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

241.6万浏览    21257参与
黑子萌
祝大家新的一年:厨艺进步!追债...

祝大家新的一年:厨艺进步!追债顺利!身体健康!永不吃土!……总之愿望成真。(胡言乱语)

C位是@策策喜欢的真司。

试图画的温馨的新年贺图,大概就是这样。

龙骑卡在欢乐日常不敢往下看了,都被剧透了,唉……真想看他们能平平淡淡,快快乐乐一起过日子,但是这样也就不会让大家印象深刻了……

祝大家新的一年:厨艺进步!追债顺利!身体健康!永不吃土!……总之愿望成真。(胡言乱语)

C位是@策策喜欢的真司。

试图画的温馨的新年贺图,大概就是这样。

龙骑卡在欢乐日常不敢往下看了,都被剧透了,唉……真想看他们能平平淡淡,快快乐乐一起过日子,但是这样也就不会让大家印象深刻了……

風鈴の草

【假面骑士zero-one/谏或】密织的网(四)

2020的第一篇文,久违的更新,再度试图重振旗鼓一点一点的填坑。

小社长是修玛吉亚且会在之后被灭亡迅雷强行扣上腰带黑化的设定,梗和灵感皆来自  @冷燕【约稿中~给钱就画】 。(拖更太久写的有点水,半脱离原著,有私设及改动!)

↓↓↓↓↓↓↓↓↓↓↓↓↓↓↓↓↓↓↓

       飞电或人被扯着领子几乎是被拖到现场的时候,闪电黄蜂形态的Valkyrie正在跟一个全身配色以白黑两色为主,后背为黑色,胸部和腹部为白色,头部两侧为黑褐色,肩胛上还有两只的短小翅膀的魔机战斗。

  飞电或人眨眨眼:...

2020的第一篇文,久违的更新,再度试图重振旗鼓一点一点的填坑。

小社长是修玛吉亚且会在之后被灭亡迅雷强行扣上腰带黑化的设定,梗和灵感皆来自  @冷燕【约稿中~给钱就画】 。(拖更太久写的有点水,半脱离原著,有私设及改动!)

↓↓↓↓↓↓↓↓↓↓↓↓↓↓↓↓↓↓↓

       飞电或人被扯着领子几乎是被拖到现场的时候,闪电黄蜂形态的Valkyrie正在跟一个全身配色以白黑两色为主,后背为黑色,胸部和腹部为白色,头部两侧为黑褐色,肩胛上还有两只的短小翅膀的魔机战斗。

  飞电或人眨眨眼:“企鹅?”

  “不是的,”跟在后面的伊兹尽职尽责的解说道:“或人社长,那是大海雀,一种于1844年灭绝的形似企鹅的大型游禽……”

  “这种事情怎样都好!”面上还是阴沉沉的不破谏暴躁的打断掉链子的一人一AI,直接一枪击退与Valkyrie纠缠不休的魔机,蹙着眉看向不远处的建筑:“这里是……”

  “不破?”刃唯阿扭头喊道:“灭亡迅雷的人已经侵入那里了,快去,绝不能让吉格失控!”

  听到‘吉格’两字,不破面色陡然,什么都顾不上直接冲向那栋建筑,不明所以的或人刚想跟过去,已经反应过来的魔机在扫描到首要目标Zero One后直接扑了上来。

  “Zero One,抹杀。”

  “诶?又来吗!”

  极其无奈也懒得吐槽,飞电或人掏出Zero One驱动器就要变身,却不想一道迅捷的身影比魔机更快的冲过来自头顶飞过。

  “飞电的社长,这里交给你了!”

  “诶?啊……喂!”

  根本来不及有所反应,待有些自顾不暇的避开魔机的攻击启动密钥让从天而降的巨型蝗虫直直的将跟牛皮糖一样的魔机踩进地里的时候,Valkyrie已没了踪影。

  搞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这么急……

  飞电或人有点懵,但也无暇顾及那么多,眼前的魔机固执的执行着‘暗杀Zero One’的命令锲而不舍的从地里爬起又再度扑了上来,完全不给他多想的机会,只得先集中精神应战。

  另一边

  “站住!灭亡迅雷!”冲进技术中心后迎面撞见拎着新型武器旁若无人往外走的灭,不破谏迅速抬枪:“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

  灭脚步微顿:“一切都是亚克的意思。”

  “什么?”

  “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中……”

  面无表情的脸上唇角扬起一抹讥笑的弧度,灭斜睨了眼虎视眈眈的Vulcan,一字一句的说道:“人类是最应该灭绝的种族!”

  嘭!

  话音落下的瞬间,一声巨响随之响起,破碎的墙壁及天花板中,巨大的影子挥舞着机械手臂一拳砸向Vulcan。

  “哇哦!吉格好厉害!啊、灭!”立在吉格肩上又蹦又跳兴奋的不得了的迅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家长,活力十足的直接跳到灭跟前,好奇的盯着灭手上状似跟Zero One同款形似公文箱只是颜色不同的武器:“呐呐,灭,这是什么?”

  “不破!”

  人未到声先至,同时,密密麻麻如同蜂尾部针刺般的能量光弹轰炸上吉格巨大的身体,生生制住吉格一拳落空后就要再落下一拳的动作。

  灭瞥了眼加入战斗的Valkyrie,将手中的武器往迅面前一塞,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瞬间开心的研究着将公文箱转换成弩弓模式,拉弦对着刚落地的Valkyrie就是一箭。

  紫芒的箭矢刺破空气,刚稳住身体的刃唯阿躲避不及,情急之下强行扭转腰身使得身体偏离一侧最终箭矢插着左臂而过,整个人也被被箭上的力道掀翻出去。

  “今天是革命之日,”剑刃出鞘,灭持剑走上前:“会被历史铭刻的,是我们灭亡迅雷.net的胜利。”

  话音落下,长剑收鞘,取而代之的是灭亡迅雷专用的强力升华器。

  【POISOM】

  “变身!”

  紫色的密钥插入腰带,巨大的数据蝎子在身后的惊叹惊呼及对面震惊的目光中,泛着毒汪汪寒芒的尾尖直直戳在灭的胸口,身体翻转着化作装甲。

  “你是?!”

  不破谏蓦地一震,面前新变身的骑士与当初在黎明小镇看到的影像中那场事故的主谋身形完全一致。

  “是你吗!!”

  维系了十二年的怒气和恨意汹涌的烧断了名为理智的弦。

  “你就是黎明爆炸事故的主谋吗!!!”

  暴躁、狂怒甚至是放弃思考,不破谏完全无视喊着让他冷静点的刃唯阿,不顾一切的疯狂攻了过去。

  当飞电或人在伊兹的辅助下成功解决掉魔机赶到这已经基本被毁成废墟、靠着仅剩的几根承重柱支撑尚未倒塌的室内时,看到的便是这一景象。

  已经完全失控的Vulcan毫无章法的挥拳、放大招,这种发泄式的打法虽一开始打了敌方一个措手不及,但很快就被灭逮住空子用拿到的另一武器——公文箱火枪一枪击中。

  “人类终将走向毁灭。”

  淡漠的瞥着被击倒在地挣扎着试图爬起的不破谏,灭推动腰带上的拉柄并再次拉下拉柄,蝎子剧毒的尾部高高扬起随后缠绕上右脚。

  【Sting Dystopia!】

  【炼·狱·歼·灭】

  消耗大量的体力又硬挨了一击,勉强撑起身体的不破谏眼睁睁看着视野中不断放大的紫芒,蓦地眼前一暗。

  嘭!

  尖刺的蝎尾撞上锋利的鲨牙,迸发出清脆又激烈的声响,灭抬眼看着以超乎计算之外的速度插进来、双臂交叉着格挡住自己一踢的烈咬鲨鱼形态下的Zero One,右腿再度发力,相互作用力之下身体向后退的同时右脚着地以脚尖为轴身体旋转一圈同时再度推动腰带拉柄,蝎尾缠绕上左脚,顺势一个剧烈横踢直接命中同样因着相互作用力被弹的身体后仰的Zero One胸口。

  “社长!!!”

  一切发生的太快,不破谏反应过来的时候,紫芒已经在对方胸口爆开,他下意识伸手接住直直撞进怀中的人,两人一起被余劲掀飞,被爆炸开来的火浪淹没。

  装甲下,灭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眼眸却是微微波动,耐心的站在原地,等待着火浪及烟尘的微微散去露出其中两道模糊不清的人影,唇角扬起一抹弧度:“原来,是这样吗。”

  火浪掀起的源头之地,充斥着热量与烟灰的空气涌入肺中令伤势不轻的不破谏剧烈咳嗽着,却也让不断涌上阵阵眩晕的大脑清醒了些。

  “咳、社长!喂、社……”

  声音陡然顿住,不破谏难以置信的盯着双眸紧闭失去意识的飞电或人,因火浪灼烧空气的高温而扭曲的视野中,透过衣物裂开的缝隙和斑斑血迹,他隐隐看见对方胸口处明显不属于人类肤质结构的……冰冷金属!


季夏应钟_我们是两个人用一个号的假面来厨
虽然这么说好悲伤 但是来打收集...

虽然这么说好悲伤

但是来打收集终于实装睦月了(流泪) 

终于可以看到最强来打了

基佬剑的大家集齐了


(我觉得这里最悲伤的事情是中二月这孩子是1月7号更新的我今天才发现)

虽然这么说好悲伤

但是来打收集终于实装睦月了(流泪) 

终于可以看到最强来打了

基佬剑的大家集齐了



(我觉得这里最悲伤的事情是中二月这孩子是1月7号更新的我今天才发现)

节操五毛——摸鱼是我的快乐源泉

非常弱智,被弱智到了不要怪我,毕竟我已经没有脑子了。

非常弱智,被弱智到了不要怪我,毕竟我已经没有脑子了。

杂图bot

开小图摸的,画质堪忧警告

开小图摸的,画质堪忧警告

七月

狩猎蓝闪蝶 记录4

是跑团记录,kp保证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守序善良的kp。

*并不会出现充满爱心的dcd小明哦

*会出现各种海东

*硬核克苏鲁系剧本

*因为本质设定以士海为基础,所以可能会出现阶段性剧本内容中不存在门矢士和海东大树,但打了士海tag的情况,见谅

*本次记录存在刚切刚要素,因此打tag

可惜导入那段记录找不到了,手机党不方便回溯群记录,导入里有一段很出色的暗线线索。

模组又名:杀死海东大树

↓↓↓↓↓↓

KP守序善良 19:21:53

取回意识的时候,你们三人像是从一开始就是这个状态一样,坐在街边一家咖啡厅露天的圆桌旁

KP守序善良 19:22:57

你们...

是跑团记录,kp保证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守序善良的kp。

*并不会出现充满爱心的dcd小明哦

*会出现各种海东

*硬核克苏鲁系剧本

*因为本质设定以士海为基础,所以可能会出现阶段性剧本内容中不存在门矢士和海东大树,但打了士海tag的情况,见谅

*本次记录存在刚切刚要素,因此打tag

可惜导入那段记录找不到了,手机党不方便回溯群记录,导入里有一段很出色的暗线线索。

模组又名:杀死海东大树

↓↓↓↓↓↓

KP守序善良 19:21:53

取回意识的时候,你们三人像是从一开始就是这个状态一样,坐在街边一家咖啡厅露天的圆桌旁

KP守序善良 19:22:57

你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对这个地方也十分陌生

吉 19:22:59

怎么就直接tp传送了

牙白西冽 19:23:03

嘶……头疼

祥 19:23:21

唔,我怎么会在这

祥 19:23:33

(捂头)

吉 19:23:39

*拿手指着咖啡,没毒吧

KP守序善良 19:24:34

“要咖啡续杯吗?”

有少女侍应生问你们。

祥 19:24:53

你们还有别的饮品吗

吉 19:25:21

*指着路人甲 给阿姨倒一杯卡布奇诺

KP守序善良 19:26:01

侍应生按你们的要求逐一送上了续杯的饮品,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KP守序善良 19:26:08

那么,要做什么呢

吉 19:26:19

先观察一下吧

吉 19:26:30

看看周围环境有什么不一样

祥 19:26:39

先问问刚才咸鱼干和埃里克都碰到了什么

吉 19:26:48

我被绑住了

吉 19:26:58

然后我眯了一会

吉 19:27:04

然后就到这里了

吉 19:27:10

反正我懵了

祥 19:27:29

你就那样发疯不绑你就怪了

祥 19:27:41

埃里克呢?你看到了什么

吉 19:28:11

我就唱会歌,谁知道啊,直接绑了

牙白西冽 19:35:32

我刚刚收到了这个【拿出手中的盒子】

牙白西冽 19:35:52

里面是一片被撕碎的蝴蝶翅膀来着

吉 19:36:06

哦!

祥 19:36:21

也是蓝闪蝶吗

吉 19:36:22

谁撕的啊,怪可惜的(叹)

牙白西冽 19:37:09

是蓝闪蝶……

吉 19:37:42

线索?。

吉 19:38:00

去寻找另一半?

牙白西冽 19:38:05

不知道,看到这个之后头就很痛,然后救过来了……

吉 19:38:10

标准的rpg游戏啊

吉 19:38:23

现在还能难受吗?

祥 19:39:04

我也是,好像有个水银的屏幕,然后就头痛,然后就在这里了

KP守序善良 19:43:37

你们稍微交流了一下情报,总之,在这里目前没有任何线索,你们要怎么做

牙白西冽 19:43:59

【出去看看】

祥 19:45:14

再去外面转一转问一问?

KP守序善良 19:45:27

这是一个靠近街边的咖啡厅,你们在咖啡厅露天的小场地,来往行人行色匆忙

KP守序善良 19:45:31

.rh

阿夸 19:45:31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9:46:29

离开咖啡厅范围的那一刻,埃里克看见有阳光反射的蓝光一闪而逝,在某个路过的人的身上

牙白西冽 19:46:55

啊!那个人!【指了一下就追了过去】

祥 19:47:06

【跟着追上去】

吉 19:47:16

直接追?他不会被吓到吧*慢慢跟上

牙白西冽 19:47:47

喂!等一下!【日剧跑+挥手】

祥 19:48:23

那我还是慢些吧

吉 19:48:23

(还真就日剧跑)

吉 19:48:46

*慢慢追着 我感觉他肯定得跑

KP守序善良 19:50:18

.rh

阿夸 19:50:18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9:50:26

.rh

阿夸 19:50:26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9:50:33

.rh

阿夸 19:50:33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9:54:54

那个穿白衣的男人似乎比想象中敏锐,他发现了你们,理所当然的,他不认识你们,年轻的男人皱了皱眉,加快了脚步往前走想要摆脱你们的跟踪

祥 19:55:28

偷摸跟过去

吉 19:55:30

(尾 行)

牙白西冽 19:56:15

【思索了一下,突然大声喊起来】喂!有小偷,抓小偷啊!那个白衣服的人偷了我们的东西!!

祥 19:56:28

(你好狠)

吉 19:56:29

不能让他跑了(喊)

KP守序善良 19:57:46

“诶?”

你们听见那个男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他条件反射地跑了起来,白色运动衫的连体帽随他的动作甩动

祥 19:58:09

跟着跑

吉 19:58:11

追上去

牙白西冽 19:58:18

(这个人肯定还不是海东……)

牙白西冽 19:58:26

【跟着跑】

祥 19:58:32

(估计不是)

祥 19:58:41

(好歹是个npc)

牙白西冽 19:58:44

【边跑边喊】抓小偷啊!

吉 19:58:46

(我得控制住我的电棍)

KP守序善良 19:59:38

“小偷?哪里有小偷?”

你们旁边的人随着你们的呼喊也跑了起来。那个白衣的年轻男人明显十分慌乱,一边跑一边东张西望

牙白西冽 20:00:06

(我怎么感觉这次是映司或者橙子,傻不拉几的)

福 20:00:16

(我觉得大概是mach)

KP守序善良 20:00:28

突然间他的目光接触到路边一家便利店的门口,眼神亮了几分,向那里跑过去

牙白西冽 20:00:36

(那他不是会体操吗)

牙白西冽 20:00:48

(怎么可能跑不过我们)

吉 20:00:58

*跟着人群潜入进去

KP守序善良 20:01:12

便利店门口站着的人应该是白衣男人的同伴,他迎了上来,短暂交谈之后精准地看向你们这边

牙白西冽 20:01:20

【追过去】

吉 20:01:48

*把电击枪备好

牙白西冽 20:02:03

【按下蠢蠢欲动的电击枪】

吉 20:02:05

(草,我🉐控制一下啊)

KP守序善良 20:02:05

“是那几个人……我不认识啊。”

你听见白衣男人这么说,他的同伴没什么表情,朝这边走来

KP守序善良 20:02:14

你们要怎么做

吉 20:02:30

过去先问问?

吉 20:02:54

*电击枪先藏在手边

牙白西冽 20:02:55

【喘息】我……我们只是有些问题要问你,你就突然跑掉,也太可疑了吧!

牙白西冽 20:03:02

【指着白衣男人质问】

吉 20:03:36

你。。你过来干什么?

祥 20:04:02

那个,我们就是有一些事情想问您……

祥 20:04:19

【对咸鱼干】能吵吵就别打架

KP守序善良 20:04:33

走过来的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你们觉得他好像在生气

KP守序善良 20:04:45

“为什么,说刚是小偷。”

吉 20:04:53

(草)

牙白西冽 20:05:00

(草还真的是刚)

蕾丝啥时候和来打联动 20:05:08

(围观人士表示xs)

吉 20:05:14

(我先别打了)

KP守序善良 20:05:22

(我信了你们是真的踢门团)

牙白西冽 20:05:25

因为你的朋友很可疑啊!!【大声】

吉 20:05:26

(肯定切傻)

意 20:05:28

(居然是刚吗)

如 20:05:43

(白色运动衫连体帽啊)

吉 20:05:44

(过来的应该切傻)

意 20:05:53

(对啊)

牙白西冽 20:05:54

【指指点点】我们只是想问他一点事情,他就突然跑掉了

吉 20:06:10

内个,我们没有恶意。

牙白西冽 20:06:12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哦,这么怕人

吉 20:06:18

过来打听点事情

祥 20:06:20

因为你的朋友一看就我们过去就跑了,很可疑嘛……我们没有恶意的

吉 20:06:42

你这一跑,我们肯定追啊

KP守序善良 20:06:53

“突然跟上来谁都会跑吧!”

名字叫刚的年轻人一脸莫名其妙,“我又不认识你们。”

吉 20:06:54

这是人类本能

牙白西冽 20:07:27

我都说了只是有一些事情要问你啊!!你就不能听一下别人讲话吗!【大声逼逼】

KP守序善良 20:07:32

“所以,为什么说刚是小偷,他没有偷东西。”

吉 20:07:37

(草)

祥 20:07:44

(不愧是切傻)

吉 20:07:52

内个先生,先冷静一下

吉 20:08:05

我们打听打听点事

牙白西冽 20:08:06

【突然恢复正常语气】因为我们怕他跑掉,我们有很重要的事

牙白西冽 20:08:20

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的事情

吉 20:08:38

不能对明天的地球弃之不理!

牙白西冽 20:08:41

你的朋友现在就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了

KP守序善良 20:08:52

“为什么说刚是小偷,请你解释一下。”

刚的同伴穿着黑色的皮衣,面无表情反而显得很压迫,他完全没有理你们其他的话

牙白西冽 20:08:59

【把咸鱼干脑壳按下去】

KP守序善良 20:09:07

“为什么说刚是小偷。”

吉 20:09:08

祥 20:09:17

因为他确实偷了东西

牙白西冽 20:09:34

诶?

吉 20:09:49

*看向路人甲

吉 20:09:58

我不知道。

牙白西冽 20:10:02

【同样看过去】

KP守序善良 20:10:11

“刚,你偷了东西吗?”

黑紫色衣服的男人回头问刚,刚摇了摇头

祥 20:10:31

他偷走了我的心【坚定】

KP守序善良 20:10:32

“刚不会说谎,他没有偷东西。”

吉 20:10:35

(草草草)

祥 20:10:41

能不能要个手机号!

KP守序善良 20:10:42

“……心?”

喜 20:10:49

(草我好想笑)

牙白西冽 20:10:51

哈?!

牙白西冽 20:10:56

【呆住】

吉 20:11:12

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KP守序善良 20:11:23

男人突然靠近,把手贴在路人甲的胸口,路人甲感受到胸前的脉动

祥 20:11:28

(妈的我)

KP守序善良 20:11:30

“你的心脏在这里。”

KP守序善良 20:11:35

路人甲,魅惑对抗

如 20:11:37

(草)

吉 20:11:38

(不愧是他)

吉 20:11:4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 20:11:50

(我笑死了草)

祥 20:12:12

(莫得办法老子魅惑只有15)

牙白西冽 20:12:15

(我已经笑疯球了)

祥 20:12:18

(要命要命)

祥 20:12:34

.rd魅惑15

阿夸 20:12:35

由于魅惑15 亦墨亦昕骰出了: 

#D100=100

祥 20:12:41

(……)

KP守序善良 20:12:42

.rd

阿夸 20:12:42

七月是呜喵骰出了: 

#D100=51

吉 20:12:47

(不愧是我)

福 20:12:48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牙白西冽 20:13:30

(笑死我了我不行了)

KP守序善良 20:13:31

(不行了我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本来切傻就是app18魅惑90了啊)

KP守序善良 20:13:50

(你来个100让我怎么搞)

祥 20:14:06

(大 失 败)

牙白西冽 20:14:06

(魅惑对抗大失败真的很好笑)

祥 20:14:47

(妈的以后得点点魅惑)

祥 20:15:37

(失败就算了,这正常)

祥 20:15:40

(nimdwsm)

如 20:15:45

(大失败)

吉 20:15:54

(反正魅惑嘛)

吉 20:16:00

(又不是打架)

吉 20:16:08

(打架100直接biss了)

KP守序善良 20:24:14

(我来想一下魅惑怎么写)

祥 20:27:10

(kp快搞我!大力点)

牙白西冽 20:28:01

(我想看刚吃醋gkd)

KP守序善良 20:31:11

初次见面的男人把修长的手放在路人甲的胸口,他的低温很低,路人甲感觉是一块温柔的冰贴在自己心脏动脉处,融化的水滴和心脏泵出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流边全身

KP守序善良 20:32:03

路人甲觉得组成自己身体的细胞,已经完全痴迷于面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了,在他纯净眼神的注视下,怕是连说谎和逃避都做不到吧

祥 20:32:05

(草来了)

如 20:32:20

(开始了开始了)

牙白西冽 20:33:06

(路人甲快搞他!你被魅惑了,亲他!)

KP守序善良 20:33:54

“你在说谎,你的心脏就在这里。”

但是男人还皱着眉,他对路人甲,以及路人甲的两个同伴很生气,那个叫做刚的白衣年轻人是他重要的人

KP守序善良 20:34:39

“为什么要说谎,人类会因为谎言受到了伤害,刚被你们伤害了。”

KP守序善良 20:35:01

路人甲感到了恐慌,这个人要讨厌自己了

KP守序善良 20:35:56

男人把手抽了回来,回到白衣同伴的身边。

“突然不想追究了,走吧,刚。”

祥 20:36:05

(你们在干什么啊,你们就这样看着吗)

KP守序善良 20:36:07

“啊,哦,既然你这么说。”

祥 20:36:21

等,等一下……

KP守序善良 20:36:43

这两个人突然放弃了和你们交流,要离开这里了,蓝色的鳞粉还在刚的肩膀上被阳光照射出漂亮的光芒

KP守序善良 20:36:46

要怎么做

祥 20:37:16

(喂你们人都去那了)

牙白西冽 20:38:10

“既然是你的朋友,你就这样不在乎他的死活吗?”【严肃的语气】我们是因为不得已才说了谎,但是你的朋友肯定也活不长了,除非……

吉 20:38:27

除非。。

牙白西冽 20:38:37

(这KP太混乱恶了)

KP守序善良 20:38:37

黑紫色衣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

KP守序善良 20:38:42

“刚,会死?”

吉 20:39:16

如果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牙白西冽 20:39:22

呵。【冷笑了一声】

吉 20:39:44

*笑着鞠了一躬

牙白西冽 20:39:50

随便你信不信,我们要不是因为看见他要遇到危险,才不会这么兴师动众的追他。

吉 20:40:03

我们是异世界的预言家

牙白西冽 20:40:08

我们也不是会随便撒谎,随便伤害别人的人。

KP守序善良 20:40:10

(我明明是守序善良)

牙白西冽 20:40:32

【堵住咸鱼干的嘴】你别乱说了!

吉 20:40:44

因为看见了你的朋友印堂发黑怕是有血光之灾啊。唔唔唔

牙白西冽 20:41:01

(nmdwsm)

牙白西冽 20:41:21

(都说了说谎会伤害人啊不要在切傻面前说谎了)

吉 20:41:28

(草草草)

KP守序善良 20:41:43

“你,没有说谎?刚会死?”

牙白西冽 20:41:46

(他身上那个鳞粉沾了肯定是和海东有关系,搞不好他会被当成海东杀死啊)

吉 20:41:48

也许你能为他做出正确是选择

牙白西冽 20:42:34

嗯,你看他身上的那个蓝色的东西,你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或者去了什么地方?【指指鳞粉】

吉 20:42:53

确实,可以告诉我们吗?

KP守序善良 20:43:02

“不要信他的,如果路过一个人就说我会死,让你过去,那chase谁都能诱拐你吗?”

KP守序善良 20:43:08

刚露出了有点厌恶的表情

牙白西冽 20:43:27

我们所知道的是,这个鳞粉的携带者,也许会毁灭世界。

吉 20:43:33

刚先生,我们可是为了你的性命担忧啊

牙白西冽 20:43:40

所以毁灭一个人,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KP守序善良 20:43:42

“只是鳞粉而已。”

刚拍了拍肩膀。

吉 20:44:06

又没有蝴蝶,从哪里来的鳞粉呢(笑着)

牙白西冽 20:45:16

【开始使用唱诗班的发声方式说话,带出一股子悲天悯人的气息】不信就算了,我们也没必要为了区区一条人命费尽心思。毕竟比起一条命来说,更重要的是所有人的生命。

吉 20:46:12

我们是真的担心刚先生(诚恳的语气)

牙白西冽 20:46:20

(妈的我好像在看刚切同人文啊爽死了我爽死了)

KP守序善良 20:46:33

“好了,别听他们的,走了chase,不是说了要去家电市场吗,不要让进姐夫等急了。”

刚看起来不会听信这种玄乎的事情,他直接把chase拉走了。

KP守序善良 20:47:01

但很明显的,chase对你们的话半信半疑,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边

祥 20:47:07

那个……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祥 20:47:17

这样的话要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吉 20:47:20

chase先生,您要是真的为他担心就过来!

牙白西冽 20:47:22

走吧,路人甲,咸鱼干。我们从别处再找线索就好了。【拉住两位女士转头走人】

祥 20:47:23

我们也算之情人

KP守序善良 20:47:25

人已经走了,你们过个幸运吧

吉 20:47:26

我们是认真的!

牙白西冽 20:47:40

.rd幸运70

阿夸 20:47:40

由于幸运70 我只是个路过的星际仓鼠骰出了: 

#D100=18

KP守序善良 20:48:25

(一个人过了就可以了)

KP守序善良 22:52:43

再一次地没能取信于陌生人——不如说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们三人要开始考虑下一步行动方针了

KP守序善良 22:53:18

“那个,打扰一下,你们是刚才那位穿皮衣客人的朋友吗?”

吉 22:53:23

吉 22:53:26

是的

KP守序善良 22:53:27

从你们旁边的便利店里出来了一个店员

牙白西冽 22:53:59

有事吗?

KP守序善良 22:54:52

“哎呀,他掉了把钥匙,夹在货架底下的缝隙里,还真是粗心呢。怎么一会儿就看不见人了,你们有没有那个朋友的电话让他过来拿一下?”

吉 22:55:05

祥 22:55:07

这个还真没有……

吉 22:55:18

先给我们吧

祥 22:55:38

我们去找他们的时候给他

KP守序善良 22:55:43

店员的手上拿着一把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小钥匙,他看着你们突然的发言,有些警惕

KP守序善良 22:56:04

“不对,是我说的多了,有什么证明吗?说你们认识刚才的人。”

吉 22:56:12

吉 22:56:32

他的姐夫家里新房装修

牙白西冽 22:56:36

紫色衣服的人叫chase,白色衣服的人叫刚。

吉 22:56:39

他们去买家具去了

牙白西冽 22:56:56

嗯对,正在准备买家电。

吉 22:58:34

我手机忘拿了,要是带了的话可以直接给他们打电话

吉 22:58:48

你大可不必担心

祥 22:58:50

不过店员也很忙吧,就交给我们好了?

KP守序善良 22:59:30

“嗯……名字是叫chase没错,既然知道得这么详细,那可能你们真的认识吧。拿去吧,在失物招领本子上把名字写一下。”

吉 22:59:39

好嘞

祥 22:59:44

我来吧

祥 23:00:06

【抢着写】

吉 23:00:12

*抢先一步去写名拿钥匙

吉 23:00:23

你怎么这么着急?

吉 23:00:37

反正最后钥匙都到我们手上

祥 23:00:44

诶……

吉 23:01:10

有点奇怪啊,是不是被什么妖魔鬼怪附身了?

KP守序善良 23:01:24

“真是热心的朋友啊。”

路人甲在急急忙忙写了名字之后,店员把这个不知道什么作用的小钥匙放到了她手上

牙白西冽 23:01:27

是爱上chase了吧【语带笑意】

吉 23:01:32

*开始念咒 妖魔鬼怪快离开 妖魔鬼怪快离开

祥 23:01:36

我觉得总比你发疯唱难听的歌要好

祥 23:01:38

【白眼】

吉 23:01:48

不懂艺术

KP守序善良 23:02:35

拿到了chase丢的迷之小钥匙,接下来你们要做什么呢

祥 23:02:58

去家电城之类的地方找他们吧

吉 23:03:21

*查地图 附近的家电城

KP守序善良 23:03:36

查手机地图请骰图书馆

牙白西冽 23:03:39

是啊,至少先把钥匙还回去,顺便看看能不能帮路人甲助攻一下。

吉 23:04:03

.rd图书馆使用60

阿夸 23:04:03

由于图书馆使用60 老公骰出了: 

#D100=37

牙白西冽 23:04:51

恋爱啊,可是最美妙的东西了。【笑意盈盈】

KP守序善良 23:07:53

虽然是在陌生的世界,咸鱼干的手机还是不负众望地连接上了谷歌地图,看来科技树都是差不多的。咸鱼干很快就查到附近家具城需要乘公交坐个几站,或者驾车十分钟

祥 23:08:25

不远

祥 23:08:36

公交还是打车

吉 23:08:41

打车

祥 23:08:47

那就打车

祥 23:08:51

快一点

牙白西冽 23:08:57

(kp,我们要是意识到这是不一样的世界会过多少的sc)

吉 23:08:59

这个世界可以支付宝吧

KP守序善良 23:09:30

(尤其是你)

KP守序善良 23:10:32

(另外两个则是导入的时候在医院听老头普及的,关于平行世界的方面是不用sc的)

吉 23:10:47

(大概明白了)

KP守序善良 23:10:59

(埃里克则是因为秘密线索,导致就算目睹了比较激烈的平行世界的现象也不会sc)

KP守序善良 23:11:36

我确认一下,你们确定是要打车

吉 23:12:49

打车~

吉 23:13:22

还是打车能快点

KP守序善良 23:15:16

那么,你们在商量之后选择了凑钱打车尽快到家具城,毕竟那两个人这么快就没了踪影,有可能是有摩托或者汽车停在什么地方了

吉 23:16:00

在停车场寻找一下

KP守序善良 23:16:12

停车场里没有人

KP守序善良 23:16:41

你们叫的车到了停车场出入口外等你们上车,虽然可能用不上,但是请决定一下谁坐前排后排

祥 23:16:59

我坐后面嗷

吉 23:16:59

我坐前排

吉 23:17:07

*系好安全带

KP守序善良 23:17:50

.rh

阿夸 23:17:50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23:18:40

一路上你们顺利地到达了家具城

七月

狩猎蓝闪蝶 一阶段尾声

是跑团记录,kp保证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守序善良的kp。

*并不会出现充满爱心的dcd小明哦

*会出现各种海东

*硬核克苏鲁系剧本

*因为本质设定以士海为基础,所以可能会出现阶段性剧本内容中不存在门矢士和海东大树,但打了士海tag的情况,见谅

可惜导入那段记录找不到了,手机党不方便回溯群记录,导入里有一段很出色的暗线线索。

模组又名:杀死海东大树

↓↓↓↓↓↓

KP守序善良 18:22:20

之前你们是埃里克和咸鱼干组队,路人甲单独行动,你们离开了餐厅

KP守序善良 18:22:31

请问接下来埃里克和咸鱼干要做什么呢

牙白西冽 18:23:...

是跑团记录,kp保证她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守序善良的kp。

*并不会出现充满爱心的dcd小明哦

*会出现各种海东

*硬核克苏鲁系剧本

*因为本质设定以士海为基础,所以可能会出现阶段性剧本内容中不存在门矢士和海东大树,但打了士海tag的情况,见谅

可惜导入那段记录找不到了,手机党不方便回溯群记录,导入里有一段很出色的暗线线索。

模组又名:杀死海东大树

↓↓↓↓↓↓

KP守序善良 18:22:20

之前你们是埃里克和咸鱼干组队,路人甲单独行动,你们离开了餐厅

KP守序善良 18:22:31

请问接下来埃里克和咸鱼干要做什么呢

牙白西冽 18:23:21

我把咸鱼干绑好藏起来继续找海东

吉 18:23:27

(草)

吉 18:23:53

(我疯了所以被绑住)

牙白西冽 18:24:07

(你没疯,你在装疯)

KP守序善良 18:24:25

绑起来藏在哪里呢

牙白西冽 18:24:47

随手塞哪个角落里了吧,记不清了

KP守序善良 18:25:21

那你投一个灵感吧,看你还记不记得

牙白西冽 18:25:30

我不想回忆

吉 18:26:04

(黑暗的回忆,确信)

KP守序善良 18:26:34

好的,那么埃里克嫌麻烦把咸鱼干绑起来塞在了奇怪的地方,并且不管了

牙白西冽 18:26:50

我着急找海东,所以我没时间回忆那些有的没的,我继续走在路上,搭讪一些两人三人走在一起的女孩子,用巧妙的技巧奉承她们,试图让她们对我放下戒备会打我的问题

KP守序善良 18:28:22

.rh

阿夸 18:28:23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8:29:11

可能是之前错过了机会,埃里克一无所获,只能漫无目的的寻找了

KP守序善良 18:29:14

过一下幸运

牙白西冽 18:29:42

.rd幸运记不清几十了

阿夸 18:29:42

由于幸运记不清几十了 我只是个路过的星际仓鼠骰出了: 

#D100=58

KP守序善良 18:30:06

(你幸运70)

KP守序善良 18:31:16

.rh

阿夸 18:31:16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8:31:25

.rd好感度

阿夸 18:31:26

由于好感度 七月是呜喵骰出了: 

#D100=74

KP守序善良 18:31:30

(卧槽)

KP守序善良 18:32:32

(你这个,有点高)

KP守序善良 18:32:35

(我想想)

牙白西冽 18:33:43

(草,俺声音好听,遇到声控了,不行啊)

KP守序善良 18:35:57

正当埃里克漫无目的寻找,都以为是不是这个小吃街没有目标了的时候,埃里克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

牙白西冽 18:36:22

诶?!【吓了一跳回头】

KP守序善良 18:38:30

埃里克回头看见了谁背影的一抹白色,但是很快就被来往的人群吞没了

吉 18:38:58

(蝴蝶标本?我猜一波)

KP守序善良 18:39:00

注意到的时候,埃里克的手上被人塞了一个小盒子

牙白西冽 18:39:40

【打开盒子查看】

KP守序善良 18:41:39

盒子里是一只蝴蝶的左翼,被暴力撕裂的样子就好像小孩子有意把一只活生生的美丽生命撕碎一样

KP守序善良 18:41:46

埃里克过灵感

牙白西冽 18:42:24

(kp我问下,我要是再掉san会临时疯狂吗?)

牙白西冽 18:42:43

.rd灵感60

阿夸 18:42:43

由于灵感60 我只是个路过的星际仓鼠骰出了: 

#D100=65

牙白西冽 18:43:02

(被识破了啊)

KP守序善良 18:43:57

(不会,这不是连续的行动)

KP守序善良 18:48:31

埃里克感觉有什么虚无的力量一闪即逝,就像是流沙一下从手指缝之间溜走了

KP守序善良 18:50:09

同时,有一件事情就像是被楔子钉入大脑中一样在埃里克的思想里刻下了痕迹

KP守序善良 18:50:31

【在这个gxiwkdvr内,海东大树已死】

吉 18:51:00

(刚才出现的是夫人是意识流?)

吉 18:51:07

(还是别的世界的那种)

牙白西冽 18:51:10

嗯?【眨了眨眼睛,恍惚了一下】

KP守序善良 18:52:27

你想要怎么做呢

牙白西冽 18:54:34

我仿佛意识到了这么找下去不一定能得到什么线索,时间紧迫,我想试试能不能再次看见那只蓝闪蝶的身影,看看它能不能带我找到海东大树

KP守序善良 18:54:58

请灵感

牙白西冽 18:55:22

.rd灵感60

阿夸 18:55:22

由于灵感60 我只是个路过的星际仓鼠骰出了: 

#D100=33

KP守序善良 18:55:42

那么埃里克意识到

KP守序善良 18:55:54

那只指引你到这里来的蓝闪蝶……

KP守序善良 18:56:03

不 是 就 在 这 里 吗

KP守序善良 18:56:40

埃里克请进行d6的sc

牙白西冽 18:56:40

(诶?是在我手里吗)

牙白西冽 18:56:51

.r1d6

阿夸 18:56:51

我只是个路过的星际仓鼠骰出了: 

#1D6=1

牙白西冽 18:57:04

(我傻了,越想疯越难)

祥 18:57:05

(是那只被掐掉的蝴蝶呢?)

KP守序善良 18:58:27

.rh

阿夸 18:58:27

七月是呜喵进行了一次暗骰

KP守序善良 19:01:27

有水银的幕墙在埃里克的面前升起,遮蔽了视线,脑袋隐隐作痛让埃里克反而对这水银墙见怪不怪了

KP守序善良 19:01:31

埃里克失去了意识

KP守序善良 19:03:54

与此同时,咸鱼干和路人甲的视野也被水银的幕墙包裹住,近距离目睹此现象的咸鱼干和路人甲,请进行1/d3的sc

吉 19:06:06

.rd3

阿夸 19:06:06

老公骰出了: 

#D3=3

祥 19:06:06

.rd3

阿夸 19:06:06

亦墨亦昕骰出了: 

#D3=2

KP守序善良 19:12:03

埃里克san56→55

咸鱼干san35→34

路人甲san55→54

KP守序善良 19:12:37

另外,由于咸鱼干被埃里克捆着藏在了不可名状的地方,产生了巨大精神伤害,请进行d6的二次sc

吉 19:13:24

(草)

吉 19:13:39

.rd6

阿夸 19:13:40

老公骰出了: 

#D6=2

KP守序善良 19:14:35

咸鱼干san34→32

KP守序善良 19:16:15

.rd5???

阿夸 19:16:15

由于??? 七月是呜喵骰出了: 

#D5=1

。笔下无墨花。

【假面骑士铠武】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x

*喜欢填表是因为懒得产粮【你!】

*极致剧透注意!极致剧透注意!

*腐向为主!死心tag


以下是吐槽

别问为什么是高糊画质……问就是不知道x

p3原表,需要自取


老虚没有心,他真的没有

而且看过魔圆的我发现,老虚写的同性之间的情感比异性之间的情感香的多。

这是为什么啊!


不过由此可以佐证——蕉橙是真的!虽然丰妹在戏外的反差巨大我怀疑人生x


另外初濑死的……我……

跟映an似的反复捅刀,你放过城乃内吧!官方!


另外,如果说橙有橙学,那我觉得zack学也可以x

这个男人的债一点不比橙少。


虽...

【假面骑士铠武】

*我来了,我来了,我又来了x

*喜欢填表是因为懒得产粮【你!】

*极致剧透注意!极致剧透注意!

*腐向为主!死心tag



以下是吐槽

别问为什么是高糊画质……问就是不知道x

p3原表,需要自取


老虚没有心,他真的没有

而且看过魔圆的我发现,老虚写的同性之间的情感比异性之间的情感香的多。

这是为什么啊!


不过由此可以佐证——蕉橙是真的!虽然丰妹在戏外的反差巨大我怀疑人生x


另外初濑死的……我……

跟映an似的反复捅刀,你放过城乃内吧!官方!


另外,如果说橙有橙学,那我觉得zack学也可以x

这个男人的债一点不比橙少。


虽然过去挺久了,但我橙仍然是我心里的好橙。才补完龙骑的我觉得橙和城户小天使有点像,但不同在于,橙身上其实人性比神性要重,而城户神性更重……



知道铠武剧本大改了,虽然有不少bug的地方,但还是感谢老虚完成了这个剧本。


其实里面好多问题打啵就可以解决【bushi】你们非要死扛着不亲嘴【bushi】


为什么没人剪“傻橙是东映公主”的梗。因为他是神x

北冥有鱼_

补番结束

再见平成

你好令和

补番结束

再见平成

你好令和

缪时棂

娃娃机,

“献上吻的话,会有奇迹发生。”

——————————————

想要帕帕的玩偶……

娃娃机,

“献上吻的话,会有奇迹发生。”

——————————————

想要帕帕的玩偶……

拖拖拖拖拖

搞了!我火速摸鱼,昨天补完W了!翔太郎和菲利普是什么绝美爱情,我好了他们是真的!!!!


喜欢自取不可商,模板是石劳斯的小表情,我画布搞小了图他好糊爬了

搞了!我火速摸鱼,昨天补完W了!翔太郎和菲利普是什么绝美爱情,我好了他们是真的!!!!


喜欢自取不可商,模板是石劳斯的小表情,我画布搞小了图他好糊爬了

夜烬•噬零

《假面骑士编年录》(官方+原创)【不定期更新】

     【官方】 远古时代:菲姆辛姆一族的世界遭海姆冥界森林侵蚀后毁灭,菲姆辛姆全变成Inves和Over Lord,白亚在种族争斗中得到黄金果实。

    大约一万年前:极限战争开启,人类取得最终的胜利。

    超古代时期:里克变身为空我,将古朗基一族全员封印。

    战国时代:由猛士组建的秘密组织正式创立,战国七鬼诞生。

    1582年:本能寺之...

     【官方】 远古时代:菲姆辛姆一族的世界遭海姆冥界森林侵蚀后毁灭,菲姆辛姆全变成Inves和Over Lord,白亚在种族争斗中得到黄金果实。

    大约一万年前:极限战争开启,人类取得最终的胜利。

    超古代时期:里克变身为空我,将古朗基一族全员封印。

    战国时代:由猛士组建的秘密组织正式创立,战国七鬼诞生。

    1582年:本能寺之变。

    1974年:加贺美陆和日下部总一联手实施的假面骑士计划(Masked Rider计画)启动。

    1986年:假面骑士IXA系统开发完成。

    1989年:克莱西斯帝国覆灭。

    1992年:假面骑士真诞生。

    1994年:假面骑士J诞生;月球兔子窝事件发生、火星遭到Evolto毁灭。

    1999年:涉谷陨石事件发生。假面骑士Skull诞生。

    2000年:古朗基一族在九郎岳遗迹全员复苏;2月6日,假面骑士空我正式诞生;Bugster病毒诞生。

    2001年:空我VS零号;初代Agito(津上翔一的女友&泽木哲也的姐姐泽木雪菜)觉醒。

    2002年:天亮号事件发生;2月10日,假面骑士龙骑诞生;Undead封印解除;11月,流星塾事件发生。

   2003年:1月,镜世界崩坏。世界树开启了拯救人类的方舟计划。

   2004年:1月,草加雅人战死;1月18日,奥菲以诺之王觉醒。

   2005年:1月,剑崎一真进化为第二只Joker。响鬼初次登场。10月,朱鬼战死。12月,斩鬼战死。天空寺尊的父亲龙与西园寺主税及五十岚健次郎合作研究眼魔,后被眼魔所杀。同年深海诚与深海花音进入眼魔世界。

   2006年:1月29日,天道总司得到力量,假面骑士Kabuto诞生。7月,加贺美新正式成为假面骑士Gatack。10月,红舞鞋系统开启。

    2007年:Build世界的人类宇航员在火星上发现了潘多拉魔盒并将其带回地球,潘多拉魔盒苏醒,天空壁的产生使日本一分为三,日本正式划分为东都、西都和北都。

    2008年:假面骑士Kiva诞生。8月,Legendorga之王复活。10月,假面骑士新电王诞生。

    2009年:1月,红渡成为Fangire一族的王。1月25日,旧十年全骑士对大修卡大首领门矢士发动讨伐战,骑士大战开幕。3月,鸣海庄吉战死,左翔太郎和菲利普完成合体,假面骑士W诞生。

     2010年:8月,园咲家族为首的邪恶组织“博物馆”覆灭,风都塔崩塌。

     2011年:Zero Day发生,檀黎斗策划已久的计划实施,Bugster病毒全面爆发。8月,真木清人利用人类的欲望试图将世界化为虚无。

      2012年: 3月,笛木奏发动“魔宴” ,大量Phantom诞生,操真晴人成为魔法师Wizard,假面骑士Wizard诞生。

      2014年:4月8日,恶路程式发动全球冻结。5月25日,海姆冥界森林全面入侵世界。8月8日,泊进之介与腰带先生初相遇。9月,纮汰与戒斗展开命运的决战,最后纮汰获胜,获得黄金果实,拯救了地球。10月,泊进之介成为假面骑士Drive。 

    2015年:Build世界的邪恶组织“浮士德”建立。8月,由未来的恶路程式发动的真正的全球冻结发生。10月4日,天空寺尊死亡,假面骑士Ghost诞生。11月,蛮野利用Sigma发动第二次全球冻结,最终Chase战死,蛮野被假面骑士Mach歼灭,恶路程式全灭。

     2016年:4月,Amazon狩猎行动开始。7月,歼灭全员Amazon的雨神计划正式开启。10月2日,假面骑士Exaid诞生。12月25日,九条贵利矢被檀黎斗所杀。

     2017年2月12日,宝生永梦身世之谜揭晓——他是世界上首例Bugster病毒感染者。4月,鹰山仁的儿子鹰山千翼开始狩猎,假面骑士Amazon-Neo诞生。同月,檀正宗变身为假面骑士克洛诺斯。

     2018年:1月,Build世界的东都VS北都的战斗打响。2月,东都以假面骑士Build胜出而取得胜利。3月,东都VS西都的回合制战斗开幕。4月29日,假面骑士Evol完全觉醒。5月,Evolto的巴别塔计划开幕。6月3日,内海成彰曲线救世。7月22日,葛城忍战死;Build歼灭计划开始。8月,猿渡一海和冰室幻德相继战死。8月26日,假面骑士Build击败Evolto,Build世界以完全覆灭的代价与其他的世界完成了融合,新世界诞生。

    

——————————分割线————————————

   【原创/同人】起源时代:

    2014年:11月中旬,冷家族长冷剑之的弟弟&冷岚的叔叔在法庭内部当卧底的秘密被大首领司徒凛得知,为了保全家人性命的他听信了大首领的谎言而将卧底名单和相关情报供出来,很快冷家收到了时间法庭的最后通碟。

      11月18日,冷家大宅遭到了时间法庭的刺杀小队的突袭,冷岚一家被斩尽杀绝,冷岚本人被抓走并带回进行洗脑,四年的时间里摇身一变成为了法庭的第一杀手、假面骑士Cross。

     2018年:11月25日,隐姓埋名了四年的冷岚的叔叔再次遭到时间法庭的杀手追杀,在某个神秘人的暗示下他找到司徒羽,然后在临死之前将时间驱动器托付给了他。

     11月30日,七濑咲夜对大首领执行的刺杀行动因冷岚的叔叔的叛变而以失败告终,时间法庭反抗军东京分部为了保护她而全军覆没。与七濑咲夜初次相遇的司徒羽挺身而出,变身为假面骑士Zeit(时骑),打倒了一众打算带走七濑咲夜的时间法庭的追兵。【假面骑士Zeit正式诞生】。

      2019年:5月12日,冷岚带领法庭的军队进军假面骑士Faiz的世界,假面骑士Cross迎来了与假面骑士Zeit的首次交锋。

      

      7月15日,苏筱萱正式得到了Nemesis驱动器并变身为假面骑士,假面骑Nemesis就此诞生。

      8月9日,苏筱萱为救司徒羽而在冷岚面前挺身而出,假面骑士Nemesis宣告崛起。

      11月6日,司徒羽的新能力——时间回溯&预知未来完全觉醒。

       11月19日,司徒羽的二阶段新形态正式登场,溯影形态觉醒。另一边,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敌人——劫来到了司徒羽所在主世界的城市——雨都,并与时间法庭达成了合作。

       11月24日,司徒羽和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骑士——假面骑士Gene交战,最终误会解除,得知了假面骑士Gene的变身者叫天野亮司。

       11月29日,司徒羽和天野亮司联手击败了劫,天野亮司回收了时间传送装置。

       12月30日,来自三号世界的司徒羽、苏筱萱和冷岚入侵主世界,以牺牲主世界的代价让三号世界得以重生的大事件“时之刻印”拉开序幕。


   


    【崩坏线】2058年:时间法庭统治了全世界,人类变成了悖论魔人(卡巴拉之盒改造的产物,基因变异的半人怪物),大部分的平成骑士和昭和骑士在战争中陆续战死,门矢士的儿子以及另一部分幸存下来的骑士和司徒羽组建了反抗军继续对抗时间法庭。

     为了改变这样的未来,来自未来的司徒羽(全盛期)穿越回到了2018年之前,保护当时年幼的自己,并在姐姐开始以“谜者X”的身份行动之后拉拢她、门矢士、吴岛贵虎、万丈龙我和海东大树,建立起了反抗时间法庭联盟,随后又与反抗军以及冷岚一家进行了接触。

         

    

      

哎嘿.kh

忽略我的封面,是美鸟的壁纸。做的不好见谅,不喜勿喷,是自己截的图。
刚入假面坑,多多指教。

忽略我的封面,是美鸟的壁纸。做的不好见谅,不喜勿喷,是自己截的图。
刚入假面坑,多多指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