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zero-one

7343浏览    151参与
貴死了Grace
為了可以及時cos伊茲,等不了...

為了可以及時cos伊茲,等不了官方的,先自己弄看看

正在抓側邊怎麼做中

為了可以及時cos伊茲,等不了官方的,先自己弄看看

正在抓側邊怎麼做中

轻手轻脚

[假面骑士Zero-one/或垓] 离途之子

CP:飞电或人x天津垓。

摘要:对年轻人大发慈悲的年长社长。伊兹不是故意的,只是想激励或人社长,没想到翻车了……

说明:见缝插针写在29集后面,等外传。

  

  

  

  “啊──”手里捏着纸张传单的飞电或人自喉里挤出叹息:“精神疲倦……”

  “社长要去泡温泉吗?”

  “温泉?──温泉啊──好像不错──”但这是泡温泉的时候吗?上任仅仅半年就遭遇对手公司重拳出击,在吃了几番人类与AI对决的不利败仗之后,快要成为过去式的年轻飞电社长、仰头再次发出叹息:“这好像不該是我放松的时候啊?”

  “社长要是因为疲倦跟不安倒下的话,什么事也无法进行。”

  ──可是。心怀负罪感的...

CP:飞电或人x天津垓。

摘要:对年轻人大发慈悲的年长社长。伊兹不是故意的,只是想激励或人社长,没想到翻车了……

说明:见缝插针写在29集后面,等外传。

  

  

  

  “啊──”手里捏着纸张传单的飞电或人自喉里挤出叹息:“精神疲倦……”

  “社长要去泡温泉吗?”

  “温泉?──温泉啊──好像不错──”但这是泡温泉的时候吗?上任仅仅半年就遭遇对手公司重拳出击,在吃了几番人类与AI对决的不利败仗之后,快要成为过去式的年轻飞电社长、仰头再次发出叹息:“这好像不該是我放松的时候啊?”

  “社长要是因为疲倦跟不安倒下的话,什么事也无法进行。”

  ──可是。心怀负罪感的年轻社长,为想像起朴实幸福的内心感到不安。

  “──而且搭公车就可以到温泉、并不贵。”

  经济实惠。修玛吉亚秘书务实的切入点立即动摇了年轻人的心志。

  
  
  

  隔天或人面对的,已是社长职务牌自桌上被摘除的场景。

  “社长。”

  “我已经不是社长了……抱歉啊,伊兹,我会想办法的。”

  “您还没有离开公司。”修玛吉亚的双眼毫无迷惘:“请您有机会要泡一泡温泉。愿您武运昌隆。”

  ──嗯?

  嗯?

  为什么又提到温泉?

  或人大包小包离开公司,被副社长及专务询问去向后,下了天桥在对街站牌旁心怀迷惑地思索此事。当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在路上追一辆通往山区的公车。

  
  
  

  在大雨里湿漉漉地冲进旅馆前厅,身着传统和服的女将前来、正满脸歉意地要开口,或人就看到路经前廊、表情愕然的刃唯阿,一度脑内弹幕:伊兹是不是被亚克骇了才这么搞自己。

  或人迟疑着是不是应该打电话找秘书进行一番了解,即使显得行为徒劳。

  “这里是飞电董事们经常推荐的旅馆。”刃唯阿迟疑地咳了两声,还是解释:“社长想了解公司的……内部生态。”

  ──他也会做这么亲民的事情?

  ──并不亲民。刃吸了口气,抑制着以免发出叹息:“上周开始不收客人。”

  “上周?不是昨天才确定裁的我……不是,有钱也不能这样。”可恶。或人撇头:有钱的确能这样啊!

  ‘唯阿,让他进来。’刃的讯息端传来天津垓悠闲的声音:‘外面在下大雨。’

  或人真想霸气地转头踏出旅馆大门。

  但他没带伞。

  
  
  

  刷净身体、手脚终于自冰水浇灌里恢复温暖,或人带着强大赌气心理横越淋浴区,窗梁之下光线幽静、望去林木夜景极美的温泉,徜徉热气之中的正是天津垓。

  在或人进入水里时,仅仅遭到对方一瞥。

  或人是骨架匀称的体型,这半年东奔西跑也养了点线条,身体条件不坏,多少有点“谁怕谁我才不会输”意思地打量回去。

  精心发型散乱地落在耳畔,画出水迹的修长脖子,线条优雅的肩膀在或人眼里惊鸿一瞥──天津垓脖子上的青色痕迹太触目了。

  即使数日前才与不破谏进行了简单粗暴的争夺,也并未在外貌仅有24岁的男人皮肤上留伤,颈口的不明瘀痕像没能写顺的破折号。

  或人不自觉地动了动肩,将手塞回水下。

  数周前金属簇上身的印象仍在,确实因为特殊状况出手掐了对方──如果没记岔他还不同手共掐了两次。他们当时都是假面骑士型态,内部是这么容易留痕迹的吗?

  “看来你大概在猜这个。”天津垓歪头,手指深具画面感地搭在脸侧:“你造成的痕经应该已经消了。”

  大概、已经──或人竖起眉:“──那么、”

  “有些床伴喜欢这种。”

  纵然年轻,在外打滚数年的飞电家男孩也不是茹素的,疑惑数秒随即靠想像获得数项答案,脸上瞬间烧红一片──温泉甚至都没刚才那么烫了:“所以你是那种?”

  天津垓慢悠悠地回望:“哪种?”

  要是落荒而逃就输了,“……喜欢捆缚系?”

  “嗯,”新社长慵懒地发出鼻音:“但有时比我大的男人力气不太够。”

  或人脸上变幻数度,沉默几秒后:“……你是说50岁以上的。”

  
  
  

  当或人跟前几天才靠各自公司技术对抗过、如今还抢了他公司经营权的社长,在塌塌米上互掀浴袍时:“──还以为天津社长讨厌比他小的。”

  “我觉得你有点欠教训。”不是50岁是45岁。

  天津垓咬回年轻的嘴上,年轻那方技巧生涩的嘴唇张合,咕哝了诸如:“根本独裁”、“到底是谁更不讲理”而后试图自被动的状态里夺回一点权力,“你的通讯器没开吧。”

  “我没流出你影像的打算。”

  “实在是觉得你干得出这种缺德事。”

  年轻又学得快的对手就是这点讨厌:只从自己的角度看事情。

  “根本不用录。”

  林木在纸拉门窗格后影影绰绰。或人把他压在门柱边。发现自己被按牢了,年长者索性将膝盖毫无矜持地架回对方身上,变成尚未行使的拘束:“你不知道现在影像很容易伪造?”

  ──居然没法反驳。

  在商业上或人跟天津垓毫无谈资,在唇枪舌战上倒是有点优势──天津垓的自恋导致他很容易被具体批评踩到痛脚;床上不知道,这会要是再拿年纪开玩笑就显得略没品了。或人迷蒙地想现况好像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视野落在天津垓的身体上,他的脚比自己长,身体要精实一些,手腕跟手臂没有什么色差,连指间也没有什么晒痕。明明一直戴着戒指?或人工作偶尔得在全身戴装饰,手上的束绳往往要不是太松就是太紧。可以看出那指环戒围跟天津垓的手不太合。

  “……你的戒指呢?”

  对方漫不经心地跟他唇舌交缠,“要泡温泉当然拿下来了。”

  银色的通讯器倒是跟着过水,现下在垓的手腕上紧箍着,腕上的皮肤出现压痕。还好改造结果似乎并不完全像修玛吉亚的仿生皮肤──但这技术显然又不隶属哉亚,或人没见过这位社长进行这类营销,他肯定会亲自上镜的。

  对或人来说天津垓仍有不少谜团:为什么要保持这模样,什么事促使他如此决定,跟爷爷是什么关系,公司在这人名下会变成怎么样──似乎是很后面的事。

  或人脑内又浮现不合时宜的负罪感,但被天津垓握在手里让理智荡然无存,对方跟自己一样身体情绪高涨,深色眼珠从低垂的睫毛后瞧着。

  “不管你在想什么,总会反悔的。”

  天津垓的声音落在耳畔。

  后悔自己这么做,后悔自己没那么做,不管怎么样都会,是专属年轻人的无聊馀力,得耗很多年之后才能意识到结果只有一个。

  
  
  

  路途上的鸟,指使着旅人离开路,踏入未知的地区。

  得逞的它离地而去。

    

  

Fin.

貴死了Grace
復健一下,好久沒有新圖了,現在...

復健一下,好久沒有新圖了,現在實在超愛01

復健一下,好久沒有新圖了,現在實在超愛01

臨也過激吹
虽然画的很不像但确实是不破さん...

虽然画的很不像但确实是不破さん【…】我尽力了。

虽然画的很不像但确实是不破さん【…】我尽力了。

纸茶

【垓谏或】出租屋(1)

情人节快乐❤↓

情人节快乐❤↓

Amuro_

是,伊兹美女呜呜呜呜呜

我画画菜不妨碍我吸伊兹x

是,伊兹美女呜呜呜呜呜

我画画菜不妨碍我吸伊兹x

Reder_HL

鸽了好久终于更新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

视频是手机做的质量低下

请各位不喜勿喷

做的不好就当看个热闹


                   ——Reder_HL

https://b23.tv/av88425199

鸽了好久终于更新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

视频是手机做的质量低下

请各位不喜勿喷

做的不好就当看个热闹



                   ——Reder_HL

https://b23.tv/av88425199

薄雪草

[垓或]实验品

→莫得感情,纯粹研究员×小白鼠关系。

→有不靠谱剧情猜想。

→私设注意,文笔渣注意,ooc注意。                    

         “假面骑士Zero-one的变身者是飞电智能集团新任社长。”收到刃唯阿发来的消息后,天津垓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调出了飞电新任社长的资料。 ...

→莫得感情,纯粹研究员×小白鼠关系。

→有不靠谱剧情猜想。

→私设注意,文笔渣注意,ooc注意。                    

         “假面骑士Zero-one的变身者是飞电智能集团新任社长。”收到刃唯阿发来的消息后,天津垓放下了手中的棋子,调出了飞电新任社长的资料。 

        “飞电或人,搞笑艺人吗?”不符合逻辑的一点引起了天津垓的怀疑,他曾与飞电是之助合作过,客观评价,飞电是之助是个令人敬佩,精明的商人,他以一己之力带领人类社会进入新的纪元。若非他们理念不合,也许灭亡迅雷就不会存在了。 

        可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飞电是之助不会选择一个从未接触过企业管理的搞笑艺人接任飞电智能的社长一职,即使那个人是他的亲孙子,飞电是之助足够理智,不会受所谓血缘关系,做这种看上去愚不可及的决定。 

         天津垓放下手中已经冷掉的咖啡,为飞电或人的存在下了定论,飞电或人是那个被隐藏起来的实验品,那个人类进步的关键,也就是天津垓在日本秘密搜寻多年也找不到的那个意外的存在。 

         精明的商人到最后还是精明的商人,天津垓叹了一口气,打乱桌上下到一半的棋盘,一步一步的重新摆放棋子。飞电是之助一招以退为进,将飞电或人的存在暴露了出来,同时也把飞电或人推到明面上,逼得天津垓不得不放弃暗中捉捕实验品的想法,亲自上场捕捉这个实验中意外诞生的存在。 

         以防万一所准备的棋局早已布下,调换其中几枚棋子的位置,按另一份计划运作棋子,收集数据,复活方舟,销毁证据,一切按部就班的运行,Thouser所需的密钥也已收集齐。放下诱饵,天津垓正式向飞电或人——这个被飞电是之助保护的很好的实验品宣战。 

        被圈养的,未曾经历过实验摧残的小白鼠真是可怜,傻乎乎地落入了陷阱还不自知,天真的认为凭借几场比赛就可以保住飞电集团,简直天真到他都快心软想放过飞电或人了。可小白鼠就应该好好待在实验室里,接受一场又一场的实验,像这种到处乱跑的小白鼠太容易给别人造成烦恼,也太容易使实验数据出现问题。 

        比赛一场一场的进行,中间稍微出了些差错,灭亡迅雷还存在余党,并且这些不该存在的残党给哉亚造成了不少的麻烦,但不足为虑,只要抓住了那只小白鼠,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毕竟,这只小白鼠,可是与飞电的两颗卫星密切相关,抓住了小白鼠,就相当于抓住了两颗卫星 的命脉。

         如他所料,没进行过实验调整的小白鼠太容易失控,设定好的关键词一旦触发就失去了理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天真至极的理念,更确切的说,是飞电是之助灌输给他的理念。不过不重要了,他已经抓住了这只被过度保护,对一切一无所知的小白鼠,剩下所要做的,就是研究飞电或人身体中存在的秘密。 

        实验室里的器具早已准备好,研究项目的主导者是天津垓本人,一切就绪,失去意识的小白鼠被送往实验室,等待飞电或人的,是无穷尽的实验。

Near

珍珠项鍊并不像不过大致参照的这个:wb

珍珠项鍊并不像不过大致参照的这个:wb

虚佐湳🔥

【假面骑士01/全员安利向】

BGM:欠落オートメーション——ONE OK ROCK

这就是我2019年为零一做的最后一个视频了,同时也是对另一种新风格视频的尝试。

首先非常感谢这一年间小伙伴的关注,鸽子up来年会继续努力保证更新速度的,希望大家都能在新一年找到自己喜欢的事物!

没有做年度综合整理的图片,只把今年剪的几个视频的封面整理在了一起233

点我看瞎几把剪的跨年视频

【假面骑士01/全员安利向】

BGM:欠落オートメーション——ONE OK ROCK

这就是我2019年为零一做的最后一个视频了,同时也是对另一种新风格视频的尝试。

首先非常感谢这一年间小伙伴的关注,鸽子up来年会继续努力保证更新速度的,希望大家都能在新一年找到自己喜欢的事物!

没有做年度综合整理的图片,只把今年剪的几个视频的封面整理在了一起233

点我看瞎几把剪的跨年视频

宝生永梦🎵

(灭亡迅雷)圣诞节贺文//我好想你

1.圣诞节贺文,虽然早就过了几天了2333

2.灭亡迅雷赛高。

3.博君一笑


6:30PM


分钟刚刚指向六,灭就准时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眼里没有任何困意。这是理所应当的,就算刻意模仿了人类的作息习惯,修玛吉亚也是没有「睡眠」这个需求。


从床上下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伴着明光吹进了昏暗的室内,有什么东西也飘进来了。灭伸出手,数片晶莹的雪花落在了手心里,几秒之后就融化成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像此时的黎明小镇一样。


依旧是那么安静沉默,和往常一样,却又不一样。


窗户上反照出左边脸上露出的机械体,黑色的破损痕迹蜿蜒而上。自从那...

1.圣诞节贺文,虽然早就过了几天了2333

2.灭亡迅雷赛高。

3.博君一笑


6:30PM


分钟刚刚指向六,灭就准时睁开了眼睛,黑色的眼里没有任何困意。这是理所应当的,就算刻意模仿了人类的作息习惯,修玛吉亚也是没有「睡眠」这个需求。


从床上下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打开了窗户,一阵冷风伴着明光吹进了昏暗的室内,有什么东西也飘进来了。灭伸出手,数片晶莹的雪花落在了手心里,几秒之后就融化成水,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就像此时的黎明小镇一样。


依旧是那么安静沉默,和往常一样,却又不一样。


窗户上反照出左边脸上露出的机械体,黑色的破损痕迹蜿蜒而上。自从那战过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久到东京已经大雪,雪满樱花枝,寒冬月。


这也意味着灭已经独自一人生活了许久了。不,也算不上许久,按照人类的日历来讲,也就过去了 半个月左右。但是灭却觉得,真的很久了。


走过静悄悄的走廊,迅的房间本在灭的旁边,但是灭嫌弃迅一大早就吵吵嚷嚷的,就搬到了另一头 ,就算迅怎么撒娇也没能阻止的了他这个决定,只好委委屈屈的看着灭面无表情的搬走了。


等经 过迅的房间的时候,灭放慢了速度,看了一眼死死紧闭的房门,抬起脚步走了。


修玛吉亚没有心,不需要感情。灭在心里默念,区区一个被自己制造出来的修玛吉亚而已,既然损坏了那就


再次创造一个,没有什么值得挽留悲伤的。


——对,就是这样。


这句话已经在灭的心里重复了成千上百遍了,但是重新创造一个新的修玛吉亚的进程至今还是百分之零。


Zero-one的成长速度远超了预料,亚克的指令迟迟没有下达,ZAIA那个社长似乎也在不怀好意的计划着什么,等等等等。局势已经十分严峻,现在没有功夫再去制造一个修玛吉亚了。这样在心里说服了自己之后,


灭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但是刚刚开始工作一会之后,灭又走神了。


迅出事正好是圣诞节的前几天,灭本来不知道什么是圣诞节,对于他来说,人类的节日毫无意义,与其关注这个,还不如多制造几个秘钥。奈何迅却十分感兴趣,乐此不疲的搜集着圣诞节的资料,天天缠着灭一遍遍读给他听,甚至还计划要去抢正在建造的东京最大的圣诞树回来。


灭当场就否决了这个建议,并且警告了迅不要搞事情,安分的待在小镇里。


谁知道迅表面上乖巧的答应了,半夜里却偷偷溜了出去,灭平时不会干涉迅的行动,虽然知道迅偷溜出去,但还是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等到第二天早上,灭从休眠状态中苏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迅扬着灿烂的笑容趴在他的床头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手里的一个小铃铛。大红色的铃铛在迅的手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迅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把它晃来晃去。


看到灭醒过来,迅马上抛弃自己的玩具,“Horobi!早上好!”


“Jin,你在这里干什么?”灭没有起床气,也没有睡意,但是这不代表他喜欢一大早就看到迅闯进他的房间里。


“Horobi,你看——”迅从床头下来,蹬蹬蹬的跑远,灭顺着迅走动的方向看过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颗特别有存在感的圣诞树,上面还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装饰品,估计刚刚迅把玩的那个铃铛就是从上面拆下来的。


“……你从飞电抢回来的?”灭,一个修玛吉亚,感受到了突如其来的人类的头痛。


迅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灭,“Horobi你怎么知道?”


灭面无表情的下床,动作冷厉的像是要冲上去打迅。迅下意识的一缩脖子,躲在了圣诞树的后面,因此也看到了树上还挂着的飞电集团的标志,上面还画着一个女性的Q版头像,有点像是Zero-one身后一直跟着的那个修玛吉亚。


迅直接扯下了牌子,无辜的看着灭,“Horobi,你不让我去拿那个最大的,那我去抢飞电的也没事吧,反正他们也是我们的敌人。”


“你还做了什么?”灭走到圣诞树前,看着树枝上的折痕,又看看已经义愤填膺的讯,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让讯在小镇里关他两天禁闭。


“也没什么啊……”说着说着,迅的语气不由得弱了下来,他偷偷看了一眼灭,吞了吞口水,“就是,就是我在飞电的墙上写了「灭亡迅雷到此一游」……”


很好,关上一个月。


给迅下了判决的灭让讯把这棵树丢出去,他可不想在自己房间里看到任何飞电的东西,这会让他感到作呕。


任凭迅再怎么样可怜巴巴的求他,灭已经很冷酷的不动摇,抱臂看着迅委委屈屈的拖着树出去了。


对于灭来说,这只是一件小事,迅的突发奇想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最近不拘着他,比较放飞了而已。


让讯处理了树之后,他又投入了工作之中。


工作的时间总是很快,等新的秘钥研制成功,心情颇好的灭想到了一直闹着要去过圣诞节的讯,想着要不要答应他一起出去看看。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灭亡迅雷。


分崩离析。


侥幸活了下来的灭独自回到了黎明小镇,他看着自己被毁去的面孔,火花在机械上跳跃,灭伸手去触碰,直到手指被烫伤,也露出机械体,他才恍然真实。


他想起自己醒来的时候,躺在冰凉的地上,意识朦朦胧胧。原来自己是输了啊……这没什么,灭想,区区一次失败罢了,反正自己又没死,有的是机会重来。


当灭听到了迅死亡的消息的时候,他的傲慢被轻易的打碎了。


迅是抱着必死的心情而去应战的,他为了给他的Horobi报仇。从被创造到现在,年轻的过分的修玛吉亚忍着血泪,扬起张狂肆意的笑意,向着他的对手迎去。


最终,振翅欲飞的鸟儿被折断了翅膀,他倒在了地上,蜷缩成一团,眼泪再也忍不住。


“对不起,对不起,Horobi……”


“我太弱了,连为你报仇都不行,你肯定不会原谅我了……”


“没有你的我,什么都做不了……”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Horobi。”


鸟儿发出了一声哀鸣,他看着蓝天,泪水漫过脸庞,却露出了笑容,“我来见你了,Horobi。”


灭坐在座位上,久久不能回神,他在电脑的屏幕上看到自己的脸,狰狞冷酷,但是双眼里却哀恸的几乎快要落下泪来。


颤抖的手再次抚摸上了脸,一直置之不理的机械部分再次灼伤了手指。


修玛吉亚没有心,不需要感情。


区区一个被自己制造出来的修玛吉亚而已。


可那也是我的修玛吉亚。


我唯一的修玛吉亚。


窗外又是大雪落下,人间裹素。迅,圣诞节来了,你看到了吗?


虚佐湳🔥

我不晓得该说啥,对于这集😂
我:@%#!*??@……???
“监督:诸田敏”
……哦那没事了

p1~p6这集说了整整五遍“アークの意識だ”,虽然翻译的不太一样。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一切都是亚克(诸田敏)的意思【狗头】
p7p8食我刀片!(诸田敏:灭你出去挡刀吧【扭头】伊兹你也出去送人头吧【眼神深邃低语】一切都是亚克的意思)
p9副社长篡位警告⚠️
剩下的我就不多说了,免得被别人说我看个特摄还屁事辣么多【之前被人这么说过233】
其实我特别好奇这两集高桥大佬的脚本是怎么写的😂这口锅我又感觉直接扣诸田敏头上好像也不太合适【崩溃.jpg】

转眼也快圣诞节了好像到了我许诺要填问卷的时候了

我不晓得该说啥,对于这集😂
我:@%#!*??@……???
“监督:诸田敏”
……哦那没事了

p1~p6这集说了整整五遍“アークの意識だ”,虽然翻译的不太一样。行了行了我明白了,一切都是亚克(诸田敏)的意思【狗头】
p7p8食我刀片!(诸田敏:灭你出去挡刀吧【扭头】伊兹你也出去送人头吧【眼神深邃低语】一切都是亚克的意思)
p9副社长篡位警告⚠️
剩下的我就不多说了,免得被别人说我看个特摄还屁事辣么多【之前被人这么说过233】
其实我特别好奇这两集高桥大佬的脚本是怎么写的😂这口锅我又感觉直接扣诸田敏头上好像也不太合适【崩溃.jpg】

转眼也快圣诞节了好像到了我许诺要填问卷的时候了

XiPus西普

假面骑士ZERO-ONE 


和一个乱调的

假面骑士ZERO-ONE 


 

和一个乱调的

虚佐湳🔥

【谏或/垓或】噓話うそばなし(谎言)

⚠️⚠️⚠️蝗色文学警告⚠️⚠️⚠️
 
 *请认真阅读注意事项,注意避雷,否则本人对于本文引起的任何触雷皆不负相关责任【滑稽.jpg】
 
 *高能预警:【谏或】前提的【垓或】
 
 *一级预警:因目前情报太少而未来必然会崩人设的我流天津垓
 
 *二级预警:NC-17,非自愿强迫性*行为,变向NTR警告。
 
 *三级预警:半原作意识流向背景设定的PWP【所以如果可以就请不要深究背景设定了233】
 
 *四级预警:内有各种黑科技以及篡改记忆警告

  

————————————正文—————...

⚠️⚠️⚠️蝗色文学警告⚠️⚠️⚠️
 
 *请认真阅读注意事项,注意避雷,否则本人对于本文引起的任何触雷皆不负相关责任【滑稽.jpg】
 
 *高能预警:【谏或】前提的【垓或】
 
 *一级预警:因目前情报太少而未来必然会崩人设的我流天津垓
 
 *二级预警:NC-17,非自愿强迫性*行为,变向NTR警告。
 
 *三级预警:半原作意识流向背景设定的PWP【所以如果可以就请不要深究背景设定了233】
 
 *四级预警:内有各种黑科技以及篡改记忆警告

  

————————————正文————————————

  

  “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这样的想法没由来地浮上了飞电或人的心头,耳朵里轰鸣的“嗡嗡——”声连带着脑袋快要裂开一般的痛楚袭向了他,他恍惚间仿佛看见了不破谏的脸。

  

  他惊醒了——

  

  “哗——”他刚刚睁开眼就被扑面而来的透明液体吓得重新闭上了眼。

  

  冰凉的酒液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尖锐味道,向他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里钻去,叫嚣着蒸腾而起的薄薄雾气将他的脸色醺得惨白,期间尚未融化的冰块毫不客气地招呼在了他的脸上脖子里留下了一个个的红印子,将他砸得生疼,他睫毛微颤着睁开,眼中透着十二分的困惑——他不明白……他不明白的东西太多,以至于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向对方询问,他又该向对方询问些什么?

  

  酒液顺着他的下巴和脖颈从他的脸上流进了衬衫里,他被这杯酒冻得嘴唇发白,辛辣的酒气刺激着他因耳鸣和头痛几近崩溃的神经,浓烈地几乎要叫他吐出来。
 
 

【点我看绝美蝗色文学】 
 
 
   …………
 
 
   “药物和手术配合地很完美,现在记忆的替换已经基本完成,接下来只要等他醒来,飞电集团就会是您的囊中之物了。”
 
 
   “做的不错,这是你应得的。”天津垓手指微动,将相当金额的钱转入了面前人的终端里。
 
 
   “垓总,好像比约定的多了些吧?”
 
 
   “这是下次合作的定金以及小小谢礼。”天津垓笑着把玩手里精致的小瓶子,里面有着几颗晶莹的药粒,“我和那位飞电的社长,以后少不了要麻烦你。”
 
 
   “那就恭喜您了。”那人也是笑着退出了这间简易的手术室。
 
 
   “你逃不掉的,飞电或人。”天津垓转过身,躺在手术台上的飞电或人乖巧地阖着眼睛,指尖抚过或人红润柔软的唇瓣,“你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
 
 
   ——END——
 
 
   PS:我太变态了先跟群里大佬们道个歉【低头】,欧欧西都是我的锅。
 
 
   PSS:之前看到图透和剧情梗概说垓总好像17集就出场,吓得我屁颠屁颠赶紧写完了这个欧欧西力作【什么】。废话,等垓总出来我这么欧欧西的文章可能就更加欧欧西了。趁他没出来我还能随心欧欧西一会赶紧写,写完拉到【嘛?】
 
 
   PSSS:然后就是球球审核工作人员放过外链,圣诞节快乐!【?】

虚佐湳🔥

【谏或】滲む錆色(浸染的铁锈色)

  第二章:暴動ぼうどう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唔……呐伊兹……”飞电或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透过识别器被伊兹捕捉到,“我今天要是去公司的话……还会被那个……那个副社长刁难对吧。”他撇了撇嘴有点不想去公司上班,哪怕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伊兹耳朵部位的处理器闪烁了几次,“不会的,或人社长,前代社长的遗嘱所具有...

  第二章:暴動ぼうどう


  #cp:不破谏x飞电或人

  #原作向世界观,过度解读式剧情,某种意义上的私设如山,以及对后文的推测(后期可能会被打脸)

  #更新不易,如果喜欢还请不要吝惜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超大声)!欢迎捉虫!前文请翻阅合集


————————正文————————

 
  “唔……呐伊兹……”飞电或人闷闷的声音传出来,透过识别器被伊兹捕捉到,“我今天要是去公司的话……还会被那个……那个副社长刁难对吧。”他撇了撇嘴有点不想去公司上班,哪怕这是他走马上任的第一天。


  伊兹耳朵部位的处理器闪烁了几次,“不会的,或人社长,前代社长的遗嘱所具有的法律效益一经生效,在我社的所有决策中或人社长您都拥有绝对发言权。”


  “……真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回答。”飞电或人心一横,顺着伊兹打开的门上了车。


  (前一天上午,飞电智能集团顶层会议室)


  “……然后,第二任的社长,我将任命我的孙子飞电或人来担当???”副社长大声地念出了遗嘱的最后一句话,引得满堂哗然。


  “哈?我(来当社长)?”遗嘱的内容让飞电或人惊讶而又神色复杂地站了起来,整个会议室飞电大大小小的股东包括副社长都向他投来了各种各样的眼神。


  “搞什么啊!想搞家族经营把公司变成私人所有物吗?”副社长将轻薄的信摔在了桌子上,愤怒之余却是想明白了什么。


  副社长投向他的眼神和别人的不大一样,飞电或人分明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恍然大悟,仿佛这个对飞电或人而言首次见面的陌生人之前就见过自己,而且霎时间明白了自己曾做出某件事的缘由一般。


  飞电或人被股东们吵闹起来的声音以及自己不合时宜的想法惊地毛骨悚然,这场合让他极度不舒服起来,他甩下一句“大家都冷静一点,社长我是当不来的。”便拎着包推门离开了。


  电梯缓缓从顶楼向下降,或人的心情也在急转直下,他想到了很多,所以当他在公司大厅看到自己爷爷的画像时只是抿着嘴低沉而坚定地开口,不知道在向谁诉说着自己此刻的决心:“对不起,爷爷……”


  伊兹则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或人背对着看不到的角落里,她安静地目送着他走出飞电公司的大门,手里还拎着那个刻有飞电标志,装有腰带和磁卡的合金密码箱。


  终于解决了一件麻烦事,飞电或人松了一口气,才想起来被爷爷遗嘱冲击而暂时忘却的更重要的事情——他失业了……年仅二十二的搞笑艺人这下失去了主业彻底变成了无业游民。


  ……


  “……飞电是之助社长的告别仪式于昨日下午六点正式宣布结束……与会嘉宾……日本哉亚公司社长……合作……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福添准副社长就飞电智能集团日后发展一事发表讲话……”


  街边的电视墙上放松的新闻稍稍分散了飞电或人的注意力,但他也没太在意。只是撇了两眼,正好看到了一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他视线往下移了一点:


  “日本哉亚公司社长……天津垓……”


  ……


  周日上午的游乐园总是人满为患,当或人回到游乐园的时候,游客也是只增不减。台下的观众被台上的艺人组合逗地开怀大笑,叫飞电或人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在便利店里被他逗得难以自持的人,他露出了一丝笑容。


  看到人们展露笑容的愉悦和自己无法让别人展现笑容的忧思郁结在一起,连同今天与过往的种种……飞电或人扬起的嘴角又被他一点点抿起,压下。


  骚乱总是发生在不经意之间,“腹肌撕裂太郎”手里拎着另一个修码基亚从后台走出来的时候,飞电或人还没有意识到事情有什么不对。眼前发生的事情超出了他的理解和认知,他更不清楚所谓的魔机为何物,只是游乐园被破坏,人们受伤尖叫逃窜,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


  即便自己无法为大家带来笑容,或人也无法坐视人们脸上的表情由笑容转为恐惧。而魔机对于人类梦想的践踏成为了加诸在或人决心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匆匆赶来的伊兹手里的零一驱动器仿佛成为了他此刻唯一的出路——牺牲或是拯救。


  “只要使用了那个驱动器,就可以阻止他了吧?”他毫不犹豫地在心中下了决断。


  伊兹的话没有错,在变身的瞬间他的意识就同卫星泽亚连接在了一起,他的意识被周围密集的二进制码包裹着,叫他觉得分外温暖。明明是首次体验却莫名熟悉的舒适感让他对自己的首战信心大增。


  ……


  “就这样打下去简直是没完没了……”不破谏皱着眉头将枪里已经空了的弹匣退出来,嘴角忍不住露出一声声冷哼,今日修码基亚的暴乱又激起了他多年来压在心底的记忆与憎恶。


  刃唯阿一枪将一个魔机打退,余光瞟到向装载车跑去的不破谏,她神色微变追了上去,“等等,不破!”


  “想不到这么快就要用上这东西了。”不破谏一枪了结了刃唯阿身后意欲偷袭的魔机。说实在的,这个武器下发的时间十分值得玩味,好像有人早就知道今天会有修码基亚暴乱一般,不过这就不在不破谏目前的考虑范围内了,因此虽然他有所察觉却也没在意。


  有了射击升华器的帮助,不破谏清除魔机的效率大大提升,他将最后一个魔机击倒,踩在脚下,脸上净是冷色,“看来历史又要重演了啊。”他仿佛下了大力气般地扣着扳机将它的头部射穿,那个魔机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因中枢处理器被毁而不动了。


  “不破,”刃唯阿手里的终端还亮着屏幕,她的眼神闪烁,“飞电好像已经确定新社长了。”


  “嚯,那就只好明天抽空去拜会一下了。”不破谏将手里的射击升华器收起,顿了一下,“这位……新社长。”


  ——TBC——


  PS:两人依旧没有相遇,把见面前过渡章写的又臭又长的我真是人间之屑。感觉这章按着原剧情写,就写的不是很好,还卡了老久……最近破事多,写的真实贼慢www,对不起>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