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装不知道的事情

14浏览    4参与
暮战麒言_养肝中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9-13』

已完结


前篇请走:『1-2』『3-4』『5-8』


脑洞存放录


『9』

“大天狗,为什么昨天一天你都不在?”


“抱歉,黑晴明大人,实际上......我是去找茨木了。”


“没想到你直接承认了。真的如同红叶所说,你是爱上了他?”


“红叶怎么知道......哎,是的,黑晴明大人,我爱上他了。”


“那就把他娶回家啊!”


“是!等下,什么?”


“雪女,去准备聘礼,明日我们就上门提亲。我要气死晴明!”


“是。”


“啊?”...


已完结


前篇请走:『1-2』『3-4』『5-8』


脑洞存放录



『9』

“大天狗,为什么昨天一天你都不在?”

 

“抱歉,黑晴明大人,实际上......我是去找茨木了。”

 

“没想到你直接承认了。真的如同红叶所说,你是爱上了他?”

 

“红叶怎么知道......哎,是的,黑晴明大人,我爱上他了。”

 

“那就把他娶回家啊!”

 

“是!等下,什么?”

 

“雪女,去准备聘礼,明日我们就上门提亲。我要气死晴明!”

 

“是。”

 

“啊?”

 

『10』

“气死我了!黑晴明居然带着那么多聘礼上门提亲!还是指名要茨木!气死我了!”

 

“啊?谁要茨木?黑晴明?”

 

“黑晴明要让茨木嫁给大天狗!嫁给大天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天狗不是挺好的吗?是吧,哥哥。”

 

“大天狗那家伙是不错啦,但是......为什么是茨木啊?”

 

“我好像知道了。”

 

“真不愧是活了那么久的你,所以你知道什么了?”

 

“他是想把我们的主力之一挖走,这样他们主力就多了——开玩笑的。”

 

“气死我了!为什么偏偏是他们啊?!”

 

“还有一点很奇怪,茨木知道的时候只是很惊讶,而不是很生气。一般来说他不该是生气吗?”

 

“神乐说得不错,茨木今天只是很惊讶,然后就一直看着大天狗。平时的火药味完全闻不到了。”

 

“他们俩该不会......互相喜欢吧?”

 

“比丘尼!你可能真的说对了!”

 

“气死我了!”

 

『11』

黑晴明不再限制他们了,让他们自由地去接触晴明寮里的式神。

 

晴明把茨木看得很紧,茨木被他烦地差点爆发,好在被博雅他们给拦住了,不然这庭院都要被毁掉了。

 

大天狗有天过来接茨木出去玩,结果一进门就看见晴明抱着茨木的腰,不顾面子地大喊着:“茨木!你不能走啊!爸爸需要你!”

 

“放开老子!”

 

“晴明,大家都看着呢,太丢人了。”

 

“晴明,茨木只是和大天狗一起出去玩而已,不是要离开啊。”

 

“哎呀,大天狗来了,稍等一下。”本来在看热闹的比丘尼走过去,弯下腰在晴明耳边说了一句话,晴明立马把茨木放开了。

 

“好了,你们快走。”

 

“我们晚上就回来。”

 

“好好玩。”

 

“记得带礼物!”

 

“路上小心!”

 

他们走出门,等大天狗把门关上的时候茨木已经变成了人类男性的模样,不过并不是成年人,而是少年的模样。

 

“还是这个样子舒服。”

 

“走吧。”

 

“大天狗,手给我。”

 

“这样?”

 

“嗯。”

 

『12』

“比丘尼,你和晴明前面说什么了?”

 

“‘不放开茨木的话,你的头发可能会被黑晴明先生给诅咒到全部掉光的’。”

 

“好过分......”

 

“自己诅咒自己有点厉害啊。”

 

『13』

“大天狗,你们上次送来的聘礼里面有一封信。”

 

“啊?上面写了什么?”

 

“早生贵子。”

 

“......”

 

 

END

暮战麒言_养肝中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5-8』

周六完结


前篇请走:『1-2』『3-4』


脑洞存放录


『5』

“樱花妖,樱花妖。昨晚茨木大人不是泡温泉晕过去了吗?因为你们休息地早,所以我去帮忙了。结果发现他身上有好多红点啊,是被虫子咬的吗?”


“桃花妖,此事不要声张。”


“嗯?为什么呀?”


“......你不要和别人说就是了。”


桃花妖口中的主角此刻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着,大天狗被他当做枕头一样抱在了怀里,大天狗是有力气挣开的,但是他是头一次在晴明寮里和茨木有着这么亲密的接触,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山兔!今天我一定要超...

周六完结



前篇请走:『1-2』『3-4』



脑洞存放录



『5』

“樱花妖,樱花妖。昨晚茨木大人不是泡温泉晕过去了吗?因为你们休息地早,所以我去帮忙了。结果发现他身上有好多红点啊,是被虫子咬的吗?”

 

“桃花妖,此事不要声张。”

 

“嗯?为什么呀?”

 

“......你不要和别人说就是了。”

 

桃花妖口中的主角此刻正在房间里呼呼大睡着,大天狗被他当做枕头一样抱在了怀里,大天狗是有力气挣开的,但是他是头一次在晴明寮里和茨木有着这么亲密的接触,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山兔!今天我一定要超过你!”

 

“来呀!”

 

外面有女孩子们的声音。

 

“茨木,起床了。”大天狗拍了拍茨木的屁|股说,茨木嘟囔了一声后放开了他,结果并不是起床,而是转了身继续睡。

 

大天狗凑了过去,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快点起来,不然——”

 

“不然想对我怎么样?”茨木微微转头亲了一下大天狗的嘴角,“没亲到,失误了。”

 

大天狗庆幸这间房间里只有他们,晴明舍得给茨木单独房间真是太好了。

 

“茨木大人,我是白狼,您醒了吗?”

 

茨木坐起身,随意地拉扯了一下浴衣,回答:“醒了,有什么事?”

 

“晴明大人说让您休息几天,顺便让您照顾一下那个迷路的孩子。”

 

“我知道了。”

 

“那我先告退了。”

 

白狼离开了,茨木想重新躺回去,但旁边那个家伙的视线太过灼热了,他只好保持着坐姿,问:“干嘛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大天狗挪开了视线,茨木非要凑过去盯着他看。


“大天狗,你这小孩模样不能做吧?”茨木怀疑地看着他的下|体,还伸手去摸|了,大天狗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了茨木的手让他不要乱|摸。

 

外面的脚步声十分清晰,虽然他们不会随随便便地拉开纸门,但大天狗还是怕晴明知道了以后对茨木处罚。

 

谁让晴明太讨厌黑晴明了,结果连着他也一起被讨厌了。

 

“你流鼻血了。”

 

大天狗反射性抬起手摸了一下,看到他紧张的模样茨木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他躺了回去,抱着被子把脸埋进去,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微凉的手触碰到了他的大腿,随后慢慢地向上摸去,而且这手的大小明显变了。茨木连忙转头看向了大天狗,他没有黑色的羽翼,看来是为了隐藏自己的气息变成了人类男性的样子。

 

“等等,一大早就要做?”

 

“还不是你逼我的。别发出声音,不然我可没办法抱着你一瞬间就逃走。”大天狗知道自己的要求会让茨木很为难,他的敏感点太多了,经常裸露在外的犄角就是敏|感点之一。他很喜欢在他们结|合时候去碰他的犄角,茨木会恼火,但只是一瞬间罢了。

 

“说起来,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我就碰过你的犄角了。”大天狗边说边去触摸了茨木的犄角,茨木颤抖了一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要命的家伙......”

 

“当时你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还被你揍了一拳。”

 

“你要是再摸下去,我现在就揍——”

 

“茨木!还有那个小朋友!你们等下要不要去街市逛逛?”

 

是青行灯的声音。

 

“不去!”

 

“确定?”

 

“确定!我要睡觉!”

 

青行灯捂着嘴笑了笑,转身对他们说:“他们不去,我们去吧。”

 

“真可惜。”

 

“那我们走吧!”

 

“茨木大人!今天麻烦您看家啦!”

 

“知道了!唔——”

 

茨木还想问为什么是他看家,但大天狗突然咬了他左边的犄角一口,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他差点叫了出来,幸好大天狗及时捂住了他的嘴,不然青行灯怕是要冲进来看看他们到底出什么事了。

 

青行灯等那群小妖怪离开后在门口留下了一个小圆盒和一张纸条,她轻轻地敲了敲墙壁,随后离开了。

 

大天狗和茨木都好奇刚才青行灯为什么要敲墙壁,茨木推了推他,说:“你去看看。我察觉不到他们了,应该都走了。”

 

大天狗只好起身去看个究竟。

 

青行灯留下了一个小圆盒,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大天狗把它们都拿了进来,纸条上写着——难得一次,不过别太过头了。

 

“写了什么?”

 

“青行灯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完蛋了,她可是非常八卦的啊!”

 

大天狗打开小圆盒的盖子,是他熟悉的香味。

 

“茨木,我想他们不会这么快就回来的。”

 

“街市离这里有段距离的,加上那么多姑娘,肯定不会这么......快......等等,既然不会这么快——”

 

“意识到了?”大天狗好笑地看着突然就不说话的茨木,有时候茨木反应迟钝的样子特别可爱,他伸手摸摸他的头,继续说,“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6』

“大天狗大人和茨木大人其实是互相喜欢着的吧?”

 

“哎呀,孟婆居然看出来了?”

 

“不过,般若他们还在呢。”

 

“你真以为他们那么肆无忌惮啊?让他看家可不代表大家都出去了。”

 

“所以昨天那个迷路的男孩就是大天狗大人?”

 

“是啊。”

 

“完全察觉不到气息啊。”

 

“如果博雅大人在的话,大天狗大人肯定会被他当场揭穿的。还好博雅大人带着神乐大人出去玩了。”

 

“好啦,今天我们也好好地玩吧。尽量晚点回去。”

 

“嗯!”

 

『7』

“青坊主,你听见奇怪的声音了吗?”

 

“没有。”

 

“啊?那星熊呢?”

 

“咱的耳朵瞎了。书翁,咱们来比赛画画吧?”

 

“好啊。鬼使黑大人要一起来参加吗?”

 

“不是,你们就不在意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吗?般若,般若!你听见了没?”

 

“你啊,反应可真是迟钝。画你的画去吧。”

 

“......”

 

『8』

他们回来地都很晚,晴明说不知道玉藻前怎么了,今天特别勤奋,导致他们那么晚才到家。青行灯和玉藻前相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们回来了啊。”早就睡饱了的茨木朝他们走了过来,烟烟罗递给他一个木质盒子,说是带回来的礼物,他谢过了以后直接就打开了,是吃的。

 

“昨天那个迷路的男孩呢?”晴明问。

 

“带他出去找了一下,正好碰到了也在找他的人。所以他就回去了,让我替他向你们道声谢。”

 

“噢噢,那就好。哎,累死我了,我要先去泡温泉了。”

 

目送走了晴明,茨木却还是压低了声音,问他们:“你们都知道了?”

 

“太明显了啊。”青行灯回答,“一开始我们这几个就察觉到你们俩的眼神不对,然后,你猜猜看我们前几天在那边的街市看到了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茨木肯定猜到了。

 

“茨木,别担心啦,我们不会告诉晴明大人的。”

 

“秘密恋情,感觉是在听故事哎。”

 

“抱歉,让你们费心了......”

 


TBC

暮战麒言_养肝中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3-4』

前篇请走:『1-2』


脑洞存放录


『3』

茨木进门的时候只有新来的几个式神惊讶地看着他,其他式神都习以为常了,毕竟茨木经常会被女性式神们叫过去试穿衣服,回来的时候就是女性的模样。


“玉藻前呢?”


“在吃饭呢。你也快点去吃吧。”


“嗯。”


茨木没有去吃饭,她去了玉藻前的房间,结果看见山兔她们趴在地上玩花札。


“茨木大人是出去玩了吗?”山兔笑着问。


“嗯,你们怎么在这?”茨木不敢把回礼拿出来了,这几个小妖怪可是很馋嘴的,“不怕玉藻前揍你们吗?”


“就是玉藻前大...

前篇请走:『1-2』


脑洞存放录


『3』

茨木进门的时候只有新来的几个式神惊讶地看着他,其他式神都习以为常了,毕竟茨木经常会被女性式神们叫过去试穿衣服,回来的时候就是女性的模样。

 

“玉藻前呢?”

 

“在吃饭呢。你也快点去吃吧。”

 

“嗯。”

 

茨木没有去吃饭,她去了玉藻前的房间,结果看见山兔她们趴在地上玩花札。

 

“茨木大人是出去玩了吗?”山兔笑着问。

 

“嗯,你们怎么在这?”茨木不敢把回礼拿出来了,这几个小妖怪可是很馋嘴的,“不怕玉藻前揍你们吗?”

 

“就是玉藻前大人给我们花札玩的,茨木大人要一起玩吗?”

 

“我不太会玩,你们慢慢玩吧。”茨木帮她们合上了纸门,还是打算直接去找玉藻前了。

 

青行灯倚在灯杖上看着她急匆匆的样子笑出了声,莹草好奇地看向她,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茨木的那身和服,还挺好看的。”

 

“啊!那身和服似乎是玉藻前大人送给他的,我觉得特别适合茨木大人。”

 

“是啊,特别适合。而那颜色......也很适合。”

 

莹草不知道青行灯是话中有话,她只知道青行灯也觉得这件和服好看。

 

“有点像大天狗大人经常穿的那身衣服的颜色呢。”

 

无意的话语。

 

却说出了实话。

 

青行灯只是笑笑,没有多说什么。

 

茨木让吃完饭的鬼切回去把玉藻前叫出来,鬼切看着她,一脸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帮她把玉藻前给叫出来了。

 

玉藻前出来的时候没见到茨木在哪,他疑惑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茨木居然躲在了树的后面。

 

“茨木,怎么了?”

 

“给你的,回礼。都是吃的,用你的妖力保护一下,不然到时候坏了可不好。”茨木把木质盒子塞到了玉藻前的怀里,“我得把衣服换回去了。”

 

“你可以直接变回去吧,”玉藻前笑着说,“不用担心,他们都泡完澡了,只剩下你和我了。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急。”

 

——玉藻前知道他和大天狗的事情了。

 

茨木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别告诉他们。”

 

“放心,我不会说的。我先回去了。对了,谢谢你的回礼。”

 

“不客气。”

 

『4』

茨木泡在温泉里舒服地都不想起来了,他之前和大天狗泡过一次温泉,他们两个也不知道是谁脑子抽了,居然比谁泡地久,结果全部晕了过去。

 

晴明寮里的温泉估计是没机会让他们过来泡的,毕竟他和黑晴明是冤家,见面就吵架,更何况来寮里呢?

 

“啊......想喝酒了......”

 

大天狗要是在的话,他肯定会想办法灌醉大天狗,然后用毛笔在他的脸上画乌龟。

 

“茨木,你是不是想在我的脸上画乌龟?”

 

小孩子的声音?

 

茨木转过头,看见了大天狗的缩小版。

 

“你怎么——”

 

“他们以为我迷路了,就让我在这住几天。”大天狗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简单地就进来了,“泡多久了?”

 

“没多久。”

 

大天狗挑挑眉,他蹲下身,伸手试了一下水温,结果被茨木抓住了手腕,直接被拉了下去。

 

噗通——

 

大天狗急忙探出脑袋,他抹了一把脸,有些生气地看着正在憋笑中的茨木。

 

“想笑就笑。”

 

“怕你生气。”

 

“你不拉我,我就不会生气了。”

 

“难得一次。”

 

大天狗游过去找了个有台阶的地方坐了下来,不然他还要扶在石头和茨木说话。

 

“我第一次看见你这样。”茨木打量着他,“你小时候还挺可爱的嘛,过来,让哥哥亲亲。”

 

大天狗瞪了他一眼,说:“别闹。”

 

“真无趣。这里又没别人。”

 

“不保证他们会突然进来。就像我一样,你刚才不是被我吓了一跳吗?”

 

茨木站了起来,他俯视着一脸茫然的大天狗,说:“我回去了,你自己在这里慢慢泡吧。”

 

“等等——”

 

唰啦——

 

并不是茨木拉开的门,而是鬼切。

 

茨木觉得活到现在最快的反应就是现在,他在见到鬼切的一瞬间变成了女性的模样。可惜的是浴巾只围住了她的下半身,上半身直接被鬼切看光了。

 

鬼切盯着她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问:“我走错了?”

 

“没有,这里的确是男性专用。我只是逗那个孩子玩才变成了这样的,”茨木并不打算遮住自己的胸部,“玉藻前不是说你们都泡完了吗?”

 

鬼切微微抬起头,不去看她,他回答:“刚才帮忙收拾碗筷的时候九命猫正好跑进来了,一边大叫着一边撞到了我们......我们几个衣服全部被她给弄脏了。”

 

“噢,这样啊。让一下,我要穿衣服。”

 

鬼切让开了位子,也不敢再去看她,往前走了一步后背对着门打算把门给关上,结果他看见那个迷路的男孩起身了。

 

“不泡了?”

 

“嗯。”

 

男孩脸色不太好看,鬼切怀疑是茨木逗过头了。

 

唰啦——

 

门被男孩给关上了。

 

茨木并没有在穿浴衣,她披着干净的浴巾,正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茨木,你在生什么气?”

 

茨木没什么反应。

 

“茨木?”大天狗扣着她的肩膀晃了晃,“你没事吧?”

 

茨木抬起头,她的脸色很难看,而且视野里的大天狗也是模糊的,她好不容易挤出了一句:“别晃我......我头晕......小心我吐你身上......”

 

茨木的记忆在这里中断了。



TBC

暮战麒言_养肝中

【阴阳师】【狗茨】假装不知道的事情——『1-2』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再一次,挖坑了。

不过这篇已经写完了,近期会完结。


脑洞存放录


1.原作轻松向,OOC请注意


2.黑晴明寮里的大天狗×晴明寮里的茨木


3.茨木含有女体


4.黑晴明和晴明是死对头


5.摸鱼文


『1』

“今天让玉藻前带大家去刷副本吧,近期得多刷刷狗粮啊,一群孩子等着六星呢。茨木——茨木?”晴明想说茨木今天可以休息,结果不见他的踪影,明明刚才还在的。


“茨木大人还没等您说完就跑啦。”山兔回答,“速度快地跟仿佛有了一速似的。...

新的一年,新的一天,再一次,挖坑了。

不过这篇已经写完了,近期会完结。



脑洞存放录



1.原作轻松向,OOC请注意

 

2.黑晴明寮里的大天狗×晴明寮里的茨木

 

3.茨木含有女体

 

4.黑晴明和晴明是死对头

 

5.摸鱼文

 

 

『1』

“今天让玉藻前带大家去刷副本吧,近期得多刷刷狗粮啊,一群孩子等着六星呢。茨木——茨木?”晴明想说茨木今天可以休息,结果不见他的踪影,明明刚才还在的。

 

“茨木大人还没等您说完就跑啦。”山兔回答,“速度快地跟仿佛有了一速似的。”

 

“这孩子近期怎么了......之前也是,话都没说完就跑了。”

 

“是恋爱了吧。”青行灯坐在灯杖上回答,见晴明抖了一下,她立马说,“别紧张,我猜的。”

 

晴明因为青行灯这句话吓得不轻,青行灯向来熟知寮里寮外的八卦,妖称“八卦之王”,就算是猜的,也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让她有这样的猜测。

 

“茨木大人恋爱了不好吗?”山兔疑惑地问。

 

“山兔,恋爱不是问题,”晴明摸了摸山兔的头,“只要不是他家的式神就行。尤其是那个大!天!狗!绝!对!不!行!”

 

“为什么?”

 

“他掉毛!”

 

青行灯白了他一眼,什么掉毛,就算不掉毛,只要对方是黑晴明寮里的式神,他必定会编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搪塞他们。

 

“但是我们这也有好几个掉毛的呀。”

 

晴明的嘴角抽了抽,回答:“总而言之,就是不行!那个掉毛的绝对不行!”

 

大天狗狠狠地打了个喷嚏,挽着他手臂的美人转头看着他,笑着说:“怎么你的人类之身这么弱不禁风。这天气还没转凉呢,你就这样了。”

 

“肯定是有人说我坏话了。说起来,茨木,你这身和服......是谁给你的?”

 

挽着大天狗手臂的美人是晴明寮里的式神——茨木。

 

“玉藻前给的,他说我很适合这身,我就收下了。不过有点大,所以找人帮我改了一下。”茨木如实地回答他,“裁缝店的小鬼看到这和服的时候说话都结巴了,等下挑选个礼物送玉藻前,当回礼。”

 

大天狗无奈地叹了口气,茨木的迟钝可真是让人担心。

 

人家哪里是看和服,是看到美人才说话结巴的。

 

“以后这些事情都先提前告诉我。”

 

“嗯?放心,我可以一打十。”茨木举起拳头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反正你告诉我就行,我会陪你一起过来的。”

 

真是执着。

 

“知道了。走吧,太晚回去的话我会被晴明逼问去了哪里的。”

 

“嗯。”

 

『2』

茨木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慢慢地坐起身,被子从他的身上掉落了下来,他的胸口和后背全是吻痕。

 

大腿根有点点疼,茨木不用看都知道大天狗肯定在那里留下了他的齿印。

 

“你还真是听话,让你不要不留就真的不留了。”茨木摸了摸自己的脖颈,他的衣服会露出脖颈,所以他绝对不允许大天狗在他的脖颈处留下一丝痕迹。

 

“毕竟现在我们的情况比较尴尬,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忍着。”早就醒过来的大天狗正坐在那喝茶,“我帮你擦过身了。要我帮你穿衣服吗?”

 

“不用,这点事情我自己还是做得到的。”茨木掀开被子的一瞬间变成了女性,女性的身体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酸痛感还是有的,“大天狗,你也太狠了。”

 

“我已经手下留情了,我来帮你穿吧。”大天狗站起身,走向了茨木。

 

“不用,我怕你碰我一下,又会忍不住。”

 

“我能忍得住。”大天狗俯下身捏住了茨木的下巴,他想吻茨木,但茨木抬起右手挡在了他们的中间。

 

大天狗愣了愣,随后吻了她的掌心。

 

“你不是说你忍得住吗?”茨木眯起双眼,质疑了大天狗所说的话,“难道你是想和我私奔了?”

 

“你可以住在我这。”


“老子也有宅邸的啊,虽然是在大江山。”

 

大天狗不闹她了,他倾斜身体去拿茨木的和服,这身和服是他从茨木身上脱下来的,现在他又要给茨木穿上。

 

如果穿的是他选的那件和服就好了。

 

“怎么了?一脸不高兴。”

 

“没什么......”

 

“不喜欢这件和服吗?其实这身和服的颜色......会让我想起你,所以我才会穿。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下次就不穿了。”

 

“不是不喜欢,只是嫉妒。”

 

“原来你是嫉妒我穿了别的男人送的服饰啊。”茨木摆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她真的没想那么多,毕竟玉藻前也会送别的小妖怪服饰,这次正好轮到她了而已。

 

“你的反应真的太迟钝了。”

 

茨木假装捏住了鼻子,用着更加纤细的声音说:“唔,难怪一股醋味。哎,是谁家的醋坛子打翻了啊?”

 

大天狗惩罚性地在她的后颈留下了齿印。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