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倾城四兽

434浏览    22参与
谁啊?干啥啊?

妒心(倾城四兽之五)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所以,只能把B站的链接带过来了,没有带颜色的东西,什么颜色都没有哦。

B站的专栏链接 

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所以,只能把B站的链接带过来了,没有带颜色的东西,什么颜色都没有哦。

B站的专栏链接 

谁啊?干啥啊?

酒店惊魂(完结)

陵越将人收拾妥当,客房服务叫好了,房钱付到三天后,这才趁着欧阳少恭睡着蹑手蹑脚的退出房门。

“咚!”

“谁?!”

“咣”

真是难兄难弟啊,陵越跟无心对视了一眼,对方的装备跟自己都差不多,就是上衣还没来的及穿,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跑有用吗?”无心纳闷的问陵越。

“谁跑啊?我这是要去除妖,刚才单位给我发信息了。”

“自从你家少恭被你拐到天墉城,你还见过妖吗?”

“咳!”陵越使劲咳了两声,“怎么着?你跑得掉?”

无心将他知道的所有神佛都念了一遍,这才重新去看陵越,“咱俩在这互相怼,有意思吗?”

“二位先生,能麻烦你们让一下吗?我想要打扫一下这两个房间。”

“不用不用,不用...

陵越将人收拾妥当,客房服务叫好了,房钱付到三天后,这才趁着欧阳少恭睡着蹑手蹑脚的退出房门。

“咚!”

“谁?!”

“咣”

真是难兄难弟啊,陵越跟无心对视了一眼,对方的装备跟自己都差不多,就是上衣还没来的及穿,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跑有用吗?”无心纳闷的问陵越。

“谁跑啊?我这是要去除妖,刚才单位给我发信息了。”

“自从你家少恭被你拐到天墉城,你还见过妖吗?”

“咳!”陵越使劲咳了两声,“怎么着?你跑得掉?”

无心将他知道的所有神佛都念了一遍,这才重新去看陵越,“咱俩在这互相怼,有意思吗?”

“二位先生,能麻烦你们让一下吗?我想要打扫一下这两个房间。”

“不用不用,不用打扫。”这要是把屋里的人吵醒了,还跑个屁!

被吓了一跳的清洁阿姨搂紧了怀里的工具,战战兢兢的贴着窗户跑掉了。

“陵越,我们是不是应该站起来了?”无心被清洁阿姨的目光给刺得伤了自尊,悄声问着。

“你先站吧。”

“我陪你吧。”

面面相觑,兄弟俩谁不懂对方的想法啊,要不是腿软,谁要跪在这,早就走了好吗!

“唉。。。。。。”

“听说雪老师现在教书那学校风景不错啊。”

“是啊,他去上任那么久,也没去看看。”

“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好啊,我回来一定要给小白带礼物。”

“那你起来啊。”

“你先起来。”

“我腿麻了。。。”

 

 

 

欧阳少恭看着眼前气得在地上转圈圈的白琉璃,心里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情,但还有一个问题他不太懂,“你怎么会让无心抓到机会的呢?”

白琉璃想了想,“因为昨天听见你和陵越的声音之后。。。。。。我就脸红,还很热,而且。。。。。。”

欧阳少恭看见白琉璃的动作之后,腾地就红透了脸。“赶紧把你那手放下!”

白琉璃纳闷的把掀衣服的手放下,“那个混蛋还说他能解决,结果根本就不是!果然还是应该和你做才对。”

欧阳少恭现在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是应该揍小白一顿,还是揍无心一顿,但他总是感觉哪里不太对,空气中若隐若现的飘来了一阵奇怪的味道。

“昨天回来之后,无心有给你吃什么东西吗?”欧阳少恭歪头问了一声。

“嗯。。。他给我喝了一杯水,怕我念咒嗓子干。”

“念咒?”

“无心说你昨天给他下药,就让我随便念了几句。”

随便念了几句。。。。。。欧阳少恭双手扶着低垂的头,他现在头疼得只想弹琴,他的琴呢?!

 

 

跟无心一同坐在去往B市大学区巴士的陵越,突然感到背上一阵恶寒,空调开太大了?可扭头一看满面油光的无心,好吧,应该是错觉。

“陵越,那个,我想问你个事情?”

“你说。”

“这个是这样。。。。。。”无心小心翼翼的贴着陵越的耳边说了一下,陵越听完真的有点无语。。。。。。“做到一半?”

“他爽完了,这不就把我给踹。。。。。”

“你。。。。。。”

俩人正讨论着,突然听到手机一声轻响。“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无心用手指戳了戳陵越,“你手机在响。”

“我知道。”

无心听到陵越的声音有点颤抖,便扭身仔细看过去,“我擦,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少恭发信息来了。。。。。。”陵越的身体绷得笔直,无心觉得他的手指头应该都已经僵硬了。

“我,要下车了。”说着,陵越就起身要往车门去,无心连忙拦下来,“你疯了?!”

“那我从车窗走?!”

“你要干什么?”

“跳车死不了,如果不回去,那就死定了。”

无心正拦着脸色苍白准备打开车窗跳车的陵越,“嗡”“嗡”“嗡”“嗡”“嗡”。。。突然之间他的手机也一个劲的振动起来,“完了!陵越,你起来,让我先跳!”

“你别跟我抢!”

 

当白琉璃赶到派出所的时候,陵越和无心正垂头丧气的蹲在长椅旁边,白琉璃连看都没看这二人,就径直进了局长办公室。等白琉璃再出来的时候,二人便跟在他身后灰溜溜的回了酒店。

“说吧。”白琉璃靠在写字桌边伸出手指点了点无心的头。

“说什么?”无心呆愣愣的看着白琉璃和坐在床边的欧阳少恭。

“药是哪来的?”欧阳少恭只瞄了一眼无心,便把目光死死的锁在了陵越的身上。

“药?什么药?”无心自认为事情做的天衣无缝,可欧阳少恭怎么会知道药的事情呢?

“陵越,你知道吗?”

陵越举着果盘,认真的摇了摇头,“不知道。”

“真的?”

“恩。”

“我刚刚研制了一味药,无色无味,但使用者身上会留下一种异香,为什么小白身上会有这种香味呢?”

“无心!你怎么能偷少恭的药呢?”

“啊?我?!”无心真的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两边都得罪不得,他面对着陵越那张正直的脸只能咬碎了牙往肚里吞,“对不起。”突然之间,无心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站起身,拉着白琉璃往墙角去,小声的跟他嘀咕,“白琉璃,你怎么胳膊肘往外。。。”

欧阳少恭皱着眉一甩手,就见房间门瞬间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无心,白琉璃一怔,而一旁的陵越好像完全不受影响,手里的果盘仍然端的稳稳的。

“少恭。。。。。。”

“陵越,我还真的是小看你了。”欧阳少恭正要抬手,就听外面爽朗笑声,“雪老师,这天上掉活人,可真是稀奇事啊。”



PS:人多就是热闹啊。

谁啊?干啥啊?

酒店惊魂(五)

一切微博见!嘿嘿嘿~(笑容逐渐猥琐。。。。。。)

不是问为啥看不到了哦,粉丝可见,还是那句话,为了安全,你看完再取关也无妨。

(这一部分主无白。)


我的微博 

一切微博见!嘿嘿嘿~(笑容逐渐猥琐。。。。。。)

不是问为啥看不到了哦,粉丝可见,还是那句话,为了安全,你看完再取关也无妨。

(这一部分主无白。)


我的微博 

谁啊?干啥啊?

游年(倾城四兽之四)

饮茶三杯,陵越终于忍不住望着桌上一只空杯,“少恭还有客人?”

“恩,那人还未到,大师兄不妨陪我等等?”

正值人间五月,江南水美,花开艳好时,欧阳府亦是如此。明明是一夜未睡,劳苦奔波才赶到的这儿,陵越却半分疲惫也无,许是这庭院的花太美,引得人忘了那些罢。

面前的欧阳少恭微微歪着头,正目光灼灼的等着自己的回答,陵越的茶杯只在指尖转了几转,便应了下来,“好。”

得了答案的人开心不已,笑意扬起,露出白白净净的一隙贝齿,看的人也不由得跟着笑起来。陵越只觉得自己恐怕是入了魔障吧,不然为何非要绕了那么远的路只为看这弯弯的眉眼。

一只脚轻轻踏在亭栏上,陵越望去,竟是离开不久的那一位白衣青年。只见他兀...

饮茶三杯,陵越终于忍不住望着桌上一只空杯,“少恭还有客人?”

“恩,那人还未到,大师兄不妨陪我等等?”

正值人间五月,江南水美,花开艳好时,欧阳府亦是如此。明明是一夜未睡,劳苦奔波才赶到的这儿,陵越却半分疲惫也无,许是这庭院的花太美,引得人忘了那些罢。

面前的欧阳少恭微微歪着头,正目光灼灼的等着自己的回答,陵越的茶杯只在指尖转了几转,便应了下来,“好。”

得了答案的人开心不已,笑意扬起,露出白白净净的一隙贝齿,看的人也不由得跟着笑起来。陵越只觉得自己恐怕是入了魔障吧,不然为何非要绕了那么远的路只为看这弯弯的眉眼。

一只脚轻轻踏在亭栏上,陵越望去,竟是离开不久的那一位白衣青年。只见他兀自走向欧阳少恭,摊开掌中一团白纸,“你这是何意?”

“你的茶还没喝,怎好让你走呢?”欧阳少恭将桌上那只空杯推向白琉璃,笑盈盈的等他接。

白琉璃在欧阳少恭和他手中的茶杯之间打量了几遍,这才取了杯饮下。

“斩荒并无恶意,只不过是想早些寻到灵珠,若有冒犯,我代他向你赔个罪可好?”

“斩荒?”白琉璃摇了摇头,“这名字起的煞气这么重,怪不得人也急燥,不过我并不在意。”

陵越看着欧阳少恭的眼里又闪过一丝耐人寻味,轻轻叹了口气,可怜了这单纯的年轻人啊。

“在下欧阳少恭,这位是我的师兄,陵越。”欧阳少恭话音一转,“我看你年纪尚轻,修为却不低,可否请问你师从何人?”

“法师世家,家族传承,并无门派。”

欧阳少恭点点头,“想来你入世不久,可有去处?”

“我要寻个人。”

“谁?”

“一个叫无心的和尚。”

“哦?是你的故人?”

“仇人。”

陵越头一次见有人在谈及仇人时会如此寻常平静,心头暗暗吃惊。

“好,那不如你在我这先住下,我帮你打探,多一个人,多一分力,也好早些帮你寻到。”

白琉璃仔细想了想,点头应了下来,“好啊。”欧阳少恭叫人带白琉璃去客房,一回头正撞上在他身后的陵越,那人的脸上还被他的头发扫出几丝微红,正怔忡在那。“大师兄,你怎么。。。。。。”

微微向后退了半步,陵越这才站定说话。“咳咳,我就是见此人,如此年轻,修为却高深莫测,提及仇人竟没半分恨意,有些奇怪。所以,就想提醒少恭留意些。”

“还是大师兄细心,不如你也一起住下来,帮我留意可好?”说着说着话音越发小了,像是怕什么人偷听,尾音竟要欧阳少恭稍稍靠近一些,陵越才听得见。

陵越在心头暗暗叹气,就知道他会这么说,若是住下来,时刻伴着这人,那自己可有把握不露痕迹?但,一抬头,那人正满面期待的望过来,又是这一招。。。真是拿他没办法。

“好吧。”

“多谢大师兄。”


一边拐到人在身侧而开心,一边则因伴在那人身侧而暗暗欣喜。

人间繁华,归到底,也不过是各色欲念交织出了一个偌大红尘,凡人多念,痴儿亦不少见。润玉二人一路走来,听得最多的便是馆中那些说书人口里的情深似海,匪夷所思。可说的人只图个赏钱,听的人却泥足深陷。

“不过都是假的罢。”雪景空笑着安慰听进了心的天帝陛下。

“我知道。”润玉答应着,他岂会不知那些真假,不过是因为那主人公触了他的柔软,这才与之共情,感概了些。

一入五月,日头便比刚之前足了不知多少,料是二人再清冷的性子,也耐不过这炎热的天气。

“在这里等我一下。”雪景空说着匆匆跑出了饭馆,回来时,手中多了两把折扇,“我怕你不喜那些人做的粗糙,便挑了两把素净的。”

润玉盯着面前这两把折扇,雕得很精致的扇骨,扇钉下坠着相似的珠玉流苏,仔细从那只修长的手中挑了把,轻轻一甩便露出洁白的扇面,手腕扭转,折扇便随之飞起,扇尾的流苏划了一个优雅的圆,重新贴在了润玉的腕边。

见润玉扬唇,雪景空知道这是他喜欢,暗暗松了一口气,“你喜欢便好。”

“喜欢,老师送我的,自然是喜欢。”我的喜欢,又岂止是这一扇?




谁啊?干啥啊?

酒店惊魂(四)

开起来看吧。。。。。。🤪

老套路,走微博,粉丝可见,我的微博 

[图片]

开起来看吧。。。。。。🤪

老套路,走微博,粉丝可见,我的微博 

谁啊?干啥啊?

酒店惊魂(三)

没有逻辑,脑子里上高速,呼啸而过的风把我的脑仁都吹跑了。 ​​​

还是老套路,去我微博找,粉丝可见,看完再取关也没关系。↓

我的微博 


🚄

没有逻辑,脑子里上高速,呼啸而过的风把我的脑仁都吹跑了。 ​​​

还是老套路,去我微博找,粉丝可见,看完再取关也没关系。↓

我的微博 


🚄

谁啊?干啥啊?

酒店惊魂(二)

我努力过了,想看,来微博吧,粉丝可见,看完取关也无妨,只是为了安全。

我的微博 


[图片]

我努力过了,想看,来微博吧,粉丝可见,看完取关也无妨,只是为了安全。

我的微博 


谁啊?干啥啊?

错情(倾城四兽之三)

各种预警,私设有,邪教有,拉郞有,ooc也有,只要不讲逻辑,我们还是朋友。🤪


“大师兄。”

结盟千年,几人也很少见欧阳少恭会笑得如此灿烂。他本就容貌出众,温和谦逊,可他们都清楚他的笑一向只停留在眼里,却从未深入心底,他与谁都亲近,又与谁都疏离。欧阳少恭很少提及自己的过往,恐怕只有润玉是唯一一个能将其说个明白的人了吧,包括他的仙人魂凡人身,包括他和九宸。

所以众人直至今日才见他真心而笑,真真是艳如娇阳。

润玉回过神才仔细的打量起从门外走进的那一身蓝衣,丰神俊朗,一身仙侠之气,眉宇间的笑意温暖和煦,让人如沐春风,很是亲切。这人眼里能纳大千世界,可那笑仿佛只...

各种预警,私设有,邪教有,拉郞有,ooc也有,只要不讲逻辑,我们还是朋友。🤪

 

 

“大师兄。”

结盟千年,几人也很少见欧阳少恭会笑得如此灿烂。他本就容貌出众,温和谦逊,可他们都清楚他的笑一向只停留在眼里,却从未深入心底,他与谁都亲近,又与谁都疏离。欧阳少恭很少提及自己的过往,恐怕只有润玉是唯一一个能将其说个明白的人了吧,包括他的仙人魂凡人身,包括他和九宸。

所以众人直至今日才见他真心而笑,真真是艳如娇阳。

润玉回过神才仔细的打量起从门外走进的那一身蓝衣,丰神俊朗,一身仙侠之气,眉宇间的笑意温暖和煦,让人如沐春风,很是亲切。这人眼里能纳大千世界,可那笑仿佛只对着一人。

润玉暗里摇了摇头,这家伙就算是重新做人还是那一根筋,也罢,让少恭寻到了就好。

 

因为陵越的到来而刚刚安静半刻的庭院突然响起一声大喝。

“你去哪?我何时许你走了?”

只见斩荒脚步轻点,飞跃而起,径直拦住了已经一条腿迈出门的白琉璃。

“你这人可真是烦。”白琉璃见了他,满面的不耐烦。

眼见这二人又要动起手来,欧阳少恭扶了一下被逼回院内的白琉璃,暗暗用劲将他推向后山,“要打出去打,别弄坏了我的院子。”

白琉璃微微皱眉,立刻就懂了他的意思,借力向后山飞去,欧阳少恭见斩荒咬牙切齿的匆忙去追,这才不慌不忙的重新布了亭中的桌面。

“大师兄这是刚除妖回来?”

“恩,正准备回去,路过这里,便来看看你。可,他们。。。。。。”陵越见那二人不过是轻描淡写的一来一回,可举手投足间皆是精纯的灵力,便知都不是一般的人物,这般剑拔弩张的离开,万一出了什么事情。。。。。。。

“大师兄不用在意,他们不过是胡闹罢了。”

一瞬间,润玉便突然觉得这院中只多了自己二人,“少恭,我与老师还有事,先行一步。”

“好。”这回答干脆利落的让人生气。

听见身后没能憋住的笑,润玉连再见都懒得与欧阳少恭说,扭身便走。雪景空见他的天帝陛下又任性了,只得抱歉的向亭中的二人施了一礼,这才快步跟上前面等他的天帝陛下。

“少恭,是不是我打扰了你们?”陵越有些忧虑。

“没有,他们本就还有事。”欧阳少恭拉了他落座,桌上的茶正好还温着,“大师兄来尝尝今日这茶的味道如何?”

“好。”

刚刚步出院门的润玉回首望去,那二人脸上洋溢的温柔根本无从做假,他没来由的有些酸楚,情有所衷,苦尽甘来,只是。。。世事难料,天道,还未容了他们。

雪景空顺着润玉的目光亦看到那二人的相谈甚欢,“陛下,是怕九宸想起往事吗?这段往事早已尘埃落定,您也已经坐上天帝之位,胜者为正,就算他想起,也不可能为了那一段陈年旧事再毁了这份安宁。”

“九宸,确实不是那样的人。是啊,我都已经是天帝了,那便听老师所言,不想了。”润玉突然转过身,飞旋而起的青白衣摆煞是好看,“老师此次回乡,可有什么奇闻异事?”

“我也只是在故乡游走,毕竟现在也不方便露面,只希望族人平安就好了,但有趣的事到是有一件。”

“哦?老师可说来听听。”

“我看九洲准备登基的羽皇好像还不能飞。”

“羽族之人不是都生有翼孔,怎么会不能飞?”

“他是特例,虽生在羽族皇室,却天生没有翼孔,这可真是难为他了。”雪景空微微偏头看向润玉,“凡是帝王,总归是要受一番磨难的。”

“是啊。”润玉微微抬头便能看到老师的笑,朝阳透过他的皮肤恍惚有一层淡淡光晕,干净,通透得让人舍不得移眼。

老师啊,若是有一天,你知晓了我的心意,是否还会如现在这般温柔的站在我身边谈笑呢?

 

 

斩荒追进郁郁葱葱的茂密树林,便再也寻不见那个人的身影,“为什么不肯承认呢?明明是一样的味道。”身侧无人,妖帝大人终于放下了他一贯的桀骜不驯,英俊的脸上满是迷惑与不解,“难道他不记得了吗?”

“主上。”身后一声轻唤,唤回了斩荒的神智,亦唤回了他一向的冷漠和高傲。

“去查查白琉璃这个人。”

“是。”

紫黑色的灵力在斩荒手上若若隐若现,“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谁啊?干啥啊?

酒店惊魂(一)

如果无心和陵越坐在一个桌子上喝茶聊天,那能聊什么呢,天南地北吧,反正最后还是得落到媳妇的身上。

可这个话题,太特么沉重了。。。。。。默默无语两眼泪!

无心:世人不知道的他全知道,世人知道的他全不知道,法力无边,人间智障,我这辈子恐怕是等不到我的爱情开花结果的那一天了。

陵越:你那算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拆遍天墉所有墙,家暴是日常,反攻需提防。老夫老妻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屋的。

合:唉!~

陵越:小白刚修成人身,我们一起庆祝一下吧。(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推到在桌面上。)

无心:就这么办!(光速夺瓶)


出外游玩,酒过三巡,不胜酒力,欧阳少恭...

如果无心和陵越坐在一个桌子上喝茶聊天,那能聊什么呢,天南地北吧,反正最后还是得落到媳妇的身上。

可这个话题,太特么沉重了。。。。。。默默无语两眼泪!

无心:世人不知道的他全知道,世人知道的他全不知道,法力无边,人间智障,我这辈子恐怕是等不到我的爱情开花结果的那一天了。

陵越:你那算什么?打遍天下无敌手,拆遍天墉所有墙,家暴是日常,反攻需提防。老夫老妻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屋的。

合:唉!~

陵越:小白刚修成人身,我们一起庆祝一下吧。(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瓶推到在桌面上。)

无心:就这么办!(光速夺瓶)

 

 

 

出外游玩,酒过三巡,不胜酒力,欧阳少恭和白琉璃掺着俩醉鬼走进订好的酒店。

没进房间之前,这酒店看起来跟别的酒店没什么两样,可一进房间,欧阳少恭直接就把陵越扔到了地上。

一听这货大老远的非往这跑,就知道一定有猫腻,呵呵,长本事了,敢给老子开情趣酒店的房?

躺在地上的陵越只听到一句冰冷刺骨的话,“玩了千年的SM,陵越你还没玩够?”

陵越觉得,果然还是真醉了的好。

那边白琉璃把无心挂在肩上,从房间门到那张超大size的床走了半天,才将人扔上去。无心现在这胸腔里砰砰砰的,跳得像擂军鼓,紧张得要命。偷偷摸摸的把眼睛眯起个缝去看,那位正好奇心旺盛的四处打量摸索,一会扯扯帘子,一会揪揪花瓣,一会玩玩浴缸,一会看看电视,那电视里放的,各种呻,吟,各种叫,听得无心的血都涌到一处去了。

还想呢,脑子里传来一阵嗡鸣,“赶紧救我。。。。。”陵越?无心纳了闷了,这才进去没多久就喊救命,这也太狠了点?

“你什么情况?”

“别问就还是兄弟!”

。。。。。。“怎么救你?”

“找你家小白,快点!”

无心咬咬牙,一边捂着头,一边叫唤着疼,“白琉璃,白琉璃,我头疼死了。”

白琉璃一听,扭头就见人在床上打滚挣扎,满脸的痛不欲生,“你,喝酒喝成这样?也太孬了吧?”

“你见,见过喝酒喝成这样的吗?”无心捂着头,愣把自己摁得脸色发青,“我这明明是被下了药。”

“下药?!”白琉璃仔细想了一下,又摇摇头,“谁给你下药干什么?”

无心搜肠刮肚的想原因,“我今天下午踩了欧阳少恭一脚,肯定是他报复我,要不然,谁有那本事能让我头疼?!”

相识千年,白琉璃也知道那欧阳少恭是个记仇的人,只是,这是不是太记仇了点,至于下这么重的药吗?

“我去找他问问。”

“别去,别去。”这要是去了,那不等着死吗?!“你要是去了,他一生气,回头再给我下更重的药怎么办?”

“那你就这么疼着?”

“你先扶我起来。”无心状似虚弱的伸出手,白琉璃自然的就扶他坐起来,“先帮我倒杯水吧。”

“那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白琉璃冷哼了一声,想着要怎么对付他才好,可电视太吵了,那两个生孩子的人一直在叫,叫得他没办法专心。

有了!

欧阳少恭正在给陵越系手铐,别说,毛茸茸的还挺可爱。抬头看着醉成一滩的陵越,还以为酒量好像比以前要好一点了,但结果不还是这个样子。

两个人混进俗世这几百年,感觉自己的脾气都要好很多了,毕竟总是用法术的话会造成普通民众的恐慌,不过,克制自己的坏处就是陵越也越来越放肆了。

有点口渴,欧阳少恭喝了整整三瓶水感觉也不是很有用,而且,越来越热,还,有点想做。扭头看着被自己挂起来的人,em。。。靠他还不如自己来。

陵越闭着眼睛仔细听着,也不知道无心那边到底有没有想办法,半天没动静了,自己都被扒光吊起来了,再不想办法,难不成让他在这吊一夜吗?

“唔。。。”

?!陵越的耳朵噌的竖了起来,他听到了什么?等,等,等一下?

“嗯!”

我。。。。。。

陵越现在想把这手铐崩断算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光这声音就听得他骨头都酥了,无心到底在干什么啊?!

“陵越~”

。。。。。。陵越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好大一个坑,早知道就不把酒换成水了。

“还不醒?”

“少,少恭?”

“不接着装了?”

带着眼罩的用处就是剥夺最依赖的视觉,陵越现在非常敏感的能感受到有什么东西顺着自己的脊梁往下扫。

“少恭,其实。。。。。。”

脚步声从身后转到身前,眼罩很薄,陵越模模糊糊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

“你到底想干什么?”欧阳少恭问的声音很轻,却听得陵越一身寒气,有一只手抚上陵越赤裸的胸膛,或轻或重的按着,那人靠得也近,但他手里好像还有什么东西。

“啪!”

“呃!”

“陵越你现在会瞒着我搞点小动作了。”欧阳少恭只觉得心里越来越乱,身体也越来越难受,手下的力气便更重了些。

“啊!”

一声惨叫响彻云霄,惊了无心一激灵,但看着白琉璃还在专心致致的念咒,他便悄悄的下了床,哆嗦的从怀里摸出陵越用生命换来的药,悄悄的扔进了杯子里,遇水则化啊,不愧是欧阳少恭的手艺,真是好药。

谁啊?干啥啊?

老攻们的身份证来啦~


他们的渊源你得看这!↓

倾城四兽的老攻来啦~ 

老攻们的身份证来啦~



他们的渊源你得看这!↓

倾城四兽的老攻来啦~ 

谁啊?干啥啊?

降世(倾城四兽之二)

各种预警,私设有,邪教有,拉郞有,ooc也有,只要不讲逻辑,我们还是朋友。🤪


夜色深沉,月光清冷,水榭楼台,凡间美景无数,虽不比天界那般精雕细琢,可那人头攒动的热闹繁华却远不是人烟稀少的天界可以比拟。

欧阳府的后花园之中,润玉托着腮,歪过头去看欧阳少恭,“少恭觉得灵珠会是个什么样子?”

欧阳少恭拨弦未停,琴曲如潺潺溪水,在这小小的庭院之中婉转流淌,“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润玉微怔,瞬间便懂了欧阳少恭的意思,“妖帝怕是要失望了。”

“他从不曾有过希望,又怎会失望?”欧阳少恭目光未离琴,可这话却说得透彻,“当初与天庭一战,他们兄弟二人打了那么多时日,以他二人的修为,他还站在北...

各种预警,私设有,邪教有,拉郞有,ooc也有,只要不讲逻辑,我们还是朋友。🤪


夜色深沉,月光清冷,水榭楼台,凡间美景无数,虽不比天界那般精雕细琢,可那人头攒动的热闹繁华却远不是人烟稀少的天界可以比拟。

欧阳府的后花园之中,润玉托着腮,歪过头去看欧阳少恭,“少恭觉得灵珠会是个什么样子?”

欧阳少恭拨弦未停,琴曲如潺潺溪水,在这小小的庭院之中婉转流淌,“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润玉微怔,瞬间便懂了欧阳少恭的意思,“妖帝怕是要失望了。”

“他从不曾有过希望,又怎会失望?”欧阳少恭目光未离琴,可这话却说得透彻,“当初与天庭一战,他们兄弟二人打了那么多时日,以他二人的修为,他还站在北荒之巅便足已证明了一切。”欧阳少恭瞥向润玉,“难道,不是应该你比我更清楚么?”

是啊,润玉突然羡慕起斩荒来,“这位子可真的是冰冷透骨,难坐得很。”

“不过灵珠降世之后,到是可以增添些乐趣。”

“灵珠是什么?”

二人闻言向这声音望去,一个年轻男子正坐在房顶上望过来,干净白皙的脸庞上嵌着一双清澈的眼睛,透着满满的求知欲,看得二人忍俊不禁,这人怎地生的这般单纯。

“兄台如何称呼?”

“白琉璃。”

“可愿坐下喝杯暖茶?”

“也好。”

白琉璃倒也干脆,登时飞下屋顶在二人的亭间落座。

“灵珠也算是这三界的一种奇物,以吸收天地灵气为生,据说可以增长修为。”欧阳少恭耐心的为他解答着。

“这世间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润玉点点头,“灵珠还可纳灵,但无人见过。”

“灵珠这等奇物岂是那么容易寻的?!”

斩荒不知何时也迈进了亭台,见有陌生人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番,却隐约闻到一些熟悉的味道。“你是谁?身上怎么会有灵珠的味道?”

白琉璃见这人皱着眉不住的往自己身上靠过来,猛地跃向亭外,手上闪着冷白的灵力,警惕的盯着这个一身黑衣的邪魅男子。

空气中的战意仿佛一触即发,润玉一跃挡在了白琉璃,而欧阳少恭则迅速拉住了还欲上前的斩荒。

“你们这是做什么?”斩荒盯着不远处的白琉璃,他对灵珠的熟悉让他没办法把眼睛从眼前这男人身上移开。

“我不过是要确认一下,你们如此紧张做什么呢?况且,你们拦得住我?”说话间斩荒已从欧阳少恭身边闪身挣脱,白琉璃见状,抬手一道白光直奔斩荒面门。

润玉甩袖去拦,可青白衣角擦过斩荒的手臂便被他躲开了去,那道白光正好错过斩荒的耳廓。斩荒旋身再回,一道金光突然在二人间爆开,炸烈的灵力生生逼得二人各退了一步,气浪掀得二人的衣衫翻飞不停,直至风停,二人还有些凌乱狼狈的模样,不满的望去,欧阳少恭施术的手还稳稳的托着。斩荒皱眉,他知道欧阳少恭的能力,可他还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不过权衡片刻,白琉璃却趁机甩来一击,白色流光划过,斩荒瞬间回神闪避,可仍是被刺破了长袖,露出半截手臂来。

“你!”斩荒的气急扔到对面,不过还回来一个不屑的目光。堂堂北荒妖帝,竟被一个不知来路的家伙弄得如此狼狈,更何况这亭中还有两个最让他不服气的人在呢。紫黑色的妖气从斩荒身上渐渐弥漫出来,渗进黑夜之中。

“不要闹了。”欧阳少恭见斩荒动了真火,忙出声阻止,他可不想被这两个幼稚的家伙毁了自家亭院。

话音未落,斩荒已出手跃向白琉璃,谁知那白衣小子竟飞快的向院外退去。

“陛下。””一声温润正巧在门口响起。

“老师。”几乎是霎那之间,润玉已飞至门前,挡在了那一袭白衣之前,青白衣袖骤然甩出,精光大放,竟将那两道灵力径直逼回原处。

斩荒本已趁机靠近白琉璃身侧,眼见灵力飞退而至,不想脚下一软笔直的向白琉璃砸了下来。

啾~

在场所有的人均陷入了呆滞之中,欧阳少恭第一时间用灵力将斩荒扯回了亭内,一向牙尖嘴利的妖帝此时满面通红,话都说不出半句来。

心有余悸的将那一袭素白衣裳拉到自己身旁,润玉可是分明的看见了斩荒是为何会突然摔倒的,他望向面无异色的欧阳少恭,只能暗暗叹了一声,为老不尊。

润玉余光瞥到白琉璃回过神来,手掌一翻,念念有词。空气中的灵力波动隐约可见,欧阳少恭心道不好,就见斩荒已是扶着额角,摇摇欲坠的模样。

“请停手。”欧阳少恭的阻止还未落话音,一道紫黑色的灵箭已从他身侧擦过。

砰!

只听一声炸响,四人皆不由得退了半步,欧阳少恭见二人还想再动手,掌中金色的灵力突然爆发出耀眼光芒,空气中的灵力顿时停滞,白琉璃不满的皱眉,缓缓放下手去,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狼狈的妖帝,慢慢走回了亭台。

“你是灵珠的主人?”

面对斩荒的追问,白琉璃只觉得莫名其妙,刚想回嘴,便见欧阳少恭笑盈盈的看向门外。

“少恭。”









谁啊?干啥啊?
四神兽的日常 就是要开开心心的...

四神兽的日常

就是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呀~

四神兽的日常

就是要开开心心的生活呀~

谁啊?干啥啊?

源起(倾城四兽之一)

各种预警,私设有,邪教有,拉郞有,ooc也有,只要不讲逻辑,我们还是朋友。🤪


盘古开天地以来,更迭了多少时光,诸神也只能粗略算个一二, 毕竟,神明也总有个糊涂的时候。

不论是妖是仙,总爱幻化成人的形状,不过是念着这几分灵智的模样,可想要做人又怎会免得了贪嗔痴。

于是这三界,比比皆是意难平。

诸神为求公正建立天庭数千年,可这权力越大,便越难自省,欲望往往藏在光明正大之下,波涛暗涌,正邪,不过一念之间。

天道赋予命格,而这命格,无人说的清究竟是因何而定,只知道这命格会伴随一生。于是有人认命,便有人,不肯认命。

天帝长子润玉便不信他的命,他无法信!那些辱没了他的人,那些毁...

各种预警,私设有,邪教有,拉郞有,ooc也有,只要不讲逻辑,我们还是朋友。🤪


盘古开天地以来,更迭了多少时光,诸神也只能粗略算个一二, 毕竟,神明也总有个糊涂的时候。

不论是妖是仙,总爱幻化成人的形状,不过是念着这几分灵智的模样,可想要做人又怎会免得了贪嗔痴。

于是这三界,比比皆是意难平。

诸神为求公正建立天庭数千年,可这权力越大,便越难自省,欲望往往藏在光明正大之下,波涛暗涌,正邪,不过一念之间。

天道赋予命格,而这命格,无人说的清究竟是因何而定,只知道这命格会伴随一生。于是有人认命,便有人,不肯认命。

天帝长子润玉便不信他的命,他无法信!那些辱没了他的人,那些毁了他的人,那些将这天道沦为私欲之枉的人,他都要将他们全部颠覆。

他要报仇,报了生母的仇,报了己身的仇,报了这无尽苦难的仇。

他联手被贬下凡尘的仙人欧阳少恭,与被驱逐至北荒的妖帝斩荒,一同起兵反了这天庭,反了这天道。

一时之间硝烟四起,众神参战,就在这云端之上,用神祇的血来洗刷六界最污浊的所在。

战争的残酷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却又无法避免,直到战神九宸也参与了这场战争,站在了反抗者的对面,才有人觉得痛了,

反抗的人赌赢了,天帝之位最终落入润玉之手。

九宸嘴角的血刺着欧阳少恭的眼,扎着他的心。

还记得刚被贬下凡尘之时,九宸曾经来问欧阳少恭:“可曾后悔?”

欧阳少恭抬头,笑意盈盈,“若是你,可会后悔?”

九宸一愣,仔细想想,想不出辩驳的话便不再说了,看着欧阳少恭继续摆弄手里的药草。

“你们啊,怎么都是一个样子呢?”

欧阳少恭知道他说的是谁,笑而不语。

可现在却换成他想问问九宸,“你明明知道自己没有把握,为何还要来?”

“咳咳,还不是为了你。”

许多年后,欧阳少恭仍会回想九宸那时笑着说这话的样子,与润玉谈及,才知道天界岂是一个天庭就能概括的?

想违天道, 哪里有那么容易。




润玉坐在书房中咳了几声,旁边便有只手递了盏茶来,润玉笑着接过,点了点自己的耳朵,“他们又有人说我坏话了。”

递茶的人摇了摇头,好笑的叹了口气,转身继续收拾他的书。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都如何了。”

“陛下思念故人,不妨去看看。”

润玉默默的看着那一袭白衣,别人都说自己配白衣,可他知道,若不是见这人穿的好看,他哪里会想要这样穿。就是不知道在这人心里,是否也觉得好看?

老师,我这一生所求不多,只求你每日能多爱我一点点。




欧阳少恭的心里藏着一些往事,润玉又何尝不是呢?

“明知天庭不公,你怎么还偏要做这天帝?”斩荒落至二人面前,傲慢的模样一如既往。

“若是不做,岂不是如了那些人的意?”润玉轻甩衣袖在亭中坐了,倒了三盏热茶,自顾自的取一盏品着。

欧阳少恭也随着入了座,“在这天界之中,天庭,也算不得什么。”

斩荒捏起最后一盏茶,抿了抿,自觉得还是酒好喝些,这些清淡的果然不对自己的味,“那你们什么时候才肯动手?”

“再等等,灵珠就快现世了。”

“这都多少年了,还要等?”

“我曾夜观星象,大概也就是最近了。”细腻的茶杯在润玉手中转了几转,“近了。”

“那我就等你们的消息了,不要再让我等下去了。”说罢,斩荒的身影便从原地化成一片烟尘。

“他总是这般性急。”润玉抬头看着一直低头品茶的欧阳少恭,“你找到了吗?”

欧阳少恭闻言一笑,“找到了。”

“当年,若不是为了帮我夺帝位,你与九宸也不至于。。。。。。”

“他有他的坚持,我亦有我的,我不曾后悔,他亦不曾。”欧阳少恭站起身来,“有心管我的事,不如多放些心思在你那位老师身上吧。”

亭中只剩下润玉一人独品,“是呢,也不知老师现在在做什么呢?”






谁啊?干啥啊?

看图猜老攻了啊,猜对了也没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终解释权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

至于润玉的嘛,嘿嘿嘿,随便猜,反正你们也猜不到!

看图猜老攻了啊,猜对了也没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最终解释权是我的是我的,都是我的。

至于润玉的嘛,嘿嘿嘿,随便猜,反正你们也猜不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