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时王

15557浏览    624参与
Ksk的小饼干🍪

今日は何の日?

『デヴィッド・ボウイの日』


伝説のグラム・ロッカー、デヴィッド・ボウイを

アーティーなメイクで、渡邊圭祐がミミック!


Q. 最近のヘビロテの曲は?

Vaundyの「東京フラッシュ」。僕、もともとロックがすごい好きなんですけど、ロックを聴くと、仙台時代にずっと聴いてたから、どうしてもに帰りたくなっちゃうんですよね。だから聴かないようにしてて。それでシティポップからゴリゴリのヒップホップまで聴くようになって、自分の中の音楽の幅が東京にきて広がってきたなかで、気持ちいい系の音楽にも出会って。沖縄のラッパーの唾奇とか、WILYWNKAを聴いてたら、YouTube...

今日は何の日?

『デヴィッド・ボウイの日』


伝説のグラム・ロッカー、デヴィッド・ボウイを

アーティーなメイクで、渡邊圭祐がミミック!


Q. 最近のヘビロテの曲は?

Vaundyの「東京フラッシュ」。僕、もともとロックがすごい好きなんですけど、ロックを聴くと、仙台時代にずっと聴いてたから、どうしてもに帰りたくなっちゃうんですよね。だから聴かないようにしてて。それでシティポップからゴリゴリのヒップホップまで聴くようになって、自分の中の音楽の幅が東京にきて広がってきたなかで、気持ちいい系の音楽にも出会って。沖縄のラッパーの唾奇とか、WILYWNKAを聴いてたら、YouTubeにこの曲がサジェストされて出てきました。もうGoogle先生、流石ですみたいな(笑)。


fzzf
男子高中生恋爱实录 ( 月读拍...

男子高中生恋爱实录


( 月读拍的 (大概

男子高中生恋爱实录


( 月读拍的 (大概

菜鸟有腹肌

双标的沃兹(沙雕多图预警)

#OOC有#,#私设如山#,#沙雕对话#,#欢脱逗比风#,#多图预警#



              沃兹和庄吾的对话场合           


沃兹:我的魔王,您在干嘛啊?

[图片]

庄吾:上课啊,什么事?
[图片]
沃兹:上课还在玩手机,不亏是魔王!

[图片]

庄吾:

[图片]

沃兹:最近街角那家蛋糕店出了新品,您不想尝尝...

#OOC有#,#私设如山#,#沙雕对话#,#欢脱逗比风#,#多图预警#



              沃兹和庄吾的对话场合           


沃兹:我的魔王,您在干嘛啊?

庄吾:上课啊,什么事?

沃兹:上课还在玩手机,不亏是魔王!

庄吾:

沃兹:最近街角那家蛋糕店出了新品,您不想尝尝吗?


庄吾:是你想尝尝吧,我无所谓啊。
沃兹:好的,那我今天就去买哦。


庄吾:OK
沃兹:一会用不用我去接您放学啊?


庄吾:不用不用不用,你该干啥干啥去吧。


沃兹:


庄吾:糟了,老师过来了,我先
沃兹:


常磐庄吾,强制下线


                 沃兹和盖茨对话场合                     


沃兹:盖子君,我有话说。


盖茨:不在,另外老子叫盖茨。


沃兹:打错了,不好意思gay子。


盖茨:......


沃兹:街角那家蛋糕店的新品麻烦你今天买回来,魔王要吃。


盖茨:哦?!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沃兹: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只好把你这些图片发到网上去了!





盖茨:!你还是人吗?!


沃兹:准确来说不是,是假面骑士。



盖茨:为什么叫我去买,你自己怎么不去?


沃兹:因为我要去接魔王放学啊。


盖茨:他这么大人了还要接吗?混蛋魔王!


沃兹:那蛋糕就拜托你了哦!


盖茨:我杀了你!!!



                  下课后庄吾的消息                      


盖茨:可恶的魔王!!!


庄吾:?



最后盖茨还是买了全部人份的蛋糕。


ps.看完时王, 我脑子里只有他们翻白眼的表情包......骚凹瑞!

脑洞杂货间

【撕剧本】住在楼上的人原来是假面骑士(11)

前文见合集或tag


时王TV的IF线,小魔王开局就有夫人做队友。

《离婚大作战》后续

【没看过请注意避雷:小魔王是士海亲生儿子】

summary:夫人把小魔王寄养后,却听到他养父母车祸身亡的消息,于是来到这个世界成为朝九晚五堂的长期租客。


铠武篇双时间线注意


11

“想成为王的少年啊,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最后你身边就谁都没有了。去相信你认定的同伴吧!"

金发白衣的神明指尖飞出蝴蝶风暴,裹挟住茫然无措的常磐庄吾离开了这个空间。相信他离开后,一定会好好考虑自己听到的话。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听从神的安排。

“立刻、马上、放我出去,”海东大树举枪对...

前文见合集或tag


时王TV的IF线,小魔王开局就有夫人做队友。

《离婚大作战》后续

【没看过请注意避雷:小魔王是士海亲生儿子】

summary:夫人把小魔王寄养后,却听到他养父母车祸身亡的消息,于是来到这个世界成为朝九晚五堂的长期租客。


铠武篇双时间线注意


11

“想成为王的少年啊,光靠一个人的力量,最后你身边就谁都没有了。去相信你认定的同伴吧!"

金发白衣的神明指尖飞出蝴蝶风暴,裹挟住茫然无措的常磐庄吾离开了这个空间。相信他离开后,一定会好好考虑自己听到的话。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听从神的安排。

“立刻、马上、放我出去,”海东大树举枪对准神明的眉心,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神明的名字。“葛、叶、纮、汰!”

周围颠倒世界维度错乱的景象,也不能遮掩他被扣押关在了属于葛叶纮汰的异空间的真相!

神明只是平和地笑了笑:“那个少年的事情要让他自己选择。大树先生就再陪我一会儿吧。”

对面的回答是擦过神明耳边的一颗子弹。

 

♦♦

周末,海东大树带着常磐庄吾找了块空地打靶。

新人假面骑士终于发现自己不仅是个近战,固有装备的那把剑还能变型成枪。

而海东只觉得这设定分外眼熟。

说不是亲生的都没人信。哪天碰到门矢士,比起否认也许戳瞎更方便,他认真地考虑起来。

“重心放低,握紧枪把。一定要握紧,稍微放松。开枪瞬间的后座力非常强,没有抓紧就会偏移甚至飞出去打到自己。”海东指点着庄吾的姿势:“远程没什么难的,主要是准度和灵活。在装甲辅助下,即使是单手开枪,臂力和瞄准也都没问题,这时候灵活最重要。开枪时机、位置和目的,必须由你自己把握判断。”

“最后牢记一点,射程之内一寸远一寸强,千万别贴脸开枪。”

Diend打不过Decade吗?开玩笑,海东坚信自己之前只是在放水。

“感觉好像懂了。”

“今天试试三个移动靶。”刷卡召唤出三个小兵npc,海东随即跳到一边让开战场。

但庄吾的表现却难尽人意,开始还游刃有余,越到后面就越手忙脚乱,看得海东在一旁直皱眉。

眼看着zio要被三兵围堵,海东手一挥,灰色的量产兵化为光点,小魔王略显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不敢说话。

海东并没说什么:“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回去吧。”

“我可以再练一会儿……”

“状态不在不要勉强。”海东眯了眯眼,冷冷道:“战场上想着别的事情,只有死路一条。”

“我!”庄吾猛地抬起头。

“你在想离开的盖茨。”海东一针见血指出来,“还在怪我拦着你去找他。”

“我没有怪海东桑。”话是这么说,小魔王脸上分明写满了“为什么不让我去”。

“先不提别的,你要去哪里找盖茨。如果盖茨去找时劫者准备一起对付你了呢?如果盖茨回到他原本的时间作为反抗军去对抗逢魔了呢?”

庄吾无言以对,六天前也正是这个说法让他放弃了去找人的行为。

“假设你找到了他,你又要说什么呢?”海东努力不让自己显得太刻薄:“你把他看作离家出走的朋友,但是盖茨是有自主行为能力的人。你去干涉他的行为,反而是不尊重他的意志。”

更何况他一直把你当敌人,留在朝九晚五堂也是为了监视你,简直是狱卒和囚犯的关系。有‘缓刑犯’去找'囚犯'的吗?!

或如他和门矢士,一方追逐另一方的时候只是徒惹厌烦。从来都不管也不关心对方,才是最舒适的状态……

“不。”小魔王突然出声。

海东一顿,低头去迎常磐庄吾的眼睛。少年的眼睛亮闪闪的,盛满了纯粹的真诚:

“海东桑说的很对,我要尊重盖茨他的想法。但是,我也要把我的想法传递给他!”

他还是要去找盖茨,不是去找他回来,而是去告诉他,他真的想交他这个朋友。

“……”海东心中五味杂陈,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少年。

他突然再次认识到,这个孩子和他不一样。

……这是件好事,不是吗。

“好,”海东最终还是如同过去的无数次那般妥协了:“如果明天月读那边还是联系不到盖茨,就随便你吧。“

“嗯!”

 

第二天,月读迟迟联系不到盖茨,庄吾直觉有什么变故,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去找。

海东早上起来就呆在厨房烤牛奶布丁,对于俩小孩的动静只是抬了抬眼。

叔公一如既往在前台修理着各类杂物:“咦,要出门吗?”

“嗯!”庄吾一边穿鞋一边回答道:“想把盖茨带回来。”

“啊……盖茨果然是吵架了才离家出走的吧,庄吾你要多劝劝,情侣之间相处哪有不吵架的。”状况外的叔公还以为整件事是小情侣吵架一方赌气。

老年人对于小情侣的情感状态还分外操心。

小魔王和月读的脸色略有尴尬。这时门口突然传来奇怪的响动,几人抬头看去,却见到撩开帘子款款进来的沃兹。

“别管他了。”沃兹淡淡道。

“沃兹……”

叔公不明所以:“是朋友吗?”

“啊,差不多吧。”庄吾不似月读那般紧张,眨了眨眼继续低头系鞋带。

沃兹将手上的东西递到吧台上,仿佛一只优雅而矜傲的黑猫:“能帮我修理一下吗?”

叔公几乎是下意识地拒绝:“不好意思,我们家是钟表店,除了钟表不接受任何其他委托……喔噢嗷嗷是时钟!”看清楚手上那个铜制的闹钟,常磐顺一郎递出去的手一下子捏得紧紧的,喜盈于色:“这不是时钟吗哈哈!这就能修了。”

这话语中的感动,简直闻者落泪见者伤心。结果这位衣着奇怪的客人却面无表情,手劲奇大毫不放松。两人拉锯了一会儿,叔公一个猛然发力成功给自己抢下一单:“请给我修理!先给您倒杯茶,在这等一会儿啊哈哈哈。”说着就跑向后厅。

沃兹看着叔公欢乐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动了动嘴角,突然发声:“我的魔王,把那个男人找回来是有何打算?”

“有何打算什么的。”常磐庄吾失笑:“朋友不见了,去找回来不是理所应当吗?”说话间穿好鞋就往外走。

一本书“唰”地挡在他脸前:“根据这本书上的记载,”沃兹收回《逢魔降临录》,施施然念到:“名为明光院盖茨的男人和您的称霸之道没有任何交集,放着不管也没问题。”

“就算这样,我也需要那个人。”庄吾笑得天真无邪:“为了成为一个好魔王。”

听着开门关门声走出来的海东,看着沃兹的脸色忍不住一声嗤笑。

沃兹瞥了他一眼,走到吧台前:“需要的东西就算坏了,修理好了也能继续用。但是,不需要的东西就只能丢弃。”漂亮的手拿起那个金属闹钟,五指微动,无用的时钟就呈自由落体坠落下去。

却在刚好要落入垃圾桶那一刻,正好被一只沧桑的大手接住。

原本倚在墙边的海东下意识站好,险些被常磐顺一郎的突然出现吓到炸毛。

“不丢掉也没关系!给我就没问题!正跃跃欲试呢~月读,快拿茶来。”

海东好不容易把眼睛从眉飞色舞的叔公身上移开,一抬头就看见一个不该在这的人:“庄吾?”

刚才好像没听见开门声?

常磐庄吾正愣愣地看着沃兹的背影,也不知刚才那番话他听了多少,看到众人投向他的目光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忘记东西了吗?”月读问道。

常磐庄吾支支吾吾嗯嗯啊啊了一会儿,突然跑到乱糟糟的前桌拿起一本杂志念起上面的舞队成员连续失踪案件,一边自说自话说觉得这是时劫者干的,又说盖茨说不定也在,然后拉起月读就往外跑。徒留一头雾水的叔公,被塞了一手茶具的沃兹和墙角看戏的海东。

沃兹和海东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都看到了不明所以。后者向门口抬了抬下巴,转身回厨房继续做自己的布丁,摆明了不插手小孩子情感纠葛的态度。

沃兹面无表情地看着高瘦的男人消失在帘子后面,转身消失在空中。

海东的确没打算插手,放心让小男孩们自己去解决青春期情感痛。

说句冷酷的,明光院盖茨在海东心里什么都算不上,既没有强大到让他忌惮的实力,也没有深沉到让他提防的城府。

看庄吾游刃有余的相处,海东大树就更没把这个苦大仇深的未来人当回事。

他见过太多人世,难免对没什么意思的人意兴阑珊。

而对于常磐庄吾,被自以为的友情背叛,经历失望也是人成长的一部分。

布丁装模放烤箱,海东另外拿了一个平底锅小火熬焦糖,看着糖水熬成了糖浆,又取了筷子慢慢地搅拌。

门口传来铃响。

“我回来了。”庄吾和叔公的招呼声相继响起:“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庄吾。”海东把小孩打发去烤箱里拿烤好的布丁:“找得怎么样?”

“啊……找不到呢……”常磐庄吾帮忙把布丁装进盘子里,然后拉开椅子泄气般趴在餐桌上。

“所以舞队那边什么都没有?”海东把咖啡色的滚烫焦糖淋上布丁,随口问道。

“唉?舞队?”庄吾茫然地问道。

海东倒焦糖的手一顿,眼神暗了暗,状若无事道:“杂志不是说最近商业舞队有成员持续失踪吗?”

“听起来很像是时劫者的作风,一起去调查一下好了。”刚好盖茨也没线索,说不定有关联。庄吾从桌子上爬起来,给自己鼓劲。又环视一圈:“月读呢?”

“刚才出门了,先吃块布丁等她回来吧。”海东倾身将香气甜美的焦糖布丁放到庄吾面前,又不经意地提起另一件事:“今天庄吾穿得很帅气,这件白衬衫是我上次送你的吗?”

“是呢!”庄吾幸福地舀了一口布丁,甜香治愈了沮丧的心情。他看到海东解下围裙,歪头问道:“海东桑要出门吗?”

“最近接了个新工作,”海东一边批外套一边回答:“还记得檀黎斗吗?异类骑士的历史抹除后,他现在在做自主开发,我兼职一下项目顾问。”

“唉~辛苦了!”庄吾想起之前檀黎斗王发病的样子,发自肺腑道。

“大人要养家呢~”海东笑眯眯道。“我先走了。”

“一路顺风~”

 

“冷静点,大树先生。”神明无奈地挡下又一发能量弹。

“我出去自然就冷静了。”海东试图变身,但是Diend却毫无反应,看着神明脸上的笑容,他强忍下把枪砸过去的冲动。

“等时王解决完一切,你就能出去了。”神明安抚道:“如果不呆在这里,你的存在可能会出事。”

海东的攻击停下,半晌男人冷淡的声音响起:“说清楚。”

“那个少年穿越回了三天前,去帮助三天前的他自己拯救同伴。”神明微笑着说:“不是简单地打倒敌人,而是去相信同伴的力量。”

海东转了转枪,沉默之后叹息:“是庄吾会做的事情。”

跟当年他穿越回十九岁夺下自己的宝物篡改时空的行为如出一辙。

“他的行为导致这三天成为了一个断裂的错误时间线,一旦事情完毕后会被规则抹去。时王不用担心,两条时间线会在他身上直接融合,但是你不行。”神明道:“所以大树先生必须先呆在我这里,等一切事情结束后用我的力量把你送过去,不然就会被时间抹杀。”

“不需要。”海东大树抱着手淡漠道:“另一条时间线的我还会陪着庄吾,被抹杀了有什么关系。”

“仅仅是和时王不在一个空间,就令你如此焦虑吗?”神明的目光包容,语言如刀:“你现在的状态,真的能一直陪着他吗?”

海东眼神一凛,面色沉了下来:“你说什么。”

“海东大树,你必须做出选择。为了你自己,也为了那个少年。”神明目光穿透海东的身体,指向更加遥远的地方:“和所有人的未来。”


 

 

◇◇

 “庄吾,那这个给我的真是个好人呢。是什么样的朋友?”

“嗯……怎么说呢,相信我以后会成王的,人?”常磐庄吾叼着布丁勺,斟酌道。

“唉,是支持庄吾你梦想的人啊,真是个好人呢。”叔公感慨道。

“嗯。”沃兹是个好人……呢。

月读疾步从门外走进来,简单回应了叔公的招呼,径直走向坐在桌边的庄吾:“你不是去医院了吗?”

“什么?不,怎么说……月读你刚才去哪了?找到盖茨了?”

“纳尼?”

“没找到啊……我也没找到。”庄吾自以为解读了月读的意思,笑着叹了口气。他放下吃了一半的布丁,突然站起来:“好!既然现在有线索就再去一次!”

月读来不及阻拦,只能看着庄吾的身影蹭一下蹿了出去。

庄吾奇怪的言行令月读疑惑,明明刚才还一起看着盖茨被异类骑士扔进异空间,现在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刚才也是,只是第一次见到异类骑士,常磐庄吾就爆出了对面的姓名,手上还有对应的表盘……

没等她想清楚,门开合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好意思久等了!”小魔王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

“唉?唉!?刚才你……”不是刚出门去吗!?!?

“刚才?怎么了?”

月读崩溃地往回走向餐桌:“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总之,先听我讲吧。”庄吾跟着她来到餐桌前,看到剩下一半的布丁毫不客气地拿起了勺子继续吃。

好怀念~是海东桑特地做来安慰他找不到人用的,一模一样呢。

“我想讲讲,我知道的有关异类铠武的事情。”咽下甜美的布丁,庄吾开口道。

事情的开端是在五年前,2013年,当时一个叫巴隆的舞队在快要成名前,赶走了一个叫阿斯拉的男人。而后时劫者和他接触,成为一切的开始。之后这个名叫阿斯拉的男人利用异类骑士的力量,将一切碍事的人都送去了名为海姆冥界的神秘空间,然后自己当上了巴隆的领队。

现在盖茨妨碍到了他,也被送进了那个神秘空间中,无法回归。

过于详尽的信息,反而引起了月读的怀疑。在少女的逼问下,说谎机能尚未点满的庄吾搪塞不及,干脆随便找了个理由就往外跑。

结果就在刚出门的一瞬间,被人扯住了后领。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等庄吾恢复清醒的视野,睁开眼就看到海东大树近在咫尺的俊颜。

“!!!”常磐庄吾吓得动弹不得,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是被攥着领口压在了墙角,海东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你是谁?”海东声音冰冷。

“我就是庄吾呀海东桑……”小魔王膝盖发软,强撑着冷静说道。

“破绽太多了,需要我给你举例吗?今天庄吾穿的是白衬衫,而你穿的却是蓝色。如果我没记错,这件衣服是去年我买的,现在应该在衣柜里好好放着。”海东笑了笑,小魔王寒毛直竖:“你到底是什么东西,说。”

可我真的是常磐庄吾。第一次直面海东的恐怖,小魔王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看着小家伙委屈的表情,海东眉毛跳了跳,放开了手。

常磐庄吾还没来得及劫后余生的庆幸,一击子弹打在他脚边。

“说清楚。”Diend枪在手里转,海东紧盯着庄吾的眼睛。

肉体和精神的双重压迫下,这个蓝衣服的常磐庄吾不得不将自己从三天后时间点来的事情和盘托出。

然后得到了海东在他脑袋上的一记巴掌。

“这么危险的事情也敢乱来!”

时间逻辑无法闭环,这个庄吾可能就会消失!

“我没有乱来,”庄吾抱着头嗫嚅道,想到什么又抬头问:“海东哥信我吗?”

海东冷笑了一声:“之前已经猜到了。”

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他也干过。这方面的遗传也真是不学好。

越想越气,海东又在常磐·三天后·庄吾额头上弹了一下:“为什么?盖茨有这么值得你拿性命冒险吗?!”

“有的!”三天后的小魔王捂着额头,但还是坚定地说道。

“有什么,你说。”说完他就去逼盖茨改了。

“盖茨是抱着消灭我的心理来到这个时间的,从某种意义上,他就是我的宿敌吧。”小魔王笑了笑:“宿敌什么的,是在斗争中见证彼此的成长和强大的吧。那么我当然不能让他死去,或者消沉下去。只有他存在,我才能一路成为最好的王啊。”

海东轻慢的神色一扫而空,剑眉微蹙,认真地看待常磐庄吾刚才的话。

除去中二词汇,庄吾的意思很明确,他在给自己找竞争和监督机制。为了磨练自己,也为了不让自己走入歧途。

海东是不能充当这个角色的,他过于强大也过于溺爱魔王,他只能是庄吾的导师、后盾和剑刃。

“当然,如果能成为朋友就最好了!”小魔王笑道。

“……我知道了。”海东敛眸沉思半晌,最终轻轻叹息。“去做你来到这里想做的事情吧。”

常磐庄吾微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

“等等,”海东叫住他确认了最后一件事:“盖茨是被扔进了海姆冥界森林?”

得到肯定回答,又目送小魔王远去。海东揉了揉疼痛的额角,又忍不住笑叹了口气:“行吧。”

既然是庄吾的愿望。

手臂轻扬,水银幕布缓缓出现在空中,海东等它完全成形后,一脚踏了进去。

 

 

“大树先生和门矢士前辈和好了吗?”

“你为什么也问这个问题!”海东额角十字和黑线并存:“你都成神了还对八卦感兴趣?”

 神明严肃的神情与八卦的内容十分不符:“因为很重要。”

“时王要对抗的敌人,远比表面上看到的更加庞大而危险;而在此之上,还有危及所有世界存亡的更大的灾难—一旦走向坏的结果,整个宇宙都可能会崩溃毁灭。

“时空的命运,一切因果的关键,就在那个少年和你,还有那位和你们两人密切关联的人——门矢士身上。

“海东大树,命运早已降临,而你终将做出选择——为了所有的世界和你们的未来。”

神的全知全能之眼,海东大树反应过来,问道:“你看到的,能告诉我多少?”

“已经是全部了,”神明摇头:“我干涉的越多,未来的随机性和波动性就越大,你们的处境反而会更加危险。”

海东皱眉,努力消化模糊不清的神谕。突然想起另一件事:“这件事后,你会怎么样?现在的你应该只是个投影吧。”

“说是投影也没错,”神明笑道:“事情结束后,起源之男依旧是是起源之男,而葛叶纮汰会是葛叶纮汰。”

神明和人类,会被时间那奇诡的力量割裂。神格和人格会从此分开,成为两个个体。

“……本来不用这样的吧,”海东抬眼看向神明的异瞳:“你的力量和存在凌驾于单个世界之上,本来不应该被那种虫子影响到……”他思忖片刻,轻轻道出关键:“是因为你干涉了庄吾的选择。”

神明本该高高在上,一旦插手了人间的运行,就会被卷入人间的因果之中,也就会被时间所控制。

但是为什么?明明没有必要,按照原来盖茨也会得救,神明的干涉反而显得多余。

“这是我必须做的呢,不仅仅为了那个少年。”神明依旧笑容不减:“因为,我也有想要救的人。”



————————————————————————

本文唯一(?)拿了剧本的男人

门矢士:是……

神橙:是我。



时隔两个月的更新♪

本章基本是水,铠武篇的重头戏全在12。

夫人的状况伏笔了很多次,是本文的重要暗线之一,等到后面会慢慢慢慢解释。

虽然很多人夸铠武篇,但是里面的逻辑真的神的莫名其妙,一直到现在我都在拆解其中的逻辑。

下期预告:真BUG男人登场。

脑洞杂货间

【段子集】魔王家的一百八十三天(21-30)

《楼上》的更新已经在写了。


21.大冒险(玩梗


“其实事情起因是这样的,”海东对常磐庄吾这样解释:“以前玩大冒险,内容要我和阿士两个人装同性恋人,先退缩的人就算输。我和阿士都是比较固执的性格,谁也不想输给对方……

“结果就是现在已经结婚十二年,还有了你。如果他再不退缩,我就要怀疑他真的是gay了。”


22.游戏系列·和平吃鸡

来打吃鸡系统:三人以内组队,各人自带一天赋技能,装备全靠捡,活命全靠脸。

论坛常年飘红挂人贴:【为什么那三个bug还不被封号!】,不用猜就是门矢士、海东大树和常磐庄吾的固定队。

门矢士技能:复制使用他人技能,同时只能...

《楼上》的更新已经在写了。



21.大冒险(玩梗



“其实事情起因是这样的,”海东对常磐庄吾这样解释:“以前玩大冒险,内容要我和阿士两个人装同性恋人,先退缩的人就算输。我和阿士都是比较固执的性格,谁也不想输给对方……

“结果就是现在已经结婚十二年,还有了你。如果他再不退缩,我就要怀疑他真的是gay了。”




22.游戏系列·和平吃鸡

来打吃鸡系统:三人以内组队,各人自带一天赋技能,装备全靠捡,活命全靠脸。

论坛常年飘红挂人贴:【为什么那三个bug还不被封号!】,不用猜就是门矢士、海东大树和常磐庄吾的固定队。

门矢士技能:复制使用他人技能,同时只能使用一个。

海东大树技能:召唤其他玩家形态傀儡,场上最多三个。

常磐庄吾技能:控制时间。初期看上去最废,后期看上去最像开挂。

这三个人一旦组队,基本就没有其他玩家的活路。天天被举报,天天浪得飞起。

除了剑崎一真与相川始的双joker队【joker固有技能:在场上只剩一敌人前,不会死亡】、葛叶纮汰与驱纹戒斗的神魔队【固有技能:全知全能之眼和海姆冥界森林结界】和左翔太郎与菲利普的W队【固有技能:攻击力唯心和绝对搜索】之外,战场都是魔王队收割人头的麦田。所到之处,哀鸿遍野,游戏体验极差。 

所以,今天魔王队被封号了吗?



23.关于孩子归谁

“一个人走在路上扔给乞丐一块钱。后来乞丐成了百万富翁,这个人就上门说乞丐应该给他一半财产,理由是当初他给了一块钱。”

“这完全没道理对吧。”

“所以,除了一颗精子什么都没有做的男人,凭什么说孩子是他的?”

海东大树如是道。

庄吾当然是他的,他一个人的,谁也不许抢。



24.游戏系列·起因

虾饺和海东要开发黑科技,然而没钱了。

檀黎斗扔了封辞职信专心研究表盘,好不容易有点突破性进展,实验经费没了。

海东大树:“……我把你绑架了问你爸要钱怎么样?”

檀黎斗翻了个朝天的白眼:“呵呵,他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的。”

“哦。”海东大树随手把刑法扔到一边,他可不想庄吾到局子里给他送饭。

“最好弄个来钱又多又快的项目,捞一笔就走。”

“那我们……”海东想了想:“做游戏吧。先去把你们家那个快倒闭的幻梦游戏公司拿过来。”

“你有什么不错的点子吗?”檀黎斗音调荡漾,挑眉问道。

海东大树露出标准微笑。

两个心脏在不言中再次达成共识。



25.游戏系列·恋与铠武

你见过女主全世界最强,后宫一个都打不过她的乙女游戏吗!

你见过主线是女主被一个后宫杀了,一个后宫被另一个后宫杀了、而主导者是另另一个后宫,最后女主杀了最后一个后宫的乙女游戏吗!

你见过战斗系统比剧情更引人入胜的乙女游戏吗!

这!就是幻梦公司今年重推主打!《恋与铠武》!

幻梦公司几乎把“我们就是来捞钱的!”大字写在游戏顶上,毫不做作毫不遮掩,大大方方的让你氪金。

骗氪算什么,《恋与铠武》就是敞开了口袋让你扔钱。

战斗系统所有元素包括锁种、角色、武器和支线剧情卡,全靠抽卡!SR概率百分之三、SSR概率千分之一、四位后宫的SP剧情概率十万分之一!

对,十万分之一!官方干脆声称不鼓励玩家氪金抽sp,全看缘分。

玩家纷纷表示我呸,然后疯狂砸钱。


游戏主线是女主橙子小姐,为了拯救好友的帮派,重新成为黑道大姐头,与敌对帮派、上层势力以及超自然力量斗争的故事。

可攻略角色一号!帮派里又甜又帅的奶狗小弟葡萄,然后他就在倒数第二章里把女主杀了。

可攻略角色二号!敌对帮派头领,高冷酷哥是宿敌但是屡次救橙子小姐于危机的香蕉,然后女主就在第一卷最后一章把他杀了。

可攻略角色三号!就职于世界树的天才科学家柠檬!禁欲又诱惑,然后他就成了倒数几章所有矛盾冲突的幕后黑手,把所有人利用彻底最后被蕉杀了。

可攻略角色四号!世界树集团主任,异世界开发团队头目,认真负责温柔可靠的成年男人,也是橙子小姐的心灵知己瓜先生,结果在倒数第三章被柠檬坑害被亲弟弟葡萄杀死。

所以最后女主怎么样了呢?她得到了男人们抢了一整卷主线的金苹果,和闺蜜一起成神去别的星球定居了!!!

打到第一卷结局无数人怒摔手机,怒打差评,怒给游戏公司寄联组刀片。


海东再来找檀黎斗时,檀黎斗把一整个山的刀片包指给他:“给‘策划’的礼物,你可要好、好收下。”

“我只是提供了主线剧本而已。”海东无所谓地耸肩:“要不就关服,钱也赚够了吧。”

“你去看看数据,目前涨势正旺,还有人想联系做对战比赛。”

“不愧是你。”海东看着财务表赞许。

“那是。我的才能,在这上面只用了边边角角。”檀黎斗狂妄道。

“是是,不愧是神之才能。”永动机摇钱树。



26.海东大树与帕拉德

海东大树曾经疯狂地贪婪帕拉德,想要将其收为自己的藏品。

不是因为bugster之祖,也不是为了其战斗能力或游戏能力。

帕拉德吸引海东大树的,是那双只专注于一个人,只看着一个人的眼睛。

这件宝物让海东的心疯狂地叫嚣着渴望,是宝物收藏家的本能在躁动。

当然最后他并没有成功,因为帕拉德不会离开永梦,他的初始设定里面就刻下了对宿主的归属。

海东遗憾地离开了。

每每想到这段际遇,他仍旧难以释怀:

真的好想要,一双一直看着我的眼睛……





27.朋友的话题

海东大树是个面冷心更冷的人,大多数时候,他满心满眼只有自己认定的宝物,其余世间万物与他无关。

门矢士也是他的宝物,所以他曾追逐他很久。

穿越世界的过程中,与无数人相遇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就像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子那样,海东大树似风,也似风中的蝴蝶,不为任何人停住脚步。

(这个原则他没有为门矢士打破,最终为常磐庄吾打破。)

但这样的人,也是有朋友的。

但他并不将其认知为朋友,而是认知为宝物或是据点。


比如说驱纹戒斗。

实话说,驱纹戒斗可能要烦死海东大树。

这个男人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还会莫名奇妙地和他讲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话,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消失。

每次来去都弄得巴隆队长一头雾水,额角青筋暴突。

后来戒斗也麻木了,只当是不定期在自己窗户前瞎叫唤的野猫,无视就行。

那么海东为什么会去找戒斗呢?

其实理由很简单:把他当树洞。

没有比驱纹戒斗更好的倾诉地了,他跟那些被虫蛀形成的树洞唯一的区别就是长了张人脸。驱纹戒斗不会搭理你,不会自顾自地给你提什么建议和指手画脚,更不会把听到的东西向外八卦。

海东大树对此表示不能更满意。


“所以,你居然真的成了树啊~我过来有带了化肥哦~”

半透明的驱纹戒斗翻了个白眼,如过去每次那般,不想说话。




28.海东大树切西瓜





29.海东单性转

常磐庄吾隔壁住了一位美艳纤细的大姐姐,一头金色波浪长发,一身s码高定,窈窕动人风姿绰约。

同样庄吾也见过周末大早上海东姐姐头发没梳,光着两条大白腿只穿着白衬衫,一边打哈欠一边和他说早安。

值得一提的是,小魔王第一次开门见到这番艳丽风景,直接“啪”一声摔上了门,捂眼下蹲。

海东姐只比他大一轮,却让庄吾感受到了妈妈的感觉。

大概是海东桑做的饭太好吃了吧。



30.全家性转

常磐庄吾,身高一米六的健气小姑娘!又软又萌又甜,总是被海东揉脸调戏举高高也不生气,大眼睛扑闪扑闪,笑起来有酒窝。

看着她的海东感觉整个人都被治愈了。

有女儿真好,抹泪。

隔壁的海东大树有着超模身材和米其林三星厨艺。有脸有智商,能打能下饭。

曾被庄吾亲眼见证了一脚踢断小流氓腿骨的英勇事迹。

最喜欢做的事情是在庄吾身上玩奇迹暖暖。


虽然海东姐姐说过自己离过婚,但庄吾始终无法想象什么人能让海东姐站在她身边。

尤其海东只言片语,分明勾勒出一个脾气差人品低下的渣男形象。

直到另一个过分美艳的御姐找上门来。感情一张白纸的小庄吾才真正意识到大人的世界,很虚伪。




Ksk的小饼干🍪

今日は何の日?

『Dr.スランプアラレちゃん

則巻千兵衛の誕生日』


自称天才科学博士、則巻千兵衛を実写化したら?? 

ハイパーイケメンモードでお届け!

Q. 好きな漫画は?

バスケを始めたきっかけが「スラムダンク」なんですよ。世代ではないんですが、そこから井上先生の作品を追って、「リアル」に出会って。自分の中のバイブルになってるのかなって思いますね。「迷わず行けよいつかこの道はどこかの道に繋がってるから」みたいなセリフがあって。自分の考え方に影響を与えた言葉かもしれないです。

今日は何の日?

『Dr.スランプアラレちゃん

則巻千兵衛の誕生日』


自称天才科学博士、則巻千兵衛を実写化したら?? 

ハイパーイケメンモードでお届け!

Q. 好きな漫画は?

バスケを始めたきっかけが「スラムダンク」なんですよ。世代ではないんですが、そこから井上先生の作品を追って、「リアル」に出会って。自分の中のバイブルになってるのかなって思いますね。「迷わず行けよいつかこの道はどこかの道に繋がってるから」みたいなセリフがあって。自分の考え方に影響を与えた言葉かもしれないです。

Ksk的小饼干🍪

『#仮面ライダージオウ』奥野壮「本当にプレッシャーだらけ」駆け抜けた1年間 - ソウゴとともに成長「最初の作品がジオウでよかっ

『#仮面ライダージオウ』奥野壮「本当にプレッシャーだらけ」駆け抜けた1年間 - ソウゴとともに成長「最初の作品がジオウでよかっ

黑子萌

2020年2.8-2.9武汉启樱动漫展  同人摊位区

<为什么我不是卡面来打>摊宣

地址:武汉中国光谷科技会展中心

参展太太@UC咕咕鸽@喵呜@皮皮路@欣娅--吃我东离剑游纪安利!@堇一∠( ᐛ 」∠)_以及我

额外感谢催稿人@策策

摊位物品余量会在闲鱼上架,请搜索:黑子萌

约计划群号:1012962195

吹水群号:489336704

2020年2.8-2.9武汉启樱动漫展  同人摊位区

<为什么我不是卡面来打>摊宣

地址:武汉中国光谷科技会展中心

参展太太@UC咕咕鸽@喵呜@皮皮路@欣娅--吃我东离剑游纪安利!@堇一∠( ᐛ 」∠)_以及我

额外感谢催稿人@策策

摊位物品余量会在闲鱼上架,请搜索:黑子萌

约计划群号:1012962195

吹水群号:489336704

Kamen Rider Guda
关于FGO和假面骑士的一个脑洞...

关于FGO和假面骑士的一个脑洞

少年想成为王么?那就来哈哈哈吧


关于FGO和假面骑士的一个脑洞

少年想成为王么?那就来哈哈哈吧


Kajill Recaller

祝福时刻! 至仁至善至高至强之王!

逢魔时王!

祝福时刻! 至仁至善至高至强之王!

逢魔时王!

浅生

【骑士】平成新十年,一点点脑洞。

1,关于CP的非人类话题。 


(平成新十年微信群) 

风都硬汉:  我的CP是超级可爱的数据人。 

明日胖次:  我的CP是一只小红鸟。 

全世界都和我交朋友:  我的CP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人,可是后来我发现他特么居然是月球人! 

我真天才:  前辈,前辈,太巧了,我CP我也一开始以为他是人,结果半路蛇爸爸告诉我他是火星人,然后事实证明他真的是火星人....的一部分。 

全世界都和我交朋友:  ...



1,关于CP的非人类话题。 

 

 

(平成新十年微信群) 

风都硬汉:  我的CP是超级可爱的数据人。 

明日胖次:  我的CP是一只小红鸟。 

全世界都和我交朋友:  我的CP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人,可是后来我发现他特么居然是月球人! 

我真天才:  前辈,前辈,太巧了,我CP我也一开始以为他是人,结果半路蛇爸爸告诉我他是火星人,然后事实证明他真的是火星人....的一部分。 

全世界都和我交朋友:   咦,那么巧!等我回去问问我CP他们认不认识。 

我真天才:   我觉得他们不认识.... 

 

我爱甜甜圈和历:  我CP(低头看了一眼)已经不是人不人的问题了,她已经变成了一枚戒指... 

天上掉下来一个大橙子: 我和我CP一开始都是纯纯粹粹的人,结果不知道怎么的,最后我们都特么变成非人类了! 

雾子雾子雾子:  前辈们的CP都好厉害啊,我的CP已经变成老婆大人了,雾子,我爱你。😘😘😘 

我是人我不是人我到底特么是不是人:  前辈们你们就知足吧,至少你们还是人(啊,橙子前辈我不是故意的)我特么自己都变成鬼了! 

 

无敌可爱小医生:  前辈们,你们至少知道你们的CP是谁,可是我也分不清谁是我的CP了。我这里有一个爱吃蛋糕的人类,两个曾经是人但是后来已经不是人的,还有一个从我身体里生出来的.... 

众人: 你能生!!CP算我一个! 

无敌可爱小医生:  咦咦咦,不是这样子...咦,帕拉德你要干嘛!(突然中断 

(过了几秒钟之后) 

无敌可爱小医生:  永梦是我的,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 

无敌可爱小医生已下线。 

众人:  啊,走掉了。 

 

我真天才: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好,下一个。 

我要当王:  我刚才特地去问了一下我家CP,他说他真的是人,可是我数学不太好我怎么算不过来他的年纪呢??他今年到底多大了?? 

明日胖次:  啊,说到年纪的话,我家鸟....算了不说了。 

 

(突然)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加入群聊。 

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  这就是新十年的假面骑士群吗? 

众人: 喂,士,你走错群了吧! 

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  只是路过一下,都别那么介意,说到CP,我没有CP!全世界的人我都能撩,包括你们的CP。 

风都硬汉:  喂,士,你又受什么刺激了!你和海东发生什么了? 

我要当王:  我看见一个蓝色的影子从我面前过去了... 

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已退群。 

 

 


 

2,当映司看了ex-aid之后。。。 

 

映司(闪着✨眼):  喂,Ankh,你看看人家帕拉德,明明是怪人,居然变身为假面骑士了!真帅啊!Ankh,你说你也是怪人怎么也变不了假面骑士! 

鸟(一脸不屑的咬着冰棒):  哼,老子才不稀罕当什么假面骑士! 

映司(一脸兴奋):  假如你能变身的话,变身之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会不会是全身赤红色的火属性的小鸟样子的?我帮你想一个名字,就叫假面骑士——Ankh!怎么样? 

鸟(吃完冰棒,随手把棍扔地上):  映司,你还真是缺乏想象,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老子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样子,喂!冰箱里冰棍没有了啊,快点去买! 

(说完转身跳下沙发下楼了。) 

映司(扭头默默点开了39集):Ankh!你等着💢💢💢




+++



暂时没有想到3。

1是我看完新十年之后的吐槽。

2是我看小医生的时候,自己产生的脑洞23333

自认为的五好人员

假面骑士聊天群番外:平成最吵变身音效大赛

不太可能会有第六篇的番外,

无脑沙雕文,

看了某位大大的某篇文章的产物(名字记不清了,如果有朋友记得的话请告诉我)

撒,我们进群吧。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翔太郎,我们市最近搞了一个“平成主骑最吵变身音效评选赛”。

风都的硬汉侦探:不太感兴趣,话说平成一共才几个有音效的主骑?

路过的王小明:我来帮你数一下,从龙骑开始,555算一个,Blade,甲斗,Den—O不光有音效还自带BGM,Kiva也有,包括decade,另外还有新十年所有的主骑。

风都的硬汉侦探:这么多吗?

小魔王:平成主骑变身音效最吵大赛?有意思,我想来投一下。

天才物理学家:我实名支持ZIO,尤其是崇皇时王。...

不太可能会有第六篇的番外,

无脑沙雕文,

看了某位大大的某篇文章的产物(名字记不清了,如果有朋友记得的话请告诉我)

撒,我们进群吧。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翔太郎,我们市最近搞了一个“平成主骑最吵变身音效评选赛”。

风都的硬汉侦探:不太感兴趣,话说平成一共才几个有音效的主骑?

路过的王小明:我来帮你数一下,从龙骑开始,555算一个,Blade,甲斗,Den—O不光有音效还自带BGM,Kiva也有,包括decade,另外还有新十年所有的主骑。

风都的硬汉侦探:这么多吗?

小魔王:平成主骑变身音效最吵大赛?有意思,我想来投一下。

天才物理学家:我实名支持ZIO,尤其是崇皇时王。

战无不胜的龙:我支持ZIO全组,不过是主骑的话那就是ZIO了。

路过的王小明:算我一个,顺带提一下,那个该死的王座差点把我撞飞了。

神偷海东:次卡萨骂人都已经这么顺口了吗?我也表个态,我支持ZIO,那个变身音效不是咱能比的,某映都已经动用作曲家了。

小鬼:我支持ZIO,却说那些调调凭良心讲怪好听的。

风都的硬汉侦探:对,我也支持ZIO,他把我们的台词都说错了。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风都的硬汉侦探:但是ZIO说的是:“撒,来告诉我你的罪恶吧。”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翔太郎,前几天我看了一下天朝的字幕组翻译,里面的翻译五花八门,我都不确定咱的口头禅是不是这句了。

风都的硬汉侦探:无妨,他们对于这句还是比较意见统一的。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图片]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图片]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图片]

家里有个半吊子硬汉:这是我找到的咱们在同一场景下说同一句话时三个不同版本的翻译。

风都的硬汉侦探:撒,来细数你的罪恶吧!

风都的硬汉侦探:撒,来数一下你的罪恶吧!

风都的硬汉侦探:撒,赎却你的罪恶吧!

风都的硬汉侦探:唉?我记得当时我说的什么来着???

天才的魔法师:这件事以后再讨论,我投ZIO,崇皇的变身音效大概足足有一分钟吧。

天道总司:我投电王,他的BGM很吵好吧。

电车之王:你说啥?

电车之王:我会让你上钩的。

电车之王:提前为我的强大哭泣吧!

电车之王:太好啦太好啦,终于又可以打架啦!

电车之王:抱歉,刚才我说我被四个家伙附身了你信吗?

电车之王:但是,前辈您怕是没看过ZIO吧。

天道总司:我去补一下。

硬币与胖次:嗯,Ankh和我都选了ZIO呢。

一命通关的天才玩家:ZIO没错。

橙神:ZIO。

(话外音:以下省略一群投给ZIO的骑士们)

小魔王:……

魔王忠实的家臣:魔王陛下,我能说我投给您了吗?

未来的勇者:时王,沃兹在这件事情上背叛了你呢。

魔王忠实的家臣:你个二骑给我闭嘴,如果选项里有盖茨的话我绝对会选他。

小魔王:……我想静静,但是,但是我的驱动器他不允许啊!

小魔王:……你们知道每次被自己的变身器吵到是什么感觉吗?

魔王忠实的家臣:唉,这就是王者的痛苦啊。


Ksk的小饼干🍪

Q. 打ち込んでたスポーツは?

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でございますね~。一応中高部長でやらせてもらってました。


Q. バスケ部時代のモテエピソードは?

いやそんな、ないんですよ……。バスケ部だからっていうエピソードに限定すると、僕らの学校ってスポーツがそこまで盛んじゃなかったんですけど、僕が高2の時に、何年かぶりに県大会に出たんですよ。それで学校の生徒がみんな応援しに来てくれてるなか、高3の先輩を差し置いて、1試合目でいちばん僕が点をとって活躍をしてしまったんです。そしたら、「渡邊くんってあんな上手いんだ」ってちょっとザワっとしたみたいなのはありましたけど、その程度です...

Q. 打ち込んでたスポーツは?

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でございますね~。一応中高部長でやらせてもらってました。


Q. バスケ部時代のモテエピソードは?

いやそんな、ないんですよ……。バスケ部だからっていうエピソードに限定すると、僕らの学校ってスポーツがそこまで盛んじゃなかったんですけど、僕が高2の時に、何年かぶりに県大会に出たんですよ。それで学校の生徒がみんな応援しに来てくれてるなか、高3の先輩を差し置いて、1試合目でいちばん僕が点をとって活躍をしてしまったんです。そしたら、「渡邊くんってあんな上手いんだ」ってちょっとザワっとしたみたいなのはありましたけど、その程度ですよ。

紫云紫气东来
转发这个小魔王👑 【祝期末考...

转发这个小魔王👑

【祝期末考的孩子们】:

能预知未来的考试内容,

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转发这个小魔王👑

【祝期末考的孩子们】:

能预知未来的考试内容,

考的全会,蒙的全对。✔️

爱你永不变

看了剧场版以后,想吐槽前面太欢乐,后面太闷了,我想知道,和庄吾一起坐牢的那位,你谁啊,还有那位牛三,你不回去了吗,吃瘪刚竟然扛着牛三变身,最后20个主骑加一个二骑开始骑士踢,竟然出来了个平成😂😂😂有图有真相

看了剧场版以后,想吐槽前面太欢乐,后面太闷了,我想知道,和庄吾一起坐牢的那位,你谁啊,还有那位牛三,你不回去了吗,吃瘪刚竟然扛着牛三变身,最后20个主骑加一个二骑开始骑士踢,竟然出来了个平成😂😂😂有图有真相


脑洞清奇的洛

【盖庄】悖论

*一个微妙的if线

*不明显的盖庄

*没别的想说的,都在评论里逼逼


我与你相遇,倒计时60年


  常磐庄吾是被时间排除在外的人,他是时间的王者,也是时间的主宰。


   自己的时间,他人的时间,对成为逢魔时王的他而言,已经没有意义。过去和未来成为表盘上可以拨动的数字。可他仍旧想遵循时间前行。


  在逢魔时王的未来,他会与自己一生挚友相遇。时间是悖论,是闭合的莫比乌斯环,他站在了时间之外,又被命运束缚在时间之中。


  就好像是自然法则所生成的保护系统,诞生出时之王者,就要...

*一个微妙的if线

*不明显的盖庄

*没别的想说的,都在评论里逼逼



我与你相遇,倒计时60年


  常磐庄吾是被时间排除在外的人,他是时间的王者,也是时间的主宰。


   自己的时间,他人的时间,对成为逢魔时王的他而言,已经没有意义。过去和未来成为表盘上可以拨动的数字。可他仍旧想遵循时间前行。


  在逢魔时王的未来,他会与自己一生挚友相遇。时间是悖论,是闭合的莫比乌斯环,他站在了时间之外,又被命运束缚在时间之中。


  就好像是自然法则所生成的保护系统,诞生出时之王者,就要产生与之相对的法则来束缚。命运总有办法达到他想要的效果,王者也必须服从,或许应该说,不得不服从。


  强大如逢魔时王,是否反抗过命运呢。答案是肯定的,他拨弄时间,倒溯去挽救,却发现命运早已安排妥当,不曾成为最低最恶的魔王,那么与之相对的,为了反抗魔王而行成的反抗军也不会存在,与常磐庄吾相遇的明光院盖茨更不会存在。


  命运告诉逢魔时王,无法挽回的就是无法挽回,他永远改变不了某些事实。


  时间化成没有意义的存在之后,命运剥夺走唯一挚友,剩下虚空的孤寂狞笑着逼近时之王者,它们低语着,欢呼着,用毫无缘由的恶意开口。


  “你将孤寂到时间尽头,亲人,挚友,爱人,什么也得不到。”


  常磐庄吾成为游离在世界边缘之人,金钱或者说名利,以时王的力量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存在。他控制时间,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成为虚无。


  但在所有人都羡慕憧憬的时间长河中,只有一条路可以通往曾经的挚友。


  常磐庄吾能感受到命运的恶意,他早模拟出诸多未来,每一个保全世界的选择都无法通往盖茨。而他无论如何选择,都将在永恒的时间中,甚至无法做到死亡。


  在成为逢魔时王瞬间,常磐庄吾人生的钟表悄然停下,他跳出表盘,与时间共存。衰老,新生,过去,未来,光影扭曲中,时间将王者遗忘,并称之为馈赠。


  常磐顺一郎在常磐庄吾成为王的第二十年离去,而那时的时王,仍旧保持十八岁那年,还未高中毕业的模样。在临走之前,人们称之为回光返照时刻,顺一郎将庄吾的手握到生疼。他清楚意识到,被时间赋予特例,庄吾所要面临的到底是多么残忍的道路。


  空无一物,作为常磐庄吾与世界最后关联的常磐顺一郎离去后,逢魔时王身边将真正空无一物。他还要在这孤寂中永恒。


  “庄吾……”常磐顺一郎看着自己侄外孙,却说不出任何话语。他想陪伴这个孩子走远一些,再远一点也好。可时间并不乐意偏爱他人,庄吾更不愿意玩弄至亲的生命。命运将要带走一切,谁也无法阻拦。


   “不要厌恶自己,你是王啊。”


  在2039某天,时之王者无声落下眼泪。他与世界最后的关联断开,彻底走向命运安排之路。


  窗外还是艳阳天,知了与咖啡香气混杂出夏日特供,小孩子嬉笑跑过朝九晚五堂门口,洒落新生萌动。


  王者推动时间,表盘切换出常人无法想象的景观。窗外景色瞬息万变,孩童刹那成年,壮年老去,树木枯萎新生只在一瞬,诸多声音混杂在飞速流动的时间中,最后停止于时王指尖。


  洪流之中,他为磐石。


  鱼穿过时之海,游荡在王者身边,留下真空泡泡,嬉笑着将他与一切隔开。它们说,这是命运。


  常磐庄吾也无法反抗。


  时之王者再次拨动时间,就连自己也无法找出这样做有何意义,直到他在洪流之中看到盖茨。


  有鱼在他耳边低语。


  ‘你在期待什么?’


  ‘你在盼望什么?’


  常磐庄吾低头,时间回归逢魔之时,明光院盖茨的尸体在一旁,他躺在那里,像是完成使命后破碎的零件,脏旧又没有生机。


  年轻王者拥抱自己冰冷的挚友,他回忆起温热的触碰,开始期待重逢那天。


  时间是闭合的莫比乌斯环,跳出轮回与跳入其中又有何区别。没有结局就是永恒,他在这一刻明白,自己并非被命运偏爱。


  一直那样年轻的王者抬手,时间在他手中融化成熔岩,吞噬城镇,带来尖叫与哭喊。他想这一切都会结束,结束在某个过去的2019,常磐庄吾在等,那个杀他的人从未来回来。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