ºΔº )〣


就在这时,豫走过来了“小申啊,这孩子还小,不要逼的太紧,少布置点作业吧”


兔子:豫爹你就是我的救星啊☆Ⅴ☆


申:“既然豫哥都发话了,那就少一点作业吧,不过课必须上”


兔子:豫爹,你!是!我的神!!!


兔子:“呜呼,谢谢爹爹”然后跑去刷老福特       没错,她去摆烂了


豫爹看了一眼兔子已经上完的课程,嗯,语文上完三个单元,数学和英语各上完两个单元


豫爹:单走一个6


随后说“小申啊,你来一下”然后两人进了一个房间

据兔子说:当时两位爹爹进去之后,我们的作业都少了很多唉







据真实事件改编,那只兔子是我,上的课也是真的,作业多也是真的,不说了,都是泪<(ToT)>

谷梁畅新

借鉴下辰的一篇文

 苏苏因前几天回老家的原因,和顾总连麦少了。顾总很生气,等苏苏回家。打开家门,家里的猫狗静的出奇。苏苏意识到不对,立刻转身就要走,没想到顾总就在门口站着。阴阳怪气地说:”苏源安,你这是要去哪?”

      苏苏后背一凉,说道:”宝贝,哪个……我……哦,我要去给你拿花,花还在车上呢。真的没有骗你,你陪我下去拿好吗?对不起,老婆。我回来晚了。”

       顾总甩给苏苏一个眼神,看你解释。眼中好像闪过泪花,好像要哭,但好像又没哭。苏苏觉得顾总很难过。立马上前安慰......

 苏苏因前几天回老家的原因,和顾总连麦少了。顾总很生气,等苏苏回家。打开家门,家里的猫狗静的出奇。苏苏意识到不对,立刻转身就要走,没想到顾总就在门口站着。阴阳怪气地说:”苏源安,你这是要去哪?”

      苏苏后背一凉,说道:”宝贝,哪个……我……哦,我要去给你拿花,花还在车上呢。真的没有骗你,你陪我下去拿好吗?对不起,老婆。我回来晚了。”

       顾总甩给苏苏一个眼神,看你解释。眼中好像闪过泪花,好像要哭,但好像又没哭。苏苏觉得顾总很难过。立马上前安慰道:”对不起宝贝,我也在想你呀。天天就在想你,我也天天和你报备。连麦这事真的对不起,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网, 我上不了网。那天我还去你的直播间,去了三次,只有一次回了我。等我回来还有隔离一个星期。我一下飞机就和你打电话。

       苏苏一边说着一边跑过去抱住顾总。苏苏抱住顾总继续说:”我以后不会了,你以后啥时候直播我就啥时候直播。对不起宝贝,真的很对不起宝贝,我再也不会了。原谅我好不好?”顾总伏在苏苏的肩头上哽咽,顾总回抱住苏苏,苏苏察觉到顾总的动作,知道他想说的话。

       一切尽在不言中。稍微离开一点顾总,就要吻上去。天啊,鬼知道苏苏是有多想顾总。但顾总不想说话。轻轻地推苏苏一下,苏苏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吻了上去,顾总一开始很抗拒,但后来逐渐渐入佳境。加深这个吻,好像这几天以来的思念都融进这个吻里。一吻过后,苏苏还想进一步继续。但顾总喘着气轻轻的伏在肩头上,:”欢迎回家,宝贝。我真的好想你,每天想见你,特别想见你。我的花呢?你刚说的花呢?在车上对吗?你下去拿上来好不好?”

       ”好,我现在就去拿。”不一会苏苏回来了,那是一束向日葵花束,象征苏苏这颗孤独的星星,遇见了光芒四溢的恒星顾总,照亮他这一生的来去。顾总开玩笑说:”哪有人送向日葵呀,吃瓜子吗?但我很喜欢”

       ”吃瓜子也不是不行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心里却在想,谢谢宝贝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要是没有你,我早就活不下去了。

        这件事到此也就翻篇了,但是顾总这段时间为什么不叫苏苏宝贝呢?原来是顾总要在元旦直播,苏苏担心顾总感冒还没好透,明天会出问题。顾总却说:”今天是元旦,这是一个特殊的节日,也是我和小荔枝们的第一个元旦。必须要直播,当然我如果实在不行再说吧。好不好宝贝?”

        ”不好,宝贝的感冒还没好透。嗓子还有点哑,今晚不准播。要播可以 先和我一起放烟花,如果烟花放完,你还有好转的话可以。你还可以拍个vlog给他们看,我记得你有画的饼还没圆吧。今天正好可以放烟花。走吧,先去放烟花吧。我都帮你鸽了,不用谢。说你今天给他们拍放烟花vlog。走吧走吧,好不好嘛,宝贝。”

     ”那行吧,哎呀 。"顾总受不住苏苏的撒娇,便答应了。于是顾总和苏苏的四个群都炸了。

[@全体成员 今天是元旦节,顾知行老师和苏源安老师夜晚要去放烟花,会拍放烟花的vlog,是给大家的元旦礼物,今晚顾知行老师和苏源安老师有可能直播哦。祝大家元旦快乐。在新的一年中祝大家万事如事。]

[万年画的饼终于搞了,他啥时候这么好了?搞了半天是为他家的那位。]

[潘哥,很正常。顾总能听苏苏的肯拍vlog很好了]

[什么情况顾总要拍vlog,多少年前的饼了!!!]

新粉小姐姐[顾总经常不更新吗?]

[不是,顾总经常画饼,画完就没下文。]

[习惯就好了,小姐姐](顾总群里)

[要拍烟花vlog,什么苏苏还和顾总一起过元旦节!!!哎呀,正主撒糖遭不住](苏苏群里)

[元旦快乐,苏苏和顾总永远要幸福]在四个群里刷屏了。这是糖蒜喵和小荔枝

,和苏苏,顾总一起过的第一个元旦节。很感谢苏苏顾总带给他们的快乐。

      苏苏比顾总先播,顾总在剪辑今天的vlog。在播的过程中谷梁畅新点了一首三寸天堂,苏苏说今天元旦不用搞这么刀吧。

      [谁让你和顾总天天那么甜呢,我点三寸天堂送给我自已不行吗?提醒一定要找一个对我好的人。] 

     ”行吧行吧,你说的都对。我会,等下和宝贝连麦合唱。算是今天的元旦特别福利。”

     [坐等,好久没有听到合唱了。]过了一会,羲和小哥哥来了。

     羲和小哥哥比苏苏,顾总稍晚一点加入小窝,因为年纪比小窝各个歌手都要小,各个老师都比较宠他。小窝直播玩游戏,水都放到太平洋了。奇小然也宠着羲和。

       苏苏说”欢迎羲和小宝贝,你还小就别送礼物了哦,乖。”

    ”好的,苏苏哥哥。”好巧不巧顾总就在这时出现了,顾总正好听见他两的对话。苏苏没有意识到顾总来了,突然感觉后背一凉,一转身顾总就站在后面。”完了完了,今天要睡地板了。”

”老婆听我解释,就是羲和还小,叫宝贝也没错呀,这是哥哥对弟弟的爱称。”

[顾总,是我的错。对不起我以后叫安哥,放过安哥吧。]

 [苏苏别解释了,直接道歉。解释没有用]

[顾总别生气了,苏苏他也是无意的。]

[潘哥,快给顾总打个电话,这还在直播呢,怕被封。]

[正在打呢]

潘哥的速度也是快,一个电话过去了。顾总才意识到苏苏还没下播。

”对不起各位小耳朵们,刚才我真的很生气,你们劝我,我也没看见。为了补偿你们,我和苏苏,合唱三寸天堂。小羲和有念白哦。本来是元旦福利的,小羲和还小不懂事,我不会给你计较的,但以后注意点哦。至于苏源安,再说吧。会让他爱的很惨的。今天就播到12点哦,大家元旦快乐呀。”

      这三位唱三寸天堂太有感觉了,许多人说DNA动了动了。这场直播在欢声笑语中结束了。

       ”苏源安,你今天睡地板吧没得商量。”

”宝贝别啊,地板很硬,饶过我吧。要不今天让你来,好不好,宝贝?”

”那好吧,保证让你很舒服。”就这么说着顾总缓慢地将苏苏抱起来,往卧室走去。一猫一狗都想进卧室,结果被拒之门外。只听见苏苏的喘气声。

———拉灯———从这以后顾总再也没有叫过苏苏宝贝,叫安安比较多。苏苏也不敢乱说话,是真疼呀。(心疼苏苏三秒,就三秒) 

韶灵素心茶坊
中国茶叶科普&middot;河...

中国茶叶科普·河南绿茶·10(完结)

中国茶叶科普·河南绿茶·10(完结)

七柒

说好的团厌怎么变团宠了③

新坑🌝🌝🌝🌝🌝


all豫汤底


纯属虚构不喜勿喷😭😭😭😭😭😭😭😭😭😭😭😭😭😭😭😭😭😭😭😭😭😭😭😭😭😭😭😭😭😭😭😭


老样子,细胞文笔,不喜勿喷,雷的话左上角,谢谢


“   ”是说的话


(     )是心里想的


『     』作者乱入


《   》聊天记录


在这篇文里,你可能会见到作者的个人情绪🌝🌝

┅┅┅┅┅┅┅┅┅...

新坑🌝🌝🌝🌝🌝


all豫汤底


纯属虚构不喜勿喷😭😭😭😭😭😭😭😭😭😭😭😭😭😭😭😭😭😭😭😭😭😭😭😭😭😭😭😭😭😭😭😭


老样子,细胞文笔,不喜勿喷,雷的话左上角,谢谢


“   ”是说的话


(     )是心里想的


『     』作者乱入


《   》聊天记录


在这篇文里,你可能会见到作者的个人情绪🌝🌝

┅┅┅┅┅┅┅┅┅┅┅┅┅┅┅

『是的,没错,我拿到手机了🌝』


豫收拾完,看着自己对面的那几个市一直盯着自己,有些不自在,问


  “都看着我干嘛?”


“……”郑


“……”信


“……”周“你是假嘞吧?我那个废物哥哥咋可能会收拾屋子?”


“……我是真嘞,不用怀疑,我就是你那个废物哥哥”豫抬头看着周


『不想写了咋办?没灵感了咋办?我想更刀子咋办?🌝但这个文好像不适合更刀子😭』


“嫩吃啥?”豫


“要不……你别做了?我怕进医院洗胃”郑


“我在网上刚学的,保证没毒?进不了医院”豫(原主做饭这么慢吃吗?)


诺诺“亲爱的宿主,忘记告诉你了,原主有一次做饭直接把他们三个送进医院洗胃了”


(原来如此)


“醒都醒了,总不可能不吃饭吧?你们吃啥,我去做”豫


市沉默……


“胡辣汤”


“烩面”


“来碗两掺”


“好”


『你们自己体会去吧,猜猜谁说的啥』


豫去做饭了


他们三个在沙发上坐着,还是信先开口道“郑,你说他会不会想把我们毒死啊?”


郑沉默


郑开口


郑讲话“应该不会吧……话说,你们不觉得他今天很怪吗?平常都不起床的,今天竟然主动打扫卫生”


『放心吧,他们声音很小,豫听不见🙉』


周“我也觉得挺怪的”


过了一会儿~~


豫走到他们三个面前,一脸核善的说“吃饭了哈,我在那边做饭你们在这聊天,挺悠闲啊”


“啊哈哈,做好了就去吃饭吧”郑


说完便走了,豫也跟在后面


“信,有没有觉得他的压迫感有点强?”


“感觉到了……”


“你俩窃窃私语说啥呢?”『是的没错,周与信说的话豫听到了🌝』


“没没没,没啥”


说完便一溜烟跑到厨房了


┅┅┅┅┅┅┅┅┅┅┅┅┅┅┅

我那快回来了,就先水个文吧,别介意哈

七柒

说好的团厌怎么变团宠了②

新坑🌝🌝🌝🌝🌝


all豫汤底


纯属虚构不喜勿喷😭😭😭😭😭😭😭😭😭😭😭😭😭😭😭😭😭😭😭😭😭😭😭😭😭😭😭😭😭😭😭😭


老样子,细胞文笔,不喜勿喷,雷的话左上角,谢谢


“   ”是说的话


(     )是心里想的


『     』作者乱入


《   》聊天记录


在这篇文里,你可能会见到作者的个人情绪🌝🌝

┅┅┅┅┅┅┅┅┅...

新坑🌝🌝🌝🌝🌝


all豫汤底


纯属虚构不喜勿喷😭😭😭😭😭😭😭😭😭😭😭😭😭😭😭😭😭😭😭😭😭😭😭😭😭😭😭😭😭😭😭😭


老样子,细胞文笔,不喜勿喷,雷的话左上角,谢谢


“   ”是说的话


(     )是心里想的


『     』作者乱入


《   》聊天记录


在这篇文里,你可能会见到作者的个人情绪🌝🌝

┅┅┅┅┅┅┅┅┅┅┅┅┅┅┅


“嘶~闹钟怎么没响?”豫一醒就开始吐槽,毕竟以前这个点,他早就起来了


一旁的系统看到豫醒了,说“宿主,你可终于醒了,赶紧起来吧,上面发任务了”


“……”


“……”


就这样,他们两个互相盯着对方,恨不得把对方盯穿


还是豫先打破了这份尴尬“我一定还没睡醒,对,就是还没睡醒,再睡一觉就好了”说完就把自己捂到被子里不出来


『这个系统咱先叫他诺诺吧🌝这个诺诺是我的小名,反正也用不上』


诺诺愣住了,上一秒还醒着的宿主下一秒就入睡了“宿主!!赶紧起来啊!你要是不在规定的时间完成任务可是回不去的!!”


“啥?还有活儿”豫听到这句话直接起来了『看吧咱爹激动的,都彪出方言了🌚』“那那那……我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豫整理好之后,问“什么任务啊?”


“哦~我亲爱的宿主,任务是让你从团厌变成团宠”诺诺贱兮兮的说到


   豫无语


   豫沉默


   豫挣扎


   豫放弃挣扎


   “行吧行吧,是个棘手的任务啊”豫打开房间门,映入眼帘是超乱的客厅


  豫硬了,豫拳头硬了(这尼玛咋这么乱?)


诺诺“亲爱的宿主,我是可以听到你的心声的哦,如果在外面,我们可以用心声交流哦”


(知道了知道了,你先告诉我为啥客厅这么乱?)


“这个,这个……额,毕竟你是团厌嘛,你家的那十几个孩子本来是都很原主的,但原主天天在家啥也不干,所以那十几个孩子就开始讨厌原主了”


(我问你为啥这么乱?你跟我扯什么呢)


“呀,宿主,我是让你了解一下剧情嘛,搞这么乱是因为你那十几个孩子都要上班,没时间收拾,而原主天天在家也不收拾,所以久而久之就成这样了🌝”


(哦~原来如此,那我还是赶紧收拾一下吧)


“宿主忘了告诉你哦,今天是周末,你不用去上班,那十几个孩子也不用去,他们还在睡觉呢”


(知道了知道了)


然后……


房间就干净了


郑打开自己的房门,看到豫正在收拾屋子,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就还掉了门,(一定是我眼花了,这个**怎么可能会自己收拾屋子?)

然后郑又打开了门,发现还是同样的情景,虽然还是很震惊,但没多想


出来以后,说“呦~怎么舍得收拾屋子了?”


其他市听到了动静,便纷纷打开房门

“……”信

“……”周“假的吧,他竟然自己收拾屋子?”


“看着不像假的”信


┅┅┅┅┅┅┅┅┅┅┅┅┅┅┅

完了,周日我碰不到手机,所以周日我不更新

以后的文可能会很水🌝见谅,毕竟我赶时间,以后可能就碰不到手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