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倓祁

619浏览    3参与
我不敢了~真滴

有人写了他们和祁进的同人文

(all祁进,洛祁,谢祁,倓祁小段子)雷者勿入!


如果告诉洛风有人写了他和祁进的同人文:



路人:洛风师兄,有人写了你和祁师叔的同人文。


洛风:同人文是什么?


路人:就是......呃......你和祁师叔的爱情故事。


洛风:他们怎么知道的?


路人:呃……要不要读一段?


第二天......


洛风:情节还挺好的,就是性格怎么不像我和小师叔,特别是小师叔,书里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路人:这叫OOC。


洛风:???


路人:......不懂算了。


洛风:而且......那个的时候小师叔根本没那么.........


(all祁进,洛祁,谢祁,倓祁小段子)雷者勿入!






如果告诉洛风有人写了他和祁进的同人文:




路人:洛风师兄,有人写了你和祁师叔的同人文。


洛风:同人文是什么?


路人:就是......呃......你和祁师叔的爱情故事。


洛风:他们怎么知道的?


路人:呃……要不要读一段?


第二天......


洛风:情节还挺好的,就是性格怎么不像我和小师叔,特别是小师叔,书里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路人:这叫OOC。


洛风:???


路人:......不懂算了。


洛风:而且......那个的时候小师叔根本没那么......呃……没那么主动(脸红)。


路人:嗯?(有搞头!)


洛风:还有,你可别让小师叔知道了,要不然......不过,如果小师叔能像书里那样也不错,单指那个。






如果告诉谢云流有人写了他和祁进的同人文:




路人:谢宗主,有人写了您和祁真人的同人文。


谢云流:同人文?


路人:呃……就是您和祁真人的“浪漫”爱情故事。


谢云流:你确实???不是血腥爱情故事?


路人:您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谢云流:可以!


第二天......


路人:谢宗主您看完了吗?


谢云流:没有,看不下去(哈欠🥱)。


路人:为何?文笔情节都挺好的,也没有OOC呀!


谢云流:床戏看不下去。


路人:???写的很好呀,透过文字想想那画面,我都快有反应了!


谢云流:嗯?你对谁有反应?(警告眼神)


路人:开玩笑,开玩笑......那宗主为何不喜!


谢云流:哼,写的什么互攻!什么我上完祁进后,他又反过来上了我。呵,他哪儿还有力气?


路人:......难道祁真人一直是下面那个?


谢云流:他倒是不甘心,跟我比武争上下,只是嘛……每次都没赢过。(摇头:师弟还差得远啊)


              不过,有个地方写的挺对的。


路人:哪里?


谢云流:祁进在床上也嘴臭。




如果告诉李倓有人写了他和祁进的同人文:




路人:王爷王爷,大消息啊!


李倓:说来听听,消息不够大的话?(笑😄)


路人:(冷汗)有人写了王爷您和祁真人的同人文。


李倓:哦,没执剑好看就不用说了。


路人:虽然执剑的江湖地位在那儿,但这篇文王爷您不准备瞧瞧?


李倓:嗯,那就看看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一目十行,当天读完......


路人:王爷,您这速度可以啊!


李倓:本王看过的同人文不在少数,这个算不了什么。


路人:......原来王爷竟是圈中人,敢问都是祁真人的吗?


李倓:自然。


路人:那别人和祁真人的......


李倓:嗯?


路人:我错了!王爷觉得此书如何?


李倓:文笔上乘,情节紧凑,人物吻合,就连床帏内都描写的很精彩,真人在本王身下从无保留。


路人:那王爷可有不满意的地方?


李倓:为何又是BE,本王和祁真人就不配拥有一个HE吗?


路人:这个嘛,除非王爷您自己写。


李倓:嗯,这个提议还不错。


路人:咦?


李倓:唉,执剑之后,坑底无粮,只好自割腿肉了。




于是,当洛风和谢云流读了李倓写的同人文后,纷纷表示:“我也要写!”







我不敢了~真滴

疤(段子,又名王爷喝了点醋)

李倓X祁进(倓祁)不喜欢双方运动员的不要点进来


云雨过后,李倓抱着人踏入木桶中,仔细清洗起来。这类善后的工作,他早已做的得心应手。论堂堂建宁王为何心甘情愿做这种活计,那还不是因为对方是纯阳的紫虚真人。不做点什么,哪儿能让你心甘情愿吃下肚呢?何况,这不是应该的吗?

祁进已是累极,放任李倓的手为所欲为,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那只手徘徊到了胸口,指腹反复摩擦,倒是有点痒。

祁进不解,睁眼看向胸口,那是一道疤,从左肩一直延续到胸部正中,颜色有些深,这倒让祁进想起来了,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

李倓嘴角噙着笑,祁进有点莫名其妙,不要怀疑,这位王爷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只见他低下...

李倓X祁进(倓祁)不喜欢双方运动员的不要点进来





 云雨过后,李倓抱着人踏入木桶中,仔细清洗起来。这类善后的工作,他早已做的得心应手。论堂堂建宁王为何心甘情愿做这种活计,那还不是因为对方是纯阳的紫虚真人。不做点什么,哪儿能让你心甘情愿吃下肚呢?何况,这不是应该的吗?

祁进已是累极,放任李倓的手为所欲为,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只是那只手徘徊到了胸口,指腹反复摩擦,倒是有点痒。

祁进不解,睁眼看向胸口,那是一道疤,从左肩一直延续到胸部正中,颜色有些深,这倒让祁进想起来了,当时的情况有多凶险。

李倓嘴角噙着笑,祁进有点莫名其妙,不要怀疑,这位王爷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只见他低下了头,探出舌尖,由上到下,轻轻的舔舐那道疤,惹得祁进一阵颤栗,阻止的话到了嘴边还是给咽了下去。

“真人?”

“王爷请讲。”

“本王听说,你身上的每道伤疤姬别情都知道是怎么伤的,连你有多痛他也都知道,是这样吗?”说完,牙尖不轻不重的挑弄着。

“无聊。”祁进翻了个白眼,想推开李倓,却被他抓着两只手按在了两旁。

李倓将头贴在祁进胸口,带着一丝哀怨的语气说道:“真人可还记得这道疤?”

祁进挣脱不得,也就随他去了,“王爷明知故问。”

“本王想听真人讲。”

拿不准这位建宁王的心思,祁进平淡的说道:“昔日在成都,王爷假扮的南诏剑神一招破了祁某的镇山河,祁某也被王爷重伤,前前后后养了半年才见好,王爷可满意?”

李倓眯了眯眼,点头道:“甚好,真人记得很清楚,成都一役,本王确实想取真人性命。”

“我知道。”李倓有多狠,祁进还是清楚的。

“幸亏被李复那个家伙搅合了,否则本王怎能品味真人的美好。”李倓将唇送了上去,在对方嘴里狠狠搅动了一番才罢休。

两人在桶里又畅快淋漓的做了一次,李倓将祁进打理干净抱上了床,祁进是真的累了,挨上床铺便睡了过去。李倓无声的笑了笑,将人小心揽入自己怀里,借着月光打量起他的睡颜,缓缓凑在他耳边,低语道:

“若早点认识你,我定不会让你身上留一道疤。”


———————————————————————

论我为何会掉入倓祁这个坑,都是因为那篇被我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的《执剑》!正剧风神文,撑起了一对C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