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假面骑士blade

57948浏览    1140参与
南山尐

都是blade

含剑始+剑橘 酌情食用

都是blade

含剑始+剑橘 酌情食用

帽帽子
急切想嗑剑始啊……!

急切想嗑剑始啊……!

急切想嗑剑始啊……!

是一只末初哒

关于橘妈妈(?)

速打,477字

群里聊到橘妈妈时出现的脑洞

ooc预警

橘朔也听说虎太郎给他起的外号是“橘妈妈”时是茫然的。

“为什么会是妈妈?”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那小夜子岂不就是爸爸了?”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等等我为什么要想这个。”

这是他的第三个想法。

三个想法电光火石般的在他脑中掠过,坐在对面一脸绝望的虎太郎只看见一脸冷淡的继续面无表情的喝下咖啡。

不愧是橘妈妈——啊不,橘前辈!既是面对这样的场面也能面不改色的做自己的事情!虎太郎内心对橘的愧疚和尊敬压倒了一切其他情绪,默默的把自己的脸埋到了手心里。

“橘前辈是妈妈的话,那我是什么?”手里捧着杯牛奶的睦月问道。

“是睦月宝...

速打,477字

群里聊到橘妈妈时出现的脑洞

ooc预警

橘朔也听说虎太郎给他起的外号是“橘妈妈”时是茫然的。

“为什么会是妈妈?”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

“那小夜子岂不就是爸爸了?”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

“等等我为什么要想这个。”

这是他的第三个想法。

三个想法电光火石般的在他脑中掠过,坐在对面一脸绝望的虎太郎只看见一脸冷淡的继续面无表情的喝下咖啡。

不愧是橘妈妈——啊不,橘前辈!既是面对这样的场面也能面不改色的做自己的事情!虎太郎内心对橘的愧疚和尊敬压倒了一切其他情绪,默默的把自己的脸埋到了手心里。

“橘前辈是妈妈的话,那我是什么?”手里捧着杯牛奶的睦月问道。

“是睦月宝宝吧!”剑崎斜坐在沙发边,旁边的始皱着眉头看着橘不知道在想什么。

“剑崎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好好好,那你就是最強の騎士!”

“剑崎哥!”

自然两个人吵成一团。

自从进来后没说过话的始突然开口:“我同意。”

“咧?”×4

“广濑小姐你什么时候下来的?”

“虎太郎你闭嘴,相川你说什么?”

“橘真的很像妈妈,领着四个小鬼。”

“小鬼?四个?”×4

广濑小姐点点头。

“我和相川持同一个态度。”

这时候橘终于抬头:

“所以说,为什么会像……妈妈?”

评论区会告诉你答案的,橘妈妈!

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苦海

性转,骑士娘(……?)特殊表现均有,注意避雷

性转,骑士娘(……?)特殊表现均有,注意避雷

季夏应钟_我们是两个人用一个号的假面来厨

因为听说这个其实有很多背景设定就买了,结果比想象中要厚好多啊。

所以哈吉咩原来真的是跟睦月一样是被控制了……等等这样Blade的故事好guro啊,有股强行控制野生动物剥夺天性的味道。

昨天一扫还看到了龙骑的原设,回头再看看

因为听说这个其实有很多背景设定就买了,结果比想象中要厚好多啊。

所以哈吉咩原来真的是跟睦月一样是被控制了……等等这样Blade的故事好guro啊,有股强行控制野生动物剥夺天性的味道。

昨天一扫还看到了龙骑的原设,回头再看看

橘味增
透garren 是糖水橘子

透garren

是糖水橘子

透garren

是糖水橘子

圣域_

红·绿·蓝

(剑始提及

红·绿·蓝

(剑始提及

松野企鹅

只是一篇心血来潮的小短文…!

第一次试着写点正经(?)东西…反正很短就不起名字了(草)


今天是栗原天音的葬礼。

来参加葬礼的都是她的晚辈,没有同辈的人也算证明了她活的挺不错。最年轻的是她的孙子,和一位青年,青年留着与面容格格不入的长发,从他的眼里看不见对世界的反射,深不见底。也就栗原天音的孙子曾见过这位青年几面,但即使如此,在场没有谁能知道他究竟与棺材里的人是什么关系。青年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一句话,葬礼结束后,等所有人都走了,便也离开了。

青年的名字叫相川始。

相川始在人类中的生活已经过去八十年了。这八十年来,他参加了许多葬礼。相川始不喜欢葬礼,但在内心深处,他有点盼望葬礼。他渴望自己也是个有葬礼的人。不过,...

第一次试着写点正经(?)东西…反正很短就不起名字了(草)



今天是栗原天音的葬礼。

来参加葬礼的都是她的晚辈,没有同辈的人也算证明了她活的挺不错。最年轻的是她的孙子,和一位青年,青年留着与面容格格不入的长发,从他的眼里看不见对世界的反射,深不见底。也就栗原天音的孙子曾见过这位青年几面,但即使如此,在场没有谁能知道他究竟与棺材里的人是什么关系。青年从头到尾也没有说一句话,葬礼结束后,等所有人都走了,便也离开了。

青年的名字叫相川始。

相川始在人类中的生活已经过去八十年了。这八十年来,他参加了许多葬礼。相川始不喜欢葬礼,但在内心深处,他有点盼望葬礼。他渴望自己也是个有葬礼的人。不过,在这不可以成立的情况下,他人的葬礼也还是给相川始带来了期待,期待某个人的到场。虽然一次也没有盼到,但是在那几天,他可以感觉到那个人就在不远的地方。

当然,却也一次都没有找到。

说不定这会是参加的最后一场葬礼,相川始回到公寓,拆了包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突然有了抽烟的习惯,虽说是不死的躯体,可在器官完全报废之前残破的器官是不会被替换的。这让他有了点当人类的感觉,就算不断透支的感觉真的很糟。

相川始的公寓很简陋,东西也不多,一张床,一个柜子,一个冰箱,一些炉具和一套对着窗户的桌椅。八十年来他搬了将近十次家,每次都一定会带上一张照片,那是他在白井虎太郎的老房子被卖掉之前顺手拿走的东西,这张合照泛黄的不成样子,而这张照片里的五个人,早已只剩下最中间的人了。相川始一直都很后悔没有在他擅自跑不见之前给他好好拍张照片。

坐在书桌前,相川始叼着烟借着外面繁华的灯光凝视着这张照片,像是想迁怒谁一样,把吸到一半的烟突然掐灭,疲劳感使他倒头就睡。

等到相川始醒的时候,手里的烟不见了,身上多了一件破破烂烂的羽绒外套以及被塞到手里的一枚刻有黑桃样式的戒指。

天还没亮,但是太阳漏了一点光。

什么时候才能脱离苦海

秘密藏身于因果的隧道

不死少年a和蜉蝣undead。


少年a没有名字,他不知道自己该被怎么称呼,但是他知道,自己应该被人称呼做少年a。

少年a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诞生的,少年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去哪里。

少年a就是少年a,他不会是别人,也不会变成别人。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此处存在,在此处活着,但是没有人知晓。

他不知道自己存在在这里的意义,但是他的本能告诉自己,他应该在这里,他应该永远都在这里。

他似乎是不死的。

不过死亡又是什么东西呢?


少年a在“家”中活动,家里什么都没有,醒过来之后又会沉睡回去,但是他无论睡了多久,醒过来世界还是那副面貌,自己也还是那个样子,少年a依...






不死少年a和蜉蝣undead。


少年a没有名字,他不知道自己该被怎么称呼,但是他知道,自己应该被人称呼做少年a。

少年a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诞生的,少年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去哪里。

少年a就是少年a,他不会是别人,也不会变成别人。

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此处存在,在此处活着,但是没有人知晓。

他不知道自己存在在这里的意义,但是他的本能告诉自己,他应该在这里,他应该永远都在这里。

他似乎是不死的。

不过死亡又是什么东西呢?


少年a在“家”中活动,家里什么都没有,醒过来之后又会沉睡回去,但是他无论睡了多久,醒过来世界还是那副面貌,自己也还是那个样子,少年a依旧是少年a。

他不会去思考自己为什么难以出门去,他也不会去想自己是为什么在这里,因为没有别人,没有人会去接近他的“家”。


某天,窗户被人敲了两下,一个人笑眯眯的透过窗户看了看,嘴巴一张一合,好像想说什么的样子。

他是谁?

少年a不知道。

他想说什么?

少年a不知道。

他想要干什么?

少年a完全不能理解。

不过当那人走了,少年a突然有种出门的欲望。

但是他不知道去哪,有什么地方才可以包容自己。


少年a还是没有离开自己的居所。

但是有人进入了这里,从窗户翻进来的。

等等,“他”是人类吗?

“他”有着红色的血液,“他”有着棕色的毛发,他没有触角,他没有双翼,他没有毒牙。

他和自己不一样。

少年a抬起头来,张开了口器。

“你是什么生物?”

那生物的眼神并让人不觉得令人作呕的好奇,而是别的什么感觉,少年a未曾见过。

“undead,我是蜉蝣undead。”

“但是我是人类,我为什么不会害怕你?”

“人类和undead都是一样的啊,你怎么会害怕我呢?”

少年a沉默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蜉蝣undead笑了,转瞬之间就化成了灰烬,就在自己的门前。



木质扑克

【剑始】要来份章鱼烧吗?


这对真的是北极圈的cp了
不行我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当你拥有了不死的生命后,你会渴求什么呢?

剑崎一真不知道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

那被无数人渴求着的东西,却是他早已注定好了的命运。

当他从一开始戴上那条腰带时就已经注定好了的命运。

孤独的骑士之路。

但是,没关系,他还是有人陪伴着的,只是如今他们天各一方罢了。

那些曾还是人类时的记忆,美好的事物,刻在他的心中,永不磨灭。

所以当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旁的街道传来,让他几乎对成为了不死兽后的听力产生怀疑。

“...哈吉咩?”

“嗯?这位小哥,我可是叫做叫三上了,三上了啊喂,不过这大冷天的,要不要来一份章鱼烧啊。”

“不,你怎...


这对真的是北极圈的cp了
不行我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当你拥有了不死的生命后,你会渴求什么呢?

剑崎一真不知道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

那被无数人渴求着的东西,却是他早已注定好了的命运。

当他从一开始戴上那条腰带时就已经注定好了的命运。

孤独的骑士之路。

但是,没关系,他还是有人陪伴着的,只是如今他们天各一方罢了。

那些曾还是人类时的记忆,美好的事物,刻在他的心中,永不磨灭。

所以当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旁的街道传来,让他几乎对成为了不死兽后的听力产生怀疑。


“...哈吉咩?”

“嗯?这位小哥,我可是叫做叫三上了,三上了啊喂,不过这大冷天的,要不要来一份章鱼烧啊。”

“不,你怎么会...这不可能”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几乎和哈吉咩一样的人,剑崎一真还是难以信息有着那张脸的主人会跑来卖章鱼烧。

更别提还围着花边的碎花围裙。

“什么不可能啊,那个小哥我跟你说我们这个章鱼烧可是祖传的好吃不信你尝尝就知道了!”

剑崎苦恼着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版的相川始,却没有发现身后的街道上却不知何时冒出了像不死兽一样的怪物开始袭击路人。

“哇,小哥,你身后那个黑漆漆是啥玩意啊?哎,等等,他好像要咬你啊!”

“什?...”

他被人推开了,虽然力气不大不小,却使他在没有防备下被退了几步。

然而当他再次抬起头时,眼底却只剩下冰冷杀意。

这是剑崎一真成为undead后第一次感到的情感。

那个和“他”一样人,现在就躺在他的左手边,因为被不死兽的袭击而受伤昏迷,而原因是因为这个家伙想要救自己。

为了救一个不会死去的怪物。



“哈吉咩。”

他温柔的念出那个名字,一如多年前那般的美好。

他轻轻放下那人,靠在章鱼烧的座位旁。

“我,是要守护这个世界,无论付出什么,我都会守护着大家。”

于是命运的卡牌再次转动起来



他快速的斩杀着街道上的不死兽们,明明极限之战早已不复存在,但是这更像是时间的扭曲而造成了部分不死兽的再次复苏。

所幸,已经成为不死兽同类的他,如今已经拥有能够与之匹敌的力量了。

打理完战场并封印了街道上显存着的几只不死兽后,剑崎就立马匆匆忙忙的赶去了那个家伙的身边。

但是,看见穿着小花裙子的翻版哈吉咩还是好想笑啊。


剑崎一真默默捂住嘴打算专心先帮眼前的三上了包扎时,却发现三上的血突然在一瞬间变成了绿色。

他抬眼,却对上一双平静的不起一丝情绪波动的眼睛,然后那双眼睛里原本的寒冰开始消逝,换成了不可思议与说一股不出来的情绪。

“剑崎...”

“哈吉咩!”

“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始!”他紧紧的将那人抱在怀中,去感受着那跳动着的心跳。

“好久不见,剑崎。”哈吉咩低下头,忍让着剑崎如小孩子一样的任性。

毕竟,他们真的有太久没有见面了。

那早已记不清的岁月里分别的两人,如今再次相聚了。

“和我说说你是怎么突然就过来的吧,哈吉咩。”剑崎笑着拍了拍对方比自己矮了一截的肩膀,并对此毫不在意。

“是时空的扭曲,导致了我的身体与这个人的身体互换了。”

相川始摸默默的回答道。“剑崎,我觉得应该是另一个时空出现了新的骑士。”

“新的骑士啊。”剑崎笑了起来,“他们一定也是和我们一样守护着各自的世界吧!”

相川点了点头,然后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的空间扭曲的时间不会太长,应该就快要结束了。”

“没关系,哈吉咩。”剑崎轻轻握住了他的手,温暖的触感,由指尖悄悄的传递过去。“我相信我们还会再次相见的。”

“那么,剑崎...我,我必须得先回去了。”相川始低下头,脸上的是早已看不清的神情。

“天音,橘前辈,还有大家,他们都拜托你了,哈吉咩。”于是他再次笑了起来,“还有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你也是,剑崎。”

三上了体内的那个灵魂闭上了眼,然后从他的身边悄无声息的再次离开了。



“哎,我怎么晕了这么久啊。”
三上了睁开眼,然后活力十足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还真的是与哈吉咩完全相反呢,剑崎望着眼前这个与那人一模一样却有截然不同的家伙,只觉得有股莫名的亲切感。


“唔,眼角怎么湿润了,我刚刚难道还哭了吗!”三上了疑惑的捂着脸,自言自语起来。

“这样啊,能给我来份章鱼烧吗?”

“好嘞~哟西哟西,小哥你居然还在啊,放学咱家的章鱼烧保证让您满意。”



接过热气腾腾的章鱼烧,他骑上摩托,向着另一个目的地前进着。

在广袤无垠的土地上之中,只剩下车轮驶过的痕迹在无声漫长的沉默着。




叶述
群宣,占tag致歉 不是正规语...

群宣,占tag致歉

不是正规语c的假面骑士群,欢迎聊天,欢迎磨皮,小白和半白也可以来。私心提一句群里的靓丽大佬,真好。欢迎加入~

群宣,占tag致歉

不是正规语c的假面骑士群,欢迎聊天,欢迎磨皮,小白和半白也可以来。私心提一句群里的靓丽大佬,真好。欢迎加入~

Ataman

【始剑】你和我的宠物

    -这个,是你的宠物吗?

    他点了点头。

    -你……不会觉得害怕么?

    -为什么要害怕呢?

    -因为其他人都很害怕它。因为大家都说它会破坏其他的人房子,家具,所有其他人的东西。

    -但是它现在还没有破坏,不是吗?

    -……是。...


    -这个,是你的宠物吗?

    他点了点头。

    -你……不会觉得害怕么?

    -为什么要害怕呢?

    -因为其他人都很害怕它。因为大家都说它会破坏其他的人房子,家具,所有其他人的东西。

    -但是它现在还没有破坏,不是吗?

    -……是。

    -我相信你的!你是它的主人,你一定可以拴好它的绳子,不让它去破坏的,对吧!

    那家伙开始如此笃定地说出了这句话。

    他不明白,但是他知道这时候的做法应该是像人类一样,回应他一个微笑。

    他也想养好宠物。

 

     从那之后,那家伙时不时会过来看望他,和他一起聊天。他每一次都是静静地坐着去听着,不知道为什么,他逐渐能够接受那家伙闯入自己的世界里。

    那个宠物曾经失踪了一次,他非常着急。

    但是有一天,那家伙却把他的宠物给找了回来。

    那家伙手上拎着一条崭新的绳子,把那个吵闹的宠物给拉扯了回来。

    随后,那家伙把新的绳子递给了他。

    -这个绳子是我亲自挑选的,如果是你的话,我相信你以后绝对可以拴好它!

    那家伙笑着,但是完全掩饰不了他眼睛里的疲惫。

    找回那个宠物一定很辛苦了。

    他很感谢那家伙。

    那家伙一直在毫无理由地相信着他。

 

    他没想到,下一次见到那家伙的时候却是道别的时候。

    -你看,我也养了和你一样的宠物噢!

    似乎是在强打起精神,浑身是宠物的抓伤的那家伙像在给他炫耀一样,把自己的宠物举起来给他看。

    但是他被震慑住了。

    被这个人类的所作所为给震慑住了。

    因为人类是不可能拥有这个宠物的。

    -但是……我好像不太能管好它……大家也不会喜欢这类宠物,我要和它一起离开这里了。

    这个大家里面肯定还包括着他。

    -那……再见啦。

    他明白的。

    他产生了想要挽留那家伙的想法,却被手上的绳子给扯住了,回头看向绳子的末端,他的宠物正死死地盯着他看。

    他也明白的,他只能看着那家伙离开这里。

 

     其实一开始,他手里并没有什么拴住宠物的绳子。

    只是那家伙自己带来了绳子而已。

Rn219winter

微博莫名其妙发不了说我更新太快(

部分过年钱下来了,貌似可以,都做珐琅的,大概各20个,大小长3cm等比放大的样子,价格在45左右(买一对85),有意向的小伙伴可以加一下群

微博莫名其妙发不了说我更新太快(

部分过年钱下来了,貌似可以,都做珐琅的,大概各20个,大小长3cm等比放大的样子,价格在45左右(买一对85),有意向的小伙伴可以加一下群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