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修布

4175浏览    30参与
Bird

医院 129

(接上)


笑起来,米罗又凑过来吻他,“那你自己洗,洗好了你睡你的,我就不信了,”撸两把光膀子,“我就不信一对袖扣我找不到!我再仔细找找!”

找吧,找,既然气力那么大精神那么好,那试试看找到天亮找穿天花板把家里拆了能不能找到。卡妙一声不吭低着头皱着眉头小心地从沙发上一点一点撑着身子挪起来……


(四十四)


第二天,稻佐山艾俄罗斯主任家,中午吃饭前时间。

撒加身上披了件厚实的外套——6月了,还披外套,撒院长又不是那个谁5月份坐车还要开暖气,过年那会儿在东京冬泳回来都没事,可见这次劳累过度感冒加心肌炎十多天病下来还是伤到身子了——披件外套,膝盖上盖条毯子,毯子上放着个...

(接上)


笑起来,米罗又凑过来吻他,“那你自己洗,洗好了你睡你的,我就不信了,”撸两把光膀子,“我就不信一对袖扣我找不到!我再仔细找找!”

找吧,找,既然气力那么大精神那么好,那试试看找到天亮找穿天花板把家里拆了能不能找到。卡妙一声不吭低着头皱着眉头小心地从沙发上一点一点撑着身子挪起来……


(四十四)

 

第二天,稻佐山艾俄罗斯主任家,中午吃饭前时间。

撒加身上披了件厚实的外套——6月了,还披外套,撒院长又不是那个谁5月份坐车还要开暖气,过年那会儿在东京冬泳回来都没事,可见这次劳累过度感冒加心肌炎十多天病下来还是伤到身子了——披件外套,膝盖上盖条毯子,毯子上放着个景泰蓝小巧的暖手炉,撒加躺着,半仰半躺坐在花园里一个十几米见宽,二三十米见长,曲曲弯弯假石环抱,池内峰峦叠翠小桥流水别有一番仿真微缩自然景观的池塘旁扶手椅上,一手手掌向上翻开平伸出去手指上夹了个夹子一样的仪器,一手握着把鱼食,一点一点在往池塘里洒。池里几盆荷花都还没开,池边山茶却开得极艳,大朵大朵茶花整朵整朵落进池里飘在水面上,撒加鱼食洒进去,大大小小十多条或红色,或明黄色,或五彩色锦鲤就全都浮出水面争相游过来吃食,一时间池内波光鳞动,鱼儿在花丛间穿梭嬉戏煞是好看。

修罗搬条板凳坐在他身前,看一眼池子里的鲤鱼,看一眼手头小矮桌上一个正方形,不大不小像小游戏机的机器——这可不是游戏机,是台家用小型心电图仪。夹着撒院长手指头的小夹子也不是普通夹子,是心电仪的一部分,夹手指是为测血氧饱和度用的,另有3个类似在医院做心电图时贴在心脏周围的电极板此刻正连在撒加心口,只不过被撒加披着的外套遮盖住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3条电线从他衣服底下伸进去——指示灯一亮一亮,仪器屏幕上几条代表心跳和心律的光谱在不停地闪现波动。

“怎么样?”安静地测量了几分钟,撒加一把鱼食洒完回头笑看修罗。

“还可以。”心电图图像平稳,没有任何明显的不对劲的地方。修罗凑近了又仔细看了会儿坐回板凳上关掉仪器,“等一下我打印出来你自己过过目?我再带回医院让老杜看一眼。”

“不用看啦。”撒加笑起来,“劳什子玩意儿我24小时戴着,”24小时心电图监控,得心脏病的人发病期间有条件的最好是24小时监控,心跳这东西有时候不规律起来等赶去医院又规律了,哪里不好又捕捉不到了也是极麻烦的事情。“我都戴好些天了,我好多了。”撒加说。

“可不敢大意!你想再来一次再吓死我们所有人?”修罗赶紧说。

“吓什么人,没多大事情,大惊小怪什么。”略微坐直身体背过身去从上衣内取出电极板接头交给修罗,又从手指上把夹子拿下来递还他,撒院长整好衣服把毯子往胸前拉了拉,舒服得轻轻“哎呦”一声重又躺回椅子上,捧起手炉语带嗔怪的说了句“大惊小怪什么”,扭头笑问修罗,“老杜今天没来?”

“他儿子高考,考前最后一次模拟冲刺他陪着去。”修罗看着他,“听说你给他儿子已经找好学校了?”

“小杨托给我的,小事情。”

“我看他着实松了口气,不过面儿上还待儿子挺严厉,还要押着他去高考。”

撒加一笑,“这也是应该的,老杜秉性就是那样的人,不苟言笑,待事情又认真。”除了年轻时待感情不太认真,长崎医院心内科主任待其他事情还是认真的。

“也是,我看他待孩子极认真。”修罗点头,忽然一笑,神秘兮兮朝池塘边上花园后头通往房间的房门口张望了下压低声音跟撒加说,“要不是他今天那么认真陪儿子去了来不了换我来,我还进不来你家门,哦不不,进不来我们艾俄罗斯艾老大家门呢!你还没多大事情怪我们大惊小怪,你这一病其他人好说,可把艾俄罗斯吓坏了你自己不知道?谁要来都不让,现在除了老杜,小杨,大概还有小杨吧,除了他俩借着给你看诊的名义其他人哪个可以随便来看你?”

撒加忍不住就笑起来了。他知道的,怎能不知道,被塞进车里带回来养病十多天阿猫阿狗撒院长就没见过几个人。开头几天还行,人是真的难受心口一直疼一直闷,头晕心悸反正24小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只能休息,家里来没来人,有没有人撒加都管不着也顾不上管了,只知道老男人急得什么似的请了好几天假陪他,那台家用心电图监视仪就是那几天被从医院搬回来的,白天测晚上测,好几次连着心电仪撒院长夜里醒来要水喝要上厕所看见艾大主任不睡觉坐在床头愁眉紧锁地盯着床头柜上的仪器,生怕他梦里心脏突然怎么样自己都没反应来不及反应——夜里睡一觉睡着睡着醒不过来了,睡得人没了的心脏病患者猝死case不要太多——幸好,撒加只是轻症,半夜突发不好的状况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所以等几天之后,人养得好一点了,休息也休息过了,心口没那么疼没那么不舒服了,胸闷啊透不上气啊这些症状渐渐的也都消失了,撒院长就觉得家里人怎么这么少了,少得话都没人跟他说。一问,好家伙,这才知道艾欧里亚在他来的第一天晚上就被赶了出去,老男人六亲不认赶走亲弟弟不算,把他院长办公室的院务和迪马斯一人一半分掉,科室全交给苏主任,黑着脸没收他工作手机彻底不让他知道任何和工作相关的事情了。非但如此,还不让任何人来家里探望他,除了心内科两位来给他做例行检查,除了睡觉,休息,休息,睡觉,最好他吃饭和上厕所都在床上完成,不让他做任何需要一丝丝体力,哪怕有一丢丢运动量的动作。

闷死了,撒加都快闷死了,不是心肌炎引起的心口闷,是闲得发慌引起的人发闷。

“我要谢谢你啊,谢你来看我。”笑看着修大主任,撒加伸手过去在修大主任手背上轻轻拍了两拍,“多亏有你,你来了替我说两句话我都可以从房子里走出来透透风了,还能这样跟你讲话,真好。”高兴啊,撒院长是由衷的高兴,这么多天了,除了艾某人一张臭脸,终于可以让他看见个老艾家以外的大活人他怎么不高兴。

“哎呦你可别害我!我一走你别又躺倒了,呸呸呸!我是说别我一走你哪里又不舒服了艾老大岂不是要劈死我?”修罗也笑。他这个内科一把手,长崎医院“大内主管”当得总算还有点用,说替杜主任来给院长做例行检查,艾俄罗斯果然就法外开恩放他进家门了,说天气暖和了园子里风不大花开得也好,院长挪到花园里坐坐看看花喂喂鱼对放松心情和身体恢复有好处,艾大主任就同意他们搬出躺椅到池子边上测心律检查身体了。

“艾俄罗斯,咱艾老大今天又请假陪你啦?”又朝房门里张望了下,修罗说。

“他也累,下午门诊,我让他回来歇个中觉吃了饭再去也不迟。”

“哦,哦哦哦!”修大主任表示了然地频频点头。

撒加看他一眼,颇觉得好笑地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怎么了,有话跟我说?”

“啊?没,没有,没有没有!”修罗一愣,连忙摇头否认。

“少瞒我。你一进来我就看出你有话想跟我说了。”

当初电话里几声假装的咳嗽就哄得眼前这位修大主任不仅仅放弃了在预算里增加人头和耗材费用,为不让他烦心还把开支主动降下去好几个百分点。听说内科好些科室气得跳脚表示不服气,这傻不啦叽大主任还把自己办公室的咖啡机给撤了,爱喝的,常年买来磨了喝的星爸爸咖啡豆都不喝了,做出榜样和表率来在内科全体员工会议上号召大内科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别跟某些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野蛮不像样的科室似的,成天想着打小算盘刮自家人油水,想过上好日子多花钱有本事就自己创收,自己科里想办法自己消化,不要给医院和院长添负担。这样一个人,撒加眼皮一抬一夹打量一眼一下就给他看透了,看他今天借着杜主任名义跑过来,说是来看看他——来看看他当然也是真的,给他检查都检查好半天了——但肯定还有其他事情,一脸欲言又止有话要跟他说的样子骗得了谁。

“趁现在你艾大主任歇着没起,有话你赶紧说。”撒加笑道,“别等一会儿他起来了不让你和我多说了我也帮不了你。”

“那,那我说了?”嗫嚅了一下,修罗面露难色。

“快说!”轻声笑骂一声,撒加抬手捂住心口。这小子,果然有话要说,吞吞吐吐看他病着还要他费劲套话不肯爽气说出来给他听。

“你,你别急。其实,其实没什么。”脸一红,修罗更加吞吞吐吐,“就是阿布,阿布他不知道怎么了,他对我,对我好像有别的意思。”

……


Bird

番外 (修大主任 & 阿布院长 - 片段)

摸了一段修大主任和阿布主任的鱼

看看正文用不用得上吧,用不上就当番外好啦😂😂😂


修罗快要气死了,任谁连值两晚夜班好不容易回家睡一觉,刚睡了会儿就叮铃咚隆乒乒乓乓被一阵又是电铃声又是敲门声的声音吵醒都会生气的,更可气的是等自己好不容易捧着头挣扎着起来去开门,咔嚓,门开了!敢情门外面那位是有钥匙的,捣鼓出这么大动静只是为了吵醒他。

“……你他娘的,你自己招呼自己啊,我去睡觉了!”扔下一句话,修大主任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往房间走。走着走着感觉不太对头,猫了个咪了,这人什么时候有他家钥匙了?!可怜他在外国待了一阵又被赶去分院当院长,一个人空虚寂寞冷,看着他们在总部的人羡慕嫉妒恨,想找人说说...

摸了一段修大主任和阿布主任的鱼

看看正文用不用得上吧,用不上就当番外好啦😂😂😂


修罗快要气死了,任谁连值两晚夜班好不容易回家睡一觉,刚睡了会儿就叮铃咚隆乒乒乓乓被一阵又是电铃声又是敲门声的声音吵醒都会生气的,更可气的是等自己好不容易捧着头挣扎着起来去开门,咔嚓,门开了!敢情门外面那位是有钥匙的,捣鼓出这么大动静只是为了吵醒他。

“……你他娘的,你自己招呼自己啊,我去睡觉了!”扔下一句话,修大主任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往房间走。走着走着感觉不太对头,猫了个咪了,这人什么时候有他家钥匙了?!可怜他在外国待了一阵又被赶去分院当院长,一个人空虚寂寞冷,看着他们在总部的人羡慕嫉妒恨,想找人说说话的心思爆棚了才同意他借宿,借宿借给他好几次连钥匙都借给他了?不对,钥匙没给他,是他拿去偷配的,是他竟然拿了他家钥匙偷偷去配了一把!配完了还拿着用着大模大样大摇大摆开门闯进来了!

“你丫的偷拿我钥匙去配了?!”猛地回头,修主任那叫一个气哦,对上身后那人拖着个行李箱歪着个头看他颇为无辜的脸——美,真的美,不得不说有人长得确实美,美到要命,美到犯规,美到看他一眼觉得飙脏话的自己简直是在犯罪,修罗主任骂了一句,咽口唾沫吃掉了剩下的话——穿件皮夹克,里面就松松垮垮套了件T恤,长崎医院公认的美男子,长相比女人还精致的阿布罗迪主任歪着个头看着他,眼珠子朝他眨巴两下,“是啊,是我偷拿了,我偷去另配一把归我所有啦,不行啊?”阿布主任说。

“……”

行,行的,偷也偷了,配也配了,人都拿着开门进来了还有什么不行的,修罗摆摆手表示行的,不理会了,仍旧往房间走,走到床边一头栽下去把自己埋进被褥里,有气无力说了声,“我睡了啊,你来就来了,不要吵我。”

不要吵他,怎么可能呢,阿布主任又不是到他家里来安静如鸡看他睡觉的。

“我搬来住两天?”阿布跟他进房间,行李箱随手一扔,箱子晃两晃“哐镗”一声倒在他房间地板上。

修罗额头青筋不易察觉地跳了跳,“嗯,好!”又不是第一次了,‘来住两天’,没事,住就住吧。

“我和撒老大说让我经常回总部述述职,撒老大不理我。”

“呵呵。”理才怪,从一季度述职一次理成一个月一次,再到一个月两次,再理下去撒加非得答应他每天来述职不可,或者让他干脆不要回分院去了,搬回总部办公好啦,“跑来跑去你不累啊?一个月跑两次可以了。”

“可以什么,我不是想你们嘛!”

“行,好,想,想想,我们也想你的哈!”

“我家楼上那两个人在阳台上种花,杀千刀的浇水都浇到我阳台上一塌糊涂!”阿布嘟哝着在他床沿坐下。

“我去找他们,我跟他们说,我帮你把阳台搞干净。”

“他们家炒菜味道还老大。”

“你自己房间多通通风……行吧,也我帮你搞,好不好,等我有空了我帮你收拾。唉你这人!”阿布主任脱了鞋子和皮夹克外套已经爬到了他床上。“你干什么你?你能不能让我太太平平睡一觉了?!”

“一起睡?”

“滚!”

“我来了这就是我的床,你现在睡在我床上,要不你去睡客房。”

猫了个又咪了!这世上还有天理吗?修罗翻身一骨碌爬起来,没曾想用力猛了点,床整个晃了下晃得手长腿长正往他枕头方向爬的阿布主任一个重心不稳翻身摔倒在床上,“哎呦!”阿布还没怎样,修大主任先吓一跳,要紧伸手去扶人,想起来这是在床上,床垫加上被褥软和得很呢,摔十次也摔不死眼前这人,恨恨地收回手去抱着被子盘腿坐着生气,什么命啊,啊?自己这叫什么命,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损友隔三岔五跑过来气他。

“你困啦?”阿布也坐起来,松垮垮的T恤领子吊在一边几乎露出半边肩膀,看着他笑,“很累了?昨晚值班很忙?”

“废话!”累得要死了,昨晚天晓得急诊科倒了什么血霉来了一屋子食物中毒的人,害他肠胃科,内分泌科,胃肠科,血液科,检验科,七七八八好几个科室跟着一起忙到人仰马翻忙大半夜,“我不是忙一天!我顶我副主任的班,他回家带孩子,我……嘶!”

一只脚在被子外面怕冷似的伸进他被窝里,好巧不巧半个脚掌踏在他不可描述的物件上。修罗倒抽口冷气脸色都变了,阿布主任不知道是袜子穿太厚没感觉还是脚皮太厚没感觉,神智无知一脚踏在他上面,不仅仅是踏,还又踏又踩又按着摩擦,整个脚掌脚趾头用力在他上面动来动去。刚睡醒——不算睡醒,睡是还没睡醒,但是被吵醒也算醒——男人的那个东西正是精神倍儿棒不碰自己也能站起来的时候,哪里还禁得起碰,修罗连着深呼吸好几口气还是无法按捺住那玩意儿被轻轻踩踏,轻轻碰触的快感,整个在阿布主任脚下硬起来了……

 


星河杳杳

【安布】乱堆


lof。我认了。我用图片还不行吗


好吧我用图片还是不行。

【安布】乱堆


lof。我认了。我用图片还不行吗


好吧我用图片还是不行。

壮汉鱼壮汉穆的受抚慰又双标了
nt鱼嬷嬷河南小公子又开始恶意...

nt鱼嬷嬷河南小公子又开始恶意日lof时候全部点取消撒泼了

nt鱼嬷嬷河南小公子又开始恶意日lof时候全部点取消撒泼了

致圣圈老嬷

致以阿布罗狄粉为首的圣圈老嬷嬷:

“……十分梦幻,但又过于中规中矩,在我看来总觉得有几分俗气,就像是……空曲奇袋和不计其数的点心包装袋,散发出香甜而恶俗的气味。”

p2女主的审美转型,她们怕是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致以阿布罗狄粉为首的圣圈老嬷嬷:

“……十分梦幻,但又过于中规中矩,在我看来总觉得有几分俗气,就像是……空曲奇袋和不计其数的点心包装袋,散发出香甜而恶俗的气味。”

p2女主的审美转型,她们怕是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破文

对称

有些人根本不想当花。

比如说吧,一个在冰天雪地中锻炼出来的硬汉,言行举止标准男性武人,信奉力量就是正义,对纤细娘炮鄙视得要死,这种人不管放在哪儿,都是教科书式的铁直男。

可是他就是成为了金花,每个人都相信他是总受,绝大部分人希望看他的皮炎子被捅,理由只有一个,他长得美。

美就应该妖媚,就应该聪明,就应该自恋,就应该纤细,应该身娇体软易推倒…个屁啊?

他鄙视这些,可他就是被贴上了这些和他根本没有关系的标签。

“我乐意。”他的粉丝说,“谁反对我就是别有用心,我要代表圈内的正义与和平消灭他们。”

听起来就像他自己说过的话,什么向叛徒降下天罚。

他至死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他的粉丝也一样。...

有些人根本不想当花。

比如说吧,一个在冰天雪地中锻炼出来的硬汉,言行举止标准男性武人,信奉力量就是正义,对纤细娘炮鄙视得要死,这种人不管放在哪儿,都是教科书式的铁直男。

可是他就是成为了金花,每个人都相信他是总受,绝大部分人希望看他的皮炎子被捅,理由只有一个,他长得美。

美就应该妖媚,就应该聪明,就应该自恋,就应该纤细,应该身娇体软易推倒…个屁啊?

他鄙视这些,可他就是被贴上了这些和他根本没有关系的标签。

“我乐意。”他的粉丝说,“谁反对我就是别有用心,我要代表圈内的正义与和平消灭他们。”

听起来就像他自己说过的话,什么向叛徒降下天罚。

他至死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他的粉丝也一样。就这样,他的粉丝把他的形象彻底抹黑成了他最讨厌的样子,还坚信自己是对的。

这大概是某圈子三十多年来最棒的讽刺作品,由他的粉丝集体以论坛、聊天记录、小说、图片、视频等形式创作。

他如果真的存在,大概想一拳打死这些作者,毕竟以他的智力欣赏不来讽刺,而作者们大体上已经无法也不愿意认识到真实的他,哪怕她们自诩理中客,也难免会po文抱团喷不同意她们的人都是蛆、屎、传染源。既然如此,如果他对她们创作的是不是自己表示质疑,那么他本人也是别有用心的黑子。

但是他不存在,所以只剩下那些真正聪明妖媚自恋身娇体软易推倒,却被他的粉丝抹黑成愚蠢粗鲁痞气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其他角色的粉丝为他发声。

就这样,今天他和其他角色也在遭受他粉丝的迫害,今天某圈子也一片和平,因为每个人都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这真是可喜可贺(迫真)


ID825219531

十三年前论坛时代的鱼嬷嬷拉瓜

撒加和修罗原著里都没跟阿布同框过,就能拉瓜?还意淫撒加单箭头阿布?脸真大

十三年前论坛时代的鱼嬷嬷拉瓜

撒加和修罗原著里都没跟阿布同框过,就能拉瓜?还意淫撒加单箭头阿布?脸真大

社会你阿布

A:多少瓜都满足不了饥渴的鱼嬷嬷,三界拉了个遍,拉完迪斯拉撒加,拉完修罗拉米罗,冥界三巨头拉了俩,海界七将军拉了仨,现在真人都不放过,连车田本人都要拉


B:不,早就拉过。别忘了鱼嬷嬷造谣说鱼原型是车田女朋友

A:多少瓜都满足不了饥渴的鱼嬷嬷,三界拉了个遍,拉完迪斯拉撒加,拉完修罗拉米罗,冥界三巨头拉了俩,海界七将军拉了仨,现在真人都不放过,连车田本人都要拉



B:不,早就拉过。别忘了鱼嬷嬷造谣说鱼原型是车田女朋友

对从不遵守约定还酷爱造谣黑迪斯的琴琴女士

鱼攻or蟹受别说没人产出,一天到晚连聊天的人都没有

而且你还会因此被扣上鱼黑和蟹黑的帽子

鱼攻or蟹受别说没人产出,一天到晚连聊天的人都没有

而且你还会因此被扣上鱼黑和蟹黑的帽子

食人鱼玫瑰

主题:@首页,同时搞迪布,撒布和修布cp的人有资格说自己是迪斯粉吗,产出内容还包括阿布还爱着撒加就跟迪斯搞了

开启无图模式 跳转楼层 鼓励楼主  收藏主题

rt


投喂奥利奥给楼神(0)

№0 ☆☆☆ = = 于 2019-11-11 12:29:43留言☆☆☆


这不就是all鱼自称自己是迪斯粉吗,迪斯粉肯定不认惹

№2 ☆☆☆ = = 于 2019-11-11 12:32:40留言☆☆☆


没资格,搞凹的装你妈逼攻粉

№4 ☆☆☆ = = ...

主题:@首页,同时搞迪布,撒布和修布cp的人有资格说自己是迪斯粉吗,产出内容还包括阿布还爱着撒加就跟迪斯搞了

开启无图模式 跳转楼层 鼓励楼主  收藏主题

rt


投喂奥利奥给楼神(0)

№0 ☆☆☆ = = 于 2019-11-11 12:29:43留言☆☆☆


这不就是all鱼自称自己是迪斯粉吗,迪斯粉肯定不认惹

№2 ☆☆☆ = = 于 2019-11-11 12:32:40留言☆☆☆


没资格,搞凹的装你妈逼攻粉

№4 ☆☆☆ = = 于 2019-11-11 12:34:55留言☆☆☆

 

没资格,搞凹的装你妈逼攻粉

№4☆☆☆ = = 于2019-11-11 12:34:55留言☆☆☆

№7 ☆☆☆ = = 于 2019-11-11 12:36:29留言☆☆☆



凹粉装攻粉sl

№18 ☆☆☆ = = 于 2019-11-11 12:56:44留言☆☆☆


管你是不是大手,是国内还是yhm,凹装攻粉的死无葬身之地

№20 ☆☆☆ = = 于 2019-11-11 12:58:29留言☆☆☆

  举报


 

凹粉装攻粉sl

№18☆☆☆ = = 于2019-11-11 12:56:44留言☆☆☆

№21 ☆☆☆ = = 于 2019-11-11 12:58:56留言☆☆☆

  举报


 

凹粉装攻粉sl

№18 ☆☆☆ = = 于2019-11-11 12:56:44留言☆☆☆

№21☆☆☆ = = 于2019-11-11 12:58:56留言☆☆☆

№22 ☆☆☆ = = 于 2019-11-11 12:59:39留言☆☆☆

雪姨

一个疑问

ABCD都是男人,ABC是小团伙成员,D是老大,原作里BCD没和A说过话,但是他们是同党。这相当于盖章DA+BA+CA吗?

圣圈凹鱼粉就是这么想的
ABCD都是男人,ABC是小团伙成员,D是老大,原作里BCD没和A说过话,但是他们是同党。这相当于盖章DA+BA+CA吗?


圣圈凹鱼粉就是这么想的
社会你阿布
阿布粉的突出特点就是智商低还自...

阿布粉的突出特点就是智商低还自以为是

迪斯和修罗支持撒加在她们滤镜下就是迪布,修布是【客观事实】

鱼粉自诩别人不理解她,2333

阿布粉的突出特点就是智商低还自以为是

迪斯和修罗支持撒加在她们滤镜下就是迪布,修布是【客观事实】

鱼粉自诩别人不理解她,2333

钰诚要高考啦啦啦啦

现pa
布伦达和修是哥哥,雷狮和安迷修处于未参赛的那个年龄段,影安影雷属于幼稚园年龄

布伦达是幼稚园里生活老师,修是幼稚园街对面的咖啡店老板

现pa
布伦达和修是哥哥,雷狮和安迷修处于未参赛的那个年龄段,影安影雷属于幼稚园年龄

布伦达是幼稚园里生活老师,修是幼稚园街对面的咖啡店老板

钰诚要高考啦啦啦啦

欢迎收看【团子饲养指南】

让我们看看如何用安嘟噜安抚一只生气中的雷滋啦吧!

附赠雷滋啦和布叽咕生气时的表现,布叽咕真的比雷滋啦要凶残哦

欢迎收看【团子饲养指南】

让我们看看如何用安嘟噜安抚一只生气中的雷滋啦吧!

附赠雷滋啦和布叽咕生气时的表现,布叽咕真的比雷滋啦要凶残哦

鹤鸣

旧设/修布修脑洞

是星际旅行者背景。

修和布伦达同时因为飞船损坏迫降到了一个废弃的星球上,星球上曾经的文明似乎和凹凸师承一脉,但是文明的痕迹已经斑驳了,陷入荒芜。修和布伦达两个人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互相独立得在星球上生存并且寻找能维修飞船的方法。

有一次修进入一个欧式风格的小屋找东西时候,

发现屋前有一个信箱:它呈现出氧化的铜绿色,上面攀附着蔷薇,仿佛前一天生气还停留于此。因此,或许是出于旅行者的浪漫,修给那个信箱留下了一封信。

之后,他没走出多久,在一处花田旁的破栅栏上发现了似乎是其他旅行者的留言(其实那就是之前来过这里的布伦达啦)修和他的风格是不同的,但意外很赏识——顺带一提,布伦达留言或者写感...

是星际旅行者背景。

修和布伦达同时因为飞船损坏迫降到了一个废弃的星球上,星球上曾经的文明似乎和凹凸师承一脉,但是文明的痕迹已经斑驳了,陷入荒芜。修和布伦达两个人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互相独立得在星球上生存并且寻找能维修飞船的方法。

有一次修进入一个欧式风格的小屋找东西时候,

发现屋前有一个信箱:它呈现出氧化的铜绿色,上面攀附着蔷薇,仿佛前一天生气还停留于此。因此,或许是出于旅行者的浪漫,修给那个信箱留下了一封信。

之后,他没走出多久,在一处花田旁的破栅栏上发现了似乎是其他旅行者的留言(其实那就是之前来过这里的布伦达啦)修和他的风格是不同的,但意外很赏识——顺带一提,布伦达留言或者写感触都是追求意境和潇洒,修是喜欢描写,细致派。总之,那句栅栏上的留言是这么写的:如果你有幸看到这句话,那么,请将它作为我给同我一样幸运的旅行者的礼物:这里有整个星球最棒的日出。 署名:雷雨燕

能看到如此美好有格调的留言令修简直喜出望外,于是他就真的留在那里等到第二天看了日出。

之后的某天,布伦达来到修去过的小房子,也就

读到了信:……这里是个绝佳的借宿点,作为你的前辈,厨房碗柜的第三个抽屉里有我留下的一些压缩饼干,如果你那个时候还没过期,请享用吧。署名:An先生

修和布伦达,两个人都觉得对方是曾经到访过的人,其实两人都在同一地点空间,素未谋面却又某种意义上并肩同行。

“往南走有湖泊”“紫色的浆果不可食用”“我喜欢透过树林撒下的月光,不知道你呢?”

……

留言伴随着前行,仿佛就像对方陪伴着自己旅行一样,慢慢得,两个人都对这个虽然从未见过面的旅行者产生了好感。这也就导致修在有一次写信是情不自禁下意识写了:好想见你一次啊。写好后,修想了想自己和那个旅行者都不是一个时间上的两个人,便自己觉得好笑,随手扔了留言。

这个星球三天两头就有季风,好巧不巧,那张饱含情意的纸没有和土地一同沉睡,反而和布伦达的面颊来了个拥吻。布伦达本来想发作,结果一揭下来一看,还是新鲜的墨水(因为有一点点修写字太用力而擦在了脸上),布伦达顿时明白了:修和他,应该肯定一定是如今都在这个星球上。

他想见他。

他想告诉他那包压缩饼干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告诉他其实比起向日葵他更钟情鸢尾,告诉他自己想和他一起去看夏日大三角。

他想告诉他,尽管这可能很荒唐,但他似乎对他抱有某种难以言喻的爱意。

:我们依靠回忆、希望、距离、信件彼此相爱。我们能使这爱情成为幸福的人世间的爱吗?我们一定要做到。*

第二天旭日还未东升前,布伦达便出发了。这一次不再是为了自己,而是沿着修的足迹追寻……最终,一阵若有似无的引擎轰鸣声指引了布伦达——他几乎是不顾一切得跑着去的。

那时正值盛夏,修和布伦达相见后的54分钟里,出现在两次天蚀,一次是日蚀,另一次是月蚀; 那年这颗星球早已轮转了十亿余年,修19岁,布伦达18岁;那个夏天1313条注定将消失在时间的洪流中,但好在最后的那一条追上了闪闪发光的心意。

“你好,An先生,初次见面,也好久不见,我们是否可以一起出发了?”



*这段是越洋情书引用

商后有余

『修:...这我怎么下得去手』

🎂🎂🎂雷狮生日快乐🎂🎂🎂!!!!

万年bp人士终于画了图(你)

在学校肝了短小至极的短漫....是很早就想画的梗就拿来画了(虽然画得很菜orz)(字还写得丑)

是旧设安和现设安交换世界的背景(虽然之来得及画了雷狮和旧安的场合x)

有 安(→)(←)雷

     修    →    (←)布   前提。

ps:其实还有一p修哥但我作业写不赢了就没画(诚实)

『修:...这我怎么下得去手』

🎂🎂🎂雷狮生日快乐🎂🎂🎂!!!!

万年bp人士终于画了图(你)

在学校肝了短小至极的短漫....是很早就想画的梗就拿来画了(虽然画得很菜orz)(字还写得丑)

是旧设安和现设安交换世界的背景(虽然之来得及画了雷狮和旧安的场合x)

有 安(→)(←)雷

     修    →    (←)布   前提。

ps:其实还有一p修哥但我作业写不赢了就没画(诚实)

Cloris_Doll

修罗日记

DAY3

如果一个人没有朋友,那会是什么感觉呢?

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吃午饭、一个人写作业,没有人陪你玩游戏、没有人听你说话也没有人在乎你,你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你。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憋疯的吧!

可是阿布罗狄似乎就是这样的情况,虽然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在一个班,但是我们之间没什么交集,其实他和别人也没什么交集,久而久之被人忽略或者被区别对待也算是情理之中的吧?

不合群的人就是怪人——这是很多人的理论。

也许他也乐得如此。

我还记得我的任务是观察他,不是改变他。我可不想做什么所谓的救世主,贯彻爱与正义随随便便的感化别人。

我只是个小学生。

我以...

DAY3

如果一个人没有朋友,那会是什么感觉呢?

一个人上下学、一个人吃午饭、一个人写作业,没有人陪你玩游戏、没有人听你说话也没有人在乎你,你就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你。

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憋疯的吧!

可是阿布罗狄似乎就是这样的情况,虽然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在一个班,但是我们之间没什么交集,其实他和别人也没什么交集,久而久之被人忽略或者被区别对待也算是情理之中的吧?

不合群的人就是怪人——这是很多人的理论。

也许他也乐得如此。

我还记得我的任务是观察他,不是改变他。我可不想做什么所谓的救世主,贯彻爱与正义随随便便的感化别人。

我只是个小学生。

我以为我会这样一直偷偷观察他下去,一直到这一年结束,一直到在老师宣判我们打赌输掉的时候交出日记本用事实反手给她一个响亮的巴掌,是的我就是等待这个时刻的到来——成功的挑战老师的权威,像个英雄一样!

我相信这是每一个小学生的梦想。

直到有一天放学。

本来我都已经到家了,才发现数学书没有带回来。我懊恼的把书包里面的书全都抖搂出来仔细检查一遍,确实没带回来。好吧,还得回去取。

我和我妈说我回学校取书之后就出门了。

但是当我取完书要走出校门的时候,看到了几个男生围着阿布罗狄,把他挤在学校门口的角落里,那里有一个大大的垃圾箱,那是各班级倒垃圾的地方。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是他值日。

“不是说今天要交保护费吗!你敢不交钱?!”呵,光听声音就知道,一定是我班的那几个讨厌鬼。

“我没有钱。我妈妈不给我那么多钱。”

“你不给我们钱,那我们就把你是女孩子的事说出去!”

“我不是女孩子!”

“哦!是吗!那你怎么不和我们玩!”什么狗屁理论?我听着都替他们害臊。

“是不是女孩子我们把他裤子脱了就知道了!看看有没有小叽叽!”

“不行!”阿布罗狄拼命拽着裤子,被那几个男生起哄着压在地上。

我本来…是不想管的,我相信这对于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他已经习惯。可是就在我决定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人群中他的眼睛。他也在挣扎中看到了我。

我突然就想到了老师所说的“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他,我会想什么呢?

“喂!你们干什么!”我把数学书扔到那个领头的男生身上。

“修罗?这和你没关系,我们在和他玩,你少管闲事!”

“玩?那我脱你裤子玩试试?”我瞪着眼睛,想在气势上震慑他们。

“喂,你有病吧!逞什么能啊,赶紧滚!”他们仗着人多,梗着脖子叫嚷。

“你再骂一句!”我用手指着他向前迈了一步,他也在喊叫的时候往前上了一步,我们就像斗鸡一样越来越近。

不过别担心!小学生打仗主要靠吼,比谁嗓门大。但是在嘶吼的过程中发生了肢体接触你比如说推啊搡啊之类的就很容易引发第二阶段的战斗。

我在比嗓门的时候非常理智的避免先动手,这样理亏,我在等着谁推我那么一下…

哎呀哈!还真敢推我!揍死你!

我骂了声“操!”一拳杵在对方的脸上。紧接着场面就由一对一变成了一对多。

我连着推倒了三个人,趁着喘气的空挡向后看过去,我看到阿布罗狄贴着墙根拽着裤子神情复杂的看着我,那个眼神是惊恐,还是感激?说不上来,但是我快要气死了。

“别人欺负你你就打回去啊!”我几乎是冲他吼出来的,他在惊慌中突然就回了神。

后面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那个男生又朝我扑过来了,我们扭打在一起。

“别愣着了帮忙啊——”我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的。

我没想到,他真的来帮忙了,还帮的很彻底。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从地上捡起一个北冰洋汽水瓶,那种厚厚的玻璃瓶子,直接朝那个男生的头上砸去。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我们谁都没反应过来。

那个男生松了手,坐在地上摸了摸脑袋,摸出了一手的血。当时就坐在那咧开嘴哭了。其他的孩子吓傻了,全都跑了。一边跑还一边喊:“杀人了杀人了——阿布罗狄杀人了!!”

瞎喊什么!谁杀人了?!那不还跟那儿哭呢么!!

但是我也有点懵。

我扭过头一脸的难以置信:“我就是让你帮忙…谁让你杀他了?”

“啊?我…”他似乎也有点惊魂未定,赶紧扔了汽水瓶。”怎么办,怎么办…”

“啊——我是不是要死了!啊——”那个怂货摊着手掌坐在地上又蹬又嚎。

就冲你哭的这个底气,把你整死还费点劲!我心里琢磨着要怎么安抚他的情绪,没想到更糟糕的情况来了。

看大门的老大爷来了。他踏拉着人字拖,一手拿着茶杯一手拿着报纸一路小跑的赶到了我们这个案发现场。在了解情况过后,中气十足的吼出三个字:“找家长!”

完了。

彻底完了。

不仅找了家长,还找了班主任。

我们仨被叫到传达室,等着老师还有三方家长陆续赶到。

我妈是第一个来的。她直到看到我,还是一脸的难以置信:“你不是回去取书吗?!”她连围裙都没摘,我就知道这事搞大发了。

家长们黑压压的坐满了小屋,在了解具体情况后全都抱着肩膀看着我们仨,不,其实是我们俩。那个头破血流的成了受害者,被赐了座。

戏文里说的三堂会审也就现在这个样子吧,我暗自想着。

后来,事情的结局以阿布妈妈赔对方500块钱、我们俩明天班会上严重检讨自己的行为而画上了句号。至于那个怂货,一点没受到惩罚反而还成为弱势群体,就连朝同学要钱、欺负同学这种卑劣行径也被大人们选择性无视了。

哼。

至于我当天晚上还罚了跪这种事我就不说了。

其实不止我,还有阿布罗狄。我在跪墙根的时候还能隐约的听到隔壁屋子的狂风暴雨,没办法,老式楼房的隔音效果就是这么差劲。

但是第二天我们俩见面后谁都没说话,而是很有默契的朝着对方笑,笑完了就一起上学去了。

我知道我们笑什么:我守卫了正义,而他也是。

检讨书算什么,大丈夫能屈能伸!念!

JK罗琳说:有一些事情,可以让陌生人成为伙伴,让伙伴成为朋友……而他们,就正在经历这样一件事。

而我们,就正在经历这样一件事。

从那之后,我们就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会一起上下学,一起吃午饭,一起写作业,我们一起打游戏,聊天,关心彼此。

那时我才知道,哪有人生而孤独,只是被迫孤独罢了。

阿布罗狄其实很有趣,也很幽默,他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打游戏也很厉害。我那时才发现,原来因为不了解而产生的刻板印象是这么的害人害己。

当然我会继续观察他,当然我不会告诉他,当然,这是个秘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