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修智

5098浏览    4参与
冰激凌

小茂他们看见走辅拉着小智的手,结果艾岚看到哭了

小茂他们看见走辅拉着小智的手,结果艾岚看到哭了

奥利莉奥✨

【修智】佳人笑

※慎入,又是激情短打没带脑子的那种

※私设太多了(悄声)

※梗源于很喜欢的一阙词

※我是以智中心扩散开来的全员厨,也许有些宝可人对修帝无感但这个设定很适合他俩!不喜绕道勿喷哦拜托了(鞠躬

—————————————————

——————————


Summary:“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男孩不止一次讨厌过真新镇这个小地方。


有什么好的呢——到处都是绿。小修帝怀疑阿尔修斯创世时直接敷衍地用画笔沾饱了自己最为讨厌的芹菜汁向关东的一隅甩去,重重...

※慎入,又是激情短打没带脑子的那种

※私设太多了(悄声)

※梗源于很喜欢的一阙词

※我是以智中心扩散开来的全员厨,也许有些宝可人对修帝无感但这个设定很适合他俩!不喜绕道勿喷哦拜托了(鞠躬

—————————————————

——————————




Summary:“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男孩不止一次讨厌过真新镇这个小地方。


有什么好的呢——到处都是绿。小修帝怀疑阿尔修斯创世时直接敷衍地用画笔沾饱了自己最为讨厌的芹菜汁向关东的一隅甩去,重重的绿珠以常磐森林为中心顺着柳浪闻莺层层渲染开来,深的浅的,明的暗的,浓的淡的,总之一望无际都是绿。


男孩皱了皱鼻子——他搞不懂爸妈为什么要带他来这种所谓风景宜人——这种在他看来贫瘠落后老土的小镇。空气很潮湿,湿漉漉,潮湿,湿漉漉——氤氲着水汽。断开的嫩枝口渗出粘稠的乳白色树汁,绿荫里清一色吊了几个线球,走着走着就碰到个虫茧从树上摔落下砸到鞋面上,里面蜷缩着焦黑的无法辨认的尸体——那是进化失败的虫类宝可梦。


小修帝面无表情地看向地面——他当然知道下雨后点点新绿会探出头,象征着生机蓬勃——但他也清楚地知道土层之下更多的是无数小蛆,密密麻麻的,在黝黑的土壤里争先恐后地翻滚着涌出在你脚下蠕动着——躲也躲不开。你只能咬着牙踏过去,尽量不去想那崭新的名牌球鞋底下到底沾上了多少蛆肉,光是听着吱嘎吱嘎的声就头皮发麻。




小修帝一个人在镇上漫无目的地逛。他拒绝了和爸妈同宿民舍吃点东西的请求——比起碰那些黑乎乎油腻腻的家具和碗碟,他宁愿孤身在脏兮兮的真新镇上晃。


偶尔有几只走路草什么的从草丛里窜出来——生态确实挺好,但这种资质平庸的宝可梦也不值得一提。男孩乏味地踢开了碍事的石头望了望天——有一抹奇异绚烂的亮色划过。




小修帝歪了歪脑袋,目光随着那只巨大的鸟类宝可梦渐渐远去。是大嘴雀吗?他有些困惑,若单单看形貌确实很相似——可是,可是——男孩想起那只鸟类宝可梦绚丽的羽毛、抖落的斑驳光辉、鲜艳的冠——望着天边云舒里架起的七色长虹,小修帝心思一动,拔脚追着那只大鸟的踪迹奔去。


兜兜转转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一切都似真似幻了起来,他晕头晕脑的,追着大鸟像故事书里的爱丽丝逐着白兔,大片大片都是混沌。“叮铃铃叮铃铃——”是风铃铃吗?他这么想着,然后就撞上了一面花墙。




严格来说花墙不是墙——是一片高高的白栅栏,馥郁的花朵挤挤挨挨缠绕了上面——密密匝匝得开成了花墙。男孩眼睛一亮——这应该是男孩在这个老土的小镇看到的最为动人的景象了,铺锦流霞,大多是热热闹闹的蔷薇,喝醉了般满枝绯红,不亚于合众私人别墅的大花园。小修帝眯起眼睛透过栅栏的缝隙往里边瞧,窥见一架秋千,上头有个小孩悠悠荡荡够白云,肩上有一抹淡黄色身影,无数泡泡从他手里翻飞着涌出来。



蔷薇娇,蔷薇闹。

佳人俏,佳人笑。



小孩声音清亮亮的,像六月末的蝉鸣卷进九月初的风再带着十二月的红豆汤,浸了三月天的星子,稚嫩,朝气,清甜。小修帝只能看见一轮背影,却几乎下意识认定那是个女孩——一个柔软的、可爱的女孩。她必然还是元气满满的,有着精瘦的胳膊小腿,头发乱蓬蓬的也很短。男孩贴近了想看得更清晰些,耀眼的白光晃得他一时失明,麻麻酥酥的电流顺着手传到了全身。





“皮丘皮丘?怎么啦?”

小小智抱起刚刚放了电流把自己也给电得七晕八素的幼年宝可梦,一下一下地替它拍着背,回头看了一眼栅栏。

“皮丘丘!皮丘丘!”

“啊,原来没有什么事吗?看来放电只是个意外呢。真是太好了,一起吃苹果吧!”





小修帝躺在草地上,头发被电得焦黑。他已经不再去想后背是不是沾上了那些虫蛆的尸体,眼前只有真新镇上空一块明镜般的天,和刚刚的惊鸿一瞥。


在被电流击中的那一刻,小修帝看见了墙里人回头——

暖金色的眸子,像极了琥珀和暖阳,像极了他最喜欢的点心,那热腾腾松饼上浇的蜂蜜。

小修帝什么都没记住,唯独这双眼。





修帝回头看着研究所上空笼罩的乌云,眉头皱成了一个结。巨大的黄色闪电腾空而起,耀眼的光芒让他想起什么不太好的回忆。


说起来,修帝轻挑嘴角,拍了拍一旁仰着头的藤藤蛇,那优雅的小宝可梦舒服地蹭了蹭他的手心,修帝眼里是意味不明的笑。


当初对摄影感兴趣也是遗憾没记录下花墙里秋千上那个窈窕的身影和暖金色的眸子。

现在选藤藤蛇也有这个原因——他就此对那双暖金色的眼睛念念不忘了。




修帝打开照相机一页一页地回顾着刚刚拍下的战斗回忆,翻到乡下人和那只实力奇怪的皮卡丘时,他突然有些怔愣。

眼睛好像。简直如出一辙。


一直到大赛时自己的君主蛇被打倒在地时,修帝也都觉得,面前少年暖金色的眼睛真的很像当初的那一双。

自此,他对这个名为智的少年也念念不忘了。




end.

————————————————

Mycurrent56(低浮上)

[ALL智]和全员恋爱的可能性?2

*按照时间轴计算年龄。关东时期10岁、成都地区11岁……卡洛斯地区15岁、阿罗拉地区16岁,以此类推。
*本章修帝、瑟蕾娜主场。

2.

“啊呀?”
“嗯?…好巧啊,看来我们的目的地一样呢。”

「叮咚—」

“啊!我去开下门!”小智放下了装着可乐饼的平底锅,手中拿着铲子,连围裙也没来得及脱掉就“噔噔噔”跑了出去,留下皮卡丘扶着额摇了摇头表示对自家性急的训练师的无奈,随后也跟着跑了出去。

门外是令人意外的两人。

“瑟蕾娜!修帝!”小智喊道。
“好久不见,小智!”瑟蕾娜在门打开的瞬间看到了自己思念的那人,心中充满了甜蜜。他先喊的是我的名字!大概这五年分别换来一声呼喊,就此生无憾了吧。她在这...

*按照时间轴计算年龄。关东时期10岁、成都地区11岁……卡洛斯地区15岁、阿罗拉地区16岁,以此类推。
*本章修帝、瑟蕾娜主场。

2.

“啊呀?”
“嗯?…好巧啊,看来我们的目的地一样呢。”

「叮咚—」

“啊!我去开下门!”小智放下了装着可乐饼的平底锅,手中拿着铲子,连围裙也没来得及脱掉就“噔噔噔”跑了出去,留下皮卡丘扶着额摇了摇头表示对自家性急的训练师的无奈,随后也跟着跑了出去。

门外是令人意外的两人。

“瑟蕾娜!修帝!”小智喊道。
“好久不见,小智!”瑟蕾娜在门打开的瞬间看到了自己思念的那人,心中充满了甜蜜。他先喊的是我的名字!大概这五年分别换来一声呼喊,就此生无憾了吧。她在这段时间又蓄回了长发,绑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
“好久不见,你…”修帝上下打量了一下小智,看上去似乎有点想笑,但不带任何恶意。他的笑容甚至比以往见过的更温和一些,没了那些过分溢出的傲气。
小智注意到修帝的视线,顺着看了看自己,忽然理解了,不好意思的挥了挥铲子拉了一下围裙下摆,“抱歉…有点激动就忘了脱,希望快点见到你们嘛这不是……别站门口说了,快进来吧!”说着,他侧过身让开门,眨眨眼思考了一下补充了一下,“——在关东,进屋要脱鞋喔。”

瑟蕾娜和修帝在沙发上坐定,小智则直接坐在了他们对面的地板上,带着那种根本收不住的微笑打量着他们,“总觉得,你们变了好多啊。”
瑟蕾娜笑了,“我倒是觉得小智变化更大呢。好像,更细心了?”
“能注意到提醒外乡人的文化差异,确实是有进步。”修帝点点头表示对少女的赞同。
“嘿嘿…也没有啦,突然想到了而已。”小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转而好奇的看着对面的两人,“话说,你们两个一起到的?”
“这个啊…”瑟蕾娜有些小尴尬的挠挠脸颊,“我出了机场找不到方向了所以想问问路,恰好问到了这位,正好他说他也是去真新镇的,所以一路走到镇子口打算分开,没想到……”
“没想到都是来找你。”修帝接了下句,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这不是很好嘛!说不定你们两个很投缘呢!”小智神经大条的笑着,没有注意到两人同时变化的微妙脸色,“我来介绍一下——这边是修帝,我在合众地区最棒的劲敌;这边是瑟蕾娜,我在卡洛斯地区的旅行伙伴!”
“你好。”瑟蕾娜温婉地笑着。
“很高兴认识你。”修帝回以礼貌的微笑,他犹豫了一下,“卡洛斯…女王?”
“诶?”瑟蕾娜愣了一下,接着又笑了,“我还以为能瞒过去呢,原来你知道的啊。”
“你很出名,在合众地区也是。刚见面就觉得很眼熟了,不过没想起来罢了。”修帝笑了下,“被搭话时我还在奇怪,这么美丽的小姐来这种乡下地方做什么…”
“喂喂?!”小智表示抗议,收到了修帝没憋住的笑声。

三个人同时大笑了出来。

笑够了后小智抹掉笑出来的眼泪,转向修帝,“话说,在联盟之后做了什么?”他很好奇这位在联盟后就几乎没有联系过的劲敌那之后的事迹。
“继续修行,但是直至今日也没能打败阿戴克先生…目前是他的助手,以及业余的摄影师。”修帝简明地说了自己的经历,顿了顿,“比你差远了。”
小智愣了下,“……并不会啊,修帝在一直努力呢。相反,我这几年完全没长进呢…。那么,卡洛斯女王呢?”
“小智!”瑟蕾娜红着脸瞪了他一眼,“…我的话,一直在忙于各种演出和节目…但是没有任何突破性进展…大约是瓶颈期吧……”
“瑟蕾娜的话一定可以完美度过的。”小智对鼓励的语言豪不吝啬,他向瑟蕾娜微笑着,“你的头发留起来了呢,现在的你看起来也很有魅力,观众一定会喜欢的!”
“谢、谢谢……”瑟蕾娜愣了一下,慌忙红着脸低下头,手指无意识地绕着耳后的碎发。其实…比起观众,我更希望你能够……。当然,她没敢说出这句未出口的话。

“…。”修帝恰到好处地沉默着,忽然皱了下眉,“…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
“闻到?”瑟蕾娜抬起头在空中嗅了嗅,也皱起了眉,“…好像是有,烧焦的气味……?”
“诶?”小智愣了下,也嗅了嗅,“烧焦……糟糕,可乐饼!!!”他终于想到了被遗忘在厨房的可乐饼,慌忙站起身跑向厨房。灶台的火焰已经冒到锅里了,不过幸好没有别的什么被烧着。
小智在大脑思考之前,就发出了指令。
“皮卡丘,用[电网]包住火焰!”
“等等,小智?!”赶来的瑟蕾娜想阻止他,拉住了他的手臂,但可惜——

——来不及了。

“皮卡!”皮卡丘尾巴凝聚的电流在一瞬间编制成了网,向火焰盖去!

「嘭!!!」

“……”修帝在客厅听着厨房的动静,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去挽救一下可怜的厨房,就已经看到了从那里冒出的浓浓的黑烟,无奈的摇头叹气,拿出宝可梦球唤出一只宝可梦,“轻飘飘,[水波动]!”
蓝色的漂浮着的水母一般都宝可梦意会了训练师的想法,凝聚了水制的能量球,用手臂将[水波动]打进了厨房,那些升腾的黑烟和火星瞬间被清洗干净。
“咳、咳……谢谢你,修帝。”小智几乎是瘫坐在地上,衣服被爆炸产生的焦尘沾了大半,而[水波动]又把他的全身打湿,现在他头上还滴着水,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尖。
“还以为你终于有了点长进,没想到还是和以前一样……”
“‘没有基本’?”小智尴尬的笑着接了修帝的话,他刚刚确实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行为,不自觉的做出了指令。
“……就是那样。”修帝没想到小智会接这个话,意外的眨眨眼,收回轻飘飘后伸手将他拉了起来,沉默了。
“……小!智!”而一直沉默着的瑟蕾娜忽然爆发,她也受了黑烟和[水波动]的波及,几乎身上和小智一样狼狈,只不过被小智下意识挡了一下,没有被爆炸所伤,“说过多少遍不要让我们那么担心啊……!你根本什么都没有变……我没说过吗?我…不想看你受伤……。”她抬起脸,钻蓝色的眼睛不满雾气,眼角闪烁的泪珠和脸上的黑色灰尘形成鲜明的对比。
“啊…”小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状况,大脑当机了几秒后迅速重启,他扶住了瑟蕾娜,“冷静些。你看,我不是没事吗?……对不起,我不会再…。”
他越说越没底气,最后反而将瑟蕾娜逗笑了。
“……我才不信呢,最后一次什么的。”瑟蕾娜沉默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后露出了笑脸,“这边才是对不起,我没控制住自己。不过,你也是啊。”
“…嗯……”小智带着歉意低着头,“谢谢你,瑟蕾娜。”
“嗯!”瑟蕾娜笑了,她从裙子口袋中掏出了一块手帕,递给小智,“给!擦一下脸上的灰尘吧!”
“谢谢。”小智接过了手帕,虽然他觉得瑟蕾娜这种女孩子更应该先擦一下,但又不能拒绝她的好意…他在脸上胡乱擦了一把,看得修帝叹了口气,抓住他的手腕使劲在他脸上抹了一下,“在·这·边。”
那力道大得让小智眯了眯眼,嘿嘿笑了下,“修帝真的变了很多啊,刚刚就说了。”
“这是当然的吧?”修帝注意到瑟蕾娜盯着他的动作看,松开了小智的手腕,摊了下手,“厨房你最好整理一下,别指望我会帮你。以及,你忍心看着你身边的小姐和你一样灰头土脸吗?”说着,他表现出一副绝对不会帮忙的样子回到了客厅里。

小智看了看手中的手帕,歉意的向瑟蕾娜笑笑,“真抱歉 手帕我洗干净还你。”
“没关系的。”瑟蕾娜轻轻摇了摇头。是你的话,怎样都没关系。她悄悄看了眼在客厅看着墙上的照片的修帝,心中有种微妙的感觉。应该不会吧,怎么可能呢?但是那个眼神……
瑟蕾娜想起了五年前她那个给的莫名其妙的吻,但小智在分别之后和她通信时总是有意无意避开这个话题,虽然这很正常……

但是,很令人焦虑啊。

“瑟蕾娜?”小智看她发呆,有点担心地凑近喊了一声。
“啊,小智?”瑟蕾娜回过神,看见小智在离她很近的地方担忧地看着她。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定了定神,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下定决定一般看着小智,“小智,我想对你说……”
“?”小智眨眨眼,等着她的后话。
“我……”瑟蕾娜深吸一口气 。

「叮咚—」门铃再次不适时地想起,打断了瑟蕾娜的话,她像是在梦中被吓了一跳而惊醒的人一般睁大双眼。
小智也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歉意的挠挠头,“抱歉,瑟蕾娜,话可以之后说吗?我先去开门!——啊对了,洗手间在二楼最后的那个房间,瑟蕾娜先去整理一下吧?”说着,就要跑出厨房。
“等…小智!”瑟蕾娜有些慌张的喊住他。
“?”小智半只脚出了门外,却立刻停了下来疑惑地看着她。
瑟蕾娜恍惚了一下,有些失落的摇摇头,“不…没什么。”
小智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却又不知如何出口安慰,只得若有所思地沉默着穿过客厅,到达玄关去开门。

甚至没注意到在他穿越客厅时黏在身上的修帝的视线。

修帝看着快步走过的小智,又转头看了看在厨房里一边出神,一边揉捏着裙角的瑟蕾娜,走到厨房门口倚在门框上,抱着双臂似笑非笑地看着失落的卡洛斯女王,“看来,我们一样的并不只是目的地啊。”
“?!”瑟蕾娜几乎是瞬间抬起了头,这句话所包涵的信息量过于庞大,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目的似乎也一样。”修帝再次张口,这会换上了一副挑衅的微笑——他那抹傲慢的神情,久违地出现了,“竞争对手?”
“……啊呀?”瑟蕾娜张张嘴,最终也露出一个笑容——那是她接受挑战,并且志在必得的表现,“嗯,竞争对手。”

无硝烟的战争,宣战书已下。

今天,想对我说什么的不是一般的多啊…。小智站在玄关迎接着自己的伙伴们,一边出神想着。都是要说什么呢……?不会像皮卡丘所说的,都中了[奇异之风]吧?……算了,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我们神经大条的小智君,今天似乎什么也没有意识到。

智厨后援团
【腐】キライキライキライ(讨厌...

【腐】キライキライキライ(讨厌讨厌讨厌)byチャネ子【id=29619455】

是咕了好久的更新x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x
那么本期给大家带来的是某傲娇的作死之路(你)。

小剧场:

皮卡喵:欠揍的傲娇终娶不到媳妇
夜澜:想想M20……啧啧,这就是差距吧
迟暮:让你作x

很想对修帝说一句nozuonodie,啧。
那么祝大家食用愉快ww

【腐】キライキライキライ(讨厌讨厌讨厌)byチャネ子【id=29619455】

是咕了好久的更新x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x
那么本期给大家带来的是某傲娇的作死之路(你)。

小剧场:

皮卡喵:欠揍的傲娇终娶不到媳妇
夜澜:想想M20……啧啧,这就是差距吧
迟暮:让你作x

很想对修帝说一句nozuonodie,啧。
那么祝大家食用愉快ww

草莓裤裤罐头

【all智】《我和我前男友的究极修罗场》-01(别带脑子看)

《我和我前男友的究极修罗场》


cp:all智(只打一次全部cptag之后就只打all智一个tag了)

雷点:我智前任巨多,现代pa

这个梗有很多圈子都写了hhh就想为all智添砖加瓦、


目录点我


001


今天是小智和真嗣在一起一周年的日子,真嗣还是一副不爽的样子,但是阻挡不了小智要举办一个纪念聚会的决心,他无法对真嗣说明缘由,毕竟“你是我这几年来头一回交往超过一年的男朋友”这个理由并不能对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说。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体质,找到一个与之相守的伴侣难如登天,这让他越发珍惜这个虽然脾气不好却意外的合得来的男友,他们在新奥地区相遇,终于在今天搬回了...

《我和我前男友的究极修罗场》


cp:all智(只打一次全部cptag之后就只打all智一个tag了)

雷点:我智前任巨多,现代pa

这个梗有很多圈子都写了hhh就想为all智添砖加瓦、


目录点我


001



今天是小智和真嗣在一起一周年的日子,真嗣还是一副不爽的样子,但是阻挡不了小智要举办一个纪念聚会的决心,他无法对真嗣说明缘由,毕竟“你是我这几年来头一回交往超过一年的男朋友”这个理由并不能对一个占有欲极强的男人说。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体质,找到一个与之相守的伴侣难如登天,这让他越发珍惜这个虽然脾气不好却意外的合得来的男友,他们在新奥地区相遇,终于在今天搬回了真新市,租了一间公寓,虽然不是很大,却温馨自在,而且昨天迎来许多住户,小智决定把他们都邀请来参加纪念聚会,顺便拜访。


虽然真嗣看起来很不情愿,但是细微观察就能发现他微红的耳尖和眼里的宠溺,他帮助恋人布置了家里,“你怎么那么高兴?”


“我想终于能——”有个稳定的男友了。这话还没说出口就赶紧被咽了下去,小智道,“有相守一生的人了。”他不常常说这些“肉麻的”话,真嗣听了之后就别过脸,小智知道他是在害羞。


“那你和我一起去拜访下邻居们吧?”小智扯了扯他的衣角,“真嗣先生?”



小智想,那天就算是不搬家到真新的这个公寓,不,就算是没有下楼邀请那些住户,他都能有一些缓冲时间,不至于像这样几个男人齐聚一堂,在温暖却显得幽暗的“1”蜡烛光下默不作声地吃饭,如果时间能回头,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先敲敲邻居的门好了。”小智说,他心里希望邻居不会被他们这对同性情侣吓到。真嗣没有回答,只是敲了敲面前的门,小智还在想怎么邀请他,门慢慢打开了。


“请您先稍等!”熟悉的声音想起,让小智有一瞬间的恐慌,他无法镇定,一个外国男人就推门出来,见到他的时候瞳孔都缩小了一瞬。

气氛有一时间的尴尬,真嗣不知道为什么小智突然不说话了,他担当了邀请人这个角色,“你好,我们是隔壁住户的真嗣和小智,希望你参加我们的一周年纪念派对。”

小智咽了一口口水,天桐看着他的脸失神地问道:“一周年......是指?”


真嗣补充说:“我们相恋的纪念。”


“我会去的。”天桐说,他的声音有些漂浮,好像在思考别的事情,真嗣只觉得这个外国人有点不礼貌,但他没有在意,当对方关上门的一刹那,小智就像是看到鬼一般地拉着他到另外一个邻居门前。



他真的没想到,远在合众地区的天桐会来到这里,如果他知道,他一定躲着天桐走。


天桐是小智在合众旅行时认识的旅伴,还有可爱的异族的少女爱丽丝,他们一起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如果最终他们没有分手的话。


天桐不是他第一个男友,也不是最后一个,他温柔善良,对自己极尽耐心,而且做得一手好菜,这让小智被他吸引,他们没有任何阻碍地在一起了,天桐是个绅士,他从不干涉小智的行动,好似没有太大的占有欲,这让小智有时候没什么安全感,但小智本人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他不太在意这些。


合众地区的旅行结束后,他们不得不面对“分离”这两个字,旅行之间,他们的隔阂越来越大,小智逐渐有些看不透天桐那张温柔脸面下的真实情绪,这让他们的恋情无法长久,最终他们分手了。


总的来说,天桐是个万里挑一的好男友,但是性格不太适合他。



小智没时间瞎想这些,他这次主动敲了另一个邻居的房门,因为他不想再处在那个尴尬的环境里。殊不知这让他落入了更加尴尬的情境。


是修帝。


小智从他一开门就知道大事不妙了,这正是他的前男友之一,这天肯定是他的水逆日,一个接一个的麻烦打得他措手不及。


“......小智?”修帝似乎刚刚起床,小智知道他的起床气很大,也知道怎么给他顺毛,但是不行,他的准男友——真嗣还在这里,他只是干巴巴地答应道:“啊,修帝,好久不见了。”


修帝是一个摄影师,而小智是个很爱旅行的旅行家,他们的相遇称不上美好,也不算太糟,前期两个人的确是关系不好,但是最后却走到了一起,这是小智最放不下的一个问题男友,这不代表他对修帝仍有残存的爱恋之情,他一向对爱情不太感冒,只能遵从本心,他与修帝常常争吵,他出身于真新市真新镇,这个有点落后的小地方,他常常被修帝嘲讽为“乡下人”,虽然他知道这是修帝顺口的一句争执,但仍然惹他生气。


最后他们不欢而散了,他们俩就旅行的地区大吵了一架,然后各分东西。


小智确定这是修帝,他想不到,就算是全部的男友都来了(这将是他所想的最准确的预言),修帝也不可能来,要知道他可是常常口口声声说“真新镇那个贫穷的地方”。


“你——”修帝皱了皱眉,看了看小智和真嗣牵在一起的手,他的手指在门把上磕了磕,发出的声响让小智的心被剐得发寒,小智镇定了语气道:“我希望你来参加我和我男朋友的一周年纪念日。”

他没什么对不起修帝的,何必心虚。


“哦——”修帝意味深长的喊了一声。


“你们认识?”真嗣皱了皱眉,他不知道自己第几次做这个动作了,这个动作让他的表情更加凶狠,像是对面前的人有所不满一般。


“那是当然,你不知道这个家伙——”

“这是修帝,是我在旅行时遇到的旅伴,这是真嗣,我的男友。”小智快速回答道,随即乞求一般地看向自己的前任男友,修帝挑了挑眉,“没错,他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混蛋。”

这话说的有些暧昧了,他语气里的小小埋怨和温柔被真嗣敏锐地捕捉到,使他心情有些微妙的坏。


“我会去参加的。”修帝说,“不到时候不要打扰我睡觉。”


门一下子被砸上了。



小智感觉自己魂儿都要吐了,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相信他一定会选择回炉重造。



真嗣主动拉着他走,小智也没有办法了,如果一个小宴会的参与者全是他的前男友,他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只好选择另外的住户,希望一个普通人来调节可能异常尴尬的气氛。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这句话已经出现很多次了——小智会选择把那个要去办宴会的自己揍一顿。


小茂。


打破了一年诅咒——不,或者说是最长久的男朋友,他们十三岁就情窦初开,并迅速地黏糊成了一对,说实话,小智本人没有什么恋爱的意思,但是当时就已经如大人般有能力的童年好友慢慢地将他攻略了,照大木茂之前对他的评价,“就像是玩了一场漫长的galgame,虽然选项众多,但是我却总在打最难打的关卡,最后成功时的成就感是翻倍的。”

这就说明了十三岁的小智,还没有懂得爱是什么的小智,最最最难的大boss,被这个名叫大木茂的男人攻略,这是多么不容易,然而他们最终只有一个结局——分手。


他们俩是在十七岁那一年分手的,小智唯一一个处了整整四年的男朋友,当时连他的好友小霞都在等着以后他们结婚,他们却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分手了。


大木茂开门时,出来的是他的爱猫月精灵。

月精灵一看到他就充满了喜悦与期待,他们实在是很久没见了,但是月精灵却没有忘记他的气味,小智也有养一只仓鼠,现在还在他的床头睡觉,这两只小动物的关系相当好(虽然它们是天敌),所以他和小茂分手的时候,他的仓鼠皮卡丘是第一个投反对票的。


这不能阻止他和小茂分手。


“小茂......你也回来真新了。”


“嗯。”大木茂不冷不热地回答了一声,他身上还穿着研究者的衣袍,眼睛有些青黑,他见到小智的脸,漆黑死沉的眼睛瞬间被点亮光芒,这光芒在看到他身边的紫发男人后又逐渐暗淡,真嗣没有等小智说话,“请你参加我和我男朋友的一周年纪念日派对,这是我的男友小智,我是真嗣,请多指教。”


褐发的男人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很显然他感受到敌意,真嗣是个很敏锐的男人,他能够洞察那些人对自己恋人隐隐约约的爱意,他现在要主动出击了。

“我会去的,”大木茂说,然后他看了一眼童年玩伴的脸,毫无留恋地关门了。


他与大木茂分手的原因,是异地。其实他们不容易被这样小小的理由击垮,只是堆积的元素太多,他们相恋的时间太青涩,无法应付所有的突发状况,加上大木茂越来越忙,他们考了不同的高中,最后他直接到了别的地区的高中学习,让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小茂也曾说过“没有共同语言”,最后小智看到小茂身边围绕的女孩子们,感情就越来越冷淡,最后他们连分手都是在电话里说的。


大木茂是小智不想触碰的一个伤口,他们几年没见,小智都以为自己要忘记这号人物了。他们的分手没有很多不满和怨怼,更多的是遗憾。




——tbc


好了,介绍完三个前男票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