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修普诺斯

31680浏览    542参与
红豆薏米粉

【LC双子神】爱经

朝着单口相声一路狂奔的短打


0

那还是十分遥远、很久以前的事,塔纳托斯曾见修普诺斯翻阅人类所写的书,塔纳托斯一向对人类和人类的造物没有兴趣,但这一天他来了兴致,问修普诺斯道,这是什么。

修普诺斯头也不抬地回答他说,这是爱经。


1

在神明和人类尚且同族而居的日子,在昔日酒神的宴席上,塔纳托斯曾在花团锦簇的女孩之间向他的兄长投去一瞥,修普诺斯文静地坐在葡萄园的一角,眯起眼睛打量从眼前走过形形色色的人,塔纳托斯会觉得修普诺斯对人类的兴趣有增无减,强烈地持续到诸神毁灭,接着,他收回目光,继续拨动琴弦,优美的歌声婉转动人,为他俘获女孩的芳心。他明白,人类的时光转瞬即逝,而他们作为神明,...

朝着单口相声一路狂奔的短打


0

那还是十分遥远、很久以前的事,塔纳托斯曾见修普诺斯翻阅人类所写的书,塔纳托斯一向对人类和人类的造物没有兴趣,但这一天他来了兴致,问修普诺斯道,这是什么。

修普诺斯头也不抬地回答他说,这是爱经。


1

在神明和人类尚且同族而居的日子,在昔日酒神的宴席上,塔纳托斯曾在花团锦簇的女孩之间向他的兄长投去一瞥,修普诺斯文静地坐在葡萄园的一角,眯起眼睛打量从眼前走过形形色色的人,塔纳托斯会觉得修普诺斯对人类的兴趣有增无减,强烈地持续到诸神毁灭,接着,他收回目光,继续拨动琴弦,优美的歌声婉转动人,为他俘获女孩的芳心。他明白,人类的时光转瞬即逝,而他们作为神明,作为母神孪生所出的双子,却有无穷无尽、永不落幕的神生。


这是一次又一次沉睡后的苏醒,修普诺斯与塔纳托斯也转世在作为冥王容器的孩子身边,他们主持一座华丽的教堂,听说这里珍藏着一副独一无二的画作。潘多拉当然知道这是画作的确存在,这是为冥王复活而献上的祭祀,但人类交口称赞的巨作无疑是双子神的新玩乐,她一度怀疑人们两位可怖的神明会借着这个名义哄骗玩弄无知的人类造成一些,比如当地人频繁失踪的事,这会增加她不必要的工作负担,又或者两位难以揣测想法的神明会有一些别的计划,这是她专心迎接冥王大人回来外的部分,节外生枝,好在这些担忧都没有实现。

因为他们发现了新的玩意。


修普诺斯坐在忏悔室里,装模作样一位神父真正该做的那样,接着他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他知道这不会是潘多拉,那还有谁呢——在他戏谑神明为什么要祈祷之前,对方先开口了,忏悔词是放诞无礼的:“有人吗?”

此时他们只是寄居于人类肉体的灵魂而已,塔纳托斯甚至都没有让容器变成他原来的发色,修普诺斯只要屏住呼吸,便能做到不被人、也不被神认出来。

对面果然以为这里没人,在片刻沉静之后传来一个堪称烦恼的声音,“呃,我把……呃,我哥的书弄乱了。”

修普诺斯心想,还有这种事,塔纳托斯居然有心情翻他的书呢。

“我本来是想帮他放回去的,但就,嗯,我不小心把书架弄倒了。”修普诺斯没有从这话里听出任何忏悔之意,他更愿意相信这是塔纳托斯来消遣他的机会。他会就此事找塔纳托斯讨回这些纸张应有的公道,他不介意塔纳托斯不能理解人类的行事,但他就是喜欢人类的行事,他自然有办法教育到塔纳托斯认识错误为止,他不在乎,反正他的事也不是很多。

“因为实在太乱,所以我就把那堆垃圾一样的东西都扔了出去。”
把书架踢翻就不用理了,这倒是很符合塔纳托斯的想法。修普诺斯还有理由相信这绝不是简单的扔,修普诺斯在地狱中看到他宝贵珍藏的可能性远大于他现在出门降尊纡贵地翻(或让人去翻)垃圾堆,他有些恼火,塔纳托斯当然不知道他如何人模狗样坑蒙拐骗才取得了其中的一些孤本,一种人类认为很有收藏价值的纸制物。

“但是那些东西好像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堆到了他床上……”

修普诺斯想,这一定是他可爱的弟弟往空间里塞错了东西,也许他用的不是他自己的那份而是……不对,他为什么会做出把东西堆到自己床上的行为,这是什么不能解释的时空力学(一种这个时代理论学者中所盛行的物理理论)吗?

“我的心情不大好,”修普诺斯听到摩挲脑袋的声音,“我不好踩他的床所以,呃,我认为是一不小心导致弄破了他的笛子,因为我毕竟太强大了,是他的笛子过于脆弱,强大的人不应该拥有脆弱的东西所以,我认为这也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也许的确是一不小心,修普诺斯被气得笑了,如果塔纳托斯经过他们的卧室,发现床上堆了自己放错的东西,一脚踩向地上的笛子泄愤也情有可原不是吗?他从来都是急躁的人。

那扇无法看清的窗户后传来一声轻笑,修普诺斯自觉被他可爱的弟弟逗乐了,且他不介意让塔纳托斯感受一番祷告错人的绝妙体验。

“有人吗……”塔纳托斯的声音急躁,被戳破之后的怒气像气球里争先恐后往外冒的气,甚至有些羞愧,这是什么,塔纳托斯也会有这种情绪吗,修普诺斯幸福地打了一个哈欠,很有新意,塔纳托斯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在逗他开心的领域很有天赋,比他弹琴更多。

木门轮轴旋转的声音,急躁的脚步,修普诺斯心想他总是这样,接着他看到被推开的门,果然,塔纳托斯也在忏悔室里看到一个得意洋洋的修普诺斯,修普诺斯手上还抱着他下午从窗外剪的花枝,一地的花瓣,塔纳托斯突然明白修普诺斯的占卜结果可能不是他的突发奇想,而是靠摘花瓣得到的随意结果。

也许还不如突发奇想。

修普诺斯很有和他演戏的兴致,歪着头微笑着问他有什么事呢?于是塔纳托斯下半截在忏悔室外的身子也毫不犹豫地,同他的上半身一起挤进这方狭小的空间。

修普诺斯一边说不要靠上来,一边伸出手抱住他,毕竟这里实在太小了,容不下这两个过分庞大的成年人。

狭小的空间太过燥热,兼之昏暗,修普诺斯的脸上浮现着健康的潮红,睡眠毕竟是一种健康的表现,但他的红晕有些可疑了。塔纳托斯心想,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修普诺斯在梦里的作弄,现在是他物归原主的报复了,他也该让修普诺斯尝尝这些梦境实现后的意味,他们像两个孩子一样扭打在一起,他们被命运眷顾、永远不会消逝的青春多以童劣展现,好像他们小时候没玩够一样。(塔纳托斯曾说小时候修普诺斯致力于熟练地让人睡觉以致于他们醒来之后就都长大了)

后面的部分便不属于孩童,他们的嘴唇代替拳头接触对方的身体,这个时代的孩子们也许会受到一种错误的教育,说舌头是比刀和剑更可怕的武器,双子神当然知道不是,但这不妨碍他们亲成一团,现在塔纳托斯完全地占据了修普诺斯原来所坐的小椅子,而修普诺斯坐在他腿上,他们以一种狎昵的姿势相互拥抱、亲吻,修普诺斯的手率先伸到塔纳托斯的衣襟下,然后嘲讽他的腰带裹得属实过紧,接着是一些少儿不宜的对话。


在修普诺斯骑到塔纳托斯身上的第二轮,窗户的那一边再次迎来了忏悔的访客,修普诺斯僵直身子,他们谁都不敢乱动,生怕动静太大。

对面的房间已经开始说话了。

塔纳托斯说,你不打算让他们就此安眠吗,修普诺斯挑逗地回答他说,那你又为什么不直接赠予死神的吻,他说着蹭弄塔纳托斯的嘴角,塔纳托斯想仰脸和他接吻,但又不得不回答他:你不喜欢争端,我怕你不高兴。

修普诺斯笑着说,我也会是体谅你的。

他们很少这么体谅对方,大多数时候的争执更像是刻意的针对,也许时间对于神明太过漫长,以致他们丧失了人们引以为常的尺度,即使是修普诺斯这样喜爱人类所诞育脆弱之美的神也不能幸免。语言嘲讽便可以带来的快意太容易太简单,是那么易得,让神也不会轻易放弃。


2

塔纳托斯说,我以前不能理解你喜欢人类的原因,但现在发现并不是完全没有可取之处——即便我还是不能理解。他倚在离宫的栏杆边摆弄玫瑰,他好像很喜欢园艺,或者只是对玫瑰情有独钟,他自出生便是一个风流的人,他喜欢女人鲜妍的面容如同赞美人类终将抵达的死亡。他身后是世间通往冥界的长阶。

修普诺斯仰起戴着金丝眼镜的脸,示意他可以自己拿一杯倒好的咖啡。

“这是爱经么,”塔纳托斯撑着脸,懒洋洋地看着修普诺斯手上拿的书,“很好看吗?”

修普诺斯顺手抬鼻梁上的眼睛,答非所问,“我在看最后,如何保持爱情的那部分。”

接着他有些懊恼自己原来是不该抬头的,塔纳托斯向他奉上一捧玫瑰,而艳丽的红玫瑰在转瞬之间便枯萎了。

修普诺斯确信自己看到,这位鲁莽的不缜密的弟弟露出愉悦的笑意,并心知肚明塔纳托斯其实笑得很开心。

under control

【希神】眩晕(2)

Note.

私设众多,连音译名字都是私设。

睡🚹/死🚺,甚至all死,大家都应该喜欢死神!(大声)


双子神伫立在命运门扉旁。

几刻前,死亡的神使强作镇定地迈入死寂的神殿,正面命运三女神的呼唤。

“你很担心。”

希普诺斯抬腕,将指尖生出的罂粟别在妹妹耳后,缠绕睡眠神力的幽香笼罩黑发冥神的周身,舒缓她紧绷的身躯。

“她尚且是个人类。”她任由着睡意覆盖,阖上双目长舒一口气,“没有人类进入过莫伊莱的神殿。”

“第一个窥探命运走向的人类,”希普诺斯罕见地打断胞妹,“她应该感到荣幸。”

“她未曾渴求过这份荣誉。”

塔娜托斯淡然的辩护让希普诺斯心中无名火起:“她是个人类,是个罪人...

Note.

私设众多,连音译名字都是私设。

睡🚹/死🚺,甚至all死,大家都应该喜欢死神!(大声)


双子神伫立在命运门扉旁。

几刻前,死亡的神使强作镇定地迈入死寂的神殿,正面命运三女神的呼唤。

“你很担心。”

希普诺斯抬腕,将指尖生出的罂粟别在妹妹耳后,缠绕睡眠神力的幽香笼罩黑发冥神的周身,舒缓她紧绷的身躯。

“她尚且是个人类。”她任由着睡意覆盖,阖上双目长舒一口气,“没有人类进入过莫伊莱的神殿。”

“第一个窥探命运走向的人类,”希普诺斯罕见地打断胞妹,“她应该感到荣幸。”

“她未曾渴求过这份荣誉。”

塔娜托斯淡然的辩护让希普诺斯心中无名火起:“她是个人类,是个罪人,她必须完成神要求的一切,这是她存在的理由!”

“不,兄长。”塔娜托斯依旧淡淡道,夜黑的瞳孔拂来,如利箭刺穿希普诺斯坚实自私的伪装。

“——这是她沦落至此的理由。”

“她服从,她纵容好奇心,顺着诸神的指引使病痛感染自己的种族,最终成了万人唾骂的灾厄化身,逃避人类的追杀于雪夜的冰冷山洞里藏身,几乎冻死。

“生命是无意义的,兄长。但她的创造者给了她意义,这才是她悲剧的源头。”

“你在和人类同理,塔娜。”希普诺斯冷冷地警告,“不要自降身份。我们永远都不会相同。”

死神不加理会,对着睡神继续问道:“如果你的出生就是为了终结我的存在,你会怎么做?”

“我说了,住嘴。”

希普诺斯几乎是咬着他命令她,右臂覆盖的金色神力扭曲袍角,不时破开空间蜿蜒四散,空气涡流中传出的言语却隐约像极了恳求:

“我不想和你争执,塔娜。停止吧。”

打断两神的是缓缓出现的人影。

双子神不约而同转过头去。

“两位殿下久等了。”

塔娜托斯上前一步,确认自己的所有物完好无损,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回去吧。”

回应主人的命令,潘多拉敛起身形,退向死神身后。

塔娜深深望了一眼紧闭的命运神殿,在神使的视线盲区向兄长眨眼,歪了歪脑袋。

上一秒还被妹妹气炸的希普诺斯现今忍不住为她孩子气的告饶叹息。

“——回家吧。”

还能如何?

她永远是他的克星。

就算她的出生就是为了终结他的存在,他也心甘情愿。

——

照例为妹妹送上一个安宁平静的睡眠,希普诺斯毫不客气地进入潘多拉的梦境。

对于掌管睡眠的神来说,分辨记忆碎片和妄想并非难事。

潘多拉对死神那种掺杂感激、敬畏、仰慕和憧憬发酵的虚念,睡神仅仅浅尝一口便弃之不顾。

他在心里修正了潘多拉的定位:“情敌”身份承担的情感要更加粘稠,而且潘多拉对于自身凡人的身份相当有自知之明。

她是死神的所有物,如此而已,也仅可能如此而已。

睡神扬起嘴角。

他的笑容凝固在下一秒。

希普诺斯看到在梦境碎片中,死神的兜帽滑落肩膀,胞妹平日古井无波的面容上满是绝望,隔着精铜的牢笼拼命伸出手去想要捉住什么,最后只是茫茫然空洞地望着前方,任由喷溅在外袍的血液粘结凝固。

像是几万年前眼睁睁看着挚友帕拉斯被自己的长矛贯穿的雅典娜。

……

潘多拉。

死在塔娜托斯面前的人只能是她。

能让见过历史上所有战场和瘟疫的死亡之神露出这样的软弱表情,莫伊莱,三位控制命运的长姐们,你们还真敢把这种暗示送给我!!!

希普诺斯的妒意如怒海波涛汹涌而起。

塔娜会用余下的永恒记住一个人类!

一个生来就是为了戕害同族的罪人!!!

该死的人类,就算被塔尔塔罗斯活活嚼碎成肉酱也不足以解他的恨意!

?这个名字它不好听吗

趁着年轻,赶紧把这些尴尬玩意儿发了……


已经远的忘了是啥时候画的了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当时画的时候忘带脑子了,所以看到时候也就别带了吧(捂脸)

趁着年轻,赶紧把这些尴尬玩意儿发了……


已经远的忘了是啥时候画的了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


当时画的时候忘带脑子了,所以看到时候也就别带了吧(捂脸)

座头星空派

没睡醒四人组加一个没睁眼的

没睡醒四人组加一个没睁眼的

Hypnoball
八百年前画的,一些人为什么看起...

八百年前画的,一些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是泥塑粉啊?jpg

八百年前画的,一些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是泥塑粉啊?jpg

瓶砸不能砸

双子神手偶  诞生!

安全无害且有利于你的睡眠


神之通道→p2


PS:作为保温杯套也不错(大不敬!

双子神手偶  诞生!

安全无害且有利于你的睡眠


神之通道→p2



PS:作为保温杯套也不错(大不敬!

Circle:隣の本屋(KUREKO)
因为收到说按原神谱,塔纳修普是...

因为收到说按原神谱,塔纳修普是哈总的前辈,就草稿画着画着就变成了…

吹奏部临时休息,双子神被同学抓去运动部凑人数(塔纳上场,修谱做裁判)结果才换完衣服被家里人叫去接邻居小孩回家的现pa故事……

因为是第一次认识,所以双子神对小哈说话比较糙,没用敬语

11/17追加设定详情:塔纳在吹奏部是主竖琴担当(其他乐器缺人他会主动去补),修谱是长笛(部活财政也是他负责,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上场),运动部那边天天盼着这双子入部。

因为收到说按原神谱,塔纳修普是哈总的前辈,就草稿画着画着就变成了…

吹奏部临时休息,双子神被同学抓去运动部凑人数(塔纳上场,修谱做裁判)结果才换完衣服被家里人叫去接邻居小孩回家的现pa故事……

因为是第一次认识,所以双子神对小哈说话比较糙,没用敬语

11/17追加设定详情:塔纳在吹奏部是主竖琴担当(其他乐器缺人他会主动去补),修谱是长笛(部活财政也是他负责,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不上场),运动部那边天天盼着这双子入部。

阿fa乱画画
一些睡神还没有被宙斯打到冥府之...

一些睡神还没有被宙斯打到冥府之前的臆想,忘了在哪里看到的形象是一身白衣,那就穿点素色的

对古希腊服饰一窍不通,完全是瞎画的

一些睡神还没有被宙斯打到冥府之前的臆想,忘了在哪里看到的形象是一身白衣,那就穿点素色的

对古希腊服饰一窍不通,完全是瞎画的

Circle:隣の本屋(KUREKO)
哈:今天又是因为什么?(多年前...

哈:今天又是因为什么?(多年前的脑洞今天终于画了)

小学生哈迪斯(因为要长身体,校服买大了)

教育幼儿园双子神

哈:今天又是因为什么?(多年前的脑洞今天终于画了)

小学生哈迪斯(因为要长身体,校服买大了)

教育幼儿园双子神

阿fa乱画画
朋友的点图,做梦梦见自己是牧羊...

朋友的点图,做梦梦见自己是牧羊犬而羊是修普诺斯的狗子,不知道什么诉求,但是好

朋友的点图,做梦梦见自己是牧羊犬而羊是修普诺斯的狗子,不知道什么诉求,但是好

一六得六
转生成蜘蛛又怎样歌曲修普诺斯
转生成蜘蛛又怎样歌曲修普诺斯
北鱼
变变变干物妹小埋歌曲修普诺斯
变变变干物妹小埋歌曲修普诺斯
?这个名字它不好听吗

修普诺斯大人请再年轻一点吧!


不要问背景是哪里来的

问就是动漫里截的


明明漫画里头发还很长啊,动漫里头发就短了好多,到了游戏里直接就成超短发了这要是再出个啥衍生怕不是得秃……

修普诺斯大人请再年轻一点吧!


不要问背景是哪里来的

问就是动漫里截的


明明漫画里头发还很长啊,动漫里头发就短了好多,到了游戏里直接就成超短发了这要是再出个啥衍生怕不是得秃……

-北的南
这一对也太可爱了吧free修普诺斯
这一对也太可爱了吧free修普诺斯
阿fa乱画画
他真的好可爱,能不能更新更多角...

他真的好可爱,能不能更新更多角色的恋爱剧情,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他真的好可爱,能不能更新更多角色的恋爱剧情,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under control

【希神】眩晕(1)

Note.

私设众多,连音译名字都是私设。

睡🚹/死🚺,甚至all死,大家都应该喜欢死神!(大声)


“怎么了?”希普诺斯发问,尽量去掉宿醉牵连的沙哑嗓音,表现出自己对同胞妹妹的关心。

死神轻描淡写地收敛左侧的鬓发,露出醇厚的黑色瞳孔:“没什么,工作完成了。”

塔娜托斯松开指节,摆脱桎梏的大镰脱手,很快消失在虚空中。

“丢卡里翁和皮拉已经逃脱洪水,群山再现,耕地延伸,人间已经恢复原初的面貌。”

“呵。”

丢了一个干巴巴的语气词,希普诺斯对奥林帕斯神内部新旧派势力较劲的一连串事件毫无兴趣,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睡神为胞妹平白增添的巨大工作量心里不爽。

原先因为死神的出现而惊...

Note.

私设众多,连音译名字都是私设。

睡🚹/死🚺,甚至all死,大家都应该喜欢死神!(大声)


“怎么了?”希普诺斯发问,尽量去掉宿醉牵连的沙哑嗓音,表现出自己对同胞妹妹的关心。

死神轻描淡写地收敛左侧的鬓发,露出醇厚的黑色瞳孔:“没什么,工作完成了。”

塔娜托斯松开指节,摆脱桎梏的大镰脱手,很快消失在虚空中。

“丢卡里翁和皮拉已经逃脱洪水,群山再现,耕地延伸,人间已经恢复原初的面貌。”

“呵。”

丢了一个干巴巴的语气词,希普诺斯对奥林帕斯神内部新旧派势力较劲的一连串事件毫无兴趣,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睡神为胞妹平白增添的巨大工作量心里不爽。

原先因为死神的出现而惊慌退后的冥界仙女们此时更是迫不及待地远离兄妹二人的寝宫,不再肖想希普诺斯的宠幸。

只有塔娜托斯,仍是淡淡地伫立原地,目光浅浅下垂,像一个快要消失的透明的影。

希普诺斯叹气,装上平日里温暖的面孔揉揉塔娜的发顶,顺着长发一路捞住妹妹的腰,两神一同走进寝宫。

低眉顺眼等待在石门外的深紫发女子小步上前,摘去主人的披风。

塔娜托斯思及此次的洪水滔天,海面上漂浮的膨胀惨白的尸体以及高加索山上肝脏血肉模糊的提坦神,沉默地凝视她娇嫩柔美的耳廓弧线,开口道:“潘多拉,这不是你的错。”

打开魔盒,放出疾病和灾害的神使手抖了一下,险些将死神的披风落在地上。希普诺斯闪身上前捞起那块黑色的丝绸,似笑非笑地说:“这可是秋天第一缕凉风缀上仲夏夜凌晨毁灭星辰的砂尘织就的。”

潘多拉将头埋得更低:“我很抱歉,睡神殿下。”

“不必如此……”死神避开兄长的目光,“每次出门都会弄脏。”她行走的地方从不是什么净土,她很有自知之明。

“使用名贵材料的原因就是不让你沾上人间的脏污,我的妹妹。”希普诺斯不再纠缠新上任的死神神使,单手挥退潘多拉,他上前捞起塔娜的手,“我们和人类是不一样的。”

尽管日日挥镰,这双无限自愈的手如初生般细腻。

这份完美,这份永恒,始终如一的干净和可恨的聪慧,希普诺斯高傲的自尊迫使他使用蛰伏的心计与蔓延无尽的时间蚕食胞妹的生活。

直到某日她终将发现,离开他,连血液流动都会凝滞,他将会正式占有她。

晃神间,睡神感觉到手心里的冰凉倏然抽离,他抬眼,塔娜托斯凝视着凭空闪现的金色丝线舒展摇曳。

“命运三女神?”希普诺斯皱眉。

自己的三位姐姐从不现身,一旦寻找某个神……一般都没好事。

上一次见到她们三位,死神在尼克斯宽阔的大殿中正式接过厚重的镰刀。希普诺斯能做的仅仅是看着死亡的浓厚黑色逐渐攀上自己胞妹挺直的脊背,凝成黑色的外袍,盖住了她沉默的眼。

如果说命运三女神的出现仅仅是让神明们意识到自己的命运不在自己手中掌控,而塔娜握住镰刀之时,所有神明都惊恐于他们会同凡人一样死亡。

如果死神期望,她或许可以令整个世界终结,回归混沌。

没有一个神会想要拥有这样招人厌恶的神格,睡神甚至能感觉到他们的母亲尼克斯也出于某种难言的原因抗拒亲生孩子的接近。

她更喜欢自己——黑暗之神厄瑞玻斯与她各分担一半血脉的睡神,也不愿意靠近完全由她自身孕育的死神。

混沌之神的女儿也会害怕死亡吗?

又或者她是在害怕诞生出死亡的子宫?

而塔娜,他深爱的胞妹,如接过一杯葡萄酒一般接过了他无法想象的沉重命运。

……

死神静静看着身前未成行的羊毛线在光芒中燃烧殆尽,转过身去对新晋的神使道:“她们要见你,潘多拉。”

希普诺斯皱起眉。

这位奥林帕斯诸神创造出的完美女人如她的名字一样,拥有一切令人艳羡的礼物,除了美好的结局。饥寒交迫的她抱着魔盒躲避凡人失心疯的追杀时,偏偏捉住了路过死神的袍角。

希普诺斯并不介意多出一个情敌,他有的是办法处理掉他们,尤其对方还只是个被诸神抛弃的人类。

他把控不住的只有胞妹的心思和潘多拉糟糕的运气。

塔娜对这个小玩具的兴趣会持续到几时?小玩具与生俱来的厄运又会不会连累她?

“娜娜,”他近乎祈求般在她耳畔絮念她的乳名,“让我与你一同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