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修格斯

986浏览    15参与
刑氏智减法(智殇修叽)
san 值 掉 光 修叽不需要...

san 值 掉 光

修叽不需要san值

san 值 掉 光

修叽不需要san值

阿尔卑鄙山

【微A奈的乱写】神的咖啡馆

“不好了不好了小主,修叽又把咖啡机吃掉了,怎么办呐小主!”

无面神站在阁楼上,从窗口伸出纤纤手臂,抚摸着大蛇胶皮状的黑亮皮肤。

“我是让它磨咖啡豆,不是吃咖啡机!还有在地球要叫我店长!”

——“好的小主!”

合上窗子。化身人形的无面神对着一块碎镜理好领结,披上垂至地面的华丽紫袍,迈着柔软的步伐徘徊屋内,等待一个新的黎明。

听说小城里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店长优雅爽朗,长相奇特,灰而不显病态的皮肤,宝石般的蓝眸里泛着迷人的笑意。

店里算不上人声鼎沸,但新宾旧客总有不少。

受欢迎的是那位服务员小姐——米黄色围裙,圆溜溜的眼珠,蓬乱的暖粉色长发扎成两个辫子,口头禅是“tekeli-li...

“不好了不好了小主,修叽又把咖啡机吃掉了,怎么办呐小主!”

无面神站在阁楼上,从窗口伸出纤纤手臂,抚摸着大蛇胶皮状的黑亮皮肤。

“我是让它磨咖啡豆,不是吃咖啡机!还有在地球要叫我店长!”

——“好的小主!”

合上窗子。化身人形的无面神对着一块碎镜理好领结,披上垂至地面的华丽紫袍,迈着柔软的步伐徘徊屋内,等待一个新的黎明。

听说小城里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店长优雅爽朗,长相奇特,灰而不显病态的皮肤,宝石般的蓝眸里泛着迷人的笑意。

店里算不上人声鼎沸,但新宾旧客总有不少。

受欢迎的是那位服务员小姐——米黄色围裙,圆溜溜的眼珠,蓬乱的暖粉色长发扎成两个辫子,口头禅是“tekeli-li”和“噢噢人类好酷酷”的服务员小姐。

她每日在店里忙上忙下,不亦乐乎,有时还会叫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出来帮忙…不过她究竟有多少姐妹呢?

“这孩子啊,爷爷在八岁那年就死了,车祸给撞伤了脑子,IQ有点问题,务必多帮帮她啊。”店长靠在一旁的壁画上说。

天色比以往暗得要快。街灯渐次亮起,纱罩下的微火引来飞蛾,咖啡店绘着星座图案的屋顶,依稀被夜吞噬。那些星星仿佛也汇入广袤的天空。

悠扬一曲笛音,伴着咖啡的余味飘出窗口。

“你来了?”店长转过头,面向站在门口的男子。

男子的卷曲银发披散,发梢过渡为星空的深蓝,半睁的左眼里,永恒的空洞代替了精神之海,他的眼珠转了转,看着自己的孩子。

无面神斟了壶茶,吻过那人被纱布蒙住的右眼,轻声细语道,

“您来把我抓回去?”

“G。”

“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去看看蝼蚁的音乐会,顺便找找您的潜在信徒如何?”

“G——”

“还有一件事,大人。”

“G?”

“这个人类形象不好,嗯...太可爱了,会招来非分之想的。”

“GG?”


真的是乱写xx不要打我

SGLL
客单~ 是小可爱点的修叽呐~...

客单~

是小可爱点的修叽呐~

ps:这个果冻头发真的是搞了好久才弄出来

欢迎约稿哇,价廉物美,私信qq戳我都好哇~

客单~

是小可爱点的修叽呐~

ps:这个果冻头发真的是搞了好久才弄出来

欢迎约稿哇,价廉物美,私信qq戳我都好哇~

卡达斯游客接待处

此处可配合“修叽之歌”食用。
.其实是个乐天派小“可爱”
.有不需要的眼睛可以捐给祂
.想养①只,如果我有命活着的话。
【手残的我等待着可以使用板绘的那天……】

此处可配合“修叽之歌”食用。
.其实是个乐天派小“可爱”
.有不需要的眼睛可以捐给祂
.想养①只,如果我有命活着的话。
【手残的我等待着可以使用板绘的那天……】

塔尖的修叽

【克苏鲁】数修叽(儿歌魔改)

《数修叽》


疯狂山脉里,

伸出几只爪。

快来快来数一数,

二四六七八!

Tekeli—Li!Tekeli—Li!

真呀真多呀!

数不清到底多少爪!

数不清到底多少爪!

逃跑的古老者,

脑袋快掉啦!

尖啊尖啸着恐惧!

还会警告你!

人类,人类!

快快离开这,

别被修格斯咬掉头!

别被修格斯咬掉头!

《数修叽》


疯狂山脉里,

伸出几只爪。

快来快来数一数,

二四六七八!

Tekeli—Li!Tekeli—Li!

真呀真多呀!

数不清到底多少爪!

数不清到底多少爪!

逃跑的古老者,

脑袋快掉啦!

尖啊尖啸着恐惧!

还会警告你!

人类,人类!

快快离开这,

别被修格斯咬掉头!

别被修格斯咬掉头!

heptaicosa°

pop子和pipi美画风的克系小摸鱼

啊——这小学生都不如的粪画技——刚开始画就万策尽啦这个粪作——

形象参考goomi的克系小漫画,那个真是太可爱了,可爱到想要三查克的程度……

p1pop泡和pipi奈,p2pop古,p3pipi修

pipi奈这个叫法好可爱,奈亚厨狂喜

pop子和pipi美画风的克系小摸鱼

啊——这小学生都不如的粪画技——刚开始画就万策尽啦这个粪作——

形象参考goomi的克系小漫画,那个真是太可爱了,可爱到想要三查克的程度……

p1pop泡和pipi奈,p2pop古,p3pipi修

pipi奈这个叫法好可爱,奈亚厨狂喜

一青

自家的修叽

P1水彩P2线稿()

胸大无脑(x)的修叽女仆

再用樱花固彩我就去南极喂修叽(死亡)

涂完才发现本体没眼睛触手……修叽本叽了(?)

自家的修叽

P1水彩P2线稿()

胸大无脑(x)的修叽女仆

再用樱花固彩我就去南极喂修叽(死亡)

涂完才发现本体没眼睛触手……修叽本叽了(?)

BLANK
丢人了哈 我一边看疯狂山脉想象...

丢人了哈 我一边看疯狂山脉想象的修格斯 黑的是反光效果 本身透明 原作从头生成眼睛 在到尾销毁运动时流体

丢人了哈 我一边看疯狂山脉想象的修格斯 黑的是反光效果 本身透明 原作从头生成眼睛 在到尾销毁运动时流体

SGLL
“教授,您刚刚说什么?”宏伟但...

“教授,您刚刚说什么?”宏伟但空洞的宫殿中,不解的疑问一遍一遍地回荡着。


在冰冷的古代殿堂中,一名衣衫褴褛的青年正困惑地左右踱步,近乎癫狂地向他身边的一位老人发问,如果排除周围无尽的回音,与他们二人相伴的不过只有空虚的冰锥了。


“......”不知何时,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手中出现了一团漆黑的黏液,在他温婉的双臂中蠕动着,如同一个人类的新生儿。


回音在一遍遍地萦绕在老人的身边,连同他臂弯中“生物”的哀鸣一同注入了脑中。


“我们一整个勘探队,都因为外面那个怪物死于非命!现在您竟然还想留下这个怪物的子嗣?”青年愤怒地喊叫着,同时从...

“教授,您刚刚说什么?”宏伟但空洞的宫殿中,不解的疑问一遍一遍地回荡着。

 

在冰冷的古代殿堂中,一名衣衫褴褛的青年正困惑地左右踱步,近乎癫狂地向他身边的一位老人发问,如果排除周围无尽的回音,与他们二人相伴的不过只有空虚的冰锥了。

 

“......”不知何时,白发苍苍的老年人手中出现了一团漆黑的黏液,在他温婉的双臂中蠕动着,如同一个人类的新生儿。

 

回音在一遍遍地萦绕在老人的身边,连同他臂弯中“生物”的哀鸣一同注入了脑中。

 

“我们一整个勘探队,都因为外面那个怪物死于非命!现在您竟然还想留下这个怪物的子嗣?”青年愤怒地喊叫着,同时从身边抽出了一把手枪——

 

......

 

二十余名英勇的科考队成员,以及密斯卡托尼亚大学的诸多学者,回来的不过一人。

 

这位赫赫有名,在学术界都有一席之地的老年人,变得比之前更加孤僻和古怪。自那以后,甚至无故缺席了两个星期。

 

有传言,这个古怪的老头在自己的小房子里搞见不得人的研究,经常三更半夜领着活生生的血肉回家,更有人指指点点,让自己家的孩子不要靠近这一间看似光辉亮丽的“鬼屋”。

 

同样,他的同事和学生,以及其它的教授大多对他敬而远之,那次事件的经历完全没有被透露,似乎对所有人都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

 

昏暗的地下室中,一个孱弱的老头靠在自己的躺椅上,仿佛正在享受日光一样默不作声地睡着。他的身边,有一个不过足球大小的黑色“漩涡”,正在蠕动着啃食身旁的肉块。

 

“为什么你每天都这么能吃啊?电视机和沙发也很好吃吗?”老人微笑着对着那个诡异又令人作呕的东西嘀咕,像是面对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照例,这一个作为究极的憎恶与混沌结合体的生物,没有做出任何回音。的确,这两星期来,它还没能学会说人话,并且吃掉了地下室里面除了这个老人之外的所有东西。

 

“慢一点来,我可不想因为没法维持生计去打工,我都一把老骨头了——”这个目前依靠积蓄存活的老人,独自一人待在地下室,像是照顾子女一般抚摸着他身前这个生命体。

 

奇怪的是,两周以来这个“怪物”仿佛刻意不让人添麻烦一样,不会发出噪声,同时身形完全没有变大。

 

更令人困惑的是,这个曾经被人称作“冷血无情希特勒”的老教授,居然没有把它解剖变成一份论文。

 

即便舆论和流言越来越诡异,形影单只的老人也从未在意,毕竟他几乎没有朋友——

 

“啊,啊——小坏蛋,不要吃我的躺椅啊! w(゚Д゚)w”偶尔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也不会被人听到。

 

————

 

叮咚——这是门铃的声音,这是自三个星期前,他回到家后唯一一次有人拜访。

 

“教授,好久不见,我很担心你的身体情况——”门口优雅的年轻亚洲女性,正领着精心制作的果盘,向老人忧虑地询问。

 

————

 

“教授,您看看这一篇文章上,他说......”“先生,很冒昧,但是我打算写的这个课题......”这个温柔儒雅的亚洲女性深受他的喜爱,她拥有紧密的逻辑,并且从来不会口出狂言,自艾什莉之后,她是唯一一个能令老人在心头悸动的人。

 

“嗯,首先呢,我们需要——”这名老年人开始了冗长的解说,这是唯一一次,他在地下室之外的地方笑过。

 

美好的时光总是飞逝的,二人一直开怀地讨论学术问题,直到太阳逐渐下落。

 

“啊,对了,教授!我们都有听说你在搞一个研究项目,而具体的都在地下室里,我相信自己能看看?”

 

“你给我滚出去!”了解到这个女人周旋几个小时的目的,老人站起身来挥手打去——

 

————

“先生,早上好,我们是隶属于FBI的探员,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老人惊讶地看着门前的两名身着正装的人,他们手中的证件和搜捕令冰冷且残酷。

 

“哦,当然,当然,请随意地搜查,我一定......”老人缓缓转身掩盖自己的悲伤去——

 

当他转回身时,他从胸前掏出的的手枪和探员的枪支同时爆发出了响声。

 

————

“爸爸,我很抱歉——”

 

“等等,不要死!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艾什莉!”

————

胸口连带心脏被打穿的老人,照例孤苦伶仃地走下地下室,用最后的力气打开那扇沉重的大铁门。

 

“抱歉......”他尝试向她,伸出手去,但在那之前肩膀就已经无力地耷拉下来。

 

“*】…&¥@???”

 

......

 

之后的事就和诸位在新闻上看到的没什么区别了,一个老人在袭警后在家中的地下室死亡,他家徒四壁,除了地上的一滩黑色黏液,警察什么都没发现。据悉,这个人似乎精神疾病已经持续数个星期。


PS:感谢“小熊猫”的文案!参与到故事中我很荣幸~

J的流放地
求助,谁会解梦,昨晚梦到的:手...

求助,谁会解梦,昨晚梦到的:手拿手枪(燧发枪和M1911),身穿大衣,自称(没有声音,直接把名字灌输到我的意识里的)修格斯的生物……这是什么预兆吗?很清晰的梦,今晚还会出现吗😓

求助,谁会解梦,昨晚梦到的:手拿手枪(燧发枪和M1911),身穿大衣,自称(没有声音,直接把名字灌输到我的意识里的)修格斯的生物……这是什么预兆吗?很清晰的梦,今晚还会出现吗😓

EM_Aki
单身久了。连看修叽都眉清目秀。...

单身久了。连看修叽都眉清目秀。

今天少年拟人的对象是修格斯。(偷懒草稿流#克苏鲁少年project#

“诶?就是你召唤我的吗!看起来好美味!”
可以变化为任何形状,热衷于模仿自己主人言行,而最终结局必将弑主的存在。

本质上其实是个单纯的小笨蛋。 ​​​

单身久了。连看修叽都眉清目秀。

今天少年拟人的对象是修格斯。(偷懒草稿流#克苏鲁少年project#

“诶?就是你召唤我的吗!看起来好美味!”
可以变化为任何形状,热衷于模仿自己主人言行,而最终结局必将弑主的存在。

本质上其实是个单纯的小笨蛋。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