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修女芙莉德

402浏览    6参与
赞美异蛇
  画的修女,将就看吧,文件太...

  画的修女,将就看吧,文件太大了只能传个压缩过的上来

  

  画的修女,将就看吧,文件太大了只能传个压缩过的上来

  

clock.
  摸个芙莉德修女   虽然也...

  摸个芙莉德修女

  虽然也很期待老头环dlc,但是我更期待魂3.5

  摸个芙莉德修女

  虽然也很期待老头环dlc,但是我更期待魂3.5

Herheim ·R
修女芙莉德 神父艾雷德尔

修女芙莉德 & 神父艾雷德尔

修女芙莉德 & 神父艾雷德尔

说谎的老虎

那赤裸的双足啊仿佛将月光也踏在脚下,而所行经之处却是炼狱焦土。


你的每一刀劈在我胸膛上,都像吻在我的心脏上——我那冰冷的、如绘似梦的艾丝美拉达!舞吧,为我而舞,让我的血和火都来为你而歌唱,唱这腐朽、衰败、堕落的背信叛教之歌!

我不能成为你鞭子下的神父,也当不上你裙摆边的骑士,我只能成为你刀刃相向的凶手、敌人,为你带来死亡和痛苦啊!

你可听到那火燃烧的声音?大教堂的黄金时代正分崩离析,绘中世界离毁灭的怀抱又近了一步——就像你的镰刀离我的喉咙又近了一分。我们的死亡之舞啊,就让这飘落的雪、流淌的血、窜爬的火焰来伴奏,让我的血和你的血交融在一起,为这凋零的画作绘上最后的赤红。

来吧,拥抱我...

那赤裸的双足啊仿佛将月光也踏在脚下,而所行经之处却是炼狱焦土。


你的每一刀劈在我胸膛上,都像吻在我的心脏上——我那冰冷的、如绘似梦的艾丝美拉达!舞吧,为我而舞,让我的血和火都来为你而歌唱,唱这腐朽、衰败、堕落的背信叛教之歌!

我不能成为你鞭子下的神父,也当不上你裙摆边的骑士,我只能成为你刀刃相向的凶手、敌人,为你带来死亡和痛苦啊!

你可听到那火燃烧的声音?大教堂的黄金时代正分崩离析,绘中世界离毁灭的怀抱又近了一步——就像你的镰刀离我的喉咙又近了一分。我们的死亡之舞啊,就让这飘落的雪、流淌的血、窜爬的火焰来伴奏,让我的血和你的血交融在一起,为这凋零的画作绘上最后的赤红。

来吧,拥抱我吧,亲吻我的喉咙吧——用你心爱的镰刀,无论它是像月光一样冷冽还是盘绕着深渊的无影之火!

而我,也会牵起你的手——用我的剑,将我的血我的生命我的灵魂我的全部一切,与你紧紧结合。

让这覆亡的车轮转得更快!让这灭世的烈焰燃得更猛!

当我们的灵魂合而为一,当这教堂再次陷入寂静,当你的最后一声叹息在我的剑下逝去——我会爱你,就像我们爱着火焰,爱着死亡。

我会和你永远在一起——你的灵魂在我的怀里,永远,永远。



“灰烬大人,您在写什么?”
“……?!”
随后传来了书本合上的声音、慌乱地收拾东西的声音、盔甲被扯开、解下的声音,和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兴奋而沉重的喘息声……


“灰烬大人,我全都看见了。”

火已逝去的祭祀场,那漆黑不可视物的黑暗中,防火女抚摸着那胸膛上的每一条伤痕。
“您身上的火光,燃烧着的却是她的灵魂。”
“自从您戴上那枚戒指,您便不再触碰我的黑暗,转而日日摩挲着那破碎的绘画一角。”
“如果是艾雷德尔的雪冷却了您的心脏,那么就让我来温暖您吧,灰烬大人。”


贪婪的黑暗包裹住他,索取着、渴求着他的每一丝温度。

他从未知晓那温柔的黑暗、他夜夜拥入怀中的黑暗原来也有如此激烈的一面——是那对眼眸教她的吗?

也许应该杀了她,拿回那对眼眸,这样她就仍是那沉静、波澜不兴的黑暗。

他紧紧抱住那温热的躯体,深深地侵入、回应着那黑暗。

他不再去想那碎裂一地的寒冰和黑焰,他已决心同他的爱人一起共赴绝火的黑暗深海。



——————

其实在她剩最后两刀血的时候,我的内心应该是犹豫了一下,但是我的身体我的本能却没有犹豫。

如果只有死亡能让我拥她入怀,那么就这么做吧。


结果写着写着,发现防火女还真是真爱……

(防火女的后续片段是逐渐添加的……

Steppenwolf

[灰烬x芙莉德/芙莉德x艾雷德尔神父] 绘画世界的喘息声

*艾雷德尔神父x芙莉德
*灰烬x芙莉德
*如果灰烬先杀了神父……

*R级

0.
——汝,能听见绘画世界的喘息声吗?
游魂之王,亦或是那个曾经朴实无华的灰烬,在救下被囚禁于铁笼中的红衣小孩时,那位长发及地的女孩如此轻飘飘地问了他一句。
冬日的阳光冷冷地透过窗子,她苍白无力的手握着画笔,灰黑的眼睛里看不出光泽,没什么血色的嘴角却轻微上扬。
“你说的是,雪原树妖们的呼吸声吗?”
小女孩摇摇头,秀发顺着画布边缘左右流动。
——请汝留神听听,这是女人的声音。
灰烬有些疑惑,他不是很能明白女孩的话语。绘画的女孩也并不打算继续解释,她专注于手中的绘画,沾了颜料的巨大毛笔与粗糙的画面不断摩擦,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

*艾雷德尔神父x芙莉德
*灰烬x芙莉德
*如果灰烬先杀了神父……

*R级

0.
——汝,能听见绘画世界的喘息声吗?
游魂之王,亦或是那个曾经朴实无华的灰烬,在救下被囚禁于铁笼中的红衣小孩时,那位长发及地的女孩如此轻飘飘地问了他一句。
冬日的阳光冷冷地透过窗子,她苍白无力的手握着画笔,灰黑的眼睛里看不出光泽,没什么血色的嘴角却轻微上扬。
“你说的是,雪原树妖们的呼吸声吗?”
小女孩摇摇头,秀发顺着画布边缘左右流动。
——请汝留神听听,这是女人的声音。
灰烬有些疑惑,他不是很能明白女孩的话语。绘画的女孩也并不打算继续解释,她专注于手中的绘画,沾了颜料的巨大毛笔与粗糙的画面不断摩擦,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而窗户外头一阵又一阵的寒风吹来,除却那股凉意,灰烬好似确实听到了什么声响。
他推开铁门,女孩在他身后淡淡地说了一句:
——也是灰烬的声音。


   

   

[链接走: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936814。]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